與表姐的考前亂倫大作戰

等我回過神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都怪那該死的門,一點也不謹守自己的本分,竟然連自己存在的價值都給忘了!

事情是從我星期五回到家時發生的,正在讀國三的我,平時因著考試壓力,加上家裡父母常不在家為我打點三餐,所以索性住進了我們學校的宿舍。

其實學校宿舍也不差,平時就是上課下課,作息正常到像在修行,但這樣規律的生活也讓我覺得我離夢想中的第一志願不遠了!

然而久沒回家的我,還是得在大考前回家一趟,做好萬全準備,接下來的一個月可就沒得回家了!

就在我回到家時,心裡想著,等到爸媽下班至少也是六七點的事了,現在不過才中午而已,還是自己找到鑰匙開門比較實際。

唉!

累死我了,看來還是稍微補個眠好了!

我精神不濟的說。

但是就在我走回房間的時候,才發現浴室裡傳來陣陣水聲,稀哩嘩啦的。

哪個糊塗鬼忘了關水啊?一定又是老媽!

要不是我早回家不是要流到晚上了嗎?我悶悶地說,正要打開門時卻又聽到了悅耳的哼唱聲怎麼回事?有人?我仔細一看,原來門並不是沒關上,而是門鎖壞了,根本就沒辦法好好關上。

我輕輕的把門打開一個角,想弄清楚為什麼我們家會有不認識的聲音從浴室傳來。

但才一開門,我就趕緊摀住了我的嘴,差點沒叫出聲來!

我的天啊!

怎麼會有那麼標緻的身材出現在我眼前呢?我深呼吸了幾口氣,讓自己稍微鎮定下來。

怎麼辦?怎麼會有個女生在我們家呢?還是看清楚點吧……還是看清楚點吧……還是看清楚點吧……我的心裡不斷的反覆著這句話,根本就是在催眠說服自己嘛!

我相信所有人都會像我一樣做個"確認"的。

我是說男生們。

不管怎麼樣,我又把門打開了一點,想看清楚眼前難得一見的美景。

只看見一個年約十六、七歲的姊姊,正在裡面淋浴。

也沒比我大多少嘛!

我喃喃自語著,忍不住把臉貼上了門縫。

那個姊姊剛好側身對著我,好身材一覽無疑,發育良好的身材、略帶粉色的奶頭,還有對翹臀,哇!

簡直比a書上的還正點阿!

我感覺到我大腦的血液已經慢慢地集中到別的地方去了,這讓我神智有點不清楚,倒是另一個頭生氣勃勃了起來。

那個姊姊邊哼唱著邊把沐浴乳往自己的肥奶上塗抹著,一點也沒發覺我正在門外偷看著她,這可苦了在門外的我!

雖然我不知道她在哼著什麼歌,但我感覺到褲檔裡的那話兒正在唱著<Boom Boom Pow>,像是敲著重低音一般在我的牛仔褲裡有節奏的抽蓄著。

那個女生把濕透了的頭髮往後一撥,這才看清楚她的臉。

天啊!



好正!

看起來略帶稚氣的臉,還有因洗熱水澡而白裡透紅的皮膚,看起來像是天然腮紅一般,可愛透了!

如果說她就是小龍女再世也不為過了!

不過我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我慘了!

我居然偷看自己的表姊洗澡!

突然想到老媽好像有說過,表姊因為要考指考所以要來台北住個幾天,但沒想到居然今天就住在我們家。

雖然情況糟透了,但是我還是繼續看。

明知道被發現就糟了,這種情況卻讓我覺得更加刺激,小弟弟大概已經快進化成完全體了,我只好把拉鍊拉開,讓小弟弟彈出我的褲襠透氣。

就在這個時候,蓮蓬頭的聲音居然停了,害我緊張的握著小鳥不敢動。

不會被發現了吧……過了半分鐘,沒有猛然被拉開的門,也沒有失聲尖叫。

大概沒事了吧!

說不定洗好澡了正在穿衣服。

雖然很可惜不能繼續看下去,不過也只好快點回房間解決生理需求了!

但是如果她要穿衣服,應該會走向門這裡吧!

說不定可以更近距離的看到她美麗的身材,說不定在穿內褲的時候還可以清楚的看到表姊粉色的蜜壺!

想到這裡,我不禁又把臉湊到了門邊。

但我卻又把自己的嘴巴摀了起來!

我真該去買樂透了我!

表姊剛洗好澡,坐在淋浴間的門檻上,把她的大腿打了個老開,正在用纖細的中指撥弄著粉色的小豆豆。

我吞了口口水,右手繼續摀住我的嘴,左手握緊已然進化成究極體的小弟弟。

是究極體啊!

朋友們!

究極體不是開玩笑的!

表姊閉上雙眼,彷若正要開始舒服一般,改用食指和中指夾住剛冒出頭的小豆豆,慢慢地以順時鐘搓揉著,不時發出微弱的喘息聲。

表姊臉上的表情也開始隨著節奏的變快而慢慢地放鬆,原本就泛紅的臉頰現在更顯得紅潤了起來,喘息聲更是逐漸大膽地變成了小聲地呻吟著。

真是太該死了,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我的左手開始忍不住上下擺動了起來,但是實在是太興奮了,怕一下子忍不住射了出來,所以只是緩慢地擺動著。

這實在是太令人難以忍受了!

表姊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站起了身來。

這樣就結束了嗎?還沒高潮呢!

我可是很期待看到表姊高潮的表情阿!

這樣就舒服夠了,不覺得意猶未盡嗎?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表姊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一樣,開始查看洗手台上面陳列的東西。

就在那一瞬間,我恍然大悟了!

畢竟我也是要考第一志願的資優生阿!

聰明如我怎麼會想不到呢?原來……怎麼身上會沒帶自慰棒呢?真應該要準備一根這個時候丟進去阿!

沒想到表姊找到了一個更讓我興奮的東西──我的牙刷!

表姊又坐了下來,但這次做個更前面了點,大腿也張的更開了,已經充滿了愛液的嫩穴就在我的面前綻放了開來!

天啊!

她…她…她…到底想要拿我的牙刷做什麼呢?總之不會是刷牙就是了!

不過她真的拿起牙刷放進了嘴裡,稍微用口水濕潤之後才又把她拿了出來,小心翼翼的移到了小豆豆的上面,輕輕地用牙刷左右擺弄著。

阿!

恩~~~表姊忍不住叫了出來,急忙又閉緊嘴巴,不停地悶哼著,手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打算,像是寫毛筆字一樣,輕柔的在陰蒂上面挑逗著,愛液也開始大量的冒了出來,簡直快到了用流的地步!

表姊再也受不了了,開始顧不得矜持,逕自叫了出聲,左手忘我的搓揉著自己的肥奶,用手指捏著奶頭,甚至還用力地拉了它。

終於,表姊把我可愛的牙刷反過來拿,將握把的部分塞進了自己的嫩穴裡。

我不得由衷地對設計牙刷的人感到萬分尊敬,尾端的部分到中段慢慢的變粗,接著是凹凸不平的波浪狀,方便手握的設計沒想到在這裡也有英雄用武之地!

我看我以後也去設計牙刷好了。

表姊的小陰唇像是貪婪吸吮著奶嘴的嬰兒的嘴一般,一張一合的把牙刷吞了進去,又吐了出來,速度正在以等比級數上升中!

我的天啊!

不自覺我的左手也開始加快了擺動的速度,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的小子孫已經快要衝了出來了!

不行!

至少也要有個什麼東西讓我的小子孫不至於淪落到被射到地上!

我腦袋裡想著客廳的衛生紙,眼睛卻離不開表姊像是要噴濺出水來的嫩穴,不管怎麼樣都不能錯過表姊高潮的樣子阿!

這可沒有下次機會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表姊要換洗的內褲就放在門邊,頓時豁然開朗,心情愉悅到幾近瘋狂。

太幸運了!

既然都要洗了,不如就先讓我的小弟弟冷靜下來,我再來幫你洗吧!

(雖然我知道用那表姊穿過的內褲包著我的小弟弟不會讓他冷靜下來,說不定射完馬上又硬了起來)雖然很冒險,但是為了可以聞到表姊的蜜壺香,怎麼樣也值得一試,反正她現在正閉緊雙眼,爽得不能自己。

機會就在一剎那!

我在心裡熱血的吶喊著。

輕聲但迅速地打開門!

右腳放在門口!

左腳前進一大步!

右手離開嘴巴伸手抓取目標物!

快而迅速的計畫!

但我失敗了!

該死的我忘了浴室是濕的!

就在我跨了右腳之後,我用接近滑壘兼劈腿的姿勢沖進了浴室!

等我回過神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我望著嫩穴裡還插著牙刷的表姊,臉上呈現呆滯。

表姊回望著我左手緊握的小弟弟,臉上呈現呆滯。

我第一個想到的事情是:該死的我右手還抓著表姊的內褲!

那表姊第一個想的事情又是什麼呢?她想把那個尷尬的來源拔出來。

而她的小穴就在離我十公分的前方,雖然腦筋一片空白,但身為男性的本能讓我視線沒有移開那一幕。

表姊輕輕的、慢慢的把牙刷拔了出來,發出了波的一聲!

就好像聽到起跑的槍聲一樣,我忍不住湊上前去,卻讓表姊下意識的往後仰,結果不小心摔了一跤,整個身子躺在濕透了的地板上,大腿往上一抬,蜜穴反而被我看得更清楚了!

啊!

我的理智線終於斷了,整個身體撲到了表姊的上方,用強姦地球的姿勢看著表姊。

對不起了!

誰叫你讓我那麼的興奮,這可不完全是我的錯啊!

我胡亂地喊到,把興奮到快要爆炸的小弟弟放進表姊濕潤的蜜壺裡。

啊!

不要……嗯~啊!

表姊根本來不及說什麼,蜜壺就被我的大雞雞塞了個脹滿。

表姊緊抓著我的雙手,雙眼緊閉,臉往後仰,嫩穴急速的收縮著,陰道從四面八方壓迫著我的陰莖……方才被自己弄到快高潮的表姊,居然讓我一插入就瞬間高潮了!

表姊的翹臀稍稍抖著,雖然已經被牙刷弄得很濕潤,但還是緊的不像話,連續的收縮讓第一次做愛的我承受不住這次刺激!

啊!

不要……嗯~啊!

這次換我叫了起來!

呃啊!

我大叫了一聲,腰往前一頂,就這麼把精子射進了表姊小小的嫩穴裡,大概是在學校都沒有正常的處理掉,也或許是表姊的嫩穴實在是太緊了,我的精子多到淵淵流出了表姊的蜜壺。

我把還是很脹大的陰莖拔了出來,又發出了波的一聲!

哈哈……你這個壞孩子!

才兩年不見,哈哈……怎麼變得那麼色?表姊邊喘著氣,邊責備著我。

對不起,是男人的話,看到這種景象都不可能忍得住的嘛!

我不好意思的說。

下次你要是再這樣,我可要告訴你老爸喔!

表姊邊威脅著我邊坐了起來。

原本還在表姊蜜壺裡的精子就這麼從粉嫩的小陰唇流了出來。

歐歐歐歐!

又進化拉!

這根本就是超究極體啊!

你要這麼折磨我的話,你還是去跟我老爸告狀吧!

才剛說完,我翻身又撲倒了表姊,把剛拔出來的陰莖插了回去。

啊!

嗯~嗯~啊!

別那麼快!

小力點!

表姊急忙說。

表姊,你夾得太緊了,實在是好難慢下來啊!

我絲毫不減速,反而抓住了表姊的腰,更快的抽插著。

啊!

討厭拉!

恩~恩~都欺負人家!

啊~恩~表姊似乎有點忍受不住連續的抽插,開始放聲呻吟了起來,還越叫越大聲。

表姊,你不小聲一點,等等會被鄰居聽到的!

沒辦法嘛……嗯~啊!

你插的人家好爽!

恩~恩~人家~恩~忍不住嘛!

啊!

啊!

表姊還是沒辦法降低音量,我也沒辦法降低速度,既然這樣就快點讓她高潮吧!

我把手繞到表姊的背後,把表姊緊緊固定住,用兩倍速開始瘋狂的抽插著表姊的嫩穴。

啊!

不行!

啊!

啊!

不行!

小穴要壞掉了拉拉拉拉~!

表姊被我插的快要瘋掉的樣子,開始沒有節奏地叫了起來,她的肥奶也胡亂跳動的,上下甩動,左右搖動,在我的懷裡不停的摩擦著我的胸口。

呃……差不多了!

表姊!

我嘶聲喊到。

恩~恩~射在……射在裡面~啊!

表姊居然讓我射在她的蜜壺裡!

也是!

反正都射過一次了!

表姊接好喔!

我把腰挺了個老直,只管用盡腰力往前頂去,表姊用大腿夾緊了我的身體,手環繞在我的脖子後面,爽到抱緊了我,久久無法放開,由於我把表姊抱了起來的關係,精液又滿了出來,流到了地上,表姊趕忙用她的嫩穴夾了個老緊,不讓我的精液再流出來。

表姊還是緊緊抱著我,在我的耳後輕聲地說:好溫暖……我閉著眼睛,還沉浸在高潮後的愉悅中,不禁脫口而出:好爽!!

表姊馬上放開我,用指責的眼光說:你們這些臭男人,做完都只會說好爽嗎?呃……不是,我……我突然被問到啞口無言,不過真的是太爽了,表姊的嫩穴裡還充滿著我的精液,她一動起來又讓我爽了起來,無法思考要怎麼回答。

表姊一副楚楚可憐的說:人家我可是第一次耶!

我這次毫不考慮地說:我活了十五年了也是第一次啊!

你是第一次的話……那……表姊把視線移開,滿臉紅暈的說:那還可以再來一次吧?我不禁裂嘴笑說:為了妳,再來十次都沒問題!

表姊滿臉欣喜,在我的嘴上獻上了深深的一吻。

那你可完蛋了!

妳爸媽周末去旅遊不會回家了,妳自己說的可別反悔喔!

表姊一臉調皮的說。

啊!

看來我今天不用睡了…………話說我到底是回家幹嘛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