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遇和艷遇

我在機關幹了十幾個年頭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節假日,上班就是坐電腦邊幹活。工作既輕鬆,也非常適合我的性格,因為我好靜而不好動。正可能是因為這樣的工作關係吧,長年久坐之原因,肛門上長了痔瘡,那叫一個難受,簡直坐立不安啊。

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六的下午,我獨自一個人(沒有跟老婆打招呼哦)去了醫院。畢竟是隱私部位,不好意思去正規醫院,怕見熟人,便去了廣東人開的什麼男科醫院,想來治痔瘡對他們來說還不是小菜一碟。這裡順便說下,我的性格上面提及過了「好靜不好動」,其實單位幾個要好的男女同事平時開玩笑地說我是個「悶騷男」,還真有點不假呢!所以,我去這種醫院(男科、婦科)也特別在意,看病也得一個人「單溜」,不想讓人知道。

我們這個城市雖然不大,但是城建卻比較分散。我要去的這所醫院位置很偏僻,說是在郊區都算抬舉它,下午兩點,頭頂的太陽還是大大的,知了嗚哇嗚哇的叫著,醫院就坐落在一條通向鄉村公路的邊上,門口的大招牌上一個半裸的美女向路人搔首弄姿,弄的人心癢癢的,心底的一根弦蕩啊蕩的,下身一股熱流湧來湧去,走進門診大廳裡,大廳冷冷清清,不見一個人,這種醫院也用不著掛號,右拐一排科室掛著牌,找到肛腸科我敲了敲門,裡面說了聲進來,我推門進去,裡面的擺設很簡陋,一條破爛的長椅,一張褪色的桌子,門後一個盆架,僅此而已,裡間掛著個布簾子,聲音就是從裡面傳出的,一個嘶啞的女聲再次傳來:你先坐會,我看完這個病人,我很納悶:這種鳥不拉屎的醫院竟然還閒不著,竟然還是老娘們坐診肛腸科,回頭看看那條椅子,不想坐,髒,也不敢坐,疼,於是我就在房間站著,桌子上一片散亂,我這人自小有個毛病:看見有字的東西都好奇,都想看,桌子上就有一張處方紙,寫著幾個字,我湊上去看了一眼,赫然寫著:MeiMuTieBa,這不是我們的性吧春暖花開網站開論壇嘛!

呵呵,遇到親人了,該不會是個女狼友吧。正想入非非的時候,裡面手機鈴聲響了,大概是那個醫生的手機,接著聽到女醫生說話,聲音低低的,」你怎麼這個時候打過來啊,我在上班呢,「然後就是支支吾吾半天,聽不清說什麼,很曖昧的聲音,終於女醫生最後說了句,你等一下,我出去說話。」她便出去了,一掀布簾,我看到了這醫生的廬山真面目:簡直是慘不忍睹啊,臉是墮落天使,不過身材很魔鬼,呵呵這兒竟然有這樣的妹妹」,正意淫呢,她對我說「你等一下,我出去接個電話,還有,裡面有個病人,我用了藥,她睡著了,幫我照看一下」,邊說邊往外走,那氣勢像思春的貓找春一樣。我暗罵了一句:「去日屄啊,這麼急」。

房間裡一下更安靜了,我還不知道醫生口中的病人是個什麼樣子呢,還讓我照看,我看!看你媽個頭,我掀開布簾,裡面一盞手術燈,直刺眼,適應了一下才看清,燈下是白乎乎的兩片屁股,被兩個架子分別架起,身下是張深綠深綠的手術床,兩腿中間一片黑,好像是個女的,我走近看,呵呵:今天賺大了,是個美少婦!身材比那個女醫生更魔鬼,白皙的皮膚,肉色的絲襪,挺挺的乳房,我輕輕喊了聲:「哎,美女,美女」,沒反應,我膽子頓時大了起來,雙手撫摸著這一雙柔美的長腿,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我的手撫過柔軟的陰毛,摸到了她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

和一個陌生的美女在這種場合以這種方式見面,我簡直是在做夢,她是幹嘛的,來自哪裡?

顧不得想那麼多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要珍惜美好光陰,於是我把美女的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的陰莖頂到了她柔軟的陰唇上,「美人,我來了!」一挺,「滋……」一聲插進去大半截,睡夢中的美女雙腿的肉一緊,呵呵,裡面熱乎乎的,緊緊的,像嬰兒的小手抓著,陰莖從一插進去就感覺到一種極度的舒服感覺,濕潤的陰道柔軟又有一種豐厚的彈力,彷彿每一寸肉都有一種顫抖的力量,每一次拔出都在整個陰莖上有一種依戀的拖力,每一次插入彷彿每一寸都是盡頭卻又能深深的插入,而她嬌嫩的皮膚那種滑滑的感覺和雙腿在兩側夾著恰到好處的力量,讓我真的有一種欲仙欲死的滋味,幾乎是插入的瞬間就要射了,我停了停,然後將下身緊緊的插在陌生美女身體裡,利用著屁股肌肉收縮的力量向美女陰道深處頂撞擠磨著,深深的插入已經碰觸到她陰道的盡頭,「啊–」美女似乎也有了反應,發出一聲帶著長音的呻吟,身子也不由的得哆嗦,下身就如同發了河一樣,淫水不停地順著她的屁股溝流到手術床上。

我的陰莖一次次碰到了正在美女顫抖的陰道深處,打的美女屁股上,「啪嚓、啪嚓……」 的直響,終於,我龜頭上受到的刺激讓我的的陰莖緊緊地跳動了兩下,噴射出滾燙的精液。美女屁股下的手術床床單上濕乎乎的一片,陰毛上都是白花花的精液,陰毛都已經成綹了,下身腫得像饅頭一樣,從紅腫的陰唇中還有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在裡邊含著,太刺激了,我呼呼的喘著氣,那個女醫生大概快來了,美女估計也要醒了,我多想再來一次,可是誰知道那美女醒來會不會告我呢,走為上策吧,走之前我給這個給我高潮的美女擦了擦下面,撫摸了她得臉,用手機照了幾張像,依依不捨的回去了,我的痔瘡又的下周再治了,可是下次還能碰到這個女人嗎……

一周又過去了,我再次來到醫院治了痔瘡。來時,可是讓我整整一周的時間都在夜夜夢想、回味做愛感覺的那個女人已經出院走了,不過後來通過我的狼友也就是那位女醫生,我還是知道了她的地址和大致情況,並且和她聯繫上了,還隔三差五的在一起呢!她叫周月娥,今年28歲,在本市一家私人企業上班。去年,和老公離婚了,現在帶著一個四歲的孩子單獨生活。

為人很熱情,性格也很開朗、開放,屬於那種外向型的性格吧!由於單位經濟效益不好,她的工資也很低,所以,她還做一些兼職工作。後來,由於我跟她有了來往,才知道她在本市的一家不夜城娛樂夜總會做一些送茶送酒、打掃包廂等雜事,每月可掙得一千塊錢左右的家用補貼吧。

同時,我也聽來這家夜總會玩的朋友說,由於她長相不錯,有時也被老闆當作「小姐」使用。上面我沒有交代她的容貌,這裡稍稍描述一下吧:她1.63米的個子還相當苗條,瓜子臉,一頭烏黑發亮的長髮披肩,一雙大大的眼睛,彎彎的眉毛,雙眼皮,白淨淨的皮膚,尤其是少婦的一對大奶堅挺有豐滿、高高頂著胸前的襯衣,走起路來乳房晃動著,再加上圓圓翹起的大屁股,著實讓我們這些狼友春心蕩漾、熱血沸騰,有種「不操不罷休」的感覺和衝動呢!

是啊,女人對男人的激情也非常在意的。她說她過去的丈夫什麼都還不錯,就是床上的功夫永遠不如我;她說上次在醫院裡我的激情征服了她,讓她想努力的忘掉這件荒唐的事可就是怎麼也忘記不掉!就在我出院後第二周的那個晚上,我們就在她上班的那家夜總會隔壁的鳳凰賓館單獨開了房,再次「重現」兩周前在醫院裡激情的那一幕。我趁她給我倒水時把她按坐在我的大腿上,接著脫下了她的透明絲襪,連帶著扯下了她的薄紗透明三角褲,她濃黑的陰毛已經被陰唇內滲出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的糾結成一團漿糊般。我將長褲褪到小腿以下,大陽具這時由內褲中彈跳出來我翻身將赤條條粗壯堅挺的大陽具壓在她完全赤裸,粉嫩雪白的小腹下賁起的黑漆漆的陰阜上,大腿貼上她柔滑細膩的大腿。

可能肉與肉慰貼的快感,使得她呻吟出聲,兩手緊緊摟著我,我的龜頭及陰莖被她柔滑的濕膩的陰唇磨動親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於是將她的粉嫩的大腿分開,用手扶著沾滿了她濕滑淫液的大龜頭,頂開她陰唇柔軟的花瓣,下身用力一挺,只聽到「滋!」的一聲,我整根粗壯的陽具已經沒有任何阻礙的插入她濕滑的陰道中,她這時卻大叫一聲。抽動的陽具像唧筒般將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聲中一波一波的帶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溝間。

十多分鐘後,她全身一震,我感受到她緊貼著我的大腿肌在顫動抽搐,明媚的大眼翻白,身子強烈的抖動著。她緊箍著我大陽具的陰道肉壁開始強烈的收縮痙攣,子宮腔像嬰兒小嘴般緊咬著我已深入她花心的大龜頭肉冠,一股熱流由她花心噴出,澆在我龜頭的馬眼上,她的高潮又出現了……她稍微平息下來,我又覆上她的身體,堅硬的雞巴抵在她滑膩的桃源洞口,輕輕在她耳邊問「好麼?」

「好,比上次還要舒服。」她小聲回答。

「想要再舒服一次嗎?」

「嗯……」她有些嬌羞。

「那就把他放進去。」我輕輕頂了頂。

她的手伸到下面,抓著我的堅硬,引導著我進入她的溫熱裡面,我拿過一個枕頭,讓她欠起身,塞到她屁屁下面,然後緊緊地抵進去,她喘息著說「你的比我過去丈夫的雞巴大多了。」我輕輕的抽動著「不疼吧?舒服嗎?」「嗯……」

現在,床上兩具赤身裸體重疊著,起伏著,房間裡充滿粗重的喘息聲,婉哦的呻吟聲,淫靡的抽插聲……

她挺動著迎合我的突刺,我們越來越默契,我起起伏伏的長插短送,她高高低低的輕拋慢迎,我要慢慢享用這頓大餐,這個夜晚還有很長……

我感覺她已經習慣了我的動作時,突然雙手從她腋下扳住她圓潤的肩頭,雙腿蹬直,屁屁向下一陣猛烈的衝擊,房間裡頓時響起一片「啪啪」的撞擊聲,我的堅硬雞巴在她的巷道裡快速穿梭,帶出一股股愛液,我的陰囊不停地抽打著她的會陰……她被這突然地襲擊搞得手忙腳亂,無力再迎合,只能徒勞的發出一串不連貫的吟哦「哦……哦……啊……哦……」

突然,她的發出一聲長吟「哦……」頭向後仰去,胸部挺上來,死貼我的胸膛,雙手緊抓我的屁屁,用力向她的下身按壓,雙腿盤上我的大腿,緊緊地纏住我,巷道裡一陣痙攣似的緊縮,讓我的堅硬雞巴不能動彈分毫,那種四面八方的緊裹讓我差點繳械投降,我深吸一口氣才把住關頭。

她,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良久,她吐出一口氣,身體鬆軟下來,我尋到她的唇,她摟住我的脖子,一個綿長的吻……

「我還活著麼?」她呢喃到。

「當然活著了,我還沒舒服呢,怎能讓你死去呢?」

「你還沒出來呀!你真厲害,怪不得能一起伺候一大一小呢?」

「什麼伺候一大一小?」

「你說的呀,家裡有一大一小。」



「哦,哈哈,你誤會了,大的是我老婆,小的是我女兒,才4歲,呵呵。」

「啊!被你騙了,我認為你兩個老婆一起住在家裡呢!不是上次在醫院被你操得舒服,我才不想跟你玩呢!。」她嬌羞的窩在我懷裡。「不過,你真的很厲害,我從沒像這樣和死了一次樣,原來這個還能這麼舒服。」

「你舒服了,可我還沒舒服呢,你還能再來嗎?」

「嗯……你來吧!」

「等下可以射到裡面嗎?」

「行,我帶環了。」

我隨即又給她來了次密集轟炸,在她顫抖的呻吟中,我直起上身,把她一條圓潤的大腿抱在胸前,進行了一次橫向突刺,她應該從沒用過這個姿勢,刺激的感覺使她大聲呻吟著,手胡亂的揪著床單,我重重的深入,每次都用力的摟著她的大腿,力求盡根而入,她隨著我的節奏,哦哦的叫著,每一次的深入,她微張的小嘴都會吐出一口氣……

我放下她的腿,拉起她的上身,讓她坐在我的腿上,我抱著她柔軟的屁屁,一下一下向我懷裡帶,她趴在我的肩頭,兩團柔軟擠在我胸前,真正是暖香溫玉在懷……

我推倒她,輕插幾下後,猛的一桿到底,她「啊」的叫了出來,雙手緊緊抱住我,我掙脫開來,抱起她的屁屁,,把她的雙腿扛在肩上,扳住她的大腿,又一次狂轟濫炸,她的呻吟聲已經無法連貫,成了變調的低聲嘶叫,兩團白肉波濤洶湧的的滾動著,頭無意識的扭動著,手緊緊地扣著床邊,肌膚滲出一顆顆汗珠……

我呼呼的喘著粗氣,汗水流過我的胸前,和她的在她大腿上會和,彙集在她的屁屁上……

我放下她的雙腿,俯身看著她,停了下來,她焦躁的扭動著身子,「不要停,哦……快點……求你……」

我抓住她碩大的乳房,粗暴的的用力,讓她的乳房在我的手中變形,她輕叫一聲「啊」,未等聲音落地,我又開始了一輪新的攻擊……

我雙手卡住她的腰,勇猛的衝擊了幾下,深深低入她的谷底,大叫一聲,爆發了……

隨即,她的雙腿又盤上我的腰,巷道再次緊縮,口中發出「咯咯」的聲音,她也爆發了……

伴隨著最後一束子彈射進洞穴,我轟然倒塌在她豐滿的肉體上,呼呼喘著,她的身體還在餘韻中顫抖……

就這樣,我們一直到了凌晨一點多,才各自回家了。

屈指一算,幾個月過去了,想想這個事,到現在我還感覺雖是「艷遇」倒不如說是個「奇遇」,總覺得有點像天方夜譚似的!就像前面我說的那位女醫生,後來通過證實,她確實是我們的新狼友哇!你說這「奇不奇」、「怪不怪」呀?而周月娥現在差不多就是我的真正情人了,三天兩頭的,我們就在一起過激情生活!呵呵,不管怎麼樣,我決定還是把它寫下來,發到MeiMuTieBa論壇上來,和廣大狼友在聊天室裡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