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校花Ella

我今年是一個中七學生,就讀於旺角的一間男女校。

我學校不是甚麼名校,然而,我校的女學生很美,尤其是當她們穿著水手服時,總是讓我若隱若現的見到她們的胴體,令我不時想入非非。

我校校花是中六的一個叫Ella的學妹,我也認識她。她有一把秀麗的長發,身材豐滿,腰細細而胸圍最小也有34吋,搖來搖去,平時行過也會令我欲火高漲。我己經想干她很久了,可惜一直苦無機會……

今天放學校,我見到Ella在班房裡溫習。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家,就進去和她聊聊天。

「Ella,是你??這麼晚了怎麼還沒回家?」

「回去也無聊,不如留在這溫書啰」Ella一面看書說著。

我坐在Ella的前面,把椅子返轉,面向Ella,一面無意識地和Ella聊天……

視線不自覺地飄進室內,沒幾樣擺飾可以看,空蕩蕩的只有幾張桌子……慢慢地眼睛飄到背對著我的Ella身上。

Ella穿著白色不及膝的校裙,她最喜歡擅自改短的,但她又喜歡把腳喬起,她班中的男同學經常偷窺她的春光,我將椅子挪近Ella,靜靜地欣賞Ella的內褲。

白色的校裙隱約浮出內衣的輪廓,校裙掩不住Ella剛發育的胸部,不及膝的校裙使得Ella的大腿露出三分之二……。我走向Ella旁邊的座位,手不自覺地伸出,從側面攬著Ella,並撫摸她柔軟的胸部……

出乎意料,Ella並沒有反抗的意思。於是,我把Ella抱起,上半身壓在桌上把她的裙子拉起,陰莖抵著Ella的下體,並把已個臉依著她的胸部。

「你……怎麼突然,真是嚇我一跳喔……」Ella有點不好意思地回頭看著我……看了Ella一眼,我開始上下磨擦著Ella的下體,雙手繼續輕撫胸部……

「喂,這兒是學校,等會要有人來怎麼辦啊?」「這麼晚了,不會有人來啦……」

我一面吻著Ella,一面從後拉開校裙的鈕扣。Ella的胸罩是白色半罩式的,露出一半的乳房,她拍丑得雙手夾著胸部,這反而做出小小的乳溝。我雙手托胸部,用舌尖探入胸罩尋覓乳頭。我用手揭起她的裙子看到她的白色內褲,我已急不及待用手摸她的下體,她臉兒變得更紅。雖然她還未完全發育,但身材也十分好看,我俏俏把她的校裙底裙脫去,她現在只有胸圍及內褲,Ella也將雙腳打開弓起,用妹妹摩擦我校褲突起的地方。

「Ella,這麼猴急啊,自己送上來……」我故意逗她。

「討厭啦,讓你起勁點還虧人家……」

我本來想說摸一摸,但現在情況已經控制不住了……想不到才摸一摸,Ella就……

我將她的胸罩扯開,Ella的雙峰蹦地彈出,乳頭泛著少女的粉紅。我用舌尖繞著乳暈慢慢地刺激Ella的感官,時而從乳尖削過,時而像鑽孔機般將Ella的乳頭用舌尖向下壓,每當舌尖削過乳頭或者下壓乳頭時,Ella便嬌喘起來……

「嗯……啊……啊……」Ella忍著,不敢發出太大的叫聲。

我接著脫去Ella的校裙,發現Ella張開的雙腿間已經濕透,內褲貼在整個濕掉的陰戶上。我用手將Ella的大腿向兩側撐開,「Ella,把腰挺起來。」

於是,Ella最隱密的地方,整個曝露在我的眼前。兩片陰唇間緩緩流著蜜汁,將Ella兩股之間都弄濕了。

我用舌尖抵住Ella的陰戶,「……啊……啊……喔……」雖然隔著內褲,但Ella還是禁不住這突如奇來的刺激,叫了出來。

「噓……小聲點,你想讓其他人聽見啊?」

舌尖輕抵著陰戶,停在兩片陰唇間。我用舌頭將陰唇舔開,隔著內褲逗弄Ella小巧的陰蒂,只見蜜汁從穴中流出……

我起身將Ella和我全身脫光。Ella突然坐起,不好意思地說︰「試一下69式,好不好?」。「哇,你連69式都知道啊?」我有點驚訝,Ella是我校的校花,平時很文靜,沒想到……。

於是,我便躺著讓Ella跨上。從我躺下開始,我的視線就一直盯著Ella股間茂密的森林,從這個角度看,有點偷窺的快感。

Ella趴下後便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舔著。我也撥開Ella的陰唇,用舌頭不斷地探入濕滑的穴內。「Ella,整個含進去吧」我覺得不過瘾,提示她該怎麼做。

Ella猶豫了一下,張口便把整個含了進。啊,好溫暖,我的腰部不由得擺動起來。Ella也用舌尖不斷地刺激我。

情況己不可收拾,萬一誰來到班房,我和Ella就大件事了……

我把Ella抱起,一邊用舌頭舔她的胸脯,一邊抱她到女廁去,放下她後就即時整個人壓過去,舌頭繼續在她的奶子游走,舔著她的頂峰,Ella雙手緊緊攬著我的頭,我再把雙手投入,更令Ella她呻吟起來,媚惑的聲浪隨著我握著她乳房的雙手的收緊放縮而高低起伏。



雙手不停搓揉,我望望面前的淫娃,已經把舌尖伸出,又叫:「吻我……嗄……吻我……」我就乘著Ella舌頭的迎接,把舌頭伸進她口裡,舌頭在她口腔交戰,兩人口中的玉液亦相互流通,而且我更用力玩弄她的雙峰,Ella她就更賣力挑動我的舌頭和口腔。

「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呀……這裡……」Ella面也紅了把舌頭抽離,因為我的左手已經不安於份地摸著她的下體,有點突如其來,Ella也嚇了一跳,把雙腳合上,但又隨即合作地讓我輕輕的撥開;我的手指就插入Ella的淫穴,換來她浪浪的叫聲。

「啊啊啊呀……入一點……啊啊呀……入……啊啊呀……」

Ella陰道隨著濕淋淋的淫水越多,也越來越high我手指乘著這種濕潤程度,很快就笃著Ella的陰核,Ella只有呼呼作響,指頭來回掃抹,電流般的刺激就一下一下地打在她全身;我用另一只摸到Ella她背後,她的臀部雖然不大,但富有彈性,兩團肉都被我搾摸得紅起來。

我急不及待,因為早已隆起的陽具等待多時,手讓出位置,「弟弟」就在磨Ella的陰唇,很久也沒有這樣玩了,陽具快速回來,甚至幾下插了少許入Ella的陰道,拔出後又即時磨擦她的陰戶,Ella難受得很,甚至雙腳交叉捆在我身後,借力自動自覺擺腰配合我的動作。

下面雙手托著Ella的屁股,上面我趁機再和她接吻,性欲高漲的Ella無法拒絕,任由我舔她的口腔FElla最終無法忍受,不斷地叫:「插我……啊呀……插我……啊……插啊……」

我把她抱起,Ella一站著,馬上伏在洗手盆,把下體抬起。想不到這個校花如此浪,我笑著捉緊她的腰,一把插進她的陰道裡。

終於上了這個校花了……

# 2 [經典] 和新法妹大戰,再奸真光、女拔妹~

「啊啊啊呀……」

只插了一下,我就把陽具拔出,Ella伏在洗手盆邊喘氣,我就把軟著身體的她抱起。Ella明顯性欲高漲,大叫::「啊……好……舒服……啊……不要停啊!我求你……啊啊……不要停……啊呀……]

我見校花high成這樣,便把她微微抱起示意,表示再插她。Ella會意,快快地轉向洗手盆,雙手捉緊洗手盆,熱切期待著我把陽具插入她下身中間讓出的空位,我也不負所想,身體移上前,陽具就從後插入Ella的淫洞。

「好啊!好啊呀!啊啊呀 ~~~爽死我了!爽死我了!啊啊啊呀!」Ella不斷大叫,手抓得水龍頭緊緊支撐著身體及應付著下身的刺激;雖然Ella不是處子之身,而且她分泌的淫液已令她的陰道濕潤非常,粗壯的肉棒擦著凹凸的肉壁,幾經努力終於頂上了Ella的穴心,Ella即時搖頭地叫。

難得有機會干校花,我當然賣力地干。我就從後操Ella,施展「五淺一深」的攻勢,把Ella干得哇哇大叫,當我抽插了幾十下,她適應了後我又無定向的亂插,時而狠狠碰上陰道的盡頭,時而在肉壁上擦過就抽出,使Ella無所適從,只有叫及洩的兩種反應。

「啊啊啊…………我……我會死……啊……我死啦……我……我……我爽死啦……啊啊啊……」

「啊……你……你好……棒……插……的我……啊……」

「嗯……啊……好舒……服ㄚ……」

「再……大力……點……嗯……嗯……啊……」

「啊……啊……啊……好哥哥……啊……」

我見Ella這淫娃校花被我干得貼服,便讓她舒服一點,就把她拉後,成了女上男下的坐式,讓她自由控制陽具的進攻速度,Ella也不放過機會,猛烈上下搖晃身體,差點連我後面伸來的雙手也抓不住她的奶子;Ella在快感中感到自己又要洩了,加快了擺動速度,並捉住機會,一下把我的龜貼在她的花心,她全身的力量壓下足以使我射精入她的體內。

「啊啊呀 ~~~爽……」

「哦……哦……啊呀……好哥哥……我快不……行……我要……來了……啊……對……好棒……啊……啊……不行……我……來了……嗯……啊……啊……」

Ella過了高潮,全身軟下,伏在地上。Ella竟被我操到爽至昏倒過去!

此時,女廁門外竟站著一個女學生!那女學生穿著藍色旗袍,顯然不是我校學生。看她的表情,似是十分驚訝。她的臉紅得像蘋果一樣,想必是看了我和Ella做愛一段時間。我心想:[ Ella是我校校花,若果給她宣揚出去,Ella的面子往那裡擺?] 於是我便一把把她抓進女廁來,把她推倒在Ella身邊。

「你叫甚麼名字?為甚麼進來這間學校?」

「我叫Kelly,我是隔離女校的學生,前來和你們學校學生會商討一些聯校活動。我只是經過……不是有心來看你們的……」

咦!她是穿藍色旗袍,不就是隔離女校的學生嗎?

隔離女校是九龍區的著名女校,成績比我們優勝得多。她們的女學生很高傲,一向都看不起我校的學生。

「你敢把這件事說出去嗎?」

Kelly坐在地上叫喊:「呀……不……不不不……不敢……你就趁現在沒有人,和女朋友快走吧……」

我在想,Kelly她說得對,現在都差不多九點了,應該沒什麼人在,趁機會走吧……等等……如果沒有其他人,不如……我下了決心,就對著Kelly奸笑起來。

#3強奸真光妹

Kelly也察覺到我的神色不對頭,身體不斷往後移,當她看見我一步步迫近她時,不禁花容失色,尖叫起來:「你你你……你想怎樣?不要走過來。」

「嘿嘿嘿,我想怎樣?我想強奸你!」

「不要啊!你要我……我做什麼也可以……但請不要碰我……」

我繼續奸笑:「是嗎?那好吧,你自慰給我看!」

「什麼……」

「快啊!否則我就立刻來干你!」我大喝一聲,Kelly不敢不聽話;為了取悅面前的男人,對自己不會有進一步行動,Kelly惟有作出一點犧牲;她一邊難為地望著我,一邊伸手進裙內,我便裝作不高興地罵:「我完全看不見你的動作,快抽起旗袍,張開大脾,讓我看個清楚!」

「不要呀 ~~~」Kelly在哀求;不過我卻懶理,繼續恐嚇她:「不做嗎?

那麼就由我親自出馬!」

「我做,我做!」坐在地上的Kelly即時張開大脾,一手抓起校袍,一手伸進內褲內摸,只見她並沒有大力掏摸,畢竟在陌生男子面前,還要被人恐嚇著,Kelly當然沒有任何興奮。

不過我卻看得入神,看著Kelly含羞的側著臉,她漂亮的臉蛋通紅,我已經一股沖動撲上去吻她,加上她露出光滑的大腿,深深吸引著我,我再忍不住上前,把她拉起,對她說:「自慰不是這樣的,我來教你!」我的手指已經取而代之插入了她的陰道,手指不停前後地撩。

「啊啊啊……這裡……不要碰……啊呀……我……我會死……啊……我死啦……我……我……我爽死啦……啊啊啊……」

Kelly受不了身體震了一震;而我的手指指甲早已不停在她的陰道肉壁上掘,Kelly既痛又刺激,我再用兩只手指撐著她的陰唇,手指連環在內碰撞她的陰核,Kelly呼呼喘氣,陰液開始分泌出來,沿著我的手指往外流出。

我再對Kelly的「豆豆」進行攻擊,即飛快地把手指抽出,Kelly淫叫了幾聲,陰道內的一陣陣空洞感使愛液擠出,噴了出來,我就對Kelly她說:「你要繼續爽的話,就再好好地干一次給我看!」就把她的內褲扯脫。

Kelly忍不了被我挑起的性欲,即時雙手都伸往陰部,右手伸往陰道,手指在自己陰道內找尋剛才快感來源的陰核,另外左手卻在掏摸自己大脾兩側的細皮嫩肉,她像是忘記了我的存在,閉上眼享受自慰的樂趣;我看著Kelly她臉紅透了的,張口呻吟,再聞一聞手指上沾染她的密汁,真是「指甲留香」。

「啊……好……舒服……啊……」

既然Kelly已經墮入性欲中不能自拔,那麼就要她為我吹箫;我把把Kelly拉上來,她跪在我面前,我的陽具已經映在她面前,我對她說:「快把我的陽具含著!」

Kelly有一點猶疑,不過我就把寶貝塞入她的口腔中,她最後的一點矜持也一掃而空了,她的頭不停主動前後地擺,有時舌頭在肉棒上來回舔著,有時則用嘴唇輕輕吻弄我的龜頭,令我興奮不已。

「嗯嗯……嗯……啊啊啊呀!」

Kelly一時停下手沒有自慰,我就用腳趾頭頂上她的陰唇,Kelly刺激得甩開我的陽具在叫,我也停下動作,Kelly叫道:「不要停!不要停!快玩我!玩死我!我要刺激!」她己經忘記自己是被人強奸了。

「那麼你也別下來吧!」

Kelly即時雙手握著我的陽具,「弟弟」再次在她口中活躍起來;見Kelly她這麼聽話,我就繼續給她爽爽,用腳趾磨擦Kelly的陰唇,甚至把腳趾頭伸入她的陰道裡,這樣的被刺激著,Kelly眉頭也皺了,還強忍著為我口交;我只覺到,Kelly的分泌不斷流到我的腳上,連地面也濕透了。

Kelly除了用口為我的陽具服務外,雙手也在搓我的棒子,甚至手指挑逗我的「蛋蛋」,那裡布滿男性的神經線,被Kelly撫弄幾下,我就不能再忍,雙手抓著Kelly的頭,陽具在她喉嚨處,即時射出又濃又濁的精,Kelly「嗯!」的一聲,我的精液就灌進了她體內;我把陽具抽出,再射了些在她的臉上。我要Kelly把我全部精華喝下,Kelly也照做,不過還是有少許從口角流出。

雖然在Kelly口裡射了一次,不過我還未滿足,隨即將Kelly返轉身,要她趴在地上,我就在她後面,陽具就在她的陰唇上磨,Kelly又呻吟起來,陰道源源不絕的流出愛液,減少我倆性具磨擦的阻力,而我的手也沒有閒著,從後就亂摸Kelly的胸脯,把她那難脫的旗袍脫掉。

「你這麼淫蕩,戴什麼胸圍!」即時把Kelly的胸圍解開,兩個乳罩跌下,Kelly她的乳房也彈出,我雙手各抓她一邊奶子,已經感到她的乳頭漲得硬硬的,我每捏Kelly的乳頭一下,她都「啊呀」地叫,我索性壓下,雙手就搓她手感非常的雙乳。

「啊啊啊呀……繼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這裡……啊呀……我……用力搓……啊……我……我……我爽死啦……啊啊啊……插我啊……快插進來……」

既然這個名校生也求我去干她,我當然樂意幫助她。我一邊把弄Kelly的奶奶,陽具已經直接插入她的陰道;Kelly的陰道濕而窄,是未被開發的淫洞,要好好為她開苞,便把Kelly拉起,站立式的體位,我可以更有力、更效沖插Kelly的陰道;我的陽具如開礦的電鑽鑽進,Kelly的肉壁不斷排擠,卻不斷把快感傳上她的大腦,再傳至全身,終於被我插至她的子宮口。

「好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呀……」

攻入了Kelly的洞穴,再不停前後抽插,用「五淺一深」的頻率調教她剛剛好,Kelly用盡全身力氣在下體承受刺激,上身乏力,勉強雙手抓著膝蓋支撐身體,我便抓住她的腰,加快速度抽插,甚至因我的下身撞上Kelly的屁股而發出「啪啪」聲,如此激烈下,Kelly只有淫叫和應。

就在這時Kelly手袋的電話響起,我抱著雞巴下正在爽死的肉壺慢慢走去接聽。電話聲內是她的一班朋友。我一邊飛快地插進Kelly細小的子宮,一面慢條斯理地回應那位朋友的提問,告訴他們Kelly正在處理一些極之重要的事情。

這時Kelly是可以求救的,可是她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這種權利了,難道告訴朋友們自己正在被一條大雞巴插入體內,被強奸得很爽嗎?何況,她現在也很享受,怎麼捨得離開我的大雞巴呢?

看到Kelly一副無意反抗的樣子,我決定再冒險一點逗弄她一番。在聽筒上對Kelly的朋友說要將電話交給她,然後硬是將電話塞進Kelly的手裡去。

我這樣做其實是看准了她會因為恥於被友人知道自己的屈辱而著力隱瞞,看她是隔離女校的名校生就證明她是一個自尊心重的女孩子了。

這時我的雞巴可沒有閒著,依然著力地在Kelly溫熱的陰道內招呼著。

只見Kelly用委屈的眼神看著我,Kelly實在是沒有勇氣向一眾朋友道出正被強奸的處境,自尊心重的她實在沒法再面對他們。萬般無奈下只有盡量裝在若無其事的語氣回著話。

「喂,我是Kelly……啊。沒有……有事,只是家中……哎……有點緊要事而已。」

自己的想法得已證實,雞巴更是得勢不饒人,氣昂昂地向深處大力抽搐;一手挑高了早已不能蔽體的小布,吸吮著一雙大奶子。可憐Kelly受著萬般痛苦,又要答應著朋友的話,致令她狼狽不堪,聲音也有點嗚咽起來。我故意要讓這個高傲的名校生出丑,不停地加快速度地抽插著她,只聽得Kelly的喘息聲越來越急……

可是朋友卻不知就裡,硬是游說Kelly前來赴會。

「都……都說過不來了……不要啊,輕力點……不,我不來了……你們玩得盡興一點吧,呀~~爽~~」可憐在猛烈的進襲下,Kelly早已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腦海中已經空白一片,只好有的沒的回應著。

看到Kelly這個名校生茫然失措的神態,實在有點君臨天下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