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自己-東京之行

「嘩~好冷哎~」
這是我踏出成田機場後,第一句說的話。
「現在還是三月嘛,差不多了啦,沒有下雪已經很好的了~」阿被在旁邊輕松的說。
「嗯~我寧願下雪啦……」想起前年到北海道邊泡溫泉邊看雪的浪漫情境,我都很想再享受一遍。
「小芳已經是第三次到日本了吧?可以當我們的導游嘛。」說話的是我的好朋友小儀。
首先來報告一下,這個故事發生於兩星期前,由於小芳平日是超勤力的(笑)
,年中都沒請幾天假,所以一年下來,有薪假期便積存了七大天,而最近因為經濟不好,老又說不放假都沒錢,不放白不放,於是精明的小芳芳便乘著三月份飛機票便宜,特地拉著男朋友阿啦盤日本旅行,旅費?當然是由他付繞~哼哼。
同行的還有小儀和她的男朋友阿昌,小儀是小芳以前當暑期工時認識的好朋友,個子比小芳小一點點,是嬌小可愛型那種。至於她的男朋友阿昌則高大英俊,兩人拍起來挺有趣的,而除了外型很猛外,阿昌更是當醫生的哎,收入好得很,小儀只是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小芳他們去日本玩啊,不如一起去?」阿昌便一口答應了啦,哪像我……
說起來,阿昌的確是小芳喜歡的類型啦~

由於三人當中只得我有去過日本的經驗,於是順理成章地我就成了大家的向導,不過說實在的其實我也只是去過東京一次而已,連JR的路線圖也不會看,試問又怎樣當領隊呢?不過也沒關系吧,反正就從沒有听過香港人在日本迷路會死的啦~不怕不怕~
從機場乘了2小時巴士後,我們便來到位於池袋的東橫酒店,房間是哥哥的女友明子小姐替我們訂的,雖然談不上很豪華,不過還算可以啦,最重要是便宜嘛。
我們到達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五時多,日本的白天比香港來得短,這種時間天色已經黑黑漆漆的,好像香港晚上九時一般,由於也去不了太遠,於是我們一行人放下行李便一起到距離池袋只有數個車站的原宿游蕩,四處逛逛。
以東南亞來說,小芳最喜歡去的還是日本(台灣的朋友對不起啦),雖然已經是第三次去,仍是覺得很新奇的。
這天沒什麼特別,只是到了晚飯的時候發生了一點小風波。
「小芳,晚飯去吃什麼啦?」以為我是日本通,小儀什麼都來問我。
「嗯~來日本當然是吃魚生啦~」小芳是超愛三文魚的

「不吃不吃,我最討厭生吃的了,選別的!」阿鄙搖頭。
是嗎?拍拖這麼久都沒听你說不吃生的啦,只是怕貴吧?
我又提議︰「那去吃鐵板燒吧?」
「太熱氣了啦~不要不要~」阿被又反對。
「好啦好啦~那你選好了!」我開始覺得煩了。
「難得來日本,當然是吃一點有日本風味的吧?」阿鄙一副老行家的樣子︰「在電視劇看到時都很想試試的了,老遠來到當然要感受一下~」
結果……我們首餐吃的竟然是站在街邊吃的拉.……還要北風呼呼,冷得要命。
小芳絕對不是看不起這種食物,亦沒有不滿人家的飲食文化,但……著實談不上喜歡。
再加上小芳的朋友亦在場的啊,給人家知道小芳的男朋友是小家鬼,真是什麼面子都沒有啦~
女孩子可以在朋友面前沒面子,但可絕不想自己的男朋友在朋友面前沒面子的啊,連這個你也不明白嗎?
最慘是小儀在問阿昌的時候,人家的男友想也不想便說︰「沒關系,你吃什麼我便吃什麼。」
北焙怎會相差這麼遠的哎~~
可能你會說︰「小芳,人家有錢當然可以瀟灑一點,也不要太向錢看嘛。」
重點不是在於這個啊,而是態度問題,小芳自問不是太貪錢的人(那一點點貪就總是有的嘛……),不會斤斤計較物質享受(事實上最近大部份空余時間都在家中寫文章,根本沒用什麼錢),但沒錢亦一樣可以很浪漫的啊~(不要告訴我在街頭吃拉不是很浪漫嗎?這只是你們男生一廂情願的想法)
在這種時候,看到人家男友跟自己男生的質素相差那麼遠,我真是無地自容啦~><
唉~算了,誰叫男友是自己選的,又不是指腹為婚,就自己承擔好了。
吃完晚飯後,由於時間已經不早,外面又凍,所以大家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一點日用品後便打道回酒店。
回程途中小儀突然拉了我往一旁,粉臉紅紅的,不好意思的問我︰「小芳,你有沒有帶那個哎?」
「那個?衛生用品嗎?」我好奇的問。
「不是哎,是那個……」小儀手指彎著,尷尬的說道。
哦~是套套嗎?大家女孩子不用不好意思哎。
我搖搖頭,反問她︰「剛才到便利店又不買?」
小儀的臉更紅了︰「我找過了啦,找不到呀,又不會問人~」
是這樣的嗎?原來日本的便利店不像香港,套子不會放在很起眼的地方。
我笑說︰「沒套子更爽啦,不要用~」
小儀嘟著小嘴︰「不行啊~待會有了怎麼干啊。」
我取笑她說︰「有了便生下來心,你男朋友姓王,到時候孩子叫王日生,紀念你們在日本愛愛而生,不是挺浪漫嗎?」
「你還好意思拿這種事來玩笑呢~」小儀不滿的說。
哈哈~小芳是挺有幽默感的啦。
「兩個女孩子小聲說大聲笑的,在說什麼私語啦?」就在我們開玩笑的時候,走在後面的兩位男生問道。
「哦~小儀說今晚沒套子怎麼。……」語沒說完,我的嘴就已經被小儀封著了。
回到酒店後我們各自返房休息,我拿起黑色的大背包,整理一下這幾天要穿的衣物,日本比想像中冷,幸好小芳早有準備,帶齊各種保暖的外套來,我一面收拾一面對阿啦說︰「你先洗澡吧。」女孩子洗澡比較費時,所以我一向都會讓阿啦先洗。
安頓好行李後阿啦又還未出來,無所事事扭開電視一看,都是無聊的清談節目,又沒我心愛的木村,沒意思得很。
哎~突然想寫文章哎~怎麼去玩都想起這種事,難道小芳已經接近病態?
過了一會阿啦洗好後便輪到小芳,這間酒店的房間不大,反而浴室挺闊的,給人一種舒適的感覺。我脫光衣服,把剛才在便利店買的溫泉素撒在水中,好好泡一個熱水澡。
呀~好舒服哎~雖然其實和在家中泡沒什麼分別,但身處外地,感覺就是不一樣的。
泡在暖暖的熱水當中,我突然想起剛才小儀的說話。
沒有套子,不知道是否還在做呢~呵呵~明天一定要問問她~
想到這里,我竟然又聯想起兩人愛愛時的情況。
不知道會是阿昌在上面,還是小儀。……哎~我在想什麼了~不要這樣變態哎。
不過愈是不想就愈覺得好玩,摸摸浸在水中的下面,竟然也有一種熱熱的感覺。



哎~小芳你怎麼了啦~你自己也有一大個男朋友在外面啊,何必要去幻想別人的呢?
對,我心愛的男人就在等著我呢~

我抹乾身子,正預備把小褲褲穿上的時候,望望酒店提供的藍白色浴衣,突然有一種奇怪的念頭。
這種日本式的浴衣以前在北海道時穿過一次,腰部的帶子是從前面穿的,所以胸部和兩腿之間的交叉口都會露一點點出來,如果里面是真空的話就會有若隱若現的效果,是超性感的啦~
好吧好吧~就看在是外游,多給你一點點好處吧,我放下內衣,連小褲褲都沒穿,直接把浴衣圍在身上,而且腰間的帶子亦故意松一點點,這種衣不稱身的感覺是很誘人的啊。
當然還不會忘記弄濕一點點發尾,作一個紅唇半張的姿態,去引誘我的小情人。
「老公~剛才不小心在浴缸滑了一滑,好痛啊~」我一拐一拐的從浴室走出來,以近乎呻吟的聲線,一面按著大腿的內側說。
誰知……這死鬼已經在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根本沒听到我的說話。
可惡哎~我用力地在他的屁股狠狠打了一下,阿臣立刻驚醒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地震嗎?」
我沒好氣的說︰「不是啦,我剛才在浴缸了一跤,痛死了啦。」
「是嗎?沒事吧?」雖然阿啦為人不算細心,但听到我弄傷了,還是緊張的坐起來。
「痛啊~」我心甜絲絲的,裝作痛痛的坐下,同時把白白的右腳提起放在床上。
由於里面沒小褲褲,兩腿這樣分開浴衣就自然會拉開一大條隙縫,中間的毛毛亦不知不覺的跑了出來。
這樣子……是不是很性感呢……
但阿啦室像完全沒注意到面前的美景,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我手摸著雪雪呼痛的地方。
「沒事嘛,又沒紅腫。……」阿苯查著說。
我不滿的說︰「但人家真是痛嘛,難道你想我瘀黑一片才安樂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替你涂一點藥膏吧?」說著阿啦硫擬旅行袋拿出一支紅白色的藥膏,替我在大腿側按摩著。
哎~好冷啊~明明是沒事的,又要涂藥膏,誰叫自己要撒嬌呢?
「這里也痛~」我指著高一點說。
「好好好~大小姐~」阿被盾手愈涂愈高,已經非常接近那個位置,而我的浴衣亦大大的打開,小毛毛幾乎都全跑了出來,從你這位置連小穴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吧?
「哎~好凍啊~」為了加強吸引力,我還故意發出了兩聲嬌滴滴的喘氣。
「藥膏是這樣的啦,誰叫你自己不小心。」阿背笑說。
「哎~輕一點~痛啊~」我加強攻勢。
「沒那麼痛吧,又不是小孩子了,怎麼這樣子,你現在好像小貓叫春呢~」
那……人家的確是在叫春嘛……
同一時間,我亦稍稍拉開胸口的布,讓漂亮的小乳暈不經意的暴露出來。
對,是要不經意,這是最重要的啊~
大腿內側本來就是小芳的性感帶,習慣了藥膏的冰冷感覺後,我便逐愈感到一陣舒適,被阿啦龐手在敏感的地方溫柔的按著,我的下面好像有點點濕了。
這樣挺不錯呢……
但阿啦室像完全沒在意到我的反應,按了一會便說︰「好了,沒什麼的,睡一覺明天便沒事了。」
就這樣?難道你不覺得現在的小芳和平時有點不同嗎?
他連瞄都沒瞄我胸脯,拉起被子便說︰「早點睡吧~」
嗚~不是吧,難得來到外地啊~
我沒法子,只有像一只小貓兒一般,鑽進被窩當中,把胸脯挨向他的背脊,小聲在阿啦邊說︰「哎~我們忘了帶那個來啦~」
「什麼那個?」阿鄙又是問著和我剛才同一問題。
「套……套子哎。」我面紅紅的說。
「要套子干麼?」阿鄙問。
要套子干麼?這種問題還用問?你以為是生日派對吹氣球嗎?
「就是……沒套子很不方便的嘛……」我的意思是,今天可以不用套子啊,你這樣還不明白?
但阿啦說︰「那就不要胡思亂了嘛,今天乘了一天飛機,明天又要早起,早點睡吧~」然後又是抱頭大睡。
這。……這是什麼啦~想起當初每次見面都是吻吻抱抱,單是求我讓你摸摸胸脯已經求上半年,現在玩厭了,就連眼也懶得望上一眼?
這是什麼男人啦!!
我氣得想哭,但又無可奈何,坐在床上等了一會,發覺阿啦本全沒在意,一氣之下穿回衣服,跑到大堂去。
「你要到那里去啦?」在我開門時阿啦問我。
「上網!」我生氣的說。
這兒的酒店在大堂設有兩台電腦可供客人使用,十分方便,我看著沒事可做,便跑下去玩玩。
哼~以為小芳就只得你一個嗎?我的男朋友可多著啦~
我輸入風月的網址,看看有沒有新的回應。
什麼?前一天貼的僑兒篇才這麼少回應?小芳已經聲明外游,怎麼送行的人還那麼少,哼~這些男人,平日又說怎樣怎樣愛小芳,都是空口說白話的啦~
男人就是這樣的喔,我都習慣了~
反正來了,順道看看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文章吧……這兒都是日本人,沒人會知道我在看什麼吧~
就在我興致勃勃的看著色文的時候,一把熟悉的聲音突然在背後響起︰「這麼晚還沒睡嗎?」
啊,這不是……?回頭一看,果然是小儀的男友阿昌。
「是啊……我睡不著……你也沒睡嗎?」怎麼了啦,怎麼會口吃的啊。
「嗯,小儀說想吃點甜東西,所以我到旁邊的便利店買點巧克力。」阿昌提起手上的小膠袋說。
啊~真是太溫柔了~怎麼阿啦率是這樣的呢~(淚)
「在看小說嗎?」阿昌好奇的瞄瞄螢光幕,笑笑的說。
「是啊……」等等……我正在看……色文啊……當我發現螢光幕上全都是「呀」字的時候,簡直想把頭埋進地下。
你也一定看到了吧~我想死啦……
我滿面通紅,慌忙把畫面關掉,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說︰「沒什麼好看的,我也要睡了。」接著便隨著阿昌一起乘升降機回房間。
不知怎的,在窄小的升降機內和阿昌單獨一起,我的小心髒竟然一踫踫的跳著。好像……初次和男生一起的感覺。
不是吧,小芳芳,雖然這男生挺俊的,但他可是你好朋友的男友啊,而且你的男友又在房間,不會有這種不好的想法吧~
不、不會,一定是剛才被阿啦閏得舒服了但又沒發泄,一時欲求不滿而出現的幻覺,你可是個純潔的好女孩啊~
由於現場氣氛實在是尷尷尬尬的,於是我隨意拉個話題︰「你跟小儀拍拖很久了嗎?」
阿昌笑笑的說︰「有五年了……」
五、五年?那不是比我跟阿啦認識還久,怎麼還可以像剛認識時那麼恩愛?
小儀也真是太幸了啦~(羨慕)
「明天去游樂場嗎?」阿昌笑笑的問我。
「嗯。」你說去哪兒都可以的啊~
不行不行~小芳你怎麼了啦~要清醒一點嘛!
但到了我的房間門口,阿昌一個小小的舉動又把我的心溶掉了︰「小芳你愛吃甜的嗎?這個給你吃吧?」說著便從袋中拿出一盒粉紅色包裝的草莓口味巧克力給我。
你……你送巧克力給我……不會是對我有意思吧~(小芳你想太多了啦)
「晚安!」最可惡的是臨別時還要附上一個迷人的笑容~
噢,太棒了……我有預感這故事會變成小芳出牆記……
接著的一天,我們一行人按照原定行程到富士急游樂場玩,本來小芳是超想去?士尼樂園探米奇老鼠的啊,但那個死人阿啦又說︰「都這麼大了還看什麼老鼠,富士急有全日本最快的過山車,當然是去那兒啦~」
「過山車也不錯喔。」個子小小的小儀居然又成。
結果無可奈何之下,我只有跟隨大隊乘二個小時巴士,來到這個位於富士山附近的大型游樂場。
當日的天氣冷得要死,游樂場附近的氣溫比東京市區還要低,望著那高得幾乎看不見頂的過山車,小芳頓時呆住了。
「這個叫FUJIYAMA的過山車,全長2045米,最高點離地79米,最快時速130KM.」阿鄙一面看著游樂場的地圖一面說。
乘這個……我肯定會死……(我可是超膽小的啦)
「我投降!」我第一個舉手退出。
意外地,阿昌竟然也放棄︰「我也不能坐。」
「是嗎……那我們兩個去吧……」小儀望著阿啦說。
「嗯,那去排隊吧~」這死鬼根本完全沒理會我啦~
這天並不是假期,人沒太多,大慨排十分鐘左右便輪到阿啦他們了,看到自己的男朋友高高興興的和別個女孩子登上過山車,我真的有點不是味兒。
算了,反正現在我也是和你的男朋友一起,單是以樣貌計算我都已經賺了吧~(這個有什麼好高興的><)
我好奇的問阿昌︰「怎麼你不玩的?」
阿昌笑笑說︰「我的心髒不大好,不能乘太刺激的玩意。」
原來是這樣的嗎……好浪漫啊……(小芳,人家有病有什麼浪漫?這個你就太不了解女孩子了,男人不一定要所有事都完美才是好的哎,完美的男人有一點點缺憾,反而可以激起女生的母性本能,會份外憐惜的哎,當然如果你又沒錢又不帥又病就題外話啦~)
「听小儀說你是做醫生的,診所在哪里啦?」听到阿昌身體不好,我也不好意思再說下去,於是轉個話題。
「在旺角。」阿昌回答說。
我開玩笑的說︰「不會是婦科吧?」
誰知,這個只是純粹說說笑的問題,阿昌居然答︰「也有哎。」
嘩啦啦~不是吧~你這麼俊,那些女病人不是爽死?(小芳你好粗魯啊~)
我瞪大眼楮問︰「那……你不是看過很多女孩子?」天~我竟然會問好朋友的男友這種問題。
阿昌不好意思的說︰「也不是太多,一般女病人都很少會找男醫生的。」
不會不會,你這種樣子,我想就是來看頭痛的都會主動順道檢查胸部。
我大膽的說︰「那些女孩子在你的面前脫光光的,會不會不好意思?」
阿昌笑笑回答︰「不會的,看病嘛,醫生是不會抱著有色眼光看病人的。」
是這樣嗎……連我也有點想脫衣服給你看了,我問著說︰「那有沒有名片呀,下次有什麼事去找你~」
「今天沒帶在身,小芳你這樣健康,不會有什麼事的啦。」阿昌笑說。
以防萬一嘛~沒事就不可以看醫生的嗎?
就在我和阿昌談得高興之際,那死鬼又回來了︰「嘩~太好玩了,想不到那樣刺激的。」
那就再坐一次吧~我心想(怎麼阿啦敲而好像成了第三者一般)。
「接著要玩的是這個,時速172KM,是全世界最快的過山車!」阿鄙磊著地圖說。
又是過山車嗎?好好好~反正我和阿昌不能坐的就什麼也好~
就這樣,那些什麼跳樓機我和阿昌通通pass,只玩了一點都不可怕的鬼屋和摩天輪。
不過,小芳可一點也沒不滿,反而有一點點開心的,因為阿昌實在是個健談的人,學識又多,和他一起聊天真是一件樂事
暴露自己-東京之行
而且,還有一種新鮮的感覺。
到了晚上六時左右,我們一行人抱著疲憊的身心踏上歸程,在游樂場跑跑看看的一天,老實說是比平日上班更累的。
「今晚去那里吃啦?」回到池袋附近,要解決的又是這個問題。
「我要吃壽司!」今天我是堅持的了!
「好吧好吧~看著你今天都沒玩過什麼的,就順順你意思吧~」阿被笑說。
哼~當然要啦~今天還不讓我吃我獨個回香港啦。
晚飯後,我們便再次回到酒店休息,經過大堂時小儀拉著我說︰「小芳,這里的11樓有大浴池的啊,不如一起去浸浸吧?」
我看一看,什麼?是男女分開的?這有什麼意思?(小芳己經是一個變態啦~)
不過在抵不住小儀的再三拉攏下我還是陪她去了,這兒的浴池不是太大,不過感覺還是蠻不錯的,可惜就只有女孩子啦,唉~
肉帛相見,兩個女孩子很自然地又談到那方面的問題,我笑著說︰「後來怎麼了啦?」
「什麼後來?」小儀奇怪的說。
「就是昨天那個哎……」我學著昨天小儀的手勢,圈著手指說。
小儀明白我的意思,滿面通紅的說︰「有什麼怎樣,還不是這樣子……」
「那即是怎樣?有沒有做了?」我對這個是挺有興趣的。
小儀不好意思地點一點頭,說︰「有哎,他還說沒套子舒服一點,來了兩次……」
兩次嗎?多好啊……
我繼續問︰「小儀你們一向都用套子的嗎?」
小儀搖一搖頭︰「也不是,我的排卵期挺準的,安全的時候就不用。」
「不用嗎?那是不是射在外面?」我愈來愈有興趣了。
「當然了啦,始終有危險的嘛~」小儀紅著臉說。
「那不是……把肚子都整污了?」我是挺討厭那種黏黏的感覺的。
「是哎~連胸部都有哎~」小儀在自己的胸前比劃著。
那麼遠。……不是挺利害~(汗)我不禁想像阿昌壓在上面,小儀被干得呱呱大叫時的情況。
「不要只是說我的,也說說小芳你嘛~」小儀也反攻著。
我?算了吧~已經輸得很慘了><不要落井下石~
浴後我們一同穿起浴衣,由於只是乘升降機回房間,所以我們也不怕就這樣子出來,只是到達房間的時候小儀突然拉著我︰「對了,昨天登記房間的時候你和阿啦龐順照都放在我這里,先拿回給你。」
「不用了吧,你替我們保管著吧。」
小儀搖頭︰「不好,這麼重要的東西當然是自己拿著的好,你等等我,我拿回給你。」說著便按動門鈴,很快阿昌就從里面打開門。
「你好……」怎麼搞的,看到人家的男朋友,我的臉又紅了。
「我把護照拿回給小芳。」小儀一口氣的跑進去,而阿昌亦禮貌地請我進去等。
「哎~放了在哪里呢~」在小儀翻著手袋的時候,我臉紅紅的站在一旁,只見阿昌的視線亦偶有在我穿著浴衣的身上游走,害得我好不害羞。
哎呀~早知會這樣子,剛才里面就不要穿內衣啦……
很不幸地,小儀很快就找到了要找的東西︰「小芳,給你!」
沒有藉口再留在房間,我也只好乖乖的離去。算了吧小芳,難道你以為這是你寫的色文,他們會留你下來3p嗎?不要妄想了。
世事就不是那麼如意的啦~
回到房間後,竟然看見阿啦在看酒店的A片,他一看到我回來便說︰「芳,這個好看喔,一起看吧~」
哼哼~已經有一個身材這樣標準的大美女在你旁邊,還要看這種片子?你去死吧~
「我才不看~」我面黑黑的跳上床上蓋上被子蒙頭就睡,雖然後來阿啦有那個要求,但我才不會理會他。
那些A片的女孩那麼好看,你去找她們好了,不要找我~
接著的一天明子小姐特地請假駕車載我們到橫濱玩,晚上還到了超浪漫的彩虹橋,大家都盡興而歸。
到了第四天,我們沒有特別節目,只是在新宿涉谷一帶買買衣服和四處看看,享受沒壓迫感的悠揚假期。
期間我覺得阿昌真是愈看愈棒的,不但做事細心人又蠻風趣的,數天的接觸我都看不出他有什麼缺點。
那當然,作為一個善良的女孩,我可沒什麼企圖的哎,也沒想過要搶人家男友,只是純粹抱著欣賞的目光。
不過想起來都有一段時間沒露露自己了,最近乖乖的寫文章連出街也少,真的很久沒「出動」了。
今次的目標這樣棒,不如……那種久違了的變態心理又再次出現在小芳芳的心里。
女孩子到日本旅行,除了買衣服外,護膚品亦是必要的項目之一,在日本買小芳愛用的FANCL比在香港買整整便宜一半,當然要大量入貨。而買這種東西男生在旁也挺無聊的,於是我們便定下兩小時的自由時間,我和小儀去買化品,兩位男生則自行去看電器產品。
「小芳,這種餅乾的盒子很漂亮啊~」當天是日本的白色情人節,街道上除了一對對的小情侶外,包裝精美的小禮物亦滿街都是,听說日本的女孩子會在這天送餅乾給心儀的男孩子,以表示自己的愛意。
看到樣子那麼可愛,我和小儀也選了一點,而在經過一間毛衣店子的時候,小儀突然拉著我︰「小芳,你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嗯?是毛衣吧?」我望著那掛在架子上,像一個小套子的毛衣說。
「我都知道是毛衣,但這種東西那麼小,用在那里啊?」的確這毛衣大小只有一點點,像下雨天包著雨傘的套子。
就在我倆把目光都放在這奇怪東西的時候,店子的老也留意到我們,他走出來用日語笑嘻嘻的說了一大堆,但我們根本一點都听不明白。
老知道我們不是日本人後便更肉緊的向我們解釋著,接著還把其中一個拿下來,放在自己下體的位置。
不……不是吧……這個是……小弟弟用的毛衣?怎麼那樣變態?
我倆知道了神秘毛衣的功用後害羞得滿面通紅,小儀拉著我便要跑,但我說︰「這個挺有趣啊,香港肯定沒得賣的,不如買一個?」
小儀面紅得大叫︰「不是吧,買這種東西?」
我笑笑的說︰「一人買一個,讓男朋友穿上不是很好玩嗎?」
「不過。……很變態嘛……」
「不用害怕啦,又不是小孩子~」說著我便把小儀拉回毛冷店,開始慢慢的選購。店子的老看到我們想買也是高興不己,不斷游說我們買一些顏色鮮艷的。
買這個……其實挺好玩呢~
我隨意選了兩個紅紅綠綠的,倒是小儀猶疑不決的,搞了很久也沒選上,我問她︰「不是吧,這種東西又不會拿出來看,還要選款式?」
小儀滿面緋紅,連忙說︰「不是哎……我不知道要選多大的……」
不是吧?你們經常愛愛,怎會連男朋友是什麼號的都不知道?我奇怪的說︰「那阿昌多大就買多大嘛?」
小儀不好意思的說︰「那應該是……長大前還是長大後?」
長大前還是長大後?哦~你是說硬起前還是硬起後嗎?的確相差是不小的呢~
我說︰「應該是平常的狀態吧?毛冷有點彈性,硬起來也應該放得下,太大穿不上就不好了。」
「嗯,是嗎……」說著小儀便選了兩個中間碼的。
哦……原來阿昌的SIZE是這樣的嗎?呵呵~知道了~

「今晚就要阿啦母~」我笑得滿開朗的。
「嗯……我覺得好像白花了錢啦~」小儀還是面紅紅的。
情人節收到這種禮物,我想男朋友一定也會很高興吧?(呵呵)
當到了約定的時間再次看到阿啦兩人時,我和小儀都不禁把目光放了在對方男朋友的那個位置上,偷偷地相視而笑。
穿上了一定很可愛呢。
這個是你們男人不會明白的了~
然後到了晚上,由於明天就要回香港了,於是阿昌便提議︰「今天是最後一晚了,這幾天多得小芳的帶領,就讓我來請客。」
帶領?我可是什麼都沒做過啦~
你也真是太客氣了。
就這樣,我們一行四人去到一間裝修十分漂亮的日式燒烤店,這兒是謐鬩玢助型式,在限時內可以隨意吃多少,而且因為飲料亦是沒限制的關系,我們都喝了不少平時在香港較少見的清酒。四人當中以小儀的酒量最差勁,才喝了一點點就己經滿面通紅,醉呼呼的依在阿昌的身旁。
而阿啦雖然是男孩子,但情況也好不了多少,面紅得像關公。反而小芳沒什麼事的,除了頭有點暈外其余就一切正常。
「小芳你很利害呢~」阿昌笑著對我說。
「當然了眼~我可是超強的旁~」我自以為是的說。但剛說出口就有點後悔了。男人就總是喜歡柔弱一點的女生嘛,近年和阿啦龐冗情好像有點停滯不前的,會否是因為與小芳過份獨立,少了讓他表現自己有關呢?
這種時候,其實我還是應該像小儀一般,小鳥依人的挨在男友身邊,這樣會可愛一點吧?
我真要好好反省呢~
飽餐一頓後我們便帶著浮浮的腳步回酒店。可能是太累的關系阿啦一回房就已經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連洗澡也不願。倒是小芳仍精神奕奕的,一點睡意也沒有。
無所事事,不如上網看看各位親愛的讀者有沒回應愣,我向阿啦褪待一聲後便又再次跑到大堂。
到風月一看,怎麼還是和那天一樣17個原封不動的,kiss更糟,才3大個,唉~男人都是沒良心的啦~
就在我口里喃喃咒罵之時,地球上唯一的好男人又再次出現在我背後。
「還沒睡嗎?」說話的當然是阿昌。
又踫上了,我們挺有緣啦。「嗯~睡不著下來看小說。」我面紅紅的說。
「小芳你挺愛文學呢。」阿昌居然夸獎我。
哈哈……只是色情文學吧~為了不讓他看到畫面,我故意拉開話題︰「你也沒睡嗎?」
「小儀的頭有點痛,我到便利店給她買點頭痛藥。」
「她沒事嗎?」我擔心的說道。
阿昌笑說︰「沒什麼,只是喝太多酒了吧。」
「嗯,我也想買一點甜吃的,一起去吧?」我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啦。
可能是緊張吧,一路上跟阿昌都沒什麼話說的,心在踫踫跳。
他可是好朋友的男友啊~小芳你怎麼了啦~不過又真的很喜歡。……
男人看到欣賞的女生大慨第一件事就是想和她干那種事吧?不過女生是不同的啊,可以在對方面前表現一下自己,被稱一下就十分滿足的了。
當然像小芳這種變態女孩,就更會想露露胸脯啦~
來到便利店我們各自選了些小東西後便折回酒店,路上我不斷在想︰「小芳呀~再不說話就沒機會的啦~膽子要大些嘛~」
於是我鼓起勇氣,大膽的說︰「前天我跟你說看病的事,回香港直接到診所便可以了嗎?」
阿昌驚奇的說︰「小芳你有病嗎?」
我面紅紅的說︰「嗯~最近胸部有點怪怪的,不知有什麼事……」
「是哪兒?」
「是……乳頭附近……」嘩啦~終於說出來了啦~
阿昌一听,樣子明顯有點不好意思︰「是這樣嗎?我診所還有一位女醫生,可以替你檢查一下。」
不是你來嗎?那就沒意思啦……對於阿昌的答覆,我暗暗失望。
回到房間後我對阿昌說︰「我也想看看小儀。」想親近阿昌是事實,不過擔心好朋友亦是真的。
「好喔,進來吧。」阿昌禮貌的說。
進入房間後只見小儀安靜的睡在床上,身上的酒氣沒散,俏臉還是紅紅的,像個小娃娃的十分可愛。
「我買藥回來啦……」阿昌小聲的在小儀耳邊說,但她似乎睡得十分死的,一點起來的樣子都沒有。
「睡得這樣好,沒什麼事吧。」阿昌也不想吵醒女友。
「你跟小儀的感情真的十分好呢~」我一屁股坐在椅上,一點離開的打算都沒有。
阿昌想不到我會這樣子,表現得有點錯愕,笑笑的跟我說︰「跑了好幾天,小芳還是一點都不累呢~」
這種說話的意思明顯是︰「晚了,早點回去睡吧?」我當然不會听不懂,但體內強烈的暴露欲望已經叫我不能控制,我裝著沒在意,又把話題返回胸部去︰「喔,剛才說胸部那事哎,其實是要怎樣檢查的呢?不如你教我哎~」
阿昌的臉色顯得有點不自然︰「這個嗎……但你是小儀的朋友……」
「你不是說過醫生是不會抱著有色眼光看病人的嗎?那是不是朋友有什麼關系?」我強詞奪理的說。
「嗯……那好吧……」阿昌沒奈何下終於答應了。
呵呵~成功了~可以名正言順的在你面前脫衣服啦~
我一件一件的脫去外衣,連粉紅色的胸罩也解下來,把那一雙不大但好看(自稱)的乳房光脫脫的暴露在阿昌的面前。
當乳頭一晃一晃的露出來時,我更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怎樣?也不會太差吧?
阿昌倒是十分專業,面上也沒現出什麼不好意思的表情,只是很細心的盯著我的乳房看。
你到底看過多少對波波了?我真的想問。
阿昌一本正經的對我說︰「你先把雙臂放下來,然後雙手握著腰部。」
我按照他的說話做,還故意把腰挺起,讓小小的乳尖高傲地聳立著。只見他細心的觀察小芳的乳房在形態和大小有沒有變化,然後又著我舉起雙手,看看外形和輪廓是否有不正常。
很認真呢……你到底是在研究還是在看啦~
「沒什麼問題喔,你試試把手放在後腦吧。」我又是照做,把雙手壓著後腦,上身向前彎著,一對乳房便垂了下來,兩顆乳頭彷如吊著一般,微微抖動。
嗯,這個姿勢就算是胸不大的都會有看來大一點的效果,所以我是挺喜歡的。
阿昌看了一會說︰「看形狀應該沒什麼問題,你試試用手指輕輕壓著乳頭吧。」
阿昌告訴我這是為了檢查皮膚上有沒有點狀凹陷,乳頭是否有分泌物,於是我稍稍用力向左胸的乳豆旁邊捏弄,而且還故意微微用力向上擠,讓乳頭看來堅挺一點。哎~這樣在男生面前玩著自己的乳尖,真的很興奮哎~
「這。……這樣可以嗎?」我微微的透著氣,輕喘的說。
「沒事啦,沒分泌物也沒出血。」阿昌看著我那淺啡色的乳頭說。
當然了啦,本小姐又沒懷孕過,乳頭漂漂亮亮的,哪會出什麼血~
「到這邊吧。」听著阿昌的說話,我又開始擠弄右邊的乳房。
呀呀~這樣簡直是在男生面前自慰啦~
下面暖暖的,不會是濕了吧?
阿昌摸著自己的下巴,問我︰「十分正常喔,你說的硬塊在哪里?」
我指指右邊乳頭旁的位置,在乳暈旁劃了一圈,羞著說︰「大慨是這里。」
「是嗎?感覺很明顯嗎?」
「嗯~我不懂解釋啦,你給我看看吧?」我故意說。
「也好,讓我檢查一下……」哎~終於都要給摸啦,要溫柔一點啊~
我興奮的挺著胸脯,預備給心儀的男生摸摸……應該是檢查,誰知這個非常專業的醫生先生,竟然連出外旅行都有帶備手套,只見阿昌從旅行袋拿出一雙白色的手套帶上手上,才開始接觸我的乳房。
怎麼不直接摸啦,我的皮膚挺滑的啊~
唉,算了吧……其實這樣也很滿足的了。
當阿昌那略帶冰冷的手指頭觸踫到我胸脯肌膚的時候,我情不禁地震了一震,之後他專心地在按弄乳頭旁邊的軟肉,弄得我癢癢的。
有多久沒有……被男朋友以外的男生摸了……
好舒服啊……低一點。……中間也要哎……
但很可惜,阿昌的手指幾乎摸了我的整個右乳,偏偏就是沒接觸到的間乳頭。
當然了啦,人家只是檢查啊,你以為是在愛撫嗎?
阿昌的手指由腋窩開始輕輕的向胸骨按下,由上而下,直至到達乳房下乳腺的位置,完成了最外面後便把手指移向內面少許,再由上而下,如此的動作重覆了很多次,直至把整個乳房都摸遍了。
我想小芳胸部有多少脂肪他都一清二楚了。

其實阿昌只是很正常的去檢查,但因為想著面前的是好朋友的男朋友,加上小芳本身又愛暴露,這個過程帶給我說不出的快感,弄得我一直緊緊夾著雙腿的,全身也有一種麻麻的感覺。
其實左邊也好像有硬的,不如雙手一起來吧……這句話就是說不出來。
經過一番撫弄,我的乳頭已經完全的挺立起來,阿昌當然也不會沒察覺,只是大慨看慣了這種場面,沒什麼大反應。
當他的尾指稍稍不踫到硬了起來乳頭時,我更是忍不住哎了一聲出來。
「弄痛你了嗎?」阿昌看到我的反應說。
「一點點。……其實我不是太習慣這樣……」我滿面通紅的說。
阿昌點點頭笑說︰「第一次檢查是這樣的了,不用害怕,我看沒什麼問題哎,應該是你過慮吧?」接著他便把手離開我的胸部。
完了嗎?人家可還要啊~我以右手托著乳房,嘟著小嘴說︰「真的沒問題嗎?
但我覺得好像有點不妥啊……」
「那你躺在床上,讓我再檢查一下吧?」
躺下來?不行啊,小芳的胸部小,躺下來就沒什麼可以看的啦(淚)。
為了不在阿昌面前自暴其短,我連忙說︰「躺在這兒不大好吧……萬一小儀醒來以為我們在做什麼就不好啦,剛才你的手法我大約都知道了,我還是回房間自己試試吧。」小芳還好意思說這種話啦,這時候小儀醒來,我都己經是死定的了。
阿昌听到我終於肯走,露出松一口氣的表情︰「這樣也好……」
我趕快穿回衣服,期間一面說︰「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的哎……」
「是什麼呢?」
「要怎樣……才可以健胸……」我扁著嘴說。
阿昌听後露出和睦的笑容說︰「小芳你不用健胸啦,已經很好看了。」
呵呵~經過專業人仕定,小芳是「已經很好看」的啦。
「那……我走了……明天見……」
「嗯,晚安。」
走出房間後,我只覺得小心髒踫踫的跳,好像剛剛偷情了一般。
摸一摸,連下面也濕透了,這個真是太興奮啦……大慨比愛愛還要刺激吧?
但在我再次回味剛才那興奮情形的同時,內心又像那些剛鬼混完的男人一般,有一點點後悔和害怕。
剛才也真是太過份了啦,如果小儀突然醒了,小芳不但會失去好朋友,甚至連男朋友也可能會沒掉。
太刺激的游戲,往往就會在結束後害怕。
而當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就更是大吃一驚,阿臣翟了!
不會是知道了我在跟別個男人鬼混,一怒之下獨個離開了?
雖然明知這個可能性甚低,但我仍是很怕的,這就是所謂作賊心虛吧。
如果他不要我怎麼辦啊~小芳可是沒人要的啦……
這段時間其實大慨只有數分鐘,但對小芳來說就好像很長似的,所有不好的想法都像火山爆發一般,在我腦袋中左穿右插。
「小芳想不到你是這種人,連朋友的男友也不放過~」
「你這個淫婦,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小儀哭著和阿啦窮怒的樣子像放電影一般,不斷重覆著。
幸好擔驚的時間也不是太久,我在房間呆了一會,阿臣伶回來了。
阿北一看到我便立刻氣急敗壞的說︰「你到了哪兒去啦~我看你上網那麼久沒回來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到大堂找你又不在~」
望著一向慢吞吞的阿啦少有的大發雷霆,我的內心頓時覺得內疚得不得了,就在我跟別個男人胡混的時候,我的男朋友竟然為著擔心我而四處奔走……
像我這種女孩,怎麼值得你這樣……
像我這種女孩……
想到這里,我的眼淚不自覺的涌上來,咽嗚地說︰「我……上網一會便到便利店買點吃的,之後到了小儀的房間。……」
阿北以為把我罵哭了,心頭一軟,反而安慰我說︰「我不是罵你,只是真的擔心……」
不……我就是喜歡你罵我……我就是喜歡你管我……
我以後都不會這樣的了,我說過。……以後不會讓別的男人踫我,我是屬於你的……
剛才的事我不能瞞你,就是明知你會生氣也好,我也要告訴你,我要向你坦白……
「北長我剛才……」就在我正想向男朋友表白和道歉的時候,他溫柔的說出這樣的話︰「算了吧……小芳我不會介意你做你喜歡的事,只是不要讓我太擔心就可以了……」
嗯?是嗎?原來你是不介意的嗎?早說嘛~
回到香港以後,再去阿昌的診所檢查一下好了,我想下次會是陰道炎……
接著,我和阿啦誣渡過了一個浪漫的晚上,不過因為有讀者表示不願再看小芳跟男友痴纏的肉麻情節,所以就暫且略過。
之後的一天我們早早起來收拾好行李,踏上回程之路,途中我還擔心跟阿昌的事會不會穿幫,誰知在上洗手間時,小儀已經主動跟我說︰「沒什麼事吧?」
我笑著回答︰「當然沒事鈾,我的酒量不錯的嘛~」
但小儀出乎意料的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問你有沒有自己檢查了啦?」說時還盯著我的胸部。
不是吧……你知道了……?我嚇得臉色慘白,戰戰兢兢的說︰「還……
還好啦……」
小儀笑說︰「今早阿昌都告訴我啦,不用不好意思啊,大家都是女孩子,我明白的~」
呀呀~連這個也向你報告嗎?這個果然是不會偷吃的男人啦,我面紅說︰「小儀你不會生氣嗎?」
她又是瞄瞄我的胸部,輕松的笑說︰「你的……當然不會~」
北焙你簡直是在說小芳的胸部一點威力都沒有,才不用擔心啦~
我……我想死啊……
然後她又笑笑的在我耳邊說︰「昨天早睡了,都沒送禮物,昨天買那小衣服回香港後一定要迫他們穿,然後用數碼相機拍下來,下次交換看慫?」
噢?這樣行嗎?這樣不是可以看到阿昌的……,挺好玩呢,阿臣要難為你一次了~
就是這樣,小芳的五天日本之旅就樣結束了,說起來今次沒有探米奇老鼠,也沒去吉蒂貓樂園,真是太失敗了啦~希望有機會再來吧~
什麼?很悶嗎?小芳寫的都是差不多這樣子的啦~想刺激的去看老劉先生的「姐姐的房間」吧,那個滿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