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休止的輪姦

我照老大吩咐,數日前連同幾位兄弟青春組合2R的妹妹黃婉伶Race輪了。這天,我和龍哥載著5天前輪開苞的美少女Race來到王老大的豪宅。
王老大是北部所有黑社會的總頭頭,今年五十五歲的老頭,身材高大,全身垮垮的肥肉,尤其有個心的肥肚腩。他的相貌十分猥瑣兇惡,而且他跟我和龍哥一樣,都好色淫邪,特喜歡強女人。
王老大在富麗堂皇的超大客廳等我們,在場的除了王老大,還有4名壯碩猙獰的保,他們都赤裸著上身,只穿著褲等我們。看到Race,王老大他們那淫猥虐欲的眼神都發出令人顫抖的光芒。
Race身上罩著外套蓋到膝蓋,低著頭,柔弱的身子微微發抖。
我隔著外套摸著Race的翹屁股淫笑︰「還不把外套脫下。」
Race啜泣著拉下拉鏈,脫下外套,王老大等5人立刻站起,發出好色的歎。Race身上就穿著5天前賣榔那套超暴露的銀色小可愛,以及蓋不住屁股還露出股溝的銀色超短裙。這次她不但小可愛裡面沒穿胸罩或任何衣,超短裙裡面也沒穿褲。幾乎全裸的美少女,卻又比完全一絲不更誘人。
王老大立刻抓著Race的手拉進自己懷裡,他一面摟著那軟玉溫香的柔弱嬌軀,一面用心的舌頭在她柔嫩艷紅的櫻唇上舔著︰
「小婊子,還不把舌頭伸出來……」
Race既嫌惡又害怕地櫻唇輕啟,紅的舌尖被王老大心的舌頭舔弄攪動,王老大還Race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裡,地吸吮,再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裡舔弄攪動她的香舌。
「嗚嗚…嗚…嗚……」Race全身發抖,忍受著被心老頭猥瑣舌吻的羞辱,一名保走了過來,Race的雙手用柔軟的帶子反綁背後。王老大一面摟著Race
心地舌吻,一面左手撩起她的小可愛,讓她雪白幼嫩的少女美乳露出,盡情搓揉。他的右手則撩起Race的超短迷你裙,淫猥地撫摸她那沒穿褲的白嫩美臀。
Race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的屁股,雪白幼嫩,王老大的手越摸越爽。他的中、食二指接著從前方滑進美少女的花蕊裡,激烈地撫弄Race的嫩唇,弄得Race不停顫抖悲鳴,花蕊濕淋淋一片。
王老大舌吻了好一會,便脫下褲強迫Race在他面蹲下,王老大有根恐怖的巨根,長足26公分以上,巨根上滿樹根般凸起可怕青筋,還有一個特碩大猙獰的傘狀龜頭。王老大用可怕的碩大龜頭抵著Race柔軟的櫻唇,一陣腥臭令Race作嘔,十分心。
「快點,快用那淫蕩的舌頭舔乾淨……」王老大按著Race的頭,強迫她先用舌尖在在腥臭的超大龜頭及龜頭到根部處仔仔細細舔著,然後,王老大臀部一挺,粗長的大肉棍插進Race的小嘴裡,讓她在雙手反綁背後的情況下,拚命地痛苦地淫蕩地吸吮他侵入嘴裡的巨。
王老大強制Race口交了五分鐘左右,便讓她站著彎腰為另一名搓著肉棍的保口交,而王老大則來到Race身後,一面搓著美少女稚嫩雪白的圓翹美臀,一面握著自己的可怕巨從後磨擦她濕淋淋的嫩唇。Race一面吸吮嘴裡的粗大肉棒,一面發抖呻吟︰「啊…啊…求…求你們…饒了我…啊…啊…不要啊……」
王老大興奮地淫笑︰「小婊子…又不是貞潔烈女,早就被幹壞就不要假啦…」
「叫什麼叫…看老子的大雞巴幹死……」說完,王老大狠狠插入Race多汁的嫩穴,開始噗滋噗滋猛幹。
「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Race被王老大幹得雙腿發軟,一面呻吟一面吸吮嘴裡的大肉棒。
王老大一面噗滋噗滋幹她一面淫笑︰
「好緊…幼齒的婊子幹起來最爽了……幹死…幹死…欠人幹…小婊子,要永遠記得我的大雞巴………」
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還要拚命吸吮舔弄著嘴裡令她作嘔的大肉棒。
Race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王老大巨根瘋狂的猛幹下,Race不時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另一名保立刻躺在Race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幼嫩且豐滿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
我和龍哥一面興奮地圍觀一面手淫,大概15分鐘後,門鈴響起。我和龍哥對望了一眼,邪笑了起來。
我們走向庭院,客廳裡,雙手反綁的Race被王老大和其中一名保輪流幹個不停,不停呻吟著。
打開門,站著的美麗少女讓我和龍哥眼楮一亮,感覺肉棒就要勃起。
纖細的長少女很有氣質,大概22、23歲,冷艷嬌媚,媚動人中帶著高傲,波浪般長,瓜子臉,臉上沒化妝,五官容貌艷麗。
身高162cm,皮膚雪白光滑鮮嫩,三圍是34D,23,35。
氣質美少女雖然初次見面,但她一開口,她那又嗲又甜又柔媚的聲音馬上證實她的身份
Race的姐姐︰黃婉君。
看到我們,露出害怕和厭惡的表情,低著頭小聲說︰「我已經來了,求求你們…我妹妹的光碟…還給我……」
當初我們Race被輪的光碟復一份,連同一件特訂的護士服快遞寄給,再透過電話脅迫她今天到此赴約。
本人的嗲聲比唱片聽到的得還媚惑性感,聽了十分銷魂酥麻。她本人也比相片漂亮許多,更有氣質。
我指著她身上的大衣說︰「先讓我看有沒有乖乖穿護士服~快脫吧!」
顫抖著拉下外套的拉鏈
大衣裡純白性感的暴露護士服緊裹著誘人的曲線,我和龍哥看得口水直流,感到褲子裡的肉棒激烈地反應了。
身上穿著特的白色連身護士制服,再戴上本來拿在手上的護士帽,垂至背部的波浪般美麗長沒有盤起。白色的護士帽子與一般護士帽樣式類同,白色制服上衣的V型領口開的很低,暴露出柔滑誘人的白嫩乳溝,而且隔著單薄上衣可以清楚看見胸前蓓蕾明顯激凸的誘人形狀,表示上衣裡面沒穿任何衣,超短的白色連身窄裙又緊又短,幾乎包不住屁股,走動搖擺間可以約看到穿著白色的蕾絲丁字褲,
由於有一雙修長勻稱的無瑕美腿,所以沒有穿褲襪或絲襪,只有穿著高跟鞋。
我舔著嘴唇淫笑︰「果然很乖,看來真的很疼妹妹喔,進來再說吧……」
我和龍哥一左一右,夾在中間,往屋走去。
我和龍哥的手都從後貼著裸露的雪白大腿往上撫摸,還撩起她的超短裙撫摸她的白嫩美臀。
「求求…你們…不要這樣…」不停拉著裙擺,全身發抖地哀求︰「拜你們…住手……求求你們…不要……」我和龍哥當然沒有住手,尤其的屁股渾圓結實緊繃、高高翹起,雪白無瑕幼嫩可口,摸起來讓人忍不住要當場幹死她。
當來到客廳門外門外,便驚地聽到門傳來許多男人心的淫聲淫笑,其中夾雜清楚卻微弱的少女呻吟與哀鳴,那麼楚可憐,銷魂蝕骨,又那麼熟悉。整個心都碎了,她沒有勇氣去推開門。
龍哥打開門,我趁勢拉進去,反手鎖起大門。目睹客廳裡活色生香的輪派對,她已經雙腿發抖,幾乎昏倒,簡直就要崩潰。
王老大大馬金刀坐在沙發上,正抱起Race,讓她背對著他跨坐在他的大腿上,Race修長雪白的一雙美腿被大大地分開成
M形,Race就這樣被心的王老大從背後抱在懷裡,一面幫另一名保激烈口交一面被猛幹,王老大雙手還從後握住她鮮嫩柔美且殘留精液的雪白乳房,順著上下搖動的節奏恣意搓揉,每一個人包括姐姐,都能從Race被大大地分開成
M形的美腿間,清楚看到醜陋粗大的恐怖肉棒從後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幹美少女稚嫩蜜穴的濕淋淋特寫,已經被幹成白稠的精液混合濕淋淋的淫汁不停從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
雙腿發軟,看著疼愛的妹妹飽受摧殘,哭叫著︰「怎麼這樣?不是…答應要放了我妹妹嗎?」
已經被幹得失神的Race,嘴裡被腥臭心的大肉棒塞滿,只能難過絕望地看著最喜歡的姐姐……
我凶狠地笑著︰「想得太美了……除非願意幫妹妹用身體償還,我們就考慮早點放們自由……」
王老大忽然抬起Race的嬌軀,猛烈抽出濕黏黏還是完全勃起的巨根,當特猙獰恐怖的超大龜頭通過Race飽受蹂的黏稠嫩唇的時候,「啊……」Race全身打顫,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楚哀叫。Race雙腳一軟,剛剛按著她的頭口交的壯碩保,立刻迫不及待從後面抬高那充滿彈性高高翹起的白嫩美臀,碩大的龜頭磨擦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順著大家灌得滿滿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幹。
「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不要啊……」Race被一直幹一直幹得幾乎要失去意識,不停呻吟嬌喘,媚聲哀叫。
則被我和龍哥左右挾持著,她全身顫抖,驚恐地看著全身肥肉赤裸超的王老大向她走來,王老大一面搓弄著那剛剛摧殘她幼嫩妹妹的粗大肉棍,那是即使身經百戰的女子也會害怕顫抖的凶器,上面還泛著黏稠體液的心光澤。
得不停顫抖,全身無力地求饒︰「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過我們……」我強迫在王老大身前蹲下,王老大按著的頭,強行仍勃起的可怕巨根插進她嘴裡激烈抽插,巨大雞巴上濕黏黏的,滿是可憐妹妹被淫的淫汁與男人腥臭的精液,令又心又難過,還不得不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舔弄那猙獰作嘔的大龜頭。
「看來姊姊跟妹妹一樣又美又欠幹…好好給我吃大雞巴,這可是妹妹幹得死去活來的巨根喔……」
王老大按著的頭一面激烈口交一面淫笑。我從後抓著的雙手舉高,讓她在雙手被制的情形下痛苦地任由粗大雞巴在小嘴裡抽插,
頭上的護士帽著口交的動作擺動。讓王老大強行口交了大概幾分鐘,我她雙手放開,讓她可以被迫用右手配合口舌的舔弄搓弄嘴裡的肉棒,另一手則被迫輕輕搓弄王老大那心的陰囊。
王老大興奮地大聲呻吟︰「幹…臭婊子這麼會舔…幹…爽死我了…舌技這麼淫蕩…果然跟妹妹一樣天生欠人幹……」
王老大在口交了大概5分鐘,便讓我和龍哥兩根等在旁邊迫不及待的大雞巴輪流享用的舌技和喉嚨。我們3人不斷逼著她輪流口交著,當她為其中一人的大雞巴激烈地吹吸含舔時,雙手通常在為其他兩人激烈手淫,有時我們還強迫她其中任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裡舔弄吸吮,雖然她顯得十分屈辱,但拚命舔弄吸吮嘴裡兩根雞巴的樣子卻顯得十分淫蕩銷魂。我們看著自己的特大肉棒在紅艷欲滴的小嘴裡抽插,她清麗冷艷、氣質高貴般的臉上還流著羞辱的眼淚,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舌尖忍受著作嘔的惡臭,抗拒地推擠我們3人心的大龜頭,反而讓我們更興奮。
「嘿嘿嘿,給漂亮的小護士開苞的時候到了…舌頭給我乖乖伸出來……」王老大拉起穿著暴露護士制服的,先摟在懷裡激烈地強行舌吻。



「不要……」只能軟弱地抗拒,她嫌惡地櫻唇輕啟,紅的舌尖被王老大令人作嘔的舌頭舔弄攪動,
王老大還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裡,地吸吮,再自己肥厚的舌頭夾帶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裡舔弄攪動她的香舌。
王老大的強制舌吻讓嫌惡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擠王老大心的舌頭,但舌尖的推擠交纏反而讓王老大更興奮。對高傲的而言,接吻是非常神聖且浪漫的,只應該跟愛人接吻的,何況是她覺得嫌惡作嘔的這些人。
王老大一面舌吻一面上下其手,他撩起的超短窄裙,半褪下她的丁字褲,中食二指滑過柔軟的毛,忽快忽慢地搓弄的鮮嫩蜜穴。
另一手則扯開原就酥胸半裸的制服衣襟,搓揉起那34D的雪白美乳,撫弄著露出的嫩紅蓓蕾。
由於被王老大強吻,只能從喉嚨裡發出微弱恥辱的哀鳴,耳裡還一直聽著妹妹的喘息呻吟,以及妹妹被男人們激烈抽插發出濕淋淋的噗滋噗滋聲音與下體的撞擊聲。
王老大強吻了好一會,便強迫轉身,要她雙手撐著桌子彎腰,原本就很翹的屁股翹的更高。我歪斜的白色護士帽扶正,準備欣賞小護士被殘忍開苞的精彩時刻。
王老大褪下的白色蕾絲丁字褲,在她的左膝,右手搓著美少女護士那雪白幼嫩高高翹起的少女美臀,左手盡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鮮嫩可口,因心而顫抖的粉紅乳頭。他的下體緊貼的股間磨蹭,特猙獰恐怖的超大傘狀龜頭從後面激烈磨擦她顫抖的嫩唇,弄得她嬌軀打顫,花蕊濕淋淋,
「啊…啊…不要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嗚嗚…求求你…千萬不要……」
雙腿不停發抖,好像一波一波的電流從下體傳遍全身,雪白幼嫩、渾圓緊繃的翹屁股因害怕掙扎而搖著,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淫穢至極。
王老大淫笑著︰「嘴裡說不要,下面卻濕成這副淫浪樣…真會假啊…臭婊子,像們姊妹倆這種小爛貨就要狠狠幹壞掉……」不停分泌流出的淫汁王老大猙獰心的大龜頭弄得濕淋淋的,不停求饒、呻吟,絕望、恐懼與心與酥麻的觸電感交織。王老大雙手抓著那柔軟纖細的腰肢,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直插而入,柔軟鮮嫩的處女肉壁緊緊的夾著纏繞他的巨,「啊…啊…好痛…啊…啊…啊……會死…啊……」慘叫哀嚎,纖細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可怕劇痛令她幾乎死掉……
「果然是處女,真緊…姊妹倆都是極品啊……」王老大一面凶狠地噗滋噗滋幹她一面對我和龍哥淫笑︰
「好緊…處女幹起來最爽了…幹死…小婊子跟妹妹一樣欠幹嘛…今天會被一直幹到死………」
不停地哀呻吟,幼嫩雪白渾圓、充滿彈性的屁股被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我手淫了一會,便捧著
天使般清麗稚嫩的俏臉蛋強行舌吻,然後勃起到不行的大雞巴插進呻吟嬌喘的嘴裡,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後猛幹。
一旁的龍哥也受不了,立刻往一旁被幹得幾乎失去意識的Race走去,Race被強制仰躺另一張桌子上,頭從桌子一邊垂下。一名刀疤壯漢站在桌子另一邊,抬高Race修長雪白的雙腳,架在他的雙肩上,下體緊貼她的下體猛幹,大肉棒噗滋噗滋狠狠抽插Race被幹得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大家射進去的白濁精液著他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不斷流出。另一名保捧著她垂下的頭,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裡猛幹,然後精液噴在Race臉上和嘴裡。
龍哥和刀疤壯漢比了手勢,讓刀疤狀漢沾滿精液和淫汁的巨插進Race嘴裡,開始激烈地抽弄。龍哥則一面粗大的肉棒順著滿溢的精液插進Race黏糊糊的蜜穴裡接手猛幹,一面俯身恣意舔弄含吮她沾滿精液的幼嫩乳頭。
在這邊,我強迫她一面被幹一面拚命吸吮舔弄著我令她作嘔的大肉棒,一面還要握著我的陰囊輕搓,看著處女的幼嫩美穴被26公分巨根開苞,蹂猛幹,一定痛死她了。可憐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開苞蹂,還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
「不要啊……好痛啊…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啊…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啊…啊…」
不時開為我口交的櫻唇,嬌柔銷魂的聲音楚楚可憐的哀叫著,雪白纖弱的嬌軀顫抖扭動,王老大狠狠噗滋噗滋猛幹,那根26公分大雞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粉紅幼嫩的蜜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嫩唇翻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幹成白稠黏液,高高翹起渾圓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響,我按著她的頭,配合王老大猛烈抽插的激烈節奏狠狠幹著她的喉嚨。我一面享受著充滿恥辱與痛苦的口交帶來的激烈快感,一面看著她充滿彈性的雪白美臀被王老大抓著猛幹的樣子,興奮極了。
王老大雙手抓著顫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幹,好幾次要昏死過去,但持續猛烈的撞擊抽插令她連昏死都不能。
和Race姐妹倆都被前後猛幹,姐妹花兩人銷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強制性交和口交的抽插聲中不斷響著,搭配著兩人嬌嫩美穴被巨X暴烈狂幹噗滋噗滋的抽插聲,以及兩人翹屁股被猛烈撞擊的啪啪聲,讓七個色狼愈來愈興奮。
王老大越幹越興奮,他向我比了個手勢,我依依不地抽出正被口交的雞巴,王老大坐到沙發上
,攔腰抱起半裸的雪白嬌軀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繼續噗滋噗滋猛幹,面對著王老大心的臉,被他一面幹得死去活來,一面被強制地激烈舌吻,白色的護士服衣襟已完全被扯開,雪白誘人的美乳著抽插的激烈節奏上下搖晃。王老大雙手抓著渾圓誘人的白嫩美臀上下猛搖猛幹,興奮地吼著︰「幹!爽死了…幹死臭婊子…要射了……」
「啊…啊…不要…」絕望地哀叫︰「求…求你…不要射在裡面…啊…啊…要…死掉了……」
王老大越幹越用力,幹得覺得纖細腰肢要被折斷似的。
王老大吼出聲音︰「少唆…射在裡面才爽…通通給灌進去……」
王老大抓著屁股往上插到底,射了滿滿的精液,當他抬起無力的身子時,黏濕濕的白濁精液混著落紅的血絲和淫汁流下,讓我看了快受不了。
我從王老大手中,的嬌軀抱了過來,強行我的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吸吮她柔軟的香舌,還不停攪動她的舌尖,我可以感覺強烈的羞辱和嫌惡,這讓我更興奮地地吸吮她柔軟的舌尖,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攪動交纏。我一面舌吻,一面她那被扯開的護士服脫下,的裸體雪白無暇,鮮嫩柔滑,火辣誘人的勻稱曲線散發出眩目妖艷的媚惑美。我激烈地舌吻搓揉著她那勻稱柔美的34D雪白美乳,由於她被我摟在懷裡,我硬挺的大雞巴正好抵在她被幹得精液直流的蜜穴嫩唇上激烈磨擦,
弄得她不斷地媚聲呻吟求饒。
我抓著柔軟的纖腰,用力大雞巴順著王老大的精液插進那剛開苞的嫩穴,用所謂「火車便當」的姿勢讓在我身上讓我猛幹個不停。
「啊…好痛…啊…啊……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再幹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嗚嗚…不要再幹我…嗚嗚…啊…啊…」
再怎麼不願意,也只能雙腳纏著我的腰,雙手緊抱著我的脖子,仰起雪白抽動的喉嚨絕望地呻吟哀叫。我大概用站姿摟著她幹了5分鐘,便讓她雙手扶著牆壁,屁股抬高讓我從後面抓她的翹臀繼續幹,
我一面抓著翹臀噗滋噗滋猛幹,一面強迫她轉頭讓我激烈地舌吻。一名剛幹完Race的保搓著濕黏黏的肉棍走過來,保背靠著牆壁讓被我幹得死去活來的靠著他,等被我強吻完,便捧起她楚的俏臉心地舌吻。
「不要啊……嗚嗚….啊…嗚嗚…不要…不要…啊…啊…嗚嗚…放過我…啊…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
雖然被男人心地吸吮攪動她的舌尖,仍然不時被我幹得口大聲哀鳴呻吟,保舌吻了一會便握著又勃起的大雞巴插進的嘴裡抽弄。
「嘿嘿…小護士…乖乖替我舔乾淨喔……」保興奮地按著還戴著護士帽的頭部淫笑口交︰
「這雞巴上面黏答答的…都是你可愛妹妹的淫水呦…還有人射在妹妹嫩穴裡的精液…通通給老子舔乾淨……」
我的大雞巴被剛開苞的鮮嫩肉壁緊緊地夾著猛烈抽插,雖然嫩穴很緊很緊,但王老大剛灌進的精液卻異常多量,加上本身的淫汁,讓我抽插起來發出非常淫靡的噗滋噗滋聲音,非常地爽。
我和那保一起前後幹了大概10分鐘,便同時射精在的美穴和臉上。
我去喝了一瓶啤酒,回來時剛好看到龍哥正在猛乾姐姐。龍哥從後抱著的嬌嫩翹臀噗滋噗滋猛幹她飽受蹂的鮮嫩美穴,他雙手抓著
的雙手往後拉,幹得她上半身猛然抬起,清麗的臉上滿是痛苦失神的媚。前方另一名肥胖的保正按著她的頭,強制
一面哀叫呻吟一面含著他心粗大的肉棒吹舔。
e2c4
「啊…啊…不要…求求你…饒了我…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嗚…」
不時開雙唇楚楚可憐的求饒,雪白柔弱的嬌軀被幹得渾身發抖。
「幹,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妹妹一樣欠人幹…夾的真緊……」」
龍哥抓著雪白鮮嫩的翹屁股噗滋噗滋猛幹,下體啪啪啪地一次一次撞擊充滿彈性的美臀︰
「嘴裡說不要,屁股卻搖成這樣……真是欠幹……幹死…幹死……」
我走向另一邊,Race坐在仰躺地上的王老大身上被猛幹,王老大雙手抱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搖著她的纖腰凶狠暴烈的往上插,還不時雙手搓揉她那被幹得上下搖晃的白嫩美乳。
Race一手握著另一個保的肉棒啜泣著口交,一手幫我的肉棒手淫,雖然被強迫口交,但在王老大巨根瘋狂的猛幹下,Race不時開口交的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嬌喘求饒。
那名正讓Race口交的保忽然發出興奮的叫聲,叫著︰「要射了喔…通通要喝下去……」
粗大的肉棒狠狠插到Race柔嫩的喉嚨,開始噴出大量白濁腥臭的精液,灌滿美少女的小嘴。Race被迫喝下濃稠腥臭心的精液,我看著部分白濁精液從
Race紅的唇角流了下來,忍不住便強行親吻她沾著精液的唇舌,激烈地強迫她跟我舌吻。王老大跟我比了手勢,他起來讓Race站著俯身靠著我,我捧著她清麗如天使的俏臉繼續強吻,Race一面啜泣一面被幹任由我吸吮含舔她沾著精液的柔軟舌尖。王老大從後抬高她幼嫩雪白、渾圓緊繃的美臀,掰開她的臀溝繼續噗滋噗滋猛幹那精液直流的嫩穴。許多男人混合的濃濁精液與淫汁不停地流下,Race一面被我心地舌吻一面可憐的哀叫,聲音那麼柔媚可憐,萬分銷魂,
「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嗚…啊…啊…會死啊…會死…嗚…求求你們……不要再幹我了……啊…啊…會死啊…啊…啊…啊…啊……」
Race雖然被迫跟我接吻,仍被王老大毫不疲倦的兇猛巨根幹得不時開櫻唇,楚楚可憐的哀叫呻吟。
王老大抓著Race幼嫩挺翹的雪白美臀激烈抽插︰「幹…爽死了…被幹那麼多次還是像處女一樣緊…姊妹倆都長得這麼欠幹…幹死……」
這時我已經大雞巴再次插進Race的嘴裡激烈口交,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後猛幹。
我和王老大前後猛幹了10分鐘,王老大用力插到底,幹得Race口大聲哀︰「啊…啊…啊…會死…不要啊…不要……」
王老大狠狠插到底,這已經不知是他今天第幾次射精了,看起來還是十分多量。我抽出被Race的唇舌含得勃起極點的大雞巴,來到Race後面,掰開她的柔嫩臀溝,灌的滿滿的的白濁精液混著淫水不停從紅嫩的蜜穴裡流出。我用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被幹成濕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弄得Race全身顫抖,不停地用銷魂的嗲聲呻吟喘息。當我的大龜頭抵著她的嫩唇激烈磨擦,Race的哀叫更加的激烈,我趁機雙手抓著他的雙手往後拉,當Race雪白的背往上弓起,我正好用力粗大的肉棍順著滿滿的精液插進美少女飽受蹂的幼嫩陰道,噗滋噗滋地猛幹。
在另一邊,龍哥也幹到了最後,他翻轉的身體,讓她站著往後仰幫另一名保口交,而龍哥則抓著的腰身猛插到底,大量地心濃稠的精液射進已被灌滿其他男人精液的花心。我則一面乾妹妹
Race,一面強迫她轉頭跟我舌吻,然後精液也滿滿地灌進她的嫩穴之中。
可憐的姊妹花被我們幾個色狼沒有休息地輪一天一夜,才讓她們回家休息。當然只要我們打電話過去和Race時待命,供我們盡情淫樂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