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國內貪官怎麼玩小姐

前些天,因業務需要,去瀋陽競標一個IC卡預付費電表項目,期間所經歷的腐敗可謂花樣百出,真的讓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大開眼界,真正體會到腐敗二字的深刻含義。
現在我把它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我是一個做IC卡預付表專業公司的銷售經理人,我們公司圈內應該說是比較有名氣的。
前一段時間,公司在瀋陽開拓業務,競標一個一萬塊IC電表項目。
7月6日早上還沒起床,接到公司副總電話,說瀋陽方面有及事要處理,要我馬上到公司。
我匆匆洗漱了一下,打車趕到公司。
找到副總,我們副總一臉嚴肅的告訴我:昨晚上接到瀋陽辦事處的電話,我們的運作出了問題,和負責招標的一些官員的關係,沒有搞好,其他的幾家公司都在私下裡活動,我們再不採取行動的話,估計我們十有八九沒戲了。
我們副總拍著我的肩膀說:你來公司時間不短了,公司也對你們進行整體培訓,這次如果能完成任務的話,公司銷售部副經理的位子可就是你的了。
副總同時下達了死命令,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不惜一切代價,這個項目公司是要定了。
在我頭腦冷靜下來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於瀋陽辦事處的經理取得了聯繫,問清楚了事情的整體情況。
大概是兩個方面,第一因為瀋陽辦事處屬於自負盈虧的形式,在業務費用投入上,捉襟見肘,遠遠不如其他幾家公司,另外一方面就是技術的原因,因為辦事處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
在摸清楚情況之後,我心裡大概有了眉目,敲開了副總辦公室,提出了我的想法,費用問題和技術支持問題。
副總考慮一下,大筆一揮,你的事情自己做主,寫費用申請我給批。
技術上的問題,我調公司最好的技術工程師與你一塊去。
忙活了一個上午,中午草草吃了一口飯,我與公司的技術工程師謝工坐上了公司的車去了機場,經過一系列安檢,登機等煩瑣的事情後,飛機終於起飛了,一路上無話,下午3點多到了瀋陽桃園機場。
瀋陽辦事處的的人已經在此等了一會了,寒暄了幾句後,打了一輛車,直奔給我們預定好了的東洋大酒店。
在酒店的房間裡我見到了瀋陽辦事處經理,給人的感覺很小家子氣,穿著很普通、掉在人群中很難發現的那種。
我已經沒時間聽他囉嗦了,我直奔主題:瀋陽現在最火的飯店、最好的休閒娛樂中心、什麼地方的MM最漂亮?問得這哥們目瞪口呆,我靠,就這等貨色還管10個人呢?丟人呀。
我氣歸氣,可是人生地不熟的我怎麼辦好呢?我正一籌莫展的時候,忽然想起來我有一哥們在做IC卡預付費水表的產品,是東北三省的大區經理。
據說是個十足的腐敗份子,我一陣欣喜,找到了他,把事情簡單說了一下,我哥們哈哈大笑:兄弟你算是找對人了,哥們我沒別的能耐,天天和自來水公司的一幫人大吃大喝,這點小事我告訴你。
瀋陽現在最火的飯店是新開的「都市綠洲」,唱歌去「金碧輝煌」,洗澡按摩去「大和」或者「天時」。
我拿筆記錄了半天,然後遞給了瀋陽辦事處經理,看得這老兄直瞪眼,對我說,這一圈下來沒點錢可不行呀。
我對他說「趕快安排,錢不用你操心!」這位老兄麼五呵六地聯繫起來。
我這邊也不乾閒著,找到負責招標的負責人的電話與他們聯繫起來,先說了一些拜年話,然後就是晚餐約會呀什麼的一通亂侃。
還別說,幾個副手都還給面子,只是負責人老說身體不舒服,不方便等一套客套話,沒辦法好話說盡,還是墨墨跡跡的,我心中不由起了一絲涼意,心想,這哥們絕非省油的燈。
最後這位老哥說了一句話耐人尋味的話:下班的時候再看看。
奶奶的,累了半天,真想好好躺一下,這時候,瀋陽辦事處的經理回來了,告訴我這幾個地方都已經訂好了,絕不會出錯,我的心放寬了一些。
我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奶奶的東北人都賊拉的能喝酒,我們這邊三個人,他們按照名單可是5個人呀,我們絕對喝不過人家呀,我趕緊讓辦事處的經理到附近的東北大藥房買些葡萄糖、松花粉酒伴侶等特效藥,做些準備。
等回到賓館房間的時候已經下午5點多了。
時間過的太快了,我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晚上迎接我們的將會是一場惡戰。
馬上聯繫招標的負責人,這次比較順利,我們約好了在我們賓館的大廳見面,簡單收拾了一下,我們早早的到了大廳等候,5點40多,在賓館門口來了兩輛轎車,下來了6個人,為首的大腹便便,走起路來,大搖大擺的,我們辦事處經理告訴我這個大胖子就是主要負責人甲局長,我們快步迎了出去,與他們寒暄,大胖子對我招招手算是打了招呼。
之後在大廳裡我們聊了一會。
我提議大家邊吃邊聊,隨後坐上了他們的車前往「都市綠洲」。
不一會來到「都市綠洲」,果然名不虛傳,剛到吃飯的點,這裡已經連停車泊位都沒有了,我和甲局長下了車,車在保安指揮下,找了個車位。
在領位的帶領下,我們進了飯店,我靠,裡邊假山怪石噴泉流水,果然氣度不凡,甲局長看來是這裡的常客,輕車熟路的上了二層的包間。
賓主寒暄了幾句落座之後開始點菜。
服務員長的蠻漂亮地,聲音也特好聽,把菜單給了我們,我遞給了甲局長,他客氣了幾下,把菜單放在桌子上,對服務員說來老三樣,其他的人都點頭稱是,於是大家點了一圈菜後,我徵求大家的意見等了幾道硬菜,隨後點酒水,甲局長大聲到,還是老規矩,五糧液,服務生下去了,上來了一些伺候吃飯的服務員,幫我們把餐具放好,我們閒聊了一陣,招標的一位同志要抽煙,要了一條軟中華上來,我靠,他奶奶的太過分了。
不一會菜上來了,我靠,連王八這玩意也端上來了,什麼:紅燒海參,清酒鮑魚、招牌乳鴿皇等等來了一桌子,酒也上來了,服務員給倒滿後,甲局長大咧咧的端起酒杯道「這杯酒是歡迎北京遠道而來的小兄弟的,乾一個,(我靠,賓主不分了),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偷眼一看,老天,甲局長一口把酒給幹掉了(可是三兩的大杯子呀),沒辦法陪著喝了。
還好,我酒量不算小。
接下來大家自由發揮,互相勸酒,不一會5瓶五糧液光了,甲局長喝的正來勁,高呼上酒,不一會服務員又端上來5瓶,我心理暗想,今天怕是要喝出人命來了。
不知不覺又下去了3瓶,大家有點朦朦朧朧的感覺了,我站起來敬甲局長一個,費了半天口水,他非要我們技術工程師陪著乾一個,我們的謝工現在已經快喝趴下了,死活不肯喝,一時間僵住了,我又勸謝工費了半天勁,他同意喝一大口剩下的歸我,沒辦法逼上梁山了,乾!我一口氣喝了將近2大杯,頓時胃裡翻江倒海,眼前發黑,我知道要不好,借口去WC,一通狂吐,還好酒還沒上頭,回來又喝了一會。
看大家酒足飯飽了,買單,一頓飯8400多,奶奶的我從小到大只在電視上看過。
閒話少說,出了大門甲局長打著酒隔,拍著我肩膀說,小老弟,爽快人呀,大哥帶你玩一會去,(我們的工程師已經喝趴下了。
我叫辦事處經理送他回去)我自己陪著玩去,也避免以後到處給我造謠去。
不一會車子到了「天時洗浴中心」,下車,洗澡,沒什麼可說的。
天時洗浴中心有三層,1樓洗浴,2樓是普通人消息大廳,3層嘛,就是有錢人消費的場所了。
我們直接上三層,甲局長提議先玩會兒牌,樂呵樂呵,我硬著頭皮和他們玩起來,人太多沒法打麻將,乾脆扎金花,20塊錢底錢,上不封頂,場面真的很壯觀,桌上厚厚的人民幣。
唉!不到一個小時我輸進去了3000多,沒辦法啊,就是圖領導一個高興。
玩得甲局長高興啊,甲局長把服務員給叫了過來,耳語了幾句,服務員一溜小跑地出去了,不一會來了一位40歲左右的、看樣子屬於媽瞇哪個類型的女人,進來之後看到甲局長眉開眼笑,打情罵俏了一陣子,帶我們出了棋牌室,走了兩個過道,來到總台那裡,打了一個電話,(有幾位老兄說家裡有事,先溜了,甲局長也不挽留,我客氣了一下而已),接著帶著我們順樓梯上了4層,對這門怕了幾下,裡邊把門給打開了,我們閃身進去後,發現裡面果然有一片新天地,裝飾的相當講究,很有氣派,我們往前走了不到10米,我眼前一亮,走廊兩邊都是全裸的MM,站了2排,看樣子不下40~50名,只見甲局長一馬當前,向在欣賞什麼高雅的藝術珍品一樣,東摸摸,西摸摸,其他幾個老兄也不甘示弱,加入了這個行列。
甲局長挑好了2個美女,要做雙飛,其他的也是一個德行,挑好了紛紛到房間去了,這時候甲局長想起了什麼,跑了回來對我說,小老第你看哪個好,來2個,我推說酒喝多了,不行,老甲當時臉色就不好看了,沒辦法我跳了2個比較不錯的開房去。
一進屋子,打開燈一看,比我睡的賓館還要豪華,我躺在床上,她們開始了工作,推油、漫遊、口活。
我就想呀,為什麼這麼多人要當官,原來當官就是好。
為了不涉及色情內容下邊大家發揮聯想就是了。
總之一個字:爽!其實所謂的包房,構造非常簡單,裝飾比較好罷了,隔壁的叫床聲此起彼伏,也夠壯觀的了,俺不一會就結束了戰鬥,(年輕人就是年輕人)。
隔壁激戰正酣,啪啪亂響,我躺在床上忽然想到,如果這位甲局長放了我的鴿子,我咋辦?其他的人也帶他來過這裡,我怎麼辦?辦不好的話,我回單位怎麼交待?一時間我酒意全無。
忽然一個念頭冒了出來,錄像!對,錄下他們的醜態,這樣把柄不就是落在我手裡了嗎?看他們到時候怎樣耍賴?拿定主意後,我把手的NOKIA3650里邊存的錄像給清空,輕輕的走出了我的包房。
包房的門都沒有關,只有一個白色的簾子是透明的那種,因為NOKIA3650的錄像時間是1~3分鐘左右,我首先有看好甲局長在哪個包房,我看了看走廊沒有其他人了,躡手躡腳的走過來,偷看起來,這包房不是,裡邊鬧的正歡實著呢,到另一間看看去,還不是,奶奶的到底在那呢?前邊還有一間,我偷偷過去,剛趴在門框邊上要偷看,裡邊的小姐把門簾一撩出來了,差點沒把我嚇出心臟病來。
小姐也被我嚇了一跳,我假裝沒事的樣子,衝她一笑,隨手摸摸她MIMI,靠!8錯,小姐罵了一句,有毛病呀,走了,我往裡一看,甲局長正四角朝天在那躺著,一個小姐還在練口活呢,機不可失,我錄、我錄,靠!大功告成。



錄完後,我偷偷地回到自己的包房,偷著樂呀,成功了一大半了,不一會大家紛紛結束戰鬥,甲局長一副很心滿意足的樣子。
我們喊來了他們的媽迷,聊了一會,甲局長說,這的鹽奶浴不錯,強身建體的,所謂的鹽奶浴就是女的給你洗澡,典型的管起飛不管降落的那種。
我折騰了一天確實有點累了,迷迷惑惑,過了一會大家都洗好了,我沖了個燥,到服務台買單,又花了4000多。
不過我覺得太直了,等我結好帳,甲局長他們陸續出來了。
我想今天就到此結束,各回各家了,誰知道甲局長說,兄弟前邊不遠有個KTV不錯,我請客,邊吃邊玩。
我一聽頭都大了,我身上的錢快花乾淨了。
老甲一個勁的喊我去,沒辦法硬著頭皮炮妞去。
我做了兩手準備,可以刷卡的話,我卡裡的錢估計沒什麼問題,不能刷卡的話,我只能打電話給我們的瀋陽辦事處經理。
在車上我偷偷的發了一個短信。
下面的腐敗情況可是你們想都想不到了。
車子七拐八拐的,轉的我暈頭轉向的,不一會車子停到一家金碧輝煌的樓下,我下了車一看,真的是金碧輝煌KTV,上樓後找了一個大包房,通知服務員給拿酒水,因為我不熟悉,全是老甲的跟班給點的酒水,不一會端了上來,太沒天理了把,居然是洋酒,我心理不停的詛咒這個SB,臉上還保持著微笑,大家邊喝邊聊。
可是氣氛不是很好,老甲和他跟班說了什麼,跟班的出去了,不一會帶回來幾個絕色MM。
我眼睛都看直了,真是很漂亮呀。
屋子裡的燈光暗了下來,音樂勁爆了起來。
我明白了,跳脫衣舞的。
還真沒出乎意料,隨著音樂節奏她們開始脫了,一件,兩件,最後成了白條雞一樣在燈光下扭來扭去,不時做出很YD的姿勢,還好,剛才爽了一下,要不非的流鼻血不可。
如果你認為就就是最腐敗的事情,那你真的大錯特錯了,接下來的事情,包括我和大家估計都想不出來的,就在我看的熱血沸騰的時候,甲局長來到我跟前,對我說:兄弟怎麼樣,開眼界不,我點頭,老甲手裡拿過來2杯洋酒對我說,乾了它,大哥讓你在開開眼界,我二話不說,一口乾掉,鼻涕眼淚全下來了,太難喝了,什麼破洋酒,老甲看我的糗樣笑了,和跟班的說了幾句,跟班的去找老闆去了,不一會進來幾個彪型大漢,我估計現在大家應該可以猜出幾分了吧--現場直播,ML、SM、3P什麼的,我靠千栽難逢,太壯觀了,而且可以親自參與,我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了:腐敗透頂。
我隨後把我們的談判和最後的結果都給大家寫出來,也算是有個交代。
看著眼前的YD場面,我實在發自肺腑的佩服起這些官老爺來了,平時人前人後地,老甲一杯杯的勸酒,我一杯杯的喝,不知道明天我們的單子有戲沒有,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我和老甲稱兄道弟,喝得酩酊大醉,早上醒來已經快9點了,老甲不知道哪裡去了,只留下他的司機,這哥們昨晚勞累過度,現在睡的正香,這時候電話響了,是公司副總打來的,詢問情況,我支支嗚嗚地應付了幾句,掛了電話,老甲的司機也醒了,對我說甲局長交代過今天上午要我到他辦公室去,聊聊競標情況,我結帳走人,老天保佑這裡可以刷卡。
到了老甲的辦公室,真的很氣派,老甲正在閉目養神,見了我一指沙發,沒了昨晚喝酒時的親切,多了幾分威嚴。
可怕的沉默。
過了好久,老甲說話了,不是我不幫你,可是另外一家有關係呀,我腦子翁地一聲就大了。
我一下沒了主意,但關鍵的東西不到最後一刻絕對不能拿出來,我沉默了一會,對老甲說,這樣做對我公平嗎?明知道人家有背景你還要這樣?我回公司怎麼交差,我希望你給我個答覆,我的臉都要扭曲了,我的拳頭攥得喀喀響。
老甲說話了,你先不要生氣,事情會有個解決的辦法地,其實我們做管理的也不容易,我兒子過幾天要出國去學習,唉!我腦子在飛速的運轉,老甲是什麼意思?難道在想我暗示什麼?我決定直來直去去。
問老甲:說個數字把,我是全權代表,我有權利決定。
老甲對我笑笑說,你先等我一會,我辦點正事,中午我請你吃點便飯。
我在老甲辦事室的沙發上,瞇了一會,很快就中午了,我們在他單位附近的一家飯店,找了個單間,點了幾個便菜,叫了幾瓶啤酒,邊吃邊聊了起來。
甲局長,你說吧,什麼想法?,咱們都是哥們弟兄,老甲喝了口啤酒,點了一棵煙狠狠的吸了2口,對我說,你們打算報什麼價格,另外的三家現在有一家退出去了,其他的兩家就是都是一個公司的,其中有一個是托,你明白嗎?托報的價格比較高,你們的價格是什麼?我試探性的報了一個數字380萬,老甲嘴裡的酒差點沒噴出來,老兄你開什麼玩笑,人家的價格比你這個要低好幾十萬呀,我點個一棵煙,問老甲你看我們要多少錢,可以接下來,而且要保證你的利潤。
老甲低頭不語,半天從牙縫裡擠出來一個數字25萬,我幫你擺平,你們報價350萬,先給我打10萬,標下來後,把剩下的15萬再給我送來。太順利了把,吃飽喝足之後,我借口不舒服要回賓館休息。
老甲也沒有挽留。
回到賓館。
我電話與北京副總電話取得了聯繫。
副總聽了之後沒有表態,先口頭答應。
說:我這邊和財務算核算一下,再和你聯繫。
副總掛了電話,我躺在床上無所事事。
對了,和我做IC卡預付費水表的哥們聯繫一下,好久沒見面了,電話通了,不一會我哥們打車來到我賓館,我們瞎聊了一會,我把昨晚的腐敗和我哥們講了一下,我哥們聽了一笑,很平常,我們自來水行業的比這還要黑,玩的更出格,前幾天我帶一個哥們去洗阿波羅浴,更牛B,你見過在水中ML嗎?一個人3個漂亮小姐伺候著。
我聽了,還真他奶奶的小巫見大巫了。
我和我哥們聊了一會。
3點左右,老甲的電話打了過來,告訴我明天上午9點競標,晚上我在和其他幾個副手聊聊,掛了電話。
我鬱悶了,我現在的預算已經透支了,我卡裡已經沒有多少錢了,我怎麼辦呀,我電話與北京副總取得了聯繫,把事情說了一邊,副總一聽就急了,什麼你一個晚上就花掉了這麼多錢,這可是整個競標的業務預算呀。
我一聽腦袋感覺都快要爆炸了,我不知道副總在電話裡面咆哮什麼。
我掛了電話,氣的我一腳把茶几給揣翻了,我哥們正在看電視,把他給嚇了一跳,看到我臉色不好,他趕快讓我做下來,我的脾氣上來了,和我哥們訴起苦來。
罵了半天,也罵夠了,冷靜下來,今天晚上怎麼辦呀,沒辦法還得和單位副總聯繫要費用呀,我先和副總承認了錯誤,接著說了我的難處,希望單位多少能給一點費用,我好和人家有個交代呀,電話裡副總的語調相當生硬告訴我,剛和財務核算過,如果按照這個單子這樣做的話,單位的利潤非常低,對我的做事方法非常不滿意,然後告訴我,第一單位不會追加費用,如果再有花費的話,個人承擔。
第二,看看給老甲的返點還能不能低一點。
說完掛了電話,我整個人掉進了冰窖。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我都沒法用詞語來形容當時的心情了。
剛開始的時候說的唱的都好聽,告訴我不惜一切代價,操他媽,剛花了這麼點就心疼了,還他媽是不是人呀。
費用讓我自己掏,老子大不料不幹了,憑什麼要我掏。
我惱羞成怒了。
這個時候我的哥們幫我分析了一下,提了幾個方案,都不太可行,一一被否定了。
這個時候我老婆給發過來短信,主要是叫我多注意身體。
奶奶的都什麼時候了,還有閒心說這個,我剛要把這個信息刪除掉,我腦子一動,哎,這個小錄像是不是可以起到什麼作用?我馬上和我哥們說了這個想法,我們研究了半天,一個計劃誕生了。
晚上我和老甲又是腐敗了一次,比昨天強不了多少,我真佩服老甲,歲數挺大的性慾這麼旺盛,又來了一次雙飛。
之後。
看國內貪官怎麼玩小姐
到酒吧,紅酒洋酒一個勁猛喝。
真是醉生夢死呀。
晚上又報銷了6000大元。
第二天,早早起來,到了老甲辦公大樓的大會議室,我已經通知瀋陽辦事處的人把10萬存進了老甲的帳戶,我抽著小煙悠閒地等著競標開始,勝券在握。
其他兩家的代表也是一臉輕鬆,不一會兒,老甲和他的助手們進來了,滿臉嚴肅,落座之後開始競標,開始簡單介紹自己公司背景以及自己的優勢等等,然後每個代表把自己公司的標書給交給老甲,都是密封好的,由老甲他們親自打開。
然後退場休息,等結果。
我悠閒地抽著煙,眼睛偷瞄了一眼,其他兩家公司的代表。
也是神情自若。
靠!看你們能撐多久。
我的電話響了,是老甲的電話,嘿嘿,大功告成!我接起了電話:兄弟,這事不好辦呀,剛才上邊給我來電話有交代呀,看樣子你這次夠戧呀。
我楞住了,什麼?半天我說出了一句話:甲哥,你涮我是不是?老甲說:真的不是這個樣子的了,我實在有難處。
我無心聽老甲解釋,我告訴老甲一句話,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沒有失敗,只有成功。
老甲說:一會我找你。
在樓下一個沒人的角落,老甲對我說:兄弟,10萬我退給你,以後我們是好哥們。
靠!當我是三歲小孩呀。
我不言語。
尷尬的沉默,老甲說話了:兄弟,我盡力了,你想怎麼辦。
我對老甲說:我不想怎麼辦,我就想要這個單子,沒別的意思。
老甲說:我真的盡力了,我沒有別的辦法,錢你收回去,以後有事情找我,怎麼樣?我氣憤到了極點。
我對老甲說:我回公司沒法交代,錢花得太多了,我報銷不了,你讓我怎麼辦。
我這個人嘴不好,喝多了到處胡說。
老甲說:不要這樣了,以後我們還是好哥們,再說了,你說的有人相信嗎?我說:是嗎?我有錄像你想看嗎?什麼?老甲蹦了起來。
我輕輕的告訴老甲:你不要激動,我錄的東西在我哥們那裡,我只要一個電話,這段錄像就會滿世界都是,不相信的話,可以找那天的小姐去問,我是不是在門口偷怕的,我單子的事情你自己看著辦。
我吹著口哨走了。
我不知道下面會發生什麼事情,到底下一步我怎麼辦,心理真的沒譜,難道我計劃要落空了。
剛回到賓館,老甲打電話告訴我,單子拖後2天公佈,希望和我見一面。
我和我哥們商量了一下,安全起見,我搬到我哥們的辦事處去住了。
我告訴老甲,我沒別的意思,這個項目我要定了,等他的消息。
難熬的兩天過去了,老甲沒有和我聯繫,我也沒和他聯繫。
第三天早上,老甲給我來電話了,告訴我這個單子給我們公司做,要我去簽合同,同時把手機帶上。
靠!當我**呀。
我帶上我們技術人員,我哥們在後邊打車跟著我們,以防萬一。
到了老甲的辦公樓。
上樓簽合同。
老甲蓋章,把兩份合同給了我(我帶回去單位蓋章)。
老甲送我下樓,問我剩下的錢什麼時候到帳。
我告訴他我回北京後給辦理,我安全回北京後。
用快遞給你,我怕我不能或活著回北京。
老甲說:可以,我能把單子給你,如果你不講信用的話,我也可以把單子撤掉,我有這個能力。
我和技術人員下午做飛機回到了北京。
回單位蓋章。
給老甲打電話。
告訴老甲按合同把第一筆預付款打到我們公司帳戶上,我好把手機和剩下的錢給他匯過去。
老甲很爽快答應了。
幾天過後,50%貨款175萬到帳戶了,我從公司提出10萬現金,我告訴老甲,我的業務費用單位不給報銷。
我家裡窮,我不能自己掏錢,所以我要扣掉一部分。
老甲快瘋了,問我要扣多少,我告訴他剩下的10萬我都想要,沒等我說完,老甲在電話那頭咆哮了起來:你太不講究了,不要把我給逼急了。
我打斷老甲的話:和你開個玩笑不要當真嗎?你看給我多少合適,最後我和老甲商量了半天,我提了5萬,給老甲10萬,隨後我把手機給老甲發了個特快轉遞過去。
我總覺得我們賣的這批IC卡電表是存在問題的,有什麼問題我也說不清楚,都是那些工程師在說,我們公司準備停產,所以甩貨給用戶的。
我這時才明白副總說的一句話「不惜一切代價、只能成功」的含義。
我知道早晚有一天會要出事的,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所以這幾天我正在辦理辭職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