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公務員的亂倫故事

幾年過去了,一直很想寫這個故事,由於工作的煩惱,生活的壓力,一直沒有時間真正坐下來,今晚好不容易能夠靜下來,讓我能夠有機會講述這個真實的故事。

其實看過很多亂倫的故事,但感覺都不是真的,過分的誇張,甚至可以說是胡編亂造,其實現實沒有那麼誇張,但真有發生……

這個故事不是發生在我身上,而是在我一個兄弟的身上。

其實我和他共事多年,也一直不知道這個事情,直到有一天我和他一起出基層出差,基層的同志很熱情,那天晚上喝得太HI,他喝高了,我們兩個住一個房間,回來後他已經思緒不清了,還揚言繼續和我再搞幾瓶啤酒,我不勝酒力,不敢和他再喝酒,於是我提議講點故事吧。

開始還只是講點出差的一些風花雪月的故事,講得還挺高興,講著講著不知道突然一下子變得沉默了,非常難過。

我問他為什麼,他一直在搖頭,並且喃喃的說:「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這種事情怎麼能發生在我身上?」

我忙問怎麼回事,他起初不願意講,但在我強烈要求下,他還是講了,但他有個條件,就是故事只能到我這裡,並且讓我保證不外傳,幾年過去了,我還是履行諾言,沒有外泄過。今天在這裡講也當然不提及他,只是把它當故事一樣給大家分享。 

  我的這個兄弟都是某市政府部門的職員,他姓馬,就叫他小馬吧。

他的老家A縣人,父母及親人大都在A縣工作,而他剛參加工作時,卻分到了離他老家有200多公里遠的B縣,並且在B縣結了婚,他的老婆也是縣政府幹部。

2006年他由於工作出色,被調到C市(B縣的上級)工作,C市離B縣150公里。這樣他們兩夫妻從2006年,就開始做起了週末夫妻。2007年他老婆懷孕,並在年底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小馬的老婆姓淩,比他小8歲,小淩身高1.55米,不算很漂亮,但她身材豐滿,皮膚白皙,還有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但是她絕對是很正經的婦女。

她屬於那種圍著家庭轉,一天三點一線工作的人。她休完產假後,小孩子沒有人帶,夫妻倆商量了一下,讓小馬的父親帶小孩。

小馬的父親在A縣原來是某小學的語文老師,為人正派,思想屬於比較保守那種人,2006年退休,小馬的媽媽也是小學老師,比他爸爸小6歲,因而母親沒有辦法和父親一起來照顧小淩及孫女。

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小馬父親雖然退休,但身體還很好,每天早上都起來跑步鍛煉身體。小馬父親到A縣後,把家務還有孫女都照顧非常好,讓小淩非常的滿意,在別人面前都誇獎她家公能幹,什麼家務活都不讓她擔擾,雖然和小馬分居,但仍然感覺十分幸福。

白天由小馬父親照顧孫女,晚上一般由小淩來照顧。

所以老馬晚上比較有空,然後他就到各種街道去走走。就這樣走走,但走出
事了。老馬身體還很強壯,而老婆又不在身邊,孤獨寂寞是難免的,晚上有時候
總讓他難以入眠……

有天晚上,老馬散步路過一個髮廊,經不住路邊女小姑娘的誘惑,進了髮廊
了,看上了一個漂亮的姑娘。

小姑娘身材苗條,胸部豐滿,還有一對可人小酒窩。小姑娘穿得很性感,短
裙掉帶,露出潔白的背部和小腿。

老馬看著這小姑娘下體就硬起來了,他來A縣兩個月了,老婆不在身邊,沒有機會排泄,真的挺難受。

小姑娘很老道,一看就知道老馬性饑渴,就直接跟老馬說,大叔一次一百,帶套,幹不?

老馬看了小姑娘,吞吞口水,說,成交。

小姑娘帶老馬進到包間關起門來,就把自己脫光了,兩個乳房在胸前亂跳。

老馬看得差點流鼻血,趕忙把自己也脫的精光,這時老馬的雞巴像一條憤怒的眼睛蛇,屹立在小姑娘的面前,小姑娘笑笑說:「大叔,你的雞巴還真不賴哦,挺威風,趕緊來吧!」

老馬沖過去,把小姑娘壓在身下,雙手不斷搓小姑娘豐滿的雙乳,然後又用嘴巴吸吮著小姑娘的乳頭,小姑娘摸摸老馬的頭笑笑說:「大叔,以前沒有喝夠嗎?喝吧,喝它個夠!」

在老馬的努力下,小姑娘也開始有點動情,但小姑娘只是想快點完事收錢,而老馬卻像欣賞一件寶物一樣慢慢弄,小姑娘的慢慢動情了,呻吟聲逐漸加大。

老馬覺得時機到了,把它雞巴一挺,插入小姑娘的陰道,小姑娘大叫一聲:

「大叔,你的東西怎麼那麼大,那麼長呀?」



老馬邊用力插邊用手揉乳房,叫到:「爽嗎?小妹妹。」

小姑娘:「爽呀,大叔,用力插我呀!」

小床吱吱的響,床上啪啪抽插聲,演奏出一曲的動人人肉大戰歌曲。

老馬在最後的關鍵時候衝擊了一百多下,感覺全身舒麻,大吼一聲「爽!」一股熱精沖向小姑娘的陰道,小姑娘也在哪裡大叫,「啊……啊……啊……」混身顫抖!

激情過後老馬穿好衣服,從錢包中取出一百元錢來給小姑娘。

小姑娘笑笑說:「大叔你真厲害,我好久沒有來高潮了,今天你竟然肏到我高潮,謝謝你,所以我只收你五十元,歡迎下次你再來找我!」

老馬很是感動,並承諾說下回還會找她,然後就帶著滿意的心回家了。 

  老馬回到時已經十二點了,小淩和孩子都已經睡了,老馬小心翼翼的開門進去。

小淩睡覺的時候一般都不會關門的,只是掩著門,她怕她睡著小孩子醒不知道。

老馬準備進房間的時候,聽到孫女的哭了,而且逐漸哭得厲害,但小淩卻好像睡著了。

沒有辦法,老馬只好進入小淩的房間,打開房間的燈,走到小淩的床邊,想叫醒小淩,這時老馬看到小淩平躺在床上,擺成一個大字型,衣服一邊漏出白皙的一個乳房,沒有穿長褲,下身只穿一件黑色透明三角褲,基本可以看見陰毛,由於雙腳打開,陰毛從三角褲的兩邊漏了出來。

老馬看著,心跳不斷加快,一陣臉紅,但雞巴卻不自主的挺了起來,把褲子撐得老高。老馬伸手想去摸,但理智告訴他,這是他的媳婦,而且他為人師表,怎麼能有如此骯髒的思法呢?

於是他收起了他激動的手,他從床邊的沙發拿起一床單,蓋在小淩身上,然後抱起小孫女,走出小淩的房間到客廳來給小孫子沖牛奶奶。

小孫女喝到牛奶就不哭了,小孫女喝完又睡著了,這時小淩也來了,發現小女兒不見,但自己身上卻多了一床床單,臉不禁一紅,知道自己不穿長褲子的樣子肯定被家公看見,心跳不禁加速,下身不禁一熱,內褲濕了起來。

的確,老公由於出差,也好久沒有肏她,心還真的癢癢的……

小淩起身,把上衣脫掉,套了一件裙子就走客廳。對家公說:「爸,真不好意思,虎妞醒我竟然不知道,讓您麻煩了!」

老馬抬頭看看了媳婦,眼睛睜得大大的,原來小淩穿的裙子上半身竟然是透
明的,媳婦兩個大大乳房就在眼前晃來晃來說去。

老馬吞了吞口水,說:「你太累了!」

然後又直瞪瞪看著媳婦的胸部,小淩發現了公公直瞪她的乳房,臉也紅了起來,下身也變得很濕了……小淩抱虎妞就回房間睡了,但一直睡不著覺,心裡總是空空的……

這樣平淡的過了一個星期,老馬又經不住誘惑,又去那家髮廊找那個小姑娘。

但這次卻出事了,就在他和小姑娘翻雲覆雨的時候,被員警叔叔破門而入,
逮了下正著。嫖娼證據確著,認定為嫖娼,罰款三千元。

老馬沒有那麼多錢,員警說沒有錢就拘留15天。

天啊,把老馬嚇壞了,怎麼辦?

員警讓他選擇,拘留肯定很掉面子,而且會滿城風雨,到時候還真無地自容,但身上又沒有錢。急死他了,打電話給媳婦?太丟人了,不行的。

其實員警也好壞的,對人拘留對他們沒有好處,收到罰款才有用的。於是員警就在那裡耗等著,因為員警相信會有人找他們的。

過了一點多,媳婦小淩見一點多家公都沒有回來,很是擔心,心想一般家公出去都不會超過12點的,怎麼今晚一點多還沒有回來?

於是撥打了家公的電話,但接電話的不是家公,而是員警,員警就是等這個電話,於是就說你的家公嫖娼,趕緊來錢來交罰款,要不就拘留15天。

小淩一聽原來家公是去嫖娼的,心裡很是氣憤,不想去交罰款的,心想這個老不死,竟然出去風流,不理他!但又想平時他對自己和女兒照顧都不錯,而且是自己把他和他老婆的分開的,感覺自己也很責任。沒有想到家公60幾歲還能做這個事,突然想起上回他看她的胸部眼直直的事,心頭不禁一熱,下身也濕潤了起來。小淩決定去交罰款。 

  小淩交完罰款,員警就把老馬放了。

在回家的路上老馬不敢抬頭看小淩,像個做錯事的小孩,跟著小淩回家。一路上小淩一句話都不說,讓老馬心慌死了。

一進家門,小淩碰一聲把門關起來,老馬心裡也懸起來,知道肯定是被罵的。馬上想解釋:「小淩……」

剛要開口,小淩就狠狠地說:「先去洗澡,乾淨回來再解釋。」

老馬知道媳婦嫌自己髒了,只好浴室去洗澡,由於害怕,竟然忘記關門就在那裡沖水。

沙沙的流水聲引起了小淩的注意,小淩往浴室看,看見家公竟然不關門,心
裡罵到這個老不死,竟然敢不關門!

這時他留意到家公身材還是那麼好,還有強健的胸肌和腹肌,尤其是下身,沒有博起的狀態下竟然比自己老公還長,心頭不禁一熱,下身又濕了起來。

然後小淩想想,家公身體還那麼好,自己就把他和家婆分開,的確是自己的不對,家公有需要是正常的,所以他去嫖娼是也正常的。就像這段時間自己老公出差幾個月,沒有得碰自己,自己見到男人也心癢癢的。

此時老馬穿好衣服走出浴室,才發現自己沒有關門,很是尷尬,而且知道媳婦肯定看見自己,老臉也禁不住紅了起來。

老馬小心翼翼走到小淩旁邊,膽戰心驚的地說:「小淩,真不好意思,我下流、卑鄙,讓你丟臉了,求你不要告訴小馬,否則我真沒有你見人了。」

小淩頓了頓,說:「爸,你坐下來說吧,是我不好了,是我把你和媽媽分開才造成這樣,我理解您,我不會告訴小馬的,但以後不要去那種地方,太髒了,那些小姐為了錢,一天不知道要跟多少個男人幹那種事哦!」

老馬很激動,媳婦竟然沒有怪自己,哽咽的說:「謝謝你,小淩,謝謝你理
解爸爸,以後爸爸不會再去,爸爸發誓!」

「不去就好!」小淩又接著問:「爸你每次去都有帶避孕套嗎?不帶真的很會危險的。」

老馬:「都帶的。」

「那就好!」

小淩想了一會?:「爸爸沒有想到你身體還那麼好,還可以跟小姐搞,我都以為爸爸應該沒有這方面的要求了呢?那麼我問爸爸,剛才您和小姐完事了嗎?」

「沒有,正在幹的起興呢,員警就沖進來了。」

「小姑娘還很年輕吧,挺插得舒服吧?」小淩笑笑問。

老馬心裡納悶,媳婦怎麼這麼問,到底什麼意思呢?只好尷尬地說:「嗯,
舒服!她皮膚白皙光滑,富不彈性,兩個乳房也很大,尤其下面,緊緊的,比我
那老婆好多少倍,一看到她脫光就會有衝動感。」

「那講講一下你怎麼幹她的?」

老馬本不想說的,但想把柄在人家手裡,就像砧板上的魚,人家想怎麼切就
怎麼切,就說吧。

「談好價錢後,那小姑娘脫下她的身上吊帶上衣,再脫下短裙,兩個雪白乳
房就展現在我眼前,讓我有想吸吮的衝動,小姑娘的下身穿黑色蕾絲丁字褲,前
面的陰毛基本上都能看得見,小姑娘臥在床上,打開雙腿示意我過去,我沖了過
去,雙手抓住小姑娘的雪白雙乳,不斷揉呀揉,小姑娘慢慢的叫了起來,然後我
又用手去摸姑娘的陰戶,那裡早已慢水流成河,全部濕完了,我用一隻手指插入
小姑娘的陰道裡,嘴巴吸著她的乳頭,然後用手直搗她陰道的深處,她的淫水不
斷流出來,聲音也越來越大,她的聲音鼓勵我用更大的力量去撫弄,這時突然大
叫一聲,雙腳緊夾住我的手,一股熱流流了出來,呻吟不斷,喘氣不斷,這時我
發現,床上床單全部濕透了一大片,我的雞巴也堅挺到了極點,趕忙帶上避孕套,
挺直腰,一下子就挺入小姑娘的陰道裡,她享受的叫一聲,說道大叔,真舒服,
請用力點,我在她鼓勵下,不斷用力插她,啪啪的響著,過了大概二十分鐘,我
覺得越來越舒服,知道要射了,我就加大力度與頻率,沒有想到在最後關頭的時
候,員警沖了進來,員警大叫一聲,我一子便萎縮了,後面就被員警帶去派出所
了。」

小淩聽著聽著,臉部通紅,下身已全部濕完了,幽幽地問道:「那您剛才沒
有射,沒有得舒服哦,被員警一嚇,全部都萎縮了,不會造成性無能吧?」

「不知道哦!」老馬說道。

「那爸你過來一下,讓我來幫你看看,是不是得了性無能呢?」

老馬呆征了,看著媳婦通紅的臉,想過去又不想過去,但想著有把柄在她的手裡,就過去了。

小淩這時把手伸進老馬褲子,老馬嚇了一跳,想擋住,但又不敢,她可是自己媳婦呀,自己又是老師,怎麼能這樣呢?不知道怎麼辦好,所以只有隨小淩摸了,小淩摸著便叫到,「爸的東西可真大哦,竟然比小馬大多了!」

摸著摸著,老馬的雞巴硬了起來,龜頭也在暴漲,漲到有雞蛋那麼大,而且熱得發燙,小淩笑嘻嘻地說:「看來爸爸沒有被員警嚇得性無能哦!」

說完便把手拿出來了,然後害羞看著老馬說:「爸,你看我漂亮嗎?」

老馬不敢不出聲,只是眼定定看著滿臉通的媳婦,接著小淩又說:「爸,你看我豐滿嗎?」

邊說邊把上衣扣子打開,露出了白皙的豐滿的兩個乳房,原來媳婦沒有帶胸罩,老馬一陣激動,但還是不敢表露什麼,不知道媳婦心裡想什麼,因為兒子有差不多三個月沒有回來了,但理智告訴他不可這麼做。

老馬沒有說什麼轉身走他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了起來,靠在門後,心仍然蹦蹦跳著……

小淩沒有想老馬會突然轉身回去,留她一個人在客廳裡發愣,但不知道怎麼的,這時她卻突然好想有個男人操她,她下身都濕透了。

這時她做一個大膽的決定,她把裙子脫下,只留下那件黑色蕾絲透明的三角褲,而三角褲已經濕透了,內裡的陰毛都看得見了。

她移步到老馬房門前,咚咚地敲門,敲了好久,老馬不應也不開門,這時小淩生氣了說:「爸,你再不開門,我可要將這個事跟小馬說了!」

這句話果然奏效,老馬開門了,映了他眼簾的是小淩幾乎全裸的身體,雪白豐滿雙乳,修長的大腿,老馬立即呼吸加速,面色通紅,雞巴也挺直了起來,把褲子頂了起來,老馬想說話,可卻不知道說什麼,不斷吞口水。

倒是小淩說:「爸,你有需要,你都可以要那種小姑娘,難道不可以要我嗎?我給你,以後別去找那種小姑娘了,那些地方都髒的!」

老馬一陣眩暈,沖過來抱住小淩,小淩被抱住的剎那,混身發抖,說不出話了,老馬用雙手抓住小淩的乳房不斷搓揉,然後喃喃地說:「不比小姑娘差!」然後再繼續用力搓揉,老馬又用嘴馬去吸吮乳頭……

小淩大叫了起來:「啊……啊……」然後說,「爸,到床上吧。」

老馬把她抱到床上,然後脫下她的三角褲,一隻手伸進她的騷穴裡。

小淩身子一挺,老馬一根手指插進陰道了,老馬是真老馬識途,手指直搗黃龍,左轉轉,右轉轉,直搞小淩淫水直流。

小淩呼吸越來越大,老馬知道她要來高潮了,加快手動的頻率,小淩在哪邊大叫:「爸,別停,用力吧,啊……啊……舒服……肏我呀,爸爸……」

突然身體一挺,雙腳緊夾住老馬的手,同時雙手抱住老馬的頭,大口大口呼氣,直喊「舒服……啊……」

老馬知道她來高潮了,將手抽出來,雙手輕輕撫摸她的全身。然後老馬脫下自己的衣服和褲子,雞巴在小淩的淫叫聲中早已挺立得一柱擎天,龜頭暴漲的如雞蛋。

小淩這時已緩過氣來了,用手抓住老馬的雞巴說:「好大,好硬,好熱哦,來吧,插進來吧,爸爸……」說罷張開雙腿。

老馬腰一挺,把雞巴插了進去,小淩呻吟的叫了一聲,「啊……」老馬用胸部壓著小淩豐滿雙乳,下身狠狠的插著小淩的騷穴……

小淩舒服得只叫,「好好,爸爸,你真厲害也,比小馬還好!用力肏我吧。」

老馬在小淩的鼓勵下,不斷的賣力耕耘兒子耕耘過的土地,小淩的呼吸越來越急,老馬知道她又要來了,加大力度和頻率,床在吱吱咋咋叫著,聲音在啪啪響著,在大力加速100多下後,小淩也在大喊:「用力吧,射吧,射到我裡面來吧!」

老馬感覺快感覺上來,一股熱浪沖腹沖出來,老馬大吼一聲:「啊……」全身抽搐,下身死死頂住小淩下部,要把最後一滴精都射進她的騷穴裡……

從那次後,只要小馬不在,他們就兩個就睡在一起,過著夫妻般一樣的生活,他們有時候在早餐的時候幹,有的時候是洗碗時候幹,有時候是中午,總之,幹得小淩臉色也嬌嫩紅潤。

直到有一次小馬出差提前回家,才發現了這個事情。

那天小馬出差路過B縣時已晚上一點,小馬不想打電話給小淩,想給她一個驚喜,沒有叫門自己進屋時,卻真得到了一個驚喜。

小馬發現自己房間有男女呻呤喘氣的聲音,並且知道那是幹什麼的聲音,而
且就在進房間的時候,小淩大喊一聲:「射到我裡面來吧!」

大怒火中燒,啪一把房間的燈打開,映入他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他的老爸正在騎在他老婆身上,她老婆的雙腿正夾他爸的屁股,兩人被燈光一亮也停住動作,這一刻時光停了,大家好久都不出聲,小馬怒氣衝天沖了過去,對他老爸踹一了腳,「你這個老不死,你竟然敢幹自己兒媳婦?你是什麼人?你還是個老師呢?你這個畜生!」

老馬自知理虧,下床拿起來衣服溜回自己房間了。

倒是小淩面對怒氣衝天的小馬時很沉著,沒有表現出驚慌的樣子。她披了件睡衣,坐在床邊說道:「你想大叫呀?想叫鄰居們都知道呀?能聽我給你解釋,好嗎!」

小馬聽到此,竟然有點心虛。

「你把你爸從那邊叫來本就是個錯誤,你老爸身邊還那麼好,你卻把它和你媽媽分開了,這難道不是你的錯?你老爸孤單寂寞的時候去找了小姐,被員警給抓住,我去領了回來,後面我才知道他還是有需求,我覺得他去找小姐髒多,所以就給他了,而且你自己也知道,那時候你出差了三個月,我是個正常女人,不是木頭,我也有需要啊,而且是給你老爸而已,我又沒有去偷別人。你老爸生你養你,還幫你帶女兒,她搞一下你老婆又怎麼了?」

小馬被她老婆說得啞口無言,所以自己的苦水只能住肚子裡吞了。 

  從那以後,小馬好像默許這個事了,只要小馬不在,老馬就頂位,但老馬畢竟是有文化的人,他也不過分,做到一家人和諧相處,其樂融融……

當然,如果沒有小馬酒醉,或許這樣真實還故事我還真聽不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