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妹

【初初認識】

  為什麼會認識奶茶妹呢?有一段時間因為業務需要,小弟在成大附近的美語補習班進修英語,每個星期固定上課兩天,小弟把車固定停放在勝利路上,後來跟開單的歐巴桑混熟,有時兩、三個小時的停車費,歐巴桑常好意只開一小時的單子,我也搞不清這樣子會不會造成歐巴桑工作的困擾,我也跟歐巴桑說:「阿桑,你照實開沒要緊。」題外話,小弟不是要寫我跟收費歐巴桑的故事,請歐巴桑速速退去。

  那時喜歡喝波霸奶茶,上課前一定會買一杯上課喝,在一個機緣裡,我發現某攤的奶茶妹頗為可愛,一百六十多的身高,身材纖細,長得清秀可人,習慣紮馬尾,不太笑,總之有點酷樣,姑且把她稱做奶茶妹吧!

  每個禮拜一定到奶茶妹的攤位買兩次奶茶,而且是固定六點半左右報到,一天過去,兩天過去,一個禮拜過去,一個月過去,小弟也喝了N杯奶茶,還不錯喝,而且奶茶妹也漂亮,於是固定在她那攤買。

  在這一兩個月的時間,我從未跟奶茶妹交談過,只不過固定時間就會出現在奶茶妹跟前。後來,奶茶妹對我也印象深刻,心有靈犀,每當我出現,不待我開口,奶茶妹就會主動調一杯波霸奶茶。

  後來有一次,波霸奶茶喝膩了,想喝木瓜牛奶,那天又來到奶茶妹攤前,還沒開口,奶茶妹就把波霸奶茶裝好遞給我了。不過我真的想當好人,不是啦,我想喝木瓜牛奶,我不好意思地跟奶茶妹說:「我想喝木瓜牛奶耶!」奶茶妹聽了有點不好意思,對我尷尬而笑。那是第一次看到奶茶妹對我笑。

  奶茶妹幫我另外做了一杯木瓜牛奶,就在我準備離去時,奶茶妹突然想到,從後面叫住我,奶茶妹說:「這杯奶茶送你喝。」小弟屬內騷型的,經常處於被動,且生性懶惰,通常和陌生的異性互動,第一步最重要,也最難,感覺對了,往後交往自然水到渠成,往往是開口講的第一句話最難。

  跟奶茶妹漸漸有了互動,人較少時,我會主動和奶茶妹聊天,得知奶茶妹是新竹人,白天是成大的學生,已經大四,課不多,平時在這裡打工到七點,晚上或假日也有兼家教,聽起來是一位乖巧善良、自給自足的女孩。

  後來更熟了一些,奶茶妹也會主動問我的職業,為什麼會固定時間來買奶茶等諸如此類、雞毛蒜皮的小事,我也在一個不錯的機會問到了奶茶妹的電話,雖然很少打給她,不過也邀約過奶茶妹數次,有時去吃東寧路吃滷味、去吃夫妻肺片、去府前路吃炒鱔魚麵、去健康路吃鴉片粉圓,吃遍府城小吃,也帶她看過電影。

  她就像鄰家女孩般清新可人,我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兩人算是純純的愛。好啦!我承認是我遜啦!在我認識奶茶妹之前,她早已名花有屬,男友是她學長,大她一屆,正在服役。

  每次與奶茶妹相約,很少聊兒女私情,很少跟她聊深入的話題,偶爾會跟她聊點課本上的專業知識,每次約她出去,大概就是吃飯、聊天居多,不曾超過十二點。

  我覺得奶茶妹應該蠻喜歡我的吧!因為每次邀約大多願意,可是我覺得她更愛她男友,由她口中所述,感受到她和男友感情頗為深厚。

 【出遊】

  在一個連假的機會裡,詢問奶茶妹有無工作,並邀請奶茶妹至墾丁遊玩,奶茶妹說要等確定她男友沒放假再說。連假前一星期,兩人一起吃飯,奶茶妹確定男友並無輪休,可以與我出遊,我提議二天一夜遊,住宿福華飯店,順便去四重溪洗溫泉。先前我從未讓奶茶妹超過十二點回家,今日竟然如此大膽邀約。

  奶茶妹一聽我的行程計劃,竟然一口答應,唉~~當下小弟只覺罪孽深重,奶茶妹對我如此信賴,一派天真無邪,毫無機心,小弟竟然有股邪惡的念頭,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來到春節連續假期,開車在成大附近接了奶茶妹,拿了一瓶嬌蘭的Shalimar香水送她。認識奶茶妹那麼久,從來沒看過她化妝,也沒聞過她用香水,再過幾個月她也要畢業了,「以後就業有需要用得著香水吧!」我這樣跟她說著,她也微笑收下。

  兩人一路來到了墾丁,天候尚早,轉進四重溪,隨便找了一家溫泉飯店,兩人一起泡『大眾池』。泡大眾池是沒什麼搞頭,純粹放鬆身心,促進血液循環。奶茶妹竟然是第一次泡溫泉,也難怪啦!奶茶妹前三分一人生,不是讀書、就是打工,鮮少有休閒娛樂,更是讓我興起要好好照顧她的念頭。

  出發前有提醒奶茶妹要記得帶泳裝,等到要進場泡溫泉時,才知道奶茶妹沒帶泳裝,我問她怎麼沒帶?她說她沒有泳裝。聽了有點心酸,於是帶著奶茶妹到泳裝部,買了一件連身式的泳衣。看著奶茶妹穿著泳裝的模樣,我忍不住多看幾眼,奶茶妹還會有一點不自在呢!

  泡著溫泉,汗珠一顆顆在奶茶妹鼻頭滲出,臉上也紅通通的,煞是好看。泡了一陣,奶茶妹說她受不了,不要亂想,是熱得受不了,兩人稍事休息,又泡了一會,收工離開。

  泡完溫泉,神清氣爽,一路上饑腸轆轆,加快速度來到墾丁。看!竟然還在往關山的交叉路口處,因為闖紅燈被攔下,有夠衰!奶茶妹還一直跟我對不起,我笑著說:「妳跟我道歉什麼啊?」奶茶妹說:「因為帶我到墾丁玩,所以才被開罰單。」我笑笑說:「沒關係啦!」心中對奶茶妹的心地善良更加印象深刻。

  來到福華飯店,check in房間,是海景雙大床的套房,裝潢當然沒有汽車旅館般的富麗堂皇,不過奶茶妹第一次住五星級旅館,也是東摸西摸,似乎頗感新奇。

  問她說之前來墾丁都住哪?奶茶妹說都是睡通舖,譬如睡青年活動中心或是墾丁牧場等等有的沒的,我心想:『嗯,妳說的那些地方,我以前學生時代也都住過。』不過既然有心出來玩了,多花點錢,住好一點也無所謂,錢財乃身外之物。

  放好隨身行李後,我和奶茶妹到另一飯店,凱薩的Buffet餐廳用餐,兩人吃得津津有味。吃完飯又到吧台區點了小酒喝,奶茶妹不喝酒只喝咖啡,隨著悠揚的樂曲伴奏,唉~~這不就是人間香格里拉嗎!

  離開凱薩,兩人又到墾丁大街上人擠人,所有的煩惱頓時拋到九霄雲外。兩人開心的逛著街,回到福華已經接近午夜,小弟又買了幾瓶冰涼啤酒帶進去飯店喝。

  進了房間,奶茶妹問我要睡哪一床,我說:「妳先選。」心裡面則說:『我要跟妳睡。』奶茶妹還問我誰要先洗澡?我則開玩笑的說:「可以一起洗嗎?」奶茶妹愣了一下,說:「你不是開玩笑吧?」我看情況不對,氣氛詭異,急忙打圓場,說:「跟妳開玩笑的啦!」

  待奶茶妹洗完澡,小弟定眼仔細看,不會吧?休閒長衣褲,看來還穿著內衣勒!我說:「妳要穿這樣睡嗎?會不會不舒服?」奶茶妹說還好,因為跟我同房睡,穿這樣比較習慣。喔,也對!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我如此調侃著自己。

  等我洗好澡,裹著浴巾走出浴室,看奶茶妹低頭不知道在寫些什麼東西,奶茶妹說是寫手紮,我直嚷嚷說要看,奶茶妹拗不過我,讓我看了其中幾篇。文筆不錯、感觸極深,果然是文學院的高材生。

  但她硬是不給我看其剛剛所寫,只願意給我看她自己篩選過的數篇,小弟硬是給她翻到剛剛所寫,奶茶妹急著過來搶,我邊閃邊看,奶茶妹心急得哭了,我很不好意思,趕緊把日記還給她,並跟她鄭重道歉,她也原諒我,破涕為笑。

  不過剛剛驚鴻一瞥,已經看到她今天日記的大概內容,大概是提到今天跟一個喜歡的人出來玩,很開心,希望可以常常這麼開心。少女情懷總是詩,讓我心裡充滿甜蜜。

  奶茶妹家境不好,生活蠻坎坷,父親臥病在床多年,母親在工廠做小工,她是長女,還有一個妹妹,雖然說讀到國立大學即將畢業,不過我也不曉得讀文學院能找到什麼工作,我蠻替奶茶妹未來的出路擔憂。



  晚上睡覺,開了小燈,小弟竟然以禮相待,不敢放肆,兩人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邊聊邊睡,聊了很多奶茶妹的遭遇。不知不覺,奶茶妹竟然哽咽起來,大概是想到自己的心事,又遇到今天如此開心,反差之下,不禁情緒激動起來。我起身拿了衛生紙,坐在奶茶妹床緣,遞給奶茶妹擦拭。

  等到奶茶妹心情稍稍平復,我去拿了啤酒喝,奶茶妹竟然跟我說了一句很怪異的話,她說她有男友,今天不能跟我睡,對不起!小弟一聽,又好笑又好氣,說她呆也不呆,說她聰明也不聰明,於是小弟靜靜地坐在床緣陪她聊天,直到她入睡,小弟則是藉酒消愁,輾轉難眠。也罷!君子不趁虛而入。

  隔天清晨,奶茶妹早早就起床,打開窗戶,海天一色,令人心曠神怡,奶茶妹還貼心地幫我下樓端了早餐,雖然很愛睏,吃完早餐後,還是捨睡陪奶茶妹,跑到墾丁國家公園散步。

  回到飯店,稍事休息後,又到一些知名觀光景點進香人擠人,開車回到台南已經晚上十點多,奶茶妹下車前說要親我一下,謝謝我帶她出來玩。這一吻真是令我五味雜陳,好一個爛漫無機心的女孩。

  漸漸地,我也結束了英語班課程,奶茶妹也在沒多久後畢業,畢業前我還帶她去火車站前的新光三越,買了一件名牌套裝送她。後來她離開台南回到新竹,在這之前,我連她的手都沒牽到。嗚……

  只要有心,每個人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寫這些帶有感情基礎的故事,感覺比較有意義,也比較感傷,有時寫著寫著,不禁眼淚氾濫,雖說英雄有淚不輕彈,可惜我並非英雄。有些故事從認識到結束,在短短數小時,或是數天內結束,就比較少著墨處,恰似飛鴻踏雪泥,船過水無痕,也懶得花心思描述。

  當感人的故事發展到一個階段,感情糾葛、盤根錯節在一起後,就不是瀟灑可以脫身,好比放風箏,當風箏還沒飛高,就把線放掉,風箏非但不會離開你的視線,反而會跌落在你跟前,讓你看了於心不忍,唯有讓風箏有能力隨風遠飆,遨翔天際時,那時你的心靈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當曾經愛過的女生,有機會找到一個好歸宿時,不但不會難過,反而內心充滿歡樂,這就是一種情感的轉換,因為風箏終於能放心去飛。

  很多故事不是一段接一段,而是會產生重疊。奶茶妹離開台南後,小弟偶爾北上也會約奶茶妹吃飯,送點小禮物給她,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感情無價啦!

  奶茶妹的穿著打扮,穿來穿去就是那兩條牛仔褲,那幾件T恤,穿運動鞋,雖然沒有變化,卻也清新脫俗,百看不厭。有時問起曾買給她的衣服怎麼沒看她穿過?她也不避諱的說她妹妹很喜歡,送給她妹妹穿了,當場小弟三條線。唉!古人說「愛屋及烏」,她決定就好。

  後來奶茶妹去修了教育學程,計劃參加國小教師甄選,她男友也退伍回到新竹。她男友是學工的,找到竹科的工作,我也沒再找過奶茶妹,她男友對她算不錯,而且對其家人也很照顧,彼此家裡都認同他們這一對,看來不會有太大的變數。

  不過說來奇怪,當談到其男友時,從奶茶妹的眼中,始終看到一股隱藏的淡淡憂傷,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總覺得奶茶妹顧家,為他人而活。她的男友也蠻大男人主義,有時脾氣上來,對奶茶妹兇幾下,奶茶妹總是逆來順受,這些都是我和奶茶妹交談中,自己感受出來的,奶茶妹從來沒在我面前抱怨過。

  我有時開導她,說她偶爾也要有自己的情緒,不要老是像個小媳婦一樣,奶茶妹也說她知道,不過說歸說,遇到委屈的事,我看奶茶妹也不敢吭聲。

              【愛在它鄉】

  後來因公務,我也短暫到美國紐約去工作,其間還是會偶爾打電話關心奶茶妹,奶茶妹家裡為了省錢也沒裝設網路,很少在MSN遇見她。奶茶妹修教育學程的同時,也在出版社工讀,或是偶爾客串當代課老師,或是兼差教書法或是國小作文,算是蠻溫順的一個女孩。

  有一天下午一點多上線看到奶茶妹的MSN帳號上線,也不敢亂敲,怕是她男友用她的帳號登入。後來奶茶妹主動敲了我,看看時間,台灣已經凌晨一點多了,奶茶妹怎麼還沒睡?

  我問她:「在忙嗎?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奶茶妹說她跑到網咖上網,我覺得事有蹊翹,奶茶妹從來不去網咖的,怎麼那麼晚還待在網咖做什麼?連忙說要打電話問個究竟。奶茶妹說先線上聊,奶茶妹線上說她男友不要她了,喜歡上其他的女生。

  我心裡想說:『很正常啊,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不過想歸想,我還是出言安慰她,她和男友都是初戀就在一起。我跟奶茶妹說:「妳男友怎麼說?」奶茶妹說,她男友說暫時先當朋友。我非但沒有落井下石,還安慰奶茶說:「妳不要難過啦!過一段日子妳男友就會回到妳身邊了,他只是一時迷惘。」

  我問奶茶妹:「妳愛她嗎?如果他回來,妳會原諒他嗎?」奶茶妹心中也沒定見。不過這件事情她男友掩飾得很好,奶茶妹和她男友家人都不知道這件事,奶茶妹還替她男友掩護圓謊,她男友也是會到家中找她,一起出門,真是情何以堪。

  唉!我常想,在這個世界上到底要做好人還是壞人?我心地善良,做壞人又不像,可是做好人又容易吃虧被欺負,於是我決定做一個心地善良的壞人,因為只有當過壞人才知道壞人心裡在想什麼,才能在適當的時機發揮致良知,用壞人的手段幫助需要幫助的好人。

  等到奶茶妹離開網咖,小弟撥了電話給她,電話中她哭哭啼啼,我則是心中不忍,頻頻安慰她,要她趕快回去。快樂會因他人的分享而加倍,悲傷則會因他人的共同承受而減化。

  跟奶茶妹說了好一陣,我的國際電話卡也警示快斷線,說要開張新卡,奶茶妹的手機也快沒電,於是作罷。掛掉電話前,我告訴奶茶妹:「不要難過,再怎麼樣,還有我會關心妳、照顧妳。」

  後來奶茶妹的男友和她關係陷入冷戰,其男友家人也知道這件事,極力反對其男友另結新歡,早把奶茶妹當做內定的唯一。其男友還小孩子氣,責難奶茶妹打小報告,處處給她難堪。唉!清官難斷家務事,旁觀者如我,也莫可奈何。

  我看奶茶妹感情生活水深火熱,其男友對她也愛理不理,簡直是吃定她,呼之即來、揮之則去,實在很替奶茶妹惋惜。我告訴奶茶妹說:「妳要不要來美國找我?當作散心吧!」我知道奶茶妹這輩子沒什麼大志向,出國玩竟是她當時唯一的願望。

  奶茶妹問說要去幾天?我說:「至少一個禮拜比較充裕吧!」幾次的邀約,奶茶妹考慮再三,也鼓起勇氣說要來找我,唯一的障礙是沒有錢。永遠看奶茶妹都是那麼窮,永遠賺的錢都不夠,從來沒收過她的禮物,頂多是親手做的卡片,唉~~誠意無價。

  這時濫好人又出現了,不是別人,就是我!找了台灣的朋友幫她買機票,帶她去辦美簽,可謂仁至義盡,嗚!奶茶妹多出現幾個,肯定破產。

  等到美簽順利下來,也買好機票,奶茶妹終於飛來找我,還記得那時是幫奶茶妹買Continental航空,由台灣經日本東京直飛紐約JFK甘迺迪國際機場,而台灣飛日本則是由JAJ航空接駁。

  由於是奶茶妹第一次搭飛機,臨行前特地囑咐她要怎麼轉機,還提醒她要記得帶禦寒衣物,紐約此時很冷,已進入冬季,也給了她我在美國的手機。

  奶茶妹抵達紐約的時間是晚上,我一收工就開著車直奔機場接機,看到奶茶妹的身影遠遠從閘道彼端向我走了過來,我的心也不自覺悸動起來。距離她男友退伍,最後一次見她已闊別快兩年,恍若隔世,那種感覺好像歷經了戰亂,我倆還能相逢,氣氛是歡樂中帶著些許的感傷。

  奶茶妹在等待通關的同時,也東張西望看到了我正向她揮手,她喜孜孜的一直看著我,當奶茶妹步出閘門,我也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奶茶妹的手,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奶茶妹沒帶太多行李,只有一個簡單的隨機行李,我拉著奶茶妹的手,一路走出機場大廳,奶茶妹也不掙脫,很自然地讓我牽著,一路幸福地走著。

  回到單身宿舍,兩三個要好同事藉機過來找我哈啦,想看看奶茶妹的樣子,離去前,還用邪惡的笑容對我示意。小白快散,不要意淫啦!我知道你們茹素很久。

  趕走小白,我問奶茶妹有吃晚餐嗎?原來她在飛機上吃過了,拿了盥洗用具及浴巾給奶茶妹,飛行了二十幾個小時,讓她洗個澡放輕鬆,看她嘴唇乾澀,也拿了一瓶護唇膏給她。

  奶茶妹洗完澡後,用我的電話打回家報平安,原來奶茶妹是打給她妹妹,只有她妹才知道她到紐約,她家人並不知情,以為她跟同學去東部玩。奶茶妹也有把我的手機號碼給她妹妹,以備不時之需,可以跟她連絡。

  當晚我帶她到24小時的Wall Mart逛了一下下,也幫她買了一件比較輕巧的雪衣。奶茶妹初來乍到,什麼都覺得很新鮮,一路上問個不停,那時已下了好幾場雪,路上儘是積雪皚皚,奶茶妹第一次看到雪,頗為興奮,還直說有一次寒流來襲,特地跑到合歡山,不過水氣不足沒下雪。我跟奶茶妹說:「妳有機會看到的,最近可能會有冷氣團報到。」奶茶妹則是一臉興奮,不開心的陰霾一掃而空,隨之期待起來。

  回家途中,又到了Dunkin’ Donuts買了甜甜圈當明天早餐。兩人回到宿舍,隔天是星期五,我還有事要忙,告訴奶茶妹屋內一些電氣用品使用方法,並開心地陪她聊了一陣,我就催促奶茶妹上床睡覺,也把房間讓給她,自己則是鋪床睡在客廳地毯上。奶茶妹因為時差的關係,翻來覆去睡不著,正常現象,等我睡醒才知奶茶妹一夜沒睡,並在我的房間用我電腦上網打發時間到天亮。

  奶茶妹看我睡醒,貼心說要幫我煮咖啡,嘿!奶茶妹可是有練過的喔!煮的義式咖啡還真香,做的早點也好吃。交代奶茶妹留在屋內等我,因為她人生地不熟,語言不精,無處可去,我也頗感抱歉,希望可以多點時間帶奶茶妹出去玩,才不虛此行。

  那天早上我急忙把工作搞定,想說奶茶妹在家裡一定無聊透了,電視也看不懂。回到家一看,他媽的隆冬,奶茶妹把家裡地毯吸過一遍,浴室和小廚房也擦拭得亮晶晶,習慣堆積一個禮拜才用洗衣機洗的衣服,也用手幫我全部洗乾淨,客廳也整理得井井有序,哇!太讚了,這是台灣『阿信』的翻版嗎?我一再向奶茶妹道謝,奶茶妹則說她習慣這些工作,真是加分。

  當天下午,我就帶著奶茶妹進城去,途中在漢堡王吃了中餐,我問奶茶妹累不累?昨夜一晚沒睡,奶茶妹雖有倦容,卻直說不累。進了紐約市,先不跟奶茶妹說要去哪,搭著地鐵,東繞西繞,按圖索驥,小弟也是路癡啊,只要不迷路到布魯克林區,被黑人搶劫就偷笑了。

  出了路口,嗯!有聞到海風的味道,奶茶妹突然驚喜的叫出來:「往左看,哇!那不是在電視上才看得到的自由女神像嗎?」奶茶妹一臉興奮,一路雀躍。

  我們來到渡船口,買了兩張票,搭船前往自由女神像所在小島,也參觀愛莉絲島,愛莉絲島就是以前歐洲或英國人移民美國的海關,有一部電影叫做《海上鋼琴師》,就是停靠愛莉絲島。

  從自由女神像腳下往曼哈頓市區看,可以看到高樓大廈櫛比鱗次,那時世貿大樓還沒倒塌,奶茶妹也拍照留念,興奮之情,溢於言表。離開自由女神像的觀光景點,我帶著奶茶妹一路摸索,好像劉姥姥進大觀園探險般。

  其實我很少到市區逛,摸索到了中央公園,找到了『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大廳進去是埃及廳,氣氛怪陰森的。還有中國區,有唐三彩耶,媽的!一定是八國聯軍時,火燒圓明園偷搶回去的,當下就想來個物歸原主,算了!身在番邦,不要冒險,於是小弟放棄了愛國心。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看到高更的自畫像,還有塞尚、莫內的名畫,很多都是歷史課本才看得到,現在就近在咫呎。部份名畫也沒用透明罩,封鎖線又拉得近,連講話口水都有可能噴到,我猜沒封起來的可能是膺品,真品可能外出巡迴或是收起來吧!雖然博物館規定不能拍照,還是有人偷拍。

  逛了好一陣子,奶茶妹津津有味,我則是興緻缺缺。好不容易逛完大都會博物館,我倆又來到第五大道,整條街都是名牌旗艦店,大都是匆匆走過,太奢華了,奶茶妹對名牌也沒什麼概念。

  後來晚餐則是跑到法拉盛的中國城吃港式飲茶,途中路過賣珍珠奶茶的『小歇』,我取笑奶茶妹說:「妳可以來這裡賣珍珠奶茶。」花了台幣一百多塊買了一杯波霸奶茶,兩人齊聲搖頭,真難吃,還是奶茶妹店裡煮的粉圓好吃多了。

  吃了晚餐,趁早搭車返回住處,奶茶妹則因時差的關係,加上一天走馬看花也累了,頭斜靠在我肩膀上打瞌睡,我則是努力保持奶茶妹的清醒,一定要她撐到午夜才准她睡,這樣時差才容易調整過來。看著奶茶妹秀麗的臉龐,我也不禁醺醺然,奇怪!明明剛剛沒喝酒,怎麼醉了?

  兩人相處就如磁鐵的兩極,擺對位置,會越拉越近,越拉越緊;擺錯位置則會互相排擠,越來越遠。當天晚上奶茶妹也累壞了,回到住處,稍事打理,奶茶妹就呼呼大睡。

  隔天中午又進城去看了一齣歌劇,鬼吼鬼叫的,好像是有關吉普賽民族的故事,其實我是開場睡到結尾,奶茶妹倒是蠻有心看,離開劇院還跟我討論劇情,我則是一問三不知。

  晚上又買門票,跑到帝國大廈頂樓搞浪漫,奶茶妹忡忡地望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還問我台灣是哪一邊?我說:「地球是圓的,兩邊都可以回台灣。」我問:「妳有看過《西雅圖夜未眠》嗎?湯姆漢克和梅格萊恩就是在這裡第一次見面。」奶茶妹點了點頭。

  這裡的催情指數直達一萬,我從背後抱著奶茶妹,頭靠在她肩膀上,兩人竊竊私語,偶爾傳來幾聲嬌笑聲,這種浪漫,沒有親身體驗,非筆墨可以形容。

  一個人活在世界上,滄海之一粟、如白駒過隙,一輩子花掉的錢對某些人來說,或許不到賺的一半,甚至五分之一都不到,百年後則歸於一圮黃土,如有機會在有限的時間裡,讓自己愛的人或愛自己的人快樂,我想是值得。

  那晚回到租屋處,奶茶妹洗完澡進房間,頭髮還沒吹乾,興奮的衝出來,對我說:「大好人,你看窗外!」不用懷疑,奶茶妹就是習慣叫我『大好人』,我走向落地窗,掀起窗簾一角往外看,天空正緩緩飄下白雪,一片靜寂。

  我叫奶茶妹趕快把頭髮吹乾,等一下下樓玩雪。等奶茶妹吹乾頭髮,我帶奶茶妹到樓下草坪處,下雪的時候反而比較不冷,水汽凝化為雪花,要放出一定熱量,這就使下雪前及下雪時的天氣並不很冷,融雪時反而比較冷。

  我穿了一件長袖T恤就帶奶茶妹下樓,第一次看到雪花的奶茶妹興奮異常,不一會,整個頭髮和身體已覆蓋上一層薄薄的雪花。待了一陣,我幫奶茶妹把身上的雪花撥落,上樓回房間。

  回到房間後,奶茶妹體貼的說要幫我按摩,我躺在客廳地毯的被單上,打開落地窗的窗簾,把室內燈光調暗,萬籟俱靜,只見窗外白雪紛飛,寂靜中有一種淡泊名利的感覺,此時此刻好像隱士生活。氣氛正佳,起身打開冰箱,幫奶茶妹到了一杯純品康納柳橙汁,我則拿出一瓶啤酒,在美國有一個好處,啤酒比可樂便宜,也比礦泉水便宜。

  奶茶妹細心的幫我東捏西捏,還問我舒不舒服?我也回應奶茶妹,兩人胡亂瞎搞,搞到最後兩人竟然衣不蔽體終而全身赤裸,玩起荒堂的遊戲,連舌頭也派上用場。最特別的是要奶茶妹趴在落地窗上,採用電影裡誇張的臨檢方式,雙腳分開、屁股翹起,由背後任我搜索。

  面對著窗外的皚皚飄雪,室內則是春色無邊,藍田玉暖日升煙,好強烈的對比,這才是無怨的青春,才是了無遺憾。直到緊要關頭,我說:「且慢,待我入房取出金縷衣。」奶茶妹問:「你怎麼有?」我說:「預防萬一啊!」結果『大好人』的稱號,奶茶妹改口叫『大壞蛋』,真的毀了。

  隔天特地請假,陪奶茶妹到處遊山玩水,帶她到Outlet買了許多名牌的衣服讓她帶回台灣,我承認後來好幾個月都要勒緊褲帶,但是心甘情願,絕對不是被仙人跳,可惜那時沒王建民,不然一定帶奶茶妹去幫王建民加油。

  我也帶奶茶妹到漂亮的Vermont州觀光兼滑雪,那裡是美國冬季奧運隊的訓練場地,也有一個Outlet,一條Burberry的喀什米爾圍巾賣三千多塊台幣,比台灣百貨公司便宜很多,Levis牛仔褲也只有台灣一半價格不到,我只知道最後
還買了一個行李箱,讓奶茶妹裝回台灣。

  其中也有帶奶茶妹去買「維多利亞的秘密」(有名的內衣專賣店),奶茶妹也挑了好幾件,回到家也都一一試穿給我看,包括奶茶妹生平第一次穿性感丁字褲,真是眼福不淺。那幾天大概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連續時光之一,奶茶妹與我完全打破隔閡,像一對婚前禁慾、新婚放縱的夫妻,樣樣新鮮、樣樣嘗試。

  美好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離別之日來到,奶茶妹終須要回去工作、照顧家人了,我也留不住。在機場大廳,奶茶妹緊緊摟著我,淚滴沾濕了我的胸膛,奶茶妹叫我回台灣後,要到新竹帶她走,有時我聽到A-Ha合唱團的《Take OnMe》,就想到當時奶茶妹叫我要帶她走的場景。

               【相聚】
  
  結束短暫的國外駐點工作,回到台灣已經是好幾個月後的事,而奶茶妹也回到她男友的身邊,男友向她認錯,保證一輩子會好好愛她。通常這種話,聽一聽就算了,不過勸合不勸離,無意潑奶茶妹冷水,只告訴奶茶妹對於感情的事不要放太多心思,多為自己而活,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

  來到奶茶妹的生日,一過午夜十二點,本想打電話跟奶茶妹恭賀,礙於她可能正跟男友在一起,於是作罷,結果反而是奶茶妹傳了簡訊給我。大概是這樣寫的:「大好人,我是奶茶妹,今天我生日,但你不能陪我吹蠟燭、切蛋糕,你的份我幫你吃掉了,我有幫你許一個願喔!」讓我看了很感動,奶茶妹也有搞笑兼感性的一面。

  後來在線上遇到奶茶妹,問她最近在新竹的小學實習情況如何?她是讀學士後師資班,修完學程還要實習,跟她聊起好久不見,找一天吃飯聚聚如何?奶茶妹說好啊!跟我約好她返校輔導的日子是否OK?她的教育學程是在台中修的,我則暫且跟她約下,若有變故再告訴她。

  奶茶妹也新奇的跟我說:「你知道部落格嗎?」我說:「當然知道啊!」奶茶妹說她有申請部落格,裡面有她的心情記事,還有過去她寫過的文章,我則把她的部落格加入我的最愛。

  那天奶茶妹下線後,我花了好幾個小時,把她的部落格仔細翻閱了一遍,成
立了好一段時間,累積參訪人數少得可憐,大概只有她自己在上吧!裡面都是文
章,照片沒半張,內容倒也豐富,看來看去,都沒寫到我,不甘心!再看一次,
還是沒有,算了!裡面都是一些散文、手紮,沒有寫到奶茶妹的內心世界或是週
遭生活記事,別看奶茶妹呆呆的,她不容易向人傾吐心事,總是逆來順受。

  我靈機一動,竟然想偷登入奶茶妹的帳號,打入她的部落格帳號,想想密碼是多少呢?奶茶妹呆呆的,一定是用最好記的生日,打入她的西元生日八碼,不對!她男友的嗎?可惜我不知道,打入我的看看好了~~耍白癡的舉動。

  「叮咚」,不會吧!這不是電影裡的情節嗎?奶茶妹還真的用我的生日當密
碼,我心中有股莫名的壓力油然而生。不過用我的也對,不然用她自己或她男友
的,她男友不都知道嗎?萬一她男友像我這麼無聊,偷登入奶茶妹帳號密碼,想
偷看收件匣,不就沒秘密?

  偷看了奶茶妹的隱藏文章(用奶茶妹帳號登入才能看到),對於奶茶妹的內
心世界,更是覺得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得我有點喘不過氣,我第一次感覺到,奶茶
妹似乎愛我比愛她男友多。

  來到跟奶茶妹約定的時間,在7-11找到了奶茶妹,見鬼了!綁了一根辮
子翹得老高,搞怪新造型喔?如果畫上凍傷妝,一定粉可愛。奶茶妹對我吐吐舌
頭扮鬼臉。

  中午帶著奶茶妹到精明商圈吃中飯,奶茶妹說,下午學校還有輔導課程,她
是請假落跑的,我問奶茶妹:「妳不是要參加國小教師甄選嗎?會不會很黑暗?
是不是都內定?要不要送紅包?現在流浪教師很多耶,好像不大好考。」奶茶妹
笑說:「看運氣啦!」

  奶茶妹真是辛苦,想我那個時候,大學聯考分數要填師大或師院不難,很多
同學還不想讀師範體系,那時畢業就有得分發,根本不用甄選,沒想到當初分數
夠卻放棄填師院的人,大學畢業後想藉由修教育學程,進而參加甄選獲得教職的
人還不少,早知道當初就填師院,不就得了?人生真是難以預測。

  兩人在路上走著走著,問奶茶妹想吃什麼?奶茶妹也沒定見,我問奶茶妹:
「上次帶回去那些衣服好看、好穿嗎?不會又送妳妹吧!」她說:「好看,不過
不常穿。」想我上次買的衣服雖然不是CHANEL、PRADA,等超級名牌(超級名牌
我也買不起),好歹也是一些像BURBERRY、DKNY等等有知名度的品牌。

  奶茶妹說話很有趣,她說穿那些,別人問她哪買的,她回答不出來,而且她
以前也沒買過那些牌子的衣服,都是在Hang Ten等平價店、或是在夜市買,我想
可能是怕她男友知道吧!這可樂了她妹妹,不知道她妹妹有沒有像奶茶妹那麼清
秀、那麼有氣質?看來我有必要認識她妹,收了我那麼多好處。玩笑話。

  信步走到一家義大利麵餐廳,我說:「去吃義大利麵好嗎?」奶茶妹點了點
頭。上到二樓,環境還算幽靜,東西也算好吃,奶茶妹從破舊包包裡神秘兮兮地
拿出一包塑膠袋裝巧克力,說要送我。天啊!差點熱淚盈眶,奶茶妹竟然送我巧
克力吃!

  拆開巧克力袋子,也不知是什麼牌子,一顆圓圓黑黑的,純黑巧克力加入松露口味,上面淋上一層薄薄的楓糖,口感不錯。奶茶妹叫我嘴巴張開,拿了一顆塞進我的嘴巴,她自己也吃了一顆,接著把整包巧克力收進包包。這……這……
不是要送我巧克力嗎?怎麼不是一包,只吃一顆?

  奶茶妹說:「巧克力很貴,一天只准吃一顆。」我心想:『大姐,妳嘛幫幫
忙,以前送妳GODIVA吃免驚,那個不貴喔!』不過我知道奶茶妹在跟我開玩笑,
大概想說吃飯前不要吃太多甜食,以免吃不下飯。不過當天我真的只吃到那顆,
倒也是事實。

  席間,互訴別來情衷,問起奶茶妹父親情況,還是一樣定時洗腎,幸好洗腎
有健保補助,問她原因,好像是務農時接觸得太多農藥,還是亂服用太多不明補
藥,導致尿毒,總之她父親身體蠻虛弱,不能勞動。她媽都是到處做臨時工,按
日計酬;她妹妹讀私立大學,學費也不便宜,雖然她妹也有打工,不過加上生活
費,總是難以自立自足,還是要奶茶妹幫忙;而她男友也蠻照顧她家。

  唉!為什麼我不是郭台銘呢?開張一千萬的支票送奶茶妹不就得了!但俗語
說「救急不救窮」,我也使不上力。

  吃完飯,奶茶妹竟然拿著帳單說要請客,嘿!奶茶妹出社會一段時間,似乎
比較世故。我搶過要付,奶茶妹執意要付,好吧!也沒多少錢,成全她吧!

  吝嗇跟慷慨和貧窮或富有無關,有的人因為很吝嗇才變富有,有的人因為很
慷慨才導致貧窮,因為守不住錢,吝嗇與慷慨和一個人有沒有錢並不相關。我感
覺奶茶妹其實蠻善良、不自私,這也是我喜歡她的內在原因之一,雖然有時覺得
奶茶妹太省儉,不過也是因為她有經濟責任,不得不如此。

  吃完飯,本來想開車去新社薰衣草森林喝下午茶,奶茶妹嫌路途遙遠,因而
作罷,於是在精明商圈閒逛。過去感覺跟奶茶妹在一起的時候,很少人打電話給
她,朋友似乎是少得可憐,上次奶茶妹來找我玩,看她上MSN,聯絡人也不超
過十個,奶茶妹是不是因為都忙著打工,所以跟同學很少社交活動?

  而今天奶茶妹連接了好幾通不同人的電話,聽奶茶妹講話的口氣跟內容,應
該不是男朋友,而是其他男生。我虧她:「是誰啊?」奶茶妹說是實習學校的同
事有事找她,還有師資班的同班同學,關心她怎麼下午沒去上輔導課。

  詢問這兩個男生與奶茶妹的互動,我鐵口直斷說:「那兩個男生都很喜歡妳
耶,他們有跟妳表白嗎?」奶茶妹笑笑說:「沒有啦!他們知道我有男友。」

  我說:「有男友有什麼關係?妳有選擇男友的權利,他們有喜歡妳的自由,
我們現在還不是一起出來玩?」奶茶妹說:「你不一樣。」我問說哪裡不一樣?
奶茶妹也說不上來,只說因為我是大好人,所以不一樣,還說不然以後不要跟我
出來。我戳了戳她肚子,說:「妳敢!」兩人鬧成一團。

  兩人又跑到中港路上新光三越,本想看電影,不過沒有特別感興趣的電影,
於是就在百貨公司內壓地板閒晃。我和奶茶妹之間的身體接觸,都是當時在國外
才有,在這裡我們只是好朋友罷了,萬一被熟人看到,想賴都賴不掉。奶茶妹還
開玩笑跟我說,萬一被她男友知道跟我約會而翻臉,我要負責照顧她。

  今天一看到奶茶妹,我就一直心神不寧,老想著跟她纏綿的回憶,眼神不知
道把奶茶妹的衣服脫了幾百遍,不過就是不去聊色,真是非人哉。

  出了百貨公司,我跟奶茶妹說:「很懷念當時的感覺,可不可以……」真的
難以啟齒。說來奇怪,我對其他女生還蠻會LDS,遇到奶茶妹,尤其是這檔子
事,真的支支吾吾、欲言又止,好像奶茶妹是心目中的女神,亂說話會褻瀆她,
應該是說我太在意她。

  奶茶妹說:「大好人,你又想當大壞蛋了喔?」說得我滿臉通紅,尷尬地對
她說:「可以嗎?」奶茶妹說:「你決定就好,如果你真的很想的話。」我問:
「那妳想嗎?」奶茶妹沒有回答,只說我決定就好。

  我開車和奶茶妹在附近晃了一下,找到一間汽車旅館,以前奶茶妹跟我說沒
來過這種地方,那次我又問她:「男友帶妳到過汽車旅館嗎?」奶茶妹說沒有,
我問說:「你們愛愛都去哪啊?都去男友家嗎?」奶茶妹裝作沒聽到我的話,我
也就不再白目。

  房間雖不算太高級,不過按摩浴缸、蒸汽室都一應俱全,至於八爪椅?沒印
象,好像沒有。

  哇!樸素衣服下面,內衣褲是當初買的「維多利亞的秘密」,兩人邊吻邊幫
對方脫掉了所有衣服。逛了一天,滿身的汗臭味,也等不及刷牙、洗臉、沖澡,
迫不及待就來了一次,又一起到按摩浴缸內泡澡談心,回到床上再度纏綿悱惻。

  想到奶茶妹回去就是別人的,更是激起我的忌妒心,有招使到無招。別看奶
茶妹貌似清純,一旦混熟,在閨房內可是千嬌百媚,尤其那索魂的叫聲,壓根就
難以想像是從奶茶妹身上發出。我不禁想,奶茶妹平常的生活壓力一定很大,一
定極度壓抑自己,所以在神遊放蕩之際,才如此放縱解脫。嗯!我心裡想著,一
定是這樣。

  時間也沒耗完,因奶茶妹要準時回家,就離開汽車旅館載奶茶妹去坐火車,
也沒時間吃晚餐,隨便讓奶茶妹在路上買了餐點帶著。在車上,我一路握著奶茶
妹的手,直到快下車,停在路旁,奶茶妹雙手環抱著我的腰,身體整個傾斜靠在
我身上,說她不想下車。

  我說:「不然載妳回新竹,那麼我們可以多一點相聚的時間。」奶茶妹搖搖
頭,靜靜地依偎在我的身上。她又問我同樣的話,問我何時要帶她走?我則沉默
不語,輕柔地撫摸她的背,最後在親吻下,奶茶妹下了車,消失在我的視線內。
              【放手飛翔】

  記得大學時,隔壁的室友很喜歡玩史克威爾的《太空戰士》系列,當天一發
售,當天一定要買到手,一片正版遊戲片要兩千塊以上,以窮學生的消費水準來
說,算奢侈了。

  我問室友:「盜版片什麼時候出?」室友說正版片發售後隔天就有盜版片,
而盜版片只需要一百塊,就算兩片裝也才兩百塊,他偏偏就要在當天買到,我想
這是執迷吧!也是他對喜愛事物的一種堅持。

  以前大陸的朋友會託我買他喜愛的台灣歌手專輯,要我帶去給他,我常跟他
說:「一片CD三、四百塊,沒必要,盜版才一百。」朋友反而有點生氣回我:
「不行買盜版!那不尊重我喜愛的歌手。」有些人在適當的時候會對某些事物有
所堅持,這就是一種執著。

  史克威爾可以因為發售《太空戰士》而讓公司股價應聲上漲,遊戲魅力的確偉大,我也玩過《太空戰士》,當我玩十代的《Final Fantasy》,劇中的女主角Yuna讓我想起奶茶妹,奶茶妹有無法逃避的責任,恍如《太十》Yuna的角色般,很多事情並不能隨心所欲,無法追逐自己想要的事物,反而處處受命運引曳牽絆。

  我和奶茶妹乍看似乎在相同空間,等到兩人試圖擁抱在一起時才驚覺,一切都是命運捉弄,表像意念無法捕捉住真實軀體。

  曾有一次,奶茶妹跟我說,如果她要結婚了,我會怎樣?我答道:「不會怎樣,我會祝福妳。人生在世如鴻爪泥印不留痕跡,認識一天和認識十年對宇宙的歷程來說,不會有太大差別,重點是當下有沒有認真對待,如果有,哪怕只是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分,都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

  有一天,奶茶妹也老大不小真的跟我說,她要結婚了,結婚對象是她同校同事,我嚴肅跟她說:「不要離開我,我想帶妳走,和妳一起生活。」她卻說太遲了,還笑嘻嘻的對我說,這個節骨眼別再鬧了,世界上有比我更需要她的男生,還說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說要寄喜帖給我。我開玩笑說:「不用了,怕觸景傷情。」

  當天晚上,也不特別難過,只是覺得有點惆悵,喝了快一整瓶紅酒,還撥了1995生命線,不是想不開想自殺,只是想找一個不認識的人傾吐心聲。

  奶茶妹歸寧那天,我有意無意選擇那天北上處理公事,潛意識裡不知想些什麼,我只知道,車子開著開著,竟經過奶茶妹三合院的老家,雖然她家跟我目的地天差地遠。

  宴客在她家的庭院舉行,入口放了一張奶茶妹和她先生的甜密結婚照,我開車經過,奶茶妹照片中幸福洋溢。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跟著飄揚起來,算是替奶茶妹開心吧!我這個不速之客並沒有下車停留,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奶茶妹,雖然只是照片。

  直到如今,再也沒在線上遇過奶茶妹,也沒有任何電話連絡,不過偶爾還是會偷偷到奶茶妹班級網頁看看有沒有她的近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