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歲的熟女

下班時間到了,筱文很快的收拾好辦公桌,跟平常一樣,一刻也不耽擱的準時下班。

她三十五歲,皮膚白淨,身材嬌小,雖然上圍普通,但臀部卻圓翹性感,一雙大眼配上甜美的笑容,總是讓初識者猜不到她的實際年齡。

多年來筱文一直扮演著賢妻良母的角色,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假日與先生帶小孩出門走走,在外人眼中始終是一副幸福恩愛的模樣,然而在她內心深處,卻有著一份不足為外人道的痛苦與無奈。

那就是多年來與先生一直過著無性的生活,她從不曾享有做為一個女人的快樂,每當讀到報章雜有關性高潮的描述,總是讓她格外好奇,但來自公教家庭的她,從小接受父母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觀念,她覺得她的一生大概就得這樣沒有感覺、沒有快樂的過下去。

相較於筱文的規矩,昌哲便顯得相當的另類,不喜一成不變,總是在談笑間就把公事處理完畢,高大帥氣的外表,加上幽默風趣的談吐,在才來報到的一個禮拜內就已風靡全公司,尤其眾家姐妹一有機會就黏在他身邊講話。

筱文與昌哲的位置就在隔壁,說話的機會也多,但已婚的身份,使她總是適度的保持距離,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天上班看到昌哲,已成為筱文內心的期待。

有一回昌哲出國洽公一個月,筱文竟覺得度日如年。

昌哲回國後,用他一貫輕鬆幽默的語氣問筱文:「我不在有沒有想我呀?」

筱文回說:「很多人想,但我不想!」昌哲說:「別這樣嘛!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那天有空吃個飯吧!」

筱文說:「不行,跟你吃飯會有麻煩。」「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從那天以後,筱文看昌哲的眼神帶著溫柔,而且不知怎的,有時甚且會將目光飄向昌哲的下體,想像他應該會有特別的能力,但那是什麼滋味呢?而昌哲則會望著筱文,尤其愛看筱文圓翹的臀部,有時看著看著棒棒便硬了起來。

有一天,筱文依然準時下班,當把車開出停車場時,昌哲竟等在一邊,筱文開過去搖下車窗,昌哲不發一語,只是盯著筱文並將手伸向她,筱文心猛烈的跳著,然後把手給了昌哲,兩人就這樣十指交握著……

筱文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一路上腦子一片空白,心跳急速,但她知道,從此刻開始她已然不同。

過了一個禮拜,有天中午公司提前下班,昌哲先行離去。

筱文打電話給他:「有空嗎?找個地方聊聊吧!」

「去那?」「你說呢?」「嗯……」

「去你那好了,自在點,又不用花錢。」

「好!」

二十分鐘後筱文站在昌哲家樓下,按了電鈴,鐵門應聲而開,搭電梯上了五樓,昌哲穿著背心汗衫、四角短褲開了門,一進門,昌哲便將筱文圈抱起來,筱文害羞的推開,其實在來之前,筱文便已設想了各種狀況,因此有著不安,一直以來的貞節觀念仍束縛著她,但對性愛的暇想與渴望,使她拋開了一切。

筱文促的坐在沙發上,雖然已盡可能的表現自在,但緊張仍寫在臉上,昌哲開了電視,然後說:「輕鬆點,用你最舒服的姿勢。」

接著便坐在筱文身邊,手慢慢的圈上筱文的肩,輕柔的摸著,這時下體已經有了反應,大肉棒將短褲高高的頂起,昌哲飢渴的吻向筱文,舌頭頂開筱文的唇往內探索,手解開胸,撫按隆起的胸部。

筱文撐著一絲尚存的理智,掙扎的說:「不行!不可以!」

昌哲低頭含住筱文的乳頭,舔逗著,一陣酥麻的感覺已讓筱文無法思考。

昌哲的手繼續下移,摸向筱文已經濕透的底褲將它拉下。「啊!不可以。」

不理會筱文的抗拒,昌哲將筱文的衣物全部除去,俯視筱文的陰部,只見濃密的陰毛整齊包覆著陰唇,昌哲由衷的說:「你下面好美哦!」

「哎呀!不要看。」撥開陰唇,筱文的騷穴竟還保有如少女般的粉嫩。

昌哲用手撥弄陰唇,或快或慢的摩擦著陰核,偶爾將手指插入騷穴。

筱文的下面不斷泛著淫水,酥麻的感覺讓她不自主的將腿夾緊。

「我要進去了。」

「啊!不要。」筱文仍在做最後的掙扎。昌哲打開筱文的腿,握著大肉棒對著騷穴一鋌而入。



「啊!」筱文臉上呈現痛苦的表情。昌哲憐惜的問:「會痛嗎?」

「嗯,你那個好大!」「我動輕一點。」

慢慢的抽插,筱文的疼痛漸去,隨之而來的卻是難以言喻的舒服。

「啊……啊……啊……」

「舒服嗎?」「嗯!啊……啊……」

昌哲加快了動作,同時也變換著花樣,有時大肉棒抽出不急著進去,只在穴口打轉,再突然一頂而入,或是插入後讓肉棒在騷穴裡轉著、磨著,隨著昌哲的動作,筱文開始大聲的喘息、呻吟……

昌哲沒有想到,已婚的筱文騷穴竟如處女般緊實,龜頭被緊緊的包覆,每一次的抽插都有著無比的暢快。

一陣急速的動作,筱文覺得自己仿如被拋向天際,舒服的不知如何是好,而昌哲也在此刻,將多日來的飢渴一頃而洩。

躺在床上,兩人互相愛撫著。

「你不是已經結婚,還有小孩,為什麼卻像沒經驗?」

「結了婚才知道先生不喜歡這事,剛開始為了生小孩,勉強做了幾次,後來他要我去做人工受孕,從此便不再碰我。」

「剛才舒服嗎?」「好舒服,我現在終於知道什麼是高潮。」

筱文身子貼著昌哲寬厚的胸膛,讓剛才的餘韻持續熨燙著她的心。

星期天早上,雖然天已大亮,昌哲仍賴在床上不想起來,但手機鈴聲卻一直響著,讓他不得不接。

「是誰啊?這麼一大早!」心裡犯著嘀咕。

「喂,是我,你還在睡啊?對不起吵醒你,我剛買了菜,多帶了一份水果想拿去給你。」

一聽到筱文的聲音,昌哲的怨氣立刻消了,馬上回說:「好啊!」

一直以來昌哲在家總是一絲不掛,他就是喜歡那份無拘無束的自在,起身梳洗完畢,坐在床上等著筱文,門鈴響了。

突見全身赤裸的昌哲,筱文嚇了一跳,即使已經有了肌膚之親,她仍不習慣直視昌哲的身體,因此放下水果後便說:「你吃,我要回去了。」

「這麼快,不幹一下?」昌哲坐在床上,一根大肉棒直對著筱文。

筱文紅著臉說:「不要,來不及了,得趕回去。」「真的不要?」

筱文不禁抬頭看著肉棒,下身有了奇異的感覺。

她難以抗拒的走了過去,昌哲拉她坐下,身子順勢將她壓倒在床上,唇熱烈的吻了上去,筱文立刻回吻,兩人的舌頭交纏著,昌哲解開筱文上衣,把胸罩扯下,手大力撫弄著酥胸,舌頭接著挑逗那兩顆小巧的櫻桃。

「啊!」酥麻的感覺又開始侵襲筱文的全身。

昌哲的手向下,隔著小褲摳摸著騷穴,筱文的火已完全被撩撥起來。

「我要……幹我!」「你真的要?」昌哲使壞逗著筱文。

「受不了了,快幹我!」

昌哲握著已經硬的發燙的肉棒,拉下小褲對著騷穴一插而入。

「啊!」筱文輕叫一聲,大肉棒把騷穴塞的滿滿的,這樣充實的感覺,這幾天以來不斷纏繞在腦際,有時竟想的無法入睡,只覺胸口有把火不斷在燒著。

昌哲的動作快了起來。

「啊……啊……好舒服……」

「幹死你!好不好?」

「好,幹死我!啊……啊……啊……」

兩個肉體交纏著,使盡全身力氣釋放、燃燒蓄積已久的火。

筱文衣櫥的內容有了變化,蕾絲花邊的胸罩、丁字褲、緊身的上衣、貼身窄裙,一個屬於女人的綽約韻致,逐漸呈現在她臉上、身上。

有天筱文休假在家,正睡著午覺,電話響了。

「喂,是我,老闆要我去美國在台協會幫他拿護照,有沒有空一塊去?」

「好,我整理一下。」

「穿上你最短的褲子,上衣打開三個子,不要穿內衣、內褲。」

「啊?我不敢!」

「不這樣穿就不用來了。」掙扎著,筱文最後仍依照昌哲的要求出了家門。

上了筱文的車,昌哲微笑的看著她翹挺的乳頭,接著拉開裙子,濃密的陰毛在兩腿間夾著,立刻雄性的本能反應讓褲襠隆了起來。

昌哲的手往筱文的下面摸去……「啊!不要,這樣我沒辦法開車。」

昌哲的手指撥開陰唇,或輕或重的在陰核上摳著、摩著,沒兩下筱文的騷穴已然濕透。

「嗯……嗯……啊……啊……」筱文的呼吸逐漸加重。

「啊,啊…………啊……」

一陣酥麻直衝腦際,強烈的的快感讓她幾乎抓不住方向盤。

「我不行了,你太厲害了!」「喜歡嗎?」「愛死了!」

拿了護照,昌哲要筱文將車開到市區的一家汽車旅館。進了房間,兩人迫不及待的卸除所有裝備。

昌哲舌吻著筱文,然後輕聲的對她說:「親我的棒棒。」

「怎麼親?我不會。」「就像舔棒棒糖一樣。」

筱文張口輕輕的含住昌哲的龜頭,並試著用舌頭上下舔著肉棒。

「啊……就是這樣,整個含進去……讓大肉棒有幹騷穴的感覺……」

「啊……啊……對……對……」

看著昌哲舒服的樣子,筱文慢慢掌握住竅門,賣力的又吸又舔,昌哲舒服的差點要洩出來。

「你騎上來。」

「我……在上面?」筱文遲疑著,但仍依著昌哲的話,扶著大肉棒對準騷穴坐了下去。

「啊……」清楚的感覺肉棒一寸寸的深入。「用你覺得最舒服的方式去擺動。」

筱文前後搖動,昌哲配合著向上頂,一種前所未有的全新體驗刺激著她的感官。

「啊……啊……啊……」筱文幾乎陷入瘋狂,每一次的擺動,大肉棒都直抵花心。

「啊……大肉棒哥哥,舒服死了!」

「啊……啊……啊……」筱文臉泛潮紅,不斷喘息著,呻吟著……

接著兩人交換位置,昌哲握著仍然堅挺的肉棒,向著淫水氾濫的騷穴直插進去。

一陣幾十下猛烈的抽插,終於兩人都癱軟下來無法動彈……

跟著昌哲,筱文開始體驗各種不同的性愛,她現在才知道當女人的好。同時為了充分享受性愛,她會故意在昌哲面前表現淫蕩,挑逗、撩撥他。

寒流來襲,外面雖冷,但筱文裡面穿得很熱,丁字褲的那條線一個上午磨著騷穴,她想像昌哲的手正挑逗著陰唇,下面竟濕了起來……

午休時間,藉著辦公桌的遮掩,筱文側身向昌哲,慢慢的把裙子拉高,腿打開,用濃密的黑色誘惑他,同時慢慢的把手伸向那片黑,開始摸著,眼神迷濛的望向他。

昌哲斜睨著,大肉棒在胯間跳動。

無法遏制的火讓他起身走出辦公室,筱文隨後跟出,一進廁所,昌哲立刻從後抱住,彎身拉下小褲,騷穴早已淫水四溢,筱文把腳跨在他肩上,昌哲的舌立刻舔上騷穴,靈活的舌尖撥弄著她每一根敏感的神經。

「哎呀……啊……啊……」一波波酥麻的感覺不斷將筱文淹沒。

接著解開昌哲的褲襠,碩大的肉棒立刻衝出,筱文蹲下含住大肉棒,舔著,吸著,用舌尖在龜頭上劃圈,讓肉棒在她口中進進出出,一次又一次含進喉嚨的深處,昌哲呻吟著,然後拉筱文起身,將雪白圓翹的臀部朝向他,昌哲握著肉棒對著騷穴一挺插入。啊!大肉棒把小穴塞的滿滿的,昌哲用力的幹著,急速的抽送讓筱文忍不住呻吟起來:「快……啊……舒服死了!」

「啊……啊……幹死騷穴!」「啊……啊……幹死我!大肉棒哥哥幹死我!」

「幹死你這個騷穴!」「啊……啊……我不行了!」

肉體的撞擊聲,伴隨淫蕩的言語,筱文一次次飛向天際。

極度的愉悅讓倆人不斷的顫抖,終於昌哲將精液完全射入…………

筱文臉泛潮紅、全身虛弱,但卻無限滿足的走回辦公室,沒有人知道在她端莊甜美的外表下,其實淫蕩與狂野已是她的最愛……

有一天,昌哲和筱文同時被叫進老闆的辦公室,原來總公司將籌辦全國性的大型活動,兩人被指派擔任接待人員,即日起配合該活動參加相關會議。

第一次籌備會,兩人一同前往,筱文穿著無袖緊身上衣,搭配同色系窄裙,將她圓翹的臀部包裹的更加突出,在昌哲的調教下,筱文越來越會突顯自己身材的優勢。

走進會議廳,只見桌椅呈一列列圓弧型排列,所有人員都已就坐,兩人選定中間偏左位置,後方無人但有門可供進出,右邊隔三個位置有其他單位的同事。

才坐下一會,昌哲便對筱文說:「把裙子拉高,我要看騷穴。」

筱文向右看了一下,帶點緊張的慢慢將裙子向上拉,同時,為讓昌哲看得更清楚,她將臀部略為抬高,只見丁字褲的那條線緊夾在騷穴中間,陰毛從兩邊露出,昌哲耐不住,便把手探過去,拉開丁字褲摳摩著陰核,又將手指插入小穴,在穴裡打轉磨著陰道。

筱文努力保持上半身的平穩,可是下半身的酥麻,卻讓她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她極度渴望大肉棒插入……大力的幹她。

緊張、刺激使得淫水一下子便濕透了昌哲的手,右座同事疑惑的多次望向筱文,筱文裝作若無其事,一本正經的看向中間講台。

好不容易昌哲停止了挑逗,筱文略整了一下裙子,含羞帶嗔的說:「你壞死了!」

接著手便摸向昌哲的褲襠,大肉棒硬的幾乎把褲子崩開,昌哲拉開拉煉,大肉棒一下子跳出,筱文握著肉棒開始上下套弄,或緊或松,或快或慢,同時指腹在龜頭、馬眼上磨著……

筱文很清楚,她已經把昌哲弄的全身酥麻,台上講員賣力的解說活動相關事宜,他們兩人則在台下激情演出……

回程的路上,昌哲說:「去河濱公園。」

「白天?現在?」「對,我要在車上幹你!」

和昌哲在一起,最讓筱文迷的就是,他不斷變換著方式和地點,每一次的性愛都可能是一次全新的體驗。

車開進河濱公園,人不多,繞了一圈,兩人將車停在路邊的樹下,拉起手煞車,筱文隨即將鞋踢掉,轉身向昌哲,腿打開、腳抬高,如此整個騷穴便全完呈現在昌哲面前,昌哲立刻將嘴蓋向騷穴,舌頭舔抵陰核,或輕或重,或挑或勾,或用舌尖探入小穴。

「啊……騷穴美死了……喔……喔……」

「大肉棒哥哥……啊……啊……」

「啊……死了……啊……啊……」

聽著筱文的浪叫,更激發昌哲旺盛的戰力,舌頭火力全開:「啊……啊……啊呀……」

接著昌哲脫下褲子,筱文跪坐在椅上,彎身張口含住肉棒,此時整個臀部騷穴朝外,若有人正巧經過,必能飽覽無限春光……

筱文賣力的吸舔大肉棒,先從根部一寸寸往上移,然後停在龜頭上畫圈,再整根含住,用雙唇緊緊夾著套弄,大肉棒在口中快速的進出,猶如抽送般……

「啊……啊……啊……」昌哲呻吟著,忍不住手按住筱文的頭,想要她更深入……

「啊……啊……」筱文起身,騷穴對準大肉棒,整個人騎坐在昌哲身上。

「噗哧……」大肉棒應聲沒入,受限於車上的空間,兩個人緊密相貼亳無縫隙。

接著筱文瘋狂的擺動起來,昌哲扶著她;的臀部前後推動,讓大肉棒每一次都能直抵花心,「啊……幹死我……大肉棒哥哥……」

「好,幹死你這個騷穴!」「快……大肉棒……啊……啊……」

正瘋狂間,昌哲看到有個媽媽牽著小孩走了過來,因此對筱文說:「有人來了。」

陷在肉體極度歡愉的當下,筱文喘息的說:「沒關係,不管,繼續幹我!」

聽了筱文的話,昌哲加大動作……「好,騷穴夠騷……大肉棒幹死你……」

「啊……啊……喔……喔……」「啊……舒服死了……啊……」

在一陣緊密摩擦後,「啊……」昌哲一陣抖動,精液直衝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