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妻矣

(上)

現代城市人的生活確實也太單調苦悶了。每天都週而復始的重複著,平淡乏味,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可以期待一下。這是大都市小人物的悲哀。既然沒有成就什麼轟轟烈烈的大事的希望,剩下來就只有自求多福,為自己多尋點樂子了,開心開心。

我們夫妻倆以往最喜歡的娛樂,便是晚上把身體洗得乾淨潔白、脫得一絲不掛的,躲在被窩裡看成人影碟。我們一面看一面互相弄著對方,到受不了的時候便來一場盤腸大戰,之後渾體舒暢地睡一大覺。

看得太多的成人電影,耳濡目洩下,人也漸漸變得開放起來。而且電影中都盡是些荒淫事,不是妻子紅杏出牆,還要老公在一旁觀看她性交,便是一個女人和好幾個壯男操弄;看多了夫妻倆也心癢癢的躍躍欲試,終於便發生了前文所述老婆和阿東淫交那回事。

一晚和老婆閒聊著,我問起她現在和阿東之間怎麼啦?老婆回答說︰「開始時和阿東的確很享受,但做過幾次後,新鮮感減少了,又不覺得那麼刺激的。我很想試試其他的玩意。」

「你這個淫婦,也真貪心啊!」我知道老婆又有新主意了。

「什麼淫婦?人不都是一樣。其實女人本性都有雜交的潛意識,誰不想試試其他男人?只不過不敢說或不想說出來而已。就算天下最美味,天天吃也要轉轉口味呀!我敢說出來,你又說我淫蕩。哼!」老婆是一個很開放的女性。

「說笑而已。事實上男人的心理不也很怪,很多都有想自己老婆勾男人的性幻想,也是不敢承認罷了。其實只要開放一下思想,開放一下老婆的穴,得來的樂趣更多啊?死守著穴有什麼意思啊!會立貞節牌坊、會長生不老嗎?」

「嘻……所以說……間中圖個新鮮怎麼也比和老公幹刺激。」老婆眼瞇瞇的說。

和尚吃狗肉,一件穢,二件也是穢。老婆自從有過另一個男人後,思想開了竅,更加坦率開放了、勇於追求性的歡樂。她常說人生苦短,行樂須及時。等到他日人老掉了,白送給人家也沒人肯幹呢!

「那你這次又想圖個什麼新鮮呢?」有點來味了,我的心卜卜的跳。

「我倒想試試成人電影裡一個女人同時和二個男人相幹,相信一定會很過癮的。」老婆淫淫地說。

「對象都會是誰呢?」老婆又再興奮起來,我便繼續撫弄著她的陰戶。

「一個是你吧;另外一個是……呃……我也不知道……啊……」老婆開始呻吟了。

「你想想會是誰吧!我們可以現在就幻想和他一起操B哩!是誰啊?」追問著誰是野漢子,我已經興奮得忍不住插入了老婆的下體。

「我……不知道,你想想罷……」老婆竟然忸忸怩怩,肯定心中有鬼。

「我想不出你喜歡誰啊!」我想聽聽老婆的心意。

「我們現時幻想的,都是些已經結了婚……不太好吧?最好找個單身的……或者……離了婚的,你說有誰呢?」老婆媚眼含春,娓娓道來,好像要向我作出提示。她想的是誰已呼之欲出了,只不過想由我口中說出她的未來姦夫會更刺激點。

「朋友中離了婚的只有阿賓(化名)呀!你想和阿賓嗎?」我索性挑明白。

「阿賓……也不錯……這可是你說的,我只是配合你、滿足你的戴綠帽情意結啊!」提起阿賓,老婆顯得大為興奮,兩條肥美大腿把我圈夾得很緊,淫水濕濕,非常動情。

雖說少婦情懷總是淫,但女人也天生造作;明明一早想男人、想阿賓想到穴都濕了,還要作狀。十個女人九個肯,只看老公批不批准,有沒有機會而已。

「那你就勾引阿賓好了,幻想阿賓現在操你啦!」我又幻想是阿賓在操她。

「不……不要性幻想,沒什麼味兒的,我……要阿賓真的操我才行……」

阿賓是我的舊同學,人長得很體面;一米七八的身高,大塊頭,皮膚光潔乾淨,平時穿著得也很整齊;他性格頗為開朗,不拘小節。

(在這裡要提醒一下諸位看倌,有誰個真想開放老婆的,千萬要找一些像樣一點的男人。若只圖容易上手,找來個猥猥瑣瑣、甚至看上來還有點髒髒的男人去操令妻,到時候極可能不但性趣全無,反為大倒胃口哩。切記、切記!)

阿賓結婚前我們經常一起遊玩,老婆也和他混得很熟,言笑無忌。他們經常玩得瘋瘋癲癲,你推我一把、我拍你一下的,非常享受互相肉體上的挑逗。有時我們出外,老婆最喜歡走在當中,一邊挽著我們一個的手臂,笑謔說她有兩個老公。我並不太介意,阿賓當然享受老婆的挨挨巾巾。

結婚後阿賓的老婆和我們相處並不太融洽,漸漸沒有了往來,後來聽說他們離了婚。

有幾次我們一起去游泳,我親眼看見阿賓偷盯著老婆穿上泳衣的肉體,下面竟然勃起了。老婆並不介意,似乎還很享受阿賓對她肉體的欣賞。女人潛意識裡都有性暴露的傾向。

可能是太熟吧,阿賓又是我的朋友,老婆竟然一直疏忽了,沒有把他包括入在性幻想中和她造愛的對象。又或者她根本就有,只是怕我拈酸沒有說出來。

之後幾次和老婆親熱她都顯得並不太投入,老婆現在對性幻想玩意已經不是那麼熱衷,常說要真的找男人實戰才能再刺激起她的性趣。



再過了幾天,她可能見我還沒有什麼反應,突然提議這個週末不如約阿賓出來吃飯。我故意瞪大了眼斜睨著她,心想︰小蕩婦終於等得不耐煩啦!

「你真的想約阿賓吃……飯嗎?」吃飯兩個字故意拖得長長的。

「很久不見了,吃飯就是吃飯嘛1你想到哪裡去啦?」老婆竟然有點忸怩,作賊心虛啊!

「吃飯就是吃……飯,我又沒說吃雞巴,你又想到哪裡去了?」我故意逗弄她。

「要死呀你,誰說要吃雞巴。你別想要我吃……阿賓的雞巴。」看來老婆有意說漏嘴。

我依老婆意思這晚約了阿賓晚飯。老婆打扮得頗得體的性感,很有少婦成熟韻味。一條薄薄軟軟的長裙,把她那雖不十分玲瓏浮突、但頗骨肉勻稱的身段清楚地顯現出來;裙兩側開了頗高的衩,行走時隱約露出一大截線條誘惑的大腿;她沒有穿絲襪,因為她的腿很白皙嫩滑,不穿絲襪會更好看。腳上穿了我最喜愛的露腳趾高根涼鞋,她的腳很性感好看,是很撩動男人心火那種。

我取笑她,今晚一定是想勾引阿賓了;她啐了我一口,但樣子還是得意的。

阿賓很高興看見我們,他半玩笑半認真的瞪大眼望著我老婆,表情露出了贊賞。老婆當然很開心,又一邊一個的挽著我們,和以前沒有不同。

晚飯吃得很愉快,言談甚歡。漸漸在酒精的刺激下,情緒變得高漲,又和以前一樣,開始有點言不及義了,老婆開始和阿賓瘋了起來。

我不想在飯店裡惹人注意,飯後便提議另找地方坐坐喝酒去。

出了飯店,老婆借醉耍瘋,竟然只挽著阿賓的手臂,說今晚阿賓才是她的老公,我說︰「那我呢?」

「你天天都享受著我,那麼久不見了,就讓一晚給阿賓吧!別那麼小氣。」老婆挨得阿賓緊緊的說。

「好吧,就暫借我老婆給你一晚好了。從現在開始她是你的包袱喇!」我故作大方的說,但看著他們的親暱態度,心頭卻有點癢癢的感覺,有點吃味。

入到酒吧,老婆卻又坐回我的身旁。阿賓造作地裝出很淒涼的樣子︰「真羨慕你們,總是恩恩愛愛、出雙入對的。我就慘啦,老是孤伶伶。」

「別裝蒜啦!你小子一直不是艷福無邊嗎?」

「但都沒有你老婆那麼正點啊!」阿賓說著用眼瞄著我老婆。

「黃面婆有什麼好呀?」我故意地說,老婆狠狠白了我一眼。

「又風騷又性感,是男人都流口水啦!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麼風騷,你媽才風騷!」老婆有時也很潑辣的。

「你看看她,有時候我也真吃她不消啊!」我裝出苦臉說。

「我就很喜歡她這調調,夠味。」阿賓討好著我老婆,不知是何居心。

「只有你看不出你老婆的好處。哼……總有一天我不要你,跟會欣賞我的男人跑了。」老婆自覺有了賞識的人,得意地對我說。

「我很會欣賞你啊!」阿賓作出個非常賞識、口水快要流出來的樣子。

「阿賓你喜歡就拿走吧,反正這老婆早晚要跑的。」

「不用你趕我走,我這就要阿賓。新老公啊!」老婆果然坐到阿賓的身旁,特意緊偎著他。阿賓當然不會拒絕這飛來的艷福,詐癲納福的享受著打情罵俏。

「看你們這對狗男女,真不要臉!拿去,我不要啦!」我心裡有些麻亂,有點吃醋帶來的刺激。

「瑜兄既然恩賜,那我就不客氣啦!老婆!」阿賓竟然環抱著我老婆,手還在撫摩著老婆光滑的玉臂。看到他們如此親熱,我有點熱血沸騰。

「那麼急色,好久沒嗅到女人味啦?」我問阿賓。

「沒辦法,還找不到識貨的人。」阿賓竟然望著自己的胯下,這臭小子夠瘋了。

「有多好的貨呀?臭美……憋死你活該!」老婆風情地啐了他一口,伸手作狀打向阿賓的小腹……

公然在我面前打情罵俏,也真夠豪放。

「別打,打壞了就沒雞巴用啦!」阿賓慌忙用手摸著下陰,言語無忌了。

「嘴巴說清楚點,誰沒雞巴用?不說清楚還要打雞巴……」老婆耍起酒瘋用手去拉阿賓的手,作狀還要打雞巴。

頭一次聽到老婆在別的男人面前說出「雞巴」這句粗話,有點刺激。

「嘻……還有誰用?不是說好你今晚是我的老婆嗎?……唉……別打啊!」阿賓嘻皮笑臉的吃我老婆豆腐。

「誰說是這種老婆?要打……」老婆真的輕力打了阿賓的陽具一下。

「唷……好痛啊……打壞了你要醫好……」阿賓撫摸著下體,雪雪呼痛。

「你們這對姦夫淫夫也太過份了,真當本夫不存在呀?」我瞪大了眼佯怒地說,但聽得出語氣中全無慍意。

「什麼姦夫淫婦?你是大老公,阿賓是二老公呀……」老婆理直氣壯的抱緊阿賓。

真夠逗了,二老闆聽說過,老公還有二老公的?

阿賓藉機握住老婆的手不放,許是覺得太露骨,老婆把手抽了出來。

「二老公也別太離譜,當心本夫吃醋呀!」老婆甜膩膩的說。

「我對老婆都是這樣子啊!唔,好香啊……」阿賓乘機低下頭去嗅老婆的頸窩。

「別讓他看著眼冤,我們跳舞去。」老婆拖住阿賓的手要出去。

是方便作進一步勾引吧!看來老婆今晚是志在必得,我對大局已經失去控制了。

阿賓徵詢地看了我一眼,眼神有點詫異,他一定奇怪我們夫妻倆今晚在攪什麼鬼?

「去,和我老婆好好的玩玩。」我鼓舞地示意。

舞池中奏著一首快舞,老婆刻意性感地扭動著,盡量顯現出她的美態;阿賓看著她的動人舞姿,神不守舍的跟著跳。

隨後是首慢舞,老婆小鳥依人般投入了阿賓的懷抱,雙手主動圈上了他的頸項,身體緊貼上。阿賓也禁不住環抱了她柔軟的小蠻腰,享受著軟玉溫香。

跳著跳著,阿賓的手竟然間中垂下摸老婆的屁股。老婆這條裙子今晚是穿對了。我知道今晚成功的機會很大,有點忍耐不住,想快點開始。

回來的時候,兩個人都沒有說話。老婆眼梢含春,臉有點紅,她呼吸有點氣喘,怔怔的還在出神。阿賓努力掩飾他興奮的心情,但我看得出他胯下已經有點勃起。

再坐了一回,他們反而沒有了之前的瘋浪,我就提議結賬走了。

出到門口氣氛有點僵,我見阿賓顯得意猶未盡,好像一條聞到母狗發騷的公狗一樣,站在我老婆身旁,很不捨得離開。我肯定他已意會到我們夫妻今晚有點不尋常,尢其我老婆和他過火的親熱,他正期望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老婆望了我一眼,我知道她的意思︰「反正明天是假期,這麼早回家也沒有什麼事做,不如來我們家再喝酒吧!」我也不想功虧一簣,便順水推一下舟。

阿賓如奉綸音,滿懷希望的跟了我們回家。一路上大家都沒有怎麼說話,氣氛怪怪的。

(下)

回到家裡又是喝酒聊天。老婆藉詞有點熱,汗濕濕不很舒服,要去洗個澡。臨行前她向我霎了一下眼,我當然知道她腦子裡在想些什麼,心神不禁一蕩。

她再出來時,我們都感到眼前一亮︰她穿了一件並不刻意暴露的睡袍,長度在膝部上一點,前後面都是V字形開口,露出一小幅趐胸和玉背。雖說並不很透明,但看得出裡面除了一條很細小的三角內褲外,什麼也沒有穿。她赤著腳,皮膚有沐浴後的光潔。

阿賓忍不住輕佻的吹了一聲口哨,老婆輕佻地故作性感的扭動一下屁股。

「好性感啊!」說完了又覺得有點過份和失態,不安的望了我一眼。見到我只是微笑聳了聳肩,他才安心下來。

阿賓一直色迷迷的望著我老婆,他一定很渴望與她有什麼下文。

「我老啦,哪裡性感呀?怎比得上你以前的女人呀!」老婆坐到我的身旁,騷媚的笑著。我嗅到她身體沐浴後散發出的體香,很誘惑。

「你雙美腿最性感了,還有你的屁股……真要命。」相信阿賓已猜到我們今晚的用意,加上在酒吧那一幕,知道我老婆已經可以上手,便變得大膽開放、放肆地挑逗起我老婆。說著,還望了我一眼。

「你們聊聊,我有點累,要歇歇。」我藉機進入臥室,其實一直躲在門縫偷看。

「我也有點累呀!二老公,替我按摩一下腳好嗎?」老婆起身移坐到阿賓坐的沙發上,倚躺在另一邊扶手,把雙腳擱在阿賓的大腿上。

老婆要開始用美腳勾引他了,阿賓又怎能抵抗這種誘惑呢?只見他抬頭朝臥室方向看了一眼,便色膽包天地替我老婆按摩起腳來。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紗;女人要勾引男人,實在太容易了。

初時阿賓還裝模作樣的按摩,慢慢就變成摸多過按的在把玩。老婆斜靠在那裡,瞇著眼享受,偶而發出一兩聲舒服的呻吟,腿伸動著。這時她睡袍的下擺已經褪了上去,露出她那雙浴後顯得特別光潔、膚光致致、肥白渾圓的美腿。

我這老婆從來都不太在乎在男人面前暴露,相反更是有意的炫耀和引誘。阿賓欣賞著眼前美景,邊細意把玩著我老婆的腳,我相信老婆的小褲襠早濕透了。

我覺得如果我這時候出現,對他們會是個更好的表態,便走了出來。

阿賓看見我,有一點發楞。雖說意會到什麼事,但公然玩著人家老婆的腳,始終有點不好意思。

「你不介意……我只是替她按摩吧?」阿賓放下老婆的腳,尷尬地問。

「沒什麼,你們倆繼續……享受吧!」我向他眨了眨眼、鼓勵地示意。

「我看你們夫妻倆今晚可是有預謀的……呃……想要引誘我……搞點……什麼……吧?」阿賓忍不住要挑明白了。

「好東西要兄弟分享才過癮嘛!我老婆的腳很美吧?」我走過去,捧起老婆的腿,自己欣賞一會,又再放回阿賓手裡。

阿賓垂涎欲滴的盯著我老婆的腳看︰「真好看……你知道,我最喜歡女人的腳……又香又性感……」

事情一挑明就好辦啦!這小子眉開眼笑、恣意把玩起我老婆的的腳來,又嗅又吻又舔……老婆情不自禁地抬起腿由得他把玩,引得我怦然心動,不能自己。

老婆全身以腳長得最好;腳背皮膚凝脂白玉一樣,腴而不肥,白皙嫩滑。腳上沒有什麼筋和厚皮硬繭,是不時小心修護好的效果。腳趾形狀也很好看,大小適中。她今晚故意塗上淺桃紅色的趾甲油,腳趾晶瑩剔透得像有點透明似的。這真是我的寶貝、我的驕傲。我有時候很懷疑,可能就是因為她的腳長得美,我這個戀腳狂才會那麼縱容她。

「你以前沒有留意她的腳嗎?」我有意炫耀老婆的腳,竟然藉故和另一個男人討論起自己老婆的腳來。

「實不相瞞,我偷看了很多次了,每次都興奮得要……別見怪啊!」

老婆這時一定很驕傲了,她索性抬高了腿,用幼滑的腳掌摩沙著阿賓的嘴和臉。阿賓倒抽了一口冷氣,過癮得閉上眼陶醉的享受著。

事情擺明了最好,大家都不須要再隱藏什麼了。阿賓大方地當著我面前,撫玩起我老婆的腿,又伸手隔著小褲衩愛撫她已濕透的下體。老婆臉紅紅的扭動著享受,又用腳磨弄阿賓已勃起的陽具。我的陽具這時候已漲得太難受,乾脆掏了出來,一面望著他們的調情,一面興奮地套弄著。

「你那麼喜歡腳……就給我親親吧,二老公!」老婆膩著聲說,把大腳姆趾伸進阿賓的嘴裡。看見老婆白滑的玉趾叼在另一個男人的嘴裡,我刺激得雙眼像要冒出火來。

阿賓興奮莫名,如獲至寶的捧住老婆的腳,盡情又貪婪地吮咂著腳趾、舔著腳背。老婆被吮得很興奮,她閉上眼、挺動著小腹、放縱地呻吟。客廳裡這時春意盎然,充斥著強烈的性味。

玩了一會,老婆把腳趾從阿賓口裡脫了出來,眼淫淫的向我們說︰「你們兩條公狗給我坐好,我叫你們才好進來……」說完後,做作地扭動著肥大屁股走進臥室去。

小淫婦花樣倒挺多,敢作敢為、是個有情趣女人,真好玩。

不一會老婆在房中叫了出來︰「阿賓你先進來,老公你隨後。」

阿賓翹著雞巴、真像一條公狗一樣跟了進去。我等了一會,聽到裡面淫聲浪語大作,便走了進去。

進到房內,眼前情景真夠驚心動魄︰狗男女已經開始了。老婆已脫個精光,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兩條腿張得很大,手裡握著阿賓的陽具;阿賓赤條條的躺在她身旁,嘴對嘴的和我老婆在接吻咂舌頭,手在亂摸玩弄著她整個身體。

咂完了舌頭,阿賓開始舔舐老婆的乳房和吸吮奶頭,又從頭到腿的舔她的全身,把她舔得扭來扭去不住的呻吟,真是個淫娃蕩婦!我看見阿賓黝黑肥壯的陽具已經豎得高高的,龜頭漲得紅亮。阿賓的陽具來頭不小啊!

我過去愛惜的摸了摸老婆,小臉竟然熱得發燙。我吻了她嘴巴一下,心想︰我好可愛的老婆啊!

老婆望著我開心的笑笑,很滿足的樣子,她終於得償所願了。

我看了一會,心神蕩漾,麻亂得發慌。老婆這時爬起身移到床的右側近床沿處躺下,兩條肉腿曲起、盡情地張得大大的;她整個陰戶都賁起開露了出來。我清楚看見她小饅頭似的陰戶內已經濕漉漉,陰毛上的淫水反射出少許亮光。

「二老公,你舔我的妹妹;大老公,你先欣賞……」老婆又調皮又淫蕩的指揮號令。

老婆平時在外人面前都很斯文,從不會說「舔」呀、「幹」呀這些髒話,但一發起騷便興奮得完全失去控制的瘋狂,放浪到極點,真怕阿賓見笑。唉,反正穴都要被人家舔了,由她的小嘴說說髒話更覺刺激來勁呢!

阿賓跪倒床沿前,把老婆兩條肥白大腿架在肩上,他先對著陰戶深深的嗅了一會騷味,才伸出舌頭,埋頭苦幹貪婪地替我老婆舔起妹妹來。我看見阿賓的嘴巴和鼻子已被老婆的淫水沾得黏黏乎乎的一榻糊塗。

雖然老婆以前已經搞過別的男人,但這卻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現場感覺的確夠震撼了。我的心快要跳出來,陽具酸酸癢癢漲得更難受。但我只能大力握著而不敢再套弄,我怕一套弄就會很容易擦槍走火,下場戲便沒得玩了。

老婆縱情地挺動陰戶迎合著阿賓的舌頭,放浪形骸地盡情呻吟叫起床來。阿賓的舌頭時而舔穴,時而舔老婆的肥美大腿。雙手也沒閒著地愛撫老婆的身體、捏玩老婆的乳房和奶頭。阿賓盡情地享用著我騷浪的老婆。

浪叫了一會床,老婆便在床沿上坐了起來。這時我龜頭也適應過來,沒有那麼酸癢了。我和阿賓分別站在老婆的兩旁,老婆一手握著我們一條陽具,很興奮的把玩套弄著,又輪番把阿賓和我的陽具放入口裡,替我們口交吃雞巴。老婆有時更把兩條陽具一齊放進口裡,調皮地說她要一口吃兩根雞巴。

阿賓很過癮的把陽具在我老婆的口裡抽插,不停進出著,說要操我老婆的嘴當成騷穴。這完全是成人電影裡的情節,想不到我今晚終於親身享受到,真是過足癮了!

這時老婆的臉更加發燙泛紅,淫媚的眼睛半開合著,充滿了肉慾,水汪汪像要滴出水似的神態非常動人。她的胸脯上下不停的起伏、奶頭顆粒硬硬的突起。她的呼吸顯得很混濁急促,嘴巴呵呵地呻吟,她快感的樣子是很動人心弦的。

口交了一會,老婆吐出了阿賓的陽具,躺了下來……一面愛不惜手把玩著阿賓的大陽具,一面用手摸弄著自己的濕滑的陰戶,非常淫蕩。

「阿賓,說實話,你……以前有沒有想過……要……我?」老婆斜著眼,淫媚入骨的望著阿賓問道。

「有啊!想過很多次了!還……打過手銃。」望了我一眼,阿賓說出了真心話。

「你這小子好沒道義……」我作狀無奈地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想你就上來吧!快上啊!我老公要看啊!」老婆淫著聲叫,張開了腿,下腹向著阿賓挺高起來,像要邀請他來操。

阿賓壓在老婆身上,下體順暢地滑入了老婆的陰戶,雙手又摸腿又玩乳房。老婆緊緊摟抱著阿賓,兩條肉腿淫蕩地圈上阿賓的屁股,下腹不停挺動迎合著,兩人果然在我面前盡情地性交起來。

「阿賓你操得很好,操得很舒服……雞巴不錯……老公你快來看啊!看我被人操我的B啊!」老婆一瘋狂,髒話又來了。

我俯下身,貼近觀看他們性交的情景,仔細觀看另一個男人的陽具如何在我老婆的陰戶裡進出抽插、看老婆如何放浪地挺動配合。我鼻子嗅到他們交合時性器官發出的淫臊味……真受不了啦!我看得滿面漲紅,心頭亂跳,快要死啦!

「老公你也來……我要玩三人遊戲,我要一個幹操你們兩根雞巴……兩個老公……一起上啊……我不怕……很多很多個男人一起上我都不怕……我要操死你們……操死我吧!」老婆亂擺頭浪叫著,淫蕩失控得胡言亂語起來。

我爬上床躺在老婆身旁適當的位置,老婆下身瘋狂地聳動迎合著阿賓,一面伸出手大力把玩我的陽具,又不時含著我的雞巴在嘴裡咂弄著;她大力地扭動著身體、興奮得直叫,臉上鼻翼全都是汗。這也是電影中的情景,就讓老婆享受個足本吧!

阿賓操了一會,抽插動作越來越快,看樣子似乎要丟精了。老婆連忙要他退出來,定一定神再和我交換位置。老婆意猶未盡,不想這麼快便完事,她還想盡興再大弄一頓。

我強忍著酸癢操著老婆,她那廂又在玩弄起阿賓的陽具……又替他口交……

操了一會,老婆又要換花樣了。她爬了起來,兩手撐著上身俯伏在床沿上,像只小母狗一樣叫阿賓來操。阿賓捧著老婆肥白的大屁股,從後面操了進去;他又不時捏弄著老婆懸垂下來的乳房,用兩手包托著大奶。我配合地上了床,跪在老婆面前,摸著她的頭,陽具塞入了她口中要她吃。這是三人行的規定動作吧,今晚依足情節都玩遍了。

老婆深喉地吃著我的雞巴,我摸了她一下,發覺她這時竟然汗出如雨,渾身有點冰冷。她隨後吐出了雞巴,眼睛緊緊的閉上,大屁股瘋狂地扭動;她的頭大力向後仰著,扯著大氣呵呵地叫,喉嚨咯咯作向,像透不過氣來要死了似的。

最後,她終於左右扭動著頭,「呀~~」的一聲瘋狂嘶叫了出來。我知道她要不行了,要來高潮啦!這可是夫妻多年,她第一次如此轟烈的高潮。

記得有專家說過,一後幾王的遊戲女人最享受,男人最刺激,果然不差。

阿賓也要完蛋了,他兩眼發直,屁股不受控制的急速挺動……

「我……可以……射進去嗎?」他呼吸急促,喘著氣、直著聲問我。

「不怕,她有避孕,射吧。全射入這個臭B裡……射死她吧……啊!」大聲叫著。

他們終於都完蛋了,你想想,我還能倖免嗎?

完事後,我禮讓阿賓替我老婆洗澡,讓他再享受一下我老婆的肉體。他細心地洗著,還感動地說,日後他若有了老婆,也要設法安排,讓我也享受一下他的老婆。

當晚我們三個人睡在一起。老婆滿足地說,她現在終於真真正正有兩個老公了,她當然要睡在中間。我們兩個男人都側身睡,摟著我老婆輕摸著;而她整晚都佻皮地一手握著我們一根陽具拈玩著,說要做夢滑雪去哩!

老婆終於完了她的一個心願,不知道下次她又想出什麼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