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誘惑

第一章 三人行不行

「我不要當白老鼠!」我心裡這樣吶喊著。

自從我聽見她們的密謀之後,開始感到不自在,或許不知道還好,但是……

望著窗外的月光灑在對面的病床上,這麼大的房間就只有我一人,我感到孤單、寂寞、無助。回想到前幾天的光景,感到興奮,又感到害怕,不知道她們下一步會怎麼做。

我現在的心情只想逃離醫院,不想被人當作解剖台上的實驗品,可是女人的滋味,又一直在我的心中盤旋,實在是矛盾極了。

我的心事就這樣的糾結了許久,只聽到病房門輕輕開啟的聲音,我急忙閉上眼裝睡,靜聽門口的動靜,只聽見「嚓、嚓」的腳步聲,猜想大概是有人躡足靠近,卻不知該不該理會。

突然,我的雙手被同時抓住,我急忙睜開眼睛,只看見兩個護士分別抓住我的雙手,並且用繃帶綁在床柱上,又見床下站著另一名護士,雙手握住白色絲質的東西,並將它在胸前拉直,我清楚見到是一件褲襪,我右手開始作掙扎,卻是為時已晚,急叫道︰「你……你們要做什麼!」

只見綁住我雙手的兩名護士轉過身去開始褪去衣物,另外那名護士則抓住我的右腿,想用手上的褲襪將之固定在腳邊的床柱上,我哪能讓她得逞,右腳極力掙扎並用左腳去踢她的手,那兩名脫衣的護士聽到聲音,迅速的將我的雙腳死命的按住,等到她們將我大字型的綁在床上,也已累的一身汗了,只聽他們嬌喘噓噓的,就在我正要大喊時,一名護士乖覺的用她剛脫下的內褲塞入我的口中,我已經是無力反抗了。

只見床尾的那名護士開始脫掉她身上的衣服,用略帶頑皮的語氣說︰「呀,人家癢死了。」站在我左右邊的兩名護士已脫光,用雙手在我身上遊走,並且順勢解開我上衣的鈕扣,床尾的那名護士走到我右邊那床病床邊坐了下來,並將兩腳彎曲大分踩在床沿,我藉著月光清楚的看見她的私處,陰毛不是很多,陰唇呈暗紅色,因為兩腳開的幅度極大,陰唇微微開啟,只見那穴口因淫水的滋潤被月光照得發光。

我見到這個情景,忘了我是被綁在床上的,胯下的肉棒急速漲大,右邊那名撫摸我的護士笑著說︰「喂,你們看!他已經那麼大了。」說著將我的長褲連著內褲褪到我的膝蓋上方,接著用左手搔動我的陰毛。

左邊的那名護士看到我胯下之物,讚歎的說︰「哇塞!精品耶。」跟著用右手握住我跳動的肉棒,右邊那名護士右手也摸到我的陰囊,並且開始輕柔的撫弄著。

我只感到一陣陣的趐麻感,從我胯下傳至全身,口中不禁「喔」的一聲,心中已經接受了被綁的事實,並且開始享受。

只聽旁邊「嗯」的一聲,我轉頭看去,卻見坐在床沿的那名護士左手扒開洞口,右手中指插入穴中,拇指扣在陰核上緩緩蠕動,只看的我想起身將肉棒插入她的穴中,無奈卻是心有餘力不足,身不由己。

忽然一陣濕滑的感覺包住我的龜頭,低頭一看,卻見左邊那名護士右手握住我的肉棒緩緩的抽動,用舌頭舔我的陰囊,右邊的那名護士用口包住我的龜頭,舌頭在肉棒凹陷處遊走,左手還是持續的撫摸我的陰毛。

有時我的龜頭感到一陣陣的吸力,卻見右邊那名護士的臉頰時時凹陷,我心想︰「不要綁住我,我要插入。」此時的我被她們勾起慾火,完全忘了她們將我當作實驗品的事,慾火已經沖淡了一切。

只聽坐在床沿的那名護士淫叫聲越來越大聲,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食指也跟著滑進穴中,並且快速抽動。撫弄我肉棒的兩名護士動作也跟著快了起來,也是越來越狂野。

我在這雙重的刺激下,只覺得一陣快意,就在精門將要鬆開時,坐在床沿的那名護士,將身體一倒,小腹極速跳動,原本已濕的不像話的穴口,一股液體像小便一樣射了出來,怕被濺到我趕緊撇過頭。

耳朵只傳來水灑在地上的聲音,同時我也已到了出精時刻,精門一鬆,大量的精液射入了含住我龜頭的那名護士口中,卻見她吞了下去,還用右手將嘴角邊的精液抹入口中,在用嘴巴吸著手指,顯得美味。

左邊那名護士跟著上了床,左腳跨過我的身體,面對著我蹲了下來,在臀部將要觸碰到我的時候,用右手握住我依舊漲大的肉棒,對準她的穴口便插了進去,口中發出「嚶」的一聲,我只感到一陣緊縮感環繞著我的肉棒,轉頭看看那名自慰的護士依舊躺在床上嬌喘著,右邊那名護士正用舌頭舔著她的穴口周圍。

我看著她渾圓的臀部,就近在咫尺卻不能摸到,心癢難煞,口中發出「嚇、嚇」的聲音。

我感到身上那名護士正在快速的上下移動臀部,原本的緊縮感也變為滑濕,眼看著右邊那名護士的屁股在我眼前晃來晃去,隱約可見的肉縫,再見到她舔別人私處的淫穢畫面,我的慾火又已燃起,肉棒在左邊那名護士的抽動之下,又感到趐麻。

只見她雙手按在我的小腹上,屁股快速起伏,頭髮隨著頭的擺動而飛揚,口中淫叫道︰「……啊……我……我快不行了,喔……」

我感到一股熱流侵襲我的龜頭,只見騎在我身上的護士身體向前臥倒,軟攤在我身上,我卻未得到滿足,屁股一直往上頂。

右邊那名護士回頭見到這樣的情景,「嗤」的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不要急,我來安慰你。」說著將我身上的那名護士推離我身體,並將我的束縛解開。

我不等她準備好,忙將她按倒,雙腳架在我的肩膀上,用我那帶著淫水濕潤的肉棒,在她私處亂頂找尋肉穴,卻聽她說︰「不要亂頂。」跟著用右手抓住我的肉棒塞入穴中。

我肉棒一進入肉穴中,就猛頂直達花心,只見她身體縮了一下,口中「喔」的一聲說︰「慢……一點。」

我管它三七二十一,用我的肉棒快速的在她肉穴中做活塞運動,將我心中的慾火化為身體的動作,心中只叫道︰「喔……喔……」就在百來抽之後,我的精液注入了她身體中,而她也因精液衝擊的刺激,流出陰精。

我將肉棒抽出,坐在床上喘息著,只見她肉穴中一些白濁的液體慢慢流出,我心想︰「原來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流出大量的陰精。」

第二章 母女共歡樂

我正在想著,只聽她說道︰「去洗洗吧。」我站起身來往浴廁走去,才發現另外兩名護士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我走進廁所,正沖洗著肉棒,心中思索著︰「其實這樣也不差,對我也沒有傷害,反正她們來,我就做。」想到此處不禁「哈,哈,哈……」笑了出來。

回到病房中,一個人也沒有,心想︰「這就是她們的遊戲規則吧。」也不以為意,穿好衣服後,安心的躺上床,沒多久就睡著了。

第二天,賴了一下床,看看時間,已經快中午了,閒來無事,拿出了姊姊帶來的幾本小說。看了看,共有三本,上面那本是金庸的《碧血劍》,我拿起來正要看,卻見到最下面那本書露出的一角,上面畫著女人的乳房,我將它取出,卻見到是一本黃色小說,書名是《美麗的誘惑》,中間畫著一個裸體的美貌女子,表情靦腆,身後一個男子雙手放在小腹下面,眼睛直視著女子。

我心中忽然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想著不該想也不敢想的事︰「姊姊是在誘惑我嗎?難道她也……」一想到這裡,又想到偷窺姊姊洗澡的情景,和她那白皙的肌膚、佼好的身材,尤其是那撮「黑卷草」,想到這樣的情景,肉棒又挺硬了起來。隨即又想︰「不可能,姊姊怎麼可能……不可能。」

手中拿著黃色小說,邊想著心事︰「難道說姊姊那天真的看到我自慰了?還是因為那點精液的事?」心中的躊躇又想︰「應該只是拿來給我解悶的,不會是誘惑我,姊姊不會如此的。」心中一有了答案,就不再胡思亂想了。

我開始翻閱黃色小說,第一篇的內容是貴婦與僕人,第二篇是貴婦與兒子,第三篇是貴婦與狗,第四篇是兒子與女僕,第五篇是兒子(弟)與女兒(姐),第六篇是母親和子女的劇情。

我才看了一下書目,就已經血脈賁張了,心想︰「姊姊去哪裡買的書呀?」

我開始從第一篇看下去,看到貴婦躲在窗外偷窺男女僕人交媾,看得心癢癢的,想要誘惑男僕。又看到貴婦洗澡自慰,發現男僕偷窺,喚他進來安慰自己,與自己交媾。再看到女僕發現男僕與貴婦的姦情,醋意大發,將事情告訴貴婦的兒子。

看完第一篇,我已經忍耐不住了,想要起身到浴廁解決,只聽病房門「喳」的一聲開啟,我趕緊縮回床上,將書收藏在枕頭底下,卻見送飯阿姨端了午餐進來,說道︰「咦,你的臉怎麼紅成這樣,是不是感冒了?」

我抬起頭看她一眼,發現她臉上略施薄粉,穿得也很暴露,黑色低胸絲質襯衫,裡面竟然穿著一件白紗胸罩,把乳房突顯出來,卻又因為黑紗使乳頭若隱若現。下半身穿著同色系的黑紗短裙,白紗內褲,清楚的見到白色的吊帶及絲襪,再見到她腳穿著一雙黑色高跟涼鞋,和我剛才看黃色小說的激情一碰撞,我差點按捺不住,就想要抱住阿姨。

阿姨見我望著她失魂落魄,眼中發出喜悅的光芒,說道︰「你不舒服嗎?」

我急忙回過神,心虛的說︰「沒……沒有呀。」隨即端起餐盤放在肚子上吃了起來。

阿姨在床邊的椅子坐了下來,左腳翹到右腳上交疊著,並且微微晃動。我不敢抬頭,只是低著頭吃著飯,斜眼盯著阿姨晃動的美腿,心想︰「去抱她呀,怕什麼!」可是從來沒有主動過的我,一直不敢放膽去做,任由肉棒漲得難受,說什麼也提不起勇氣。

只聽阿姨說︰「我女兒也跟你差不多大,你幾歲啦?」

我抬頭說道︰「十七歲。」說完又馬上低下頭。

阿姨輕聲笑了下說︰「嗯,一樣大。」又說︰「她也在這裡做實習護士。」

我心想︰「你是要告訴我什麼內情嗎?」嘴巴應了一聲︰「喔。」算是對她的回答。

只聽門外傳來一句話︰「打擾了。」聲如銅鈴,隨著病房門的開啟,我看到了一張美麗帶著稚氣的臉,長得很像送飯阿姨。

她進來看了阿姨一眼,說道︰「媽,你今天好性感呦!」

我心想︰「原來阿姨說的是她。」

只聽阿姨笑著說︰「說人,人就到。」我將吃完的餐盤放回桌上,聽阿姨接著說︰「我女兒漂亮嗎?」

我心中和口中同時說︰「漂……亮,漂亮。」隨即接過她女兒遞過來的藥,和著水一口氣就吞下。

沒多久,我感到頭昏昏的,全身火熱,手腳酸麻,眼睛看東西有一點模糊。濛濛中,只見阿姨和她女兒相擁相吻,又見她們褪去衣物。

我先前感到的昏沉感突然消失,腦袋中一片黃、一片紅的,五彩繽紛。原本挺硬的肉棒依舊挺立,只是比之前的較軟,火熱感已轉為溫和的體熱,我只感到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原本模糊的視野也漸漸清楚,只見她們母女兩個已脫光了衣物,跟著上了病床面對我跪著,我坐起身體,只見阿姨的女兒躺了下去,我向後娜了一些空間出來,接著阿姨背對著我做狗爬式,並且用兩手扒開她女兒幼嫩少毛的肉縫舔了起來,又回頭對我說︰「進來呀!」

我早已忍耐不住,馬上脫下褲子,握著肉棒插入阿姨的肉穴中,可是因為太乾了,龜頭顯得刺痛,卻也不管疼痛,硬想擠入,只聽阿姨痛叫︰「唉,不要急呀……痛,啊……痛……」邊叫屁股邊扭動。

我抽出肉棒,想要再次插入時,卻見阿姨用塗滿口水的右手握住我的肉棒揉搓,我不等她的動作完成,抽離她的右手,再次插入阿姨的肉穴中。

這次雖然比較好插入,到了中途還是遭受阻礙,我索性慢慢的抽動,等到阿姨穴中淫水的滋潤,才開始狂抽猛送。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精神特別好,喘是會喘,就是沒有哪種愉悅的感覺,只有一股股的衝動和性慾。

耳中阿姨的浪叫聲來來去去,眼見阿姨右手中指按著自己女兒的陰蒂,快速抖動,而她女兒也因為陰蒂的刺激,夾緊雙腿呻吟著,雙手在自己尖如春筍般的乳房上揉搓。

我也因為這樣的畫面而將抽插的速度開到最快,只聽阿姨叫道︰「啊……來了……來了……啊……我……我要去了……」

第三章 莫名的濕濡

我感到阿姨的身體前後擺動,穴中一股熱流沖刷而出,順著我肉棒插出而流出,我並沒有停止動作,繼續的在阿姨穴中抽插。

只聽阿姨哀求道︰「不……我夠了,你要插死我呀!」我不理她,繼續我的動作,此時的阿姨,一直向前爬行,口中一直哀求。

我一直跟著阿姨向前,並試圖用右手將她拉住,可是阿姨的雙手已經拉住床柱,一使勁,將肉穴脫離了我的肉棒,而我也被躺在床上女兒的身體擋住前進。

我眼看著阿姨一個翻身滾到床下,慾火還是高漲,低頭見到她女兒,隨即分開她的雙腿,持棒插入她的穴中,只聽她「啊」的一聲大叫,才發現她的肉穴比其他護士的還要小,好像從無人問津。

心中的慾火讓我不多想,一樣的狂插猛抽,只見她女兒雙手亂推,身體一直躲縮,口中叫道︰「不要,不要……好痛呀,不要……」

我好不容易才插入的,哪能容她躲掉!右手抓住她的左手,左手按住她的右手,持續幹著,也不管打著石膏的左手會不會痛,心裡直想︰「管它有沒有後遺症,我就是要干。」

就在我抽了二十幾分鐘後,忽然聽不見她女兒的叫聲了,身體也不反抗了,只見她眼口緊閉,似乎暈了過去,我心中掠過一絲不忍的念頭,但還是狂命的抽送著。沒多久後,我也在這緊緊的穴中射出大量的精液,虛脫般的趴在她女兒身上,慢慢的闔眼睡著了。

當我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七點左右,病房靜的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當然她們母女倆也不在了,而我身上衣服也穿的好好的,心想︰「不知道她女兒有沒有怎樣?」回想到剛剛的狂態,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反常︰「難道是她們太有吸引力了嗎?」

起床要去上廁所時,發現桌上有個便當,才知道姊姊已經來過了,一想到姊姊,就想到那本黃色小說,心想︰「姊姊到底在想什麼?」

走到廁所拉下褲子,發現肉棒還有點濕濕的,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但到底怎麼樣卻說不出來。走回床邊,坐在椅子上吃著便當,看了一眼鬧鐘,心裡想著︰「是七點啊,剛才不是看過了。」

吃著吃著,突然驚覺︰「對呀,七點了。中午跟那對母女……完事時,應該只是一兩點,中間經過五、六個小時,為什麼我的肉棒還是濕的?」覺得事有蹊翹,可是又想不出來為什麼。

吃完了便當,坐在椅子上空想︰「難道是那對母女的淫水特別,可以濕得那麼久,還是我的尿液沾濕的?」說是尿液,又不像,尿液不可能濕到整根肉棒都是,而且觸感不像尿,是略帶滑濕的液體;說是那對母女的淫水,我不信會濕得那麼久,可是不知道是什麼。

心想︰「管它那麼多!」起身往窗戶走去。靠著窗台,夏日晚風輕輕吹來,略有涼意,回想到跟姊姊同住的時光,要不是被陳姊姊發現我的精液,我還能窺到兩個美女的裸體,一想到陳姊姊和姊姊洗澡的樣子,我的肉棒又硬起,感到漲痛。

又想︰「我和那麼多女人有過關係後,為什麼晚上作夢對象都是姊姊?」可能是要得到的不去想,真真要的最熱切,卻又得不到的才會天天想。

想到這裡「唉」的一聲,歎了口氣,又想到了那本小說,走到床上往第二篇看下去。

看到母親被兒子偷喂春藥,發騷的用私處磨擦著床柱,被門外偷窺的兒子奸淫,又看到母子共同研究姿勢,同吃春藥邊看春宮圖邊交媾。

我突然想到︰「咦,我中午是不是吃到春藥了?不然我怎麼會那麼反常。」想到我中午的情景,跟書上描寫的很相似,應該是沒錯。

接著又看下去,看到第三篇,貴婦因為兒子開學住校,耐不住寂寞而引誘私養的大狼狗,花樣百出,極盡淫蕩。

看得我慾火中燒,第一次看到人獸交媾的文章,那種新奇感及刺激感,沖洗著我的腦海,想那狗的生殖器官不同於人類,能讓女人有如瀕死,不知道現實生活可否見到,或是A片中誰敢拍攝。

再往下看,看到第四篇,兒子從學校放假回家,發現媽媽與狼狗交媾,憤而悶悶不樂,女僕好心安慰,卻成了兒子棒下的俘虜,極盡淫穢。

第五篇則是被姊姊窺到和女僕的姦情,姊姊在門外自慰被弟弟發現,被拖進房內奸淫。第六篇則是媽媽發現姊弟與女僕三人關係,將女僕解聘,而和自己的子女交歡。

我看完了六篇的故事,心情非常激動,看看時間,也已經快十二點了,心中的慾火難耐,想要今晚採取主動去夜襲護士,心想︰「反正她們也不會怎樣。」可是又不敢大膽去做,只有在病房中來回踱步。

心實在癢得按捺不住了,坐在病床邊,褲子拉下自慰了起來,腦海中竟是姊姊的裸體。就在正要射出時,突然病房門打開了,一個實習護士走進來,我不知所措的呆在當地,感覺精液正慢慢的從我馬眼流出。

她的表情先是驚訝,然後「嘻」的一聲說︰「你不會著涼呀?」說著看了我的肉棒一眼。

我拉上褲子,趕緊往浴廁跑去,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她伸手拉住了我,問道︰「你要做什麼?」用一種頑皮的眼神直盯著我。

我吱唔的說︰「我……我……」

她微笑俏皮的說︰「你去廁所清掉它,那我算什麼?」說著蹲了下去,左手拉下我的褲子,右手撥開我的手,用濕潤的嘴唇包住我的龜頭。

我口中發出「喔」的聲音,看著她嘴唇和舌頭在我肉棒上來來去去,並將我棒中殘餘的精液吸入口中,我只感到陣陣快意,又見她右手握住肉棒來回套弄,左手壓住自己亂飛的頭髮,我覺得並不夠,我想要肉穴的滋潤。

我隨即將她拉起到床邊坐下,她笑道︰「那你也舔舔我的吧!」說著脫下內褲,橫躺在床上,雙腳彎曲大分,用雙手扒開肉穴。

第四章 姊姊的心思

我蹲下身體,仔細的看清女人的穴口,用中指碰了一下陰核,接著就附口過去邊吸邊舔,有時不小心太大力了,她還會唉叫。舔了一陣後,原本乾乾的肉穴已經如洪水氾濫,而她也一直扭動屁股,並且小聲呻吟。我看時機差不多了,提起肉棒就插進肉穴中,只聽她深沉而滿足長長的「喔」的一聲。

我快速的抽動,只聽她浪叫聲︰「啊……啊……喔……好舒服!啊……好美呀……」聽得我獸性大發,不只加快抽插的速度,連右手拇指也按在她的陰核上抖動。

只插的她亂叫︰「……啊……上……上天了!啊……呀……啊……」接著雙手緊緊勾住雙膝彎處,叫道︰「……啊……來了……來了!啊……啊……嗯……我還要……還要……」看她頭亂搖擺,死命的浪叫,我將今天第四沱精子射入她穴中。

我保持姿勢站在原地休息,卻看見她屁股還在扭動,肉穴一開一合的夾著肉棒,害我原本要軟倒的肉棒又緩緩硬起,可是我真的累了,肉棒雖挺,卻不會很硬。

她卻一直扭動屁股,口中呻吟著︰「……快!我還要……嗯……快……」兩手拉開上衣鈕扣,隔著胸罩揉搓自己的乳房。

我因為下午的狂干,消耗的體力太多,又因為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實在感到有點乏味,心想︰「這幾天太常做了,覺得好累。」將肉棒抽離她的肉穴。

她見我肉棒抽出,忙坐起身來,拉著我的肉棒對我說︰「來呀!」

我搖搖頭說︰「不要了,好累呦!」說著撥開她的手,轉身向浴廁走去。

將身體洗淨之後走出浴廁,她已經離去了,我也感到很困,躺在床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我起床後沒多久,志明跑來了,我問他︰「來這麼早,翹班呀?」

他說︰「星期天上什麼班,你給錢啊。」說著東張西望,問我︰「你姊姊還沒來呀?」

我說︰「還沒呀。做什麼?」

他站起身來說︰「那我先去吃早餐,等一下再來。」說完就出門了。

我心想︰「原來不是真心來探病的。」覺得不是滋味,起身往樓下走。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心想︰「到外面逛逛好了。」就往醫院大門走去。

快到大門時,看見姊姊走了過來,我高興的叫道︰「姊。」

姊姊聽到我的叫聲,快步向我走來,說道︰「怎麼不在房間休息呢?」

我說︰「呀,病房裡悶死了,反正手也無大礙。」

姊姊笑著說︰「出來透透氣也好。」接著說︰「要去哪裡?姊姊陪你。」

我興奮的說︰「好啊。」

我和姊姊先到附近的公園裡逛逛,才去吃了午餐,我笑著說︰「醫院都吃不好,我要大吃一頓了。」姊姊跟著高興的笑著。

看著姊姊美麗的臉龐,心中有說不出的歡愉,在看姊姊的穿著,一襲白色套裝、白色短裙、肉色絲襪、白色繫帶式高跟涼鞋,心中又打起淫邪的念頭,想到姊姊帶來的黃色小說,決定今天要來試探一下。

我低著頭吃飯,輕輕叫了聲︰「姊。」抬頭望向她,只見姊姊右手按住垂下的長髮看著我,「嗯?」的一聲。

我試探性的說︰「姊,你帶來的書我都看完了。」姊姊的眼睛散發出異樣的光彩,若無其事的說︰「好看嗎?」我直盯著姊姊說︰「非常精采。」姊姊笑了笑沒再說什麼,低下頭繼續吃東西。

我心裡急道︰「不知道姊姊在想什麼?要怎樣才能得到她的身體?」又想︰「會不會是我會錯意了,姊姊根本就沒那個意思?」就這樣兩人默默的把午餐吃完。

出了店門口,姊姊問我︰「還想去哪裡?」我心中思慮已久,一聽到姊姊問我,脫口說道︰「旅館。」一說出我就後悔莫及,怎會把心中想的事情說出?急忙辯解︰「在醫院都沒有好好洗澡和看電視,所以……」

沒想到姊姊竟然沒有反對,對我說︰「好,走吧。」

我心中高興的不得了,找了一間外表看起來還算乾淨的旅館,就和姊姊牽手進去了。

進到旅館房間裡,我將電視打開,坐在床沿看著電影,姊姊對我說︰「先去洗澡吧。」

我聽話的走進浴室,脫去衣服開始洗澡。洗到一半,隱約聽到外面傳來說話聲,停止動作仔細一聽,只聽姊姊說︰「……快一點……205室……」卻不知是在跟誰說話,好奇心起,將門開啟一縫望外看去,只見姊姊掛上電話。

摸不著頭腦,將門輕輕關上,思索著姊姊到底叫誰來,該不會是姊姊新交的男朋友吧?想到這裡氣頭就來,趕緊洗完澡出去坐在床沿看著電視,不發一言,卻聽姊姊說︰「我也洗個澡好了。」

我不經意地看了剛進浴室的姊姊,才赫然發現,原來那面牆是一片半透明的玻璃,只因為進來時浴室是暗的,而玻璃上又有雕花,以為是一面牆,在裡面洗時,裡面的燈光比外面的要亮,不是那麼清楚的見到外面景像,一直不以為意。直到姊姊進去浴室,在外面昏暗的燈光下,才發現裡面的情景是那麼的清晰。

只見姊姊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褪去,展現出傲人的身材,一切動作是那麼的清楚,好像是在對我表演。我緊握住早已漲大的肉棒,心想︰「姊姊一定也看見我洗澡的樣子了,那麼她應該也知道這片玻璃是半透明的,那她現在……」我不敢再想下去,只覺得手心都是激動後的汗水,突然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我沖進浴室,從後方緊緊的抱住姊姊。

姊姊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下了一跳,輕聲驚呼後靜靜地站在原地不動,任由我濕熱的唇在她背後搜尋。

我的激動稍停,對姊姊說︰「姊,我愛你。」

姊姊放掉手中的蓮蓬頭,任由它向著我們灑水,反轉正身抱住我說︰「你終於明白姊姊的心思了。」

我望著姊姊美麗的臉龐,見一滴滴水珠順著臉部線條滑落,姊姊閉上眼睛,微嘟著粉紅的雙唇,等待我的雙唇封印。

第五章 姊弟共享鴛鴦樂

當四片濕熱的唇交互的黏在一起,我的衣服在姊姊的幫忙下完全脫下,當我炙熱漲大的肉棒碰觸到姊姊陰毛時,我感到它的跳動,好像在訴說著春天。

姊姊的雙唇離開我的嘴,向下親吻著,直親到我的肉棒忽然停住,試探性的用舌頭輕觸龜頭頂端,好像在試探味道,接著一口含住又吐出來,抬頭對我笑著說︰「這次味道比較好。」接著又一口含住。

我心裡奇怪,姊姊怎麼會這樣說?難道它含過我的?但這個念頭馬上就被下身帶來的刺激掩蓋,姊姊手口舌並用,讓我沒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亂倫的刺激,我很快的將我濃稠的精液射入姊姊口中,姊姊被這股熱流沖激到,慌忙的將我的肉棒吐出,並將我的精液嘔出。

我卻還沒得到滿足,將姊姊扶起,教她上身趴在洗臉台上,我的右手則扶住肉棒,看著那夢想已久的肉穴,緩緩插了進去。意外的是,姊姊的肉穴非常好進入,淫水多到順著雙腿流下,只聽姊姊輕聲叫道︰「嗯,再深一點。」我將整支肉棒插入姊姊的肉穴中,直到龜頭頂到肉穴深處的肉瘤,我才緩緩的抽出,然後又快速插入。

就在我節奏的抽插之下,姊姊浪叫︰「好爽喔!啊……嗯……啊……啊……真美……弟……你……好厲害喔……啊……」我聽到姊姊的叫聲,更加賣命的抽插,將我這幾天所學到悟到的技巧全部使出。

就在我忘情的抽插時,猛一抬頭看,見鏡子裡反射出我背後一張熟悉的美麗臉孔,我停止了動作。

姊姊發現我停下來了,扭著屁股使我的肉棒在她穴中攪拌。我回頭看,只見陳姊姊不知道什麼時後來的,裸露著身體,右手拿著V8,正對著我們這一對淫蕩的姊弟拍攝,左手則在她微開的雙腿中摸索,笑著對我說︰「快!繼續。」

我轉過頭來,繼續用肉棒在姊姊的小穴中抽插,姊姊也報以我淫蕩的言語︰「……好弟弟……你插得姊姊好舒服喔!……啊……嗯……我……啊……啊……啊……啊……啊……高潮了……啊……啊……」

只感到姊姊兩腿一陣顫抖,雙腿一軟就倒臥在地板上,卻見陣陣的淫水從姊姊穴中湧出。我意猶未盡的俯身下去想要繼續,卻被陳姊姊擋在前方,我遲疑了一下,只見陳姊姊狗爬式的趴著,左手向後撥開自己濕滑的肉穴對我說︰「讓我來吧!」

我毫不考慮地將肉棒插入陳姊姊淫蕩的肉穴中,繼續我剛才的激情,狂抽狂送起來,只插得陳姊姊哀叫道︰「慢……輕……一點……你是要把我……把我幹死呀……啊……啊……」

我並沒有理會她,只是狂亂的抽送,突然性起,將右手中指貼在陳姊姊的屁眼上慢慢滑動,隨即用淫水沾濕我的中指,慢慢的插入陳姊姊的屁眼中,隨著我的抽送,手指也在陳姊姊屁眼中滑動,只聽陳姊姊叫道︰「……啊……好爽……啊,好奇異的感覺……啊……好舒服……啊……真厲害……」

就在這種刺激下,我將今天的第二發精液射入陳姊姊的肉穴深處,陳姊姊也在精液的衝擊下得到高潮,身體癱在姊姊身上。

我拿起蓮蓬頭將身體沖乾淨,又將兩位姊姊沖洗乾淨,在浴室中又再玩了一次,才回到床邊。

陳姊姊邊穿衣服邊對我說︰「你通過考驗,可以搬回來住了。」

我高興極了,因為,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和兩位美麗的姊姊一起生活了,我高興的將陳姊姊抱住,姊姊坐在床邊微笑著。

過沒多久,姊姊幫我辦了出院手續,雖然醫院多方留難,但陳姊姊運用她老爸的關係讓我出院了,這間醫院的陰謀也就被揭發了,我則和兩位姊姊過著「齊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