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情人

那一年暑假我剛剛躍升大二,為了下學期的生活費和註冊費去到一家貿易公司上班,一方面是學習另一方面成長自我。我的工作很瑣碎,除了當小弟以外有十還要當老闆的司機。老闆待我很好並不是把我當作是一般的員工,連晚上應酬他常常都讓我跟著他,他要我多學習多觀察對談,並且教我分析商場上的心理和對話。那真是一個相當充實的暑假。

有一天,公司的法律顧問來到公司,老闆很高興的介紹我跟她認識,老闆說" 江律師啊!!跟你介紹一個妳的學弟,他暑假在我公司打工" 就這樣我認識了江小姐。後來因為公事的關係她常常在公司走動,我幫他處理事情和他聊天的機會越來越多,不知不覺中把他當作我的一個IDEALITY。他是一個很成熟很有風情的女人,她有智慧有判斷力而且冷靜得令我佩服,美麗的外表下還有凌厲的口才,永遠能夠穿著最適宜的打扮,其實她本來就是一個衣架子。

我多麼希望她每天都能夠來公司一下,給我多一點機會跟她接近。可是一個禮拜就來個那麼一兩次,而我卻每天期盼上班。就在暑假快結束的前兩個禮拜,學姐跟我說:「學弟,快開學了吧?以後就不能常常見到你了,晚上下班我請妳吃個飯,沒有約會吧?」我說:「看老闆晚上需不需要我陪他出去應酬,而且我不習慣被女生請客耶!」她有些沒趣的說:「好吧!難得我有空你卻比我還忙」。我當時好後悔為什麼不答應她。就這樣一直懊惱到快下班。快下班時老闆跟我說:『江小姐晚上不是說要請你吃飯嗎?你就儘管去吧!晚上也沒有什麼事的,學姐是應該請學弟吃一頓的,她待會兒會過來接你』。我莫名愣在那裡不知是高興還是緊張,只有乖乖的說『是!謝謝王董』

她那晚開了一部紅色的寶馬325來接我,我們就在長安東路林森北路口的華新牛排館用餐。那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除了鋼琴與小提琴的現場演奏以外,服務生的態度令人舒服,就這麼跟她聊著台大的一切,看著他瞇著眼睛回想以前的樣子真的是好美。而他那時在我心目中真的如女神一般。我只能夠膜拜她。

九點以後我們離開了餐館,他想跟以前大學時代一樣瘋狂玩一下,所以我就理所當然當了護花使者了。他大方的將車鑰匙交給我開,她要我照著我習慣的開車方式開車不必拘泥,所以我就盡情的將油門踩緊接上建國高架橋通往高速公路銜接濱海公路到瑞芳去了,接著又往北開經過基隆野柳金山然後跑到陽明山上,短短兩個小時跑了150公里的路。雖然是夏天大屯山頂還是相當冷的。好大的強風刮著我們的單薄夏裝,不知覺中他就依偎在我的身上了。

聞著她的髮香,伴著淡淡的香水味,我真的醉了,那不是酒店裡小姐的女人味,而是真正讓我心動想要擁抱的身軀,不經意將手大膽擺在她的肩膀上,慢慢滑落到她的腰間,我擁抱了她——一個比我大上七歲的女人。我的鼻頭就在她的髮際間摩擦著。我沈醉在她的溫柔裡。在我的下體充斥著熱血,在我理性中塞滿了矛盾,我跟她只是學姐與學弟,我們的差距太大了!……………….不可能,…不可能…我尊重她,她也尊重我。就當作這只是在逃避寒風刺骨。

那晚我們什麼都沒發生!…………….

第二天來到公司,老闆曖昧看著我揶隃我我一下,『跟江小姐在一起有沒醉啊』??我只有不好意思的臉紅心跳。經理也興致勃勃的問我去那裡啊?唉!我是大牛嗎??是我不解風情還是我想得太多,我的心一直在跳動不知所措,我有好多幻想卻不實際,我真的醉了,雖然昨晚只有喝了飯前酒,可是飯後的接觸令我深醉。

學姐仍然依舊偶爾會來公司一下,他對我一如往常的交談,我看不出他對我有什麼心思,是我多想了,唉!如果這是一場夢該有多好。但那不是夢,就在我快離開的一個禮拜左右吧,學姐天天都來公司處理事情,其實那些東西傳真或打電話就可以交代我辦好了,她就是要親自教著我處理,我那裡那麼笨啊!真是不給我面子,好像是怕我作不好似的。而他對我的動作卻越來越親密,動不動就摸我頭髮拍我肩膀,甚至過問我以前的愛情。我很迷惘他對我是大姐帶小弟還是捉弄我的情感。

我離職的前一天老闆請全辦公室吃飯為我道別,學姐也來了。平常跟老闆出去應酬習慣了他知道我很能喝,拼命叫同事把我灌倒,開我玩笑說我尚未成年,待會兒要去SECOND ROUND我不可以去,所以把我灌倒大家才方便。學姐在旁邊罵『你們這些人就會欺負我學弟,王董,你不怕我跟老板娘打小報告啊?還是邱經理您也不怕老婆?』就這樣幫我擋了不少酒,而我卻還是醉得一塌糊塗。所以我也沒有跟他們再去大富豪了,學姐體貼的送我回宿舍。

我喝了太多紹興,頭痛的快爆炸。在學姐的車上不停的吐,他不忍把我一個人放回台大宿舍,就把我帶回仁愛路三段的家裡了。我不知到她怎麼辦到的,幫我洗過了澡換上睡袍,躺在她的床上。我早上醒來時已經十點了,學姐已經上班去了,一個只有留了紙條要我自己吃冰箱裡的早餐。因為我沒有鑰匙,不敢離開她的公寓,她又不在辦公室行動電話也不通,我就這麼枯坐著看報紙吃東西,然後看電視在她家待了一天。還好他那天很早就回來了。

她又要帶我去吃飯,我不肯,因為我不習慣給她付錢,於是我帶他去我熟悉的一家韓國餐廳吃飯,那是我經濟負擔得起的最高級地方,好不容易攢了一個暑假的錢不能太快花光。呵呵!老闆跟我很熟,看我第一次帶女生去他那裡吃飯,竟然硬是不收錢。就這樣我們吃了好多銅板烤肉和泡菜。之後我又去她家裡了。

我喜歡看他煮咖啡的模樣,靈巧的移動酒精燈還有攪拌咖啡粉,她喝的咖啡不加糖,我依舊是很多奶精很多糖。她笑我說白費她那香醇的咖啡,所有的味道都跑掉了。之後她又拿了白蘭地混在咖啡裡面問我要不要加一點,我也新奇的嚐試了一些。咖啡終於喝完了,於是我們喝著白蘭地看電視,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飲著。學姐的酒量不好,不一會兒就醉了,他像是那一天晚上一般的依偎在我胸前,我人沒醉心卻又醉了,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秀髮,在沙發上我們靠的好親近,彷彿他就是我的情人。我們身上都是穿著薄薄的襯衫,肌膚的觸感好清楚,隔著她的絲襪撫摸著她的小腿,我的手漸漸上移到她的臉龐,揉著她的耳朵,看著她的眼睛我忘了摘下眼鏡親了她的額頭,我的嘴唇在她的臉龐游移,耳朵、鼻尖、臉頰……….我終於親上她的唇。

我知道她不會拒絕我,於是我大膽的親吻她的頸間,向下滑移。他主動的解開襯衫最上方的扣子,於是我親吻了她胸前的項鍊,我的臉就深深埋在她的胸前用力的呼吸。一種性的賀爾蒙味道就瀰漫在我腦間。她的手將我的襯衫拉出伸進我的胸膛撫摸。(我以前是運動選手,有著比一般人還大還要強壯的胸肌,還有結實的肩膀)我的襯衫被她解開了,我於是也解開了她的上衣,這時她就只剩下胸罩遮掩她的雙峰,她那明顯的乳溝夾著我的大鼻子,我呼吸好困難喔!這時我們不約而同的幫對方將下半身的衣物退去,她就只剩下底庫跟胸罩了,我也只有一條三角褲。那條褲子撐得緊緊的,彷彿要裂開似的。

她閉著眼睛等我下一步行動,而我卻害怕了,轉身走進浴室沖個冷水澡,我不行那樣對學姐,她是喝醉了,我假道學的這麼想,可是我的小弟無論怎麼沖冷水還是筆直的聳立著,我沒辦法騙自己,我喜歡她我真的喜歡他。這時學姐卻進了浴室抱著我哭泣,問我為什麼喜歡她又不理她,而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們真的有差距。因為我只是一個大二的學生,念的科系使我感覺前途茫茫,而學姐已經有事業有財產,我憑什麼去跟他再一起。我害怕周遭的人說我怎樣,我不要是一個小男人,我要驕傲的作我自己。

對於學姐我還是沒有任何侵犯,就這樣我們兩個抱在一起赤裸的睡了一晚。那一晚好漫長,我上了很多次的洗手間自慰,皮都磨破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去選課了。註冊玩我CALL機又響了,我遲遲不敢回扣。

一直到了第二天,我忍不住還是給了她電話。因為我真的喜歡他,既然喜歡何必跟自己過意不去。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好像是哭泣了一夜。我真有說不出的心疼,從小到大除了媽媽以外沒有一個人像他對我一般溫柔體貼。當我那時知道她在家裡時就馬上騎了車過去找她。

她躺在我懷裡跟我講了整整六個小時的話,從傍晚六點一直到十二點,我們都忘了還要吃飯,然後才在大安路的小夜市吃了點東西。

學姐他一向好強,從小就不願意輸給人家,對於一般的男孩子他也從來看不上眼,當年在台大時追求者有如過江之鯽,她始終十分冷酷的回絕了別人,她相信女人沒有男人一樣可以生活,對於男人他有極度的不信任感,男人喜歡她的第一原因永遠是外表,她不屑於膚淺的物質外在層次,她決定一個人生活,不受男人的擺佈。隨著時間流逝,一個人的生活空虛寂寞,越多的交際越令他對於男人有排斥,難道男性本色是每一個男人所誇耀的?或許我仍有一份天真吧!她竟然會喜歡一個個性浪漫不拘束而且還缺乏責任感的小男人。剛開始她把我當小弟一般對待,希望多教我一些書本以外的東西,希望我不是一般的大學生一樣缺乏社會歷練,要我多一些成熟的思想。不知覺中他喜歡了我的快樂,他想要那一種跟我一樣的逍遙。而我卻也漸漸的遠離原本的我,我也被社會所物化,我忘了當年的年少輕狂。然而跟她一起時的那種悸動好似又回到當年,我有一種不顧一切的衝動,管她是什麼公主或是仙女而我僅僅只是一個凡人,一個無名小卒。我要好好待她愛她一輩子,我相信再也沒有一個女人能夠令我如此心動。

吃完飯回到她家,我很自然的跟她一起洗澡,她幫我全身仔細的用絲瓜布一一的搓洗,我從來沒有那麼煥然一新的感覺過 ;而我也同樣的幫他洗凈了身體的每一吋。我們親密的坦誠相對,互相幫對方擦乾了全身、烘乾了頭髮,我們互相享受著雙方肢體的美好,我終於讓我的靈魂進入她的身體。她哭了,真的哭了,二十八年來的矜持在那一個晚上解放了,那一天是九月四日,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

從那時以後,我幾乎每一個夜晚都在學姐的小公寓中度過,同學朋友想要找我除了呼叫器以外難以覓得我的蹤跡。而不管我在學校如何撒野玩耍搞得全身髒兮兮,學姐永遠會幫我把身體和衣服整理得乾乾淨淨,我何德何能讓她對我如此用心?但是又無法不愛她,我好想逃避她對我的好,我多希望她對我生氣,我好想幫她做一些事情,可是在我回到家裡之前她已經把家裡都整理的有條不紊了(天啊!!我竟然將她的公寓當作是家了)。唯一能給她的是每晚的春宵,而她滿足我似乎也永遠多於我滿足她,往往精力過剩的我一個晚上總要她陪我兩次,有時早上還想跟她多纏綿一刻。我就像是一部性愛機器一般,在運動場上不能完全發揮的體力都發洩在她的身上。

就這樣我們在一起將近一個學期。有一天晚上當我們享受過彼此,她滿足的靠在我的胸膛上,輕輕的撫摸著我滿是汗水的額頭。她跟我說『如果我能夠生一個像你一樣的寶寶該有多好,希望他健康體力充沛,永遠樂觀充勁』。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說了一聲『喔』!這時我才突然驚覺到,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避孕措施,我一直以為學姐她有服用避孕藥,可是我怎麼從來沒有看過她服用呢?抽屜裡面也沒有像是避孕藥一般的藥丸。我天懸地轉無法接受這個事情,我完全沒有準備去面對一個小生命,我拿什麼來對待我的寶寶?我還是大二學生而已,連兵都還沒有當呢!

漸漸的我發現她懷孕了,她不再跟我纏綿,吃東西的口味也開始特別,有時還會有暈吐的樣子。我們彼此都不提懷孕的事情,可是我不再讓她做很多事,學校社團我也少去了,每天一下課就趕回家搶在她之前把她原本習慣做的事情做完,我也不再整天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的麻煩她。就這樣我跟她突然間變得很冷漠,我沒有很多學校的事情好跟她說,她也不將白天的事情跟我討論,似乎彼此在冷戰,等誰先開口說怎麼辦。

我是一個懦夫,不敢面對這個事實,我只能默默的去接受,而他卻勇敢的辭掉事務所的工作,她要作媽媽的準備一切都看在我眼裡,我卻毫無準備。她每天晚上都去上一大堆有的沒有的課,像是插花、烹飪….。我也漸漸常常回學校宿舍睡覺,躺在她的身邊我總會想要她的溫存。

寒假時我回家裡過年,她到美國度假,從沒想過她再也不回來了。她的信裡面跟我說有一個孩子她就足夠,我是她這一生唯一的男人,她不再希望有另一個,我們的緣份就盡在於此,不要我有負擔和承諾,過去的一切就讓它忘記,好好的掌握自己,不要再牽記。

多少夜裡我哽咽哭泣,我猶記得她的溫存,一個沒有爹的孩子讓媽媽獨立撫養長大,他不知到爸爸是誰。而一個當爸爸的人只知道有一個孩子流落在異鄉,被人欺負被人打罵都得自己承受。為什麼為什麼???她寧願孩子這樣長大。為什麼她要讓我知道有這麼一個孩子的存在?是我欠他上輩子的債還是她欠我的?我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為什麼她要我承受這種深淵的痛苦?我願意好好待她們一輩子也不要她一個人去承擔孩子的一切。或許我現在一無所有,或許我何德何能,可是我總會有一天有我的一片天空。

如今三年多了,孩子也該三歲多了,對於她們我依舊音訊全無。就在我快當兵的空檔把這一段過去寫下,或許我下了部隊可能為國捐軀,或許是我杞人憂天,總之,希望有人知道這一段故事,也許有一天你會遇見我的舊情人,也許你會遇見我的孩子,如果你知道這段故事,希望能夠告訴她們我的思念。希望她們能夠知道我不曾忘記。也許有緣份我仍然可以跟學姐再續前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