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三人戲

一、

新年很快就過了。休完新年假日的丈夫,又是每天喝了酒才回來。新年會及拜訪客戶,有相當多的喝酒機會。

結婚五年,里代子卅歲,先生也卅七歲了。不像新婚時每晚做愛,現在一週大約只做兩次。但最近因丈夫每天喝酒回來,已有一星期沒做愛了。里代子對這事相當不滿,可是因工作上的需要也沒法子。裕一也知道里代子的寂寞。

「明天做吧!明天。做到里代子喊不要為止。」

期待讓人擁抱的心情….,可是一到隔天,又是喝了酒的裕一,睡魔總是勝過性慾。

「老公,今天何時回來….」早晨,要出門時里代子問。

「嗯!今天正好有喝酒會,但是我會途中溜回來的。」

這麼說著出門的裕一,當夜裕一還是很晚才回來。

過了十二點,里代子先上床睡了。裕一自己有鑰匙。電鈴響了。

裕一知道一過十二點,里代子就會先上床睡覺,是不會按門鈴的。(明天是星期六,公司休假。)裕一今天再怎麼晚睡,明天都可晚起。所以一定會叫起里代子來做已一星期沒做的性交,里代子如此的想著。

暖氣已設定好睡眠時間,連客廳也因裕一尚未回來而開著。所以里代子從床上起來時,並沒披上睡袍,穿著藍色的晨袍去開門。

「回來了,老公!」

站在門旁的裕一,已爛醉如泥。

「真是的,怎麼喝成這樣,今夜不是要好好疼我嗎?」說到這裡,突然發現裕一身旁站著一個男人。

「啊!」里代子對自已脫口而出的話感到臉紅。

「晚安,太太,這麼晚來….」二十來歲的男子邊說,邊扶著站不穩的裕一。

「公司的小野寺,你不必向我老婆道歉。」

「課長,你沒事吧?」

「嗯,幸虧有你在,我才能平安無事的回來,真的是我家嗎?怎麼會有美麗的太太在呢?真的是我老婆嗎?」正說著,裕一又差點跌倒。小野寺慌忙的撐著他。

「課長,你能脫鞋嗎?」他說。

里代子已知道,是小野寺送喝醉的裕一回來了。

「對不起,小野寺,讓你麻煩了。」

「不,我是部下,應該做的。」

脫掉鞋的裕一,搖搖晃晃的進來客廳。跌進沙發裡。

「再來吧!小野寺你沒喝夠吧!里代子拿酒出來。」半命令似的說著,里代子愣住了。

「老公,你還要喝嗎?」

「小野寺他沒喝夠!」

「是!」

「不!太太,我該回去了。」

「說什麼,不要客氣,喂!里代子。」



「是的!」

里代子心情好的不可思議。如呆只有裕一一個人,早就不理他….睡了。因為有二十五、六歲的小野寺在。

他看里代子的眼神今人暈眩,里代子非常愉快。因為里代子的晨袍,令小野寺心動。(說不定他是童貞)在廚房拿醬菜的里代子微笑著。

現代的二十五、六歲的男子如是童貞是不自然,但也不奇怪。小野寺嚴肅的臉,高大的體格,長相算是普通。會對里代子的晨袍心動….。平常一定很少接觸女孩子,說不定因認真唸書和運動,而沒機會與女孩子約會。他的眼神並不像看到女人會好色的眼光,里代子是如此的感覺。

里代子將威士忌與小菜用托盤拿出,裕一已脫掉上衣,扯掉領帶,沒形象的躺在沙發上。

「老公,怎麼在這裡睡呢?」里代子說。

「噓!讓他睡吧!太太,課長很累了。」小野寺說。

「好吧!小野寺,請用吧!」

「不好意思,讓妳招待!」

小野寺的眼神還是暈眩的,偷瞄著里代子的晨袍。

「暖房是否太熱了?」里代子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搖控器。

小野寺望著里代子的晨袍內的胸部,吞了一下口水。

「太太!我喜歡妳!」突然地抱了過來。

————————————–

二、

「幹什麼?小野寺!」因被抱而失去重心的里代子,被他推倒在椅子旁邊的地毯上。

「太太,我喜歡….喜歡妳,我….」小野寺將自己的臉埋入里代子的胸前。

「我很高興你對我的表白,可是….」被高大體格的小野寺壓著,里代子無決動彈。

「我,我對女人不懂,你教我成為男人吧!」

「小野寺,等一下….啊!不行….。」

小野寺解開了里代子胸前的鈕扣。

「啊!這是真的胸部,女人的乳房啊!」小野寺感動得吸吮著里代子的乳房。

「啊….」里代子慌忙的用手按著自己叫出聲的嘴。怕裕一會醒過來。

不知何時裕一已開始打呼了。裕一喝了酒就會大聲打呼。打呼聲非常的吵。

小野寺啾啾的吸吮著乳首。

「不行….不….要….」

里代子全身無力,他的吸法沒有技巧只是忘情的做著。但反而有新鮮的無法說出的快感。更何況里代子已有一星期沒有做了。所以火花一點即燃。可是,屋內有睡著了的丈夫….。想到就很不安,但因恐怖感而更加的感到興奮。

小野寺緊緊的抱住里代子,右邊左邊的乳房交換的吸吮著,將顫抖的手伸入晨袍裡面。

「啊!不行!喂!」

「太太,你太有魅力了,我無法忍受!」

「可是我先生在旁邊。」

「沒關係,他睡著了。」

小野寺著急的脫下里代子的內褲。

「可,可是萬一醒過來了….。」

「我無論如何都想看看女人神秘的部位。」

「啊….嗯!不….」

小野寺將身體挪開,脫掉里代子的內褲,將兩腳扳開。

「看看而已哦!喂!可不行做….約束….哦!」

里代子搖擺著腰部,小野寺的熱氣吹在兩腿間的毛髮間。

「好色情的毛髮,黑黑的,軟軟的捲縮著!」他吞下口水的注視著,用手指撥撫著陰毛。

「這….這就是女人的小穴。」呻吟著的聲音說,邊用手指玩弄著花卉。

「啊….嗯….」

「太太,真是太感激了,出生到現在第一次….」

好像小孩子在玩弄著稀奇的玩具似的,他繼續地玩弄著花瓣,然後….

「這,這就是陰蒂嗎?」觸摸著花瓣上敏感的部位。里代子腰部顫抖著。

「真可愛,紅紅的充著血又硬硬的。」

「你….那麼的摸它會….啊!」里代子大腿的內側痙攣了。

「太太,妳有感覺是嗎?這就是證據了,這麼多….啊!這就是愛液嗎?」他用手指去攪弄,發出了啾啾的聲音。

————————————–

三、

下半身赤裸的小野寺,脫下外套,穿著襯衫慌忙的壓住里代子。里代子將晨袍拉到腹部上面,露出胸部及下半身。但是,嘴裡還是….

「不要….不行!我老公會醒過來。」小聲的說著,想起身。對自己說的老公會醒來的恐怖感而漸漸地興奮起來。

「可是我因為太太而如此的勃起了….我今天一定要把童貞丟掉。」

里代子因對方是童貞,小野寺的初體驗而感到興奮。

「不行呀!不可以,小野寺….啊….。」男人炙熱勃起的東西抵在花瓣內,里代子顫抖著身子。

「這,這裡嗎?不對嗎?這邊嗎?」

小野寺狂亂的壓過來,他那怒張硬挺的東西在花瓣邊觸尋著,里代子嘴裡雖然反抗。(童貞的陰莖,想要….)頭內已熱血上昇;花瓣也充滿了愛液。

「喂….求求你….不要….」里代子挪動著腰,小聲的說,並不是挪開,而是挪至較容易插入的位子。將腰部用力向前的小野寺。

「嗚哦….」呻吟著,炙熱生氣的東西已侵犯進入柔壁裡。

「啊….」顫抖的聲音,里代子緊張地按住嘴。

「嗯….好爽….啊….好舒服!」

以為小野寺是要用腰力搖動。

「啊….嗚….」慘叫且停止了動搖。

「哎呀!」里代子失望的叫出聲音。

「對,對不起,已經出來了。」

「沒關係!第一次嘛!」男人在初體驗時,總是會早洩,里代子知道。

「我是沒用的男人。」

「沒這回事,這證明小野寺還年輕,看….」里代子挪開了腰。

「你的東西才剛出來又是那麼大且硬了….啊!好棒!」里代子催促似的將腰抬高。

「再,再做一次可以嗎?」小野寺低聲的說,開始搖擺著。

「好,好啊….爽…..好….好爽。」不自覺的說出聲,里代子張開微閉的雙眼。沙發上的裕一,還打著呼,沈睡著。

「啊….大太的小穴….真是舒服….嗯….好棒。」

「我也是很舒服,小野寺的雞巴又硬又挺….很爽!」

「有那麼好嗎?我的命根子….哦….嗯….比自己用手做,舒服一百倍。」

「我也是啊….嗯….受不了了。」

這時里代子趕緊將手按住嘴巴。自己以為很小聲,但不知覺變得多大聲自己也不清楚。

通常里代子認為沒有多大聲,但裕一說:「叫太大聲了。」

「我的鼓膜快振破了。」常常在辨完事後,被裕一取笑。當然自己並不認為太大聲。

(裕一會被吵醒)

里代子不安的喘著說:「麻煩給我靠枕….」將手伸向沙發處。

「要抱枕做什麼呢?哦….」小野寺繼續搖動著腰說。

「給我!….那裡的抱枕。」

小野寺停止動作,伸手將沙發上的丸型抱枕拿給里代子。里代子將抱枕放在臉上。這樣里代子快樂的叫聲,就減低很多了。

「不必客氣叫出聲來,太太,沒關係,聽不見的。」小野寺更激烈的狂搖著腰。

————————————–

四、

裕一微笑著開始脫衣服。脫至只剩一件內衣後,走近里代子身邊。小野寺也微笑著。將抱枕蓋在臉上的里代子,一點都沒發覺。在抱枕下面,繼續發出嗚咽聲,突然在自已的乳房上,感覺有熱熱的硬硬的東西。好像就是陰莖的觸覺。

「什麼東西,小野寺?」

奇怪的將抱枕拿開的里代子,慘叫一聲,是裕一將自已股間硬挺的東西放在里代子的乳房間摩擦。

「老,老公….」

裕一將自己的陰莖,挪到里代子的唇邊。

「吸吮它!淫蕩的妻子,敢在睡著的老公身邊與別人做愛。」

「不,不是的,我是被強迫的!嗚….」

裕一強制的將自己的陰莖,塞入里代子的口中。里代子反射性的吸吮著,且異常的興奮起來。被發現與小野寺的性愛後,受到兩個男人同時侵犯特別的興奮。

「哦….好舒服….再….再吸!用你的舌頭。」

裕一快感的呻吟著,並粗魯的搓揉著里代子的乳房。

「如何?里代子,爽嗎?上下的嘴都被男人侵犯著。」

里代子用舌尖撥弄吸吮著,再用唇似包裹著的上下移動。

「小野寺,我老婆的滋味如付?」

「太棒了,我已經….」

「不要那麼快出來….再用力一點戳她….啊….哦….腰快酥掉了….今晚遇上了熱情的對手了吧….是嗎?妳快爽死了哦?同時品嚐著兩根巨棒….。」

里代子將丈夫的那根從嘴中拿出。已經是高潮邊緣了,怕太興奮而咬到丈夫的陰莖。

「啊….嗚….我….」小野寺已喘得相當厲害,更瘋狂的搖擺著腰。

「哦….出來….。」發出像女人似的叫聲,射出了男人的精液。

里代子也握住丈夫的陰莖,激烈喘息著。讓裕一吸著自己的乳房。

「我也….快出來了!」發出高潮的叫聲,全身顫抖著。

「好,交換了!」裕一推開小野寺,將里代子的身體轉過背面。

「老….老公,在小野寺面前,太羞人了!」

「小野寺,我老婆的裸體如何呢?」

「太….太剌激了,好似脫衣模特兒!」

「來吧!里代子,久等了!」裕一將里代子拉近自己,埋進了自己怒張聳立的雞巴。

「啊哦….」里代子興奮的叫著。

「和小野寺的那話兒比,哪一個較好呢?」慢慢的抽送中的裕一問。

「老公的比較好!」

「說謊!」

「真….真的….嗯….」

「你剛剛不是說小野寺比我的好嗎?我都聽到了。」裕一開始了性虐待似的,加快腰部的動作。

「我….沒說謊….你的陰莖比他….好太多了….又硬,又粗….啊……。」

「真的嗎?」

「是真的,所以才跟你結婚的呀!全世界中老公你的最….最好了!」

「原來,我的東西比別的男人好,所以妳才跟我結婚,再晚都希望與我做愛。」

「因為我愛你….老公….」搖搖擺擺中,里代子不知不覺的將抱枕抱在胸前。

「但是我一個星期沒有抱妳了,所以妳的身體又饑又渴,只要是男人都行,再晚這裡也都是濕的哦!」

「不要欺負我啦….嗯….求你….爽….好爽哦!」

「再讓你舒服一點吧!小野寺,將你那又勃起的東西讓里代子吸吮吧!」

「可….可以嗎?課長。」

「這是命令,快做,里代子的口技一流,是我教出來的。」

「是,是的。」小野寺奪走里代子胸前的抱枕將腰挺了出去。

「請….請妳吸吮吧!太太!」

「這怎麼可以?兩人聯合起來欺負我。」嘴巴雖是這麼說的里代子,已將恢復生氣的小野寺的雞巴含入嘴裡了。

「哦….好舒服哦!」小野寺快感的呻吟著。里代子也沈醉於狂熱的情慾中。

「好吧!就讓妳高潮吧!」裕一加快腰部的動作。

(多刺激呀!同時讓兩個男人上….)里代子燃燒於第一次的三人戲裡。

裕一已快結束的說:「里….里代子,要出來了。」

挺腰出來的同時,小野寺的XX也在里代子的嘴中痙攣,射出黏黏的液體來。接著里代子也….。

「出….出來了….老公….小野寺。」狂喜的喊叫著。

————————————–

五、

隔日夜晚….

(今晚不知會不會抱我?)里代子入浴後邊想著邊選擇晨袍。裕一今天公司放假,早上睡得很晚,該休息夠了。(還是裕一會將咋天的事放在心上?)從途中開始成三性文之事,里代子心中總是覺得好像對不起老公。並非是里代子誘惑的,被小野寺侵犯時,裕一正在睡覺,應該不知道才封。

(一定認為是我誘拐的….)可是裕一今天的態度又與往常一樣。這麼想就認為該是被原諒了。所以今夜,里代子又開始期待了。穿著淡藍色的晨袍,將胸罩脫掉走進了客廳。已經洗過澡的裕一穿著睡衣在看電視。電視上演著『相撲』。

「老公,該休息了。」里代子靠在沙發上丈夫的身邊,撒嬌的說。

「還早吧!」裕一將臉轉向電視上。

「也對,今天起得那麼晚,還不睏,老公….」

「是呀!」

「我們新婚的時侯,睡不著時都做些什麼事….」

當然期待著裕一的回答是『上床』。

「嗯!都做些什麼呢?」裕一回答。

里代子跳離裕一身邊。

「你還是在生咋天晚上的氣?」

對里代子的激動,裕一回答。

「咦?生什麼氣呢?」

「昨夜和小野寺的事,你一定認為是我誘惑他的。你在睡覺所以不知真況….」

裕一笑著。

「有什麼奇怪?真的,就算你一星期都沒碰我,我也不可能去誘惑你的部下。」

「我知道,實際上….」

「咦?」

裕一將里代子抱近身邊。

「自首好了,那是一開始我們兩人就套好的。」

「老公你….」

「他三月份就要結婚了。對自已的性生活沒有自信,只有一次經驗而已!」

「什麼!他不是童貞?」

「廿六歲了耶,當初第一次做愛時並不順利,現在的結婚對象也才只親過嘴而已。所以….」

「那老公你和小野寺都欺騙了我….」

「可是妳也因為他是童貞,有新鮮感而玩得十分的愉快,不是嗎?」

「老公你一開始就沒睡,連打呼也是假的囉?」

「微開著眼晴全看到了。」

「好,既然這樣….」里代子將手伸入裕一褲子中。

「今晚不讓你睡了。咋天和今天加起來,要你補償一個星期所缺的….」

「喂!等等呀!要在這地方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