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裙下的秘密

可能是我長得漂亮的緣故吧,人緣一直都不錯,特別是有許多男孩子都願意主動和我交往。但說了你們也不可能會相信,我一直沒有正式交過男朋友。一方面從小到大,父母都把我看管得很嚴,怕影響學習,不許我在讀書的期間的交男友; 另一方面是我自己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我對男孩子們的感覺不是那麼好,我樂意和他們做要好的朋友,可是不想做那種有直屬關係的"朋友",這樣我會覺得自己不自由。

雖然如此,上了大學之後,追求我的男孩仍然十分的多,可我們只是維持在一般的關係。在他們的眼裏,我是一個有思想,有抱負,有主見的女生。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我長得很漂亮,且對人的態度友善,不像那些自以為是的"冷美人"。

不過,我卻很苦惱,他們把我想像的越好我的壓力就越大,內心的我其實存在多重的性格。就比如說我外表不願意做別人的女朋友,私下裏我卻有著許多古怪的愛好,或者可以稱為"癖"。我喜歡自慰,喜歡剌激,喜歡在隱蔽的地方脫光全身的衣服————太多太多了。有時連我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心理有點變態。儘管如此,我卻不會很自卑,相反,往往會沈迷於此而不能自拔,我喜歡這些特別的感覺。

可惜上中學的時候我一直住在家裏,這些行為或多或少都能得以收斂,等上了大學,離開了家,在大學外面自己租了一幢小屋住在外面。我的衣櫃裏的新衣也越來越多,其中更多的是裙子,吊帶背心等。我喜歡它們不僅因為它們有著鮮豔的色彩,則是穿上之後能顯露出我優美的線條,吸引大眾的目光。這樣我會感覺自己就像是女王。美麗而性感。

大學開學後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樣踏著花步在通往教室的路上輕盈地走著。身邊一如既往,充滿了火辣的目光。這些所謂的大學生,恐怕也不曾見過多少像我這樣的美女吧,每次我經過的時候,總會有幾個猥猜褻的人影在我周圍晃蕩。一雙雙如狼般的尖銳的眼睛在我身上打轉。起初我有一點點不適應,可時間長了也就見怪不怪了。“男人都是這樣的好色,"我心裏這樣想著,臉上卻露出了少許的笑容。正是從這些古怪的眼神中,我得到了滿足,得到了剌激。

今天外表我和平常一樣沒有什麼分別,內心卻忐忑不安。在這樣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我美麗的身體帶著罪惡。

我穿的是一件緊身白色連衣短裙,靚亮的長髮披在背上隨著和風在輕輕地飛揚。在陽光中,修長的一又小腿露在裙擺的下面,沒有絲襪的裝飾,看起來圓滑光亮。

可是我為什麼會心跳呢?呵呵,說出來會嚇人一跳,誰也不會想到,今天我沒有穿內褲,而且,在我的最保密的那個部位些時正插著一隻中等型號的電動陰莖。一陣陣快感正源源不斷地剌激著我的神經中樞。讓我有些炫暈。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還得努力掩蓋自己興奮的表情。裝出一付若無其事的樣子。

眼看著快接近教室了,我的心卻跳得更加厲害,那只插在我陰阜裏的陰莖正以中速剌激著我,淫水沿著大腿的內側涑涑地流著,仔細點看就會發現地上有一條若有若無的亮線,這些全是從我身上流下來的。

“糟了,要是有人發現就完了。"我這樣想著, 卻莫名地興奮,"不要緊張,不要緊張,現在沒有人,沒有人會發現那些東西的"。我安慰著自己,腳步沒有停下來,一直會教室的方向移動。

“噢,快不行了,插在下面的那個東西要掉下來了。"我想讓腹腔加緊一點力,盡力夾緊那只電動陰莖不讓它落下來。不過,由於淫水的作用,它變得很滑,大腿根部用力既不能輕也不能大,輕了夾不住,大了更會把它擠出來。所以,我不能走快,只能一步一步往前挪。

“天哪,要掉下來了!“到達教室門口的那一?那我幾乎要喊出聲來,興奮得大腦一片空白。幸好還有一絲理智,我小心地走到了自己的書桌旁。”成功了“我心裏為這一次的特別行動暗暗自高興。

幾個男同學以異樣的眼神看著我,可能是因為剛才我時來走路的姿勢嚇著他們了吧,再看看周圍,還有幾個女同學也在看著我,不過她們的眼神卻是充滿了忌妒,“哼,誰讓你們沒有我漂亮,”我心裏又是一陣狂喜。

沒一會兒就上課了,今天上《外國文學通鑒》,教課的是一個帶著一付深度近視眼鏡的中年男教師。由於他為人比較隨和,所以大家上課時氣氛有比上其他課時要熱烈。

而一開始我就沒有專心聽他講課,下體的剌激使我的心情難以平復下來。本來走路的時候那只東西已經快露出體外了,坐下之後,我把身體保持成前傾的姿勢,它就可以整個地插入陰阜裏,只留下一條電線,一頭連著電動陰莖,一頭連著裝在我裙袋裏的開關。由於有了椅子的支援,我現在可以用勁地夾著它,不必擔心它會滑出體外。光想想在教室這麼神聖的地方做出這種淫穢的事情,我就禁不住莫名地激動起來。

我把那只電動陰莖的振動速度調到了高擋,它就像一隻受了驚的小耗子,在我的嫩穴裏強烈地跳動著,深深地剌激著我的陰唇,一直維持到下課,我已經來了兩次小高潮,幸好課堂裏也有些亂,否則我輕聲呻吟的那幾聲一定會讓人聽到的,而坐在我周邊的又多是男生。萬一要是當時出了什麼亂了,我青春玉女的形象豈不全完全了。

後面我又堅持熬過了幾節課,終於到放學的時間,我全身都快沒有力氣了。大學裏大家都是一放學就趕去吃飯,一般不會在教室裏逗留,除非是有什麼問題要問老師。今天可能老天也憐惜我,不讓我的形象受損,才下了課,大家一個個魚貫而出,我在後面慢慢地收拾著課本,等人流走空了才深深做了幾個呼吸。

我也想走,可是腳不聽使喚,又酸又麻木,實在是不能卻了。“那本小姐今早就留在這裏吧”。

大學裏的教室一般早上開門,到深夜晚自習後才關閉,後以我不用擔心會有人鎖門。

短暫地休息之後,我好像恢復了不少力氣。可還是不想動,平時就很嬌柔,在堅持了一個早晨後,體力下降得太厲害了。“誰來救救本姑娘啊!”這時的我多希望能了現一個白馬王子,把我帶走。 ” 既然不能走,那做點什麼好呢?“我軟軟地坐在位子上,百無聊賴。而那個小耗子還在振動。但已經被我調到了低速。

“假老公,本小姐要休息了。”我自言自語著。於是低下頭,把裙擺翻上來,拿出了電動陰莖。它上面已經淫水淋漓,更何況我的小穴穴。

可是我還想要剌激啊,出門的時候只插了這個中型的小傢伙,就是把它調到最高速也不能滿足我的欲望。

看著空曠的教室,我在搜尋著什麼東西。沒有令我失望,好半天終於在一個男同學的書桌裏找到一個空了的啤酒瓶,“太冷了,它會不會傷到本姑娘的寶貝?”摸著瓶身我猶豫了半晌,終於忍不住要下手了。我把瓶身擦了一下,仍舊把裙擺打開,用瓶子細的一頭對準自己的“妹妹”慢慢地插進去。

“噢,噢,”才進入一點點我的陰唇就因為冷的剌激而收縮,我忍不住輕聲呻吟了。“再進去點,再進去點,”一個聲音在催促著我,終於我鼓起勇氣,狠狠用玉手在瓶尾上拍了幾下,瓶子細的那一部份就一下一下深入到了陰阜中。

“不行不行,快撐開了。”當瓶子粗大的部份跟跟往裏鑽的時候我感覺陰阜脹得厲害。雖然我喜歡用電動陰莖插自己的小穴穴,可是一直以來由於保護措施做得好,洞門也一直很小,甚至比一般的處女還緊。用酒瓶這麼粗的東西摧殘自己還是第一次。

“啊!啊!噢!噢!————”我當真是鬼哭狼嚎了,整個教室裏都是我的浪叫聲。這個時候要是管樓的工人見到了我就慘了。想不到自己會這麼淫蕩,教室的門都沒有關啊。

越是淫邪越是興奮,我已爬在了書桌上,背朝天,翹著白嫩的屁股,一隻手扶著書桌保持上身不下落,一隻手扶著瓶子,一下一下往小穴裏塞 , “我快要死了,啊,噢,噢,哦————”陰道裏又是淫水連連,一部份從插在陰道裏的瓶口流到了瓶子裏,一部份湧出了玉門,粘滿了整個陰阜,順著圓滑的大腿流到桌面,染濕了一大片裙擺。

不管是衣服染髒還是教室門未關,此時的我已經顧不了這許多,我全身如火焚般難受,香汗如雨。也顧不了多少羞恥,跪坐在桌子上,雙手在腰間一拉,裙帶飄落過後,潔白如玉的身軀伏在了桌面上,嬌喘吁吁,浪叫聲聲。

我不知道用什麼詞來形容現在的快感,只見近三十公分的灑瓶大半湮沒在了本姑娘的嫩穴裏。陰道填得不能再填了,隨著身子的上起下伏,酒瓶的尾部撞擊著桌面,催動瓶口一下一下衝擊著我的花心。每一下都疼痛異常,每一下都換來我瘋狂的叫聲。天哪,這就是平常那個文靜,恬然的淑女嗎?眼淚模糊了我的眼睛,而瓶子的剌激麻木了我的大腦和玉體。

對於我這樣一個弱質纖纖的女孩來說,真是的太累了,長時間精神和肉體都處在瘋狂的巔峰,我需要休自。終於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眼前一黑,人倒了下來。”砰‘地一聲,那個“失寵”的瓶子結束了它的任務,從我的下體滑落,打啐在地上。人於是沉沉得躺在桌上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是一個小時後的事情,只覺得頭如欲烈。低頭看自己的小寶貝,只見它已經恢復了原來形狀,只是外表有一些紅腫。看到教室門隨風關合,而自己一絲不掛,突然間羞得面色緋紅,趕快起身部到地面穿上衣裙,心裏默默祈褥著不要有人在我睡了之後發現我的窘態。 收拾了桌上那些已經乾涸的淫水,整理好衣裙,顧不得髒,急急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在那又是一片驚奇和好色的眼神裏,我滿面帶羞奔回了自己的小屋。



其實我也想做一個好女孩,真真正正地做我的玉女,我也不是很討厭那些男孩子們,雖然不少男孩盾中的是我漂亮的外表,但也有真心對我好的。其中有個叫鴻的同學給我的印像很深。每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都是一付意氣風發的樣子,那征明他是一個有精力的的男人,,智力型的男人。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一片櫻花林裏。當時的我們只是擦身而過,他回頭對我輕聲說了句:"對不起">而後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視野中。看著他飄逸的身形遠遠離去,我盡然一動也不能動。一股幸福的感覺湧上了心中。那時起,我的心裏就一直貯留著這樣的一個男子,揮之不去。 原來他是我的同學,我一直都沒注意到他。因為我不太喜歡和男孩子說話,所以之前不認識是情有可緣的。那天以後,每天上課的時候我的眼睛也只為他一個人而專注。 應該說有 了心目中的戀人,我要注意收斂一點維護自己的玉女形象了。可是不出幾天,我又在校園裏有了第二次現淫穢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從那次在教室裏一番淫穢之後,竟喜歡上了把自己裸露的感覺。

一天晚自習後,我耐心地等到其他人離去。夜很晚了,若大的校園裏空曠曠地沒有幾個人影。我依然是穿著一身的薄裝。

在教室裏,趁著沒人,我偷偷地把內褲從長裙裏褪了下來放在書包裏。然後懷著一顆複雜的心態走出了教室,準備走回自己的住所。 我的住所緊挨著學校,從教到那裏按平常速度步行要花十五分,其中要經過一段沒有燈光的黑影區。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過了11點半了,這個時候街上的人不是很多。我又在大腦裏想著一些邪惡的東西。 我信步走進了黑影區,在一個偏僻的角度落裏停了下來。趁四周沒人,我馬上脫下連褲絲襪和底裙把它們放到了書包裏。

夜有一些深了,這裏又是城市的少人區,所以現在出奇的靜,好長時間也不會出現一個人。我的下體赤裸裸的,良同吹來,我不禁打了幾個寒顫,大腿上起了不少雞皮疙瘩,纖纖玉體在晚風中顯得那麼單薄和弱小。自己也來一些後悔,心裏想著,就算不會被別人發現自己的窘態,只怕著了良明天要發燒的。可是大腦裏一想到裸露的身體,便咬咬牙堅持下來了。

小巷太黑了,我小心翼翼地走著,一股恐懼襲上心頭。我從小就怕黑,而今一個女孩子穿成這要走在街上,能不害怕嗎?心裏一邊禱告,希望一路平安。 幾分種的路程後,終於看到了一百米外的路燈,心裏馬上一陣竊喜,因為我的住所就要燈角度下的那一片住宅裏。我加快了腳步,向著那裏走去。

“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只有十米了”。我心裏在默默數著,就要經過一戶人家的門口裏,突然門“吱”得一聲打開了,我頓時如糟雷擊,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我被人發現了。”這裏燈光很亮,我慘了,想到這裏我不自覺地把書包掩大了下體。低著頭一路小跑。 “小明,尿完了快進來,小心著了良。”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從那道打開的門裏傳了出來。我鼓起勇氣回頭看了一眼,只見一人小男孩正在那裏小便。

“太好了。”我轉危為安,心裏一下子又釋放下來。可是為保名潔,我還是小跑著回到了自己小屋裏。

“砰”門重重地被關上,我背靠在門裏,一隻手拍著怦怦亂跳的胸口,嬌喘吁吁,想志剛才一幕,當真嚇了一大跳,渾身都在出汗。“沒事的,沒事的”我安慰著自己,一聯明到那個小弟弟小便的姿勢,面頰一下子又紅了起來。”不公平嘛,女孩為什麼一定要蹲著小便呢?“突然我又有了一線的憤悶。

想到明天還要上課,我洗漱完,像往常一樣,脫得光溜溜地鑽進了溫暖的被窩裏,很快就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昨晚為追求一時的淫樂,果真把自己又交給了病魔,一想到要吃那些苦藥,我就直吐舌頭。

拖著病歪歪的身體,我堅持來上學了,這個舉動似乎很受大家的贊同,男孩們一致投來關心和憐來的目光,時不時人有人來虛寒問暖。我不知道這種關心和同情是出於什麼目的,也許是因為我有病大身,身上衣服多了,不合他們口胃,所以他們都希望看到那個健康靚麗,衣衫明亮的玉女。不過我還是挺感謝謝大家的關懷。

但令我很失望,鴻一直都沒有正眼看過我一眼,甚至是注意我一秒鐘錶,他不是在和男孩們談笑風生,說是和女孩們調侃。而那些女生都是那種很普通的。我有些醋意,恨那些喜歡她,和她聊天的女孩。也恨他凡事漠不關心的傲慢態度。我承認自己有時很自私。但哪個女孩不想真正擁有一個關心自己的男子。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沒有一份完整的愛情。難道是我要求太高,拒絕那些曾經的追求者們?我說不清楚,只是為自己覺得悲哀。

突然間我就哭了起來。沒有理由的哭。周圍的男孩們卻不知的措,以為是他們什麼地方得罪了我,忙不疊地向我道歉。我於是又覺得自己這樣太好,擦了擦淚水不哭了,反而看到那些追求者們的點頭哈腰狀破涕為笑了,他們於是更不懂了。“唉,女孩的心事你們怎麼會瞭解呢?”我若有所思。 終於又等到放學了,我身體熱得厲害,虛汗淋淋,臉色白得嚇人,活脫脫倒像一個“病美人”。我掙扎著走出教室,又有幾個熱心的男同學主動提出適我回家,但都被我一一謝絕了。而我的心裏倒希望那個狠心人能偈他們這樣對我多關心一點。

我支持到了校門口,頭就開始炫暈,天地好像都在打轉。我只能用手扶著旁邊的欄杆一邊喘氣一邊作短暫的體息。不少走出校園的人都報以異樣的目光。可能他們在想,“這個小美美是不是虛脫了?”“她這麼靚,身體也不錯,幹起她一定很爽。”這些想法我都能那一付付淫邪的神情中體會得到 。

我有一天有了心中的戀人,也許我應該好好地善待自己了,可是事實總讓人很無奈,原來他來許多戀人。我不感到意外,像他這樣的好男子的確是女孩競相追逐的對像。只是我不能忍受的是他在我面前公然與別的女孩接吻。那是我無意中撞見的,他也見到了我,可是從他的眼神裏我絲毫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羞怯。我早已在心裏以身相許,認定了他,要他卻全不在乎,我很委曲。在這個大學裏,我也算是絕色美人,比起那些庸枝俗粉好上多少倍?太不公平了。他不喜歡我,就算我吸引了全界的目光又如何?我不要做女王,我只要做一個被他寵愛的小動物就滿足了。

如果說女人都是奇怪的,那用在我身上就應驗了。因妒成恨,我會怎麼做?一些瘋狂的欲念又重新佔據了我的精神世界。 我上學的時候穿的更加性感,辣妹裝為我吸引了更多的曖昧目光。短裙在空中飛舞,可是下面卻很少穿內褲,我不怕被別的同學發現,發現了更好,我不要再做回那個表面文靜的好女孩,我要推殘自己美麗的身體,以之來渲泄心裏的不滿。 我已經無法自拔,我喜歡被男人看,我喜歡很辣的打扮,我喜歡被男生偷瞄,會很有征服感和成就感,也很有興奮的感覺。既然得不到自已所要的愛情,幹嘛還為他一個人守身如玉。

我不會再吝嗇自己的身材,身邊就出現了很多的男生,同學,朋友啦,連走在交園都有人一直看我,又讓我回到高中時的感覺,被大家同時看著,既驕傲又興奮。當他們看著我清純的臉孔和我身上曲線盡露的辣妹裝扮時,我也知道他們心裏要想什麼:不外是這女孩穿的這麼騷,一定很喜歡人家去上她,或是如果能插入她,讓她發出叫聲,一定很爽之類的。更甚都,或許在幻想著我緊身裙下正不斷流著淫穢的液體,渴望粗大陰莖插入。

當玉女發起狂來,是任何人無法想像的。

那天我有6節課,早上1,2節沒課,早上在自己的床上自慰,到極度興奮,淫穢水氾濫裏,將我新買的三段變速人工陰莖插了進去,再啟動了低速震動。我喜歡那支是因為它有三各速度:當低速震動時,我可以一直保持興奮的感覺,甚至一整天也可以;當中速時,就已經可以讓我達到瘋狂的的高潮了。且它的體積比我以前用的那支中等型號的陰莖要大一些,插入身體裏應該很爽快吧。

我起身慢慢走到鏡子前,走動時陰莖和大腿的摩擦讓我感到插入的充實。我喜歡在鏡子前,看著自已美麗的身體插著不斷震動的電動陰莖,這是很多男子想插入的身體啊!我卻只想用假陰莖來作賤這完美的身體。

看著自己因跨下假陰莖震動帶來的快感而扭動的身體,大腦裏掠過一陣陣洩恨的快感。我喜歡的男子不想珍惜,就讓假陰莖來佔有吧。這種淫邪的氣氛,我就受不了而高潮了。當我感受震動時,一面用不斷流出的淫水塗在肛門上,一面伏在冰涼的衣鏡上嬌聲呻吟。

光是第一次的報復心情,就讓淫水不斷地分泌,插在下面的陰莖不停地震動,快感連天,我心時暗暗下了決定,今天一整天都不要拔出來!想了一下,把正在震動的陰莖調到中等速度。快感在電動陰莖的帶動下不快速提升,快接近臨界點了,我忍受著,慢慢將它滑入陰道深處。“哎喲,好昆,進不去,我開始懷疑會不會是因為多天的“循規蹈紀”讓下體的肌肉重又恢復了緊小的狀態,或都是陰莖太大了。

那只陰莖塞進去了一半就難以再深入了,快感持續升高,我快不行了,沒時間換小支的了,開關已經啟動無法停止,我用力將它插入我體內,一股電流由下體通過,不同以往的高潮,我倒在地毯上抽搐,下體的陰莖仍持續地震動,淫水不停地流淌,好不容易緩過氣來,我保持興奮的心情,開始穿衣服。

使用電動陽具的好處就是我可以空出雙手,需要用手去保持我的高潮。我忍耐著即將來臨的第二波快感,挑選著去上課的衣服。喔,有點不行了,在震動的地獄下,我穿上我最喜歡卻不常穿的白色吊帶襪,再選一件可把臀部包地緊緊的短裙,剛好把吊帶遮住。可不能讓人看到我穿如此淫蕩的絲襪去學校。結果我穿了細肩露背的上衣,和8公分高的高跟鞋。唉,根本不是上課應有的打扮,但在電動陰莖的控制下,已經無法思考了,這樣的裝扮一出門就達到了我要的效果——街上每個人都看著我,電動陽具不停地帶給我無止盡的震動,加上穿高跟鞋,走路一定會擺臀,更是不斷剌激著我的陰部。如果這時有人來跟我搭訕,我一定會不由自主地在他面前高潮的。

好不容易到了學校,因路面不好,一直上下跳動,加上擠滿人,我把陽具震動的速度一直持在中速,手偷偷伸到裙下,應該沒人看到,扶了一下下體的假陽具。在怕它掉下來的情況下,我像小腹裏用了點力把它緊緊地夾住,這樣所感受到的震動強度更加強烈,走路的姿勢很是彆扭。這樣不停地爽下去,在到達教室之前,先後泄了兩次,好在我還有最後一絲神智。

在學校課一節一節地過,同不對我的妝拌早已經習慣,沒有特別的麼應。不知有沒有人發現我穿的是吊帶絲襪,還有沒有穿內褲就來上學,且下體還滿滿地塞著一支電動陽具?光想想這些就令我興奮,更何況是下體的陽具仍舊不停地帶給我快感,淫液不停地順著染在我坐的椅子上。我根本不關心時間的遲裏快慢了,完會沈溺在電動陰莖的震動下。

中午休息時,大家都去吃飯,我只想趕快去化粧室,因為上課時高潮不斷的襲來,我已經無法靠自己的意志去將陽具速度調回低速了,無法停止,這是之前從未有過的經驗,以前都是高潮後,就降低速度,有感覺後再調高,如此重複。淫水不停的流到絲襪上,不想也不能將速度調回。我在混亂中想唯有將它調到最高速,瘋狂的去刺激陰核和肛門,達到極樂的境界,才能破除這種狀態吧!但是最高速只有在家裏試過,在外面是絕對的禁忌。

我徹頭徹尾地變成了一具淫欲的工具,一架洩恨,泄欲的機器。體力在一下一下地消耗著,我怕我會變得全身無力,那樣讓別人感察出異況,我會被發現的。我只想著趕快到化粧室去,一邊走著,下體的刺激更加強烈,淫水在中速的震動下,不斷流到腿上,前後兩支陽具不停振動在淫水的潤滑下,正逐漸的慢慢下滑中。我快要沒力氣去縮緊下體,使其不掉下,周遭都是人,我還必須裝作若無其事,努力忍受著快感,不使人發現。喔!我真是喜歡這種異樣的氣氛。我早已經忘記了自己是班裏的玉女代表,內心世界全是淫穢的思想。

途中,有一位我的同班同學,我知道他暗戀我,居然在這時說要找我去吃午餐,我那時完全不懂他說什麼,只想著到化粧室後,就可以讓自己到達極樂的境界,發狂享樂,擺脫這淫水四溢,無法滿足的感覺。他看出了我的異樣,扶我到旁邊的欄杆處休息,問我是不是不舒服。

我心裏說著?“我要舒服啦,快讓我去,快!”而他只一直問我“怎麼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我已快進入那讓我害怕的極樂地獄了,雖然前後的震動速度仍不變,但由於高潮不斷累積,無法發洩的結果,加上陽具快要掉下被人發現的羞恥,我即將要進入無法控制的地步了。

在迷亂中,我發現我的手已伸入口袋,拿著控制著我下體陽具的開關,想要調到最高速,我在內心?喊,壓下去就毀了,可是仍阻不了我瘋狂的本性,讓大家看吧!不要忍耐了,按下去就解脫了,不要想太多,有什麼比極樂的高潮更重要的呢?我不斷說服自己,理智一點一點流失,不管後果了,我要!

就在學校化粧室外的走道,插在我陰部的假陽具瞬間加速震動,引發我體內積存的高潮決提,我全身如通電,瘋狂而大聲叫喊,靠著欄杆不停抽搐,已經無法管旁人了。享受電動陽具急速振動下的快感,在將要昏迷時想到,陰莖從我下體滑落在地面,我的淫水噴的滿腳都是。

我同學呆住了,不知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反而我是最快恢復神智的。急忙收起地上的東西,顧不了什麼了,徑直跑進了化粧室關上了門。若大的屋子裏此時只有我一個人,很安靜,我聽到一陣強烈的心跳聲,胸口起伏不停。

“天哪,我讓人發現了,怎麼辦,怎麼辦?”恢復了清醒頭腦,我感到了害怕。“他在班裏一說,我豈不是……”“嗚~~~~~~~~~~”我忍不住失聲哭出來。

“劉婧,你沒事吧,怎麼啦?”那個男同學並沒有離去,隔著門在問。 大概他沒有看清楚吧,回想到剛才那一幕,那個東西滑下來的時候,他似乎沒有注意到是什麼,就被我收起來了。我定了下神,告訴自己沒事的,一切會好。然後調整了一下心態,止住了哭聲。 “我沒事,只是有些不舒服。”我向門外的他說,“你先回教室去吧,如果我不來上課,請你替我向老師請假,好吧嗎?”

“哦,知道了,你要保重,我先走了。”聽語所,他全然一付全無所知的態度,我長長籲了一口氣。看看整衣鏡時裏的自己,臉色正逐漸由蒼白轉為紅潤。 遠遠傳來一陣鈴聲,上課了,我打開化粧室的門看了看,四周沒有一個人了,也難怪,大家都要上課啊,這時還有誰會來這裏。

我複又關上門,看著鏡中的美人,呆呆地出神,晨風透過窗戶輕輕吹打在我的小臉上,發絲在面頰上飄逸。

“我到底是怎麼啦?”我問自己,為什麼總是這樣,一忍不住就胡亂放縱。為什麼我生得這麼完美,卻有一顆複雜的心。我也恨自己啊!鏡中的女孩的臉隨著我的心情的變化而變化著,面部骨肉已經在扭曲。

“你要放蕩是不是?好,我成全你。”我分明跟鏡中的自己過不去,“讓你脫光了從這裏走出去要不要?”說著,我開始脫身上的衣物。很快,鏡中就出現了一個潔白的裸體,高聳著胸甫,扭動著纖腰,叉開著修長的又腿 ,兩隻小粉拳時而擂打著那一片毛色光亮的三角黑毛區,時而把中指插入玉穴裏撥弄。一邊弄還一邊說:“你這人盡可夫的小騷女,弄死你,弄死你。”對自己恨得越深,手指的插動就越快,長甲也摳弄著嫩穴裏那顆小肉球,快感一波接著一波傳遍全身,玉體越來越熱,小穴鼓鼓地開始又脹起來,又是一股暖流在小腹裏湧動,很快就要到達陰道裏了。

我想撤手,已經來不及了,“波滋”一股粘粘的液體沖出下體,噴在兩隻手掌上,渾身一陣痙攣,頓感小腹虛空,沒有一絲再支撐,人也倒在了地上。

“好涼啊。”我伏在涼涼的磁磚上,靜靜地,感到自己的孤獨,絕望,就像一頭愛傷的小動物,沒有生機,沒有希望。是的,我沒有了人生的方向。我成了恨和性的奴隸。

屋外天不知什麼時候變得陰沈沈的,屋裏死一般沈寂,誰會想到一有一位絕色美女赤裸裸地躺在這裏。晨風吹打得窗戶左右搖擺,空氣中寒意更勝,太陽早已經不見了,大概躲在那厚厚的烏雲裏面。我合上眼睛,忍受著寒意,在地上瑟瑟發顫,身子平展在地面上,沒有力氣收起來保溫,連蜷成一團的權力也被剝奪了。

我好想死啊,可是現在卻什麼也做不了。我必須為自己的淫賤付出代價。

踏,踏,踏……沉重的腳步聲從地面傳到耳朵裏在,是誰來了?這個時候大家都在上課,可能是……我心裏默想。

砰, 砰,來人在敲了敲門,可是沒人應答。我已經無力起身,就算可以,以現在這個樣子也不可能去給來人開門。 化粧室的門是鎖上的,我不開門沒有人可以進來,包括老師。可是我分明聽到一陣零亂的金屬交加聲——鑰匙的聲。“唉,完了。等人一進來,我就再不是眾人心中的玉女了。”我依然一動不動,我無力去阻止別人的進入。

吱——門開了,能進來的只能可是樓房的管理人員。一個青年男子出現在我視野裏,高大,卻不算俊朗,因為他留著絡腮胡,我無法判別他的面貌。

“咦——”那人顯然是發現了我,所以發出了驚疑聲。“你怎麼會在這裏?”那人問我。在問我話的時候他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我的身體,眼神火辣辣的。我見他在我上身做短暫停留後,注意力集中在了下體。但我那裏毛髮很盛,他試圖調整角度想看清我的私處。

我沒有回答,也不想回答,反正人已經這樣了,我不再掩飾什麼,還是靜靜地躺著,不說話,不移動。

“該不會是死人吧?”這人猛然嚇了一跳,我卻苦澀地在心裏笑了笑。沒想到這個這麼膽小。

他沒有離去,而是小心翼翼地彎下身來探我的鼻息。發覺我不是死人後,他才拍拍胸甫自言自語道:“嚇我一跳。姑娘,你怎麼啦?”

我知道自己不能老這樣不動,努力欠身想坐起來,卻徒勞一場。他看我這樣辛苦,也不避男女之嫌,蹲下攙扶我一把。

“請不要再問我問題好嗎?”我擠出一絲力氣說道:“我很不舒服。”

“可是你……”他剛想說什麼的,說了一半就打住了。他可能是想知道我為什麼這樣狼狽地躺在這裏吧。可是我能說什麼?

就要扶我的時候,他發現在我下體一片粘稠,他 當然是十分的驚異,從他眼神中我看得出,他可能以為我被人強姦了。在他的攙扶下,我坐了起來,相信在這個過程中他對我全身已經瞭若指掌了。那一雙眼睛最後停留在我的臉上。剛才可能遠了你看不清我長的樣子,現在近在咫尺,他不期然地感歎:“啊,你長得真漂亮。”

我艱難得又笑了笑,“你也長得也很帥啊”。我絕不是說謊,真的,近了才發現他長得真的不錯,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要留鬍子,不是絡腮胡。

“請幫把衣服拿過來好嗎?”我自己已以不可能穿上衣服了,萬般無耐只有請他幫忙。我總得見人啊。

他突然臉紅了一下,轉身去幫我撿地面上散亂的衣物。

首先當然是穿上衣了,他紅著臉遞給我胸罩,我想接啊,可是手才微拾起一點點說不行了。

他見我這麼吃力,就說:“算了,我替你穿上吧。”我無力地點了點頭。

他很溫柔地一件一件替我把上衣穿好。然後扶我起來,替我穿裙子,最後他竟驚奇地說:“咦,你的內褲呢?”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他見我如此也沒有多問。

“你在這裏坐著休息一下吧。好點再走。我不會鎖門的。”他還算正人君子,一邊說著一邊關門退了出去,沒有趁人之危。我心裏一陣感動。剛才雖然與他肌膚相親,但也不放在心上了。只是他會對我怎麼樣想呢?於是我急忙把他喊住。

“怎麼啦?你。”他問。

“請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說出去好嗎?”我已經羞得滿面通紅了。聲音十分的小。

“放心,我看到你就像看到我妹妹一樣。我會為你保密的。”他說話時態度很嚴肅,不像說笑。“你盡可以把我也當成你哥哥。”他說完又要走出去。

“謝謝你。”我謝他。

“不用客氣。”他走出了門外。

“哥哥。”我感動地眼淚直流。

“你比我妹妹漂亮多了。”他已經走出去一段路程了,遠遠地說了這一句。然後我們再沒有說什麼。

謝謝你,好哥哥,我終於體會到了兄長般的關懷。

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