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飛之夜

自從有了互聯網絡,自從帶寬有了增加,自從BT開始泛濫,自從成人娛樂開始發展,雙飛就成了很多人,特別是很多男人的終極目標。不排除很多女人在豐富的成人資訊引導下也暗自有了DoublePlay的想法,但是僅僅局限於一種性幻想罷了。作爲東方人來說,女性固有的傳統思維觀念還是占據了上風。

而男性則大大不同,很多人已經將幻想付諸了實踐。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很多性愛故事的開端都是源於意外,特別是超越了傳統意義上正常范疇內的性愛經曆,雙飛也是其中一種。第一次因爲意外,以後才成爲必然。

一場夏日夜晚的喧囂聚會過去,人人都已經疲憊不堪,但是心理上的刺激感卻依舊強烈,以至於還能保持清醒的念頭。

朋友陸續離開後,車上只剩下我跟阿雅,還有小凝。幾個人依然在興致勃勃的談論晚上的喧鬧,開車到了樓下,不知道是誰說干脆上樓繼續喝點吧。我沒意見,晚上無論吃飯還是泡吧亦或者後來K歌,幾個人一直膩在一起,去哪兒都是一樣玩,所以欣然上樓。

一進房間就是一股清香,我也是第一次到阿雅的小窩,小凝貌似經常過來,進了房間就邊嚷嚷累邊直奔洗手間。我把T恤脫掉,躺在沙發上喊阿雅去拿酒,她答應一聲就去了廚房。幾分鍾過去,她捧了一大摞啤酒過來,小凝也從洗手間跑了出來。廢話沒有,三個人圍坐在地板上繼續喝酒。

夏日的夜晚雖然較爲涼爽,可是一會功夫還是渾身冒汗。我讓阿雅開空調,才知道她有空調過敏,用不了那東西。可我恰恰汗腺發達的很,很快汗水就打濕了褲子的腰部。

她們兩個就嘿嘿的笑,小凝說:「老哥干脆你脫了得了,看你熱得那難受,咱這兒也沒外人。」我笑說:「脫了到可以,就怕嚇著你們。」說完我還故意裝扮個鬼臉。

阿雅笑得更厲害,轉身問小凝說:「你怕不?」小凝用嘴咬著手指頭,忽然說:「我想起來了,有個笑話怎麽說的了?」我跟阿雅讓她快說,小凝瞪著大眼睛想了一會說:「知道了,是這樣的。有個男的很爲自己的身材自負,特別是那裡呀,就是關鍵部位。有一次呢,他跑去找小姐玩,自我感覺良好的很,完事以後、躺在床上問那個小姐說,怎麽樣?沒見過這麽大的吧?小姐說,確實沒見過,可也沒見過這麽軟的!」我跳起來吼道:「你個小丫頭跟我臭美!」阿雅跟小凝笑得抱做一團。

雖然跟這兩個丫頭已經是多年的交情,但真要在她們面前脫得只剩一條內褲,我還是覺得荒唐了點。於是不理會這個提議,大家繼續喝酒。熟悉的朋友,特別是親密的朋友之間往往無話不談。就比如我與她們,彼此之間甚至可以說沒有隱私。阿雅有過幾個男人、小凝有過幾次經曆,也包括我曾經相處過幾個女人,我們看對方的過去就如同看自己的經曆一樣。聊了很多閑話,一大摞啤酒又差不多見底了。酒瓶、煙蒂、夜色、男女,還有慵懶的音樂構成了夜晚的全部。

在一起把小凝上一個分手的男友臭罵了一頓以後,忽然都靜了下來。

我與阿雅斜靠在沙發上仰頭抽煙,小凝晃蕩著手裡的酒瓶,喃喃的說:「沒意思,沒意思,沒意思,沒意思……」我皺眉說:「又來了,你一提男人就這樣,就不能跟你聊這些!」小凝說:「本來就沒意思嘛!那還不讓我說說啊?我也就是說說嘛!」阿雅在旁邊輕拍了我一下笑說:「那你到是說個有意思的,也別讓她自己無聊。」我忽然想起來前一段在酒吧玩過的一個遊戲,於是說:「要不咱們玩大實話遊戲吧?」小凝說:「玩遊戲?好啊,怎麽玩?」我說:「簡單的很,阿雅家裡不是有骰子嗎?拿一個骰子出來,咱們擲骰子決勝負。輸家必須回答贏家提出的問題,而且要如實回答。」阿雅說:「如果不想回答呢?」我說:「那就由贏家提出一個事情,輸家必須去完成。」小凝問:「什麽事情都可以啊?」我說:「對啊,什麽都行。比如把酒全喝光,比如讓兩個人舌吻什麽的。」阿雅笑說:「哈哈哈,你想讓我們兩個舌吻?我可不同意!」我笑說:「輸了就由不得你了。」小凝嚷:「開始開始,趕緊開始。」翻出骰子,小凝搶過來就要開始,我攔住她說:「咱們臨時修改下規則啊,因爲咱們只有三個人,所以說,每一局都會有一個人看熱鬧。這樣不好玩。咱們干脆由贏家說了算,只要有人贏了,另外兩個人都是輸家,全部需要接受懲罰。」小凝說:「老哥你好啰嗦啊,趕緊開始。」阿雅說:「行啊,都明白了,那就小凝先開。」小凝晃了骰子,開出來是4點,她撅著嘴把骰子遞給了阿雅。

阿雅說:「老哥你先來?」我搖頭,她就晃骰子,一開,是個2點。

小凝哈哈笑說:「完了,你肯定輸了。」我說:「結果可未必啊!」我拿過骰子一擲,竟然開出來1點。阿雅跟我對視一眼,都是哭笑不得的神色。

小凝哈哈笑說:「哈哈哈,我以爲我的點數少呢,結果你們更少……嗯,我想想怎麽處罰你們呢……」我說:「來吧,隨便處罰,哥哥我是見過風浪的人。就沖我一個人來吧!」小凝說:「喲,英雄救美啊?放心,誰也跑不了。」她滴溜溜轉了會眼睛,說:「你們的事情,我差不多都知道,想不出來要問什麽。干脆讓你們做點什麽吧?」我逗她說:「別是還讓我脫褲子吧?」小凝瞪眼說:「好啊,這你自己說的,脫褲子!」如果換做別的女人,我這會何止脫了褲子,恐怕都完事洗漱干淨穿上褲子走人了。可面對的是阿雅跟小凝,這兩個認識了6、7年的老友,我怎麽都覺得別扭。

我笑說:「不脫不行嗎?換個別的。」小凝說:「不行!誰讓你自己說的,就脫!快點啊,不脫我可上手了!」她說著就跳起來張牙舞爪的來抓我。

我連忙按住腰帶說:「得了得了,我脫。」阿雅在一旁笑著不說話。

我還是把褲子脫掉了。其實想想也沒什麽,牛仔褲裡是普通的平角短褲,根本無所謂的事情,也許就是自己心理問題吧。

見我脫了褲子,小凝撇撇嘴說:「好像誰願意看你似的,不是怕你熱嘛!」她轉頭又問阿雅:「阿雅,你說對不?」阿雅說:「抓緊時間,我還等著接受處罰呢。」小凝說:「呀,我都忘了。那這樣,你把你瓶子裡的酒都喝掉吧。」我嚷嚷說:「這也太簡單了吧?」小凝說:「那怎麽了?這就叫男女有別!」遊戲繼續進行,我們三個互有輸贏。贏家要求輸家的花樣也越發豐富。從詢問性愛的感受,到暢談口交的技巧;從喝光瓶中的啤酒,到一口氣抽完一支煙;從要求親吻對方的臉頰,到用舌頭舔舐脖子……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天色已經拂曉。我因爲酒的作用,有些暈暈的感覺,阿雅與小凝也是臉色紅潤。可是誰也沒提出結束,仿佛都不願讓這夜晚就這麽過去。

又一局開始,我開出來的是1點,阿雅是3點,小凝是贏家。

小凝與阿雅懶懶地依偎在一起說:「實在沒什麽玩的了,我都想不出什麽花樣了……要不,你給我跟阿雅跳個脫衣舞吧。」阿雅笑說:「還脫?他就那一條短褲了,再脫就沒了。」小凝說:「我不管,就跳!現在就跳!」阿雅站起來說:「那我去換張CD,適合跳舞的。」一會功夫,很Sexy的音樂聲傳來。

小凝嘻嘻笑著說:「快跳快跳,上我前面來跳!」我也是被酒精沖昏了頭,就按照在電影裡看過的脫衣舞男的感覺跳了起來。

必須承認,這是一個相當暧昧的場面。我只穿著一條內褲在很Sexy的音樂聲中擺動身體,而小凝斜靠在沙發坐在地板上,我的下身正好對著她的臉。如果說當晚有那麽一點性意識的話,也是在這個時候被喚醒的。不知不覺中,我感到自己的雞巴忽然跳了一下,龜頭一緊,明顯增大了一圈。小凝的臉不知道因爲酒還是因爲注意到了這一點,越發紅的厲害。從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胸脯上下起伏,我甚至感覺到她呼吸的熱氣在我的短褲外徘徊,這讓我的心跳也在加快。

阿雅在另一個房間喊:「還要不要酒了?」我轉身剛要說話,就聽到小凝喊:「多拿點來!」然後她一把將我的短褲褪了下來。

我感到血直往腦袋裡沖,雞巴幾乎一瞬間就膨脹起來。小凝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我已經翹起來的雞巴,我也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時間彷佛凝固了。

「咱們幾個也太能喝了,這是開第三箱了。」阿雅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一下回過神來,剛要提上短褲,小凝一把抓住我的雞巴,溫暖濕潤的小嘴就含住了它,我感到她的舌頭在龜頭上打了轉,然後她立刻張開了嘴,伸手把我的短褲提上了。幾乎同時,阿雅也回了房間。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說:「不跳了,太累,誰說也不玩了,還是喝酒算了。」小凝沒說話。阿雅笑著遞給我一瓶酒,我一仰頭喝掉了大半。

再接下來,誰都沒有說話。我借著喝酒閉上眼睛,回味著剛剛的突發事件,小凝也低頭沈默不語。

阿雅說:「都累了吧?我也折騰差不多了,咱們都睡會吧。」我連忙說:「行,那我先去洗洗。」這一瞬間的平靜讓我有一種釋然感,緊繃的雞巴也軟了下來。



剛進衛生間,阿雅跟過來說:「我給你找牙刷。」她蹲下去打開櫃子找東西,我連忙想閃開,但是狹小的衛生間根本不容我有躲閃的余地。於是,剛與小凝經曆過的場景又一次發生了——阿雅蹲在那裡,面前是我的下身。

剛有些疲軟的雞巴又一次血脈膨脹。阿雅還在嘀咕她經常準備這些東西,剛一擡頭就碰到了我硬硬的雞巴上。她「呀」了一聲,又立刻捂上了嘴,隨即又哈哈笑了起來,轉身就喊:「小凝,你快過來看看,快來!」沒等小凝答應,我連忙把阿雅推出了衛生間。

再出來的時候,兩個女人兀自嘀咕著什麽,看到我都是一臉壞壞的笑。我了解她們,這是只有在她們有了擺弄人的鬼點子的時候才有的表情。

一個沖動的念頭湧上了我的腦袋,難道這是一次飛來的豔福?不過理智此時依然占據著上風,我說:「你們快洗漱,我先睡了啊。」小凝笑嘻嘻的說:「怎麽睡啊?哦?老哥?

阿雅這裡就一張床啊。」我說:「廢話,當然床上睡。是我怕你們啊,還是你們怕我啊?」小凝哈哈笑著被阿雅拉著去了衛生間。

這是一個信號?我不敢相信,畢竟平日裡我們也是無話不談的密友,同樣的玩笑也不是沒有過。如果今天有些其他事情,比如小凝與我的那一瞬間,我到甯可希望是一種無意的沖動。有些時候就是這樣,當彼此之間毫無芥蒂的時候,對於男女之事也會沒了想法。只是,難道今天是個意外?

躺在床上以後還是有些迷糊,畢竟身體不是鐵打的。也不知過了多久,隱約覺得她們上了床。不知道是因爲我恰好躺在中間,還是因爲她們故意的安排,阿雅和小凝一左一右躺在了我兩邊。

我還在嘀咕「睡吧,都睡吧」的時候,一只小手已經悄悄握住了我的雞巴。

這種感受真實而又清晰,心理上與生理上的雙重滿足感一下子讓我興奮起來。一側身,我看到小凝亮亮的大眼睛。我剛要說話,她用手一下按住了我的嘴唇,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她的舌頭就開始從我的胸口一路舔了下去。

跳舞時候小凝含住我的雞巴是一次意外的沖動,那現在卻已經是純粹的欲求。

她的舌頭在我的雞巴及周邊不停地舔舐,口水沾滿了我的雞巴。她一邊用嘴唇親吻著雞巴暴露的青筋,一邊用舌頭在來回掃蕩著雞巴,直到脹大的龜頭。她用整個嘴把雞巴包裹起來,靈巧的舌頭在反複刺激著龜頭的每個方位,上上下下的套弄忽快忽慢,有幾個瞬間我相信自己18厘米多的雞巴被她完全含住了,甚至我能夠真切的感受到龜頭在她喉部的顫抖。

在一次深深含住雞巴後的糾結後,小凝忽然吐出了雞巴,擡起了頭定定地看著我。我感到雞巴從溫暖濕潤的感覺忽然變成了一股清涼的感受,我的呼吸越發急促。

小凝坐在我身上,回手解開了自己的文胸,一對豪乳躍然而出。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又在加快,伸手去撫摸,小凝卻把我的手抓住,然後把拉起我的手指舔舐起來。

我覺得自己的雞巴又在膨脹,小凝隔著內褲摩擦著我的雞巴,濕潤的一片,我已經無法分辨到底那是小凝的口水還是我們共同的愛液。

小凝邊摩擦著身體邊把她的內褲扒向了一邊,這樣,我的雞巴直接與她的桃源洞口摩擦起來。

這種感覺讓我更加興奮,我剛想坐起來把小凝脫光,一直側身的阿雅忽然說:「你們能不能安靜下?我要睡覺啊!」我一驚,剛才還以爲阿雅早睡著了,看來她根本沒睡,不過聽她的話雖然在抱怨,卻沒有生氣的意味。

小凝嘻嘻笑著說:「阿雅,要不要看看?沒睡覺就別裝了啊,回頭看看吧。」我長出了口氣,伸手去抱阿雅,說:「轉過來呀?去哪兒看這種現場直播啊!」阿雅在我手伸到她胸前的時候按住了我的胳膊,卻沒推開,我就勢把手伸進了她的文胸裡摸到了她的乳房。她撲哧一聲笑了說:「少來,我可懶得看,你們玩吧,我睡了。」我忽然有了一個很大膽的念頭——小凝可以,阿雅爲什麽不可以?我立刻調整了下姿勢,沒等小凝反應過來,我的雞巴已經猛得插進了她淫液泛濫的小洞裡。

小凝「啊」的一聲喊了出來,我感到阿雅的身體明顯一震,她的乳頭硬了起來。

小凝在我身上瘋狂的扭動著身體,雞巴的每一次抽動都帶著愛液的滋潤,我刻意引誘阿雅,所以更加用力的撞擊著小凝的身體。啪啪的身體撞擊聲夾帶著愛液在雞巴和小穴裡一進一出時發出的刷拉刷拉的聲音響徹著房間。我的手在阿雅的懷裡撫摸著她的胸部,她雖然沒有小凝胸部大,卻很結實,握起來別有味道。

我可以感到阿雅是在強制壓抑著自己的欲望,她的乳頭早在我的撫摸下硬了起來,嘴裡呼出的熱氣都有些燙手。

我決定進一步誘惑她,我不相信這種場面還有人能夠經得起引誘。

我一邊繼續跟小凝糾纏,一邊把阿雅的手拉了過來。

我邊抽動著雞巴邊問小凝:「怎麽樣?喜歡嗎?」小凝喘息著回答:「喜歡。」我說:「喜歡什麽啊?」小凝哼著說:「喜歡……」我說:「是不是喜歡我的雞巴?喜歡我拿大雞巴插你的小屄?」這是一句很突然的話,我跟她們平時雖然無話不談,但是這種粗話卻從來沒有過。現在忽然說這句話,小凝雖然沒回答,但是她的屄裡猛得一緊,而旁邊的阿雅的反應是緊緊抓住了我的手——這次打擊見效了。

我立刻加緊了攻勢,不停地問小凝「喜歡大雞巴嗎?」「喜歡大雞巴插你嗎?」「喜歡吃我的雞巴嗎?」「想讓我給你舔屄嗎?」……小凝越發瘋狂起來,在我的引導下,也開始配合著我的問話來回答,反複說著「我喜歡……我喜歡老哥的大雞巴。」「我喜歡你的大雞巴插我。」「我想吃你的雞巴。」……小凝越說聲音越高,動作幅度也越大,我知道她要高潮了。猛然她一陣抽搐,我感到龜頭在她屄裡被緊緊的包裹起來,肌肉在有節奏的收縮、擠壓著龜頭。我有一種射精的沖動,但是旁邊的阿雅怎能放過?我屏住了呼吸,小凝兀自在我身上慢慢摩擦著身體,感受著雞巴在她屄裡的抽插。

我問小凝:「好了?」小凝不言語。

我說:「我要你下去給我舔雞巴,快去!」小凝答應了一聲,又前後套弄了幾下,這才戀戀不舍的擡起來屁股。雞巴從屄裡滑落的時候帶出了嘭的一聲響動。

小凝剛擡起屁股,我一把將阿雅的手拉了過來,直接按在了我依然聳立的雞巴上。夾雜著愛液的雞巴濕滑的很,阿雅輕聲驚呼一下,想把手抽回去,我把住她的手上下套弄起來雞巴。

小凝爬到我下身,用舌頭去舔弄了幾下龜頭,嘻嘻笑著說:「阿雅,過來跟我一起舔吧,好好吃啊!」她說著去拉阿雅的手,阿雅連忙把手拿開,小凝就低下頭一口把我的雞巴吞了進去。

我喘著粗氣在阿雅的耳邊說:「過來吧,我想肏你,你難道不想嗎?」阿雅輕輕扭動著身體,並不說話。

小凝嘴裡含著我的雞巴,在全心全意的努力。

我慢慢側身,把手下阿雅下身伸了過去。阿雅在我手摸到她的陰毛的時候,略微做了下阻擋,但是我很堅決的把手指繼續向下摸過去,她只好放棄了抵抗。

不出所料,她的下身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我觸手可及的,是一片濕滑。

手指插入阿雅已經泛濫成災的屄的時候,她忽然轉身,把嘴唇貼了上來,我跟阿雅的舌頭立刻糾纏在了一起。

這是一個無法用文字形容的迷醉場面——小凝在下面肆意舔舐著我的雞巴,我的手指在阿雅濕潤的屄裡進進出出,而阿雅用舌頭狂熱的搜索著我口腔裡的每一個空間。

我把阿雅的手又拉過來,放到了我的雞巴上,這次她沒有反抗,而是在側面慢慢揉捏著雞巴,另一邊是小凝靈巧的舌頭。

一個近乎令人窒息的長吻之後,我輕聲告訴阿雅:「下去給我舔舔。」阿雅在搖頭,我擡手摸了下她的頭發,順勢把她推了下去。

盡管同樣是嘴與舌頭構築的愛欲世界,可是這正如同與不同的人做愛有不同的感受一樣。阿雅的嘴巴把我的雞巴包圍起來,與小凝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如果說小凝的口交是一種暴風驟雨般的狂熱刺激的話,那麽阿雅的口交就是一種潤物細無聲的優雅。小凝在舔我的時候,會因爲她的興奮度的增加而進行著隨心所欲的宣泄,那麽一會功夫,我知道她咬了我的龜頭、雞巴、卵蛋。而阿雅在舔舐的時候,我幾乎感覺不到她的牙齒與舌頭的存在,整個雞巴就是被牢牢包裹在一個近乎真空的環境裡,雖有空隙,卻又不覺得空蕩。她的嘴巴上下套弄著雞巴的感覺,就好像人在水面上隨波蕩漾的感受,真實卻又虛幻。

兩個女人此起彼伏用嘴和舌頭爲你服務的時候,確實是一種享受。這種滿足感不僅來自於生理,更多來自於心理,特別是當我在清晨的陽光照耀下,看著自己昂首挺立的雞巴旁邊有兩個完全沈醉在欲望中的女人在不停舔舐、吸吮的時候。

小凝又吃了一會,慢慢爬了上來,阿雅把我的雞巴拉過去,一口全吞了進去。

小凝咬著嘴唇輕聲對我說:「我還想要……你給我,給我吧。」我伸手去摸,她下身竟然還是濕乎乎的一片。

我笑說:「小丫頭,我怎麽不知道你這麽騷啊?好濕啊你。」小凝閉上眼睛,滿面通紅,她伸手過去把我的手抓起來,把手指塞到了她濕滑的小洞裡,我聽到她發出了很滿足的喘氣聲。

我忽然想起來一個絕妙的主意。我一邊不停的抽動插在小凝屄裡的手指,一邊擡高了手臂。小凝順勢跟著我的手臂在動,這樣,我慢慢把她的屁股挪動到了我的面前,而她的臉又轉到了阿雅正舔舐的我的雞巴那邊。這是一個常見的69姿勢,可是因爲現在下面還有第三個人,一下讓這個姿勢顯得說不出的淫蕩。

我伸出舌頭在小凝的小洞周圍打轉,同時用手指繼續抽動,這讓她愈加興奮,我明顯感到她的愛液在不停的湧動,一會功夫就把我的鼻子、嘴巴、下巴打得一片濕。

阿雅忽然停了動作,把我的雞巴吐了出來。小凝低頭過去,一口又吞了進去。

我都懷疑自己今天哪兒來的這麽大精神,這麽淫蕩的場面我竟然沒有絲毫射精的感覺。

看到阿雅擡頭起來,我輕聲說:「上去吧,好不?」阿雅搖搖頭,旋即又點點頭。

我連忙抓住小凝的胸說:「快起來,讓阿雅上來。」小凝嘴裡含著雞巴嗯了一聲,還是不放開。

阿雅笑了,對我說:「今天真的便宜你了。」說完話,她去把小凝的腦袋擡了起來,自己劈開雙腿,抓住我的雞巴,一下插了進去。

感受很奇妙,必須承認這一點。盡管阿雅比小凝身材要高挑,可是沒想到她的屄竟然是短小型的。雖然有了足夠的潤滑,可是我的雞巴依然只能插入大概3/4左右的深度,其他部分只能露在外面。這就不像小凝那樣,可以整個雞巴全部插進去。

阿雅發出滿足的歎息聲,我問:「怎麽了?」她笑了一聲說:「太大了點……」我說:「不好?」她沒說話,開始兀自扭動起身體來。

在那天以前,我從來不曾想過成人電影裡的DoublePlay會真實的發生在我身上。我躺在床上,身上是兩個被性欲刺激的近乎瘋狂的女人。一個騎在我的頭上,我用舌頭在舔著她的陰蒂、陰唇、不時把舌頭插入她的屄裡攪動;一個騎在我的雞巴上,我用雞巴抽插著她的小屄,感受著愛液的流淌。我的頭腦一片空白,唯一的知覺全部用來感受性愛的刺激,瘋狂、瘋狂、瘋狂!

這時候,天色已經基本全亮了。阿雅套弄了一會雞巴,小凝忽然趴了過去,伸出舌頭去舔我跟阿雅身體交接的地方。這種感覺非常強烈,我的雞巴依然插在阿雅的屄裡,在外面的雞巴卻被小凝的舌頭纏繞起來,口水、愛液融合在了一起,我感到阿雅身子一震,似乎小凝這個舉動讓她得到了一次高潮,她一下向後仰了過去,小凝抓住我的雞巴大口吃了起來。

我連忙坐起來,小凝兀自含著我的雞巴不放嘴。

我說:「你過來,你不是想要嗎?」小凝一下放開了我的雞巴,我把她身子向前推過去,這樣,小凝撅起屁股趴在床上,而旁邊是仰面喘息的阿雅。

我伸手去摸阿雅的小屄,她又哼了起來。

我說:「阿雅,你也撅屁股,像小凝這樣就行。」阿雅直搖頭,小凝伸手去抓她,她一下翻過身來。

兩個女人在你面前撅起了屁股,你先肏哪一個?借著陽光,我才第一次看到她們兩個的下身。小凝的屁股渾圓,摸起來很結實。阿雅的屁股比她小點,卻比小凝要白,柔軟中又不失彈性。小凝的屄是蝴蝶型,陰唇稍微外翻,雖然有些色澤,可是顔色並不深。阿雅的屄是饅頭型,陰毛可以看出平時經常修正,顔色很淺,也許與她天生的皮膚顔色有關。平心而論,我更喜歡阿雅的屄,可是小凝在做愛時候比阿雅瘋狂的多。

這兩個女人一靜一動,真是讓人難以取舍。

我正在猶豫,小凝低著頭哼著說:「老哥,你快來吧,我要你啊,我受不了了……」算了,不管那麽多。反正阿雅剛剛才爽過,還是先肏小凝這個騷屄吧。我把腰一挺,猛得把雞巴插進了小凝的屄裡。小凝喊了一聲,立刻向後扭動著屁股,迎合著我的撞擊。

我一只手扶著小凝的腰,另一只手伸了過去,把手指插進了阿雅的屄裡。阿雅也開始放開了情緒,身體前後扭動起來。

也許是此情此景太過刺激,我在小凝的屄裡抽插了一會,猛的有要射精的沖動,我連忙停止了動作,屏住呼吸,這是一個可以暫緩沖動的方法。

小凝還在晃動著屁股,色迷迷的問:「你動啊,你怎麽不動了?」我長吸了一口氣,讓心情平靜了一些說:「不肏你了,我得伺候伺候阿雅,不然她該不高興了。」借著說話,我把雞巴從小凝屄裡自然而然的拔了出來。這讓小凝哼了一聲,她一屁股趴著了床上。

我挪動膝蓋湊到了阿雅撅起的屁股後面。她回頭看了我一眼,我抱著她,雙手撫摸著她的胸,把雞巴慢慢插了進去。

這一次要比跟小凝做愛有很大不同。與小凝的感受如同狂風暴雨一般,我越插得快、深、狠,她就越興奮,叫得聲音越大。而阿雅卻完全不同,她在我把雞巴插入的時候會發出一種很迷人的悶聲,不時夾帶著嬌喘。阿雅不是用狂野來駕馭性愛的女人,卻是用溫順來駕馭男人的女人。這種感受,讓我産生了一種迷醉感,甚至我都舍不得再狠狠地用雞巴插她的屄,把身體發出的撞擊聲弄得啪啪作響。我只是慢慢的輕柔的抽動,而她的身體在默默的感受、響應,她的愛液湧動著,順著我們結合的地方緩緩流淌,在屄裡,在雞巴上,在腿上,在床上。

也不知我跟阿雅纏綿了多久,小凝竟然在旁邊睡著了。我們發現她睡過去的時候,不由自主的都笑了。

我跟阿雅又換了個姿勢,她躺下張開雙腿應納著我雞巴的插入。她問我:「你也太能做了,平時也這樣啊?」我笑了說:「我也不知道,今天特別興奮。」她笑了說:「怎麽啊?忽然兩個大美女一起跟你做愛,太刺激了?」我點點頭。

她忽然悄聲問我:「你覺得,我們,我跟她,誰好?」我加快了抽插的動作,趴在她耳邊說:「你。」這一個字讓阿雅發出了特別滿足的喊聲,她把我抱得越發緊,輕聲鼓勵著我的動作:「來呀,快點,再快點,我要你,我要你……」我感到自己的雞巴再阿雅的屄裡越來越漲,整個夢幻般的雙飛過程讓我積累的欲望達到了頂點。

我喘著粗氣說:「我要射了,我要射了。」阿雅閉上眼睛說:「射吧,射吧,射在裡面,在裡面射吧!」我瞬間爆發了。

我的雞巴依然在阿雅的屄裡緩緩抽動,她閉著雙眼喘息著說:「真好,真舒服啊……」我問她:「沒事吧?」阿雅嘴角帶了笑說:「沒事,放心好了。有事我也不找你。」我笑著在她臉上又親了一下。忽然聽到嘻嘻嘻的笑聲,原來是小凝一臉壞笑的看著我跟阿雅。阿雅臉色有點紅,一下轉過頭去。

小凝笑著說:「怎麽還害羞啊?」我說:「你不害羞?那咱們再來一次?」小凝說:「來就來,怕你呀?你也射我裡面,切!」阿雅說:「別鬧了,都去洗洗,然後好好睡一覺,我是主人啊,聽我的。」小凝哈哈笑著說:「喲,阿雅,怎麽了?迷上老哥了?心疼他啊?沒事,我不讓他射還不行嗎?」我的雞巴已經軟了,從阿雅的屄裡滑出來,我就勢撲到小凝身上,她「哎呀」一聲,從我身子底下逃了出去,哈哈笑著跑去了衛生間。回頭看到床上,阿雅的小洞口微微張開,依然在一張一合的噴射著熱氣。白白的精液從她的屄裡流淌下來,床上到處都是口水、愛液、汗水,還有精子造成的斑斑快快的濕潤。

那天我們三個相擁而眠,一直到晚上9點多才陸續醒過來。小凝興致勃勃的要去吃火鍋,被我跟阿雅拉去吃了烤肉。

吃過飯臨走的時候,阿雅問我們昨天是不是做夢了?我連忙告訴她們說我喝多了,什麽事情都不記得了。小凝把在嘴邊的話咽了回去沒吱聲。我想,這也許是我們在性愛之間最好的一次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