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播做愛—-林燕玲

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生物化學系,曾是香港TVA電視的新聞報導員,於2004年開始為TVA及STARDB報導新聞。由於她以前有一撮頭髮像小飛俠阿童木般,故坊間有「小飛俠」的花名。主要是負責報導衞生和教育有關的新聞。林燕玲是擁有清新臉孔,非新聞系出身的主播。迅速晉身為六點半新聞報道主播而被受關注,引起了一場輿論小風波。 林燕玲曾於2005年8月6-7日報導六點半新聞報道,其後離開TVA新聞部,成為六點半新聞報道最短的主播,資料上顯示她是一個人在租房子住。

一個人在租房子對於我的行動是利多,因為不用浪費力氣去解決其他人,只要我剛學到的開鎖術不失靈的話,我應該輕輕鬆鬆的就可以好好的品嚐一下這個主播了。

三天後,我去到她家門口,在確定了裡面沒人之後,我慢條斯理地把百合匙拿出來,在絲毫不費吹灰之力的情況之下,便打開了她家的鎖,順利地溜了進去參觀。在我仔細地觀察完她家的環境之後,我先把DV裝在主人房的隱蔽處,以便拍下待會的大戰,之後我便躲起來靜靜等待獵物上勾。

林燕玲在新聞報告完了之後,跟工作人員一起到KTV唱歌,到了九點多鐘,林燕玲覺得有些累便先行離開,她回到公司為她租來的房子時已經十點多了,今天工作了一整天,滿身大汗,因此她一回到家裡便馬上把衣服脫了,準備到浴室洗澡。

我躡手躡腳的走到浴室門外,用錢幣輕輕把浴室的門鎖打開。我隔著小縫偷看浴室裡的林燕玲,她已經進了浴缸,並拉上了玻璃門洗澡,但由於玻璃是半透明的,她美好的身裁還是會若隱若現地反映在玻璃門上,鮮紅白嫩的雙乳、纖細的柳腰、修長有美感的大腿、潔白的肌膚,還有下腹發出的黑色光澤,使我眼睛裡充滿了慾火,我知道我這次的選擇絕對沒有挑錯對象。

等玻璃門拉開時,林燕玲已經圍著浴巾,我感到非常失望,不過她忽然慢慢的把浴巾解開,她拿著浴巾輕輕抹著乳房上的水漬,34C的奶子在我面前晃動,乳頭也隨著擺動,真是波濤洶湧。等到抹下半身時,兩個圓圓的屁股轉了過來,好白好光滑,林燕玲轉身把一條腿跨在浴缸旁,輕輕抹著大腿,但她這姿勢卻變成把兩腿分開,將私處正對著我,她那迷人的嫩穴上,柔柔軟軟的陰毛上還殘留著不少水珠。

林燕玲就這樣慢慢地把身體抹乾後,才裹著大浴巾出房間,我趕緊躲起來。她身上僅用一條大浴巾包住,胸口上的兩個飽滿的乳房好像要跳出來似的,走起路來抖跳不已,她盤腿坐在床上,搔弄著頭髮,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畢露,令人看了暈眩。她開始擦起了她的護膚霜,她先把護膚霜擦在奶子上,把兩個奶子弄得一抖一抖的,看得我眼花撩亂,跟著她把護膚霜擦在她那修長白晢的玉腿上,還有她那小巧的腳趾上也抹了,就這樣不斷地抹,抹了很久,我的血液不禁加速流動,我看得差一點噴出鼻血來。擦完護膚霜後,她穿了一件性感睡衣便一躺,開始睡了起來。我耐心的等著,直到她開始發出微微的打呼聲,我才悄悄的爬出了我所躲藏的衣櫃,我站在她的床前才發現,原來她那睡衣胸口空隙很大,稍側身兩個34C乳房就走光,她穿的那條內褲也很鬆身,她每動一下腿,我就能從她那空隙看到她的大腿根部內側,甚至連陰毛也能看見。

我伏下身,伸手去解林燕玲睡衣的鈕扣,她不轉身本來也沒甚麼,不過過了一會兒,她又轉身側睡,睡衣完全鬆開,整個奶子抖了出來,在我面前晃動,34C是有夠大的,她睡的很死,完全沒有醒來,她又翻一了下身子,結果兩個奶子便大刺刺地暴露在空氣中,她的乳頭還尖尖的豎起。

我看她沒反應,就輕輕把她奶子揉動起來,真正點,她的奶子有夠軟的,我另一隻手正慢慢伸過去要摸上另一個乳房,林燕玲發出夢囈:「別弄我……」嚇得我兩手一起縮回,蹲下去床邊,我的心跳得很厲害,這一次真是刺激。過了一會,見林燕玲又不動了,我又站了起來,我看到她的內褲兩面只靠一根繩子綁著,那是一個活結,於是用手一拔,整條內褲鬆開,我稍稍把內褲往下一拉,整個屁股都露了出來,我彎低身子仔細看,她的私處又暴露在我面前,小穴看得清清楚楚,整個黑毛毛的私處露了出來。我伸手到林燕玲的私處摸著,越摸越大力,她輕輕「嗯」一聲,過了不久見她根本沒有醒來,就搓弄起來,她又輕輕「嗯」一聲,小腰扭了幾下,我又伸出中指插入她兩腿間,林燕玲開始有感覺,夢囈說:「別再弄我,讓我睡……」

林燕玲開始清醒,一開始她還以為是她男朋友在弄她,卻忽然想起己經和男友分開了一段時間,她張開眼睛看到一個陌生人在玩弄著她的身體,嚇得呆了好一陣子,張開嘴不知道要說甚麼。我連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她用力掙扎著企圖要掙脫我的懷抱,但我的力氣實在比她大得多了,任她如何用力也無法掙脫,最後她用力咬了我一口,我吃痛將她推倒在地上,林燕玲摔倒後忍痛爬起便想奪門而出,哪知道我早已洞悉她的心意,先一步擋在門口將房門鎖上,同時我手上多出了一把鋒利的刀。

我說:「別大聲吵,你再叫我一刀桶死你再姦屍……」林燕玲本來還想要掙扎,但看到我不像說笑的,於是又軟了下去。我看她乖乖聽話,便把林燕玲從地上拉了起來,把她推到窗台上伏臥著,一手握著她的大奶子使勁地揉搓著,她還想反抗,但不敢太大聲,我另一隻手已摸到她的小穴那裡,食指和中指硬塞進去,林燕玲輕輕「啊」了一聲,她怕我聽到她的呻吟,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不理她,繼續挖她的小穴,弄得她全身直抖,不斷扭來扭去,全身軟了下來。

我開始用嘴去吻她,弄得她「吱吱唔唔」,她的小舌頭已經吱唔到嘴巴裡去,我的手不停地抓握著她的奶子,把乳房搓圓變扁搓來弄去的,像在搓麵粉那樣。原本凹陷著乳頭,埋沒在紅潤的乳暈裡,現卻被我低頭用牙齒咬出來吸舔,慢慢使它勃硬,仔細地舔舐每一個部位,左手還不停的撫弄著另一個乳房。只這麼連續幾下,林燕玲已經開始閉著兩眼,皺著眉毛,微微張著小嘴,還伸出一點舌頭,滿臉淫蕩的表情,還要拼命裝矜持,叫著:「不要,不要……」

林燕玲一向很注意自已的腳,每天花很多時間在於腳的保養上,我被她那對腳吸引著,我改成含咬著林燕玲的腳趾頭,用嘴把林燕玲右腳食指上的腳出來,接著我開始吸舔著她那有著白嫩腳背、粉紅色腳板、一根根整齊滑嫩的腳趾頭、柔若無骨的玉足。我瘋狂的吸舔著她那剛洗乾淨帶著微微薰衣草香的小腳、腳趾縫,還不停的用手搓揉著她的腳趾,把她那白裡透紅的腳趾吸舔得紅通通的,她被我舔得「哼哼啊啊」地叫了起來。我見林燕玲的淫水不斷湧出,便把頭埋在她雙腿之間,用舌頭舔吸著,當舌尖碰到她的肉豆時,她全身都抖顫,淫水又再湧了出來,還流到屁股上。我見是時候了,我把林燕玲兩條修長玉腿給強曲起來,膝蓋貼在大奶子上,整個人像個肉球那樣,我把龜頭對準她的小穴,腰一挺,整根陰莖已經塞進林燕玲的細嫩小穴裡,還不斷向裡面擠著,直至全根沒入為止,然後就開始抽送起來,房裡充滿著當我的肉棒擠進林燕玲體內時發出的「噗嗤、噗嗤」聲。(她果然不是處女,不過還好我早就猜到了!)

我把林燕玲抱到沙發上換成側躺姿勢,把她的右腳含咬在嘴裡,繼續抽幹著,一次又一次地重重插進林燕玲的陰道深處,她現在不但口裡呻吟不絕,大半陰毛也都因為沁出的愛液而泡得濕濕的了。這時林燕玲已經舒服得全身酥痲,只見高翹在沙發上的那隻美麗小腳,粉紅柔嫩的腳趾在那兒一張一彎的動著。

林燕玲沉醉在我強烈的抽插攻勢中,她的臀部不自覺的高高翹起,我抓緊她的腰用力的前後抽送,每次向後抽出的時候,都用陰莖帶出一些淫水,從她大腿內側徐徐地流下,她不斷的嬌喘著並扭動誘人的身軀。我用手摸著她那兩個圓圓的屁股,我試著用手指沾滿她蜜穴裡分泌的愛液,慢慢在她漂亮的菊花蕾裡輕輕摳弄,把食指壓在林燕玲的屁眼上,用中指擠進那狹窄緊縮的小屁眼裡,感覺那裡的緊縮的壓力與濕熱。

由於林燕玲早就不是處女,因此陰道早已不像處女般的狹窄,既然前面的洞不能滿足我,我便轉移陣地,轉攻後面那塊處女地。我把龜頭對準位置,插進林燕玲的菊花蕾裡,由於剛才在幹小穴時,林燕玲的肛門已經被淫水滋潤了,所以我的龜頭才能順利的硬撐進她的菊花蕾裡。

林燕玲感到肛門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她忍不住大聲痛叫說:「啊……好痛……哎呀!」我看見林燕玲慘叫後更加獸性大發,用力抽動在她的屁眼進出,林燕玲那窄小的菊花蕾在我如此摧殘之下,菊門口開始出現血絲,她痛的聲淚俱下求饒說:「拜託……饒……饒了我吧!我受不了……好痛啊!」

我開始很有技巧的以龜頭磨擦她的屁眼緩緩前進,我雙手也沒閒著,輕揉著她尖挺的奶子,雙重攻擊的手法下,林燕玲的小穴裡淫水有如泉水般湧出,直把她的一顆心逗的又騷又癢,口中的痛呼聲也變成陣陣的誘人呻吟聲。只見林燕玲雙頰緋紅、媚眼如絲,慵懶無力的說:「嗯……好熱……好癢……哼……啊……」緊窄的屁眼把我的陰莖夾得滴水不漏,陰莖就像浸淫在一缸暖水內似的,舒服異常,身下的林燕玲也開始不斷大聲的浪叫。

林燕玲的浪叫聲隨著陰莖的抽插忽急忽緩,搞了十幾分鐘後,她轉而緊緊的抱著我,林燕玲和我更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如此令我更加受不了,我用雙手緊抓住她的屁股準備作最後的衝刺,我喘著氣用盡了所有的腰力向上刺,每一刺都直抵屁眼深處,抽插越來越快,我終於忍不住要爆發了,一股溫熱的精液射入林燕玲的屁眼深處,殘餘的精液自她的菊花蕾流下。

這時候林燕玲已經舒服得全身酥痲,慵懶無力,小嘴微微張著,滿臉愉悅的表情,看到她那香舌輕輕舔著雙唇的性感模樣,我不禁將我軟掉的陰莖從她的屁眼拔出,拿到她雙唇的位置,她用細嫩的手指握著滿是愛液的肉棒,溫柔的上下揉搓,輕輕的含在嘴裡,用嘴唇吮了又吮,她用舌尖順著肉棒的背側來回舔拭,還用香舌輕輕抵住我的馬眼,挑動著我最敏感的部位。我的弟弟在林燕玲出眾的口技挑逗之下,迅速恢復元氣,在她的小嘴裡不斷脹大。

林燕玲這時把我勃起的肉棒完全吞入嘴裡,我開始在林燕玲的小嘴巴裡做起活塞運動,這時她躺在沙發上,我就從上面把陰莖塞進她嘴裡,屁股一沉一沉,把陰莖不斷插進她的嘴裡、喉間,弄得她發不出呻吟聲,只能「唔唔」地叫。抽插個百來下後,馬眼酥麻感漸強,我抓緊林燕玲的頭用力加速的插個十來下後,馬眼一鬆,一股腦的精液射向林燕玲的口中。

我把陰莖抖動個七、八下,兩腿一軟轉身倒臥沙發上。林燕玲趴下舔起我濕漉漉的陰莖,足足舔啜了五分鐘才舔乾淨,直爽得我要叫救命,一絲絲精液緩緩的從林燕玲口中流出。林燕玲再主動以她的小香舌舔著龜頭上的殘跡,她很有經驗,全舔在龜頭的敏感地帶,令我的陰莖再次硬直起來。我繼續不斷在林燕玲身上的三個洞輪流抽插著,在又射了兩次之後才拖著疲憊又滿足的身體離開林燕玲的住處,在我離開的時候,林燕玲已經因為今天實在太累了,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