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灘淫交記

屋外驕陽似火,屋内悶熱異常。

一個人呆在家裏,很無聊,找了幾張A片獨自欣賞起來,結果挑起了欲火,不能自已,于是打算找個肉洞發洩一下。自然的我又想起了惠。

惠是個二十九歲的少婦,是我年齡最大的網友,很是風騷。因爲老公經常出差,我們就發展成了最親密的性夥伴。她很開放,正和我口味,在她家裏簡直到處都撒滿了我們的愛夜,床上,地闆上,陽台上,隻要能做的地方我們都嘗試過了。但是卻沒有帶她去野合,因此我決定今天帶她去開葷。

撥通電話後,我說明了自己的意圖,沒想到她很爽快的答應了,于是我要她到我經常去野合的海灘等我,并要求她不要穿底褲,隻要穿着裙子就好。

趕到了海灘,惠已經提早到了。她正坐在那塊經過我和好幾個女孩無數次用愛夜洗禮過的大石上朝我招手。

于是我坐在她對面,點燃了一支煙,問道:「你有沒有穿底褲」?

惠沒有說話,隻是朝我笑了笑,然後慢慢地卷起了裙子,張開兩腿。我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惠稀疏的陰毛,卷曲的微微蓋着她豐滿的陰戶。這畫面對我來說可比世界名畫還要好看。立刻讓我的小弟弟不安的昂首眺望了。

惠笑着看了看我的下身,熟練地拉開了我的褲子上的拉練,一把握住我硬立的陽具,笑道:「接到電話我太高興了,真快想死你的肉棍了,讓我吃掉它好嗎?」

聽到她如此淫蕩的話,我差點興奮的吐血,在她的幫助下,立刻解除了所有的武裝。惠也很爽快的開始了她的行動。 我坐在石頭的邊沿,惠跪在我的面前埋着臉,嘴裏吮着我的陽具。她細瘦的身體夾在我兩隻大腿之間,一隻手放在那話兒上,另一之手扶着我的腰。

惠一直保持着這個姿勢,已經含了二十多分鍾,扶着腰的手在我的大腿内側和尾骨附進遊走着。我迳自抽着煙,任由惠的手指撫摸。惠舌頭微妙的動作使我不時閉起眼睛享受着。過了一會惠把我的肉棍吐了出來,開始用嘴唇吸吮龜頭的表皮,發出唧唧的聲響。我已經達到高昂的狀态,隻能勉強堅持着。于是我熄掉煙,一支手伸進惠的領口,抓住了她那柔軟而有彈性的乳房。

惠卻仍然含着我的陽具不放。我漸漸焦躁起來,另一支手也伸進惠的領口,抓住另一隻乳房。惠的乳房一經撫弄立刻贲張,乳頭突起。

我感到快要爆發了,一把拉起惠,把陽具脫離她的虎口,并很快的脫了她的衣物,然後讓她跨坐在我的膝蓋上。

我開始用嘴狂亂的吸吮着惠的乳房,一手伸入惠的兩腿之間。手掌貼着惠的陰戶,有節奏的壓迫着。我可以感到惠的陰戶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好刺激!

接着我将兩腿打開,惠的兩腳也跟着被撐開,而肉穴也随之打開了。我的手指沿着裂縫,一根一根的沒入惠的陰道。我把三根指頭完全沒入惠濕熱的陰道,卻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惠的肛門,用姆指撫弄她漲突突的陰蒂。

「啊。。嗯。。」

惠從鼻子哼出聲音。惠試圖夾起雙腿,但是我的膝蓋卻撐着使她無法如願。三根指頭在惠的内部擴張着。空閑的另一手在惠津身上遊蕩着。

「嗯。。。嗳——喔。。。。」

惠興奮的叫着,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的手指清楚的感覺到,惠的陰道愈來愈滑潤。于是我拔出了手指,上面附着着惠透明、黏滑的愛液,看起來白白皺皺的。

我拿起手指到鼻子邊,鼻腔聞着惠的愛液的味道,好香。接着我把手指伸到惠的嘴邊,惠毫不猶疑的張口含住,卷着舌頭舔食自己的愛液。

不知不覺快一個小時了,感覺很累,于是我把惠放下來,改讓惠背對自己跨坐在腿上。

我的陽具高昂着,龜頭頂住惠的陰戶。惠用手撐開自己的陰唇,讓我的的陰莖順勢滑進了惠津的濕熱的陰道。

「啊~~~」惠滿足的叫着。

我的雙手繞到前面用力抓着惠津的乳房,并且配合膝蓋的一開一合,有節奏的抽送着。

「啊。啊。啊。啊。。。」惠随之發出短促的歡吟。

我又點了一根煙。惠自顧自的扭着腰,完全沉醉在性愛的歡娛中。我卻心不在焉的抽着煙。被濕熱的肉穴包住的陰莖,在惠的陰道深處變得愈來愈硬,而且可以感覺惠的肉穴在微微的抽搐。惠也興奮地邊喊邊蠕動着。

「是時候了」我心裏想着。

于是我抱着惠津的腰站了起來。惠卻唯恐分開般緊緊的往後頂。

我配合以心蕩神迷的惠,使勁的抽送着。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快,希望盡快達到性愛的極限——高潮。

惠的身體滑落到石頭上,我也像黏着般也跟着倒下去。身體卻仍不斷對俯趴着的惠用力的來回沖刺。

漸漸的,我感到惠的陰道深處,一下下的抽搐。似忽像吸盤般的吸吮着我的龜頭。我知道惠已經到達高潮,緊接着,我也忍不住了,把積蓄已久的能量,用力的射在惠的深處。



休息了一會後,我拉起惠朝大海走去,此時的我們身上粘滿了砂和愛夜,樣子顯的很狼狽。

「你幫我擦身好嗎?」在我清洗陽具的時候,惠卻突然說。

「好!當然好!」

于是我把她抱在懷裏,伸手由她的頸子開始、背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細細的擦了下來,最後來到了我最想擦(我想也是惠最希望被擦)的陰戶。

我這時候擦得更仔細了,從兩片大陰唇、小陰唇、陰蒂,最後将手指深入了陰道。我可以感覺惠的陰道緊緊的含着我的手指。顯然剛才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陰穴顯的較緊。我調皮的摳了摳手指,惠津立刻從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來。

「哼!喔~~~」

看到惠津又再次高昂,我就更放心的玩弄起來,指頭上下左右胡亂的戳着,又勾又繞。

惠立刻軟軟的挨到了我的懷裏,身體開始顫栗起來。

玩弄一陣後,我突然想起了找傳說中的G點。于是開始很有耐心的一點一點的試着,終於,我找到了!因爲我發現,在陰道約兩指節深的上方,有一小塊地方。每次一刺激這裏,惠就是一陣哆嗦,肉穴也随之一緊。

于是我開始将攻擊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擊着,這一個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G點。

「嗯!啊!啊!啊!。。。。」

惠随着我的手指的攻擊,一陣陣的嘶喊着。身體也漸漸癱軟在我的懷裏,已經不能站立。

我隻覺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緊,最後實在是緊得無法再動了,隻好不甘願的抽了出來。

把惠抱回海灘轉而欣賞惠陷入半昏迷狀态的驕态,而她肉穴外的陰唇,因爲仍在亢奮狀态中,一張一合的很是誘人。

于是我笑道:「原來肉穴還會說話呢!嘻!」

我又點了根煙,吸了兩口,看着惠仍在一開一合的肉穴。突然,一個想法冒了出來,于是我把手中的煙插到肉穴中,而肉穴竟然一吸一吐的抽起煙了!這下我可樂了,把鼻子湊在肉穴旁,用力的吸着肉穴吐出的煙,似乎有着無比的美味,一點也不浪費的,完完全全吸到肺中。然而,很快的,肉穴就把煙吸完了。我很不舍的吸入最後一絲煙,抽出煙頭。而惠也由歡愉的昏迷中轉醒了。

惠無力的回頭親了我一下,皺了起眉頭,似乎對我滿嘴的煙味表示不滿,我也沒敢把陰戶吸煙的事告訴她。

「喂,呆子~~~」惠突然開口了。

「嗯」我可怔怔地看着它,看看她還有什麽花樣。

「人家還有一個地方你沒擦到啦!你要幫我擦一擦啦!」

這下我可蒙了,明明全身都擦過了,甚至肉穴也不例外,哪還有地方沒擦呢?

「有嗎?」我不解地道。

「有啊!」

「喔!是哪裏呢?」我一臉疑惑的問。

「是這裏啦!」惠說着便拉着我的手,移到了兩臀之間的洞口。

「咦!剛才不是擦過了嗎?」我更糊塗了。

「是裏面啦,呆子!」惠笑着說。

「喔~~~~」我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她是想肛交啊。

看到她淫蕩的樣子,我感到非常興奮,很快用她陰道裏不斷流出的愛夜濕潤了手指,并在她的洞口擦來擦去。正在我猶豫着是否真的插進去時,惠的手伸過來一壓,我的食指立刻沒入洞中。

雖然,手指上都是她的愛夜,不過我還是小心的、慢慢的、試探性的抽插了幾下。确定惠的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動作。

滑膩的指頭,在洞口順利的進進出出,令我感到非常興奮。感覺她的肛門收的很緊。

「這樣你一定不滿意吧!」惠又開口了。

我用力的點點頭,心想:「又有花樣了!」暗自偷笑着。

「那就用你的那個幫人家擦擦裏面吧!」

「哪個啊?」我故做不解。

「讨厭,那個啊!」惠說着就趴了下去,把屁股翹起,等待我的插入。

我哈哈一笑,用陽具在洞口慢慢的試着插了幾次,終於,龜頭滑進去了!洞口的肉,向一道緊身箍一般,緊緊的夾着肉柱,随着愈插入愈往後移動的束着陰莖。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着陰莖的根部了。然後我再緩緩的退出來,那一道箍也緩緩往前移。一直到了傘的邊緣,那一道箍恰扣着那一道溝,不讓它退出去。

「哈!妙呀!」我忍不住贊歎道。

我繼續退着,蹦的一下,巨傘突破了這道箍的束縛,退了出來,然後在她還沒反應之前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在我做了一陣活塞運動後,惠的洞漸漸的松開了來。我也感覺到愈來愈容易抽送自己的巨槍。每一次的抽送都會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似乎在爲我們的快樂交響曲伴奏着。

接着我把手繞過去,從前方再度伸入惠的驕穴。手掌的角度實在太剛好了,手指入後,隻要輕輕的向内摳,便可以觸碰到剛剛才發現的G點。如果向外挺,則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在惠的體内的運動,由兩方夾攻肉穴,更可以給龜頭更大的刺激。

在我的攻擊下,惠接連來了好幾次高潮,淫液直流,陰道一陣一陣的收縮,把我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擠。收縮的力道是如此的強勁,甚至在後洞的陰莖都感覺到了!我終於也到了極限,爆發在惠津體内深處、深處。。。。

我和惠再次喘息着都癱在了沙灘上。過了一會後,我的陰莖慢慢的消退後,由洞口滑了出來,而射在惠深處的精液,也随着流出來。惠津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猶未盡的開着,好象在期待着與陰莖的再次約會。

「這下擦得夠徹底了吧!」我笑着問道。

「嗯!」惠滿足的回答。

我扶起惠,第二次朝大海走去,真正好好的、徹底徹底的洗澡。因爲不知不覺中,太陽已經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