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的女子

「寺田小姐,還沒有完呢!」
只好光著身體走到床前,貴子閉著眼躺在床上,因為一旦張開眼睛就會從天花板上的鏡子看到自己裸露的身體和壓在自己身上大田那醜陋的身子。
大田正舔著貴子的腳指,從大拇指開始一根根仔細的吸吮著,吸完了指頭連指縫也不放過,右腳舔完了,再換左腳;貴子感受到極端的厭惡,大田的下流和好色的外表示不用說的,連這種舉動都貴子不舒服。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大田舔完左右兩腳的每根指頭、指甲、足踝後繼續舔向大腿,貴子閉上雙眼,突然感到無比的疲勞,從昨天看了錄影帶,一直到現在躺在床上被大田玩弄,貴子一直緊繃著神經,緊張的情緒這時已經逐漸的鬆弛下來,貴子開始有一絲不安。(要是身體開始有反應。。。。)。
貴子搖搖頭,那是不可能的,被這樣噁心的男人侵犯只會有被凌辱的感覺,貴子張開眼睛看天花板的鏡子,大田跨坐在修長雙腿的一邊,用雙手捧起大腿舔著雪白柔嫩的大腿內側,貴子咬著嘴唇,無論如何絕對不能在這個醜惡的男人面前失態!
大田仍舊自顧自的聞著貴子的下體,剛才獲得解放的身體此時得以悠然的慢慢享受,在浴室中發洩後,大田早已有自知之明,憑自己是不可能再次勃起的,但對貴子肉體的依戀卻是非常的固執(這樣的女人放她回去實在太可惜了)。
即使自己不行,也要把這副光華如白色瓷器般的肉體盡情的慢慢撫摸個夠,因此大田只享用手和舌頭繼續的享受!變化的產生是在舔完兩腳,從小腹舔到膝蓋的時候,跨坐在小腿間,來回舔著柔軟的大腿時,那男性的象徵開始恢復了,一時間大田難以相信的伸手到跨下;陰莖此時令人驚訝的奮然昂起,和剛才幾乎沒有兩樣的展示著硬度,大田一面高興一面也想到沒有什麼奇怪的!在這麼令人讚歎裸體的前面,情慾被撩起到達了沸點,身體自然會有這樣的反應呀!(還能再做一次!真是太棒了!)。
高興得無法抑制,而且這回即使已勃起脹大,卻仍有餘力挺立持久不衰!(讓我繼續舔個夠)。在浴室中嘗到的只是下體的後側和屁股,那只是冰山的一角,還有更多不為人知的好地方。
小腹下那凸起的三角地帶上柔細的陰毛,還有那可愛的小陰唇等,再往上充滿美感的豐滿乳房,以及那高貴卻不嘲弄人的性感嘴唇,都還沒有盡情品嚐呢!
大田的舌頭向下到達三角地帶和大腿間狹小的空間!貴子反射的夾緊大腿,大田並沒有強去拉開,只湊向細細的陰毛,仔細的聞著充滿香味的私處,同時把舌頭從小腹滑向腰骨;貴子偷偷的喘了口氣,因為自己開始發熱了!(要是剛才那私處被舔到了。。。)
但是,此時卻上不能放心,因為大田的舌頭已經開始朝向上肢游來,大田的嘴唇吸吮著腰骨四周,舌頭同時輕舔著,就像吹口琴般來回吻著!這樣的愛撫對貴子而言還是第一次,死去的丈夫只是接吻,揉著乳房,吸吮乳頭,用手指撥弄陰唇,有時會用舌頭愛撫而已,貴子並不覺得有何不夠。
新婚時每天晚上都會做愛,三個月的時間貴子也終於嘗到了高潮的滋味!然而大田卻是相反的,故意不去碰觸跨下敏感的陰唇,只在無關緊要的足指,雙腳,腰骨,小腹兩側來回仔細的愛撫!所帶來不安卻加深,熱火已經開始擴散了。
貴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身體了,大田的舌頭已經爬過小腹兩側逐漸接近豐滿挺立的雙乳!(要是他吸吮乳房。。。。);貴子被新湧來的不安戰凜了,但是大田卻只繞著乳房外側舔過,接著就轉向掖下了!這才放下心來,沒想到掖下被一吸,一舔,一股強烈的快感流過體內。
「啊!」
貴子在瞬間如受電擊的快感刺激,下體輕微的顫抖,小聲的呻吟起來。實在難以相信,大田再度用力吸吮,快感繼續增加,身體更加戰慄起來,接著大田從另外一邊沿著腰線舔著小腹側邊,貴子的身體完全害怕起來;因為側腹部也感受到了甜美的快感,大田再度把舌頭轉向貴子的胸前向掖下游過去!
「啊。。。。。啊。。。。。」
拚命的咬著嘴唇制止呻吟出來,貴子把臉轉向一邊。(停止!)真想叫出來,但大田的舌頭卻是固執而技巧的並未稍歇,舔一下又再吸一下,技巧的舞弄著舌尖,好像要把沈睡的性感地帶逐一喚醒般;大田的舌頭終於逼近了胸部,可是並不是一下子就欺近,即使是平躺依然高聳的乳房,大田從外圍像畫圈圈一般的向內慢慢的舔乳頭。
貴子驚訝的發現自己的乳頭不知不覺已經像著火般的發熱,大田的舌頭才接近觸到外圍,如浪潮般的快感即傳遍了全身,已然成熟的乳房正中那一點稚嫩的乳頭被舌尖翻弄沾滿了口水,眼看著逐漸充血硬了起來。(啊。。。。。。)
眉頭雖然皺起,但是乳頭和乳暈被大田嘴一吸吮,流遍體內的愉悅卻是難以抗拒的!乳房被大田吸吮著,貴子不禁挺起了背脊,整個上身輕微著顫抖著。
雖說自己的胸不原本就較常人敏感,但是次此番的強烈快感卻是平生第一次的經驗,此時貴子才明白何以大田的愛撫一直避免觸及最敏敢的部位,也就是愛撫腳趾只不過是為了煽動期待愛撫胸部的焦灼罷了!
當然理智上貴子是不渴望的,但肉體卻在長長的,執著的愛撫下不知不覺的早已期待著了!貴子緊緊的咬著牙齒,但卻揮不去疲倦,想再度喚醒體內的緊張感,卻已力不從心,只是徒然加深了疲倦,大田吸完了右邊的乳房,再度換上左邊再來一遍,用舌尖輕彈著嬌嫩的乳頭。
「喔。。。。。。喔。。。。」
貴子強忍著即將外洩的呻吟聲!(也許會忍不住了!)貴子忽然害怕起來,更加拚命忍耐著,但是大田的手像要壓擠似的揉捏著乳房,全身頓時陷入極端的快感當中,終於大田的手把下體撐開了。
「不。。。。。不要。。。。」
想要閉起來,卻辦不到,貴子閉上雙眼,把早已羞紅的臉別到一邊去,下體的三角地帶不用說,連再下面一的陰唇部份整個裸露在大田的眼前了!
大田的雙眼像被吸進去一般的盯住了,雖說在黃色錄影帶和書刊中已經看到不想看的地步,但眼前是仰慕已久的女體還是無法抑制的衝動起來;極端纖細,成熟的雪白肌膚,如脂般柔嫩堪稱世上少有,而大大張開的大腿根部,覆蓋著陰毛的三角地帶柔軟的隆起,其下和乳頭一樣略帶淡紅色的陰蒂緊緊的閉著小口;但或許是經過漫長持續的愛撫,左右的小花瓣已然膨脹充血,微微的張開著。
(真美)大田不由得脫口說出,從沒有對女人的私處產生過這樣的讚歎;優雅高貴等形容不只用在長相,身材,連此處有能適用呢!就因為其高貴,所以體內湧起的官能火焰一旦煽動情慾,在陰蒂窄縫間沁出甜美的花蜜,反射著光線閃閃動人,十足的性感。大田昏眩了,幾乎嗅得出高貴的官能美之中,一面把臉埋進了貴子雪白的大腿之間;先是沿著陰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頭舔著。
赤裸的女子
「啊。。。。。。」
配合著舌頭的滑動,貴子的腰部整個浮了起來,接著又重複了一遍,這次舌尖抵住了窄縫,上下滑動,貴子的腰枝已然顫抖不已;(有反應了!)大田突然發現貴子有了反應,事實上大田一直都沒有想過要讓貴子爽,只不過順著自己的慾念把美麗的胴體完個盡興。吸吮乳房和陰蒂也只不過是玩弄的終止符而已。
然而,貴子卻開始嘗到了快感,當然細細推想,這是必然的結果,從浴室到床上,以手指和舌頭撫弄已經超過三十分鐘以上,即使貴子還年輕,但是對已婚的女人而言,是早知其中樂趣的;大田用舌尖從陰蒂四周向最隆起的部位舔上去,而兩手卻把陰唇翻了開來。
「啊!」
貴子微微的伸直著大腿。一面擺動著腰,在陰唇裡,花蜜早已將陰道塗抹的亮光光的,大田把整個嘴唇貼了上去,一面發出聲晌的吸著花蜜,同時把舌尖伸近陰道的深處。
「啊。。。。。。」
突然新的花蜜又再度的湧起,淹沒了舌尖,連這些從體內流出的淫水都如同裸體的感覺般那樣嬌嫩甘美,大田驅使著舌尖,再度覺得自己太幸福了;起出只要一想到能把以前在公司裡高不可攀的美麗女秘書抱個滿懷就已亢奮不已了,而真正到手的胴體竟比想像中還要迷人;恐怕如此裸著身體相向是最後一次的機會吧,不只是裸體本身的迷人,最可貴的是貴子特有的知性美,和受過高等教育所散發出的典雅氣質,卻是少有的。
大田新裡想著不只是自己,在這世上成千上萬的男人裡能擁抱此等美女的怕事不會太多了;一般的男人就像以前的自己,被氣質高貴的美女吸引時只能羨慕,渴望的眼光投注在迷你裙所包圍的屁股和修長的雙腿而已。
大田改變愛撫的方向,不僅讓自己滿足有想讓貴子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高的樂趣,到時候就好好的欣賞高貴如王妃般的貴子是怎樣快樂的呻吟和浮現如何的表情。
大田把發育良好的修長雪白大腿更為大膽的撐開,從貴子左右對稱的陰唇的最裡面開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著,貴子一定拚命忍著不叫出來,但是隨著舌間仔細的愛撫陰唇,從身體內不卻不斷的湧出熱熱的花蜜;大田吸吮著淫水,並用舌頭把花瓣分開,就在正上方闔閉著部份露出了淡粉紅色的縐褶小尖頭,被淫水浸濕著閃閃發光;那光景刺激的令人昏眩,大田甚至帶著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紅色的小豆子吸了起來;此時突然激起了小小的痙攣,大田更加用著舌尖刺激著陰蒂。
「喔!」
隨著聲悶哼的呻吟聲,由陰唇處噴出了一股花蜜;不僅是陰唇已然顫動,連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開的大腿都戰慄了起來,在受到刺激後微微的抬了起來;貴子的反應,在大田如此技巧的愛撫下應該算是非常的謹慎的,要是換了別人早就受不了馬上要求〞快來呀〞!大田再一次把陰蒂用唇吸進嘴裡。
「啊。。。。喔。。。。。」
整個下體全不發出了顫抖,大田自己也明白,這樣的愛撫是很不尋常的,一般性無能的人或許會做,但常人用這種的愛撫方式實在可說是少有。而大田之所以能夠這樣,還是因為貴子的身體,不論怎麼樣的愛撫,揉捏舔都不會厭倦的魅力吧!
舌頭沿著黏膜的細縫爬行,一直衝進那深處,大腿抬起張開的下體如此的修長,那種筆墨難以形容的形狀,以及使淫水不斷湧出的陰唇充滿迷人的魅力;這一副肉體讓人整日都想去舔,去吻!大田終於把頭抬了起來,抓住硬直堅挺的陰莖去摩擦那尖端已經濕淋淋的陰蒂!貴子忍住要喊叫的衝動,閉上雙眼,接著剎那間灼熱的陰莖已經深深的插入了貴子優美的洞穴中了。
「啊。。。。。啊。。。。。」
一瞬間貴子皺著眉,身體挺直,那是比前夫還要大一倍的雞巴,不過痛苦只是插入的瞬間而已,當龜頭穿過已經濕潤的黏膜陰道,進入肉體時,全身隨即流過甘美的快感;貴子被絕望淹沒,早已疲於緊張的身體已經開始對大田的舉動作出反應,快要屈服了,即使想忍著把大田的陰莖逼出體外。
「啊。。。。喔。。。。」
一股無法抗拒的快感讓她功敗垂成,發出了舒服的歎息,這時候貴子才真正感受到丈夫死後一年的禁慾生活的冗長;話雖如此,這也無法解釋何以有如此強烈的快感,或許自己體內原本就隱藏的淫蕩的慾望。
「啊。。。。。啊。。。喔。。。。喔。。。。」
貴子拚命的咬著嘴唇忍住要宣洩的呻吟,但大田的抽送速度雖然緩慢,可是只要是來回一趟,體內深處的肉與肉擠壓的聲音卻令貴子無法控制的發出呻吟聲;這還是第一次的經驗,和丈夫的做愛,即使有快感也從沒有露骨的表達出來過,更別說是嗚咽哭泣了!當然也有好幾次就快大聲呻吟,但一方面還是可以忍受的程度,還有也因為羞恥和教養最後還是忍住了。
睜開眼看看鏡中的自己和大田的模樣,想要喚醒厭惡感都已經是徒然,只有增加自己的慘然;大田的抽動速度變快,歡愉的擠壓更為加重,不斷挺進體內。(快點結束吧!)貴子衷心的期盼著。
「要是舒服的話就叫出來呀!」
貴子愕然,大田已經不像是第一次射精那麼快了,貴子皺著眉,咬著嘴唇。
「再忍耐也是沒有用的,你瞧!」
大田揶揄般的用陰莖戳著貴子的小腹。
「啊。。。。。啊。。。。。」貴子忍不住吐出了歎息。
「好久沒有嘗過這滋味了吧!就放開來享受吧!」
大田一面說著,一面用舌頭舔著貴子的耳朵,貴子緊崩著臉;大田把舌尖送進如貝殼般秀氣的耳朵裡,說著:
「你死去的老公都是用哪種體位做愛呢?我們就用你最喜歡的做吧!」
「不。。。。不知道。。。。」



貴子終於叫出來,這樣的時刻,對說出這種話的大田,貴子重新燃起厭惡的情緒;但貴子的身體全然無視自己的感受,對進出在陰道的雞巴所帶來的歡愉照單全收。
「怎麼樣呀!要不要試試呢?」
大田說著抱起了貴子的身體放在自己的腿上。
「不。。。不要。。。」
貴子被大田抱著跨坐在大田的腿上,羞得把臉別開;和丈夫做愛都是正常體位,剛才在浴室被從後面侵入,也還是第一次呢!
「來,自己用裡擺動腰枝!來吧!」
大田抱著貴子由正下方把陰莖插了進去。
赤裸的女子
「啊。。。。。啊。。。。。不。。。」
亢奮的陰莖抵到陰道時,如火花迸裂的快感流遍全身,幾乎是在無意識下,貴子披著長髮及腰的秀髮以陰莖為軸,腰部開始上下擺動起來;隨著上下的擺動,股間的淫水發出異樣的聲音,而豐滿的乳房也彈跳著!
因為是從不同的角度插入,使以往沈睡在未知的性感帶被發覺出來,官能的快感,洋溢在體內;快要不能忍受了,這樣下去不消幾分鐘,貴子就把持不住了!
不過大田也不輕易鬆手,一恢復到正常體位,大田就把貴子的左腳放至在右腳上,自己也躺在貴子的旁邊,正好是把身體左側下方的貴子從背後抱住的姿勢,陰莖直直插入貴子向後突出的屁股裡去了!大田一面抽送,一面用一隻手揉捏著豐滿的乳房,還用嘴唇吸吮著耳朵。
新的快感再度從貴子的體內升起,第一次經驗到從三方面的侵襲,貴子理性已經完全喪失了,貴子全身香汗淋漓,開始發出了呻吟;以前丈夫在男性的尺寸上當然有差別,就是在持久力和技巧上都不能比!不要幾分鐘,就是連一分鐘也支持不了。
大田卻仍不放鬆,繼續帶領貴子探索未知的領域,大田仍從背後抱住貴子,讓貴子俯身向下時,自己的身體和貴子的身體一起抬高,此時貴子仍坐在大田的腿上,背向著大田;從下方直接插入時,貴子的口中已發出了呻吟,更流露出類似哭泣的歡愉叫聲;不論如何咬緊牙關忍著,體內不斷的被巨大陰莖貫穿之下,還是不知不覺的發出了呻吟。
此時的大田抓住了貴子的腰,貴子更隨著大田的手上上下下的沈浮著,貴子自己已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抑制了!大田的手一面撐著晃動的巨乳,一面用力的挺進著,貴子的身體完全被強烈的快感所吞蝕!
冷不防大田的嘴偷襲到貴子的頸背,貴子如同被電流擊中,身體顫抖著,發出近似哀嚎的叫聲;已受不了了,一年以上未曾接處過男人的肉體,卻在厭惡的男子執拗的愛撫下,完全的投降了!
大田的嘴唇從肩膀後滑過頸子,來到面頰時,貴子竟不自主的轉過頭將唇迎上去,原本應該盡量逃避的,但是貴子已經在燃燒的官能刺激下,用力的回吻過去,把大田伸進嘴裡的舌頭,貪婪的吸吮著,大田加快速度的抽插,陰莖正用力時,突然:
「喔。。。。。。。」
貴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鬆開了嘴唇,上身整個向後仰。
「受不了了!」
長髮凌亂的遮住了臉,貴子忘我的叫了出來,,忘情的擺動著腰配合著大田的抽插,同時把豐滿的胸部伸向大田的雙手;大田也已經控制不住,陰莖的龜頭整個沈浸在淫水裡,發射出大量的精液,在此同時,貴子的四肢被強烈的痙攣貫穿。
「啊。。。。。啊。。。。。。喔。。。。。」
在無意識中貴子的體內像吸管一般緊吸住大田的陰莖,貴子發出類似咆哮的呻吟,全身融化在無可言喻的絕頂高潮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