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幫我開門

我叫小佳,今年19歲,剛上大學,家裡的孩子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姐姐,比我大五歲。去年才結的婚,姐夫長的不是很英俊,但是那種很有魅力的男人,我不禁懷疑起當初姐夫是怎麼看上姐姐的呢?
畢竟姐姐長的不是很出色,性格也比較保守,不如姐夫那麼放的開,只是性格溫柔,也許姐夫當初就是看上了姐姐的溫柔把,我姐姐可是賢妻良母哦。現在我和離家的姐姐和姐夫住在一起,離學校近嘛,既有人照顧又可省了租房的錢,不正是一舉兩得嗎。
「氣死我了」我一把推開門,把包扔到沙發上。真是氣死我了,不要問我為什麼這麼生氣,還不是我們班那個醜八怪,竟然諷刺我沒魅力,找不到男朋友,至今還是個處女。
本小姐只不過是眼光稍微高了那麼一點點,還沒找到值得我獻出處女之身的人罷了。而且,不是我自誇,我雖然不是那種惹人憐愛型的美女,但也是長的明朗大方,嫵媚動人,我的身材走在路上可是經常被人吹口哨的哦,尤其是我的美胸,雖然大,但即使不穿內衣也絕沒有一點下垂,小小的乳暈中間點綴著兩顆粉色的乳頭,還微微的上翹,每次洗完澡我都要對著鏡子照好長時間呢,我對我的身體可是滿意極了。
「姐姐,我回來了。」
「哦,小佳你回來了啊」姐夫從房間出來,「你姐姐晚上又要加班,不回來了。」
姐姐的工作很忙,經常加班,工作的地方又離家很遠,一加班晚上就不回來了。所以家裡經常只有我和姐夫兩個人。
出了一身的汗,一進門連飯都沒吃,和姐夫打了個招呼就鑽進浴室,準備洗澡了。坐在舒服的浴缸裡,突然想起姐夫的身影,真是的,姐姐有了那麼好的老公,還不好好珍惜,天天工作工作的,不知道姐夫一個人會不會忍不住,嘻嘻。
決定了,我要把讓姐夫幫我開苞。畢竟身邊就是個這麼好的資源,不利用實在可惜了點。想起姐夫那麼雄壯的身材,臉紅了紅,不知道他下面是不是也那麼宏偉。
吃完飯,姐夫進書房上網去了,我回房間脫了內衣,換了一件小背心和小短裙。這件短裙可是我的鎮山之寶呢,稍不小心就會走光,何況上身那件小背心根本遮不住我胸前的春光,兩個翹翹的小乳頭根本就一覽無疑。
我敲敲了敲門,進書房一看,姐夫果然正在上網,正起勁呢,頭抬都沒抬,這可難不倒我,我嬌笑著湊過去,笑問姐夫:
「姐夫教我玩遊戲好不好?」邊撒嬌邊在姐夫身上蹭來蹭去的,也許是我平常撒嬌慣了,姐夫也沒覺得什麼異常,我邊注意著姐夫的表情,邊把胸前兩團軟肉往姐夫胳膊上蹭去。
姐夫身體僵硬了下,但隨後又放鬆下來,讓我坐在他腿上,手抓著我的手,教我玩起了遊戲。我明顯的感覺到了姐夫的心不在焉,因為他的眼睛從後面一直盯著我的胸看,我也時不時的轉動身體用胸前蹭著他的身體,我臀部下的肉棒也硬了,頂著我的臀部,我扭動著臀部,磨蹭著他的肉棒,感覺它越來越火熱,姐夫的喘息聲也越來越粗,已經貼在我的耳邊了。
我故意一扭頭,嘴唇正好貼在姐夫的嘴上,姐夫終於忍不住了,一把抱住我的腰,狠狠的吻了起來,我配合的張開嘴,姐夫的舌頭就伸進我的嘴裡,挑逗著我的舌頭。
我被吻的全身發熱,舌頭也不禁和姐夫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姐夫的手也沒有空閒,左手伸進我的小短裙裡使勁按捏我臀部兩團軟肉,一手掀起我的小背心,露出我傲人的胸部。姐夫放過了我的嘴,兩隻手一用力,將小背心的脫下,完全的顯現出我完美的胸圍,那粉色的小蓓蕾在姐夫的注視下更加挺立了,腿間的濕意也更加明顯,忍不住將身體轉了過來,抬高右腿跨坐在了姐夫的身上。
姐夫也從初次見到我胸部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一邊親咬著我的乳頭,一邊在我的大腿內側摩挲著。
「小佳,你的胸好美啊,簡直就是為了勾引男人而生的。」姐夫含著我的乳頭含糊的說著。
「那和我姐姐比呢。」
「當然是你,你是我見過最美的了,你就是上天派來勾引我的小蕩婦!」
姐夫的手已經掀開我的裙子摸到我濕潤的腿間了,我渾身更加的燥熱,只知道用身體在姐夫身上蹭著,姐夫的手已經探進我的秘處。我渾身一顫,發出一陣呻吟:
「啊……姐夫……我要……啊。」
「小蕩婦,不穿內褲是來勾引我麼?」姐夫一把掃開桌上的東西,把我放到桌上,兩腿架到他脖子上,一低頭,將嘴湊近我的秘處,兩手撥開兩邊的嫩肉。
「看我今天怎麼懲罰你。」我只覺得一股熱氣噴到了我身體的某個地方,渾身是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只能兩手使勁的抱住他的頭,兩腿使勁夾住他的脖子,身體下面似乎噴出了許多液體,我迎來了我的初次高潮。
「這樣就不行了?」姐夫輕笑著。
「那這樣呢?」姐夫用手輕刮著我敏感的小珍珠,我剛剛因高潮而鬆弛下來的身體又緊繃起來,口裡也不禁大聲呻吟著,強烈的快感讓我快承受不住了,
「姐夫,快……」
「說『哥哥快幹我把,快用你的大雞把幹死我這個小蕩婦把』。」姐夫的舌頭已經探進我的狹小的通道,一隻手也重新摸回我的胸,使勁搓揉著,不時的捏著我敏感的乳頭.我呻吟著,渾身佈滿了紅霞,大聲叫了出來:
「哥哥快幹我把。」
「快用你的大雞把幹死我把,使勁幹死我把……」
姐夫抓起我的手,放大他的宏偉的雞把上面,讓我握住他。
「好大啊!」我吃驚的看著這個雄偉的巨物。
姐夫自豪一笑,挺身衝進我的身體。雖然姐夫體貼的進入後沒有亂動,可是破處的疼痛也讓我渾身一僵,姐夫安撫著我,我看的出來他忍的很辛苦,滿頭都是汗,終於,他大喊一聲:
「小佳,我忍不住了。」在我體內橫衝起來。此時我的下面還是酸酸的,不過已經不疼了。過了不久只感覺到麻麻的,不自覺的就提臀配合著姐夫的衝撞,姐夫有技巧的衝撞很快就讓我又獲得了快感,不一會,我又瀉了了一次。
「小佳,你的小穴好熱好緊,我怎麼幹都幹不膩」
「好老公……啊……那……你就幹我一輩子好了,我永遠是姐夫的小蕩婦」
終於,姐夫使勁一推,一股熱流噴進我身體的最裡面,燙的我渾身一顫,又瀉了一次。
我推推趴在我身上的姐夫,他剛起來,就發現我身體裡的肉棒又硬了起來,我剛被開苞的小穴被那麼一撐,又有了反應。
姐夫索性把我抱進了臥室的大床上,又開始了新的一輪,只幹的我淫言穢語的亂喊一番,最後又在浴室裡幹了一番,才上了床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