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邪慾

麥克坐在沙發上,悄然回憶著過去三天裡,不可思議的一切。
  事情是開始於兩週前,當自己下課回家時,恰巧看到淋浴完畢,走出浴室的媽媽。
  在兩人擦肩而過時,憑著過人的身高,麥克驚艷於自己看到的東西:浴巾包裹下媽媽的美艷胴體,還有一雙令人慾火高熾的粉紅乳蕾。
  麥克胯下肉莖,剎時間變得堅硬如鐵,而在媽媽回到臥室後,他立刻飛奔進房,回憶適才瞥見的一雙雪白乳球,激烈地自瀆。
  用過晚餐,麥克去到好友比爾的家裡,兩人一起聆聽比爾在自己工作室裡製作的合成音樂。
  音樂十分動聽,但麥克充耳不聞,一顆心全懸掛在腦裡淫穢的畫面。
  媽媽的美肉嬌軀,那兩朵如小花綻放的乳蕾,還有兩腿間肥嫩迷人的騷穴……種種綺念,不住盤旋在腦海。
  直到比爾開始談起如何在合成音樂時,加入某些特定訊息的超高音,麥克才稍稍提起興趣。
  詳細詢問比爾製作法門之後,一個計畫開始在麥克心裡成形。
  不動聲色,他向好友提出請求,希望明天能借用他的工作室,來試作一些自己的合成音樂。
  比爾當然沒有理由拒絕。
  回家之後,麥克上網查了三個小時的資料,整理進行計畫所需要的相關訊息。
  得到的結果十分有趣。
  整個晚上,麥克輾轉難眠,一直反覆思考直至天明。
  第二天一早,麥克和媽媽分別離家,上學與上班。
  中午之後,麥克翹了課,逕自直奔比爾的工作室,在一陣寒暄之後,他如願以償地獨自操作起機器。
  從昨晚所蒐集的資料中,他知道自己必須把所想要下的命令,轉化成最簡單扼要的字句。
  為了這些指令,他苦思一夜,終於有了答案。
  敲著鍵盤,他將四個簡短的指令,輸入進電腦裡。
  1、麗絲,妳已經瘋狂地愛上麥克,並且迫不亟待地想要引誘他。  2、麗絲,妳存在的意義,就是變成兒子的性奴隸。  3、麗絲,妳會很想要反覆聽這捲錄音帶,一天起碼五次。  4、麗絲,每次麥克碰觸到妳的時候,妳都會忍不住地產生性快感。
  預備好之後,麥克選了一捲媽媽最喜歡的錄音帶『黃絲帶』,開始進行合成工作。
  當一切完成,將錄音帶放出時,他滿意地只聽見那首『黃絲帶』的音樂聲。
  在特殊電波的錄製下,自己的聲音則完全被隱藏起來。
  在四點之前,一切工作都已完備,把工作室清理還原之後,麥克離開返家。
  晚餐後,麥克向母親借車外出,當他兜風一圈回家時,屋裡隱約傳來的音樂聲,讓他露出滿意的笑容。
  第二天草上,當媽媽與自己分道揚鑣,麥克聽見她一路哼著那首『黃絲帶』離去。
  這天之後的每個日子,似乎都特別難捱,麥克放學後馬上飛奔回家,期待著奇蹟的發生。
  只是……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媽媽仍只是照常下班回家,洗手做飯,錄音帶則在機器裡流洩出樂聲。
  偶爾,媽媽會遠遠地朝自己望來。
  晚餐則在沈默中度過。
  自己做完功課、上網遊樂,跟著就是呼呼大睡。
  連續十天,都是反覆這樣的過程。
  麥克唯一確定的事,就是自己已開始痛恨那首反覆播放的『黃絲帶』,並且懷疑所謂的潛意識操作音樂,根本只是個荒謬的笑話。
  週五那天放學,他像平常一樣地回到家,卻驚訝地發現媽媽已經在客廳裡坐著了。
  和往常相比,媽媽的打扮已經不止是異常了。
  完全赤裸著上身,露出飽滿豐乳,媽媽穿著一件紫色吊帶襪,網狀絲襪裹住修長雙腿,腳下踩著四吋高的高跟鞋,一雙眼眸豔得像是要滴出水,吃吃地對著自己媚笑。
  麥克注意媽媽化了妖豔的濃妝,整間客廳也都瀰漫著香水味;在自己目光注視下,粉嫩乳頭逐漸漲成兩粒熟透的紫葡萄。
  大膽地將目光下瞥,更隱約瞧見媽媽已將腿間的恥毛刮了乾淨。
  一切再沒有什麼好說了。
  媽媽走到面前,捧起兒子面頰,就深深地吻了下去。
  當軟滑香舌探進嘴裡,麥克也嚐到了她的口紅香。
  在兩人的緊緊相擁中,媽媽結實渾圓的豪乳,抵著兒子胸膛,作著最火辣的摩擦。
  麥克發現自己陰莖立即像長矛般硬挺,高高地將牛仔褲撐起。
  猶帶幾分難以置信,麥克伸手攫住媽媽飽滿的左乳,輕捻充血的奶頭。
  媽媽發出甜美的哼聲,在這刺激下,更熱情如火地與兒子擁吻。
  把玩鼓漲的乳球,麥克亦探手母親胯間,撫摸光滑如緞的牝穴。
  那裡早已經濕潤一片,熱呼呼的津液不住沿著大腿淌下。
  再也忍不住胸中慾火,麥克跪了下來,埋首在媽媽兩腿間,舔舐淫美肉穴,找尋蜜蕊的所在。
  當他的舌尖舔上蜜蕊,媽媽像是發情的母貓一樣,細聲呻吟。
  忽然,她本能地按住兒子的後腦杓,直往自己胯間壓去。
  大量腥滑液體急湧入嘴裡,像是濃郁的海蜇味,麥克瞬間還以為媽媽舒爽得尿了出來,而當她終於放開了手,麥克這時才看清楚,是一大灘灰白色津液,正不住從媽媽腿間流出。
  有了一次輕微的高潮,媽媽後退兩步,也隨著兒子一起跪下,再次吻著他,為兒子舔去面上黏滑的津液。
  跟著,她讓兒子在地上躺下,解開褪去那件快被撐破的牛仔褲,將那再不堪束縛的肉莖解放出來。
  媽媽妖媚地笑了笑,一口將那鐵矛似的肉莖含入口中,而麥克只能呆呆地看著母親,說不出話來。
  幾下套弄,媽媽含住紫亮龜頭,用力吸吮,麥克立刻發現自己的精液狂湧而出。
  不知道該期待些什麼,麥克只是很驚訝地,發現媽媽毫不遲疑地嚥下自己的精液。
  射精完畢,媽媽將陰莖吐出來,瞧著那仍然怒挺的肉棒,眼中春情不言而喻。
  看著兒子的肉莖,媽媽將一腿跨過他腰部,開始慢慢地坐下去。



  沒有多說些什麼,媽媽讓肉莖貼在浪穴入口,頂開兩瓣蜜唇,勢如破竹的衝刺進去。
  肉莖頂端直抵著牝穴嫩肉,而媽媽亦開始浪叫著,扭擺嬌軀。
  麥克覺得自己如同置身天堂,生命中從未有哪一刻如此美好。
  媽媽的淫騷穴,溫濕火熱,更是異常的緊窄,那感覺彷彿是被牝穴膣肉吸吮著,要把整支肉莖拉入穴裡最深處。
  直頂到穴心,麥克看著自己露在外頭的半截肉莖,那是代表媽媽無法完全容納的得意事實。
  配合媽媽顛動屁股的動作,麥克亦開始往上挺刺。
  每一次的衝刺,彷彿直頂到媽媽柔軟的穴心,這令麥克更加興奮地挺刺著。
  一下翻身,麥克改變體位,將媽媽壓在身下,熱情地親吻著。
  像在春宮電影裡看到的一樣,麥克扛起媽媽兩條顫抖的玉腿,架在肩上,大刀闊斧地猛烈挺刺。
  津液飛濺,在高潮中,媽媽開始劇烈地抽搐,止不住地淫聲浪叫,在兒子頂著子宮口摩擦時,到達了顛峰。
  麥克像野獸似地狂呼,把滿滿的精液,全射進親生母親的子宮深處。
  大口喘著氣,母子倆沈浸在高潮餘韻中,麥克感覺到自己軟垂的陰莖,慢慢地滑出。
  但媽媽的淫肉穴,真是難得名器,竟然在痙攣中將肉莖吸回去,讓龜頭再次撞擊在穴心。
  一下驚愕的急呼,媽媽重新又攀上了高潮顛峰。
  精疲力盡,麥克從母親身體裡將肉莖撤出,戀戀不捨地凝視著她腿間。
  兩瓣鮮紅的淫肉唇,在激烈性交中腫大,一時間合閉不上,不住流淌著參雜驚異的灰白液體。
  麥克再次埋首下去,貪婪地吸吮母親的浪屄。
  疲累已極,媽媽請求他暫停一下,但麥克充耳不聞,繼續吸吮的動作。
  沒過幾下,媽媽的雪臀就開始竭力掙扎,體驗到前所未有的強大高潮。
  麥克沒有停止。
  整整四十五分鐘,他固執地進行口交,舔遍可以觸及的每一個地方。
  而早在他完成之前,媽媽就已經在連續高潮中昏了過去。
  未感滿足,麥克暫時離開,到後頭拿了三個曬衣夾、一顆網球、一捆繩子回來。
  把網球塞在媽媽嘴裡,用繩子固定,接著也把她雙手縛起,將曬衣夾夾在母親乳房、牝戶的敏感處。
  即使昏迷,媽媽的身體仍開始回應這份痛楚。
  當媽媽甦醒,她已經躺回自己的床上,任兒子玩弄著她的性感肉體。
  在麥克種種淫穢的手法下,媽媽飄浮在痛苦與快樂不住交錯的幻境裡。
  確認母親牝戶重新濕潤後,麥克再一次地將自己肉莖挺進去。
  這一次,活塞運動的力道非常大,媽媽也回應他的動作,焦急地扭挺雪臀。
  母子兩人相擁在一起,變換不同體位,盡情享受性交所能給予的歡樂。
  讓陰莖在牝戶裡挺送,麥克把頭埋在母親胸前,恣意舔弄紫嫩乳蕾,接二連三地讓媽媽承受如潮快感。
  毫無倦意的母子交合,在背德快感中浮沉,直至兩人一同迎接高潮,又在體力耗盡後,相擁著昏去。
  距離那瘋狂的下午,到今天已經三天了。
  母子兩人幾乎沒有離開過家,在家裡更是從沒穿過半件衣服。
  媽媽的騷穴被幹得紅腫,當她走路、如廁時,都會感到酸痛,但這仍止不住她渴望兒子的高熾慾火。
  在這三天,麥克每日起碼要肏母親五次,至於相互口交的次數,那更是數也數不清。
  現在,媽媽的牝戶半永久性地敞開,兩瓣彈性疲乏的淫肉唇,亦鬆軟地垂下,腫大突起的乳蕾,粗約一吋,就像她胯間充血不退的蜜蕊。
  即使把身體放鬆,陰蒂也不會再縮回去,極度的敏感,媽媽可能只是在房裡走幾步,就忍不住高潮洩身。
  明天,母子兩人要開始上學、上班了。
  在兒子的示意下,媽媽打扮得像往常一樣……只除了她換上紫色吊帶襪,並且沒有在裙底穿半件內褲。
  當然,麥克知道,媽媽永遠也沒機會再穿上內褲了。
  聽到媽媽走下樓的聲音,抬起頭,麥克看見媽媽的乳頭、陰唇上,閃爍著金環的光澤。
  恭順地跪在兒子身前,媽媽請求主人賞賜他寶貴的肉莖,慰勞她這唯命是從的女奴,用最粗暴的方式肏幹她這頭母狗。
  『黃絲帶』的動人音樂,在母子兩人的淫靡呻吟中悠揚伴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