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尋春實錄

一話

大除夕了,為了不想年年依舊,今年就找了三個老友,特地的選擇到澳門來渡假,順便體驗一下異鄉農歷新年的氣氛。澳門的大街和小巷都鞭炮聲隆隆,遊夜市的人潮更為擁擠,好不熱鬧啊!

在大學時代,就常跟著這三個色男尋花問柳,經常和不同年齡、不同身材、不同品味的女人歡好,也是另一種樂趣。回憶那段情色歲月,的確很舒暢,彷佛一場美麗的春夢。然而,自從就業後,大家也四散各忙各的,好久沒在花街柳巷出沒,以尋那片刻的歡娛。

如今,我們四個色男終於又聚在一塊兒,並準備在這有古城美譽的異鄉大放「色彩」。我們先是來到了一位先鋒友人所指示的好去處︰那是一個住家式的按摩架步。我按了按門鐘,深紅的木門立即打開。

「嗯?先生們找哪一位呀?」一位約三十歲的美艷少婦在鐵閘裡滿臉堆笑地問著。

「噢!我們是胖子雄介紹來的 」我笑著臉回道。

「胖子雄?嗯 啊!是臺灣的那個大肥雄啊?來 來 請快進來啊喲!大肥雄可是我們的常客貴賓啊!他每兩、三星期就會飛來這兒光顧我們的耶!」少婦一邊笑說著、一邊隨即開門讓我們進去。

我見她生得前凸後凸,很有些身材,而且容貌也娟好,當時還以為她也是按摩女郎。那裡知她笑瞇瞇的說自己是這兒的老板娘,要我們叫她為「媚姐」。

她帶領我門到了裡頭,各自分派於不同的房間中。我則被引入其中最左的一間裡。她叫我先脫衣衝洗,還說等一會兒「阿杏」就會來服侍我的。於是我入鄉隨俗,脫得赤條條地走進了浴室。隻見這裡的浴室都好寬敞,雖然沒有浴缸,卻有足夠的位置鋪放著一張遊水用的吹氣浮床,且還剩下許多立腳的地方。

我站在花灑前,用水濕了濕身體,就開始抹95皂。當我衝過一次清水後,發覺有人開門進入房間裡,便往浴室門口外瞧了瞧。竟是一位年約二十來歲的青春辣妹,金黃色的短發、美麗動人的臉蛋兒,還帶有一點兒壞壞的邪氣,看到就想「干」了她!

「啊,我叫阿杏!非常對不起,我來遲了。你稍等,我脫了衣服就進來。」她一見我赤身裸體地站在浴室裡,喫笑地說道。

說著,她就開始將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去。我也依在門邊,欣賞著阿杏的尖挺的乳房,纖纖的細腰和肥白的粉臀。她那白晰細嫩迷人的身軀,逐樣逐樣地完完全全暴露出來。

阿杏轉身向我走過來,看見我雙眼盯著她小腹下黑毛茸茸的陰部。有點不自然地伸手捂住了她的私處,可是兩條雪白的玉腿並沒有停止移動,仍然把她粉嫩細膩的嬌軀送入我的懷抱裡。

我擁著阿杏的肉體,伸手就去摸捏她一對飽滿的乳房。這種大堆肉團的奶子是我最喜愛的,一捏弄下去我的陰莖就自己興奮的豎起來了。

阿杏任由我玩弄了她的乳房一會兒,就指著地上的浮床,說道︰「來 客人,你先躺下來,讓我開始為你做一做按摩,好嗎?」

「哎喲,叫我阿慶啦!別客人、客人的,好見外啊!」我蹲下身來,一邊喫笑說著、一邊仰天躺到浮床上。

「是!我的好阿慶!來,乖哥哥,讓阿杏妹妹好好服侍您啦!」

阿杏倒了一些按摩潤滑液,擦到我的身上,輕撫抹了一遍,然後自己便也臥了下來。她先是騎在我的右大腿上,用她那長滿茸毛的陰戶,像毛刷子一般地,刷擦著我的大腿。嘩!我開始興奮了起來

然而,更加爽的是跟著而來的舉動。隻見阿杏這時正用她那一對豐滿的乳房在我周身緊貼拂掃。她那兩顆尖硬挺立的奶頭,拂點得我的老二立即向天挺起。我這時盡量地放松自己,享受著阿杏為我做的人體按摩服務。她還用雙手捧著肥白嫩滑的乳房,夾住我的陰莖玩乳交,那其中舒服的程度,確非筆墨可以形容的啊!

做完了正面,又做背後。我那條粗硬的大陰莖直頂著浮床,幾乎把它都給戳穿了。最後,再由阿杏替我衝洗一番,抹乾了身體,然後招呼我到房間裡的大圓床上。

阿杏把我平躺著,然後跪坐在我身旁,輕舒的玉手繼續在我的身上做按摩。說實話,阿杏的按摩枝術並不非常高明。可是她那綿軟的手兒,好舒服地在我肉體上又搓又揉,弄得我不禁血脈賁張,一條粗硬的大陰莖更是硬直地指著阿杏的顏面。

她微微笑了一笑,便握著我的陰莖,一面欣賞按摩著、一面贊它夠熱、又好勁。我也伸過了手,去撫摸她的即白又嫩的乳房。她那兩團肉球又大又挺,好不彈手,令得我不禁伸個頭去,把她的奶頭又吮又吸。

阿杏對我的舉動,不僅沒有躲避,而且親熱地摟住我,像似給小孩子喂奶一般。在這種情形之下,我沒理由不作全面進攻了。我把手伸到她的底下挖弄了起來。阿杏的肉蚌,真是多毛又多汁

我以兩根手指撥草尋洞,挖入挖出地挖得阿杏溪水橫流,纖腰瘋狂擺晃。不用問都知道她抵受不來了,被我慰弄得發出「依依嗚嗚」的呻吟喚聲。

過了沒多久,阿杏便反客為主,手口並用地服侍著我那粗硬挺撥的大陰莖。由於她已燃起了欲火,所以吮得也特別的肉緊。隻見她雙腿跪在我的肩旁前,頭向著我的下體,迅速把我的陰莖吞入她的小嘴裡又吮又吸。我也用手指插入她的陰道裡挖弄,竟然意外地察覺到阿杏的陰道其實還很緊窄呢!那裡本邊的肌肉滑壁,試想男人的龜頭進入時一定會是好舒服的。

我左手的一對手指,繼續逼入阿杏滋潤的陰道,右手就撩撥顫動她的陰核、時而摸捏她的乳頭。阿杏似乎十分享受,她的陰水順著我的手指,濤濤不斷地流下來,沿著手臂潤濕了我上身,也弄濕了一片床單。我也終於忍不住了,用雙手死命地抓捏著阿杏肥白的粉臀,弄了一會兒,終於龜頭一陣痕癢,就把精液射入阿杏的小嘴裡去了。

阿杏讓我的陰莖慢慢地從她的小嘴裡退了出來,含著滿口精液進入洗手間。出來時,還拿著一條熱毛巾。她先是用紙巾幫我的老二都擦拭乾淨了,過後就拿那熱毛巾為我敷在陰莖上。一陣暖氣 得我得老二非常舒服

第二話

阿杏依傍在我的身邊躺了下來,而一隻嫩白的手兒就放到我陰莖上。她一邊輕拍著熱毛巾下的肉腸,一邊還猛贊我厲害,尤其是射精的那一刻,漲滿了她的嘴巴。雖然精液是射在她嘴裡,然而下部卻又痕又癢,好想讓我的精液也射灑在那裡去。

「那 咱倆就又來打一場真軍吧!」我淫淫笑說著。



阿杏聽了,微笑不語,又過來伏低了頭,把我剛軟下不久的龜頭又含入她嘴裡,開始微緩地吮吸著,而我也伸過了手掌去玩弄她的乳房。我垂軟的陰莖在她口中迅速地膨漲起來,塞滿她的小嘴。阿杏繼續用嘴唇銜著我再次勃起的陰莖,吞吞吐吐,時而用舌頭交卷我的龜頭、時而用貝齒輕咬我的肉棍。我也不停玩摸著她豐滿的雙乳,細嫩的肉足以及雪白的粉臀。

阿杏一邊讓我玩摸她的乳房,一邊把嘴中的肉腸吐出,開始用綿軟的手兒晃搖我的陰莖,並以另一隻手搓捏著我的大龜頭。她的手越搖越使勁,而我的老二也愈加的膨脹到了極點。我的手開始撫摸著阿杏毛茸茸的陰戶,而她則在此時停了下來。

「阿慶哥,你 你要用袋子嗎?」阿杏嬌媚的望著我問。

「不怕的!能遇到你這樣的極品,戴上袋子可真是太浪費了!就算我肯,我那龜頭也不肯啦!」我一時失去理智回笑說道。

阿杏呵呵地笑了笑,接著便用她那溫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壓了上來,擦遍我的全身。然後用毛茸茸的陰阜揩擦著我的下體。隻瞧她細腰舞動,用那肥嫩的陰唇來戲弄我的陰莖,把我的肉棍兒逗得更為堅硬,彎彎地翹抖著。

我繼續享受著阿杏的乳房緊貼我的胸膛,並以雙手摟著她滑美可愛的背脊,嘴唇也吻上她的95腮。阿杏舒服地伸直了雙腿,我們的腳底和腳背相互摩擦著,彼此都非常受用。

「嘿!來 趴在我身子上來干我!我 我要 」阿杏小嘴甜蜜地在我臉上吻了一下,然後紅著臉蛋兒在我耳邊低聲說問道。

說著,阿杏便「大」字般地躺在床上,任由我粗硬的大陰莖在她的肉體裡肆意抽插。她也放浪的大聲呻叫著,雙腿一時分開、一時緊閉。雖然她的愛液滋潤著我們正在性交的部位,但是我仍然感覺出阿杏陰壁裡的肌肉正緊湊地摩擦壓縮著我的大龜頭。我不顧一切地讓那肉棍兒在那妙洞裡出出入入,玩得她淫水又津津流出來。

「哎喲!你玩死我了啦 爽,好爽啊!」阿杏喘著氣急促地說著。

在享受著阿杏的同時,我當然期望也能帶給她舒服的快感,並且更賣力地壓在阿杏的嬌軀上,一陣陣急抽快插,終於干得她連聲求饒。

「啊 啊 早知道你這 利害,我 都不敢讓你玩了 嗯嗯 」阿杏繼續喘著氣說道,並開始在我屁股上狂打著。

阿杏這 一拍打,更撩起我莫名的欲火,沒命地操著她的小浪 。這時,龜頭套弄在她陰戶裡的感覺,要比剛才更刺激多了。龜頭和阿杏陰道壁上的肉凌磨得非常舒服以及興奮,如果不是先前已經一度射精,我相信此時早就噴出來了!

「嘩!阿慶哥,你好有能耐喲!啊啊 啊 好爽 爽 嗯嗯 」阿杏伏起身來,緊抱到我胸前嬌喘道。

「來 我們再來換個花式玩玩吧 」我笑道。

阿杏先伏在床上讓我的陰莖從後面插入陰戶裡玩「隔山取火」,然後下床來抬起一條腿和我面對面站著玩了一輪的「金雞獨立」。之後,我還讓她雙腿盤在我腰際玩「猴兒上樹」。

我們從床下再回到床上。我將她的嬌軀放到床沿高舉起她的雙腿玩著「老漢推車」。阿杏不僅興致勃勃的任我變幻各種花式,換著「觀音坐蓮」時還很主動地在我懷裡狂歡不停地雀躍。終於使得我在她的肉體中二度發洩了。

休息一小片刻後,我便抱著阿杏的嬌軀,走進了浴室裡。阿杏用溫水衝去我倆人身體上的汗水和愛液後,又回到床上一起赤身裸體的躺下來休息。

「未出來做,真的不知道男女之間竟還有這 多有趣的開心事。我那男友都不懂得和我玩性交的花式,跟了他兩年多了,就隻知道壓在我身上干哩!」阿杏一邊玩摸我軟下來的陰莖,一邊告訴我說。

「你可以自己主動教他呀!」我也回敬摸玩著阿杏的乳房笑說道。

這時,媚姐突然打開了房門,並不避忌地走了過來。她看著我和阿杏兩條肉蟲躺在床上,先是神秘的一笑,然後拍打了我那光溜溜健壯的屁股上。

「哇!精彩!精彩!真是精彩極了!你們兩人呀 真是蕩婦遇上脂粉客。剛才的盤腸大戰,我 都在門外窺望到了,看你們玩得有多開心呀!隻難為我凝視得底褲都濕透了一大片啦!」媚姐連聲喝采說道。

「活該啦!鬼叫你躲在一旁偷看人家干愛!我都差一點被這位阿慶哥哥干死了,也不進來為我頂一頂 」阿杏哼聲埋怨著。

「你舍得嗎?下次如果這位哥兒不介意,那我倒也可以客串客串,做做配角的!」媚姐也笑回道。

「啊喲,那現在就來演一場《西廂記》啦!」我一邊說著、一邊不老實地榨了一下她胸脯前的大肉團!

「嘿!還來?快起身,您的時間早就到了!要不是看您剛才玩得那 開心,我早就來催您了!您那班的朋友們,早就在外頭已經媽媽聲地等得不耐煩了。」媚姐又拍了一拍我的屁股說道。

「噢?他們怎那 沒用啊!那樣快就玩完了 」我不經意地埋怨著。

「都一小時多了,還干不夠啊?難不得你真要把我玩死啊!」阿杏嘟著嘴笑說著。

阿杏細心地為我穿上衣服後,便步出房外。臨別時,她還回頭會意地笑了一笑,叫我以後得常常來玩。

當天晚上,跟三位炮友談起剛才的按摩服務,個個都稱自己的最棒,看來胖子雄的確沒介紹錯,也難怪他自己來了又來。

在臨睡前,我仍然回味著阿杏與我性交時的熱情和纏綿

第三話

今早天一亮,他們便拉著我到當地出名的賭場裡準備大殺四方。玩到了中午時刻,雖然手氣還不錯,贏了少許錢,但我腦裡真正掛念著地是昨晚的那餐「美味」,好想再去找爽一爽啊!

我找到了那三個賭鬼,各個都賭玩得入了迷。於是,我跟他們交代了一聲之後,便獨自兒心思思地又摸回到那沒有招牌的按摩院的門口。

一按門鐘,有一位阿婆開了門,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便看到媚姐笑容滿臉地過來把我迎進去屋裡。我告訴她我想再次嘗一嘗令我爽得發熱的阿杏。然而,卻得悉今天是阿杏的例假,她得過兩天後才返工。

媚姐見我面露失望的表情,便拉我到她「辦公室」裡坐了下來,走到雪櫃那裡拿了一罐可樂出來,開了後倒入在一個杯子,然後走過來把圓潤的大屁股坐落在我腿上。

「如果你有時間,不妨等多一會兒,我這兒有一個剛來不久的新鮮嫩貨,還不到十七咧!那位文妮小妹妹的手藝,可不輸給阿杏啊!她再過多半小時就會返工的,好不好試一試看看呢?保你叫好!」媚姐獻殷勤地說著。

「嗯?幼齒啊!好是好,但 要等那 久啊?那在這半小時內難道要我先喫自己嗎?」我不屑地說道。

「唷!你肯喫自己我都不讓呢?」媚姐憐憫地撫摸著我的胸口說著。

隻見她喝了一大口手中的可樂,然後親熱地獻上了95唇,把口內的可樂倒吐流入我嘴裡。嘩!那冷冷的液體感夾伴著媚姐的甜舌,可比我嘗過的任何飲料還要好喝啊!

我半閉著雙眼,繼續享受著媚姐以她那這特殊的「口技」為我獻上飲料。望著媚姐珠圓玉潤的肉體,我不禁地伸出雙手去撫摸她那渾圓的大胸脯,並且越按越用力,最後幾乎是猛烈的榨壓。

媚姐開始熱了起來。隻見她站起身,放下手中的可樂,便匆匆地脫掉身上的衣物,隻留著那掩蔽不了她豐碩身軀的小小內衣褲。媚姐確實是一隻不折不扣的騷狐狸啊!我頓時起了一陣陣的念頭,於是起身來拉過媚姐坐躺到沙發上。

「媚姐,你這兒是不是很癢了?」我手掌直伸入她的內褲裡,並以中指撩弄著她的陰戶問道。

「嗯 你好壞呀!這 猴急 」媚姐喫笑著哼著。

「瞧!手指都進入了兩根了!嘩 還好多水啊!」我一邊將食指和中指戳入媚姐毛茸茸的陰戶內、一邊取笑地說著。

我的左手抓了她那根本掩蔽不住傲人胸脯的小內衣,猛然地硬拉剝開來,然後一把抓壓著她飽滿的大乳房。媚姐則伸手按住我已經撐起褲子的陰莖,並一直地揉壓著它。

「嗯 嗯 我們對客人的手多多是不以為意的。然而來真的卻實在是很少,除非 啊 啊啊 是自己喜歡,就會采取主動 嗯嗯 而且純友誼性質,不另 呵呵 不另收費!」媚姐強忍著我對她乳房和陰戶的挑逗,嘆聲哼說著。

我的雙手仍然在撫摸玩弄著媚姐滑潤可愛的肉體。她的陰戶被我挖出一濤濤的淫水來,爽得她顫抖得胸前一對大乳房不停地上下拋動。

「你這手指真利害,我都給你攪得儻儻麻麻的了。我真想你狠狠地給我干幾下子啊!」她舒了一口氣說。

「能有機會干媚姐是我前世修來的!雖是徐娘半老,卻是風韻十足,看你那白淨的豐美身軀,多 細嫩動人。你那模樣兒也是那樣甜蜜可愛,連青春少女也得靠邊站啊!你是多 秀色可餐,我可是想一大口就把你給喫了呀!」我摟著媚姐,吻啜她那珠圓玉潤的肉體微嘆道。

「你這張嘴呀!真是甜得可以喫人喲!」媚姐將手指在我臉上點了一下笑說著。

這時媚姐的肉洞裡已經是淫水津津,她無力地依在我身上,一邊嬌喘著、一邊將我腰間的褲帶解開,又敞開我身上的衣服。我也再按耐不住了,乾脆站起身來,自己快手快腳的把身上每一件的衣物都匆匆脫去,光禿禿地面向著媚姐。

媚姐也在此時,後仰臥在沙發上,一副嫩白晶瑩的玉體頓時橫陳在我眼前。她那兩座白玉般的乳房,顯然是更為尖挺。她的腰部是那 的纖細,肚皮上沒有遺留任何的花紋。黑油油的陰毛,擁簇著一副粉紅色的陰戶,一切比我想像中還要美妙、還要動人啊!

「嗯 嗯,來!快 快上來吧!」媚姐秀發枕著自己的雙手,雙目如絲地望著我哀求道。

我以最快的速度向媚姐的裸體撲去,而她也粉腿高抬,把我那粗硬的大陰莖迎入她濕潤的陰道裡頭。我雙手捉住她一對細白的肉腳,讓肉棍兒在她肉體裡深入淺出。媚姐一對飽滿的乳房,隨著我抽送的節奏之下,不停地在胸前晃動搖擺著,好不迷人啊!

抽插了好一會兒,媚姐的陰道裡湧出大量淫水,雙手將我緊緊摟抱,使得我的胸肌貼實著她的尖挺乳房,看來她已經進入高潮了。我讓媚姐的雙腿垂下來,然後趴騎上去繼續抽弄,令得媚姐興奮得欲仙欲死直哭喊著。

干了她一輪後,媚姐竟然反客為主,爬起身來把我反壓在下面,然後騎在我的身體上,用她的陰戶套弄我的陰莖。在媚姐熱烈地狂搖晃著蛇腰和圓弧的屁股之下,不久便交貨了。

我在媚姐穴肉洞裡發洩完之後,她的嬌軀還不停地顫抖著,並雙眼含著滿足感,連送著潤吻,猛贊我夠堅硬、夠勁道,給予了她近兩年來,最好的一次干愛滋味。媚姐還甚至用嘴舌來舔吮著我陰莖上的淫穢液體,三兩下子就將那軟垂下來的蠶蟲弄得乾乾淨淨。

「老板娘,有 有位客人想見您 」正在這時,敲門聲響起,然後傳來傭人的聲音。

「嘿!等一等 馬上就來了!」

媚姐急促地站起身來,穿上並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陶醉地吸了一口氣,又俯下來在我龜頭上吻了一下,才匆匆離去

第四話

我就趁這時把衣物穿好,然後閉起雙目,靜靜地靠躺在沙發上養神聚精,並回味著剛才和媚姐的那段柔情愛意。

還沒過一回兒,就聽到媚姐的說話聲音從外邊傳來。隻見她打開了門走了進來,手還拖著一位帶有幼氣的少女。

「唷!阿慶小哥,看看誰來了。我們這裡,就要數文妮最年輕的了。這小妮子還不到十八歲哩,所以我們都較為小心些,隻讓她接外來貴賓。而且,她很揀客,不合眼緣的客人她是不肯做的。平時也多數不讓男人插入,隻純粹做做按摩啊!今天她讓不讓你上,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啦!如果你能討得她的歡心,她可是會玩得很豪放喲!」

原來這長得像個學生妹妹的就是文妮啊!看她一副清純的樣子,似乎是剛下海不久的。隻見她烏黑的長發披肩,身穿T恤配牛仔褲,玲瓏浮凸的身材,嫩口之極。

媚姐要文妮把我帶到隔壁的房間,然後對我打了個眼色,就又匆匆地走下樓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入房後,文妮顯得有些嬌羞。雖然我的肉腸已經如箭在弦,但我知對待這樣的少女要特別地溫暖體貼,得耐心一些。

「來,我來幫你脫衣吧!」文妮含羞答答地對我說道。

我很聽話,站著不動,讓她慢慢地為我脫個精赤溜光。

「啊!你這裡好大哦!我所有的客人都沒有一個比你粗,我 我有點兒怕怕哩!」文妮凝視著那立挺勃起的大陰莖,羞紅著臉低聲說道。

「有什 好怕的,這東西也是肉做的,越粗越長隻會讓女人愈加舒服的,可不會傷人的!你摸摸看,溫溫熱熱的呢!」我笑著說。

文妮用手指輕輕地點了點我的龜頭,然後正緩緩地想以右手去握著它時,我那硬挺的肉棒就在那一刻,自然反射地晃動著,不停地顫挺抖立,並敲打著文妮的嫩滑小手。

「嗯!你 你好壞啊!這樣地戲弄人家。」她嘟著小嘴嗲聲撒嬌著。

「壞?嘻嘻 我就讓你瞧瞧什麼才叫壞!」我淫笑地說著。

我雙手握著她T恤下端,靈巧地輕輕將它拉起過頭,隻見那對白雪雪的肉球應聲彈出,渾圓而堅挺。我立即解開她乳罩的扣子,更目睹得那兩粒粉紅色的車釐子;好尖、好突、好美啊!

我忍不住手來一招五指抓波,文妮居然是依人小鳥,任摸、任捏,完全不推拒。想來她被我摸了幾下奶子,開始也有了反應。隻聽得她的小嘴裡支支吾吾地發出浪聲。我的手再向下移到她的纖腰,把她那條窄身的牛仔褲的拉鏈拉下,不過由於她臀部圓大,不容易把窄緊的褲頭脫下,還得她自己動手才給脫了下來。

當她最後一道防線也除下來的時候,出現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個光潔無毛的肉桃子,襯著兩條修長滑不溜手的嫩腿,剎是好看啊!

文妮見我口水都幾乎流了下來,便怕羞地連忙用手兒遮住她那美美的羞處。

「嘿!不用怕羞,我最喜歡就是像你這樣子的水蜜桃了!真好想一口就咬下去喲!」我把她抱入懷裡說道。

「嗯!別急躁嘛!咱們先到裡邊去清洗,做個按摩啦!」文妮指了一指著浴室笑說道。

我於是便抱起文妮,往浴室間走進

這浴室跟昨天阿杏那間差不多,也有個浮床,但多了個日本按摩院裡常用的爽爽椅。文妮要我坐在爽爽椅上,開著花灑,替我搽95皂。她微微小心地握住我的肉棍兒,輕輕地搽抹著,微妙的手勢,一下一下地替我捏弄,居然令我猶如進入陰戶裡的感覺,興奮莫名。

為了不使自己過於刺激以導致提前洩精,便跟她了聊起天來好分散興奮的程度。

原來文妮是半年前被她媽媽的同居男人騙了身子。她那無良心的媽媽見反正女兒已經破了身子,就索性讓她來到這裡工作,以當搖錢樹。她是個盲目順從的女兒,也就獃獃的聽話了。再說這兒工作得到的服務費也實在是不錯,也就得過且過地做了下來。

這時,文妮讓我躺了下來,然後用她的嫩乳房在我的身體上按摩,過後再騎到我身上,用她那光潔無毛的突起肉桃,感按摩擦著我身體上的每一寸肌肉。我爽獃了地凝視著她那可愛驕嫩的臉蛋,而她仍然嬌羞滿臉,不太敢眼對眼對望著我。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突然坐起身來摟抱著她,使她的雙乳在我的胸部緊緊壓扁著。我粗硬的大陰莖在她的雙腿間鑽來滑去,但卻不得其門而入。文妮似乎知道我的心思,艷紅著臉微微一笑,便悄悄地分開雙腿,校正了一下體姿,使得我的陰莖藉助95皂液的潤滑,緩緩地塞入她緊窄的陰道中。

文妮雙手撐在浮床上,慢慢地把上身抬了起來。我的雙手便乘機撫摸壓弄她的乳房。我的屁股左右不停圓弧搖晃地向上擺動,而文妮也扭轉著細腰來配合。嗯!真是爽上了七重天

接著我翻了個身,更換個姿勢,將文妮重重地壓在下面抽送。隻見文妮的兩條嫩腿在我強干之下,高高地抬起,任我粗硬堅挺的大陰莖在她陰道裡邊狂抽猛插。潤滑的肥皂泡加上愛液的分泌,使得我們肌膚之間的摩擦十分順溜。

文妮逐漸進入了佳況,興奮地又喊又叫,她那尖銳的指甲,差一點就戳入我背部的肌肉內,叫我感覺到不知是痛、或是爽!沒一會兒,隻見文妮渾身顫抖著到達了高潮,淫水一濤一濤地灑洩了出來。我因為頭先和媚姐玩了一輪,所以較為持久並未射出來,但也暫停下來摟著她的嬌軀,回一回氣。

過了一會兒,文妮爬起了身來。她開了開花灑,校好了水溫,然後衝洗乾淨我倆的身體,又用浴巾抹乾身上的水漬。過後,她便領我到房間裡的大床上,坐躺下來傾談。

「剛才你弄得我好爽快啊!嗯,你看 你還是這 的硬!」文妮嫩白的小手握住我那仍然堅挺膨脹的大陰莖,輕輕套弄笑說著。

我沒做任何回應,隻輕輕地撫摸,並微吻著她青澀的嫩紅奶頭。

「我剛才聽媚姐說你昨天做了阿杏姐姐,今天又連續地分別干了媚姐和我。我們這三個女人,你覺得怎樣呢?」文妮又笑著問我。

「阿杏勝在即主動、又體貼,陣陣的抽插都直入花心,呻吟的浪叫聲更是一流。媚姐則經驗豐富、技巧好,陰莖插進她的陰戶時,那肉壁的收縮力道真會取人命啊!至於文妮你呢?嘻嘻 當然是最鮮最嫩的啦!單憑一身細皮嫩肉就已經太吸引人了。不過,我可就是還沒有玩個完夠哩!」我笑笑地回說著。

「那 再讓你繼續玩吧!我先為你吹吹 」文妮紅著臉蛋笑道。

她話還未說完,就俯下頭來替我做口部服務。她的櫻桃小紅嘴,喫著我的大肉腸,似乎有一點勉強。然而,那緊緊窄窄的享受,令我受用無比,的確是不同凡響。再加上她的舌頭尖兒,靈巧地在我龜頭上打圈,實在是非常的過癮喲!

我的手也沒有閑著,一時摸捏她儻胸上彈手的奶子,一時又挖弄她的桃溪小縫。我撥開她那兩塊的鮮嫩陰唇,然後把中指重重地往那穴洞推插進去,弄得她嬌呼起來。

玩弄了一會兒,我見文妮也已經濕透,於是便決定直入正題。我把她的身體拖到床邊,然後用手托住她一雙嫩腿,一棍直插她的深處。入門之後,感覺真的是狹窄非常,文妮的陰戶實在是鮮嫩的上品。

我每一下出入,文妮的反應都極其強烈。直接地插玩了一輪後,我要她再來一招以坐姿的花式服侍我。文妮在我上面一下一下的搖動,我看著她那對肉球的擺動,禁不住挺起上身動口地去吻它們。想不到我一吻她的乳尖,她的小肉洞竟然緊緊地收縮了起來,屁股瘋狂地不停搖擺晃動。這一下子,可使得我迅速地玩完了,我猛烈使勁地狂插了幾插,登時一陣陣熱流急促地向她的體內直射上去,文妮也肉緊地把我抱到實實地,並抖身冷顫著,雙眼都反白了。

完事之後,我就像隻剛打完戰的獅子,氣喘喘地平躺在床上不動。

「你好勁喲!在你射出來的那一刻,我全身都儻軟了。我跟別的客人從來都沒這 舒服過耶 」文妮在我耳邊微微地贊道。

「你們這裡的女人,個個真是罕有的珍品。我雖然玩過無數的女人,可還是你們這兒最迷人,即中看、又好玩,尤其是你,幼稚的氣息好令我興奮啊!」我也回應著文妮,並撫摸著她那光潔的肉桃兒,那裡邊的淫穢液體,還弄得我一手黏滴滴的

第五話

我抱著可愛稚氣的文妮,本來還想再來一炮,但此時門敲聲即時地響起,又是那神出鬼沒的媚姐!媚姐依舊是帶著她那燦爛的笑容走了進來,把她那圓珠潤嫩的大屁股擺坐在了床沿旁。

「喂!你們倆干了多少回了啊?」媚姐神秘淫淫地質問著。

文妮羞得低下了頭,然後緩慢地提了提兩根手指。媚姐又是一笑。

「妮妮,我沒說錯吧?我就說你肯定會喜歡這位阿慶哥哥的!」

「阿慶小哥,你有福了!今天老娘不知為何總覺得特別的騷,或許是被你剛才干爽了,還一直想著要呢!不如就讓文妮和我一起服侍你,試試看兩鳳一皇的滋味吧!服務費就隻算一份,我是免費的 」媚姐興奮地提議說著。

嘩塞!別說是隻收一份,就算是十倍我都要嘗一嘗啦!於是,我就從床上爬去,迎過媚姐到我懷裡,並肩斜躺在床上。文妮則率先為媚姐脫去她身上的黑色旗袍和深紅色的絲織內衣褲,露出那一身嫩白豐美的勻稱身材。

我一面地跟媚姐做嘴對嘴的口舌運動、一面頑皮地用左手指去挖慰她那黑毛茂盛的陰戶濕穴。文妮在一旁看得俏臉都紅了起來,隻瞧她輕微地推了我肩膀一下。我這才伸出右手過去湊熱鬧,在文妮光禿亮滑的陰唇間摸摸捏捏。

文妮就像小綿羊一般任我玩弄摸索著。而媚姐也在此時遊移過去,趁以她那長舌在文妮粉臀和陰戶上狂舔暴啜,刺激得文妮全身都扭轉擺動起來。

我跟著便遞過頭到媚姐的下體,以雙手撥開那長滿濃茂的陰毛,用嘴去吸弄她深紅色陰阜間流出的陰水,並一面輕輕地用手指挖慰她陰戶內的滑嫩肉壁。文妮則低著頭,以她玉指纖纖地撫摸、並用那小嘴來含著我粗壯的老二,開始不停地抽送吸啜著。

我們三人就在床上這般形成了一個圈圈圓狀,互相地吸啜玩弄著。

過了好一會兒,媚姐雪白柔軟的玉手兒突然撥開了我的淫手,未等我質問,媚姐便提議我們三人進浴室裡繼續地玩。她們要我先躺到浮床上,然後媚姐便面對著我,先坐上我的身軀,為我做肉體摩擦,而後還讓我粗硬的大陰莖,插入她那多毛的縫隙裡套弄起來。我的陰莖在她陰道內困難。經過,把我的龜頭對準阿娟細小的肉洞口,又借助肥皂液的滋潤,總算得予入港了。

文妮接著也不落人後,低身蹲到我臉前。隻見她面對著媚姐、光潔的肉桃兒則對準著我。我雙手立即緊緊地摟抱著文妮的粉臀,以我那三寸之舌深深陷入她的細小陰穴內。文妮一隻手撐在浮床上,另一隻手則緊扶著媚姐,用她一對玲瓏的奶子,去壓迫媚姐堅挺的大胸脯,互摩著對方的胸部,口中的95舌也互相交叉扭弄著。

我隱約地覺得媚姐的陰道也在一松一緊地抽搐著,使得我侵入她肉體裡的陰莖覺得非常舒服,令得我跟賣力地向上推送。我一邊繼續舔啜著文妮的蚌埠、一邊雙手往上伸捏住文妮一對細嫩的乳房。媚姐此時也把她的身軀稍微向下托落,要我也用手玩摸她的挺硬龐大的乳房,別隻顧讓文妮爽著

我們三人這樣地淫賤蕩漾玩了數十分鐘,然後媚姐要我翻個身,把她給壓在身子下面,然後由文妮在上面用乳房按摩我的背脊。

就這樣,我讓粗硬的大陰莖在媚姐滑爽的陰壁裡抽送起來。媚姐陰戶間發達的肌肉緊緊縮壓著我的肉棒,一邊則分泌出許多水份。我越用力地抽插,她那兒就愈加地緊窄著,好不痛快啊!文妮則在上面瘋狂地用奶奶按壓摩擦著我背部。她那硬挺的乳尖和那粒粒突起的粗糙乳暈,摩得我覺得有些麻麻作癢。她的雙手則伸到我股後,摸索完弄著我的睪丸,使得刺激感更上一層樓。

我因為用力過猛地以龜頭猛攻媚姐的肉洞,就會聽到「噗」的聲響,前胸和後背均有一對軟玉溫95的大小乳房緊緊貼打著,好一種三文治的爽快壓迫感,這可是我一生中從未有過的奧妙經歷。不久後,便洩精在媚姐的肉穴中。

然而,這並不是我的完結篇,我勉強地在媚姐性感紅唇口內,再次令得肉腸膨脹勃起,然後以「小狗趴躺」式從後面戳干著差點兒就爽得哭喊而泣的文妮,媚姐責蹲跪在我身後,用舌尖來舔弄我的肛門。

不久之後,我便第五度,也是當天射出的最終一輪濃白熱燙的精液。

告辭的時候,媚姐真的隻收了文妮為我做按摩的服務費,其他的她堅拒不接受。還說是她們自 尋開心的。我隻好恭敬不如從命了。我告訴她我明天將回國了,但肯定會再回來光顧的,並且會介紹告示其他的弟兄們這裡一流的服務。

當晚回酒店時,我那三個好友都輸得清清光光,早在房裡破口粗言自責著。然而,我的雙腳都幾乎軟得無法移動,連腰背都提不起來,才懶得去聽他們嘰哩咕嚕的投訴個沒完,自個兒躲入被窩中,津津地回味著這一趟的尋春艷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