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淫亂性生活

「啊……用力……再用力點……好舒服……」

有校花之稱的靈兒正躺在體育用軟墊上享受著我的陽具,乳房從校服從白色的校服襯衫裡蹦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正被我用手輕輕捏著,校裙全部堆在腰間,白色的內褲褪到腳踝,腳上依然穿著黑色筒襪和皮鞋,一頭黑髮已經披散開來,櫻桃般的小嘴姣喘連連。

「爽死了……樂天我好愛你……再用力……」靈兒雙手緊緊地攥住了我的胳膊,指甲深深嵌入了我的皮膚。

「你……今天是安全期吧」我一邊奮力抽插一邊問到。

「嗯……是……快射進我的子宮吧……」靈兒的淫液順著大腿內側滴下來。

我托著她的屁股,她也配合著我的動作強烈扭動起來。「好燙……樂天……我不行了……啊……」靈兒胸前吹彈可破的肌膚上變成了淡淡的紅色,乳白色的精液緩緩從陰道里流了出來。「快走吧,上課要晚了!」靈兒清理完下體,把鈕子扣好裙子向下一拉,馬上從蕩婦變成了清純的女高中生。

這是前幾天發生在體育器材室的一幕。初中畢業後,我回到了我家所在的城市上了高中,進入高中之後,熱愛打籃球的我加入了籃球隊,不到一年的時間已經成為了籃球隊的主力。不論從心裡還是生理上已經完全成熟的我,追女生的手段也越來越高明,女友一個接著一個的換,終於在高二一開學就把本校校花拿下,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還不到一個星期,她就主動與我發生了性關係,這讓我始料未及。雖然不同班,但是我們仍然經常私下幽會。「你猜我今天買了什麼??」靈兒神秘兮兮的問我。我搖了搖頭。

「今天放學來我家就知道了。」說完,靈兒故意把裙子向下拉了一下,露出了T-back,然後俏皮的一眨眼飛也似的跑了。

終於挨到放學,來到她家,我打開冰箱拿出一罐飲料剛剛喝了一口,一轉身的功夫,靈兒已經全身赤裸只留一件T-back站在那裡,手裡竟然拿著一個假陽具。

「嘻嘻,我想試一下是什麼感覺的」,靈兒將假陽具隔著T-back頂在自己的淫蒂處,一摁開關,假陽具的龜頭開始震動起來。「嗯……」靈兒渾身顫抖了一下。

假陽具圍繞著靈兒的陰部緩緩移動,靈兒的反應也越來越劇烈,T-back兜著陰部的部分已經濕透了「樂天……這東西真的很舒服呢……啊……把褲子脫了吧……」靈兒說。

我將褲子脫掉露出堅硬如鐵的陽具,靈兒走過來,慢慢蹲下把假陽具豎在地上,然後竟然一下子坐了上去,嘴巴也在同時含住了我的老二。

「嗚……啊……」靈兒不停的做著蹲起,用陰道吞吐著假陽具。

「我不行了……我來了……」靈兒停止了口交,躺在地上開始奮力的用假陽具幹著自己。只見地上早已滿是陰精。

「樂天……吸我……吸我小穴……」靈兒抽出了假陽具,取而代之的是我的嘴和舌頭。靈兒的蜜汁射了我一嘴,我全數吞下,隨即老二長驅直入。

靈兒啊了一聲隨即又是一陣的呻吟。

「好深哦……看我自慰你是不是很爽啊……用力幹我……」靈兒的陰道一縮一縮緊緊包圍著我的陽具。

一陣急速衝刺,我的精液全部灌在了靈兒的盆腔裡。

靈兒大字形的躺在地板上,T-back已經快被扯爛了。我走過去把龜頭伸進了她的嘴裡,她輕柔的為我清理著殘留的精液。

「這個不錯嘛,你不在的時候它就是我的男朋友啦!」靈兒笑著說。

「隨便,不過別用太多次啊,把你陰道幹鬆了就不好了!」我滿不在乎的開著玩笑。「那還不都是縮陰液的功勞,要不我的陰道怎麼會那麼緊?」靈兒隨口說。

「為什麼?」我急忙問到。「哎呀,開玩笑的,看你急的!」靈兒似乎發現到自己說錯了什麼。在回家的路上,我細細的回想著靈兒的話,我決定開始監視靈兒的一舉一動……

******************

為了查清楚靈兒的私生活,我刻意減少和靈兒的見面次數,雖然我和靈兒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但奇怪的是靈兒也好像變得越來越不在乎的樣子。

隨著全市籃球聯賽即將到來,每天日以繼夜的集訓使我竟然慢慢忘記了這件事情。

夏天的夜晚燥熱的總是讓人心煩意亂,集訓過後,汗流浹背的我走在空曠的操場,右手當扇子,邊扇著風,邊走向教學樓準備拿書包走人。

我信步走到樓裡,剛一上來,發現靠近廁所那邊好像有人聲(學生很早就放學了,只有我們籃球隊的還沒走)在好奇心驅使下,我偷偷上前躲在隱蔽的地方想探個究竟,卻聽到一男一女淫穢的對話。女的好像求那男的幹她,但是男的卻故意捉弄她,要她做種種下流的動作,並且叫女的在他面前自慰到高潮,就答應幹她。

我心裡一喜,想不到這麼晚了還能在這裡看到一幕活春宮,這一對狗男女準是放學後來學校廁所這裡偷情的,這可要比毛片好看多了。

忽然,我聽著聲音有些耳熟,而且那個女的髮型看上去也很熟悉。但藉著外面路燈照進教學樓微弱燈光我仔細一看,甜美的臉蛋,雪白的肌膚,勻稱的身材,分明就是我的女友靈兒啊。受到這一幕的刺激,我當時全身僵硬,幾乎不能呼吸,再看那個男的竟然是我們籃球隊隊長-藍天。只見藍天開始愛撫女友的胸部和臀部,他將靈兒按在校公廁的牆上,一邊親吻女友,一邊隔著她的內褲,用手撫摸著她的小穴。他把靈兒的裙子拉到她的腰部,在我的注視之下,將手指插進靈兒的陰戶裡,他還要靈兒把他沾滿了愛液的手指舔乾淨。這時,他又叫靈兒雙手扶住廁所的水池上。他在後面把女友的裙子掀了起來,扯下女友的內褲。抱住女友那雪白的屁股,從後面用背後插花來搞我的女友靈兒。

別看藍天個子很矮,平時打後衛,但是人說五短必有一長確實不假,他寶貝實在太大了,只能伸三分之二進入靈兒嬌小的體內。



靈兒試著讓整個巨獸進去,輕輕地扭動著自己的屁股,慢慢地,藍天的陽具逐漸被吞噬進去。

當藍天拿陽具刺向女友時,他的大腿緊緊地貼住她的兩股,雙手緊緊的抓住女友那雪白圓圓的大屁股,靈兒的盆腔和子宮好像要被搗碎一般,每次抽出都帶出大量的液體!

可是突然,藍天停下了動作,站在那裡不懷好意的對著靈兒壞笑,這時的靈兒早以處在高潮之中。「不要停啊!哥,好哥哥,用力搞我,求求你了!」只見靈兒搖晃著自己雪白的大屁股,主動的向藍天的老二上湊,並且用股溝不停地摩擦。

藍天一邊用手拍打著女友的大屁股一邊說︰「怎麼樣啊?小婊子,被老子搞的爽不爽啊?是我厲害還是樂天厲害啊?」「當然是你幹得我更舒服啦!哥,你最厲害了,我真的離不開你,快用力啊!搞死人家吧!」「媽的,你這個婊子,就是騷!背著你的男朋友和我這個前男友搞,我看你就是賤,操!等會看我不幹死你!」

「好哥哥!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快搞我吧!你也知道我男朋友這個禮拜訓練的很拚命,不會找我的,你就放心的幹我吧!快哦!……幹我的小穴吧!」

「好,那我就幹到你高潮不斷,就像以前在我家幹你一樣!」藍天始終說著粗話,這與我平時認識藍天簡直判若兩人。

「啊……不行了……我忍不住了……」靈兒說話的同時,陰部竟然噴出大量液體,那絕對不是陰精難道是……想到這我心裡一涼。

只聽靈兒氣喘連連地說道︰「只有哥你能把我幹到小便失禁……啊……」藍天的腿早被靈兒的尿液淋濕,但是似乎更增加了他的慾望,加大了陽具撞擊的力度。聽到女友這些極度淫蕩的對話!我不知愣在那裡多久後,腦子亂鬨哄的踱到那樓梯間外,隱隱約約的還聽到靈兒淫蕩的呻吟聲,我退一軟無力地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