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別人3P

老王40歲,碩士,是個高知。除了吃飯睡覺,他一天到晚幾乎都泡在網上。平心而論,這個人比較誠墾,並不壞,他告訴了與他妻子以及情人的一系列事情。他最大的癖好,就是喜歡與玩3P的夫妻聊天。我每次進入聊天室,雖然變換著不同的網名,並且以不同的年齡出現,但只要他在,我都會毫無例外地被纏上。

此人聊天很有禮貌,但給人一個明顯的感覺,就是小心翼翼地,自信非常不足。他是個好人。但他的性格我並不喜歡,畏首畏尾的,叫他來玩,我妻子一定不爽.

我的想法不幸被言中了。這天是2006年12月30日,星期六,還有1天就過元旦了。這天氣候很好,藍天白雲,晴空萬裡,妻子情緒也願意我帶她出去玩。

中午上網,與一個叫Spark的網友聊天,他自稱是諾基亞中國分公司的白領,此人我在北京出差期間網上認識的,當時聊起來感覺還不錯。我和這網友約好,下午一起玩,他說有個朋友要來他這取鑰匙,要我們等等。結果,一等就到下午4點,給他打電話也沒人接聽,後來才得知,他開車出去的時候,與別的車發生摩擦,忙著與別人吵架和索賠去了。我又給幾個有過交往的網友打電話,這天是雙休日,因為沒有提前預約,他們都不方便出來。情況有點令人沮喪。

我實在不想放棄妻子給予的機會,便想到了老王。給他打電話,聽說要見面,而且我們請他吃飯,他在那邊激動得有點語無倫次……

老王住在近郊的一個繁華小鎮,見面的時候已經傍晚6點多了。他戴著眼鏡,身材發胖,舉止文雅,很憨厚老實,有點書呆子的摸樣。我們一起吃火鍋,談一些家庭、情人、網戀等話題。妻子去結帳的時候,我問老王感覺怎樣,他回答說挺好的,不知道我妻意欲如何。等妻子回來,老王借故出去,我便動員妻子玩。妻子對這個人感覺不怎麼好

老王在酒店開了個房間。房間很寬敞,是兩張床的標準間,唯一的缺點是樓下是歌廳,有點吵鬧。進屋沒多會,電網就跳閘,一片漆黑,老王出去叫了幾次服務員,才把屋裡的燈弄亮。

很有些開局不利的感覺。還是老套路,讓妻子先洗澡。計劃玩以前,我曾經對妻子說過,叫她洗澡後穿好衣服出來,讓網友當我的面脫光她的衣服,一定很刺激。我和老王閒聊著,過一陣,衛生間裡傳出妻子輕柔叫喚我的聲音,我急忙過去。衛生間裡霧氣騰騰的,妻子裹著毛巾,發梢濕漉漉的,乳房以上的雪白胸脯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很柔美。她有點扭捏地問我:“我這樣出去還是穿衣服出去呀?”想到老王自信不足,妻子穿著衣服,他可能認為是在拒絕,會手足無措。便對妻子說:“裹著毛巾出來好了。”

妻子蓋好被子躺下,老王緊接著去洗澡。我坐到妻子床頭問:“緊張嗎?”她搖搖頭,有過第一次經歷,她的心情放松多了。我們夫妻看著電視,聊著一些與這次性游戲無關的話題,不過,我的心還是遏製不住“怦怦”地跳,畢竟,要不了多久,妻子光滑細膩的肉體就會暴露在老王面前,讓他盡情地蹂躏……

不多會,老王出來了,把妻子留在衛生間的手表等物品一起帶了出來,說裡面潮濕,對手表不好,而且東西擺在裡面,走的時候容易落下,想回家。我說機會難得,玩一次吧,感覺不好以後不和他玩就是了。妻子勉強同意。。這人挺細心。

我把電視機關了,對他們說:“你們好好聊聊。”進入衛生間,不緊不慢地開始洗澡。心裡思肘著,老王沒有自信,就讓他多和妻子耳鬓嘶磨一陣……

老王揩干身體,有些戰戰襟襟地走到床頭,惶恐地彎腰對妻子墾求:“我可以進來嗎?”妻子身體往裡挪挪,莞爾一笑:“進來嘛。”

熱被子一蓋,接觸到女人豐滿性感的裸體,老王的局促一掃而光。他一下把妻子擁到懷裡,急切地親吻妻子嬌嫩的臉蛋,妻子飽滿的乳房在他眼前顫動,老王舌尖在妻子耳根輕舔同時,他的手一把抓住妻子胸前一對肉球,盡情捏握,搓揉,指尖在乳頭擰捏……

“啊——噢……”妻子忍不住沖動呻吟起來,緊緊抱著身上的男人。耳根和乳頭是妻子最敏感的部位。

被子掀翻到一邊。

老王低下頭,望著妻子雪白胸脯上高高挺起的乳頭,一口叼進嘴裡,“唔……”妻子的身體在顫動……吸吮著妻子溫暖飽滿的乳房,老王的手繼續往下,越過妻子光滑平坦的小腹,掠過濃密的陰毛,指尖輕觸妻子的陰蒂,“嗯……別……我不喜歡摸那裡……”妻子嬌喘著挪開身體,長髮半掩她绯紅的面容。她確實不喜歡陰蒂刺激。

老王的手從陰蒂下滑,移到妻子的陰道口,陌生男人的觸摸,妻子下身已是汪洋泛濫,陰道流出的愛液粘滿他的指尖。“呵……呵……嗯……”妻子的呼吸急促著,勾著老王的脖子,柔軟的身體隨著老王在陰道的挑逗而扭動……

老王的雞巴昂首挺胸。他一翻身騎到妻子身上,下身往妻子兩腿之間一擠,妻子便習慣性地高高地舉起分開的雙腿,平時我操妻子,她也是這樣。茂密的陰毛下面,兩片陰唇早已自然分開,老王彎曲著身子,大雞巴對準妻子的陰道口,屁股往前一沉,毫不費勁地,他高高勃起的雞巴狠狠插入了妻子的逼裡,“啊……”婚外男人猛力地侵入,令妻子忍俊不禁地大聲呻吟起來,老王接著將身子伏到妻子上面,緊緊吻住妻子性感紅潤的唇,扭動著屁股輕柔抽送。-"

“嗯……嗯……,”隨著老王力量不足的抽動,妻子喉頭髮出有氣無力的呻吟……

此刻,電話響了。是妻子同事打來的,這天他們把我們的孩子帶出去玩,說是快要回來了,與妻子商量交接孩子的地點。電話一打擾,老王更顯得底氣不足。他抽出雞巴,只身躺下,用手將妻子抱在身上,他想要女人在上,妻子順從地坐了上去跨開雙腿,渾圓的屁股微微翹起,在妻子淫水橫流的陰毛叢中,老王扶住雞巴往上探索,妻子輕輕移動屁股,當感覺到硬硬的雞巴頂住陰道口的時候,妻子往下一坐……

“哇……”一種快感湧起,老王歡叫起來。他抱住妻子圓滾的屁股,肚子一挺瘋狂地上下抽送,妻子一對潔白豐滿的乳房在面前晃動,被老王一口將乳頭含進嘴裡,盡情吸吮,“噢……啊……”妻子身子一軟,伏在老王身上,但潤滑的陰道仍然緊緊包裹著老王的雞巴,她雪白的屁股上下擺動著,陰道用力收縮……

“喔……喔……我不行了……”老王下身往上一抬,緊緊頂住妻子的逼,死死抱住妻子的屁股,一洩如注……妻子久久伏在老王身上,她顯然還不滿足,屁股不斷扭動著,老王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又順著老王逐步變軟的雞巴,淌到老王陰毛裡……。

妻子默默地靠在老王枕邊躺下,老王歉意地說:“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

妻子默默無語,渾身癱軟地平躺著。老王把被子蓋好,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把頭蜷縮在妻子肩膀下,將被子矇住頭……

洗澡出來,我看見的就是以上情景。開始,我還以為老王放不開,不好意思動手呢。

睡到妻子身邊,輕輕愛撫妻子的乳房。“嗯……嗯……”妻子嬌聲呻吟著,但她閃著一絲絲笑意的杏眼,令我感覺出她不是出於性的沖動,而是一種撒嬌。

我的手探下去,輕輕撫摸妻子柔嫩的大腿兩側,又將手移動到妻子的兩腿之間,才發現衛生紙已經墊在她的逼上了。我明白,妻子剛才已經被老王操了。

一種嫉妒的火焰燒上心頭,我的雞巴迅速膨大起來!

扯下衛生紙,我一個手指一下插進妻子的逼裡!“噢……輕點……”妻子頭往後一仰,緊緊拉住我動作猛烈失控的手。

我感覺到,妻子的陰道沾粘無比,老王的精液和妻子的愛液混合在一起,從兩片陰唇下面徐徐流淌,浸潤了我的半個手掌。我一下咬住妻子的奶頭,指頭在下面拼命往裡摳,妻子光滑的子宮就在我指尖上,我用力地挑起,又壓下……



“嗯……老公……”妻子呻吟著,輕微扭動屁股,抱住我的頭。

“老婆,我要操你,兩個男人日你的逼,要你搔起來!”我發狠地說著,撲到妻子下身,粗大的雞巴對準妻子的逼用力往前一傾,“啊……啊……”隨著妻子的激情浪叫,我的雞巴沾滿妻子的淫水和老王的精液一插到底!

伏在妻子身上,我的屁股用力沖擊,發狠地蹂躏妻子美妙的肉體,妻子紅唇微張,迷亂地凝視著我,秀發散亂在枕頭上,豐滿的乳房在晃動,床在搖動……

突然有了想射的感覺,我停止動作,抽出雞巴,躺在妻子身邊。老王驚訝地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他一直以為,是我不行,才帶妻子玩3P的,沒想到,我用行動表明在床上我比他優秀的多。

妻子整個身子埋在我懷裡,老王明顯受到冷落。我對妻子笑笑:“老婆,去,和新老公親熱一下。”大度地將她的身子翻到老王那邊。老王緊緊抱著妻子令人消魂的肉體,胸脯緊貼妻子高挺的乳房,不斷親吻妻子紅潤的面龐,細膩的脖子,“嗯……嗯……”妻子軟軟地靠在他懷裡,輕聲撒嬌著。

突然,老王雄風再起,躍身而起爬到妻子身上,不由分說大雞巴往妻子兩腿之間一頂,“噢……啊……嗯……”妻子在男人的奸淫下,高高舉起雙腿,身體癱軟地無力看著我,紅唇微張,發出不算高昂的呻吟。

“老婆,快,為老公服務!”我將妻子的頭移過來,粗大的雞巴頂在妻子紅嫩的唇上,“嗯……嗯……”妻子雙唇緊閉扭動著頭,就是不願意張嘴。

我突然意識到,我的雞巴上沾著老王的精液……急忙進入衛生間清洗。

出來的時候,發現妻子已在老王身上了。她輕聲呻吟著,身子微微前傾,柔順的長髮在胸前飄逸。老王抱著妻子的屁股,一下又一下賣力地往上頂。妻子的屁股壓下,老王粗黑的雞巴不停在妻子陰道口出入,妻子的逼隨著老王雞巴的進出,陰唇一下翻出,一下翻進。伸手過去,輕輕撫摸妻子套著雞巴的逼,“嗯……嗯……”妻子呻吟輕柔婉轉,沖動似乎不激烈,無意中,我的手觸到老王的雞巴,呵呵,明白了,老王雖然在抽插,但他的雞巴很軟,怪不得,妻子反應不激烈。

我跨步上床,伏在妻子背後,雙手繞到胸前抓住她的乳房,又搓捏她的奶頭,“噢……噢……”妻子的呻吟逐步加大,我將臉貼到妻子的背後,一下咬住妻子的後脖子、肩膀“啊……啊……”妻子的肌肉抽搐著,痛苦而愉快地大聲叫喚起來,套著老王雞巴的屁股激烈上下擺動。

平時做愛,妻子最喜歡我這樣輕輕咬她。

“唔……呵……”老王怪叫著,一下緊緊頂住妻子的屁股……他又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