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服務

田友彥今年三十二歲,在台北的一流公司服務,他的妻子羅美津比他小五歲。兩人結婚已四年了,性生活卻越來越有勁兒。大概是為著這個原因,兩人之間還沒有孩子。

田的朋友們時常笑他說:『聽說性生活過度,就沒有福氣多子女,你大概也是屬於這種人吧。』

田家除了夫妻以外,還有一個名為露露,今年十七歲的漂亮女傭人。

只因夫妻之間過於親密,美津終於損害了健康,而住進台大醫院療養了。那是聽從旁人的勸告,每天求診既麻煩,而且夫妻經常在一起,本來能早些治癒的病,恐怕也無法早一點治癒,因此才決定住院。

和麗與美津是表姐妹的關係,所以平時和田家親密的交往,因此,這一次特地受到美津的懇求,利用暑假中的空閒,每隔三天便到醫院來為美津解悶。

今天,和麗晚餐後也輕輕淡抹弄好外出的準備,就要到美津的病房去,臨時因為美津委託她辦一件急事,才又叫車子趕到田家去。

當夜幕一步步地逼近,和麗照常也不打招呼一聲,便進入屋內。田友彥坐在走廊下正在納涼,因為故意不開燈,所以僅僅穿著他白色的浴衣。女傭人露露大概在洗碗碟吧,廚房方面不斷的傳來水聲。和麗簡單的寒喧幾句,便和田一起坐在走廊下,她和田談好了美津交待的急事,又和田閒聊了半天。

不多久,露露有事前往醫院,僅剩他們兩個人,田說有東西給和麗看,於是兩個人離開走廊而進入書房。

和麗的男友從兩週前便出外旅行,所以近日來她非常想找男人陪伴,忍不住孤寂之苦,像她這樣和田親密的聊天,總覺得似乎藉此可以填滿心裡的空虛而十分高興。

另一方面,自從妻子住院以來,田也孤悶得很,因此當他眼見和麗美妙的姿容,便禁不住慾火蠢蠢欲動的感覺。

田把肢膊肘子支在桌上,露出微笑把和麗看得入迷了,而不拿出本來要給她看的東西。

『快一點拿出要給我看的東西呀! 』她說著而露出微笑。

『好! 現在就拿出來。』他從書架的一角抽出一本絲質封面的畫冊,推到和麗的面前,和麗漫不經心地翻開一頁。

『哎呦』她大叫一聲,滿面通紅。她感到彷彿全身的血一下子倒流而來,原來那是春宮畫。

第一章描繪的是,一個像是主人的英俊男子,赤裸著約有兩臂大的陽具,許多女傭人圍繞著那男主人,每人手拿櫻枝,敞開全裸的股間,以各式各樣的姿態暴露陰部躺臥著。一隻蝴蝶在豪華的房間內飛舞,男主人的意思似乎是蝴蝶停息在那一個女傭人手上的櫻花,他就要和那個女傭人尋歡作樂的樣子。

和麗既不推卻那畫冊,但也不想閱覽。田看和麗沒有動怒,特地繞到她的背後,隔著她的肩膀翻開下一頁。

和麗的眼睛,不知不覺已被吸引似地注視著畫面。她的脊背上覺得似乎有急促的氣息,股間也不由得開始濡濕了,她的心臟繼續怦怦跳動,臉上忽而有如燃燒的火熱烘烘的。

田看到和麗困惑的一籌莫展的樣子,便用左手緊握她的手,把另一手冷不防插入她的下腹部,探索到稀稀疏疏的草叢地帶。

『和麗』他溫和的叫了一聲。

『嗯! 』和麗只是應了一聲,又默默不語,她一語不發低著頭注視那畫冊的春畫,她呈現彎腰的姿勢,使田的手無法達到自己所需求的部位。田認為如此必然徒勞,於是手從下方伸入,便輕而易舉開始玩弄那個部位。和麗被對方這麼揉弄,一點兒也不抗拒,她迎上腰,兩股往左右擴大,顯得若無其事的樣子,似注視著春畫。

田對她這種不動情的態度,感到輕微的反感,因而越發刺激他的慾火。田的情緒很不穩定,胡亂玩弄和麗的玉門,她一開始便濕濡濡的,就如同拔掉塞子的浴槽,排泄大量的淫水。和麗已滿頭大汗,兩眼已出了神,只任那男人擺弄而氣喘喘的。

田認為時機已成熟,便把先前就勃起而硬梆如石的一物,就那麼從後面插進去。和麗『哦! 』的發出一聲,臉伏在畫冊上,面紅耳赤,喘不過氣來,接著那一物很順暢地插到盡頭,和麗巧妙的接納田的陽物,而靈巧自如的應付對方,使田認為她絕不是初學的人。

於是田把手搭在和麗肩上,往胸前一拉,更加猛烈的繼續抽送,兩人的股間發出迷人的淫聲。也許那淫聲把和麗引導至更快樂的頂點,她忽地發出『呼! 』的聲音,暖和和的淫水從深處不斷地流出來。田有如被她所誘導,也猛烈的射出積存得多日的東西。

不多久,兩人重新站起,面對而坐。和麗把散亂的頭髮撫上去,窺視對方臉似的嬌媚發笑。

『和麗,妳是頭一次嗎? 』

『嗯! 』和麗害羞似的低下頭,滿面通紅。

『你是不是已有經驗? 和你的男朋友….』

『哎呀! 我怎麼有那樣的經驗呢? 』和麗有一點生氣,埋怨似的盯著田看。

田輕輕的點頭,以譏諷的表情發出微笑,田因為特別喜愛女人,所以輕易地看穿和麗並非處女。同時,他下決心盡情玩弄和麗,就在那一瞬間,他股間的一物又勃然地開始澎脹。

田立刻拉出抽屜,東尋西找後,悄悄地取出一個小紙包。和麗害羞似地低下頭,田向她貼近過來,然後,把手搭在她的肩膀,用兩手捧著和麗的臉,即對花苞似的嘴唇接吻,以熱切的語氣低語:『 我們再來玩一趟! 』



『我不要!! 』

田不管對方意向如何,硬拉著她,但她也不拒絕,於是,田立刻把她推倒,使之仰臥,毫不留情地擠進去,又把衣角往左右捲起來,使得和麗的肚臍以下全都赤露,紅色的腰帶在雪白的肌膚,顯現那妖豔的嬌態。

田發瘋似的推開她的大腿,把自己的下半身緊貼在她的下半身,即把自己翹起的那一物,貼在玉門,一口氣攻進去。他的陽物雖怒脹,但因剛才溢出的淫水太多,一滑溜便插到底了。

田向來嫌惡平淡無奇的性行為,他把玉門底部插了一會兒,便抽出自己的巨根。他彎著上半身往後挪,使嘴貼在女方閃閃發亮的玉門,即拼死拼活地舔起來了。她閉著眼享受那快感,他的手從紙包中取出一種東西,便套在那雄糾糾的一物上。

他完全套好後,則重新備戰,某一種好奇心勾起田的肉慾,和麗只是閉著眼睛,任田擺佈,他緊緊接納他那一物,套著嚇人的變形保險套。那保險套有著紅,黃,紫等各種鮮豔的顏色,上面佈滿著紅色的刺和黃色的顆粒,而且有大豆般的褐色吸盤附著在龜頭狀的部份。當然,這些都是柔軟的橡膠製品,任憑粗魯地使用,也不致傷害陰阜任何部位。

田的一物套上了那怪物,顯得大大的勃起而硬梆得令人吃驚,因為他的巨根已具備如同穿戴盔甲一般的威儀。田以穩定的態度,塗抹厚厚的唾液,但不願立刻採取行動。他把那頭部貼在花門,一來一往地摩擦陰部的上面,摩擦時又時強時弱,千變萬化給予磨擦。

由於田使用這種特異的東西來巧妙的摩擦,所以和麗的陰部便感到異樣的興奮,不斷地蠢動而湧出的淫水把陰部染得潮溼不堪了。和麗一開始便閉著眼睛,所以不知道田企圖什麼陰謀。

她只感到快活,那是有異於平常的快感,和麗著急的不得了,為何對方還不插入,只好皺著眉喘氣。

田一點點一點點開始搖擺腰部。然後,每隔三次有一次,或每隔五次有一次大力頂撞,並漸漸加快速度,而且增加其深度。田經常慣於望望發出淫聲的交合部位,或是為暢快的苦悶而變化的女人表情,為所欲為地給予玩弄。

和麗無法應付來襲的快感,終於咬著牙也禁不住發出呻吟聲。她有時抬起屁股,不斷的搖擺,為著不斷來襲的快感,溢出大量的淫水,男方的一物已完全埋在內部,悠然自在地反覆抽送。

女方的玉門已溢出大量的白泡沫,所以響起吧喳吧喳的響聲,田看出和麗已完全投入了,這才把女方的腿高高地扛在肩上,把上半身騎在女人身上,抱住女人的肩膀,大大的從小口往內部深處撞上去,她緊閉著的眼睛溢出了眼淚。

現在,他把渾身的精力,對準那玉門,時深時淺,乍緩乍快,盡其秘術而攻。和麗沒命的抱著他的脖頸,猛烈的扭動腰。保險套的刺和顆粒,扎到意想不到的部位,而且縱橫交錯的鋸狀物,又胡亂搔她的內壁和外陰的秘肉,同時龜頭的吸盤每逢抽送時,便吸住陰部深處。

和麗感到自己未曾經驗的敏銳快感,一陣陣的痛快滲入體內,她感到血肉打成一片而溶化似的感受,死抱著田的身體,搖擺腰而咬著牙齒。她氣喘喘的上氣不接下氣,披頭散髮,一會兒抽抽搭搭地哭著,一會兒又歡天喜地而扭動身子,陰部熱烘烘的,溢出淫水甚至發出微微的響聲。

溢出來的淫水沸騰,而冒起白泡沫,從她的陰口而至臀部,大量地濡濕了那一帶地方。和麗遭到這意外而毫不留情的攻勢,也許生命之泉也乾涸了,幾乎陷入昏睡狀態。她閉目而橫臥著,但是身上微微抽動,顯得似乎在陶醉於快感的餘韻中。

不多時,田拔出那雄糾糾的一物,便迅速的拔掉保險套,立刻又插入玉門,他抱著和麗的肩,騎上去,再次把腰搖擺起來。片刻,他以騎在和麗身上的狀態,動也不動。

事後,田才對和麗說明那變形保險套的秘密。

『 怪不得,有奇異的感覺….。』和麗說著,拿起了揉成一團的保險套,弄開來一看。

『你這個人真下流,這麼羞恥的事,你倒也幹得出來,我實在看錯人了。』她溫和的盯了他一眼說。

不久之後, 田把和麗送回家。

『妳覺得很舒服吧! 』

『是啊! 可是內部還在火辣辣的痛呢! 』和麗害羞的說。

『假如不是火辣辣的痛,妳是不是盼著再幹….』

『我不知道。』她倔強似的說。

而後,和麗常利用美津住院,公然到田家,沉溺於短暫的快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