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嫂子

堂嫂麗琴的家在路邊,我有空就去她家玩,她剛生完小孩,身體很性感兩個大奶屁溝很深,我天天想她一天我看她一人在家和她聊天,她說能幫我割點草麼有什麼酬勞。她說你想要什麼?我開玩笑的說要你,她沒說話,問我去麼,我說去。
我們來到田里,高粱已經很高拉,天很熱,干了一會,她頭上不停地冒出汗珠,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了一大片,汗漬使得她的衣服貼在了身上,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濕衣服緊緊地包住挺在那里這里的風俗凡是女人一經結婚,原來的姑娘保守防線就完全不需要了,結過婚的女人可以做當姑娘時不敢做的許多事情,象在這麼熱的天氣里,村里的姑娘們還穿裹著厚厚的衣服,而結過婚的女人就沒有了這樣的約束,她們可以任意地光著上身不穿上衣。
這不,剛說完太熱的話後,麗琴就把身上被汗水濕透的褂子脫了下來,兩只汗淋淋鼓鼓的奶子象肉球一樣從衣服的約束下解放了出來。麗琴的奶子還象姑娘的奶子一樣,它們十分豐滿也極富彈性,兩個滾圓的奶子隨著麗琴雙臂脫衣服的動作上下左右往返亂動著,它們就象生在女人胸前兩個活蹦亂跳的肉球,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繚亂,我的襠下也開始有了變化,自己感覺到原先還安份的雞巴,已經一跳一跳不太老實地慢慢向上翹了起來。
麗琴一抬頭見我一個勁兒地盯著她的奶子看,又看到我的褲襠里鼓成了一個大包的變化,她有點不好意思了,她下意識地用手遮掩了下胸前的奶子,但不想由于胳膊在胸前的拂動,使得奶子跳動得更加活躍了,而且胳膊根本遮擋不住胸前豐滿的奶子,于是她不再對鼓漲跳躍的奶子進行掩蓋,任它們充分地在我這個男人面前暴露無遺過了一會。
喘平了氣的麗琴轉過身對我說︰「我去尿尿。」看來麗琴真是沒有把我當成外人,她沒有了幾天前的那種扭捏,當著我這個大男人的面,十分隨便地本沒有想避開我的目光,毫無顧及地解開褲子立即蹲下去小便。女人這時已經與前幾天老呆在家時完全不一樣了,那時我們三人在地里干活她要小便的時候,總是不聲不響地自己一人跑到兩個男人根本看不到的地方去。
麗琴大概是已經被尿憋得很久了,她一蹲下去我便馬上就听到一陣極有刺激性尿液湍急的聲音,而且我還看到黃色的尿水把她前面的泥地激打起一片尿花。
麗琴是背對著我蹲下去小便的,由于她剛才已經脫掉了上衣,現在因為小便又解下了褲子,所以我從後面清楚地看到了一個全身裸露的女人,尤其是她那肥肥白白的圓屁股,還有屁股溝里面的一簇陰毛,全都一覽無余地展現在了我的面前,見到女人身上的這些隱密。
在條件的反射下,我的雞巴立即猛地硬挺了起來,桂琴蹲在那里沒有回頭地對我說︰「建樹,你也憋得夠戧了吧?你也方便一下,沒有關系,嫂子不會看你的寶貝。」麗琴這時已經尿完了,農村女人不象城里女人尿完要擦什麼屁股,她把屁股翹得高高地使勁地上下抖動著,好把沾在陰戶和屁股上的尿水甩掉。
張開雙腿在自己面前幾步遠地方小便的女人,當她用高高翹起屁股上下擺動的姿勢甩掉尿水的時候,女人陰部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在那條深色的屁股縫里,我看到了女人紫紅色的肛門和被黑毛包圍著的陰戶,她的兩片陰唇張開呈現著誘人的淺紅色,陰唇和陰毛以及屁股上還沾著點點尿液,淺黃色的尿液在女人不斷的甩動下,紛紛落了下來,象顆顆閃亮的明珠。
看著女人最隱密的地方,這使我的表情變得遲純起來,當時我的眼楮已經變得發直,它們一動不動地死死盯在了女人那個叫作「逼」的東西上面。站在麗琴的身後,我沒有轉過身去,木然毫無表情機械地掏出自己的老二尿了起來,雖然自己也在小便,但雙眼卻一直緊緊地盯著麗琴的屁股沒有分神,以致最後的一點尿液競落到了自己的褲腳和鞋上我都沒有察覺。
當听不到我繼續小便的聲音後,麗琴轉過身向我看了過來,當她看著我緊緊盯著她的目光和手握的雞巴時,一改剛才不好意思的樣子,她柔聲地對我輕輕問道︰「建樹,看你真是個呆子像,看女人看得眼楮都直了,嫂子就那麼值得你好看嗎?你難道還沒見過象嫂子這樣的女人?你們這麼開放的大學生,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呀,你在學校里肯定和女學生們玩過了吧?」
我紅了,小聲地回答說︰「嗯,沒有,我……我……還從來沒有踫過女人。」我已經忘記該把方便的那個東西放回褲子里面去,就任由它暴露在外面。
「這麼說,我們的建樹是個好學生了,還是個沒有開竅的童男子,那嫂子我今天就成全你,讓建樹看個夠。」麗琴把身體向我轉了過來,站直了自己的身體,于是她腿上的褲子隨著人的站起來,一下子就徹底地滑落到了腳下,麗琴這個村婦,一個令我幾天來暗戀著的女人,這時在我的面前已經成了一絲不掛的裸體女人。
自己眼前的麗琴已經沒有了原來的羞澀,她抬腳甩掉落到腳下的褲子,把她那雙白白的大腿微微地向我張開,雙手捧著胸前鼓漲而豐滿的奶子,引誘般地前後左右扭動著胯部,讓赤裸身體中最令男人激動的部分,就是大腿根那長著一簇黑色陰毛的部分,向我這個男人暴露展示開來。
我被麗琴的舉動驚呆了。這二十年來,除了看點黃片外,我還沒有真正見過裸體的成年女人,看著麗琴陰毛上掛著的點點尿液,看著那兩片象是會說話的紅色陰唇,自己心里不由地感嘆起來,原來女人的下邊是這麼撩人。露在褲子外面的雞巴不爭氣地向上硬挺了起來。麗琴走到剛割下的草堆邊坐了下來,她拍了拍松軟的草堆,對我招了招手說︰「建樹,你過來吧,這草堆上十分舒適,正好可以讓我們休息一下。」我剛走到麗琴的面前,她就抓住我的雙手一把把我拉倒坐
下,由于我沒有絲毫的預備,身體撞到了她赤裸的身體上,我的手和臉都感覺到了她皮膚的暖和和光滑,當時自己心里既有興奮又十分地緊張。
麗琴撒嬌地扭動著赤裸的身體,示威地對我說道︰「現在嫂子身上的所有一切你都看到了,嫂子的奶子和嫂子的屁股,還有嫂子屁股里面的寶貝,你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麗琴說完這話,故意又把自己的雙腿張開,讓那個叫「逼」的東西徹底暴露在我的眼前,這讓我的血沖上了頭,有了昏暈的感覺。
接著她用種不依不饒的口氣又對我說︰「不過這樣不公平,只你看我不行,我也要看看建樹的身體,你也要把衣服脫光了,讓我看看你的光屁股,看看你屁股下面的寶貝。」听完麗琴說的話,我不由得心花怒放,她的話正中我的下懷,這也正是自己潛意識里想要做的事情,她的話已經明白無誤地告訴了我一個信息,這個女人已經向自己打開了最神秘的大門,她都不怕,我一個大男人還有什麼可以顧慮的?
自己原來在麗琴面前的那種心理上的羞澀,隨著她的話煙消雲散。我飛快地脫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面前的麗琴一樣赤裸了自己的全身。一旦兩具赤裸的肉體有了這麼近的接觸,語言好象已經成為多余的東西,我一聲不哼地用手迅速握住了麗琴的奶子,在我雙手的揉摸下,女人成熟的身體顫抖起來,麗琴在男人的愛扶下,全身軟癱一般完全倒在了我的胸前。
我感受著兩具赤裸肉體的親密接觸,手掌微微用力揉捏著她堅挺的奶子,桂琴也用她的手在我的大腿上輕輕撫摩著尋找著,我的雞巴立即翹了起來,頂在了麗琴柔軟的腰上。麗琴渾身震動了一下,我知道這是她感覺到了自己雞巴的勃起,她抬起了頭,水汪汪的雙眼看著我說︰「建樹,我有點緊張,我們這個樣子,不會有人看見我們吧。」
說完這話麗琴抬頭向四面看了看,然後把身邊的青草又拉扯擺弄了下,象是要把她赤裸的身體在草堆中藏起來一樣,做完這些事情女人又將頭緊緊地靠在了我的胸膛上。太陽照在我和麗琴這對赤裸的男女身上,雖說天氣夠熱的了,但赤身置于一大堆新鮮的青草之中,加上心情的亢奮,我已經有種全然不顧的感覺,管它有什麼人呢,我現在只想和麗琴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這時正是農民下地干活的時間,我抬頭看了下一望無邊的高粱地,遠處和近處根本見不到一個人影,想必其他農戶的人們也正象我們一樣,在炎熱的天氣中為高粱鋤草,勞作的疲憊中有誰會想到在這片高粱地旁邊,還會有我和麗琴這對赤裸著的男女。我用雙臂緊緊地抱住麗琴,兩人光滑的身體在青草堆里糾纏在一起,我一邊用嘴唇親吻著麗琴的嘴唇,一邊用胸脯不停地磨擦著麗琴胸前肥肥的奶子,這使我有種說不出來的剌激,胯下的雞巴不受控制的在麗琴的兩條大腿間跳躍,她小腹下的陰毛在我的小肚子上劃來劃去,讓我有種欲罷不能癢癢的感覺
我的手順著她圓滑的屁股一路摸了上來,擦過她縴細的腰肢,最後在她的奶子上停了下來。我曾听說結了婚的女子奶子會變得松軟而沒有彈性,但麗琴的奶子卻是堅挺堅固的,撫摩起來手感很好,在我的愛撫下麗琴兩個奶子上的乳頭也變得堅硬了。
我翻身跪在麗琴身上,用胸膛摩擦著她白皙豐盈的奶子,她的身體不斷帶給我陣陣的沖動。我可以看見麗琴閉著眼楮,微微張開的嘴唇在輕輕地喘息,性感的舌頭在嘴里不停地轉動著,象是對我暗示著將要發生的一切。我又再次埋頭下去,把嘴準確地對準了她的嘴唇,伸出挑釁的舌頭,象蛇一樣靈活的探進她的口腔,卷著她的舌頭便吸吮起來。
麗琴鼻子里發出陣陣讓人熱血沸騰的聲音,身體象蛇一般在我身下扭動著,肌膚摩擦的快感讓我渾然不覺自己身處何地。麗琴緊緊抱著我,兩手在我的背上撫摩著,過了一會兒,她的手伸向我的下身,把我的雞巴牢牢握住,輕輕的上下套動起來。
我感覺到雞巴在麗琴的刺激下勃起的更大更堅硬了,雞巴頭更是脹得像要爆開似的,我粗重的喘息聲也越來越急促了,年青布滿精力的身體被麗琴的溫柔撩撥的快要炸開了。麗琴也從雞巴陣陣的痙攣中感覺到我的變化,她松開了我的雞巴,調整著自己的姿式,把自己的膝蓋微微抬起,象個大字樣地最大限度地張開了自己的雙腿,又握住硬挺的雞巴象掃帚掃地一樣,在她的胯部陰毛處不斷地往返掃動著,直到雞巴硬得她用手已經扳不動了,麗琴這才低聲地說︰「它都這麼硬了,你就進來吧!」
我忙亂的挺起身子,跪在她的胯間,硬挺著的雞巴象匹野馬在她的陰部毫無目標地胡亂沖撞,第一次用雞巴頂住女人陰戶的我,這時還根本不知道女人身體的結構,更弄不清楚自己已經硬得發疼的雞巴到底該向哪個地方插進去。麗琴看著我一付不知所措的神情,禁不住輕輕一笑,善解人意地說︰「建樹到底還是個年輕的男人呀,一點還不懂女人。」我又被她說得臉紅了起來。
麗琴抓住我的雞巴慢慢地向她自己的大腿隱密處過去,雞巴頭擦過一片毛發叢生的地帶,然後接觸到了一團柔軟炙熱的嫩肉,接著麗琴抓著雞巴的手讓它停留在了一個暖和的地方,我感覺到頂住了一個濕潤滑膩的小孔,麗琴的手帶著雞巴微微向自己身體里面用力一壓,硬挺的雞巴便順利地滑插進了小孔,麗琴放開了那只握緊雞巴的小手,象似等待地閉上眼楮輕輕地喘息起來。
我再傻也明白了,把腰向前用力地一挺,雞巴頭和大半個雞巴就刺入了一個從未進入過的暖和腔道,我再次用力,整根雞巴就全部都進到了麗琴的身體里面,一陣銷魂的快感立即涌遍了我的全身。「哦……噯……」麗琴如釋重負地呻吟了一聲,她粗粗地出了口氣,雙手在我的屁股上撫摩起來。
這就是男女間性的仙境?我讓硬挺的雞巴停留在麗琴的陰道里面,伏在她的身上不再動了。麗琴睜開眼楮柔情地看了看我,笑著說道︰「傻瓜,這樣有什麼好玩的,男人玩女人要動,不動就沒有樂趣了。」
「要動?」我有些愕然了,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動,怎麼樣才算是玩女人。
麗琴把手挪到了我的胯部,然後用雙手托起我的胯部,向上推動起我的身體,讓插在陰道里面硬硬的雞巴向外抽出,在雞巴尚未完全離開陰道的時候,她又用手把我的胯部向自己的懷里拉回,這樣反復了幾次,我終于在她無聲的教導下,知道了自己硬挺的雞巴該如何在女人身體里面運動。
我向後緩緩退出讓雞巴抽出半截,然後再次用力將雞巴全部插了進去,麗琴的腔道像是一個強力的肉圈將我的雞巴箍的緊緊的,我按麗琴剛才的教導,讓硬挺的雞巴反復抽插了幾次,漸漸明白了怎樣追求更大的快樂,我半俯下了身子,開始快速的運動起來,性器磨擦帶來的快感,如潮水般在我的身體里一撥一撥沖刷起來。
麗琴白皙的身體隨著我的連續沖撞顫抖著,她兩手緊緊扣住了我的屁股,從她手指抓住屁股一緊一松的動作中,我可以感覺得出她的神情也是分外地快樂。
在我身體的前後拍打下,她富有彈性的奶子劇烈的顛簸著,我象俯臥在一具肉床上,迷醉在她濕熱狹窄的腔道里,堅硬的雞巴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體。我的潛意識里面有股一定要用雞巴征服麗琴的欲望,第一次做愛的我在上下不停的運動中,產生了種強烈的征服欲和破壞欲,我要讓麗琴在自己猛烈的攻擊下徹底崩潰。
我雙手鉤住了麗琴的肩膀,讓自己的胸脯緊緊地貼住她豐滿的奶子,不斷翹起和壓下屁股,讓身下的雞巴更加快速有力地深入她的身體,在這種持久的抽插中,兩人小腹撞擊發出的聲音蓋住了她的呻吟和我的喘息。麗琴的腔道一陣陣的緊縮,從她的身體深處涌出一股股滾熱的液體,讓我的抽插更加方便,每一次的深入都浸泡在她暖和的愛液中,而她腔道的肉壁每一次的緊縮也帶給我更加刺激的快感,讓第一次享受男女間快樂的我,簡直就象漫游在快樂的海洋中。
「哦……媽拉個逼的……嫂子的逼叫你撩日得好癢喲……」麗琴在性剌激極度的興奮中說出了粗魯的話來,她原來在我面前是從不說粗話的,「建樹……你弄的我的逼……又難受又舒適死了……我……喔……我好長時間沒有和男人這樣在一起了,我要你用死勁地日嫂子……快日我……快日……」麗琴的呻吟聲纏綿悱惻又粗魯,它刺激著我的神經,我喜歡甚至迷醉這種聲音,它給我心理的滿足是如此強烈,而她身子的顫抖也象是受驚的小鹿,隨著我的撞擊如同正在受刑一般,但她臉上迷醉快樂的神情,卻充分顯示出她也正在享受肉體結合的快樂。
「原來還想這輩子我踫上個陽痿的丈夫,是自己的命不好,怕是再也不會知道男人是什麼味道了,好建樹,我的好兄弟,是你讓嫂子真正當了回女人呀。」麗琴在極度的興奮中說出了自己家中的秘密,麗琴的話讓我明白了到她們家後的一切迷惑,徹底知道了老呆是個什麼樣的病人。
難怪老呆對自己老婆那麼冷淡,他是白長了個雞巴喲,那我也就只好不客氣了,誰讓你連自己的老婆也日不了的,我今天就算是代替代你日麗琴了。原本我就對老呆沒有任何的好感,現在心里就有了一種報復後的快感,腦子里面想著這些事情,身下的雞巴卻更加下力氣地抽插起來。真可憐了麗琴這麼樣個好女人,竟然有那麼長的時間不能與男人合歡,我是該好好地讓麗琴嘗嘗一個真男人的味道了。
我感覺過了很久,但可能也就是幾分鐘,麗琴忽然抱緊我的屁股,小腹也用力的向上不停地聳動著,她在極力不停地配合著我雞巴的抽插動作,女人陰部腔道的緊縮一陣緊接一陣,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根本沒有了女人應有的羞澀,緊接著,一股股滾燙的熱流從她的腔道深處噴出,將我的雞巴頭燙的暖洋洋的,她從嘴里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漂亮的臉蛋上顯現出極度歡愉的表情。
「哦!」感覺著麗琴的極度興奮,我在她雙手痙攣般的扣抓下,也低聲地叫了出來,隨著快感的爆發,我人生中第一次性交的精液,象洪水樣不可抑制的噴射迸發,它激烈地沖進了麗琴陰道的深處。
麗琴向上挺起著身體,緊緊抱著我汗津津的脊背不肯松手,並用雙腿死力勾著我的身體,任憑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內一次次的爆發,讓更多的精液進入她的身體最深處。
激戰後的兩具赤裸肉體,渾身是汗地攤開在了青草堆里……當我們兩人分開休息了片刻後,麗琴向我轉身爬了過來。「建樹,好建樹,我的好男人,我還想要你,嫂子還沒有盡興,你給我舔舔它吧。」麗琴用手指了指自己下面的陰戶,聲音有點發嗲地央求著我︰「你給嫂子舔舔這個——逼吧……」她也為自己在清醒中說出了肉穴這樣粗魯的話臉紅了。
我不由分說地低頭用舌頭舔起了麗琴那兩片肥厚的陰唇,那上面沾滿了剛才兩人性交時留下的液體,但我感覺這種味道對自己更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剌激,于是便象只狗樣使勁舔了起來,我還用舌頭把陰唇分開,舔著女人陰戶最上面那個肉鼓鼓的小陰蒂。
「哦……哦……好建樹,輕點……不……再重點……哦……」在我舌頭不停的剌激下,麗琴的陰戶里面又重新流出了一汩汩液體,它們雖然有點怪怪的味道,但我不由自主一邊繼續舔著,一邊把它全部都吞進了嘴里。我沒有理睬麗琴呻吟的怪叫,只顧用力舔著那兩片誘人的陰唇和象小肉塊樣的陰蒂,這女人身的東西,舔起來還真是有種美妙的感覺。
「喔……啊……噯……建樹……你要……把我……弄死了……喔喔……」桂琴嘴里發出的怪聲听起來象叫春的貓,更象一只發情的母獸。我把舌頭卷了起來,離開那兩片陰唇,伸進了麗琴的陰道里面往返攪弄著,模擬著剛才雞巴在她陰道里面的動。
「喔哇哇……建樹呀……啊……啊哇……我的好建樹呀……啊……我爽死拉……喔哇……快……快……快……日逼……日逼……我要你日我的逼……日我的逼呀……快點……快點……快日我的逼……我受不了啦……」女人歡快的呻吟著,雙腿象打擺子一樣發顛地抖動著,一股又一股的陰液從她的陰道中不斷地流了出來。
麗琴的聲音開始發喘,嘴里不停地叫道︰「快點,快點呀……快快……我還要你……再來一次……日……快……日我的逼……快日……」她見我沒有理解自己的意思,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就強行把我的嘴從舔著的地方猛地推開,「建樹,我的好建樹,快……快點,我又受不了了,你再來日我一次,我要你的雞巴日進我的逼里去……快……快……」
無奈經過剛才的激戰,這時我的雞巴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麗琴讓我坐在地上,雙手扶住我胯間軟下去的雞巴,她不顧一切地一口含住它,就象含了根香腸一樣,她一邊用力地吸吮嚼著我的雞巴,一邊口齒不清地嘟嘟起來。我愉快的呻吟了一聲,用手抓住女人的奶子,使勁地搓揉起來,等著麗琴的下一步動作。
麗琴含住我的雞巴一上一下的往返套弄,我真是舒適極啦,麗琴用嘴在我的雞巴上套弄了有幾百下,我的雞巴已經重新被她剌激得硬挺挺的了,而且還在不停地跳動著。麗琴松開了含著的雞巴,讓我在青草堆上躺了下來,雞巴便向上朝天雄赳赳氣昂昂豎立著。
這時麗琴分開曲起了她的兩條大腿,跨過我躺著的身體象剛才尿尿時那樣半蹲下來,她一只手輕輕握著我直挺的雞巴,另一只手則用食指和中指分開了自己陰戶上被液體貼住的兩片陰唇,讓她那個淺紅的陰道口對準我的雞巴,然後試探地向下運動著自己的身體,讓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口上往返淺淺地進出著,我感覺雞巴的頭子重新又回到了女人身體里面那個暖和的地方,進進出出的有種格外舒適的感覺。
麗琴握著我雞巴的手不停地向下退縮著,好讓雞巴逐步地深入陰道中去,這樣讓雞巴在陰道中出出進進了一會兒後,麗琴完全放開了握住雞巴的手,雙手扶住自己的膝蓋,然後象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身體猛地向下一沉,一屁股向我的雞巴坐了下去。只听噗的一聲,我的雞巴象根硬棍子一下子就全根地插進了她的陰道,她那肥肥的兩片屁股也坐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覺自己的雞巴深深地剌進了女人的最深處,就在那一刻,我真是爽極啦!
麗琴在我身上坐了幾秒鐘的時間,她就迫切急不可待地上下套弄起來,雞巴在陰道里面象個橡皮塞子,在噗吃噗吃的響聲下一出一進起來,女人的屁股拍打在男人的身上,也發出了陣陣令人發顛的響聲。麗琴一邊半蹲半站地上下運動著,一邊不顧一切的呻吟怪叫起來,只見她胸前的兩個大奶子上上下下地跳動著,她不斷呻吟著︰「喔喔喔……喔哇哇……真是舒適死啦……喔哇……我要飛上天啦……喔喔……建樹的雞巴……我的雞巴……我最喜歡的雞巴……大雞巴……」
麗琴淫蕩的叫喊聲,讓我熱血沖上了頭,我死死地抓住她的兩個肥奶子,隨著她的動作使勁地揉弄著,我感到這樣還不夠泄火,于是又拉下了她的頭,兩個人的嘴唇立即就粘在了一起,我上面的舌頭在她的嘴里使勁地攪動著,下面的雞巴也不甘示弱地向她身體深處剌去。我不停地向上挺著身體,讓雞巴反復地在女人陰道中出出進進,這個時候,我的嘴恨不得一口吃掉面前的這個女人,而雞巴卻想把這個女人的陰道插透。
麗琴神情極度投入地就這樣高高翹起她肥白的屁股,讓陰道套住雞巴上下快速地運動著,全然不顧自己氣喘噓噓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看到麗琴身上冒出了許多汗珠,同時我也听到了她那種歇斯底里的急喘于是,我抽出了插在她逼里的雞巴,翻了個身,用一股力量把半蹲著的麗琴掀翻,然後掰開她的兩條白腿高高地舉了起來,讓雞巴對準那個濕漉漉的逼,重新把雞巴狠狠地插了進去。
「喔喔喔……喔喔……我真的要升上天啦……喔喔……你……太會日逼了……大雞巴哥哥……大雞巴爹爹……我親親的大雞巴爺爺……我親親的大雞巴你太會弄啦……太會日女人啦……喔喔……喔喔……」麗琴口齒不清的呻吟仿佛就是信號,我更加賣力的狠狠地搗弄著她的逼,而且不斷的變換著方向,上下左右地往返摩擦著。
「喔喔……喔喔……要死啦……喔喔……我不行啦……真的不行啦……快……快……快呀……喔喔喔喔……」一汩熱乎乎的水從麗琴逼的深處噴射了出來,她終于又一次達到了性交的高潮。
在身體下女人的痙攣般抖動中,這時我也感覺到雞巴的頭子插在了女人陰道的最深處,有種已經插到底的感覺,于是我堅持挺直了身體,也在痙攣般的勵慟下把自己體內濃濃的精液,全部噴射進了麗琴的陰道中去了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