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讓我插

在一個周末裏躲在家裏看著錄影帶。畫面上出現著一名漂亮的婦人,
而我正聚精會神地注視著;微風吹拂著她飄逸的長髮,她臉上呈現著
美麗的笑容。她正在後院中兩隻手拿著剛洗好的濕衣服,一邊曬著、
一邊輕輕地笑著,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這是多麼協調的美好景象。

我最近買了一部攝影機,一買來試拍時,第一個想到要拍攝的人就是
這位泳芳阿姨,她是我母親早幾年前請來幫忙洗衣和清潔家裡的,每
星期來三天,都只做上半天,從早上至中午。據母親說,她現在有一
個四歲大的兒子,老公就在我母親的公司裡做打雜的。泳芳阿姨能到
我家來幫忙,也是基於這一層的關係吧!

不知不覺,泳芳阿姨也在我家中做了也有三年多。看外表,她應該還
不到三十歲吧!她那一副健美傲人的體軀,呈現出一種無法形容的性
感美。白晰晰的皮膚也意外地好,一點也不像做粗活的人家,可見她
平時對自己的保養,也略為注重。

泳芳阿姨大腿和膝蓋間有美好的曲線,和一般女性比起來簡直是沒話
說,比起許多年輕的女孩子還要漂亮呢!我當時真不明白,為何這樣
的一個尤物,會屈嫁給一個大她整整二十歲,又老又沒錢的老頭子。

這位泳芳阿姨,人還挺風騷的,許多路過的男人,看到她在院子裡整
理花草時,都會大為讚歎,被她的媚力吸引住,不時會向她說些調戲
的言語,她也都會笑聲回應,戲罵幾句。

還是把話題轉回說到電視畫面上的泳芳阿姨吧!只見她一邊大力的揮
著濕衣裳,一邊不斷的抬頭望著炎陽,並加快曬衣的速度。看來她是
在擔心一身白晰晰的嫩皮膚,會被烈日曬黑吧?

這時。陣陣微風吹起了她的裙子,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大腿。我越看
越興奮,不自覺的用手去觸摸自己的棒子,畫面又出現泳芳阿姨隔著
衣服搖晃的大奶子,那美麗的曲線,又使我開始聯想了。我想著,她
的屁股如此圓弧漂亮,下面的陰唇也一定很肥沃,如果我的棒子能夠
在那上面磨擦,再從唇縫間戳入的話,那可就…

我不斷的想象,使得全身的血液好像有一股沖勁,不斷的分沖到我的
大腦袋,和小龜頭上,弄的我膨脹昏暈。我不斷一直注意著泳芳阿姨
的圓潤屁股,在也受不了,只好把褲子脫下來,開始撫弄著棒子的前
端,把它刺激得更加勃腫,連小小類似小水滴的黏液都流了出來。

現在畫面上又出現了泳芳阿姨的大胸脯,我呆呆的看著畫面,興奮地
按下停止鍵,讓畫面停在兩乳的突起地帶,然後竟然對著畫面,掏著
自己的棒子,去撫弄著電視畫面上的大奶子,按壓那高挺突起的性感
部位,好像真的可以感覺到那上面柔軟的彈性感。這種強烈的刺激,
使我有一種好想射精的欲望。

其實,我每天看著泳芳阿姨,都暗自地要射精一次,這種強烈的欲望
使得委不知道如何是好。每次正面凝視她時,總會有種似乎被看穿的
犯罪感,老會紅著臉低下頭,不敢和她互相對望。

我還緊牢記得,三年前當泳芳阿姨剛來時,偶爾還會為我洗澡。有一
次,我還曾經在洗澡中用下體偷偷地摩擦泳芳阿姨的大腿,她當時似
乎一點也不以為然,還跟著不斷地用肥皂去搓洗我那支越來越大的棒
子。搓洗著,使我衝動地伸出手,假意碰撞她搖晃的大奶子。

其實我在脫衣服的時候,棒子不曉得為什麼竟開始變大變硬了,那時
候總趕快塗滿肥皂泡泡,希望泳芳阿姨不會察覺。然而,當泳芳阿姨
的手抹著肥皂,在陰莖上轉動著,使得我有一種奇異的滋味,而就在
那一次,莫明奇妙地射出了少許的精液。然而,泳芳阿姨卻似乎一點
也沒發現參雜在肥皂泡沫中的濃白液體,仍很自在地為我用水沖洗得



乾乾淨淨。
從那一次起,我便把持住心中對這種波濤洶湧的感覺,對洗澡特別地
期待,一有機會就老要泳芳阿姨為我沖涼,在她以手用肥皂為我搓洗
時,興奮地盡情射精,滿足自己的小小年齡的性欲。

然而,好景不常在,也不知從何開始,母親竟然說什麼我已經是一個
國中生了,吩咐了要我自個兒洗澡。我也沒法抗辯母親的想法,就從
那兒起,我就再也沒有這綺夢般的機會,只有自個兒偶爾偷偷地躲在
房裡回憶著,然後自慰一番。

這三年多來,泳芳阿姨和我都只保持著主僱身份。我也只有偶爾故意
碰撞她的豐滿身軀,找點機會吃吃她的豆腐。然而,業就只限如此罷
了!一直到了那段事情的發生,一段令我無法忘懷的時期…

不知為何,這天放學回家時,竟然意外地發現母親和泳芳阿姨都在家
中。這一天應該不是泳芳阿姨的工作日,不曉得為何她會在此。而母
親也應該是上了班的。

我後來才曉得原來泳芳阿姨發覺老公賭博輸了不少錢,她便立即帶著
孩子跑到公司去和老公吵了一架,鬧著要帶孩子離家出走。母親一向
來對她有如姐妹,看她可憐、沒處去,便把她們帶回來,暫時先安頓
她母子倆在我們家呆下,等她氣消後再勸她回家。

泳芳阿姨就帶著四歲的兒子,在這暫時住下,轉眼過了五、六天,也
沒什麼特別事故。然而,就在母親到南部出差的那一天晚上,泳芳阿
姨的老公竟然出現在我大家門外,並和泳芳阿姨對峙,並互相叫罵。

我微稀聽到她老公罵著;說什麼他只是一時大意,輸了些錢,沒什麼
大不了的。更況且錢是他自己賺的,想怎麼花就怎麼花,不需她來干
涉。跟著還說什麼當年如果不是他不計較,把泳芳阿姨和那拖油瓶小
雜種一起娶進門,她母子倆早就額死街頭了。

從他們的對罵中,我才獲悉原來當年泳芳阿姨跟她的流氓男友懷了孩
子之後,後來還被的她男友給踢開了去,弄得她只好濃著臉皮拖著大
肚子回到鄉下老家去。然而,竟也被自己家人視為下賤,也給滾了出
來。就在那時,被當時街口開著小雜貨店的老公看到,把她帶回家。
後來兒子出生後,附近的人更加閑言閑語,每天指指點點,弄得泳芳
阿姨再也受不了,跟她老公商量後,決定賣掉老店,搬到台北來,重
新過生活。

此時,他們倆在門外越吵越凶,連鄰居都探出頭來看個究竟。我也看
不下去了,便氣沖沖地走過去,警告他不可在鬧下去,不然就立即打
電話給南部的母親說去。這一說果然有效,泳芳阿姨的老公一聽,便
連連地說了幾聲小少爺對不起,然後一溜煙似地跑開了。

我跟著輕輕拉著泳芳阿姨進屋,勸說她的小孩正在屋裡哭泣著,要她
快進去,別為一個不講理的老頭生氣。進了屋子,她的小孩還不停地
哭喊著。仔細一瞧,那小子竟還尿了一整身,好像連大便都出來了。

泳芳阿姨看了,急忙把他給抱進了浴室為他沖洗。我也跟在其後,呆
愣地站在浴室門旁,看著泳芳阿哄砥祝馬漱p子清洗,心中竟然憤
起了一股忌妒的心情。真希望她此刻用肥皂去搓洗的,是我的雞雞!
當年為我洗澡的情景,這時又再次湧入了心頭…

當泳芳阿姨為她的小孩抹乾了身子之後,便把他抱入房穿上睡服。可
能是剛才大哭得累了,一躺放在床上,竟然就呼呼地睡著了。

「怎麼啦?阿慶,你還愣在這兒幹嘛?快也去沖個涼吧!你沖好,阿
姨也跟著要沖了。看你,全身都被汗水淋濕透了,很容易得病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走過來為我拉起了那半濕的襯衫。

「泳芳阿姨,我…我剛才看到妳在為孩子洗澡時,就想起了當年妳為
我沖洗的情景,真的好懷念啊!唉…」我感慨說著,還哀嘆了一聲。

泳芳阿姨看了看我哀怨的臉蛋,笑了一笑,便把我半推半拉地給拖到
了浴室中。
「來吧!就讓阿姨再為你沖洗這最後一次吧!你不久就將會變成大男
孩了,到時阿姨想要為你沖,你也不讓了!」她突然說了這令我大感
震驚的話來,並一邊為我解脫褲頭。

我真的好驚詫,然而更為高興和興奮,想不到多年來的回憶和盼望,
又再次地重現眼前。當泳芳阿姨接開了褲鈕,我連忙接過手來。

「嗯…泳芳阿姨,還是讓我自己來吧!」我紅著臉蛋說著。

我轉過了身去,自己慢慢地把褲子給脫除掉,然後拿起了擦洗身子用
的小布塊遮蔽下身的小肉棍。當我回轉過身子時,驚訝地看到泳芳阿
姨也正在除去自己的外衣,就只穿著貼身的內衣褲。我看著泳芳阿姨
展現在眼前的美麗身段和性感的模樣,興奮得差點就喘不過氣來。

「剛才為兒子洗澡時,一直亂擺動,弄濕了我的外衣,貼黏著肉上,
怪不舒服的,倒不如脫下來更為舒適和方便啊!」泳芳阿姨不以為然
地,望向我說道。

我什麼也沒說,就愣呆呆地站在那兒,眼珠子直瞄掃著泳芳阿姨的豐
美身軀,腦子裡就只一片空白。

「喲…瞧你!還害羞地遮蓋小雞雞啊?嘻嘻…過來坐下,讓阿姨為你
洗擦身子吧!嗯,也快有三年沒為你洗了。日子過得真快啊…」她先
是取笑了一番,然後心有所思地細聲說著。

我坐了在那小板凳上後,才慢慢地一邊把擦身小布塊遞給泳芳阿姨、
一邊仍然用手試遮著下體,因為此刻如此近距離看到泳芳阿姨那白晰
晰的大腿和成熟軀體,刺激得我兩腿之間有種火辣辣的感覺,赤熱的
肉腸逐漸地往上翹了。

泳芳阿姨拿著肥皂在我背後塗抹著,我胸口中就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衝
動,並不斷地回頭瞄窺著她的豐滿胸部。雖說那雙美乳是被胸罩給套
著的,但終究無法遮蔽她整個的豐大乳房,幾乎有半個肉球都顯露在
外,還隨著她抹擦的節奏而晃動著,真的好想去一把撫抓它們啊!

當泳芳阿姨塗擦好了我背部之後,便吩咐我轉身,面對著她。此刻,
我淫亂的心緒早已經掩蓋了我羞恥的感覺;我大著膽子地凝視著泳芳
阿姨,並緩緩地打開了雙腳,然後突然地把一直遮掩著肉棒的雙手拿
開,一根勃脹挺立的性器官就猛彈了出來。
泳芳阿姨非常地驚訝,並更加地感到尷尬!因為,她此時已然發現我
已經慢慢地變成男人了,這種不爭的事實,可以由我下半身那根巨無
霸的變化很清楚的知道。她似乎感覺到昔日那可愛的阿慶小弟弟,如
今已經開始改變了,她是不應該提議為我洗澡才對…

「嗯,我…我看…前面還是由你自己來洗擦好了…」泳芳阿姨赤紅著
臉蛋,細聲地說著。

然而,由於好奇心的驅使,她還是沒有辦法控制自身的一種欲望,並
不時地把眼珠子老往我下面窺望著。

「喔!為什麼呢?嗯…泳芳阿姨,我真的好想能像以前那樣,由妳為
我洗刷全身,洗得乾乾淨淨的!」我突然抓著她的右手,鐵硬說著。

泳芳阿姨還是有點疑慮著,但是我卻不讓她有任何思索的空間,硬生
生地把她的手給強拉了過來,並緊緊地把它按壓在了我那根膨脹的肉
棍上,並引導她以手掌撫摸弄著。

漸漸地,我察覺到泳芳阿姨越來越主動了,逐漸自己開始摩擦我的老
二,並打著圈按壓弄著我的子孫根。我亦放開緊抓著她的手,並把上
身略為靠後,一邊可以欣賞著泳芳阿姨成熟身體的姿態、一邊則把下
身往前凸,任由她更為輕易地調弄著我的陰莖…

泳芳阿姨開始用肥皂洗著。擦著、擦著,我變得更加地硬挺。泳芳阿
姨的手,此刻也以微巧滑嫩的手指,剝拉開我那包裹著肉棒子皺皺的
外皮,還拿起肥皂在那全凸露出來的大龜頭上面搓柔著。可能是泳芳
阿姨愈覺得我赤熱肉莖可愛的樣子,不停地又抓又壓按著,把我爽得
幾乎連靈魂都出了竅。

當泳芳阿姨抬過頭來,並和我雙目相對時,她竟也羞得有些地面紅耳
赤。事實上,泳芳阿姨對我的成長也逐漸感到了興趣。她也想親近一
個年輕健壯男孩的身體。常年以來對那老頭子的半吊子,她終究早就
感到一股莫名的厭煩嘔心,如今有個異於常人的巨物就在眼前,她哪
會不當作為是寶物呢?

然而,她假意地不當作為一回事,還大起膽子來,一面直視著我的雙
目、一面地不停地搓弄著我那根棒子,並且還用中指去撫摸、按壓著
我那腫脹得發紫的大龜頭,繼續幫我洗擦著。

肥皂泡沫此刻已經遮蔽了我整根肉莖,矇矓中只從泡泡間略看到了龜
頭前端的眼縫兒。泳芳阿姨故意地越擦越使勁,令我不禁地失常地叫
喊出呻吟聲來,這令得她更為瘋狂,並愈加用力、愈加快速度…

小時候,我似乎也嘗試過泳芳阿姨給我這般的快感。然而,此時我對
「性」已經更加地明了、更加地熟悉,所以感受到的興奮感,也更為
以前的要強烈多了!同時,我更學會了忍,不讓自己那麼快就洩了,
所以連忙把興奮感壓抑著,把思緒轉移至泳芳阿姨的豐美身軀上。

泳芳阿姨白晰的雙乳,此刻好像變得更加脹大,成了有如深淵山谷一
樣的漂亮,下身的白色小內褲,也由於被濕透了而微妙地看出那陰毛
覆蓋下豐濃的兩片肉唇。

我呆愣地看著泳芳阿姨的私處,兩腿之間有奮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使才被控制住的陰莖又再次地蠢蠢欲動,加上泳芳阿姨也似乎感受到
龜頭強烈顫抖膨脹的震撼,知道了是男性極點的前兆,於是更加猛烈
地緊握、並快速搖弄著…
「啊…啊…啊…」

我尖喚了三聲,連忙扶著泳芳阿姨搖晃著的手臂,腰挺了起來,屁股
離開了椅子。忽然之間,感受到一股身體血液沖到頂端的感覺,熱濃
濃的白色黏液就再也不受控制,自龜眼的縫隙兒噴洩而出。

意外地,這一股精液的衝勁,竟然直湧出射向泳芳阿姨的顏面上,黏
黏的透明濃白液體,瞬間沾滿了泳芳阿姨的大半邊臉蛋。

泳芳阿姨「啊」一聲地叫了起來,浴室中立即散發著我噴出來的精液
濃濃味道。我看泳芳阿姨轉過頭去,連忙靠過去用手去擦拭她臉上的
精液,並急說道:「快!趕快…趕快沖掉!」

委茫茫然地看著泳芳阿姨的顏面流滿了我的精液,真驚詫得失了魂。
然而泳芳阿姨一點也沒有責備我的感覺,只凝視 著我,嘴角似乎流
露出一絲絲的笑意。

「啊…泳…泳芳阿姨,真對…對不起!我…我…」我驚嚇得不知該如
何解釋才好。

「嘩!阿慶,你怎會那麼大的衝勁啊?哈…記得在早幾年前…你還都
只能是噴灑在我的手掌心裡,現在竟然比大人還更加的厲害!」泳芳
阿姨吃笑地說著,並一邊以手抹擦著嘴角邊的一些淫穢液,然後嗅了
一嗅,並跟著用舌尖舔了一下。

「啊!阿姨…妳…妳知道我以前在洗澡時,都有射精在妳的手心?」
我一聽,心頭中顫一顫,激昂地問道。

「這…嘻嘻,我…本來是不想說出的,想不到…終究還是說溜嘴!你
當時真以為我是無知少女嗎?你的雞雞那時雖然還不大,但我卻清楚
地感受到它在勃硬,而且往往在射精前特別地溫熱,又有些震顫,我
早就知是那一回事啦,只不過…嘻嘻,居然能給你帶來樂趣,不說出
來就會無傷大雅。更況且…當時我也…也有些興奮,亦有一種無法解
說的莫名其妙滿足感…」泳芳阿姨紅了臉,吃吃地又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自己一直以來的秘密無人知曉,竟沒想到會是這
樣的啊!我突然又奮起了一股強烈的衝動,毅然地撲進泳芳阿姨的懷
中,並猛然地撫摸、按壓泳芳阿姨的胸部。

泳芳阿姨身子一顫,竟閉起眼睛,嘴唇旁還露出了迷魂誘人的舌尖。
我一看她如此,就更加地放肆,像隻瘋狂的野獸般地拉扯開泳芳阿姨
的特大號胸罩,把它仍在浴室的一角,然後整張的臉就埋進了她的乳
溝之間,死命地舔啜著她高挺的雙峰。我對於泳芳阿姨有著的美麗誘
惑,真是無法再忍受…

可能泳芳阿姨沒想到我會如此大膽,一時之間也給愣住了,也同時感
到非常興奮、刺激,這是她自懷有孩子以後,就再從未有過的感覺!

我放慢了狂妄的舔弄,開始近身看著泳芳阿姨美麗的曲線,再看那深
紅色的乳頭,看起來像畫一樣的漂亮。直徑大概有三公分的乳暈,就
在乳房上逐漸隆起了,而乳暈的中心,上面有個硬挺突起的略大性感
乳頭,周圍則呈現漂亮的亮紅色,這種美姿在我阿慶的眼中,看得可
就有如仙境中的裸露玉女啊!

我的視線一直注視著泳芳阿姨的臉蛋,她此刻的淫蕩表情、呻吟浪叫
聲,真叫我為她死上十次,我也決不會多說二話的!

我再對她瞧了兩眼之後,便忍不住地又繼續往她的乳頭上猛吸,還直
接去撫摸她的小腿,並沿著那腿部美麗的曲線,一直撫游到泳芳阿姨
的大腿內側,手指一溜,就往內褲的沿縫邊滑入,貪婪似地探索那裡
頭的神秘地帶…

在我手指的撫戳之下,泳芳阿姨的腦袋此時似乎不再聽取她理智的使
喚,開始哼出陣陣的浪叫聲。這更使得我越來越大膽,用深入地以指
尖去碰觸她的陰道, 那種柔軟溫熱的感覺,好柔軟、好棒啊!

「啊…啊…阿慶,你…啊啊…你弄得我好癢…好癢…快,快把我的內
褲給脫了,好好地慰籍我一番啊!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嘗到性的
真正樂趣了!」泳芳阿姨此刻變了另個人似地,盡說些淫亂的話來。

泳芳阿姨已經陷入了一種迷惑激發的狀態,似乎聽不清自己的淫蕩怨
嘆,瘋狂地哀求著。我的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著,這三年心中一直等
著的,就是這一天的到來。

這時,我定了一定神,小心從容地為泳芳阿姨解去了她那最後一道的
妨礙物。她緊閉的大腿也漸漸地打開,露出了黑森林中的一點紅。

「泳芳阿姨,這些年來妳都為我清洗,今天就由我來為您服務吧!」
說著,也不等她的回應,我便用拿了肥皂去塗抹她那神秘的洞源。

當我把肥皂抹碰著泳芳阿姨那軟軟柔柔的肥沃陰肉時,這一瞬間,奮
起了我從來沒有過的激昂情緒。泳芳阿姨的陰道裡邊是那麼地柔軟,
陰唇則富有彈性,真是興奮得令人感動。這時我的下體相應地產生了
強烈的反應…

我兩腿之間的肉腸,本來因為洩了而軟化下來,此刻又呈現一種勃起
挺立的狀態,並越來越硬了起來。我的雙眼除了瞄望向泳芳阿姨的臉
部表情,更一直注視她那豐盛的烏黑森林,看著我的兩根手指戳插在
那白嫩肌膚成比照的紅陰唇縫內。

泳芳阿姨的陰壁內實在太光滑了,我從小就一直幻想能這樣的玩弄著
她的身體,上天真是對我不薄啊!我開始在裡邊拼命戳摩抽插,泳芳
阿姨則不斷的哀聲喊喚著,跟著開始湊過手來,撫摸自己陰部上的陰
蒂硬粒。我們倆的手就這般地,互相配合得天衣無縫…

泳芳阿姨睜開著雙眼,老往我臉上瞪視,令我緊張得慌亂了呼吸。她
笑了一笑,在我耳邊吹了幾口氣,還給了我一個深吻。對我的行為,
她居然毫無抵抗的全部接受了。

好個溫柔可親的阿姨,我打心中產生了一股愛意。就在這瞬間,她突
然低下了頭來,用鼻子猛嗅著我那驕傲的堅韌大鋼炮。泳芳阿姨似乎
聞到一股男性的味道傳至她鼻子裏。然而,她不但沒拒絕,反而起了
一種莫名的衝動念頭,居然伸出了長舌,去舔弄著我的龜頭…

我更加地興奮了,並且用中、食兩指,加勁地去戳插她的陰道,令得
泳芳阿姨分泌出一波又一波的愛液來。

「啊…啊!阿慶,我不行了,啊…啊啊…快…快把你的寶貝放入我那
兒啊!來啊…快弄啊!我的好阿慶…」泳芳阿姨大聲說著,並同時平
躺在浴室的濕滑地面,還把我拉到她身上來。
我這時附貼在泳芳阿姨的身上,是那麼柔軟,真是太棒了。

我和泳芳阿姨眼對著眼,下體則緊貼住她陰唇外摩擦著。泳芳阿姨也
微妙地搖擺著屁股來配合我的活動,真是充滿了挑性的魅力,令我爽
得不禁叫了起來。

「嗯…嗯…泳芳阿姨!泳芳阿姨!妳真好喲!」我讚歎地說。

我這時坐了起來,下聲依然貼著泳芳阿姨的陰唇摩擦,一雙手則碰觸
著她的豐滿的乳房,不停地大力打圈撫摸按壓著,並透過那一種彈性
的觸感,使得我產生一種奇妙的快感。

我心裏一直壓抑的衝動,不由自主地在此刻完全釋放出來,使得躺在
地上的泳芳阿姨,口中也微微地哼叫了出聲。

「阿慶…阿慶…我的好阿慶…乖阿慶啊!噢…噢噢…噢噢噢!來…快
一點,阿慶,快一點放進來把,我受不了了啦!」泳芳阿姨的意識已
經不太清楚了,再加上近期的不平心緒,使她開始更加放縱自我。

我看到泳芳阿姨淫蕩的樣子,心中完全燃燒起來,他奮力地把泳芳阿
姨的上身抱起來,像抱洋娃 娃似地抱住她,一顆心像是要跳出來了,
而他下面的棒子,也更為膨脹了。

泳芳阿姨感到我那裡正在顫抖,知道我已經準備進入,她的心中充滿
了興奮,連忙用手握抓著了我的肉棍,指引它鑽入自己潤濕的癢穴。

在插入的那一剎間,我似乎爽的昏了過去,整個下身飄飄然地。然而
我的肉棒不久便刺激得成了一隻瘋了性的狂龍一般,開始激烈地戳幹
泳芳阿姨那又滑又有伸縮性的潤陰道。

我一邊狂妄戳著、一邊看著泳芳阿姨的粉紅臉蛋,她整個人似乎進入
一種忘我的狀態。我亦開始撫摸那光滑的肌膚,並感到泳芳阿姨的身
體在震動著,而我自己也產生了一種奇怪的莫名快感。

我自幼年起,雖已經跟別的女人做過愛,但還是不時地常常幻想著和
更多不同的成熟女性做愛,嘗試不一樣的滋味。對於泳芳阿姨,我突
然有著一種母愛的性幻想。

「阿姨…阿姨…慶慶想吃奶奶啊!」說著,便低頭去舔弄著她那大大
的昏紅乳暈、猛吸啜她的硬挺乳頭。

泳芳阿姨嘴上說著不要,手卻可沒停著,還握挺了兩個乳房,往我臉
上猛擠弄。那柔軟肉球彈擦在臉面上時的感覺真好、真爽!我愈加覺
得興奮,心裏想起母親的乳香。

我暫時把臉從泳芳阿姨的肉球瓣開來透口氣,兩眼凝視著她那撩人姿
態。泳芳阿姨則在這時雙手抱握著自己的一對巨乳,左右地晃動,下
體更是沒閑著,屁股和水蛇腰搖擺得幾乎要斷了般似地。

泳芳阿姨不久便高潮湧現,下體一陣陣的溫熱愛液,噴灑而出,自我
肉棍的龜頭上滑泄而過。那種龜頭被刺激的欲仙欲死感覺,只有嘗試
過此經歷的人,才會了解的…

泳芳阿姨急速地喘息著,我則兩手又接過緊握住她的大乳房,然後以
指尖輕微地搓揉著泳芳阿姨嬌豔欲滴的乳頭。那乳頭一受到了刺激,
漸漸變得更為硬挺、更為腫脹,幾乎成一粒小葡萄般大小,令我好愛
又好恨,不停地用嘴又吻又咬。

「啊!啊!好…好,好孩子…乖兒子…用力…加把勁!」泳芳阿姨也
興奮了起來,滿口蕩語地喚喊而出。

他粗大的陰莖,狂飆戳頂著她的淫穴花心,雙手愛撫著脹大乳房,使
泳芳阿姨覺得自己上了天,瘋狂地搖晃著頭,長髮撥得有如女鬼般。
她此刻反了白眼的激昂表情,看起來還真有些恐懼咧!

泳芳阿姨無意識地瘋叫著,我則猛戳動下身,並欣賞著她那陶醉的表
情,感到更加興奮、更加滿足,棒子很快地充血至極點了。

「哦!泳芳…泳芳…泳芳…」我閉起了眼睛,輕輕喊著。

泳芳阿姨聽見我喊著自己的名字,心裏覺得很是感動,整個人把我抱
得更緊,兩兩只腳也緊緊地扣鎖在我的腰間。

「嗯…嗯嗯…阿慶!你…真的這麼喜歡我嗎?」泳芳阿姨溫柔地在我
耳邊輕聲地問著。

「泳芳阿姨,我真的太喜歡妳了!為了你,我可以放棄一切和你在一
起。」 我很深情地說道。

「嘻嘻…真是童言無忌,說話一點也不先經過腦袋瓜!可別讓你媽聽
到這番話,不然…我就可要慘了!」泳芳阿姨吃笑說著。

我這時已經血管燃滾,龜頭開此顫抖不停,戳插的速度加快,屁股的
勁道更為加力。泳芳阿姨也伸手下來引握著我的棒子,讓它不會因為
這股衝勁而滑出。她可不想因此而失去這無比的浪蕩樂感。

為前後的來回抽動,泳芳阿姨則扭轉著屁股配合著我戳幹的節奏。不
一會兒,我便興奮地射精了!那精液如拋物線似地噴了出去,直射落
在泳芳阿姨的花心裡。她沒有拒絕,反而把下體更加貼黏著我,令我
好感動、好感動啊!

我就像是鋼炮彈一樣,在泳芳阿姨體內爆發著,滿足地抱著這個成熟
動人的性感女人。一陣痙攣後,一陣陣大量的精液噴進了她的體內。
泳芳阿姨也同時到達了高潮,震顫痙攣的時間還比我長久…

我看著泳芳阿姨滿足後的神情,真覺得很感動。她嘴角邊輕輕地露了
一笑,便將我的肉腸緩柔地抽出,然後將口靠了過來,並輕巧地、溫
柔地,用巧妙的嫩滑舌頭在我陰莖上,以最慢的速度舔弄著黏沾在上
面的精液,至到整根的肉腸乾淨發亮為止。
正當我撫摸著泳芳阿姨的滑嫩大腿,腦中還在嚼啜著這之前難以思議
的一切時,泳芳阿姨又突然地以嘴巴,把我的整條棒子給含住了!

「嗯?阿姨…妳…妳…啊!啊!哦哦…哦哦哦…」

我因射精而萎縮著的棒子,在泳芳阿姨口內的舌頭攪動之下,很快地
又生龍活虎起來,不到片刻又勃站了起來。

「作樣還…過以嗎?好慶慶,阿姨看你…結麼乖,會讓女…爽得再爽
的…」 她的嘴一邊不停地又吸又啜著、一邊含糊不清地哼出話來。

我很感動泳芳阿姨這樣不嫌棄我污穢的肉腸兒,還吸啜得「滋滋」有
聲。我立即移動了身子,反身擺了一個69的姿態,也用嘴舌為泳芳
阿姨服務,在她的陰唇縫間舔啜著。

泳芳阿姨那兒有一股味道,感覺很怪。起初我還覺得有些作嘔,但跟
著來卻又瘋狂地愛上了這股騷味,更加刺激著我的官能。

我用力地撥發泳芳阿姨的黑森林,把那肥沃的外陰唇給剝開,並以舌
尖往裡頭游戲著她的陰核,還不時地輕咬刺激著她的陰蒂硬粒兒。她
陰道內的淫水又開始流泄出來。

泳芳阿姨的性經驗雖豐富,但也顯很單純。

這時候,我把雙手伸出,放在泳芳阿姨的大腿上,然後將它們高高提
起來。那潤濕滑爽的陰戶盡露於我眼前。

我產生了很大的激情,有著異常興奮的感覺。

雖然才剛戳幹過那洞穴沒過多久,但現在下體推進入泳芳阿姨的穴唇
縫間時,身體好像又白分之一百地燃燒了起來;一陣快感傳遍了我的
全身,而那根棒子更是刺激膨脹得要爆開來似地。那是夢寐以求的一
種快感,是在綺夢中也感受不到的樂趣啊!

此刻,我的耳朵似乎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泳芳阿姨的手也開始
神下去撫摸我的陰囊,然後用右手的拇指、中指和食指三個指頭,有
如抓癢似地猛挑弄我的睪丸。

我的呼吸開始急促,那種撫摸的感覺使我爽得閉上了眼睛。在這一瞬
間,這突然被挑弄的感覺實在太刺激了,還是不禁叫了出來,這種感
覺是我一直以來就想嘗試的。然而,這也令我產生了不安的感覺。

這時,我的腦袋幾乎呈現空白,並一面叫著泳芳阿姨的名字、一面如
一頭失了性的野獸一般,瘋狂地戳插泳芳阿姨的下體。而泳芳阿姨的
屁股也開始不停地翹起放落…

在泳芳阿姨緊緊縮扣著的陰壁滑肉中穿梭。我們倆的全身都熱絡了起
來。我狂叫著、她也哭喊著,這正是每位性愛中的男女們,渴求的那
種「兩體合一」的高潮!好棒、好棒啊…

我此時感到無比的幸福,眼前我最愛的女人,正一絲不掛的被我戳幹
著,想到此時,他棒子裏的精液又快射出來了。終於在泳芳阿姨的陰
肉緊緊痙攣之際,我又再次地放射了我體內最後12CC的精液。

我瀋醉在自己的快感當中,泳芳阿姨也覺得自己快樂得飄上了天。

泄了一次又一次的泳芳阿姨,不停地叫著我的名字,腦中不停的浮現
我那充滿男性魅力的幹勁,很難想像我實在的年齡只有十四歲!這一
次,泳芳阿姨讓我的肉棒繼續地留在她的體內,任由它慢慢地軟化下
來而自行退去。
我們倆人竟然因為這一次的洗澡,而墜入了淫亂的深淵…

第六話
在母親從台南回來之後的第二天,泳芳阿姨的老公又來到了我家。這
次在母親的勸說之下,他們倆都勉強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談判著。而當
天,泳芳阿姨便抱著孩子跟雖著老公回家。

在那之後,泳芳阿姨還是照常來我家工作。那期間,我們當然還繼續
地在暗地裡搞「洗澡」的游戲。然而,泳芳阿姨每天似乎都在憂鬱中
渡過;她常向我訴苦,說她對這種一成不變的生活方式,感到非常地
厭倦,不滿意老公每天都跟她在爭吵,很想掙脫這種無形的枷鎖。

過了大約一個月之後,竟然又傳來了泳芳阿姨離家出走的驚訝消息。
然而這一次,她和兒子則完全失了縱影,不知跑到了那兒去。這一個
消息使得我頓時跌入了絕望的深淵,腦中一片茫茫然…

有人說是小孩的親生父親找上了她而將她們帶走,又又人說是她受不
了老公的經常打罵而憤恨離去。更還有人說她母子倆早已經跳河自殺
了。總而言之,關於泳芳阿姨的謠言是滿天飛。然而,卻沒有一個人
能真正地證實哪一個才是真相!

至於泳芳阿姨的老公,也在她離家的一個星期之後,辭退了在我母親
公司的工作,不久便不知去向。這時,又有傳言說是他殺了老婆,逃
回了鄉下老家去,也有人說是他正拖著後悔的心緒,到台灣各處去尋
覓她們母子倆的下落。

唉,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他們真的沒事才好。

在那一整年的歲月裡,我在洗澡時便會湧現一種莫名的悲哀。那和自
己夢想中的性感女性一起洗澡的情景,現在卻已成煙影,我也只有獨
自兒常常回味著和泳芳阿姨在浴室裏的那種感覺,往往使得我兩腿間
又發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