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車上遇到沒有穿內褲的正妹

我是一個武漢的男孩。前幾天我去漢口辦事(嘻嘻,不是你們想的那種哦!公事!)回去的時候在航空路上公車,因為是四月天還不是很熱,所以就有了這段故事--我前面的那兩個女孩穿的可真是爽!外套是一件風衣,穿著白色細肩帶的背心,外面穿上一件長袖的薄毛衣,下半身則是質料柔軟的超短緊身窄裙!本來她們就長的漂亮,加上165的苗條身材、修長的雙腿和纖細的腰肢、清麗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摸樣,染成栗色的金髮,是我最喜歡的那種類型!
上車之後我就緊緊的靠在離我近的那個染金髮的美女身後,因為是週末,人特多,幾乎連站得位置都沒。於是我藉著公車的顛簸故意在她身後蹭,一下,兩下……看她的臉色慢慢的紅了,我的心情真是怎一個爽字了得!嘻嘻,一不做,二不休,我乾脆把手從她臀下升進她的裙子裡,緊緊的貼在她的大腿內側,好滑好嫩呀,有力的五指已經完全陷入嫩肉,或輕或重地擠壓,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彈性!
那個美女渾身一鎮,把她那水汪汪的大眼向我一橫,既像嬌嗔又像哀求的朝我看著,那副叫人為之癱軟的俏樣,令我不得不暫緩魔手,我笑嘻嘻的把嘴對著她的耳朵說:「妹妹,你叫麼名字?」順便添了她的耳朵一下。「吳……吳雲。」令人銷魂的聲音嬌喘吁吁的說。「去那?」「魯巷。」邪!爽!要曉得從航空路到魯巷有一個多小時的路耶!我的魔手開始慢慢的動起來,真爽啊,光滑的肌膚,嬌嫩的美女怎能不讓人銷魂?臆?怎麼還沒碰到內衣?我的手越來越放肆,越升越裡面,直到……碰到濕潤的花瓣為止!
哦耶!所有這些都指出一個事實:她,沒穿三角褲!啊,爽啊,我的小弟弟挺起半天高!我邪邪的朝她一笑:「你不乖喲!」她那羞紅的雙頰,怎麼看都不像不穿內褲的那種蕩女嘛!看著她那嬌羞的摸樣,我不由淫心大發,看看周圍的人都沒注意我們倆(呵呵,看我們的親熱的樣都「知道」我們是情侶嘛)我把西服褲子的拉鏈一拉,就把我的小弟弟解放了!趕快把她的風衣一拉,就把我的小弟弟隱藏好了!當吳雲還沒明白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把我的龜頭插她的花瓣裡了,粗大的龜頭幾乎是直接頂著她的貞潔花蕊在摩擦!反正她的陰唇都水漫金山了。看這她那因驚詫而發白的白皙的面容,我心裡不由有了一絲罪惡感,不過馬上就消失在因顛簸而產生的快感中了。
吳雲努力著把腰部向前,試圖把蜜唇從我的硬挺燙熱的龜頭上逃開,還沒來得及慶幸,雙腿間一涼,我又壓了過去,這下吳雲被緊壓在椅子的側面上,再沒有一點活動的餘地。吳雲立刻發現了更可怕的事,我利用她向前逃走的一瞬間,在她短裙內的右手把她的短裙撩到了腰上。
這回,我的粗大陰莖,和她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觸了。
她不由發出一聲嬌喘:「嗯!」她的女伴驚異的轉過頭來一看,正好看見我和她的櫻唇的接觸,馬上羞紅了臉轉過去,跟本沒想到我在性騷擾。一不做,二不休,我乾脆把一隻手圈到她的細腰上,用手指把她的左聖女峰從毛衣外包容,真是人間的天堂啊!於是我一面親著她的櫻唇,摸著她的乳房,一面還在下面藉著汽車的顛簸插她的陰唇,而在這時根本沒一個人來觀察我們!而她開始的一些本能的抵抗也隨著抽查而消失,慢慢的她幾乎全身都靠在我的身上,而臀部也開始配合我的動作而做微小的挺動!要不是我用嘴堵住她的嘴,她一定會大聲的叫出來,而現在她只有從鼻子裡發出一兩聲嬌哼,不過這樣我就更受刺激。
不過這樣只在表面插不爽,因為車左右搖晃我不能用力,不好站立著插,她的位置也不好,正好在座位和走廊的交際處,我們動作幅度一大坐著的人一看就會發現。不知道上帝是否聽見我的祈禱,她旁邊兩個坐著的人起身下車了!於是我故意說:「老婆,我們坐一個座位,讓一個給你的朋友吧!」不理會她的哼聲(她這時恐怕已經半昏迷了)和她的朋友的驚詫,我用兩隻手把她的細腰往我的懷中一抱,用小弟弟把她向前一頂,進裡面的位置坐下。還好,有她的風衣和我的西服擋住我的小弟弟的爆光!嘻嘻!
一坐下來,我分開她的雙腿,從背後再一次進入她的身體,她不由自主地扭動臀部及腰部迎合我的攻勢,這樣使她更加舒服,這一次我除了是用快速抽插的方式搞她直哼哼外我還把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右乳上慢慢的摸。左手從她的腰部伸進去,哇操!原來她連乳罩都沒帶!呵呵!便宜我了!我貪婪地褻玩吳雲的乳峰,嬌挺的乳房絲毫不知主人面臨的危機,無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著自己純潔的柔嫩和豐盈。指尖在乳頭輕撫轉動,我能感覺到被玩弄的乳尖開始微微翹起。
於是左手就在她的衣服裡面上下亂動,有時還和小弟弟一起對她的花瓣上下夾攻,內外夾攻,於是在從上長江大橋開始坐下來插一直到馬家莊我射精,短短一個小時內她高潮了六次!呵呵!
完事後我溫柔的,悄悄的替她整理衣服,又拿出紙巾伸到她的花瓣上搽去精液。她紅著臉讓我溫柔的服侍她,呵呵!整理完後,我一抬頭還沒和吳雲說一句話,就看見一雙美麗的烏黑的大眼睛盯著我們!
我心頭一驚,不會是有什麼人看到了吧!再一看,嗨,原來是吳雲的同伴疑惑的看著我們,不知道我們是什麼時候有這麼親密的關係,呵呵,只要她猜得到!哈哈!不過,她也長的滿漂亮的啊!閃動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象煙雨彌蒙的天湖一樣迷人,兩邊臉蛋透出健康和青春的艷紅色,在她雪白的肌膚上分外動人,全身白晰粉嫩,凹凸有致,肌膚細膩無比,身段玲瓏美好,光坐著我就要流口水了!
低頭吻了懷中玉人一下,想著馬上就要和她分手,看著她臉上還沒完全消退的虹彩,我真是捨不得她離開我的視線啊!猛的靈光一閃,嘿嘿!我可以跟著她嘛,反正我現在沒什麼事,公司的事明天回公司去做也可以啊!哈哈!!!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頑皮地添添雲兒的耳珠,魔手不安分的在她裙下游動,輕聲的問懷中的寶貝:「寶貝,我今晚跟你一起好嗎?」她渾身一鎮,轉過頭來朝我一瞪--嬌羞嫵媚的一瞪,哀怨動人的一瞪,似嗔似喜的一瞪--好似千萬年轉瞬即過,一個羞澀嬌媚的的聲音傳出一句話:「好。」然後美麗的臉紅的和什麼似的低了下去。爽~~~~~~~!!~~~~~~~哈哈!
下了車,我和她們一起朝她們住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一面和我的寶貝溫存,一面套她的話。原來,她們都是地大的學生,不想住在學校裡,所以在外面租了一間套房,兩室一廳,帶廚房和衛生間(看來她們頭蠻有錢的哦!哈哈!)。她的同學叫張琴,是雲南的,她則是湖北的。前幾天她們買了一張光盤,沒想到裡面有露骨內容,特別是講到女孩子如果光穿裙子不穿內衣上街的話,裡面會很舒服。所以她們就想試一試。沒想到還沒試一天,就碰上我這個色狼,害她準備保持了廿年的純潔處女被我所破!說著說著她竟然摟著我哭了起來!害得我陪了千百個小心,說了千百個笑話,發了千百個誓言,終於使她破涕為笑!
然後我小心翼翼地問了兩個問題:「恩……你們覺得爽嗎?還有你們誰出的這個主意?」她臉一紅,低了下去,微微點頭表示答應,用蚊子才能聽到的聲音,說:「不是我啦!」然後就猛的向前跑去和前面的女孩嘻鬧去了。而我,站在溫柔的夕陽之下,真是覺得--老天待我太好啦!
回到她們住的小窩,張琴回她的房間去了,我則和我的漂亮寶貝邊嬉鬧邊炒菜。當我回過頭來要把手中洗好的菜給吳雲時,我呆住了,OHMYGOD!
這是怎樣美麗的一副夕陽美人圖啊!透過窗來的陽光溫柔的斜照在吳雲身上,生得一副鵝蛋臉,兩條柳葉眉,一對眼睛,澄清得和秋波一樣,不高不低的鼻兒,就像玉琢成的,櫻桃小口,不夠一寸;雪白的面容彷彿是透明的一樣,可在這之中又有嬌嫩的粉紅在閃動,臉上皮膚,白中透紅,紅中透白,潤膩無比,吹彈得破,額上覆看幾根稀疏的劉海,越顯出無限風姿;她修長的玉體波浪般起伏著,露在文化衫的肌膚黃金似地令人意亂神迷。
吳雲還沒發現我的異樣,逕直炒她的菜,口中還在說:「快!敢當!快把菜給我啊!快糊了!」她回過頭來一看,發現我呆頭鵝一般站著,又好氣又好笑的催我:「誒!快點啦!」被她婀娜身裁、風情萬種的嬌軀迷得暈頭轉向的我再聽到天籟一般的聲音時,再也忍不住了!!!我要!!!
我一把撲上去,從背後伸手輕按她的雙乳,輕柔地按揉著,口中唸唸有詞:「噢,我的小寶貝,讓我來好好地愛撫吧...」左手伸到前面,在她才換的文化衫裡摟住她的盈盈細腰,用食指及大姆指將誘人的乳頭來回輕捻著,右手摸她的臀,在她緊身褲裡面探索那美麗的大草原。她馬上忍不住了,俏臉上紅霞滿面,嬌喘吁吁,但還是說出了一句話:「張……恩……張琴還在……」「她好像在睡覺。」我騙她。「菜……」「把這個炒黃瓜弄成黃瓜蛋湯……」沒有了後顧之憂,雲兒也就默許了我的入侵。
我掩上門,吐出濕軟的舌頭,探入她的口中東撥西挑,舌尖不斷地挑逗著她的舌頭。雲兒被我吻得仰頭微喘,慾火在我們之間熊熊燃燒起來了!我將她的舌頭捲了出來,不停地吸吮著,手又開始不規矩起來,在她那堅挺的乳房上毫無忌憚地搓揉,又緩緩地一路撫摸下去,細細地摸著她的腹部、肚臍、下腹部,最後探入了緊身褲之中,用手指大膽地撥弄著草叢下的花唇。雲兒全身一顫,修長的雙腿急忙夾緊,可是我的手指宛如可怕的武器般,不斷挑弄著她的肉唇,整個部位漸漸地濕了起來。
我的手指不斷撥弄著,舌頭更是賣力地蠕動著,兩片嘴唇拚命地把她的香唾吸了又吸,吻了又吻,雲兒被我攻擊得毫無招架之力了。我趁此良機,「刷」的一聲就把雲兒的緊身褲扯了下來!而雲兒靠在我身上,仰著頭,妙目微啟,濕漉的紅唇甘美地低吟著,身、心完全溶合在喜悅之中,等待著我的狂風暴雨的君臨!
此時我從褲襠中拉出勃起的肉棒,牽著雲兒的手,讓她握住怒棒上下套弄著;另一隻手也從乳房撫摸下去,經過腹部、肚臍、豐腴的叢草地帶進而停留在桃源洞口,手指巧妙地撥弄著花唇,甘甜的蜜汁不斷流出,把草叢沾得濕漉而有光澤。他的吻也一路吻下來,從下巴、粉頸、肩頭、腋下一直到顫動的乳房,我將乳頭含在嘴裡,用舌尖盡情地舔弄,此時的雲兒,深深感受著那愉悅的愛撫而難忍地昂奮浪叫著。
終於,我興奮著道:「我這就帶你上天堂吧!」我伸出雙手抱住雲兒的大腿,讓她背對著我跨坐在自己懷裡;抱住她的豐臀,讓她探到龜頭的位置後,輕輕地把她放下,肉棒插入花唇,往上一抬...噢...雲兒情不自禁地從口中洩出聲音,身體開始上下地律動。我扶著她的豐臀,幫助她扭動,自己也開始了充份地抽插。
然而,門突然被人一把推開!原來是張琴來看菜怎麼還不出來,當她看見我們時,不由得羞得霞燒雙頰,「呀」的叫了出來,雲兒更是把羞得把臉後仰,靠到我的肩頸之間,羞紅已經到了乳房上面!她還想逃出我的魔抓,可是我怎麼會在興頭上就此放棄!我乾脆把身體轉向張琴,雙肘夾緊雲兒,雙手抬起雲兒的大腿,讓我們的交接處徹底暴露在張琴的目光之下!
一對只有下半身半裸露的男女,在別人的目光中,雲兒不斷將高翹的屁股擠向我的腹部,而我更加拚命地馳騁著。突然,雲兒越動越快,越動越賣力,不多時,全身一陣顫抖,她低哼了一聲,那話兒終於一而再、再而三地噴出了大量的濃稠流狀物!她射出來了!我抱起雲兒,把她放到邊上的椅子上坐好,然後挺著我的大雞巴,就這樣朝羞澀卻又好奇的張琴走去狂風暴雨之後,我們三個赤裸裸地躺在雲兒的小床上休息了一小會。她們兩個就光著身體到廚房去弄菜去了(實際是我把她們的衣服搶去不讓她們穿,反正在房間沒人看得見!)
過了一會,雲兒被琴兒推了進來。只見她霞燒雙頰地靠了過來,說出了一番讓我驚鄂不已的話來!
原來,她們要我--做人體餐桌!
這怎麼行!我還打算大享齊人之福的喲!但就在雲兒溫香軟玉的色像前,豐滿高聳的乳房中,我,不知怎麼搞的就答應了!哇靠!但是我要求我的雙手享有自由的權利,想摸那都行,呵呵,她們也都答應了!
於是,我躺在床上,頭枕在溫柔的雲兒的腿上,雙手在雲兒身上遨遊,任由她們把菜放在我的肚皮上。看著兩個美女在身邊不著寸縷的走動,玲瓏浮凸的肉體,婀娜的體態,煥發著動人的青春氣息的美女喲!
啊!我的鼻血流出來了!!
一頓飯,就在嘻嘻哈哈,拉拉扯扯中吃完了,她們還要喝飲料--我的精華啊!可憐的我,只能手動身難移,看得我五內具焚!原來,這就是她們剛才商量的「淫」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