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身保鏢

我在一家公司當保安已經三天了。每天在辦公大樓門口巡迴很是無聊,看著大街上過往的帥哥靚女體內總是感到一陣陣的燥熱,身上的短袖保安服似乎要被我平時就很發達的胸肌撕裂開來,下檔處立馬就會凸顯起一大砣。
這時我趕緊來回走兩步,掩飾一下。
我在中學就是公認的校草,有著湖南人特有的凝脂般的皮膚。微圓的臉龐。
一雙上挑的桃花眼,高高隆起的鼻樑,一頭烏黑的自來卷頭髮。一米七八的個頭。
在學校不要說女同學,在男同學裡回頭率都非常高。但不知為什麼,女同學的回頭我不屑一顧,男同學的回頭我卻很在乎。特別是長得漂亮的男同學。我一看到靚哥不由的就會呼吸緊促,全身發脹。我還是一個處男。但手淫自然已經是家常便飯了。手淫時幻覺中也總是在和漂亮的男人纏綿。
我來回在樓前踱步,看著眼前的走過的紅男綠女不免又是一陣陣的浮想聯翩,一陣陣的心猿意馬。
突然一輛豪華的寶馬轎車停在了問我的面前。我定了定神,認出是接總經理的車回來了。
我來了三天了還沒有見過總經理,說是出差了,今天回來,寶馬車就是去機場接他的。
我緊走兩步趕去開車門,我的左手搭在上面怕下車的人碰頭。車上彎身下來一個人,他直起身來的時候我不經意的看了他一眼。我驚呆了,目光停滯了。一個魁偉,帥氣,風流漂亮的男人站在我面前。一米八幾的大個,嫩白的肌膚。炯炯有神的一對大眼。高高的鼻樑。嘴角略微下垂帶著一種稍感淫邪的不經意的笑意。臉龐上一圈淡淡的,細細的鬍鬚。頭上留著板寸,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微風吹來,風衣下擺隨風飄舞,真是風流倜儻,玉樹臨風。
我感覺像是在雲裡霧裡,渾身發脹滿臉燒紅,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忘了讓路。他走到我面前定神看了看我,隨口問道「我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你」!身邊的秘書趕緊回答「剛來的」。
他用右手食指托住了我的下巴,拇指在我的下巴上臉蛋上輕輕的撫摸這。我的臉龐感覺像似火燒一樣。隨即他的手隔著衣服撫摸著我的胸肌。我感覺到他的拇指在我的乳頭上搓弄著。我就要站不住了。他的手指在我的乳頭上猛捏了兩下,說了一句「換內勤」就揚長而去。
我簡直要窒息了。我真想找個地方去手淫。這時,秘書走回來笑著說「你的工作換了內勤保鏢,快換了衣服去經理室」我去換衣間褪去了保安服,穿上了我的白底紅花的短袖衣緊張的向經理室走去我侷促不安的敲開了經理的房門走了進去。經理早已褪去了外衣,敞開著襯衣坐在經理椅上,兩腿搭在前面的桌子上。
仰著頭,手裡捏著煙,嘴裡一個一個的吐著煙圈,小圈套大圈,他忘情的吐著,好像沒有我這個人一樣。我呆呆的站在那裡。過了一會,我聽到「過來」,我木訥的向他走去。走到他身邊,他看著我,仍然吐著煙圈,手卻搭在了我的臀部,在上面遊走著,肆意的蹂躪著。透過一個個煙圈我向下看著這張漂亮的略帶淫邪的臉蛋,光滑的雄鍵的乳頭肌。我已經不能自持我想和他纏綿,想將自己融入他雪白嫩滑的肌膚。
在我將要倒在他身上的時候,他一個彈指將煙頭準確的彈到了垃圾桶裡。一把猛地將我拉到了他的懷裡。隨即柔軟的嘴唇壓到了我的嘴唇上。舌尖有力的擠開了我的嘴唇在我的嘴裡非常有技巧翻江倒海似的的攪動著。我渾身感到一陣陣的戰慄,一陣陣的沁人心脾的舒暢。我緊緊的吊在他的脖子上。
一陣纏綿後他推開我站了起來。,讓我扶著桌子,褪下了我全身的衣服。自己也脫得赤裸裸的,。舌尖舔著我的耳廓輕輕的說。」寶貝」我會讓你更舒服的。
「我大概知道一點後庭性事,開始應該是很痛苦的。但我不忍拒絕這樣漂亮的男人。潤滑劑隨著他的手指進入了我的肛門。他一手捏著我的乳頭,一手的手指在我的肛門裡抽動。
隨即他抽出了手指。他的分身頂住了我的肛口。一下一下有力的挺進,我的肛口像被撕裂似的。他不失時機的一手抓住了我的分身快速的擄動起來。下身卻在我的後庭挺進著。我感到他的龜頭抵住了我身體的深處,有一種深深地無奈,急切的渴望在我的身體的深處翻滾。
他猛地抽出了分身,我像是掉入了萬丈深淵,急切的想他的分身從新來充實我的身體,猛地,粗大的堅硬的東西又一次的插了進來。這一次是長驅直入。又是一次猛烈的抽出,。再進入。
漸漸的抽出進入成為機械似的運動。我不感到那麼難受了。我有了一種釋放的渴慾望。
且越來越猛烈。他的手擄動的越來越快。身體抽動的也越來越快。劈劈啪啪的肉體的撞擊聲在整個房間裡瀰漫。他興奮的寶貝,心肝的亂叫著。肉體的撞擊越來越猛烈,他的喊叫聲也越來越大,我也感到有一種莫名的如醉如癡的興奮,不由自主的呻吟著。他你好像越來越興奮,一手在我的胸肌上拚命的揉搓著,另一隻手使勁的擄動著我的分身。
他的粗大的分身像肉錘一樣肆意的捶打著我的身體的盡處。一陣舒暢的抽搐。我體內的精液噴射了出來。後面我同時感到一股暖流在身體裡撞擊。我體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淋漓盡致的舒暢。
身後的經理抱起我走回到椅子上。他坐下後將我放到他絲綢般的大腿上。點起了香煙。吐一個煙圈,舌尖在我的乳頭上逗弄一會。一會他的分身又漲了起來。粗大挺直,青筋暴漲。他輕輕的咬著我的耳耳朵喃喃的說」寶貝,心肝,不用你的漂亮的嘴唇來親親你的最愛嗎?
貼身保鏢
我低下頭輕輕的吻著他的龜頭,他猛地一挺身,將分身塞進了我的嘴裡。在我的嘴裡喉頭間上下竄動著,一會他又抽出分身讓我對準他的分身坐了下去。他緊緊的抱著我,兩手在我的乳頭上逗弄著。同時下跨向上一挺一挺的蠕動著。嘴唇在我的身上熱吻著,寶貝,心肝的叫著,挑逗著我。我軟軟的坐在他熾熱的懷裡,回頭親吻著他性感的嘴唇。
他咬著我的嘴唇輕輕說道,「乖,你太美了,和你做愛是一中享受。
你是天然的為我而生為我長的尤物。你現在的工作就是我的貼身保鏢。
貼身,懂嗎?我喜歡在工作時,休息時有美男貼身,這樣,我會更有靈感,更有工作激情……」
他說著在我身上像揉搓爛絲綢一樣使勁揉搓著。一會。又一股暖流噴灑在我的身體內我坐在他光滑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他的乳頭。他一手抱著我兩指捏搓著我的胸肌,另一隻手熟練的處理著案頭的文件。纏綿了一上午,該去吃飯了。我們穿上衣服。我像個保鏢似的跟在他的後面下了樓。寶馬轎車早就停在門前。我跟他上了車。他又將我抱到了大腿上。
後座和前面的司機座有一到屏障,拉著厚厚的綠色平絨簾。
小車開動了。他對前面說了聲「去醉仙樓」然後。熟練的脫下了我們的衣褲。
半躺在座椅上,緊緊的將我抱在他的身上,一陣熱烈的親吻揉搓後。他的分身又昂首挺立在兩跨之間。他讓我對準他的分身坐了下去。然後躺在了他的身上。
小車在平穩的行駛著。他好像睡了一樣閉上了眼睛。手在我的分身上輕輕的撫摸著,他的分身在我的身體裡慢慢的蠕動著。兩個赤裸的身體白花花的在封閉的車廂裡顯得那麼刺眼。但顯得又是那樣和諧。淫蕩的動作在他的手裡又是那樣完美,那樣優雅,自然。
小車停了下來。他慢慢睜開了眼睛。猛地將我壓在下面,一陣猛烈的肉體的撞擊。他無視司機的存在,肉體的劈啪聲,急切的喘息聲充斥了整個車廂。狂風暴雨過後。他優雅的替我穿上衣服,然後穿上自己的衣服,使勁的親了一下我的嘴唇。擁著我下了車。
我的貼身保鏢工作就這樣開始了。他的慾望永無止盡。他是一個淫慾魔王,他常常要我赤裸著身子和我擁抱著工作,吃飯,睡覺,行雲布雨。我已經為他徹底的折服,我看見他漂亮天使般的臉蛋,我就渴望他的粗大的分身進入我的肉體。
他的身邊不乏美女靚哥,但我並不吃醋。這樣的美食,我只需要小小的一羹就心滿意足了。我常常和他的美女秘書,靚哥職員一起赤裸著身子躺在他的絲綢般的炙熱的身體裡,他左擁右抱淫蕩的的但又不失優雅的的逗弄著他懷中的靚男美女。
他常常會同時撫摸著美女秘書碩大的乳房,捏著靚哥職員渾圓的屁股,親吻著我的臉蛋。急促的喘著粗氣,臉上露出淫蕩的滿意的微笑。我成為了這個長著天使般的臉蛋的淫蕩的魔頭的真正意義的貼身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