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導演與女演員之間的破事

我是一名三類導演,有人問了,「我聽說過三棲明星,可是三類導演是什麼啊?」三類導演就是別人不導的電影,電視劇,話劇,廣告……
反正是別人不敢導的,我都敢導,業內人士都親切的叫我們這樣的導演『破鞋導爺』正所謂,「只有我沒操過的破鞋,沒有我不敢導演的片子……」
其實做我的工作也挺好,因為工作的原因,我日常生活裡總跟一些女演員,有各種各樣的接觸。
這不就有個老闆出資,要拍一部帶有故事情節的武俠三級片,要我去個不怎麼出名的XX戲曲學院找幾個女演員,說那裡的都是學生,嫩一些,也沒出名,給錢可以給的少一些,而且,還要自己當男主角。
其實這也不算什麼稀奇的事,人家給錢,自己想當把明星癮,也不算是什麼過分的事。
我按照吩咐,就去學校裡挑演員,首先是得跟校長先說一下,校長姓高,是個女的,今年四十多歲,但是保養得特別好,身材也很好,皮膚也很白,特別是那對奶子,很大,很挺。
我們很熟,平時就喜歡開開玩笑,在一起吃個飯,唱歌歌什麼的,有時候,喝醉了,也偶爾操她一下,呵呵……
我去到校長室找她,她正在練瑜伽,(是的,她們這樣的工作就是把錢一收,找幾個所謂的老師去講課,她們天天在學校就是再養逼曬蛋,閒的蛋都疼……)
她隨著音樂緩慢的把雙臂打開,她還在下腰,這時候,她的大奶子都快蹦出來了,那深深的乳溝,都呈現我的面前。
我開玩笑地說:「呦呦,溝挺深呢,再低點,乳頭都看見了,哈哈哈哈……」
她抬頭看見我,說:「看見就看見唄,都給你看也行啊,我也算是老牛吃個嫩草……哈哈哈。」
說完起身,關掉音樂,拿毛巾一邊擦汗,一邊給我倒茶,「你今天怎麼有空了,你從來就是無事不登門啊?不是那麼好,想我來看我了吧?呵呵。」
我說:「沒事就不能來了啊,這一進門就看見你那對豪乳,我都餓了……嘻嘻。」說完就一把想她的奶子抓去。
她手輕輕一打,說:「正經點……在學校呢!什麼事,說吧。」
我跟她說:「有人要拍三級片,要嫩的,所以上你這找點嫩貨,行不行啊?」
只見高校長眼睛一撇,「你們男人就是賤,把老婆玩厭了,就出來找嫩的,還是不是人啊……」
我說:「你別一桿打倒一船人啊,我又沒結婚,我就不喜歡小的,我喜歡比我大的……還是個校長的、嘻嘻嘻。」
高校長說:「少來,人家都喜歡嫩的,你卻喜歡老的,糊弄鬼呢吧,我才不信呢!」
我說:「那你可冤枉我了,我就是喜歡比我大的,有經驗,活好啊,在床上都能騰雲駕霧,哈哈……小的在床上跟死魚似的,有什麼意思?」
高校長說:「說我也不信,好了別扯了,說說要求吧。」
我說:「一般個要求就行,主要是她肯演,願意演,到時候別演演就不演了,撂了挑子,這可沒有替補的,學生都歲數小,沒見過什麼世面,就跟她們只說就行,想演的就演,我還能有什麼要求啊?」
高校長說:「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她們不懂?我看啊,比你都懂……一到星期五,校門口就挺著許多車,來接她們過週末的……哼哼。這點她們不用在學校學就會。」
我說:「那就跟好辦了,直接說就行,有感興趣的,這個時間找去這個地址找我。」說完遞上去一張紙,寫得是時間跟地點。
高校長:「嗯,行啊,我給你看看吧,一般沒問題,要幾個啊?」
「最早打算找三個,你就多叫幾個,到時候選選看看吧。」
高校長:「好吧,到時候給你打電話。」
我說:「好啊,正事談完了,現在談點私事吧……」
說完手就向她的腿摸去,她穿的是瑜伽服,大腿那裡開叉特別的大,裡面連絲襪都沒穿,我在她的大腿上蹭著,捏著,揉著,手一點一點靠近她的胯間,把手指伸進她的瑜伽服下面三角地帶,手指一挑,就進去了……
我用手扒開她的內褲,直接就碰到了她的陰毛上,我摩挲著,手揪著他的陰毛,輕聲說:「毛還是那麼旺……」說完一揪。
她一陣顫抖,朝我身上打了一下,「死鬼,揪疼我了……」
我的手把她濃密的陰毛扒開,一下磨到了她的那條恥溝,我的手指在溝內摩擦著……她「哦」了一聲。
我說:「現在你這會有來人嘛?」
她說:「要不往門上貼張紙條,說我出去了,咱倆進裡面的庫房吧。」
我很興奮說:「那快啊,受不了了!」
她狡猾的笑了一下,「你先去庫房等我,我寫完貼完就去。」
我到了庫房沒大一會,高校長就進來了,她剛一進來,我一下把她頂在了牆上,我雙手摟著她的頭,她摟著我的腰,我倆盡情地,接吻。
我們吸著對方的舌頭,輕咬著對方的嘴唇,我倆都急促的喘著,忘情的情深呻吟……「啊啊啊,嗯嗯嗯……呃……哦哦……」
我必須的說,高校長的舌頭太牛逼了,她用舌頭把我的牙齒撬開,在我的嘴裡,上下攪動著,跟我的舌尖糾纏著,用嘴吸我的舌頭,咬著我的嘴唇,太美妙了。
就這樣親了一會,我倆都興奮的難以控制,我倆互親著對方,手卻已經給對方快速的扒下了衣服,他把我的襯衫扣子,一個一個的快速解開,把衣服往後一扒,馬上頭就伏在了我的胸前,親著我的小乳頭,她用舌頭挑逗著,咬著…!親著……手也沒閒著,把我的腰帶也解開了,解完以後,手一下伸了進去,一把就抓到了我的大雞巴。
這時候,我也拚命地給她脫衣服,可是,我越急越不行,她穿的瑜伽服雖然有彈力,但是想完全脫下來,也是真的很難,「我恨瑜伽服……」
實在是不容易脫啊,我也不管了,在她的肩上,把衣服一下扒了下來,把她的衣服脫到了腰間,又把她的胸罩,解了下來,這時候,奶子呼一下,跳了出來,我一口就含住了她的乳頭,用力的吸著……
「嗯嗯嗯……呃……啊啊啊……噢噢噢噢……」她快活著叫著。
我又從下面把她的小內褲脫了下來,把她的內褲褪到了大腿下面,她,雙腿晃動著,把內褲晃掉地上,這時候,我用手揉著她的陰蒂,在她的那條騷勾縫裡摩擦著……她身子一下抖了一下,「哦哦哦……嗯嗯……」
我用腳示意她把大腿再盡劈開大點、她把腿往兩邊再劈開點。我扒開她的陰唇,這時候她的逼逼,已經淫水氾濫了,我才摸了幾下,淫水就沾了滿手。
「嗯嗯嗯……哦哦……」
我又把手指輕輕地插進她的逼裡,在裡面輕輕的攪動,來回的抽動……
這時候她已經不可控制的大叫起來,「嗯嗯嗯……、啊啊啊……哦哦哦……啊啊……討厭,討厭……」
我手快速的插著,她一邊大聲的叫著,一邊套弄我的雞巴……
我也受不了了,我一下掙脫他的手,把她按下,屁股向著我,我提著雞巴,對準逼口,一下插了進去。
「啊……哦哦……哦哦哦、嗯嗯額。」我賣力的操著她,她快活地叫著……
插了差不多有十分鐘的樣子,她一邊喘著,一邊對我說:「啊……啊……嗯嗯……射吧射吧……快射吧……我不行了……啊……嗯……我頭都暈了……」
我想也是,這個姿勢好久了,她一直就這麼彎著腰,低著頭,久了也確實不行。
我加大了馬力,快速的抽插,蛋蛋撞擊逼逼的聲音,跟她的音叫聲混成一片……「啊啊……啊……嗯嗯……呢……啪……啪……啪……」
我「啊……」的一聲,順勢拔出了雞巴,全部射在她的屁股上……最後又擼了幾下、我跟她一起高潮了。
各自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我們快速的回到了前面的辦公室,呵呵呵,怕別人發現唄。還好門口有字條沒人進來,她快速把紙條拿了下來,左右看看沒人,送我離開了,臨走說:「這面的事辦好了給我打電話啊。」
我說:「行啊,快點吧,弄好了,就開始拍。」
第三天下午的時候,我們再約好的賓館進行面試,她打電話說來了三個,你自己選吧,她就不來了。
我謝過了她,就坐在客廳裡等著她們,一會有人按門鈴,我去開門,一問知道是高校長介紹來的,就請進屋來,我一看,三個姑娘都有165以上的身高,有兩個穿長裙子的是長髮,一個是白顏色的,一個是藍顏色的,最後一個是短髮,三個人都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特別是那個短髮的女孩,胸部超大的,穿著超短裙,快漏屁股了。
她們各自介紹了自己,我知道,穿長藍裙子的那個,叫小田,四川人;白顏色長裙子的叫,娜娜,湖北人;最後那個短髮女孩叫小麗,東北人。



我給她們拿了喝的示意她們坐下,我說:「既然高校長讓你們來,我相信她已經跟你們說了咱這部電影的一切,那我就不轉彎抹角了,開門見山了,咱們這部戲是古裝片,要兩個人,是三級片,可以不真的做愛,但是表情,姿勢,對話,叫聲,得跟真的一樣,你們都能接受嗎?」
小田說:「校長都說了,我們也都知道,導演怎麼安排我們聽話就好,至於說經驗……我們都有一些……」
娜娜也說:「開始我們學電影就有這方面的準備,為了角色犧牲自己也是有的,導演沒事,你就安排就行。」
短髮小麗也說話了,「是啊、學電影都想快點出名的,現在還在上學,有個演出機會也不容易,我們會好好的把握的。」
其實三個女孩當中我挺喜歡小麗的,不僅僅因為她的外表,還有個原因就是,他們我是黑龍江老鄉。說心裡話,要是普通電影,我真有心讓小麗去試試,但是我想到出錢的老闆那副嘴臉……哎!我心裡有點矛盾。
「那好吧,咱們開始。」我說,「這麼的,你們三個需要把衣服脫掉,我看看三個人的條件……一會你們到裡面臥室,我們在哪裡面試。」說完我就進去了。
先進來的是小田,她把衣服脫光,我一看,騷貨,穿的是丁字褲,黑色的,腿上還有個紋身,奶子可不小,但是乳頭挺黑,腰也很細,前面的陰毛一看就知道是修飾過了。
我說,「轉過去。」她轉了過去,『我去……這屁股,翹的,一看就想讓人幹死她的感覺。』心說。
「好了,把娜娜叫進來。」
娜娜進來以後,直接就把衣服全脫了,身材也很好,只是沒有小田的奶子大,但是乳頭很紅,奶子也很挺,皮膚雪白雪白的。
「行了,叫最後一個吧。」我說。
最後進來的小麗,她一進屋,我就有種別樣的感覺,她剛要脫衣服,我說:「先不用看了,你到那面的屋裡等著吧,我還要看看,小田跟娜娜,有一組鏡頭想讓他倆試試,你先過去,我吩咐一下,我馬上過來。」
小麗哦的答應一聲,轉身進另一個屋裡了。
我把小田跟娜娜叫了進來問她倆:「這部電影有一個鏡頭是,兩個女的,撫慰對方,當然戲裡面是假的,但是我現在想看看你們倆可不可以做到真實的……我要考驗你倆的就是這個。」
小田問:「導演,你說的真實,是不是要我倆真正的給對方口交呢?」
我說:「是的!」
她倆看了一眼對方,轉過來說:「我倆可以,是現在就看嘛?」
「嗯,這樣啊,你倆先去洗洗,洗完以後,我在這個屋裡看,你倆先去準備吧。」
她倆應了一聲,轉身進了浴室。
我去小麗的那個屋,一進屋,小麗就哭了說:「你跟他倆說的我都聽見了,導演,你是不是不想讓我來演?」
我趕緊說,「不是的,你不要亂想,你聽我說……」
你不用說了,導演,我知道你從我們一進屋,你就不是很喜歡我,我聽見你要讓他倆先演一下電影的劇情……這不是就說明了嗎?我被淘汰了嗎……沒事,我也不是怪導演,我就是不服,還沒看見我的條件,也沒給我機會,我就被淘汰了……其實我也可以演啊!不就是口交嗎?我也會啊。嗚嗚嗚……」
「小麗啊,你誤會了,我不是不喜歡你,正相反,我看你一個小姑娘,大老遠的學電影,還跟我是老鄉,我才不想你演的……」我說。
「那是為什麼啊?你喜歡我,才應該給我更多的機會啊!」
「其實你不知道……這部戲的投資人,也就是老闆,想演男主角……他實在是……你能明白嗎?」我說。
小麗說,「是這個原因哦,那真的不在乎,我就想演戲,導演,你就幫幫我吧……」
說著,就向我走來,走到我跟前,雙手把超短裙,往上一拽,雙腿一劈,一下坐到了我的腿上,雙手同時摟著我的頭,使勁的按在她的胸脯上,我一看,什麼都明白了……小丫頭為了出名什麼都不在乎,她的另一隻手,把自己的胸罩解開,一扯,胸罩就扯下來了……然後把她的乳頭塞進我的嘴裡說,「吸它……」
我用力的吸……她輕聲叫,「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還沒等我吃夠呢,她一下起來了,跪在我腳下,用手拉我的褲子拉鏈,連腰帶也沒解開,把手伸進裡面,很熟練的掏出我的大雞巴。
但我的雞巴還沒全硬,只見她用嘴裹我的雞巴,又舔又吸。一會,我的幾把就堅硬如鐵……只見小麗,跪在地上,讓我站起來,他雙手扶著我的雞巴,張著嘴,把我的雞巴伸進她的喉嚨,一下一下的,才幾次的功夫,我看見她的小臉就紅了,我知道,是喘不上來氣造成的。
然後她又把頭低下吃我的蛋蛋的同時,用手快速的套弄我的雞巴,我舒服死了,小麗的小嘴給我深喉,我太爽了……
這時候她休息過來了,又再一次的用嘴套弄我的雞巴,她這次加大了力度,有個幾分鐘我就受不了了,「啊啊啊……」她馬上快速的套弄,最後我全部射進了她的嘴裡……
只見他一仰脖,全部喝下,呵呵呵全喝了……
我激動得有點忘乎所以,這時小麗穿好了衣服,在我的臉上親了親,又抓一下我的雞巴,拿著她的包,跟我耳邊說:「拜託了導演,我先回了……」 我迅速整理好衣服褲子,剛弄好,我就聽見了浴室的門開了,我趕快出去,只見小田跟娜娜她倆已經準備好了,都光著身子,就出來了。我還沒從剛才的興奮勁裡出來,我怔了怔,說:「那我們開始吧!」
這時候小田坐在一把椅子上,把腿放在了扶手的兩邊,腿劈的很大……我在這邊都看見了那的逼逼。
「哦!逼真大啊……」
我目測,她的逼的有十公分長,有兩片陰唇噠啷著。她雙手拈著兩片陰唇、往兩邊一分,逼口就張開了……裡面啊粉紅粉紅的。
她的手一動,兩片大陰唇也跟著動,閉口還一張一合的。我雞巴一下就又硬了,但是我前面有茶几,我不能讓他倆看出來。
娜娜這時跪在了地上,把頭湊近小田的大逼,用嘴吸,吸小田的的陰唇、還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我往前挪了挪,想看的仔細一些。我看見娜娜的舌頭伸進小田旳逼裡,小田淫叫著,緊閉著雙眼、「嗯嗯嗯……呃……啊啊啊……哦哦哦……啊啊……」
色情導演與女演員之間的破事
這時候小田的淫水也淌了下來,娜娜伸手在茶几上的紙巾盒裡,抽出幾張紙,在小田的逼上,擦了擦……又把頭貼到了小田的兩腿間……數分鐘後,換了娜娜躺在了沙發上,小田把娜娜的腿劈開,我看見了娜娜旳逼,是那種一線天的逼逼。這種逼逼一般人享受不了,夾擊下就會射的……
只見小田用食指跟中指,使勁的扒開娜娜的小逼…… 
啊!這個小逼太小了,那個小逼口就像個茶壺嘴,陰蒂也看不見。
小田先用手指在自己的嘴裡抽了幾下,把自己的手指弄濕,然後慢慢地,插進娜娜的小逼,一看就知道,小田也不敢快速,一個是還沒興奮,一個是有點乾,只見她慢慢地抽插,娜娜也輕微的淫叫著,「嗯嗯嗯……呃……啊啊啊……」
一會兒,就看見小田的手加快了速度,我知道娜娜已經濕了,叫聲也加大了「啊啊啊啊……嗯嗯嗯……呃……啊啊……」
這時候我看見娜娜旳逼在小田抽插過程中,往外冒出少許的白漿……小田馬上把頭俯下用嘴親,再用舌頭舔娜娜淌出來的白漿,小田也把舌頭伸進去了,一下一下的抽插……
娜娜也一聲一聲的叫著「嗯嗯嗯,受不了了……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
我驚了一下,娜娜小逼的高潮來得夠快的。
這時候小田加快了舌頭的速度,「啊啊啊啊……喝……呢呢……哦哦哦……哎呀……哎呀……射了……射了……」
我聽見娜娜都好像快哭了。
「哦哦哦……啊啊啊啊……死了……死了……」
一股更稠的白漿湧了出來,噴在了小田的臉上……娜娜緊閉雙眼,氣喘吁吁的躺在那,胸脯一起一伏的……
這時候,小田剛要擦自己的臉上的白漿。我一把把她按在沙發上,把自己的褲子往下一拖,心裡想,『老子早就憋完了,別給老子敗敗火吧!』
我腰一挺,整根雞巴,一下插進小田逼逼的根部……
小田也興奮了,「啊……啊啊啊……嗯嗯嗯……哦哦哦……導演,你的雞巴真長啊……幹死我……哦哦……嗚嗚嗚……」
我使最大的勁,猛插小田的大逼……
「啪、啪、啪」的聲響滿屋都是,「嗯嗯……啊啊……嗯嗯……啊啊……」的聲音也不絕於耳……
小田喊道:「啊啊……啊啊啊,使勁……使勁……啊……快……快……嗯嗯……快點啊……嗯嗯……呃……快點啊……我就差一點了……啊啊……導演……啊啊……」
我加大了馬力,是我最大的勁操小田的大逼,手使勁把她按在沙發上,我的雞巴猛插她的逼,撞擊聲又大了……「啊……啪啪啪……啊……」
她幾乎哭喊著,「嗚嗚嗚嗚……嗯……噢噢……啊啊,射了……射了……射了……啊……嗚嗚嗚……」
我跟小田同時把身體裡的激情慾望,射了出去……我最後一挺身,把全部都射進她的逼裡,我的雞巴在她的逼裡有感覺,她的逼裡面是一縮一縮的,夾得我的雞巴真舒服啊……我最後拔了出來,擦乾淨以後,看著躺在沙發上的兩個女孩,又想了想剛才走的小麗,我更矛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