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女友被姦記

阿麗是我女友的舊同事,她們以前同在一家建設公司當會計小姐,由於當時都是同一期的新人,所以感情很好,當然後來她們都離開那家建設公司,另外謀職!
我女友考上某私人銀行,阿麗則仍舊做會計,不同的是她現在已是主管了,相同的是,她們感情依舊很要好。
阿麗在半年多前結婚了,她年紀比我女友大了三歲,老公就是公司的同事。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上個月周休的前兩天,他們夫妻倆邀我們一起去龍門露營,嘉芳欣然答應,我沒有理由推辭,也就~欣然~同往。
阿麗的老公是業務部經理,年紀不小,可是保養得很好,身材並沒有一般中年人的啤酒肚,也平易好相處,真是不錯的男人。
其實嘉芳和阿麗都算得上是美女,嘉芳要比阿麗高些,身材好些,看起來比阿麗成熟,所以這也常常成為我們相處時互虧的話題,都說嘉芳是阿麗的姐姐。
那天晚上我們邊烤肉邊聊天,吹著海風、喝著冰冰的啤酒,還有什麼比這樣更享受?嘉芳的酒量我是知道的,只要一瓶就搞定,而且她每次一喝酒就會特別地興奮。今晚她竟放懷喝起酒來,還打破自己的記錄,喝了整整兩瓶啤酒!
我們直聊到深夜(也才11點多)都入了帳棚,四個人反正都很熟識,本來就一起睡,八人帳還顯得很寬敞,問題就出在怎麼排列?兩個男人也不熟,擠一起難免尷尬,兩女人很熟,所以睡中間,讓男人睡外圍也好有個保護。
她們先到帳裡,說是要換掉牛仔褲,我們兩個男人還沒盡興的喝著。到了中夜,酒足餐飽也累了,一起收拾好後看他在弄著休旅車後的東東,我就先到帳棚裡。
女人們都睡著了,尤其是嘉芳,睡得挺熟的,阿麗則滾到一邊邊去,佔了她老公的位置。沒兩下她老公也進了帳,苦惱之際,就權宜睡在我女友嘉芳與阿麗中間,當然,離我女友有一個身軀的距離,我還揶揄他說左擁右抱!當時很放心,以為人多應該沒有關係。
朦朧中側臥的嘉芳翻了個身仰臥,靠向阿麗的老公更近,我懶得睜開眼睛。可是隔沒多久就被一個小小的騷動聲吵起來了,枕著背包的頭本不好睡,但高度夠,我瞇著眼看到阿麗的老公好像側身斜坐,還偷偷摸摸的看著我。不曉得為什麼,我不想讓他知道我醒過來。
他彷彿確定我睡著後就不再注意我,背光的我臉部光線昏暗,剛好可以有良好的掩護,我可以看到他的舉動,他不細看就看不到我的臉色一反常態。
這時我看到他色饞饞的看著嘉芳,那種眼神讓人看了就知道很飢渴。幹!!這樣看我的女人,自己老婆就在旁邊,而且我就在另外一旁。嘉芳也真是的,今晚她就換上平日在家裡穿的背心裙,天氣熱她當然不會蓋上任何東西,薄紗料子下底褲和胸罩的痕跡就清楚可見,睡癖不好的嘉芳幾個翻身裙子早縮褪到腿根,模樣簡直就是引誘犯罪。
只見阿麗他老公左看右看,終於伸手輕輕的掀開嘉芳的裙子,像是試探性的動作,看看嘉芳有沒有反應?這時候的嘉芳被掀開裙子直到腰部,連小肚臍眼都跑出來了,我有股莫名的妒意升起,可是更加另我驚訝的卻是一種從未有過的興奮,這就是我為什麼覺得自己變態的原因。
只見他掀開裙子後,嘉芳淺藍色鏤空的絲內褲裡脹鼓鼓的陰阜上一片黑影,她的陰毛相當濃密。他並不馬上撫摸嘉芳的下體,欣賞一樣看了半晌,然後把整個手輕輕握在嘉芳豐滿的胸部上,隔著衣服緩緩的揉動,又小心又溫柔,彷彿怕弄壞掉一樣。
可能在別的女生身上就不那麼明顯,可是這樣的愛撫對嘉芳而言不啻是最好的前戲,因為嘉芳的胸部異常敏感,她就是因這點而失身給我的。睡夢中的嘉芳乘著酒興本來熟睡的,可是在男人的巧手搔弄下,她迷迷糊糊的,身體當然毫不顧慮的做出正常的反應。
阿麗的老公感覺到嘉芳的乳尖硬挺起來,便不假思索,伸手從頸下領口長驅直入,真是一點也不客氣。幹!反手把衣服胸罩一併翻開,一撥開就把一邊白拋拋的美乳從衣服裡掏出來,而嘉芳這小妮子還在發淫夢,奇的是我在一旁看到女友被吃豆腐卻興奮得小弟弟都漲起來了。
嘉芳的奶頭不大,乳暈確是大大的一圈,男人趴下臉龐,輕舔嘉芳右邊的胸部,嘉芳有感覺,蹙了蹙眉,男人停下動作,怕現在就把嘉芳搞醒,其實睡夢中的嘉芳心裡甜甜的,她忘了是睡在外頭,並不知道防備。
這次阿麗的老公伸出下流的手往嘉芳胯下摸去,隔著內褲撫摸嘉芳的私處,嘉芳也真是的,不管被誰摸腳就自動打開。他很有技巧的劃圈,刻意壁開精神堡壘,熟練的用力扯鬆褲邊的布料,輕微的裂帛聲證明了他的罪行,現在嘉芳的陰部輕易的可以從側邊看到了。
他毀了嘉芳的內褲,照我的經驗嘉芳應該濕答答了吧?果然他手指有意無意往穴縫上輕輕劃過,濕滑的淫水沾得手都濕淋淋的。我真是幹他奶奶的!這麼直接,有點想制止他的動作,可是又有所顧慮,最重要的是我看得很興奮。
沒想到我還在遲疑的時候,他就毫不客氣的把嘉芳的內褲往下拉,離譜的是嘉芳還很配合的稍微抬高臀部讓他脫下內褲,八成以為是我在幫她脫褲子了,平常我是不容許她穿衣服睡覺的。
阿麗她老公為嘉芳的配合而驚訝了一下下,可是就只有一下下,他見機不可失,馬上脫掉自己的褲子,拉出大雞巴,同時再把嘉芳的裙子掀開到她臉上蓋住(好一個惡毒的計謀!)絲毫不緊張的把雞巴先在嘉芳的浪穴中沾濕,然後再緩緩的插入嘉芳的美穴中。
這一切的動作迅速而且熟練,我來不及反應發生在我眼前的景像,小弟弟漲得難過,想制止又更想看下去。
半醉半睡的嘉芳很配合的讓他姦淫著,阿麗她老公卻似乎有些作賊心虛,雖然已經把嘉芳搞得淫慾高漲,插入嘉芳穴裡的雞巴,每做一次抽插就發出~啪滋!~啪滋!的聲響,嘉芳正要起飛,他就射精了,真是沒用!濫的是還把精液都射在嘉芳的肥屄中。
可是後來我才知道噩夢還沒有結束,拔出後嘉芳很累的不想起來,軟趴趴的就張著腿睡去。我不想有所動作,因為幹都被他幹去了,只是他幹完還不滿足一樣,藉著嘉芳還是非常濕滑,竟然把他的中指又塞進去,一動一動的,似乎還用留在外面的手指把嘉芳的陰唇撐開,這樣意猶未盡的留連忘返。
不過他抽插了一會兒後就漸漸不再有動作了,可是手指仍舊插在嘉芳的嫩穴裡。他就這樣用整個手掌捂著我女友的陰部,趁她睡覺的時候盡情享用嘉芳的鮮鮑。
一直撐過將近一個小時,嘉芳不曉得為何醒過來,其實阿麗她老公的手一直沒停過的刺激著嘉芳的穴穴,生理反應流滿了許多潤滑液。忽然發現自己幾近裸體,而且最私秘的地方有男人的手指插入,本能反應夾住大腿,卻不敢去抓住男人的手推掉,她看這男人似睡非睡的,如果把他弄醒那可多丟人?
可是就這一夾,阿麗她老公也被驚醒過來,嘉芳一發現這男人轉醒,嚇了一跳,不知該如何?羞愧得不曉得要怎麼應對。哪曉得插在嫩穴的手指就在這時候緩緩的抽插起來了,她羞得想死掉算了,緊張得緊閉雙眼,無法反抗的任由男人摸索女人的私秘,真是無法無天了!
一旁的嘉芳懊惱極了,身體四肢可以不動來裝睡,可是小穴的刺激卻引起身體本能反應,她漸漸有了強烈的快感。
我看著別的男人玩弄我的女友,卻比平時更加興奮!
那可惡的男人眼看著、耳聽著,早清楚手中的女人已然醒過來,只是因羞愧而不敢張開眼睛而已。他變本加厲的乾脆把嘉芳脫光光,手不停的揉搓她敏感的小豆蔻,嘉芳終於抵擋不住地鬆開雙腿,把自己毛茸茸的陰戶敞開來。我並不怪嘉芳,是這男人太有經驗了。
嘉芳咬緊牙關,忍住不發出呻吟,但是每一次的撫摸都讓自己領受到無比的快感,急促的呼吸在口鼻形成~嘶嘶~的聲音。這時他把嘉芳的雙腳拉開成大字型,輕輕的噬咬她的敏感部位,嘖嘖有聲的吃著嘉芳的淫穴。
清純的嘉芳幾時有過這樣的刺激?敏感的身體怎麼禁得起這樣的挑逗?沒多少經驗的嘉芳捱不到幾下就像痙攣一樣抖動著下體,然後一陣頹然,我知道嘉芳洩身了。
男人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戰果,這種性經驗不多的女人玩起來是最爽的,尤其嘉芳臉蛋身材都算一流,平常並不容易親近。眼下只見嘉芳整個陰戶都沾濕了,包含剛剛的精液,弄得連屁股的菊花都濕糊糊一片。當然這一切都在幾乎靜寂的狀況下發生,帳篷裡四個人只剩下阿麗還睡著。
嘉芳洩身後一陣暈死,隨之而來的是更加清醒的感覺,濕熱的嘉芳變得滑不溜手。男人恣意妄為,捏住花瓣般的肉蕾輕輕搓揉,嘉芳猶如遭電流觸擊一樣全身發出哆嗦,清醒的她更加不願意面對這樣的羞慚場面,深深為剛剛忘情的洩身感到羞恥,全身不使力的任由阿麗她老公擺佈。
花樣很多的男人拿起臨時充當枕頭用的睡袋往嘉芳腰股下墊住,被擎起的下體抬得高高的,同時再度拗彎嘉芳的雙腿,天啊!!不管嘉芳願不願意,她的私處已毫無保留的暴露出來。
男人不曉得何時拿出備用的手電筒,哪怕只是很小的光線這時候都嫌刺眼,嘉芳臉紅到連耳根子都紅了,男人沒再碰嘉芳,可是閉眼的嘉芳知道他正視姦著她的蜜穴,這樣的想像引起膣壁一陣收縮,又湧出透明的淫水來。
嘉芳在心裡不斷搖頭,她不想承認自己是淫蕩的女人,可是越是壓抑就越明顯,洩過一次身的嘉芳身體有些酸軟,現在更是空蕩蕩完全使不上力來。男人雙手游過小腹繼續上移,可惡的避開重點,讓嘉芳期待的心情焦躁起來,禁不住輕輕的顫抖。沒有預警的,男人的舌尖滑過掰開的穴縫,嘉芳終於~啊~一聲從靈魂深處叫了出來。
男人淫邪的笑了笑,裝成自言自語一般,附在嘉芳耳際,小聲的唸唸有詞:
嘉芳啊!嘉芳(嘉芳差一點搭腔!)我就知道你一副清純可愛的模樣底下就是
這樣淫蕩的~你可知道你的小穴幹起來有多帶勁兒?還有~沒想到看起來這樣有
氣質的嘉芳,下體的陰毛會這樣多~~嘿嘿~嘿嘿~~拍幾張照片作來留念~
嘉芳越聽越是無地自容,恨不能有個洞鑽進去。更恨的是他念歸念,手可一刻也沒有停下來,嘉芳的騷穴又是淫水泗溢~~男人侮辱性的言辭,現在聽起來反而有種莫名的快感。
可是意外並沒有就此結束,男人竟然抱起嘉芳,大膽的把嘉芳翻身趴下,口裡仍舊說著:
嘉芳的乳頭好可愛,一定是你男朋友太少吸的緣故,還保留這樣粉紅的色~
嘉芳在男人淫辭羞辱及巧手挑逗的雙料進攻下,又漸漸升起淫念。男人又說:
嘉芳~~唔~這樣弄你爽不爽?~看看你!~~好淫喔!怎麼那麼多水?
這時候的嘉芳恨不得他趕緊插入,平日嫻熟的嘉芳從未被這樣玩弄過,即使是我在幹她時,也都是規規矩矩的插。
嘉芳杏口微張,臉向後仰起,身體弓了起來,不知不覺的自己伸手扯住大陰唇,把一個女人最寶貴的私處掀開,暴露得一覽無遺,從來也沒看過嘉芳這等騷樣的我,再也忍不住射了出來。
男人呢喃的在她耳朵旁說:
嘉芳!說幹我啊!嘉芳~~我要你說幹我~~我才要插你~
嘉芳喉頭彷彿有東西哽著,發出一聲誰也聽不懂的聲音。
你不說我就不插你~
男人用鼻尖來回磨擦嘉芳的陰核要塞。
嘉芳被逗得快要崩潰了,小嘴巴輕輕地吐出蚊子般的聲音:
~拜託!趕快幹我~~趕快插我~~嗚~啊~嗯~我要插入~
男人滿意地緩緩把大雞巴送入我女友嘉芳的美穴中,嘉芳喜歡得一臉滿足,可是醜陋的黑棍在塞到底後就不再動作了,急得嘉芳又摳又扭的。
男人又說:嘉芳,你的穴好緊好緊喔!~這樣插你喜歡嗎?~
從背後插入的男根卻動也不動!



現在的嘉芳已經無法滿足於此,慾火淫念讓端莊的嘉芳急得將屁股頂頂撞撞的,希望藉屁股的聳挺能帶動雞巴在陰道裡抽動。從背後伸過來的手無情的襲擊嘉芳的雙峰,嘉芳歇斯底里的搖頭晃臀,深沉的呻吟:
啊~~啊~啊~~嗯~嗯~~唔~~啊~啊~~
就我的經驗,她又攀上了高峰~~
男人很老煉,他懂得在這節骨眼適當地奮力抽插,一下快過一下、一次猛過一次,只弄了七、八十下嘉芳就又洩身了。這次她是完完全全的繳械了,我可愛的女友被他姦得伏在我身旁連動也不能動一下。
男人細心的清理局部,幫她穿上內褲、拉好內衣,不過內褲經過剛剛的扯拉已經鬆弛,只能勉強遮掩恥部~~
隔天我睡到很晚才醒過來,嘉芳無其事的和阿麗及她老公說說笑笑,就當發生過什麼事一樣,只是舉止行動中她不再那末含蓄,尤其不怕在阿麗她老公前暴光!
我不想為自己辯解為什麼沒有阻止嘉芳被阿麗她老公姦淫!我只猜阿麗一定是事先知情的!而且跟我一樣整晚裝睡!我們只不過是被她老公設計走上藉露營而達到姦淫嘉芳的這條路上!我只想說!生活真的充滿了太多的無耐!與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