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和兒子的好友在我的床上淫亂媾合

終于到家了!經過10個小時長途大巴的舟車勞頓,終于回到了我的港灣。
  今天是妻子42歲的生日!我歸心似箭,一下車就趕到蛋糕店,買了妻子最喜歡吃的蛋糕,然後拎著沉甸甸的的行李箱,打了輛車,著急的我沒給錢就拋下出租車不管了,差點鬧出了誤會。我迫不及待的竄上了7樓,喜悅的心情覆蓋了早已疲憊不堪的身體。
  一年前的今天,還沒來得及給妻子買蛋糕,我就被公司緊急派來的司機接走了。臨走前妻子哀怨的眼神,沉默的抗議,至今灼燒著我的心。公司今年更忙了,昨天差點和總翻了臉才爭取來兩天的假期。今年妻子的生日當天,我是無論如何也要趕回來的。
  妻子跟我青梅竹馬,大學畢業後?了回來跟我在一起,丟掉了她叔叔給找的好工作,面容姣好的她更是「無情」的拒絕了許多比我英俊比我出的男人的追求。
  結婚後,她從來沒有在經濟上對我有更高的要求,我們的感情自然非常好,當然經濟也不是很寬裕。性吧首發兒子一年前考上了外地的大學,?了培養他,我調去外省工作已經5年了,目的隻?掙更多的錢。結婚10幾年之後,我和妻子兩地分居了。妻子也經常抱怨,可我又有什麼辦法呢?
  今天,我風塵仆仆的趕回來,並沒有提前告訴妻子,?的就是彌補去年我的「過錯」.我提前就給妻子買了生日禮物,一件碎花連衣裙,我想象著穿在妻子苗條的身上,她該有多麼的美麗!我自認?自己還是個挺懂浪漫的人,這樣的小花招以往也經常會給到妻子驚喜。
  「咚咚咚……咚咚咚」我輕敲了兩下門,我想象著接下來的一幕:妻子開了門,首先是錯愕,隨即撒嬌般的撲在我的懷裏,嗔怪著我的隱瞞,然後遞上了溫柔香甜的吻……那該有多麼的溫馨,多麼的浪漫!那畫面是在是太美,我都不敢繼續想象下去。
  可妻子並沒有開門!難道睡了?我一看表,21點,這個時間妻子應該在看電視,不可能睡。「咚咚咚……咚咚咚」我又輕敲了兩下門,力度比剛才稍稍大了些。等待……還是沒人開門。難道她這麼早就睡了?我仔細一想,是不是因?今天又是她生日我沒說要回來,氣的早早休息了。親的老婆啊,你還不知道我已經回家了吧,現在我就站在咱們家門口,馬上就要給你驚喜了,我要給你一個最幸福的生日!
  我掏出鑰匙,打開了防盜門,進了家,本以?妻子會聽到聲音,可是沒有。
  我故弄玄虛的輕輕的帶上了門,生怕她聽見。客廳裏黑乎乎的,看來妻子是睡覺了。我沒有開燈,把行李和蛋糕輕輕的放在門口,然後摸著黑徑直走向臥室。
  我想著該以什麼樣的方式「破門而入」,使勁兒的一把推開門,嚇她一跳?
  還是敲敲門,逗她一下?就在我琢磨著自己的小心思的時候,我聽到了從臥室裏面傳出了來妻子的聲音:「嗯……嗯……嗯……嗯……」那呻吟斷斷續續,是那麼的熟悉。我被這細微的聲音給震住了,因?傻子都能聽出來,那是什麼聲音。
  我懵了,一時站在原地動憚不得。「嗯……嗯……啊……啊……」妻子那熟悉的呻吟聲忽然高了起來。我不知道我?什麼會如此冷靜,我試著推了推門,門並沒有反鎖,很輕的打開了。臥室裏亮著燈,我朝裏面的床上看去……我呆住了……此時,呈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幅隻在A片裏見過的畫面:一個高大健碩的年輕男人赤身裸體的站在我的床上,同樣一絲不掛,披散著頭發的妻子跪在男人的面前,雙手攬著男人的屁股,嘴裏含著男人粗大的雞巴在一前一後有節奏的吞吐著,嘴裏還不住的發出「嗯……嗯……嗯……嗯……」的呻吟聲。而男人則一面撫摸著女人的腦袋,一面閉著眼睛情不自禁的?起頭,嘴裏也發出舒服的哼唧聲。沒錯,那女人是我妻子,清秀的面龐,姣好的身材,是我那我深愛著的結發妻子。
  我驚呆了,妻子和別人如此淫穢不堪的交媾讓我驚訝,而更讓我驚訝的是這個年輕男人,他,他是我兒子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他叫曉東。
  我沒有發怒,更準確的說是我的怒火還沒來得及發洩,就被這個叫曉東的男孩給澆滅了,我隻剩下了驚訝。我不知道我?什麼隻有驚訝,而沒有了憤怒!曉東比我兒子大兩歲,今年也隻不過才22歲,妻子的年齡整整比他大了20歲!
  20歲什麼概念,她都可以當他的媽了。我的驚訝變成了不解,是的,我無法理解,相差20歲的兩個人怎麼能做這種事?
  我的無聲出現,顯然沒有影響他們的進度,「敏蘭,躺下,我也要吃你的…
  …「曉東的這一聲」敏蘭「把我擊打的心都碎了,敏蘭,這是我妻子的名字,他怎麼能叫呢。妻子像得到主人命令的奴隸一樣,順從的趟了下去,曉東則野蠻的壓在妻子的身上。性吧首發兩人頭腳相對,曉東迅即將頭埋在了妻子的兩腿之間,開始舔舐妻子的下體,而在另一頭,妻子則繼續含著曉東的雞巴,舌頭不時吐出口外,品咂的津津有味……我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是的場景,妻子居然在給別的男人,我迷茫了,和妻子一起生活了20年,她從來沒給我,沒給她的丈夫口交過,她說不衛生,可是我不在家的時候,她居然心甘情願的給別人口交…
  …我痛苦的差點摔倒在地上,僅存的一絲尊嚴支撐著我沒有倒下……我難過的閉上了眼睛,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濕潤了眼眶……丈夫看見偷情的妻子,拿刀將奸夫淫婦砍傷甚至砍死,這個新聞裏經常會出現的一幕,閃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握緊拳頭,壓抑著快要奔潰的沖動……可最終,我選擇了冷靜。
  這邊我在劇烈的進行著思想掙紮,而那邊床上,沉浸在肉體歡愉裏的妻子和曉東,並沒有察覺我的出現。正常來說,剛才我開防盜門,裏面應該能聽見聲音,也許剛才兩人纏綿的正忘乎所以,所以沒有聽見。兩人互相親吻著對方的性器,「運動」的更加劇烈了,嘴裏都不住的發出交媾的淫聲……我無法再觀看下去了,妻子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和別的男人性交,我死的心都有。我無力的輕聲走到客廳,開了燈,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廚房餐桌上有他們吃剩下的還沒有來得及收拾的飯菜,而客廳的茶幾上,擺放著插著蠟燭的蛋糕,那蛋糕跟我買的一模一樣。
  沙發上,淩亂不堪的丟棄著妻子和曉東的內衣內褲,妻子那白色的胸罩明晃晃的刺著我的眼睛。我能想象那個讓我心碎的畫面:倆人共進晚餐,然後來到客廳,點燃蠟燭,妻子許願,吃了幾塊蛋糕,在沙發上一番嬉戲,二人欲火焚身,迫不及待的撕扯下了身上的衣服,胡亂的丟棄一旁,然後兩人赤身裸體的相擁著去了臥室,不,也許是曉東抱著妻子,把她抱進了臥室,把她扔在了床上……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臥室裏又傳來了妻子的聲音:「曉東,阿姨想要了,插進來吧……」妻子近乎于下流的要求,再一次深深的傷害了我的心。
  「啊……」隨著妻子的一聲高呼,我知道裏面開始劇烈的交合了。我這是怎麼了,居然就這麼傻坐在沙發上,木然的允許別人在我的臥室裏,在我的床上肆意的搞我的老婆?我不知道原因……我也不想知道!
  「啊……啊……快點,曉東,嗯……再快一點,使勁兒……啊……」「再往裏面一點,啊……再深一點,嗯……」「好大啊……好舒服……啊……哦……好硬啊……曉東,你的雞巴好大啊……哦……嗯哼……啊……使勁兒……寶貝兒…
  …舒服啊……「妻子那一句句忘乎所以的叫床聲,像針紮一樣,刺痛著我的神經。
  「敏蘭……啊……蘭兒……蘭兒……我的心肝寶貝兒……蘭兒……」曉東忘情的叫著妻子的小名,這是我對妻子的愛稱,這完全專屬于我對妻子的稱呼,被別人搶走了,我的心徹底碎了。
  「啊……好哥哥,蘭兒是你的女人……嗯……蘭兒什麼都是你的……」
  「我就喜歡操蘭兒的屁股,就喜歡從後面操蘭兒……哦,蘭兒……」
  「嗯……壞蛋……曉東壞蛋,就喜歡操人家的屁股,啊……操吧,蘭兒是你的,想操哪兒就操哪兒,哦……噢……好舒服,哥哥使勁兒,啊……蘭兒就喜歡哥哥的大雞巴,就喜歡哥哥的大雞巴……啊……哦……哦……」
  「親,喜歡哥哥的大雞巴麼?喜歡哥哥用大雞巴操你的妹妹嗎?哦……」
  「哦……喜歡,蘭兒喜歡哥哥的大雞巴,啊……用力……啊……大雞巴哥哥,大雞巴哥哥,大雞巴哥哥……蘭兒好喜歡……哥哥用力,用力操……妹妹的逼就喜歡給哥哥操……啊……嗯……嗯……」
  我木然的聽著妻子和曉東的淫詞浪語,我看到了一個不認識的妻子,原來撕去端莊秀雅的?裝,妻子的本性是這麼的下流,這麼的荒淫無恥,這樣的老婆不要也罷。性吧首發
  我在沙發上,靜靜的等待著裏面肉搏的結束。曉東不愧年輕,孔武有力,快半個小時了,裏面還沒有結束的意思。我和妻子,最多也就10分鍾,在曉東面前,我可以說是「草草了事」了,我有些慚愧,我感覺我的臉在發燙。
  「操你媽……操你媽……啊……宇華,操你媽……啊……宇華,操你媽,啊……」曉東忽然開始大聲的叫罵起來。宇華是我的兒子,這種時候,曉東居然一邊享受著好友母親的肉體,一邊對自己的鐵哥們進行著侮辱,仿佛是在發洩他占有好友母親肉體的滿足感。而我的妻子則無恥的回應著:「啊……老公,使勁兒……使勁兒……啊……啊……老公嗯……使勁兒肏我……肏我……肏我……使勁兒肏我……肏……肏……啊……」我無助了,情人這麼輕薄自己的兒子,做母親的居然還恬不知恥的回應。
  我又一次哭了……這次淚水奪眶而出!
  「好老婆,我要射了,要射了……」裏面曉東終于要結束了,「啊……老公,都射進來,射多多的,把我幹懷孕,把我的肚子幹大,快點……啊……把敏蘭的肚子搞大……老公嗯……」妻子發了瘋一般,無恥下流的說著淫詞浪語。曉東的邪惡和妻子的下流在這一刻居然契合的如此完美,如此相得益彰。
  「啊……啊,老婆……啊……蘭兒,老婆……射了,射了……啊……」隨著一聲長長的喘息聲,曉東和妻子結束了戰鬥,我能想象曉東把精液全部都射進了妻子的身體。妻子大概也到了,忘乎所以的胡亂叫喊了起來:「寶貝兒,啊……
  我要,啊……老公……都射進來,好多啊……好燙啊……好舒服啊……啊…
  …老公嗯……「
  終于風平浪靜了……我也長出了一口氣!仿佛一件重重的包袱卸了下來。
  有10多分鍾吧,整個房間鴉雀無聲……
妻子和兒子的好友在我的床上淫亂媾合
  「咯咯咯……你真壞……咯咯咯……」妻子忽然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然後說道:「我不介意跟你倆一起玩,隻要她願意。可你的小可沒阿姨這麼好說話哦!咯咯咯……」我的心徹底涼了,在所有人看來是端莊本分的妻子,在這個小屁孩面前居然是這麼的輕浮,這麼的放蕩,這麼的無恥。這還是我那個溫柔賢淑,相濡以沫的妻子嗎?
  「曉東,你累了吧,阿姨去給你倒杯水,咱們再吃塊蛋糕吧。」我聽見妻子婆娑的穿鞋聲,我停止了冥想,終于要面對無恥的妻子了。「誒,剛才你抱我進臥室的時候,我記得把客廳裏的燈關了吧?」「是啊!」曉東懶洋洋的回答。
  「奇怪!怎麼著了?」妻子不解的說著。
  「啊!」來到客廳的妻子,猛然看到面無表情的我坐在沙發上,惡狠狠的沖她瞪著。妻子驚呆了,楞在原地一動不敢動,嘴巴試圖張了幾下,可到底沒發出聲音來。妻子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仔細打量著既熟悉又陌生的妻子。她雖然42歲了,但是身上一點贅肉都沒有,秀麗的面容,飽滿的乳房,緊翹的屁股,纖細的腰身,像瀑布一般長長的秀發……妻子這種成熟的風韻,對任何男人都有緻命的力和吸引力。可那一刻,我真的對她很陌生。
  到底還是妻子先說話了:「你,你怎麼回來了?怎,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
  她明顯心虛了。我沒有說話,因?我壓根就不想說話。
  臥室裏,曉東也聽到了妻子跟我說話,迅即,我聽到了裏面找尋衣物的聲音。
  哪裏有什麼衣服,這對狗男女的衣服都在我身邊呢。片刻,裹著毛巾被的曉東出來了,看到我的出現,戰戰兢兢地的站在妻子身旁打顫。
  我擺擺手,示意曉東先穿上衣服。曉東不敢看我,趕緊來到沙發前,快速的穿上了衣服,妻子也慌亂的找到散落在沙發上的內褲和胸罩,手忙腳亂的穿了起來。我還是沒有對妻子說任何話,隻是讓曉東先下樓,在外面等我。
  我知道現在外面很涼,我得去臥室拿件外套。我走進妻子和曉東剛才肉搏的臥室,看到地闆上胡亂丟棄著他們擦拭完淫液的衛生紙,白花花的一團一團,灼刺著我的眼睛。我走到床邊,看到床上的被褥被糟蹋的淩亂不堪,淺色的床單上明顯有一團濕濕的痕跡。我的心很沉重……我走出家門的時候,看到妻子已經穿好衣服,坐在沙發上抽泣起來。
  曉東不知道是因?冷,還是因?害怕,在路邊戰戰兢兢地哆嗦著。看到我過來了,慚愧的低下了頭。我走到他的面前,?起右手,「啪」的一聲,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曉東身體一歪,差點攤到在地上。「叔叔,我錯了,對不起……」
  道歉有用嗎?能挽回各自的感情和尊嚴嗎?我不想聽這些道歉的話!隻想知道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曉東結結巴巴的給我講述了他和妻子偷情的第一次。那天就是去年的今天,妻子的生日。我清楚的記得,我帶著歉意離開了家,離開了妻子。在車上給曉東打了個電話,委托他給妻子買一個生日蛋糕,叫他送到我家。曉東說,他從學校趕回來已經快傍晚了。他買了蛋糕,急急忙忙的送到我家。進屋時,曉東說妻子的眼睛是通紅的,明顯哭過。曉東安慰了妻子幾句,本來是要馬上就走的,結果妻子熱情的挽留下來,做了可口的飯菜。期間,妻子拿出來我買的紅酒,兩人都喝了不少,妻子又借酒澆愁,哭了起來,說和我長期兩地分居,寂寞孤獨,曉東隻好耐心的安慰。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在酒精的下,妻子和曉東摟抱在了一起。
  後來在我的床上,妻子寬衣解帶,脫的一絲不掛,曉東欲火焚身,顧不得倫理道德了,兩人撕扯著如膠似漆的翻滾在了一起……曉東說,那晚他們倆幾乎一夜未眠,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妻子多年來壓抑的性欲徹底爆發了。後來,兩人幾乎每個禮拜都要見兩次面,每次都是在我的家裏,在我的臥室,在我的床上……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想狠狠再揍一頓這小子,但是又覺得沒必要了。我讓他走了,我警告他再沒有以後了,而且離我兒子遠一點。曉東向我發誓,再也不會了。
  他走了,臨走前,我把外套給了他,我看到他已經哆嗦的臉色蒼白了……我不清楚我是怎麼走回我的家門口的……我站在門口,想進去,又不想進去。我想回家休息,可又不想看到妻子。呆在門口,我恍惚起來,我知道,我從此沒有愛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