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面試

劉亞娟的運氣不太好,原本錄取她的公司因為職位安排已滿,就把多出來的那批應屆生解散了,劉亞娟拿著公司給的兩個月遣散費在當地租了一間簡陋的房子,開始了她的尋工歷程。劉亞娟要證明給父母看,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有走向社會的能力,不是什麼都要靠家裡。因此儘管困難重重,劉亞娟也沒有回家,十九歲的她選擇了咬緊牙關獨立生活的路。
這封面試通知書彷彿是黑暗中的一縷光明,照亮了劉亞娟心中的希望。為了面試那天有出色的表現,劉亞娟精心預備了面試官有可能提的問題和答案,並想好了如何突出自己的長處。到了面試當天,劉亞娟選了一套自己最喜歡的衣服,經過細緻的打扮,滿懷信心地上路了。
面試的人很多,而且都是年輕的女孩子,女孩子們在辦公室前坐成一排,等著面試開始,劉亞娟暗自慶幸自己來得足夠早,排在第一個。
不一會,一個男士走過來,他很熱情地跟大家打了聲招呼,然後掏出鑰匙去開辦公室的門,顯然他就是面試官。想不到面試官是個年輕英俊的小伙子,穿著乾淨的白色襯衫,打著一條領帶,1.75左右的個頭,臉上露著自信的笑容,看上去很精神。和年輕人打交道,劉亞娟心裡自然輕鬆了不少。
那男的開了門,轉過身對大家說:「開始面試吧,一個接一個,你們自己排好,我就不喊了。」說完就走進了辦公室。
劉亞娟是第一個,她像個淑女般小心地走進去,沒辦法,畢竟是面試,還是要裝腔作勢一下的。劉亞娟把門帶上,便走到面試官辦公桌的對面,面試官招了一下手,說:「請坐。」劉亞娟便「謝謝」地應了一聲,報以甜甜的笑容,才往自己的位子坐下去,當然,這是劉亞娟獨自練過多次的。
劉亞娟今天穿的是吊帶裝,連乳罩都沒帶,豐滿的雙乳托起薄薄的衣杉,若隱若現地露出一點乳溝,當她很淑女地坐下的時候,她竟發現那男的目不轉睛地在盯著自己的胸部,還偷偷地嚥了一口口水。
「色狼」,劉亞娟腦海裡閃過一個詞,不過這也鉤起了劉亞娟心底埋藏已久的性慾,三個月臥薪嘗膽的生活,使劉亞娟根本無暇顧及生理上的渴望。她看著對面的男人,其實他長得真的蠻不錯,濃眉大眼,眼睛裡透出靈氣與智慧,而且看上去稚氣未脫,估計是畢業還不久的。畢竟是有情有欲的人,劉亞娟居然對眼前的男人產生了一點渴望。
面試官翻了一下劉亞娟的簡歷,突然問道:「最近報紙大篇幅報導了學校裡的女生在社會上賣淫,你對這個現象有什麼看法?」
劉亞娟沒想到他一開始就出奇兵,她沒準備過這樣的問題,只好支支吾吾地說了些「這太讓人感到憤慨和悲哀了」之類的話。劉亞娟發現他在偷笑,哼,自己好容易準備了這麼多天都白費了,劉亞娟有點氣憤,「別以為我是盞省油的燈。」隱兒想,「再來這類敏感的問題我可就不客氣了。」
劉亞娟仔細打量著他,那男的眼睛裡佈滿了血絲,眼袋很明顯,一看就知道是長期缺乏性愛的飢渴之徒。劉亞娟打算色誘一下他,別以為自己是個啥事不懂的小女生。
面試官又問:「你覺得上了這幾年學,在學校裡最大的收穫是什麼啊?」
劉亞娟一聽,嘿嘿,機會來了。她先是一本正經地說了些諸如「提高了自己的學習能力」之類的大道理,然後她停了一下,裝得羞答答地說:「還有就是認識了我的初戀男朋友了,他對我好好的哦。」劉亞娟邊說著,滋滋的電流便從雙眼直向他眼裡傳去,「連人家的第一次都是給了他哦……」劉亞娟繼續嗲聲嗲氣地說,還故意擺出很嫵媚的姿勢。
「好……好……好吧,基本就是這麼多,現在到你提問題了,有什麼想瞭解的都可以問的。」面試官被電得有些語無倫次。
劉亞娟就知道他扛不了幾下子,通常長得帥的男人都愛面子,因此帥哥大多是色心沒色膽,大多數都很純情,極容易勾引,同時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帥哥都只能找到恐龍的原因。劉亞娟雖說不上經驗老到,也算是過來人,自然是有點心得。聽他這麼說,便壞壞地問:「是麼?什麼都可以問啊,那--你有女朋友嗎?」劉亞娟邊說邊暗送秋波。
「有。」
「噢?那你是不是很厲害啊?你們一天做幾次啊?」
「這……我有好久沒做啦,我女朋友離我很遠。」男人顯得有些窘,但表現還算大方。
劉亞娟看著他那故作鎮靜的模樣,暗自好笑,想不到這男的比她想像中還要純情。「不會吧?像你這樣多金又帥的男人還會守著一枝花呀?」
「唉,其實我也不想,只是自己膽小,外面賣的那些女人又怕不乾淨。」男人開始傻笑著說。
「我們可真是同病相憐哦,我也好久沒做了。」劉亞娟楚楚可憐地哀歎著,不知不覺地抓住了男人的一隻手。男人也心領神會地握著她的手,輕輕地捏著,大拇指緩緩地在劉亞娟掌心劃著圓圈。
兩人的手互相觸摸了一陣,劉亞娟藉故說:「空調好冷哦。」
男人立刻站起來說:「我去關小點。」兩人的手仍牽著,男人沒去關空調,反倒是轉身將辦公室門反鎖了,接著他一用力,就把劉亞娟拽到自己身邊,一把將她抱個滿懷。
劉亞娟沒有反抗,而是順勢依偎在男人的胸口,把秀髮靠在男人的肩上。男人抱著劉亞娟的雙手象念緊箍咒般緩緩收縮著,力道綿綿不斷,摟得劉亞娟很舒服,她閉上眼,仰起頭,輕輕地吐著氣,嬌喘微微,彷彿在向男人索要熱吻一般。
男人低下頭,輕輕地吸劉亞娟的嘴唇,一條巧舌在劉亞娟口中靈活地攪動著,時快時慢,挑逗著劉亞娟的舌頭。男人的吻越來越重,由於重力的作用,男人的口水沿著舌頭流進劉亞娟的櫻桃小嘴中,劉亞娟貪婪地吮吸著,她覺得自己象只渴了很久的蜂鳥,是那麼地需要甘甜的花蜜。
男人的手開始在劉亞娟身上上下求索,厚厚的肉掌在劉亞娟身上遊走,隔著劉亞娟的衣裳撫摩著她少女的身體。
劉亞娟覺得小腹酸漲酸漲的,身體裡好像有一股暖流,不斷地湧向下陰,陰道口已經濕了,這種幸福的感覺久違了。劉亞娟感到很陶醉,她把手放在男人的兩腿之間,隔著褲子,她能感受到男人那充滿力量的武器,真不錯,好像蠻大的,沒讓劉亞娟失望。
男人把劉亞娟放在沙發上,慢慢地脫去了她的衣服,精心的打扮讓劉亞娟格外誘人。劉亞娟早上剛洗的澡,緻密的肌膚如牛奶般嫩滑,加上劉亞娟本身姣好的身材和劉亞娟在身上抹的淡淡的香水味,當男人脫掉她的衣服時,劉亞娟看到男人的手有些發抖。他一定是興奮得不得了,劉亞娟心裡暗自得意。
她在長沙發上伸展著自己166cm的身材,用充滿挑逗性的眼神盯著他,左右手在身體上慢慢遊走著,不時停留在自己挺拔的乳房和烏黑的陰毛上,吸引著男人的目光。
男人猴急地脫掉自己的衣服,雙腿跨跪在女孩的上面,愛不釋手地撫摩著她柔美的皮膚,如同攝影師在細心地擦拭相機鏡頭一般。接著,他將身體貼在因而身上,從女孩性感的腮幫開始,逐寸輕吻著她的身軀。
「嗯……」劉亞娟閉著眼睛,享受著男人溫柔的愛吻,她很配合地輕輕扭動著身體,讓男人感受到她熱烈的反應,又將男人堅如鐵石的陽具夾在腿間,微微地搖擺著,讓自己嫩嫩的外陰摩擦著、親吻著那熱情如火的肉棒子。
男人顯得很有風度,看得出來他異常興奮,但卻沒有很急色,他的雙唇像一隻軟綿綿的蝸牛,在劉亞娟的身體上蠕動。這只蝸牛似乎很喜歡劉亞娟俊俏的胸脯,在兩個豐滿的雙峰間反覆爬行著,反覆品嚐著兩顆鮮嫩的肉粒,弄得劉亞娟麻麻癢癢的,劉亞娟的身體左右搖擺,一雙嬌柔的肉球輕微顫動著,煞是可愛。
蝸牛又爬到了少女的陰戶上,男人的舌頭也上陣了,濕濕軟軟的肉塊在劉亞娟的外陰處上下滑動,劉亞娟感覺體內有股熱流在激盪,晶瑩通透的液體汩汩地從陰道口流出來,和男人的口水混在一起。
男人的舌頭逐漸推進,在劉亞娟的陰道口處劃著圓圈,不時舔一下劉亞娟的小陰唇和陰蒂,兩隻手指則在外陰的兩側配合按摩著。連劉亞娟都想不到自己會這麼快便進入高潮,她只覺一片眩暈,興奮的快感好像流水一般在全身的每個角落裡氾濫著,陰道裡的液體不住地向外湧著。
美女面試
「呵……我要……」劉亞娟嬌喘微微地呻吟著,下體麻麻脹脹,她好需要男人那根粗大的肉棒子,恨不得男人那東西能立刻進入自己的身體,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插進去。
男人見時機已到,便分開劉亞娟修長的雙腿,把已暴漲多時的肉棒朝劉亞娟的身體裡塞去。少女的肉洞充滿了彈性,很緊窄,進入的過程卻很順利,長度接近二十厘米的陽棒毫無困難地鑽進了劉亞娟的玉洞中,直到巨大的龜頭頂住嬌嫩的子宮頸,男人的陰莖也已完全被粉紅色的花瓣含住了,兩人的身體剛剛好能吻合,彷彿是經過工匠精雕細琢而成的軸承一般,不多一絲也不少一毫。
「好舒服……」劉亞娟的心在歡叫著,男人的陰莖圍度好大,將她那窄小的玉洞充分地撐開,整個下體被堵得嚴嚴實實的,感覺分外滿足。
男人開始抽送他的東西,但速度不快,男人也是好久沒受過這樣的滋潤,興奮異常,他可不願在這麼個嬌媚若花的天生尤物面前過早地失守。他時深時淺,時左時右,讓劉亞娟玉洞中的每一寸嫩肉都能品嚐到剛猛的肉棍。雙手和嘴唇也沒閒著,在劉亞娟豐滿的胸部與纖腰上探索著。
兩個青春的肉體緊緊地結合在一起,在長沙發上蠕動著,摩擦著,愛撫著,親吻著,劉亞娟第一次切切實實地體會到了什麼是「天生一對,地造一雙」。
做了一陣,男人將劉亞娟翻過身來,兩人換過姿勢,繼續互相品味著對方的肉體。劉亞娟的下身早已經是沼澤一片,濃濃的愛液隨著男人的抽送從陰道裡洶湧而出,順著雙腿流成長長的小溪流。男人的腹肌很發達,一塊塊壯碩的肌肉和少女圓翹的屁股撞擊著,發出啪啪的響聲。男人還不時伏在劉亞娟身上,讚美她完美的身材,男人深情的話語讓劉亞娟更加動情奔放。
這時一陣電話聲響了起來,是從男人的褲兜裡傳來的,原來他沒關手機。男人扯過褲子,拿出電話,下身的擺動卻沒有停止。讓劉亞娟出乎意料的是,男人沒有將來電斷掉,他看著手機屏幕想了很久,按了一下確認鍵,居然邊幹邊接起了電話。
「喂,老婆啊……」
哼,原來是女朋友,劉亞娟心裡竟然有幾分醋意,她故意很舒服地呻吟著,叫得特別歡快,好像巴不得連辦公室外的人也能聽到似的。
「……噢,是啊,我在看a片呢……」
劉亞娟幾乎要笑死了,這男的也真夠大膽的。
男人的抽插停了,邊講著電話,邊示意劉亞娟翻過身來。男人壓在劉亞娟身上,一手緊摟著她的後背,一手拿著電話,肉棒再一次插進了劉亞娟的身體裡。這回兒能清楚地聽見兩人的對話,看來他們確實是很久沒見面的戀人,只聽電話裡的女孩問:「老公,你是不是在手淫啊,怎麼氣喘吁吁的。」
「是啊……」那個男人趴在劉亞娟身上,興奮地發洩著。
劉亞娟沒有拆穿他們,她覺得邊聽著他們的討論邊做愛能帶給她更多的滿足感。劉亞娟高潮迭起,雙腿緊緊夾著男人的臀部,每一下都將男人推到自己身體的盡頭,男人這時也到了情感的顛峰,抽動速度早已翻了幾倍,每一下都深深地刺進劉亞娟的身體,熾熱的龜頭輕輕觸碰著女孩柔軟的子宮口。
「……你知道我為什麼最喜歡男上女下體位嗎?」男人在電話裡說,「因為那樣我最容易把精液都射到你的子宮裡,讓你懷上我的孩子……」
「……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男人拿著電話,在劉亞娟耳邊說。劉亞娟有時真分不清男人是對他女朋友說的還是對她說的,又或者是兩者都有吧。
特別是男人最後那一句。
「……老婆,我愛你……」
男人再沒說什麼,溫暖的液體不停地往劉亞娟體內衝擊著,強勁有力的陰莖反覆收縮著,濃濃的愛液順著輸精管一直衝出龜頭,穿過和龜頭緊貼著的子宮口,射在劉亞娟的身體裡。
男人射完精好久,兩人還戀戀不捨地抱在一起。劉亞娟覺得自己彷彿獲得了新生一般,她臉色潮紅,身體溫熱,皮膚光滑,兩個乳頭鮮紅鮮紅的,顯得格外光彩動人。
劉亞娟深情地吻了她的面試官一下,說:「你沒說謊,是好久沒做了,因為你射了好多在我的身體裡。」
男人也還以一個深情的吻:「你也表現得很好,你的面試通過了,你隨時都可以來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