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偷情時被輪姦

我們家附近有一個公園,那裡是一些青年男女的偷情勝地。每當夜晚的時候,往往可以聽見從樹林深處傳來少婦的呻吟、尖叫……
我老婆知道這個消息,當趙學田提出今晚到樹林去「散散步」的要求時,只是羞紅了臉,說了他句「大色狼!」
這晚天很熱,我老婆穿了件吊帶背心,一條超短裙出了門,我老婆豐滿的大奶子把吊帶背心脹的鼓鼓的,兩條長腿更像是兩根玉柱,沒有一點瑕疵。有豐富性經驗的我老婆,身體已經有了微妙的變化,兩隻大乳房更是比以前大了一圈,越發的挺拔了,走路的時候還會上下微微的顫動。
我老婆和趙學田來到了樹林深處,趙學田突然一把抱住我老婆的細腰,飢渴的吻住了我老婆的小嘴,舔著我老婆的脖子,我老婆微閉雙眼,小嘴裡發出銷魂的呻吟:「好哥哥!……嗯!……弄的人家好癢!……嗯……嗯……好舒服哦…………」
我老婆淫蕩的叫聲在樹林裡迴盪著,像是一塊肥美的肉散發著香氣,吸引著一群野獸向她慢慢靠近。
趙學田把我老婆的吊帶扯了下來,正要繼續,突然頭部被人重擊了一下,頓時昏倒在地。我老婆也被人用黑布罩住了頭,帶到了另一個不遠的地方。
突然黑布被揭開了,我老婆連忙睜開雙眼,這裡是一個出租房,三個陌生的男人正站在她的面前,色咪咪的盯著她,她的情人趙學田則被綁在牆角,嘴裡被人用破布塞住了。
看到這副情境,我老婆快被嚇癱了,她本能的摀住胸部:「原來是你們!—你們……!想幹什?」
這幫人為首的劉群也是我老婆的一個仰慕者,苦於一直沒機會把我老婆玩到手,這次終於找到機會了。一幫人把我老婆圍在中間,劉群淫笑著:「小美人,你說我們想幹什?少裝正經!你剛才叫得那浪,現在再叫給我們哥幾個聽聽呀!」其中一個的手摸到我老婆的大乳房,隔著胸罩揉捏著,搓弄著,還把臉貼向了我老婆的臉。我老婆把頭歪向一邊,避開劉群散發著口臭的臉。
「別害羞呀,小騷貨,我會讓你爽到家的,嘿嘿。」劉群的手突然伸進了我老婆的奶罩裡捏弄著我老婆的乳頭。劉群淫笑著:「你的腰細,奶子又那大,是不是讓男人吸了才這樣啊,劉群還沒有吃到過你的奶水啊!小騷貨,等會看老子戳爛你的賤逼!。」
劉群用下流的話侮辱著我老婆,這樣才能讓劉群有更大的快感。我老婆的乳頭讓劉群捏得好疼,扭動著上身,我老婆的意志徹底垮了。我老婆的文胸被撕下,劉群的一雙大手緊緊的握住了我老婆嫩筍般的玉乳,我老婆的乳房感受著劉群的粗糙的手的觸感,被劉群的手抓的變形。
「奶子真嫩呀,哥哥嘗嘗。」劉群的嘴含住我老婆的乳頭吸吮著,一隻手繼續揉捏著另一個乳房,一股電流從我老婆體內穿過。我老婆的雙手手無力地放在劉群的肩上,象徵性地推著。劉群的舌頭開始快速的撥弄我老婆大乳房頂上的兩個小玉珠,再用牙齒輕輕的咬。
「不要!……嗯……別這樣……!求……求你們……!放了我!……不要!……嗚嗚!……」
劉群興奮的兩個手同時捏著,像是在搓弄兩個大麵團。劉群的一隻魔爪向下游移到我老婆的小腹,撕掉我老婆的超短裙,鑽進我老婆的內褲。劉群的手摸著我老婆的陰部,開始用手指挑逗我老婆的陰核,我老婆的身子被劉群弄的劇烈扭動著,一股暖流已經從下體裡流出來。
「你他媽的讓他操過你的逼了吧?」劉群的手繼續動著,有一隻手指已經插進了我老婆的陰道,緩緩的抽動著。「真滑,真嫩,真濕啊。哈哈。」
劉群突然把我老婆猛地推倒在床上,把我老婆的小內褲用力的向下脫:「快點!把屁股抬起來!」我老婆只有乖乖的照做,這時趙學田已經從昏迷中驚醒,睜看眼卻看到自己性感的女朋友半裸的被幾個男人按在床上,其中一個正在扯我老婆的內褲!趙學田想叫卻發現嘴裡被塞住了,身上更被捆的緊緊的。
那幾個男人發現趙學田醒了,不僅不怕,反而得意的淫笑著:「你的女朋友長的真正點呀!今天也讓我們幾個好好的爽爽!看看我們怎玩死她,哈哈!」
「快點!把腿張開!快!小騷貨!」我老婆在他們的威逼之下,只有含淚張開自己兩條修長的大腿,其中一個男人脫掉褲子趴在我老婆兩腿之間,我老婆的陰部被劉群硬硬的發燙東西頂著。「喜歡挨操吧?」劉群淫穢的說著,一邊握著勃起的雞巴在我老婆陰唇上摩擦著,一邊摩擦,一邊還展示給我老婆的趙學田看。
「你女朋友的逼好嫩、好滑啊,嘿嘿。」趙學田無奈的看著自己漂亮的我老婆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用雞巴摩擦著。我老婆的身子軟得像一團棉花,等著讓劉群壓,讓劉群揉捏,讓劉群插入。
「有水了,不錯啊,嘿嘿。」劉群的雞巴對準我老婆的豆粒大小的陰道口,用力插了進去,我老婆像是被撕裂了,那裡像是被塞進了一個啤酒瓶。劉群來回抽插著,喘息的也聲音越來越粗。
這個男人名叫左兵,人長的瘦,可劉群的那根雞巴確實同夥裡面最粗的。我老婆的陰道先天比大多數少婦細、短,這一下被劉群啤酒瓶粗細的雞巴脹的直叫「不要進去!……求求你!……嗚嗚!……好疼!……脹……好脹!……啊!……脹破了!……」「很脹吧!爽不爽!……小婊子……!叫得再大點聲!……老子脹死!我干!……我干!……干死你個騷逼!……」
「啊!……不要!……救救我!……嗯!……快……點停下!……不要了!……陰道……啊!……快脹破了!……」
在劉群特粗的陽具一陣陣的瘋狂攻擊下,我老婆已經語無倫次了,心理上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這從她的一些生理變化上可以看出來她原本被另外一個男人強行拉的八字開的雙腿,已經癱軟了,那個男人鬆了手,我老婆還是大張著腿,少婦兩腿間迷人的陰唇,淫蕩的翻開著,陰道口脹的大大套在劉群的青筋暴露的巨根上,彷彿是一張小嘴,隨著劉群雞巴的進出,一開一合……我老婆被劉群強行幹了這久,慢慢的有了感覺,每當劉群的雞巴插進來的時候,我老婆開始輕擺纖腰,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劉群。
「小賤貨!是不是幹的很爽呀!」我老婆的這些細微變化,哪能逃過左兵的眼睛,劉群淫笑著,讓趙學田正好看著自己怎樣在姦淫這個風騷情人。
他氣的幾乎暈過去,可偏偏臉又正對著我老婆大張的雙腿,能清楚的看見我老婆的大小陰唇已經被左兵干的翻了過來,淫水流的屁股上、床單上都是,他怎也想不到自己情人的小肉洞可以脹的這的大,被一根陌生的醜陋的陽具狠狠的幹著。更要命的是,我老婆竟然開始迎合他的插入,一股股的白漿像泉水一樣湧出,糊滿了左兵酒瓶粗細的肉莖。
左兵屁股快速的前後擺動,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莖深深的戳進我老婆的下體裡面,隨著淫水的增多,他幹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陣陣強烈的性快感從他的雞巴擴散到全身,我老婆則嬌柔的在他身下喘著氣。
他低頭看著自己雞巴姦淫我老婆的樣子,這讓他更加的興奮。只見一根黑乎乎的肉棒從我老婆紅嫩的兩片蚌肉中間快速的插入,我老婆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他的巨根插到哪裡,我老婆哪裡就微微鼓起,要不是他眼尖還真看不出來,他興奮的叫著:「小婊子!你他媽的身材真棒!……小肚子這平……,老子的雞巴插到哪裡都看得出來!「
他這一叫,另外兩個同夥也圍過來看,他們褲襠裡的那玩藝立刻興奮的暴起!
「你他媽的干快點!我忍不住了!—這小妞長的真棒!」「你小子的那玩意還真夠粗的,你他媽的不怕脹死了這小妞,哈哈哈!」在同夥的淫笑聲中,他幹的更猛了,我老婆無助地喘息著,低聲呻吟著,左兵喘氣的聲音象發了情的公牛。他的雞巴撞擊著我老婆的陰部,發出淫穢的聲音。我老婆只能被動地讓他操,讓他發洩。
不知又過了多久,他爬在我老婆身上緊緊摟住她,加快了撞擊的力度和速度,然後低聲叫了一聲,更用力地插進我老婆的陰道。我老婆能感覺到他的雞巴的抖動和抽搐,一股熱流射入了陰道深處,我老婆也繃緊了身子,打了個寒戰,柔弱地叫著,喘息著。左兵淫笑著:「這小妞幹的真爽!馬哥!你上吧!操死她,別幾下就不行了啊!哈哈。」馬哥罵道:「放屁!看老子怎干死這小賤貨!」
「快點!趴在床上!手撐著床,屁股對著我!看老子用馬後炮玩死你!剛才看著你的翹屁股就想從屁股後面操你了!」「馬哥!別光顧著自己快活,那裡還有一個,讓他看看你怎操他的我老婆,哈哈哈」馬哥「嘿嘿」的邪笑著,抱住了我老婆的肥屁股,讓我老婆側面對著他男朋友,讓他好好看看自己我老婆趴在床上,臀部高高翹著的淫蕩姿勢。
「看看老子的雞巴怎玩死你的妞!哈哈」說著馬哥脫掉三角褲,露出充血過度的雞巴,我老婆屁股對著他看不見倒還罷了,我老婆的趙學田一看頓時痛苦的閉上眼睛,知道自己的女朋友一定會被他玩的半死。
馬哥的雞巴不是很粗,卻格外的長,足有30厘米,像一條黑色的毒蛇在我老婆白嫩的屁股後面晃動著。很快這條「毒蛇」就會鑽進我老婆的陰道裡,在裡面前後左右不停的……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馬哥扶著我老婆的小細腰,右手伸在我老婆的腿間,想像得到他正握著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尋我老婆肉洞口。不一會,只見他的腰猛的向前一挺,他插進去了。也就在著同時,我老婆發出了一聲重重的淫叫「噢~」,我老婆只覺得一根鐵棒猛地戳了進來,「還好不是剛才那……粗」我老婆暗暗吁了口氣。可很快她就發覺情況不對了,怎雞巴插進來這多,後面的那個男人還在用力向前挺?!
馬哥淫笑著,緊緊抱住我老婆的細腰,向自己懷裡猛拉,雞巴一點點的伸進我老婆的陰道裡,好幾分鐘才把自己那根「毒蛇」全部戳了進去。再看我老婆已經累的是大汗淋漓,一滴滴的香汗順著大腿流到床上。
突然床開始前後劇烈的搖動,是馬哥開始姦淫我老婆了!馬哥雙手緊緊抓著我老婆兩片豐滿上翹的屁股,自己的腰部快速的前後擺動,帶動著那根30厘米長的雞巴在我老婆的後面狠狠的撞擊著她白嫩的屁股。
我老婆覺得那個硬東西快頂到自己的心口了,「哼……哼……喔喔……哼」我老婆終於放棄了抵抗,閉上雙眼輕聲呼喊,柔亮的長髮隨著他兇猛的衝擊前後擺動,散亂的頭髮也遮住了我老婆臉上淫蕩的表情。
趙學田則在旁邊痛苦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馬哥讓我老婆雙手按在床上趴著,屁股淫蕩的撅著,他則是站在床下抱緊了我老婆的臀部加速幹她。我老婆豐腴的兩片白臀被十隻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他心目中清純的美女,如今卻眼睜睜看她放浪地扭動纖腰和屁股,任由馬哥他們用這樣的姿勢姦淫取樂。
馬哥一邊幹著,一邊用兩隻手揉捏著我老婆前後亂晃的大乳房。馬哥只要一低頭看見的就是自己那根肆虐我老婆陰戶的超長陽具。正在抽送的陽具上沾滿我老婆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水。
眼前的這番景象,就好像一個東北的老農用風箱生火做飯,把風箱裡的那根長長的木棒緩緩抽出來,再用力插進去。只不過現在這個「風箱」變成了一個168公分,有著高聳乳房的長腿美女,「風箱」的洞變成了這個裸女的陰道,而那根長木棍則是馬哥30厘米的肉莖!馬哥興奮的喘著氣,慢慢抽出,再狠狠插入,感受著我老婆肉嫩的陰道壁和他粗糙雞巴摩擦的快感,同時耳邊響起我老婆淫浪的哼叫。
我老婆不斷的叫床聲讓他的雞巴又暴漲了幾厘米,他一用力,感覺龜頭頂到了陰道的盡頭,我老婆好像觸電了似的,猛地左右搖動她圓滑的屁股:「不要!……不要!……饒……饒了我……!頂到頭了!……別!……別再進了!……啊!……停!……
我老婆突然的扭動讓馬哥爽的差點射出來,他連忙摟住我老婆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著:「小婊子!……陰道這短!……是不是頂到子宮口了!……看老子戳爛你的小騷逼!……我戳!」
我老婆嬌柔無力的扭動掙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獸慾,「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爛洞!」他一邊惡狠狠的嚎叫,一邊把雞巴慢慢向後退出來,我老婆陰道裡冒出的白漿順著他的長長的雞巴淌下來,滴落在床單上。
突然他屁股猛地向前一頂,一整根雞巴頓時全都沒入我老婆體內,龜頭凶狠的撞擊著我老婆的子宮口,我老婆已經不是在呻吟,而是聲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饒了我…請不要!……」
我老婆的尖叫聲中夾雜著馬哥的淫笑和歹徒們的壞笑,趙學田只能痛苦的「嗚嗚」著,想掙脫繩索的束縛,卻只能無奈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他眼睜睜的看著情人就在離自己幾米的床上,像一匹裸體的母馬般跪在床上,手撐著床,珠圓玉潤的兩片白臀,正對著那幾個歹徒,其中一個更是在放肆的把毒蛇樣的粗丑陽具緩緩從自己我老婆的陰道裡抽出來,每一次都帶著陰道口紅嫩的肉跟著外翻,接下來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兩片大小陰唇又被他的雞巴猛的塞進去,自己的那個玉女被他幹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到床上。
好一會之後,馬哥感到我老婆的子宮口已經越來越鬆了,再一次猛力的挺進,他的大龜頭終於戳進了我老婆的子宮裡,我老婆小小的子宮本能的收縮緊緊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龜頭。「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啊…啊……喔荷……要了……了……喔荷…啊啊…啊啊……」我老婆叫了兩聲,馬哥終於停止了動作,我老婆再次軟軟地趴在床上,和陽具緊密結合的陰戶拌著淫水流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
馬哥這才慢慢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抽出自己的肉莖,那條「毒蛇」還在興奮的抽搐,從龜頭裡吐出殘存的精液,他一鬆開抱著我老婆屁股的手,我老婆立刻像一灘爛泥似的癱軟在床上,嬌喘吁吁,香汗淋漓—–
馬哥邪笑著對他們的老大孫波說:「媽的!老子還從沒玩過這夠勁的妞!–他媽的爽死了……!老大!……你上吧!……小心別太用力……別把她操死了……!我們哥幾個還想再操她幾遍!……哈哈」孫波「嘿嘿」的淫笑著走到床邊,脫光了自己的衣褲,露出了毛茸茸的肌肉發達的身體,他胯間的粗大雞巴因為興奮過度脹的又黑又紫,高高的翹著,好像一門黑乎乎的重炮!
我老婆已經是一絲不掛的癱軟在床上,兩隻白嫩高聳的玉乳,被左兵和馬哥揉搓的紅腫漲大,乳頭就像兩粒紅紅的葡萄,她兩條大腿本能的夾緊,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玉柱似的大腿上糊滿男人射出的白色精液,讓她裸露的身體更加刺激著孫波的原始獸慾。孫波一把抱起我老婆不足100斤的嬌軀,走到離捆綁趙學田不足一米的地方,把我老婆放了下來,我老婆被他們兩個狠操了1個多小時,兩條腿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一下子跪在了地毯上,孫波淫邪的笑著:「小騷貨!今天老子讓你想叫都叫不出來!……哈哈!」他又嘿嘿的怪笑著對趙學田說:「你倒是張大眼睛看看老子怎玩你的妞!」說著孫波用手握著自己那根巨炮,向我老婆臉上伸去,我老婆睜大了一雙妙目,還不明白他想幹什。孫波狠狠的說:「小婊子!快把嘴張開!–快點!」
我老婆看見他男性的器官正在興奮的抖動,並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這才明白他想……我老婆拚命的搖動腦袋,可她怎是孫波的對手,孫波用力抱住我老婆的小腦袋,強行把她的嘴按在了自己的龜頭上。我老婆還是第一次這接近男性的陽具,只覺得嘴上一熱,睜眼一看卻見到了一根黑乎乎油亮的肉莖,我老婆本能的驚呼「啊」,可她嘴一張,孫波那根騷棍就一下子戳進了我老婆的小嘴裡面。
我老婆的嘴裡被她的龜頭脹的滿滿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來,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孫波滿意的低下頭,看著我老婆緊顰的眉頭,白皙的臉上泛起一抹暈紅,她的小嘴被迫張得大大的,在她紅嫩的嘴唇裡面快速進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紫黑色的陽具和我老婆白嫩嬌美的臉形成鮮明的對比,讓他看的愈發的興奮難耐!
趙學田氣的快瘋了,眼睜睜看著自己純情的我老婆在離自己不到一米的地方被一個男人用雞巴口交。
那個渾身長滿長長黑毛的男人正把自己嬌嫩我老婆的頭按在兩腿間,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他那根粗醜的雞巴在自己我老婆的小嘴裡快速的抽動,頂的她全身前後不停的擺動……孫波只覺得自己的那個大龜頭被我老婆溫熱的小嘴緊緊包住,裡面真是又濕潤又光滑,比在陰道裡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滿足感。
大約抽插了兩百下,我老婆的小嘴已經不能滿足孫波的雞巴了,孫波現在更需要生理上的巨大滿足和發洩。他鬆開我老婆的腦袋,我老婆已經快喘不過起來了,「快!……小騷貨!……手撐在桌子上!……屁股對著我!……快點!……對!……就這樣!……你他的媽的身材真好!……」我老婆被迫腳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旁邊的桌子上,她赤裸的身體幾乎緊緊挨著自己的趙學田了!
孫波淫笑著:「小騷貨的口技真不錯!–舔的老子的雞巴好爽!……現在老子讓你的屁股爽個底朝天!……哈哈!……讓你的男朋友也在旁邊瞧瞧你的騷樣!」孫波的兩隻大手從我老婆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來,我老婆S形的身材從背後看是那的讓人衝動,摸到我老婆白嫩圓滑的屁股,孫波壞笑著:「馬哥!……你他媽的怎那用力的捏這小妞的屁股!?……他媽的上面都有你抓的手印了!……」
「嘿嘿!……我他媽也忍不住!……干的太爽了!……我沒戳她的屁眼已經算她走運了!」馬哥在一旁淫褻的笑罵著。



孫波欣賞完了身前這個一絲不掛的美女,真刀真槍的強姦就要開始了!我老婆的趙學田在旁邊無奈的看著這一幕在眼前上演。
一根烏黑油亮的巨炮在我老婆豐滿的白臀後面徐徐升起,「炮口」對準了我老婆的下體,慢慢的頂了上去,在孫波的雞巴和自己我老婆的陰唇接觸的一剎那,我老婆的身體開始微微的發抖。
可少婦嬌弱的樣子更會激起這幫禽獸的慾望,果然那根巨陽向後一縮,突然向前猛進,在我老婆的慘叫聲裡,孫波巨大的雞巴全部戳了進去。我老婆的陰道再次被男性的陽具脹的滿滿的,而那根陽具好像沒有任何感覺似的仍舊不停的一進、一退、一伸、一縮—-我老婆很快就站不住了,孫波用他肌肉發達的雙臂牢牢摟住我老婆的小蠻腰,讓他衝擊的時候,我老婆豐滿臀部上的肉能盡量和自己的小腹貼緊。
老婆偷情時被輪姦
我老婆的趙學田已經看到了馬哥和孫波兩個男人先後用「馬後炮」的姿勢姦淫自己的我老婆了,我老婆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線讓這幾個男人為之瘋狂。他離自己的我老婆這近,第一次這清晰的看見另一個男人的陽具在怎操自己我老婆的陰道。眼前這個歹徒的蠻力是這的大,每一次他的小腹和我老婆屁股的撞擊都會發出清脆的「啪啪」聲,而他深入自己我老婆體內的陽具更是在裡面幹出「撲哧—撲哧!」的水響。
「我操!……我操!……操爛你的騷逼!……小婊子!……騷貨……!叫呀!哈哈!……」在孫波的吼叫聲中,我老婆已經越來越沒有力氣了,只能趴在桌子上,屁股翹著,被動的讓身後這個男人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滿足這個野獸瘋狂的慾望。
過了好一會,我老婆感到孫波戳的速度越來越快,陰道裡的陽具也開始有了微微的抖動。孫波用盡全力的狂操這樣一個美女,很快也有了飄飄欲仙的感覺。他伸手緊緊抓著我老婆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進!又狠狠的戳了我老婆100多下,我老婆的屁股都被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紅了一片,在桌子「嘎吱!……嘎吱!」的噪音中,孫波終於發射了,從他的「大炮」裡面噴射出一股滾熱的精液,燙的我老婆淫水一陣陣的順著大腿根流下來。
孫波這才滿意的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抽出雞巴,把已經虛脫了的我老婆扔在床上。我老婆仰面躺著,感到自己的兩個乳房脹的好疼,陰道裡更是火辣辣的痛,全身好像都被他們弄散了架,一點力氣也沒有了。不過噩夢終於結束了,他們三個已經把自己輪姦了一遍……我老婆想著今天發生的一切,兩行清淚從她白皙的臉頰上流淌了下來。
可我老婆萬萬沒有想到,現在才不過是噩夢的序幕,更加粗暴的蹂躪還沒有開始!
孫波在趙學田身邊姦淫我老婆的場面,讓左兵和馬哥看的是血脈噴張,他們的粗大雞巴早已經「復活」了。好不容易等到孫波滿足的射了精,他們兩個興奮的爬上床,把我老婆翻了個身,左兵這次學乖了,搶先一步從我老婆的屁股後面猛的插了進去。
馬哥悻悻的罵道:「媽的!你這個臭小子,動作這快!」他只有無奈的挺起自己那根「毒蛇」,抱住我老婆千嬌百媚的小腦袋,從我老婆的嘴裡戳了進去。
小小的房間裡頓時上演了極其淫糜的一幕:一個細腰、翹臀、長腿的美女趴在床上,屁股後面不停進出的是一個男人粗如酒瓶的陽具,她的小腦袋被另一個男人牢牢抱住,嘴裡插著那個男人醜陋的雞巴。房間裡兩個男人野獸般的吼叫聲此起彼伏,其中還夾雜著少婦模糊不清的「嗚嗚」聲,和床劇烈搖晃發出的摩擦聲。
趙學田在旁邊實在不忍心看這兩個禽獸輪姦自己情人的一幕,可我老婆的聲嘶力竭的哭叫聲又不斷傳到耳朵裡,直到半個多鐘頭後,我老婆大屁股後面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一瀉如注,他在快射精之前竟然從我老婆的陰道裡抽出雞巴,一股白色濃漿全噴灑在我老婆光滑的背脊和渾圓的屁股上。隨後另一個男人也在我老婆的嘴裡射了精,我老婆頓時滿臉都是他射出的髒物,而這兩個男人還在不斷發出滿足的無恥的淫笑。
我老婆已經被這幾個男人徹底摧垮了,以至於當孫波騎到自己胸口之後才有感覺。
「你!……你!你要……干什?……饒了我……求你們……請你不要!……不要了!……」我老婆本能的哀求著。看著這個男人的雞巴離自己的臉這近,我老婆以為他又要從自己嘴裡插進去,我老婆驚恐的叫道:「不要!……不要從人家的……人家的-嘴裡……進去!……好惡–噁心的「
「小騷貨!放心!這次老子不玩你的嘴。不過你的兩個大奶子,老子剛才可沒有顧得上操!–哈哈」孫波無恥的淫笑著,在他的淫笑聲中,把自己粗大的肉莖放到我老婆的乳溝裡面,兩隻手緊緊握住我老婆的兩隻肥乳,讓這兩個大肉包子夾住自己的雞巴,他則半閉著眼睛享受起身下這個美女的乳房和自己陽具摩擦帶給他的無窮快感。我老婆從沒想過會有這種性交的方式,她更沒想到的是自己這對飽滿的玉乳會成為這幫歹徒發洩獸慾的工具。
直到30多分鐘後,孫波才再一次達到高潮,一股股的濃精從他烏黑的龜頭裡射出,噴的我老婆滿臉都是他惺騷的白漿,更多的射在我老婆高聳的玉女峰上,一股一股粘粘的白水她的乳峰淌到乳根……左兵、馬哥和孫波他們三個把我老婆一直輪番干到深夜,直到半夜他們才滿足的停了下來。
可隨後孫波打電話又叫來了他的兩個小弟,那兩個小混混立刻加入了輪姦的行列,他們剛剛在我老婆的裸體上發洩完獸慾,左兵他們幾個又已經恢復了精力,我老婆已經被他們五個輪流奸的沒有了感覺。
整晚這間樹林深處的破房子裡,不斷傳出一個少婦聲嘶力竭的哭叫聲和幾個男人野獸般的吼叫和淫笑,這一切直到天濛濛亮時才完全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