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媽媽女兒懷孕

瞧著被病魔折磨得日益消瘦的媽媽,我的心中像被刀割一般的痛苦,媽媽從昏睡中被疼痛驚醒過來,見我和妹妹坐在她的床邊,勉強整理了一下自己,強笑著說「不行了,媽咪快不行了。」我心如刀絞地望著媽媽清秀的臉,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不、不會的,你一定能好起來的,你還沒看到孫子呢。」
媽媽艱難地轉過頭,看著妹妹微微凸出的小腹,「雪兒還小,你要答應我,要像愛我一樣照顧她一生,我真想能多活幾年啊,可是我真不行了,但能和你渡過那麼多美好的日子,媽咪很很知足了,我愛你們……」沒等說完就又痛得昏迷過去了。
坐在醫院長椅上,房間裡醫生們正在盡量挽回媽媽的生命,我的思緒萬千,想到媽媽的一生,和媽媽那些美妙幸福的日子,真是恨老天的不公平。
媽媽在十四歲被繼父強姦生下了我,外婆怕家醜外揚,對外人謊稱我是她的孩子,和那個男人離婚後才來東北的,媽媽二十歲時,不幸再次降臨到她身上,外婆去世了,她接了外婆的班當了護士,帶著只有六歲的相依為命。我和媽媽的故事發生在我十六歲那年,那時,我剛剛上高中,青春期的我開始對女性的身體產生了濃厚興趣,而媽媽才三十歲,膚如凝脂、杏眼桃腮,真是容光照人,端麗難言。有許多男人垂涎媽媽的美貌,經常找各種借口接近她,但都被媽媽一一回絕了。
那年的夏天很熱,媽媽在家中經常穿著輕薄的睡衣,更加讓我慾火中燒,對媽媽的渴望漸漸讓我失去了理智。偷偷拿來媽媽內褲自慰,但是一天我在衛生間裡正嗅著媽媽身上剛脫下的內褲自慰,忘記了鎖上門媽媽突然推門走了進來,一眼看到我,手中拿著她內褲,另一支手握著勃起的陰莖,我和媽媽難堪地對視了片刻,都羞紅了臉,媽媽羞赧地轉身出去了。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自己的房間,直到晚飯時,才不得不走出來面對媽媽。媽媽好像什麼事也發生過一樣,只不過見我在觀察她,微笑著嗔怪地瞪了我一眼,嚇得我連忙把目光轉向別的地方。見媽媽沒有生氣,我的膽子大了起來,經常藉故給媽媽按摩,撫摸她的身體,但還是不敢愛撫她的敏感的部位。
我生日這天,媽媽沒有給我禮物,我感到很失望,因為每年媽媽總會給我一個驚喜。吃晚飯時,媽媽拿出一瓶葡萄酒,讓我也喝了幾杯。看著媽媽紅紅的臉蛋兒,我衝動地說道「媽媽,你好漂亮啊,要是我們走到大街上,人們準以為我們是對情侶呢。」媽媽微微一笑,「傻孩子,媽媽都老了。」
我厚著臉皮,偎到她的懷裡,「媽媽你一點也不老啊,還是這麼年輕漂亮,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樣。」像小時候一樣撒起嬌來。媽媽也不推開我,用嫩蔥似的手指,點點我的鼻子,「都這麼大了,比媽媽還高,還像小孩子一樣,也不害羞。」「媽咪呀,我出生那天就吃到你的奶水了吧,現在真想嘗嘗那種滋味。」說著伸手去解媽媽的扣子,媽媽輕輕拍打我的手「快別胡鬧,成什麼樣子了。」
我怕媽媽真的生氣,只好戀戀不捨地離開她柔軟溫暖的懷抱。「媽咪,我今晚能和你睡在一起嗎?」我滿懷期盼地問道。從十四歲時起,媽媽就不讓我和她睡在一起了,我想重溫那往日的溫暖。媽媽的臉蛋兒變得通紅,當看到我滿懷渴望的目光時,輕輕歎了口氣,「好吧,只有今晚啊。」我高興得跳起來「媽咪,你真好。」飛快地在媽媽的臉蛋兒上親了一下。「真拿你沒辦法,都這麼大了,還和小孩子一樣。」媽媽搖搖頭,開始收拾餐桌。
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躺在媽媽的身邊,怎麼也睡不著,媽媽也好像睡不著了。「媽咪,我真的想嘗嘗吃奶的味道。」媽媽沒有出聲,我慢慢把手伸向她的乳房,輕輕地愛撫著,媽媽翻過身面對著我,嘴角掛著一絲微笑,「小壞蛋,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看著媽媽甜甜的笑容,美麗的杏眼裡飄浮起一層濃濃的雨霧,我忍不住湊過去,親吻她紅潤的嘴唇。媽媽柔軟甜蜜的唇瓣微微張開,吐出滑滑嫩嫩的舌尖,和我吻在一處,我感到她的小手滑進我的內褲,輕輕握住我堅挺的陰莖。
我明白了媽媽的心思,欣喜若狂地脫光了我和媽媽的衣服,跪到媽媽的雙腿中間,挺著肉棒,在她的陰部亂頂亂撞。媽媽輕笑一聲,扶著肉棒引導著我進入了她濕濡溫熱的肉腔。我瘋狂地抽送了幾下,就在媽媽的陰道裡一洩千裡了。
我沮喪地翻身躺下,媽媽的小手再度握住我的肉棒,輕輕柔柔地愛撫起來,「不要緊的,男孩子第一次都是這樣的。」小嘴兒貼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噴出的熱氣弄得我耳朵癢癢的。剛剛射精的陰莖在媽媽的手中又漸漸勃起。「啊!你真是大人了,噢……」伴隨著媽媽的感歎,堅挺的肉棒再次插入十六年前我出生的通道裡。這一次我先是緩慢地抽動陰莖,品嚐著肉棒被媽媽肉腔嫩緊緊包裹吸吮的快感,逐漸加快抽插的節奏,媽媽嬌喘著呻吟著扭動著豐潤的身子,在我的身下婉轉承歡,最後和我一起沉醉在快感的高潮裡。
早上醒來睜開眼睛,發現正靜靜地注視著我,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愛戀,見我醒來,頓時羞得臉蛋兒通紅,慌亂地翻過身去,我握住她沉甸甸肉感十足的乳房,「媽咪小情人,我還想要。」另一隻手從她的屁股後摸索著粘粘的漿糊般的陰戶。
「嗯,不要,要遲到了。」媽媽扭動下身子輕聲說,「呵呵,今天是星期天啊,來嘛媽咪。」我笑起來,粗硬的大肉棒頂磨著媽媽的陰部。媽媽不再說話,躺在哪任我愛撫她的全身每一處,慢慢把陰莖插入她粘糊糊的陰道裡。
我輕抽慢送,仔細品味著和媽媽交歡,那種打破禁忌和亂倫的快感,「媽咪,我要你在上面,我要看著你。」我輕聲懇求道。媽媽嚶嚀一聲「啊!你壞死了,讓人家做這麼羞恥的事。」媽媽嘴上這麼說,但看出她並沒有真的生氣,因為她翻身騎到了我身上。
我半靠在床頭,看著她羞澀地閉著眼睛,扶著我的肉棒對準自己的陰道,慢慢坐進體內,兩隻飽滿碩大的乳房就在我的眼前晃動著。「我要吃奶奶,媽咪。」我的雙手愛不釋手地把玩著媽媽勃起的乳頭,媽媽捧起左乳湊到我的嘴讓我吮吸。
媽媽坐在我的肉棒上,時而前後上下套動,時而轉動屁股和腰部,時而抽緊陰道中的肌肉,讓我盡享媽媽的柔情蜜意。當她的節奏明顯加快呼吸愈來愈急促時,我也要暴發了,翻身把她緊緊壓在床上,快速有力做著最後的衝刺,媽媽動情地呻吟扭動著,雙腿盡量分得開開的,讓我們的陰部能緊密地連結在一起。爆炸般的快感衝擊著我的每一根神經,我大聲呻吟著在媽媽的陰道噴射出年輕的火熱激情。
從那以後,我和媽媽變成了夫妻,媽媽仍然像母親一樣照顧我,但我需要時,她又變成我的妻子和小情人,媽媽雖然三十歲了,但其實並沒有什麼性經驗,我便找來一些錄像帶和淫書和她一起看,最初媽媽還有些羞澀,但最後還是經不住我的懇求,照著那面的姿勢或描寫,做出種種淫態,在月經時,也能張開小嘴為我吮吸陰莖,還經常吃下我的精液。
半年多以後的一天,媽媽臉帶羞怯,嬌媚地對我說,我們要搬家到瀋陽去了,我問她為什麼時,媽媽把頭埋進我的懷裡,原來她懷了我孩子,並準備生下來,所以只好和別人對換工作了。我聽了又高興又是擔心,高興媽媽這麼愛我,肯為我生孩子,擔憂的是孩子有可能出問題。
媽媽看懂了我的心事,告訴我說她看過很多書了,近親所育的子女不全是有問題的,只有百分之十的機會是問題嬰兒,她準備懷孕五六個月時做檢查,若真有問題就做流產。我聽了放下心來,媽媽為了給孩子一正確的身份,花了一千元錢找了個農民結婚又離婚後,我們就搬到瀋陽。
我十七的生日又到了,為了嬰兒的安全,我和媽媽已經一星期沒做愛了,讓媽媽給我吸,她又不肯,「媽咪,今天是我的生日呀,也是我們結婚紀念日,我想要你嘛。」晚上我纏著媽媽,媽媽對我神秘地一笑,拿出一小瓶凡士林,先在我的肉棒上均勻地塗抹了一層,又把瓶子遞給我,趴到床上翹起園潤雪白的屁股,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媽咪那裡的處女今天就給我的好丈夫了,你可要小心點呀,人家那裡是第一次。」
我胯下的肉棒興奮得一跳一跳的漲痛,我早就想要媽媽的肛門了,可是她總是不肯讓我弄,沒想到媽媽等到今天才把肛門的處女地交給我,我用激動得發抖的手指扒開她的屁股,露出肌膚雪白女性所特有的粉紅色肛門,媽媽好像特意清洗過了,菊花狀的褶皺緊縮著,我用舌尖輕輕舔了幾下,媽媽身子抖動著,接受了我親吻。
我把凡士林塗在媽媽的肛門上,「裡面也要……」媽媽低聲說道。我用手指按摩著緊湊的肛門,插入媽媽的直腸裡,激動得我的頭皮都發麻了。
讓媽媽女兒懷孕
我一手摟著媽媽的臀胯,一手扶著自己那根表面血管暴突,粗大火熱的陰莖,對準媽媽的肛門,媽媽深深吸了口氣,盡可能放鬆那裡,我一點一點試著身裡面插著,沒想到媽媽用力向後一坐,「啊……呀!」細小的肛門,一下子插進一根粗大的肉棒,媽媽痛得叫喊呻吟著。
我不忍心地想拔出來,「不要……噢……」媽媽叫著。我只好停下,我們就那樣連結著,過了好一會兒,「好孩子,慢慢動動。」我緩慢的抽動陰莖,一環環的肌肉緊勒著肉棒,和陰道性交截然不同的快感,讓很快就射在媽媽的直腸裡。
我緊貼在媽媽的屁股後,過了一會兒,陰莖再度勃起,我用手指拔弄媽媽的陰蒂,肉棒插肛門裡,能感受到陰道中活動的手指,媽媽發出既苦悶又快樂的呻吟,由於射過一次,也因為直腸裡有剛剛射入的精液,這一次我持續了將近四十分鐘,媽媽也許是因為被親生兒子雞姦的刺激,也許是為了緩解肛門的疼痛,和我一起用手刺激著她自己的陰戶。
當我射出第二次時,媽媽也同時達到了高潮,陰部大量湧出的淫水,把我倆的手弄的濕淋淋的,拔出陰莖,細小的肛門中緩緩流出乳白色的精液,從還沒合攏的開口處,可以清楚地看見裡面粉紅色的嫩肉和白色的脂肪,媽媽用力抽緊肛門,那裡漸漸變回原狀,但有些紅腫。
從那以後媽媽更是放開身心,盡情地和我嘗試著各種各種的性愛遊戲,經詳細的檢查,我和媽媽的孩子並沒有毛病,但媽媽還是早產了,七個月就生了妹妹女兒小雪兒,小雪兒只有些先天性的貧血,其他的一切正常,我和媽媽都鬆了一口氣。
小雪兒降生後,我們一家三口過著甜蜜幸福的生活。考大學時,我報了瀋陽的大學,雪兒懂事後,我和媽媽都沒告訴她的身世,盡量讓她像正常的孩子一樣生活,雖然不能正大光明地的睡在一起,但那偷情的刺激,增添了我和媽媽性交時的快感。
轉眼我二十九歲了,自己創辦的公司也形成了規模。這天,激情過後,媽媽躺在我懷裡「雪兒初經來潮了,真快呀,你也應該有自己的家了,總不能一輩子就這樣吧。」撫摸著媽媽汗濕的身子「是呀,幸福的日子過得快呀,我們這樣不是很好嗎?我願意和媽咪共渡一生。」
「那怎麼能行,你總得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呀。」「不嘛,我愛你媽媽,只愛你和雪兒,我不會再愛任何女人了,你們是我一生幸福所地,離開你們我都不知道生命還有什麼快樂了。」媽媽沉默了一會兒,好像想起了什麼,不再說下去了。
以後的一個多月裡,我感到媽媽和雪兒都有些怪怪的,雪兒看我的眼神也有些異樣,問她們時,都不肯告訴為什麼,只是說到生日時就知道,我也就不再問了。
生日這天,雪兒躲在房間裡,只有我和媽媽吹過蠟燭,遞給我一個小盒子,裡面裝著一枚婚介,然後媽媽領著身穿婚紗的雪兒出現在我面前,十四歲的雪兒已經完全長大成人了,比媽媽還高些,雪白的臉蛋兒上帶著迷人的嬌紅,嬌羞地垂著頭,透過輕薄的婚紗清晰看見她的小巧玲瓏的乳房,紅紅的乳頭,下體還是雪白的呢。
「傻看什麼呢,還不把介指給你的新娘帶上。」媽媽在一邊嬌嗔地推了我一把,「這、這怎麼能行。」我被突如其來的驚喜弄得呆住了。「怎麼不行,你不是說過,要一生陪著我和雪兒嗎?難怪你不愛雪兒?」「當然愛,非常的愛。」我脫口而出。「那雪兒你告訴我,你愛他嗎?」
雪兒緩緩抬起頭,目光堅定的望著我「我愛哥哥,更愛爸爸,我願意一生一世和哥哥爸爸生活在一起,永不分離。」見我吃驚地睜大眼睛,雪兒撲進我懷裡,「媽咪什麼告訴我了,娶我吧爸爸,我要嫁給哥哥,雪兒真的好幸福,能有你這樣一個爸爸哥哥疼愛我。」
當晚在媽媽的住持下,我雪兒舉行了婚禮,媽媽和我先在雪兒的面前做愛,然後我給妹妹女兒破身,驚喜交集地發現,雪兒的體質異常的敏感,雖然在破處時痛得落淚,但很快就連續幾次達到高潮,當我在她的體內噴射濃濃的精液時,雪兒竟興奮得暈厥過去,失禁的小便把床單尿濕了一大片。
左擁右抱著兩個美麗嬌娃,「真好啊,上帝對我太寵愛了,我太幸福了。」媽媽和雪兒動情湊過香唇,我們三人甜蜜蜜地親吻在一起……我準備娶既是女兒又是妹妹的雪兒為妻,辦理了美國投資移民,雪兒也順利地懷上了我的孩子,當一切都準備好了,沒想到媽媽卻到生命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