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人妻的淪陷

夜幕西垂,晚春和煦的涼風從陽臺上飄入,幾疊文件吹的飄飄欲飛。我(健哥)伸了個懶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活動活動酸痛的肩膀和脖子,思緒卻飄向窗戶。算起來我已經在這個城市打拼了10多年了,從大學畢業後的一個銷售小職員做到現在自己擁有一家資產過億的公司,其中的艱辛難為人知。
  我今年35歲,五年前開始自己做公司,儘管艱辛困苦,但看到寬敞明亮的辦公室坐落在武漢的商業區,底下幾百名員工,我嘴角微微一笑。這兩年,公司發展進入正軌以後,我又延續了大學時候的身體鍛煉,1米8的健碩身材,剛毅的笑臉常常讓下面年輕的女員工臉紅。常言道飽暖思淫欲,陪客戶的時候我也偶爾放鬆一下,但公司文員李月的笑臉最近卻經常浮上我的心頭。
  那還是去年的事了,有一天我在公司看到一個美女身材特別好。她穿著一身套裝,身材不高,大概1米6左右,但腿很修長,腳上穿了一雙白色的高跟系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坐在我辦公室的側面,齊肩的碎發,甜甜的笑容,是她給我的第一印象。我以為是哪個客戶呢,問了人力資源部才知道,原來是公司新招的辦公室文員,叫李月。
  今年26歲,已經結婚,老公叫張天,在一家外企做金融財務工作。
  我平常的工作很繁忙,也很瑣碎,在李月來之前我的秘書總是把我的事情搞得一團糟,但秘書是一個老朋友介紹過來的,也不好炒掉。有幾次秘書不在,我就交代了李月辦了幾件事情,誰知道居然辦的井井有條。在這之後我就找了個理由把原來的秘書調到後勤管採購去了,也算是個肥差,對老朋友有了一個交代。
  慢慢的我就開始把檔工作和客戶約訪的事情都交給了李月來做,期間由於她工作出色,還給她提了兩級工資,她成了不是秘書但勝似秘書的辦公室文員。
  李月家境較好,每天的打扮非常自然得體,待人謙和,很快成了公司的一朵花。雖然李月很漂亮嫵媚,但我和她之間卻一直是工作關係,從來沒有過非分之想,直到有一天……我記得有一天,她上穿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襯衫,隱隱映出一對豐滿玉乳,下著一條黑色的迷你超短裙,短裙下是一雙修長而又白晰的玉腿,那玉腿光滑柔嫩,裹著薄如蟬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腳下穿的是一雙淡藍色系帶涼鞋,多誘人的一雙腿呀!它們如此完美地展現在我的眼前,而且在超短裙下大腿似露非露的,讓人不禁想入非非。
  我這個時候多希望地下鋪的不是地毯,而是光滑的大理石,這樣我就能從大理石的反光中可以見到她的誘人大腿根部,知道她穿什麼顏色的內褲了。更加要命的是,在她那本來就可以讓人心動神移的玉腿上裹著的那層薄如蟬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那絲襪是如此之薄,薄得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她那大腿上條條細細的血管,那雙裹著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的玉腿在燈光的照射之下,顯得晶瑩剔透。
  因她的超短裙側面有個開叉口,可以看到薄如蟬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包裹著她的整個玉腿,直至她的大腿根部,那個開叉口隨著她的走動一張一合的,可以看見帶蕾絲細邊花紋的襪口緊緊裹著她那柔嫩的大腿,在蕾絲細邊花紋的襪口交接處的肌膚被薄如蟬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束縛地略微凹陷進去,哦!
  原來她穿的是兩截式的長絲襪,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大腿根部雪白滑膩的肌膚。
  再往下看,她的雙腳穿的是一雙淡藍色的系帶涼鞋,鞋跟又高又細,鞋面是幾條柔軟的細條,綁在那雙腳上,顯的腳柔潤、修長,她的十個腳趾的趾甲都修的很整齊,從鞋尖露出來,白白的腳趾上塗了粉紅色的指甲油,閃閃發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顯得非常的性感。她的腳被又細又嫩,隱隱映出幾條青筋,腳後跟是那的紅潤乾淨,真想伸手去撫摸幾下。
  到了中午,同事們都在午休,對面的李月也爬在桌上,昏昏欲睡,我一人獨自在上網看帖子,最近喜歡上蝴蝶網看一些淫友的經驗交流。我手裡拿著鉛筆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俯身去揀。哇!無意中我看到了對面李月的美腳從那雙淡藍色系帶涼鞋中取了出來,左腳踩在右腳上。高度透明的薄薄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使她腳心的皮膚顯得特別白皙細嫩,透過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依稀可以看到皮膚下面那幾根纖細的靜脈,光滑的腳踝潔白無暇,腳趾很勻稱,讓人恨不得馬上伸手狠狠撓一把。
  我順著她光潔的小腿看上去,纖細的小腿勻稱結實,透過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發出誘人的光澤。再向上看她的大腿,渾圓飽滿,柔嫩修長,這時她的大腿微微分開了,天啊!我居然看到了她穿著一條白色蕾絲半透明的三角內褲,內褲中央黑乎乎的一片,白色蕾絲半透明的三角內褲下邊穿著透明的肉色水晶長筒絲襪,長筒絲襪帶蕾絲細邊花紋的襪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膚。
  我的心狂跳不已,大雞巴居然一下子就硬了起來,把西褲頂的老高。想像著我粗大黝黑的雞巴頂住那神秘的黑森林,絲襪在我雞巴上輕輕滑動的情形,我更加興奮了。
  整個下午我都沒有心情辦公,腦海裡一直湧現著李月那白色的長筒襪,半透明的蕾絲三角內褲,還有那內褲中間黑乎乎的神秘小森林。這麼一朵清純的小花朵居然穿著那麼性感,是欲求不滿,還是披著清純外裝的熟女呢?我突然有想把這奪小花摘下來,摟在自己懷裡好好的蹂躪和羞辱的衝動。
  下班之前我裝作接了個電話然後把李月叫進來說有一份緊急的檔需要趕出來,要她留下來一起加班。李月知道我們最近在準備一個大的投標專案,業務部門都連續加班了好多天了。她說好的沒問題,我給我老公打個電話說加班,要晚點回去。事後我才知道,今天是李月老公張天的生日,李月穿那麼性感,是想晚上回去給老公一個「驚喜」。
  夜幕逐漸降臨,武漢濕悶的天氣看起來陰陰沉沉的,有下雨的徵兆。我抬頭看了看,發現李月還在聚精會神的起草檔,白皙的臉龐上由於過於專注反而呈現一點暈紅,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不經修飾的柳葉眉和長長的睫毛時不時的眨一下。或許是坐久了的緣故,李月側著身子伸了個懶腰,把一對本來就豐碩的乳房顯得更加聳立。
  這時電話響了,李月站著接聽電話,側面形成的曲線讓我更加興奮。白色的絲襪讓修長的美腿上顯得更加秀麗,到了臀部卻是一個完美的弧線,短裙包括的小屁股滾圓滾圓的。隔著曲線十足的絲襪,能清晰的看到李月那迷人的內褲痕跡,讓我更加的難以煎熬。我的雞巴已經漲的疼痛無比,我解開西褲拉鍊,脹得巨大發紫的雞巴迫不及待的彈了出來,看著李月的迷人臀部,開始開始擼自己的雞巴。
  恍惚中我看到了李月那迷人的身體,我撫摸著她雪白的翹的高高的臀部,緩緩的插進了她誘人的身體……奮力的抽插著……,還掰開李月的小屁股,看到那誘人的小屁眼。
  李月打完電話,突然覺得辦公室好安靜,就過來問我,健哥,有什麼事情嗎?
  (我的名字中有個健,我又很健碩,年齡也不大,所以公司員工一般喜歡叫我健哥。李月來了一個月以後也開始慢慢的喊我健哥了)我的手在下麵捏著漲痛的雞巴,看著辦公桌前小嘴微張的李月,心理想著,李月,把小嘴張開,健哥要插你的小嘴,要射在你嘴裡。
  啊……,李月又問了一次,我才回過神來,說沒什麼事,你去樓上把一份文件取下來。李月走了以後,我的雞巴還是硬的厲害,心想怎麼辦啊,突然注意到李月桌子上她剛倒的一杯涼開水還沒來得及喝。我瞅了瞅四下沒人,就一隻手繼續套弄著雞巴往李月辦公桌走去。
  到了以後,看到桌子上李月迷人的照片我再也忍不住了,噗,噗,噗,噗的,連續四股濃稠的精液都射進李月的喝水杯子裡了,連杯子邊緣,桌子上都噴射了一些。我用手指蘸了一些桌子上的精液塗抹在李月照片上的小嘴裡,嘴裡說,嘿嘿,李月,我都射你嘴裡了。接著就把混合了精液的水杯晃了幾下,又把杯子邊緣和桌子上的精液擦乾淨,就趕緊到辦公室的洗手間去清洗了。
  從洗手間出來以後看到李月正端起杯子喝水,還皺了皺眉頭,大概是感覺這水的味道怎麼有點怪呢,但還是一口氣喝下去了一大半。看到這一幕,想到李月現在小嘴裡肯定都是我的精液,等於變相在給我口爆,我本來軟掉了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哢嚓,一聲巨響,把我和李月都嚇了一跳,轉眼望去,窗外的天際成了一條銀線,晚春的暴雨是如此密接的落了下來。李月轉身拿起電話,我聽到李月那小嘴裡發出迷人的聲音:老公,下雨了,一會我加完班你過來接我吧。「大概幾點?」,快完成了,差不多一小時候,你9點到吧,到了後打我電話。
  打完電話的李月還用小舌頭舔了一下嘴唇,把殘留在嘴角的一點白色的東西舔掉了。「奇怪,這是什麼啊?」李月用手指在舌頭上把白色的東西弄了下來看了看,沉思了一下又吃掉了。我受不了了,看著李月那粉紅的靈活小舌頭的動作就像是舔我的雞巴,給我口交一樣。射過一次的雞巴就更硬挺了,龜頭劍拔弩張的,雞巴貼著西褲的邊緣呈頂天姿勢。
  還有一個小時,我決定要在這一個小時內玩一下這看著清純其實熟女的辦公室文員。我把李月喊到了辦公室,讓她在我椅子邊和我討論問題。李月進來以後半彎著身子和我討論事情,白色的絲襪緊貼著椅子扶手,滾圓的小屁股在後面翹著,觸手可及。
  哢嚓,又是一聲巨響,我把雞巴匆忙塞到內褲裡,起身去拉窗簾。經過李月的屁股時,西褲裡面的一團突起在李月屁股上滑過。「恩……」,李月的身子僵硬了一下,小屁股蹦的更圓了。我拉好了窗簾,看到李月沒什麼反應,就在後面欣賞那渾圓的小屁股和白色的絲襪。她的玉腳在淡藍色系帶涼鞋的映襯下顯得很纖細,腳趾很圓潤,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長,似乎要頂破絲襪似的。看的我雞巴更硬了,我迅速的把雞巴掏了出來,抽出西褲裡面的襯衫把雞巴蓋住,從李月後面經過坐回座位時,我又故意用硬挺的雞巴在李月的大腿根部滑過。「恩……」這次效果更明顯,薄薄的絲襪把雞巴的硬度和熱度傳遞的更明顯。李月明顯的繃緊了大腿,小屁股更加往後聳立。我坐回座位後,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把硬挺的雞巴藏在辦公桌下麵。
  我看到兩次挑逗李月之後,她都沒有反對,也沒有故意讓開,還繼續彎著身子和我討論事情,只是臉上卻呈現出了一抹暈紅,說話的聲音也有點顫抖,動作更加僵硬,一動也不敢動。我就覺得今天晚上有戲,可能真的能玩一玩這個豐腴的人妻。
  討論完以後李月回到座位上,我用餘光瞥到她在那裡坐立不安,手裡舉著杯子,眼神有點迷離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她的小手哆嗦著去摸被我大雞巴接觸過的屁股和大腿的地方,卻又有點不敢,幾次之後終於小手停留在被我大雞巴觸摸過的大腿根部,然後滑動幾下又輕輕按了幾下,屁股就一陣收緊,壓的椅子發出聲響。
  李月驚慌的朝我這裡望了一眼,發現我低著頭沒有注意她,就松了一口氣。
  鎮定口氣對我說,健哥,我去一下洗手間,一會回來。我嗯了一聲,抬頭看到李月正匆忙的向洗手間跑去,跑的時候兩腿夾緊,很不自然,卻帶動了小屁股扭的更厲害了。我靈機一動,也趕緊跑了出去,到了女洗手間就聽到當一下關門的聲音,肯定是李月進去廁間。我脫下皮鞋,躡手躡腳的走到李月進的廁間那裡附近。我的聲音很輕,李月估計這會正心慌慌,也沒有聽到。
  突然我聽到李月說:要死了,今天怎麼了,這麼敏感,被健哥碰了兩下就渾身酸麻的厲害,腳也動不了,下體更感覺到濕潤,有一股液體流出來。之後就聽到拉扯衛生紙和悉悉索索的聲音。
  啊……一聲低呼,卻是李月在擦自己下體的時候碰到了敏感部位忍不住叫了出來。緊接著又聽到了幾聲細微的呻吟聲和一聲「碰」的響聲,卻是李月的小陰蒂被自己刺激到以後身子發軟,站立不穩,一隻手扶上牆壁的聲音。
  「不能這樣,老公一會過來接我,今天是老公的生日,我要和老公活動,給老公一個驚喜的」。我聽到李月低聲的呢喃聲。「不過,健哥的那個真的是好硬,好熱啊,碰到我屁股的時候還不覺得,但隔著絲襪碰到我大腿根的時候我被大雞巴的硬度和熱度燙的下面馬上流出了一股熱流。」健哥不愧是有個健字,身體健碩,想不到連那裡都是那樣的「健」。
  「不行了,不能再胡思亂想了,健哥可能是無意的,再說我的身體只屬於我老公的,不能讓別人侵犯。」李月低聲說了幾句就準備起身,卻忍不住又刺激了幾下自己的小陰蒂。「哦……」,好舒服啊。真想知道健哥粗壯硬挺的那裡頂住我的小蜜穴是什麼滋味。但健哥那裡好像好粗大啊,我的小蜜穴那麼小,那麼緊,能進去嗎?健哥的手指也很粗大的,要不要讓健哥的手指插一下我的小蜜穴呢?
  想到這裡,李月感覺到淫水更多了,都流到小屁眼了,癢癢的,好奇怪的感覺。李月用手指插了一屁眼。好奇怪的感覺啊,老公說過好像屁眼也可以插的。
  但想到健哥碩大的雞巴就好擔心,如果是健哥的手指插自己的屁眼的話應該不會痛吧。李月一邊想這一邊嘗試著用手指輕輕的觸摸屁眼。如果健哥一根手指插屁眼,一根手指插小逼,會不會感覺更奇怪呢?
  李月在胡思亂想中起身準備出來,我立馬又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穿上皮鞋進入男廁打開水龍頭洗手。出來後就看到李月也剛好從裡面出來,咋一見到我,李月的臉唰一下紅了,斷斷續續的說,健哥,你……你……你怎麼也在這裡?呵呵。我一笑說:「怎麼了,就允許你上廁所,就不允許你的健哥上廁所了?」。
  李月一聽到健字,馬上想到健哥的那裡也很健的,臉更紅了,低聲說:我……我……,我回去加班了。
  我還從來沒有見到李月這種羞澀的神情,心理真是好期待一會玩弄和羞辱她的時候她的表情是怎樣的啊。是不是一邊抗拒,小蜜穴卻一邊狂流水呢。我胡思亂想著卻頂著硬挺挺的雞巴回到了辦公室。卻沒有注意到李月在座位上在偷看我下面的隆起,臉色更紅,兩個手攪弄著頭髮,屁股扭來扭去的。
  過了一會,李月的神情才逐漸恢復正常,開始處理檔,再跟我說話的時候就是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表情。期間還接了她老公的電話,說下暴雨,路上比較堵,要稍晚一點到。我心理想,不能再等了,我要主動出擊,現在就把這朵小花摘下來。
  我拿了一份文件,到李月桌前和她討論,居高臨下,我依稀能看到李月那豐滿的乳房擠壓出的深深的乳溝。她的頭髮紮了一個漂亮的造型。露出修長白皙的脖子!風情萬種的一雙大眼睛,性感小巧的鼻子,充滿誘惑的小嘴,粉色的襯衫擋不住她傲人的曲線。挺拔的乳房、翹圓的屁股、修長的大腿,一雙乳白的高根皮鞋把她的腳烘托的讓我雞巴更硬了。
  我上前湊了湊,試著讓自己慢慢的貼近李月的側面,開始的時候她沒發覺,只顧著和我討論事情,然後我又貼近了一點,明顯感覺到我的隆起碰到了她的胳膊。「恩。」李月停頓了一下,像沒事情一樣繼續和我說話。我伸手拿了李月的杯子說,你太辛苦了,健哥給你倒杯水。我倒完水回來發現李月整理過了衣服,短裙往下拉直了,蓋住更多的大腿,但短裙畢竟還是短,豐腴的大腿在白色絲襪的襯托下顯得更耀眼。
  我走了過去,這次直接就把身子貼了過去,隆起部位頂住了李月的手肘。李月僵硬了一下卻也沒用推開我。水杯我沒有直接放在桌子上,而是有意識的在隆起部位那裡端著。李月正奇怪我怎麼不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呢,但一看見水杯的位置突然想起來了剛才她喝的那杯水的怪味。之前沒有想到,是因為沒有往那個方面想。現在卻突然想到,難道……難道……難道那杯水的怪味,還有嘴角的一點白色的東西居然是男人的……李月一想到那可能是健哥的精液,再想到自己居然把混合著健哥精液的水喝了下去,還用小舌頭把嘴角的精液舔了進去,就像男人射精在她嘴裡再把精液舔乾淨以後頓時羞澀的臉騰一下紅了,話也說不下去了。心裡象火燒一樣,渾身發熱,只覺得剛乾淨的小蜜穴又湧出了一股股的熱流,比剛才還要多,都感覺要順著絲襪流向大腿了。
  我一看時機到了,就把身子用力一挺,隆起部位緊緊的貼著李月的上臂,都快碰到手了。李月被刺激的大聲叫道:健哥,不能這樣,就要起身反抗我。「嘿嘿,剛才的精液好喝吧。」我一句話把李月震的身子呆在那裡動不了。
  「我真的喝了,我真的吃了健哥的精液,還淫蕩的用小舌頭舔了舔,我都沒給老公口交過,居然間接的給健哥口交了,把小嘴的處女給了健哥。」李月迷茫的說了兩句話以後清醒了過來就要站起來。我順勢就從後面把李月抱了起來,相對於我180公分的身體來說,李月160cm的身材顯得嬌小玲瓏。很容易我就把李月抱了起來,兩隻手按在李月豐滿的乳房上,緊緊箍住,不讓她掙扎,而堅挺的大雞巴卻直直的頂在李月渾圓的屁股上。
  李月被我這一意外的舉動嚇壞了,她拼命掙扎,想逃脫我的擁抱。我的雙手按在了溫暖的酥胸上,隔著襯衫,我感覺到了她的體溫和內衣的蕾絲花紋。我興奮的開始喘不上氣來了,只是大口的喘氣。我嗅著李月發出的體香,快醉了。隨著她劇烈的掙扎,她渾圓的屁股隔著兩人的褲子猛烈的磨擦著我的雞巴。好爽啊。
  「放開我,你要幹什麼……放開我……流氓、變態……救命啊……」李月語無倫次的大聲喊叫著,現在已經快9點了,沒有人會聽到她的叫聲的。
  她的叫聲好迷人,讓我更加的刺激,掙扎中她轉了過來。剛剛的迷失被我一抱嚇醒了,聲音中幾乎帶著哀求的哭腔。她開始野蠻的反抗,一口咬在我的肩頭,好痛;來不及推開,她的手已經潛意識的抓住了我漲直的下身,猛地抓的一把,別看柔弱的一個女人,緊張起來力氣也不小,這一抓一股巨痛猛地傳到全身,我手一軟差點放開她,我知道現在絕對不能放手,迅速抓起她的手,塞進了自己的褲襠,這樣她就使不上力氣了,我內褲裡的精液還沒有完全幹透,她的手好涼,手指猛地觸到了龜頭、雞巴。
  李月順勢就把我的雞巴握在她纖細的手中,猛地又是一抓。這次不是痛,是一種說不出的爽。我的右手已經在不知覺的情況下伸進了她的褲子裡,握住了每天勾引我的渾圓的屁股。李月的皮膚好細滑、好嬌嫩。漸漸的她的叫聲小了,神情有點迷離,抓著雞巴的手的力氣也漸漸小了下來,緩緩搓動著。好爽!她的身體還在掙扎,但更多的感覺像在配合的扭動,使我撫摸的臀部更加的舒服。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她的臉,好迷人。李月的眸子裡已然是風情萬種,騷騷的。
  她的小臉好紅好紅,粉紅的小嘴幹幹的微張著,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我深深的吻了上去。將舌頭伸進了她的嘴裡,盡情的攪動,纏繞。右手仍舊在她牛仔褲中捨不得的撫摸著滑嫩的臀,左手伸進李月的短裙裡,手輕輕的按在李月突起的蜜穴。
  李月被我按住蜜穴的動作驚醒了,儘管身體的快感是一波一波的,但她的心理卻還是存留著對老公的忠貞。自己的身體只能是老公的,只能老公摸和愛撫,其他人都不行的。
  李月大叫:「健哥,不要……不能這樣……我老公就要來了。」「求求你了,健哥,不要這樣好不好?我老公馬上就要到了,要是被健哥看到你玩弄我的身體,老公會殺了你的。」「不要啊……健哥……真的不要啊」。
  李月這次的掙扎真的很劇烈,可能是想到她老公馬上就要到了,心理緊張和害怕的厲害。身子不停的扭動,要從我懷裡逃出來,但她弱小的身軀和力量怎麼能比得過我經常鍛煉的強壯的身體呢。我一隻手摟著李月,讓她的腳懸空,另外一隻手卻還是在短裙裡,隔著蕾絲內褲按住她的蜜穴部位。她的身體扭曲的越厲害,蜜穴部位就和我的手指之間摩擦的更厲害。我清楚的感覺到淫水都濕透了半透明的蕾絲內褲,沾滿了我一手。
  我嘿嘿一笑,說:「就要讓你老公看到,要是你老公知道了你吃過了我的精液,還用小嘴舔了舔,你說健哥是暴怒呢還是什麼表情呢」。李月被我的話嚇住了。
  「以前反對給老公口交,現在居然吃了健哥的精液,把小嘴的處女給了健哥,老公會不會生氣到用雞巴抽我的嘴巴,一邊抽還一邊罵你這個小騷逼,讓你給我口交你不願意,現在倒把小嘴的處女給了別的男人,我用雞巴抽你的嘴巴,插爛你的嘴巴。」我接著說:「李月,要不要我把你的裙子扒掉,從後面抱著你,一隻手玩弄著你的小蜜穴然後等著你老公上來,讓你老公看到啊。讓你老公一出電梯就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老婆張開著雙腿,粉紅的小逼濕漉漉的,另外一個男人的手指卻插在小逼裡。」李月被我的話刺激的小蜜穴又抽搐了幾下,順著內褲的邊緣從大腿邊流了下來。心理感覺那樣的場面真的好淫蕩啊。自己居然在老公的面前暴露粉嫩的小逼,還被人用手指插著粉嫩的小逼。感覺是又刺激又羞恥的厲害。既想抗拒,但身體軟弱無力,快感一波一波的侵襲全身,小逼也不聽使喚,淫水快流到膝蓋了,在白色的絲襪上劃過一條淫蕩的白線。這種羞辱的感覺讓李月又興奮,又害怕,又期望,身體的掙扎也逐漸軟弱無力。
  我看到李月逐漸放鬆了掙扎,就把李月半躺在辦公桌上,開始打量李月那送入高峰的乳房,身子斜躺著,乳房就更挺立了。閃著絲綢般亮光的V型銀色罩杯胸罩被汗水緊緊吸附在雙乳上,使兩團肉球間的乳溝更為深邃地顯現出來,而且在V型貼胸罩邊還裝飾著漂亮的縷絲花邊。這件煽情的內衣是李月為了慶祝老公的生日而特意穿的,可她沒想到,本該是老公享用的現在反而被健哥拔了頭籌。
  隨著急促的呼吸,李月柔軟的酥胸劇烈地上下起落,乳頭緊貼在胸罩裡面,透過纖薄的面料,乳房的輪廓清晰可見。



  「原來李月你穿戴的是這麼騷浪的胸罩啊,不用摘,乳房都看得到啊,哈哈,你在公司平時是不是也總穿著這麼淫蕩的內衣啊?」「你胡說,我,我,我沒有……」李月滿臉通紅,這事兒又解釋不得,不由臊得低下頭去。李月那粉臉含羞的模樣刺激得我淫慾大發,手掌抖顫著抓向她的胸部。五指蜷曲著,毫不費力地鑽過她交叉著的雙手,手指搭在胸罩上方的嫩肉上,我開始肆無忌彈地揉捏起來。
  「呀,把手拿開!健哥,你不能這樣,啊……啊……健哥,不行,我是,我是有老公的啊……我的乳房只能老公玩弄,健哥你不要玩啊。
  「健哥……不要……不要捏我的乳頭,捏的我好疼……我是有老公的,我老公張天一會就過來了啊……你,你放過我吧,啊……啊……」我的手捏住李月的乳頭不斷的蹂躪,同時李月後背上好像是有電流通過似的,從未感受過的甘美刺激陡然轟向頭頂,然後猛地灌向下身,呻吟聲不由自主地泄出去。
  「啊啊……啊啊啊……」我略顯粗糙的手掌用力扣緊,上半端乳房深陷在我的五指縫裡時,李月喉嚨緊縮,呻吟聲陡然加重,同時身體變得更加虛軟。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對自己身體不正常的反應,不安的感覺越來越濃地向她襲來。
  胸罩怎麼也這麼濕,你的水不少啊,來,把它也脫了吧。我一手抓著潮乎乎的胸罩,一手向她的背後伸過去。
  「健哥,健哥,你放過我吧!不要再脫了,求求你了……」無力的身體抵擋不過堅定的手指,胸罩輕飄飄地脫離身體。意識被羞恥、屈辱還有美妙的快感支配著,當然快感佔有的成分要占絕大多數,李月開始陷入了混亂之中。漸漸的,她忘記了她老公很快就要到,或許已經在電梯裡了,馬上就要上來了。
  李月精神恍恍惚惚的,身體好像漂浮在虛無飄渺的世界中,臉上也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笑容。而在這時,我輕輕將她擋在胸前的雙手放下,然後圈起手指輕彈慢撚她明顯脹起的乳頭。
  「啊啊……唔唔……不要……啊啊……」李月嬌豔欲滴的紅唇間泄出柔媚動人的呻吟聲。
  「看你在公司裡挺樸實雅致的,沒想到竟會叫得那麼色,嘿嘿,說出去只怕誰也不會相信啊。」李月在迷茫中聽到我的調侃,也許是女性天生的羞澀,她本能地為自己發出的叫聲感到羞慚,同時體內的血液直往頭上湧,但快感也越發地強烈起來。
  「很熱吧!這裡也這麼多汗。」雙眼瞄著乳峰,在深邃的乳溝中亮晶晶的汗水幾乎匯成了細流。
  「好熱,啊……我,我好難受,怎,怎麼會這麼熱……啊……」我從褲兜裡掏出手帕開始擦去她乳溝間的汗水,而李月則微微搖擺著頭。隨著我的手指的刺激,李月完全是憑藉她的本性和女孩兒的羞澀來抗拒我的侵犯。
  胸腔像是在被烈火灼燒著,乳房鼓脹,乳頭快速地充血變硬,這些身體變化她完全感受得到,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乳溝正被我用手帕擦拭,雖然這樣,可是她仍然被那股強烈的快感支配。
  相比較和老公的做愛,她現在感受的快感和身體上的感受,是以前從來沒有感受到的。
  「乳頭翹起來了,原先還以為你有多貞節呢,可沒想到你的身體這麼敏感,這麼容易起反應,嘿嘿,原來李月是個外表清純內裡淫蕩的小騷貨啊,哈哈」我故意羞辱她。
  「啊……我,我才不是你說……說的那樣呢,啊啊……今,今天真怪,我……我的身體怎麼那麼敏感呢?」正在這時,電梯「當」的一聲響,把我和李月都嚇了一跳。只見電梯打開以後,一個男人從裡面走了出來然後轉彎向其他公司的方向走去。儘管從電梯口只能看到我和李月的一小部分,對方可能根本看不到我們現在在做什麼事情。但卻把李月緊張和羞辱的厲害。
  「啊……」強烈的羞恥心使李月不自禁地驚叫,她連忙將雙手擋在胸前。
  「這麼大聲,想要剛才那個男人聽見嗎?」我發出怒斥。「你沒看到那人正在向我們這邊走嗎?還大聲叫。」其實那人已經轉彎走去了另外一個方向,但李月斜躺在辦公桌上,根本就看不到,還以為真的是那人在往我們這個方向走呢。
  「不,不是,可是健哥,健哥,有人進來啦……呀……,我們快躲開。」李月滿臉通紅地垂下頭,被第二個男人可能看到自己在被老闆玩弄身體的難堪和恥辱像是一隻無形的手那樣亂抓亂撓她的心頭,胸口憋悶無比,血液如狂躁的洪水迅猛地沖向全身各處,肌膚呈現出一片淡紅的顏色。
  急促的喘息下,乳峰劇烈地上下搖動,乳頭綻放般的翹首向天,在手腕倉皇地擋在胸前的時候,兩點殷紅不勝撞擊地跳躍起來。
  「不要看,不要看……啊啊……健哥,我不要被其他男人看到你玩弄我乳房和乳頭的樣子啊,健哥你一個人看到,一個人玩弄就行了。」情急之下的李月說出了只讓我一個人玩弄她乳房和身體的話,讓我的雞巴又跳動了幾下。
  雖然李月覺得那人可能不會真的過來,但幻想中那人會過來的情況讓她充滿了羞辱。而且,乳頭被重重摩擦所產生的絕妙快感直沖李月的大腦,嬌媚的呻吟本能地泄出嘴外。
  「被人看就這麼興奮嗎?瞧你乳頭脹的。」我說著話,還重重的在李月的乳頭上使勁捏了一把。
  「啊……好疼,健哥……我只要健哥看到我的身體,不要讓別的男人看到……」李月的乳房脹大了一圈,乳頭彎曲、挺翹,我洋洋得意用手指捏著抬起頭來的乳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李月頭向後仰,嬌喘呻吟不斷。
  「健哥,這女孩可真騷啊,你看她叫得有多淫蕩。嘿嘿,不過長得倒是挺漂亮的,乳房又大又嫩,乳頭又尖又翹,還紅裡透白的,真不錯。」我壓低了嗓音,學著另外一個人的口音說話,嘴裡像是要煽起李月的羞恥心那樣陰陽怪氣地評價著她的乳房。
  「不要看,不要看,我不是淫蕩的女孩……」李月知道自己的反應有多丟人,不敢回嘴只在心中反駁著,可是股間潮乎乎的感覺告訴她內褲已經變濕了,這更加重了她心頭的羞恥,一邊逃命似的閉眼搖頭,一邊更緊地用手腕遮掩胸部。
  看著李月那性感的小嘴,我忍不住彎低身子去親吻她的小嘴。
  「唔……」李月搖晃著頭想要躲開,可非但沒有能離開我的嘴巴,反而招致我將手掌重重揉向她的胸部。
  「唔……不要,唔唔……不,啊啊……啊啊……」李月柔軟濕潤的紅唇開啟著,李月發出柔膩的呻吟,潔白的牙根旋即被我翻滾著的舌頭裹住。
  「唔……不要……啊……唔……啊啊……啊啊啊……」李月心裡還是想抗拒,但紅菱一般的舌頭卻違背意願地迎過去,反纏住我肥厚的舌頭,帶有味道的唾液源源不斷地倒灌進來。
  「啊……唔……啊啊……」我剛抽過煙的嘴巴有點煙臭味。「惡臭、粘稠的唾液越過舌頭,流下喉嚨。健哥的嘴巴有點臭,我為什麼一點都不噁心,心跳為什麼會那麼快,好熱,喉嚨好熱。啊……再次忘記了羞恥,意識中只剩下追求快感的成分,李月悄悄地睜開眼睛。
  柔媚的眼波馬上觸到我淫穢下流和戲謔的眼神。
  呀……健哥都看到啦……呀……羞死人啦……像是被電流擊穿似的,身體猛地變得僵硬無比;像是懷裡揣著一個小鹿似的,心房怦怦跳動個不停。巨大的羞慚轟然襲上腦際,而就在李月條件反射般地緊縮身體時,下身好像漏了,蜜汁開始溢出來。
  啊……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有感覺?為什麼今晚我這麼淫蕩?不,不要,我不要這樣……眼瞳迷亂地蕩著,李月感覺自己彷佛置身在虛無飄渺的夢境之中。
  在我持續的舔吮熱吻之下,李月漸漸棄守,一面乘著接吻的空隙不斷呼出絲絲誘人的呻吟:「啊……啊……嗯……」,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環上我粗壯的頸脖,我的強吻漸漸變成兩人間親密膠合的互吻,舌頭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
  淫靡的氣氛頓時迷漫整個辦公室內!
  我看李月開始配合,欣喜若狂,繼續伸出右手朝李月高聳的乳峰摸去,李月絲薄的白襯衫根本擋不住我粗狂有力的手,瞬間一隻誘人的聳乳便已在我大手的掌握之中。
  李月全身一麻,嬌唇間吐的嬌喘已是相當急迫:「啊……不要……那裡……那裡不行,……不要摸那……那裡……啊……啊……」快感不停的自下體傳來,李月感覺到小逼也不爭氣的繼續流出淫水,羞愧的低下了頭,埋在我的胸前。
  「嘿嘿,李月,你的身體還是真的很敏感啊,只一會兒就流出了那麼多水,這真讓我感到興奮啊。我淫邪的笑著。李月的臉上開始發燒,這討厭的健哥,總是拿話來羞辱我,可這被羞辱的感覺好奇怪哦。受到這種羞辱可是身體卻變得更加敏感,不聽使喚。
  上次也是這樣,被健哥的雞巴碰了幾下而已,身體就背叛了我。想到背叛,李月心理想身體上背叛了自己,但自己心理上卻不能背叛老公。
  我一邊用手粗暴的揉搓李月的乳房,一邊把手伸進去李月的短裙,輕輕撩上去一部分,露出裡面白嫩修長的大腿和帶蕾絲邊的白色三角褲。我的大手順利捂住了李月的小逼,手指上下滑動隔著內褲挑動李月豐腴鼓凸的陰唇。中間小逼的部位已經有了很大一塊水漬。
  「啊……嗯……不……要……」李月的嬌叫助長了我的欲望,右手瘋狂地揉弄乳房的同時,左手手指開始隔著內褲緊密磨擦李月的陰唇。
  「不要……不要啊……老公救我啊……不要啊……老公快救我啊……你可愛的老婆在被人玩弄粉嫩的小逼啊……你一個人的小逼啊……當我的手指粗暴的狂烈地隔著內褲頂進李月小小的三角褲,直襲早已淫濕氾濫的小穴時,李月急急的嬌喘聲已帶有滿足的哭腔:
  「啊……啊……嗯……唔……不要啊,真的不要啊……我的小逼還沒被別人玩過呢,健哥不要啊……你會把我的小逼玩的紅腫,回去會被老公發現的啊……」李月雖然身體在淪陷,但心裡上還有一點清醒,想到老公就要過來了,就哀求:「健哥,不要……不要讓我老公看到,好不好?」李月的心理底線在一步步的後退,從抗拒被我玩弄到放鬆身體,隨意我玩弄,但不要讓老公看到就好。
  「好啊,不要讓你老公看到當然可以,不過你該怎麼做啊?」「我……我……我給健哥……口……交,好不好?」李月好羞辱的才把口交這個詞說出來。
  「給健哥什麼?我聽不到,大聲說。」「是給健哥口交,吃健哥的那個。」李月滿眼淚水,羞辱的大聲說出這句話,但李月說出這句話也刺激到了自己,身體起了反應,蜜穴部位不停的顫抖。沒有發現,原來李月的小逼還是個極品啊,居然自己會顫抖。我淫淫的想了一下。
  「健哥沒聽見,是吃健哥的什麼?」我又問了一下,同時按住蜜穴的手指用力的摩擦了幾下,還隔著內褲往小逼洞裡頂了幾下。
  「啊……,是吃健哥的雞……巴……健哥的大雞巴。」李月的蜜穴被我的手指用力的頂住,羞辱的說出雞巴兩個字以後,突然就全身繃緊,手指用力的抓住我的衣服,大腿緊緊的併攏,夾著我的手指動不了,胴體劇烈地發起抖來,然後屁股劇烈的往前挺直繃緊,一次兩次三次,喉嚨裡發出「呃呃」的哭腔。我就感覺到一股兩股的燙人的熱流在手指上流動,小逼劇烈的收縮,夾著我的手指和內褲緊緊的不放鬆。好久,過了20多秒鐘,李月才像回魂一樣「啊」的一聲,鬆開了緊抓我的手,屁股也松了回去,長出一口氣。
  我靠,李月太敏感了,居然這樣的情況下高潮了,而且看樣子還非常劇烈。
  我戲弄道:「李月,你還真騷,真淫蕩啊,這樣就能高潮了。」在持續不斷的高潮中,李月逐漸放鬆開來,四肢無力地攤開,嬌豔濕潤的櫻唇尖尖細細地低喘著,雙目迷漓,雙乳顫動,雙腿大開,蕾絲三角褲下一片濡濕。
  高潮後的李月身體還不時的抽搐一下,雙手無意識的摟住我的脖子,眼神迷離,小嘴微張,幾滴口水拉成了一條線懸掛在空中,構成了一幅淫蕩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