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老婆的味道

我看著她牽著小男孩縴細的手腕,優雅自在的穿過幾條街,小男孩不時抬頭望著她。或許是周遭不時傳來陌生人異樣的眼光,使他不安。換成我也會,誰都會用欽羨略帶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視這對母子,她擺動的圓臀,堅挺碩大的雙乳,加上標致的身段任誰也會被這樣成熟嫵媚的媽媽所吸引。而我是個心有非份之想的人,我注意她很久了。
  這女人叫侯芬,她第一次出現是在公司的會議室,業務部經理正會同她討論相關事宜,一頭波浪卷的長發,一襲低胸淡綠色連身洋裝,均勻白皙的小腿恰如其分的一直延伸到白色細帶高跟鞋里,尤其是胸前擠壓出立體分明的乳溝,飽滿的奶子讓人忍不住想捏上一把,那天她成熟的韻味深深地吸引了我,不,該說牢牢地擄獲了我。
  嚴格來說她算不上絕色,以38接近40歲的女人來說,她全身上下散發出中年女人的絕妙風韻,不需要多漂亮已經充滿了殺傷力,就像熟到剛好的桃子。如果用「媚」來形容她,我想那是最恰當不過的。至此,我已經不能一刻沒看到她,心里的淫念不時湧現,就因為這麼想,我總篤信終有一天這塊美肉會有入嘴的一天。
  想著想著,她腳步停在一家服裝店前,略一觀望,是家女性內衣專賣店……不知道她裙子里穿著什麼樣的內褲,白色蕾絲?黑色棉質?買件高腰丁字褲吧!那最適合,上床前,脫光的衣服之后,我會用幾分鐘的時間要穿著這種內褲替我口交,一邊讓手游走在圓弧飽滿的雙臀,然后注視著如何用那兩片嘴唇包覆我的陰睫前后吞吐。
  她在外頭櫥窗頓首良久,終于走進自動門,一會兒,我開始幻想她試穿的情景。
  約莫半個小時后,她提了一包灰沉沉的袋子走出來……那里面豈不是她最神秘的性欲象征嗎?她臉上隱隱洋溢著喜悅,小男孩再次抬著頭看她,真幸運,媽媽穿怎樣的內衣褲都讓你看見了,無所謂,總有一天你也會知道媽媽干那一檔事時,是怎樣的表情。要命!這麼一個念頭,褲襠都鼓起來了,于是,我逐漸縮短我們之間的步距,等一個機會。
  正午時分,她似乎有目標的加快腳步,不一會兒帶著小男孩走進一家餐廳,我駐足一會兒跟著進去。餐廳里客人不多,在中餐時間這倒少見,侯芬和小孩選了一處角落,我佯裝平常選了背對的隔壁桌,點完餐送上飲料之后她對小孩說「乖乖坐著喔!媽媽上洗手間去。」
  機會來了!
  她搖曳著裙擺往化妝室走去,我拿起行動電話按了幾個號碼,侯芬的手機在皮包里「嘟……嘟……」響起來。
  「小朋友,媽媽的電話響了,快拿去給媽媽呀!」我回過頭來堆著和藹的笑臉。
  小男孩很聽話的手往皮包里一撈,雙手握著手機便跑向洗手間。
  自然,為她准備許久的迷藥很快就倒進柳橙汁里了。
  幾分鐘之后侯芬跟小男孩走回座位「奇怪?是誰打的?也不說話。」她嘀咕著順手把行動電話擱在桌上,然后拿起飲料了幾口,那一那,我幾乎按捺不住暈過去。
  當服務生終于把餐點送上,小男孩說「媽媽,生病了嗎?」
  「嗯……媽媽有點悶,怪怪的……」侯芬虛弱的答腔,藥效發作了。
  「那趕快吃飯才會好喔!」
  「乖,你先吃。媽媽瞇一下下就好。」話一說完,侯芬趴在桌上沉沉地睡著了。
  等候許久的一刻終于到來,我假意關切「小朋友,媽媽好像不舒服喔?叔叔帶媽媽去看醫生好不好?」小男孩懵懂的不知該如回答,盡是盯著我看。
  我伸手貼著侯芬額頭「哎呀!媽媽發燒了!再不趕快就糟糕了!我們得快點去找醫生伯伯才行。」我攙扶侯芬讓她倚著我,並息摟著她的腰,入手觸感溫軟,小男孩一手拎著皮包一手揪著媽媽的衣角,乖乖地跟著我找「醫生伯伯」。
  當然,小男孩很容易打發的,我只需交代櫃台的小姐一聲給些小費,飯店服務總是可以出人意表的周到。當我攙扶侯芳走進電梯,我迫不及待的想輕浮的摸她圓臀一把,不過游戲刺激的地方就在這里,不管我多想要也必須克制自己,到了該沖刺的時候力道才會越大,力道大快感就越高,到了獸欲滿到就要溢出來的時候,它就會像潰堤一樣不可收拾,而我就變成野獸。
  想到這里,胯下的肉棒已經硬得讓我難以站立。電梯這狹窄的空間里已經充滿她身上的香水味,侯芳身軀虛軟毫無抵抗力的倚著我。走出電梯,我索性把她抱起來,找到房間費力的把她擱到床上,回過頭快速關起門。
  侯芳玉體橫陳在白軟的床上,雙峰挺立的曲線隆起兩處山丘,透過縴細的腰肢往下延伸到女人的秘處,那里微微隆起,但柔紗的裙子自那里開始往中間陷下襯托出大腿勻稱的輪廓。沒關系,女神已經是我的嘴邊肉,越是美好的時光越要細細品味。我注意到方才她自服裝店拎出來的紙袋,那里面當然就是她性欲的象征,我希望是高腰細帶丁字褲。
  隨手一探,是一條棗紅色絲質丁字褲,前后透明瓖花大量鏤空設計,但包覆著陰戶的布料比我想象中稍多。新的底褲賣相淫蕩但沒有生命,我對它提不起興趣,隨手一拋,我的視線回到侯芳沉睡的臉龐,騰出一只手拉開褲襠的拉鏈費力的掏出硬挺的肉棒,在她面前這麼做是我夢想已久的事,褻瀆女神的感覺令人飄飄欲仙。
  我靠近她,搓揉著青筋纏繞的陰睫,並將它貼近她的唇,馬眼滲出的淫液滴落在她的雙唇上,我把龜頭在她唇邊輕拂畫著圓圈,然后將手指探進兩片唇之間稍用力撥開牙齒,腰往下沉,肉棒滑入她的嘴中,溫暖溼潤而美妙的電流旋即竄上腦門。(啊……這就是讓男人銷魂的酥麻感……)
  我緩抽深進,侯芳緊閉雙眼吭也不吭一聲,她的臉因為口中異物的侵入而扭曲變形。我胯下ㄧ邊動作一邊撫摸她的乳房,近40歲的女人奶子居然這麼有彈性,這令我像撿到寶一樣贊嘆。稍使勁,一團美肉旋即充滿手掌,此刻縱有千般理由我也不會放手。雖然她睡得很沉,但我希望她有點反應,于是我增加手部的力量,渾圓酥軟的乳房在我手中變形的不成樣,她眉頭皺都不皺一下,這讓我有點失望卻又快感交集。
  (如果粗魯一點她會怎樣?)我很好奇,將手伸進V字領里撐開胸罩掏出她雄偉的雙乳,既白淨又碩大的酥胸映入眼簾,豪乳上還留有我頓足的痕跡,她的乳暈顏色稍深,喂過奶的女人乳頭也稍大些,這個地方除了她的兒子我想他丈夫也愛不釋手吧,那麼褻瀆它將會是充滿樂趣。我張口就吸吮起來,舌尖圍繞著乳頭四周,不一會它已經堅挺無比。
  此時放在她嘴里的陽具脹得更厲害,我按捺不住掀起裙擺,肉色丁字褲將她的下體包得緊緊的,我真喜歡肉色的內衣褲,它讓胴體襯托得更性感,就像女人身上多了一層偽裝的皮膚。我環伺眼前的獵物,發現秘處已經溼潤,肉縫滲出的淫液將那部份底褲染成深褐色。
  伸出中指隔著內褲輕壓肉蕊,緩緩地劃圈圈,我嗅到女人准備好進行性交的氣息。陰戶像是對我招手,我抽出她嘴中的陰睫,雙手撥開玉腿,山谷中隱蔽的洞口大剌剌的呈現眼前。不過我猶豫了一下,我該就這樣卸去她最后的防衛還是讓她俯著身好?
  我沒考慮太久,奮力將她轉過身,飽滿雙臀搆成的畫面讓人眼楮就快冒出火來。我接著往上使勁拉扯她的底褲,內褲頂端深深地陷進肉縫,我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黑亮的陰毛,此時她動了一下。
  「唔……」
  難以忍受嗎?我的女神。
  她縴細的手指揪著床單,我想她很快就會恢復意識,但好戲才要開始而已。我把中指放進嘴里沾滿口水然后將指頭輕輕按住穴口的底褲,手指接著順著穴口不斷上下游走,侯芳雙臀顫動的更厲害。有反應的女人總好過沒有,我用手指勾起擠成一串的底褲再狠狠地放掉,底褲彈回拍打肉蕊,她鼻息逐漸粗重。我再次重復這個動作,直到她的大腿根處僵硬起來,然后我停止頓了一會。
  「知道,如果老公知道他美麗妻子的這里……」我把臉湊近兩腿之間,細細的端看著眼前銷魂的洞口。「已經溼得可以讓很多男人享用……他會不會感覺到另一種快感?不認為男人潛意識里都希望老婆當自己的面跟別的男人苟合嗎?」
  她沒有回答。我想她還出不了聲,看看她的皮包里我找到她的行動電話,腦海里閃過一個極為刺激的動機。我在通訊簿里找到『老公』的電話號碼,然后按下撥話鍵等待一場游戲。
  「嘟……嘟……喂,親愛的,找我什麼事?」
  我把行動電話擱在侯芳嘴邊。
  「跟丈夫打聲招呼吧!他一定想知道現在在做什麼。」我在她耳邊細聲的說。
  接著我脫下她的丁字褲,引人入勝的蜜穴泛著珠光,我將臉湊上,鼻子狠狠地深呼吸,不禁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成熟女人獨特的腥香撲鼻而來,我伸出舌頭如輕舟過水般滑過肉蕊,舌尖沾滿溼滑的愛液,我不假思索在嘴里品嘗她的味道。
  滑膩滑膩的熟婦滋味難以言喻,我往上舔著她緊閉的菊門,她臀部冒起雞皮疙瘩,現在,好戲要上場了。我再也無法慢條斯理,大口的吸吮著密穴,並發出「啾、啾、啾」的聲響,最后索性輕咬外陰唇,侯芳身體微震「嗯」的一聲。
  「芳,怎麼樣了?怎麼不說話……?喂……喂……」
  現在我就想要她,我瘋狂的想要她。在這之前,我在她耳旁說「大美人,嘗嘗我的肉棍后,就不會想要老公的了。」她身體繃緊起來,她比我想象中蘇醒得更快,不過一切都太遲了。
  我把她翻過身來,她雙眼仍然緊密但呼吸沉重,我粗暴的分開她的腿,龜頭頂著肉縫,稍一遲緩然后使勁的往里面挺進,侯芳登時眉頭深鎖緊咬下唇忍住不敢出聲,身體僵硬的弓起來。
  「啊……真緊啊……」
  肉棒整根盡沒之后,很快的再抽出再深入,現在我已化身為野獸。行動電話的另一端傳來急躁的聲音「芳,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在哪里?我怎麼聽到男人的聲音?」侯芳眼角滑下淚珠,她吃力的用手捂住口鼻。
  看到她欲蓋彌彰的模樣,我環抱她的雙腿搭在肩上讓她肥臀提高,以便我插得更深入,當龜頭幾乎直抵子宮頸,她忍俊不住「唔……嗯……痛……」發出聲來。
隱藏:  「這……這…………這個下賤的女人,他XX的,在干什麼?」
  這真是一場別開生面的Live秀,觀眾不需多,重要的一個就夠了。
  侯芳聽到丈夫的怒斥精神已經恢復一大半,她終于睜開眼拾起行動電話,張口想說些什麼,但胯下騷穴里我的肉棒進進出出,她額頭冒著斗大的汗珠嬌怯怯的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抬手就往她的圓臀使勁的一拍,她悽慘的「啊」出來。
  「侯芳!這不要臉的女人,告訴我,在哪里!給我說!」  「老公……我……我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嗚……」
  「操!做這種事還敢打電話給我,不是我想的那樣,那是怎樣?!」
  我ㄧ邊聽著她跟丈夫的對白,一邊賣命地插穴,她一下子要去抑制抖動的聲音,一邊又要分神騰出手推開我的下腹,過程中,她的一對奶子在眼前劇烈地晃動,陰戶更分泌出大量淫液,性交額外刺激讓她的身體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快感。
  我伸手捏住她的乳頭,湊近她耳邊「我要告訴他,快!不然老子捏斷這里!」話說完,我更使勁捏她乳頭。
  侯芳表情痛苦,眼里露出哀求的眼神拼命搖頭。
  「還是想讓你兒子看看作母親的怎麼跟男人玩穴?」我不得不停止動作來警告她。女人可以對不起丈夫,但卻不能在兒子面前失去母親的尊嚴。道理很簡單,丈夫可以再找,兒子卻不行。
  她露出悲悽的神色,閉起眼別過頭,一會兒之后,睜開眼然后表情漸漸轉為奇異而堅定。接著她把行動電話放下按下免持聽筒鍵,神秘的看我ㄧ眼。
  「老公……你真的想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
  「廢話!下三濫的淫婦,……給我老實說!」
  我忘了肉棒停留在她火熱的騷穴里,並息聽著她發出性感誘人的聲調,然后心里催促著(說……說出來……)。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除了你,別的男人是不是也想XXXX老婆嗎?」



  太爽了!她真的說了!這下換我腦袋一片空白,她真的說出來了!
  「喔……你不是想知道,別的男人插你老婆兩腿中間,是不是會跟你一樣爽嗎?」
  她不但語帶淫蕩,還唱作俱佳的用舌頭舔著嘴唇,然后雙手捧住胸前兩團肉慢慢搓揉起來。我也不管她怎地前后轉變如此大,顯然她兒子對她的重要性起了出乎意料的作用,馬上瘋狂的抽送。
  「親愛的……我眼前有一個男人……我不認識他……但……但是他粗暴地扒開我的腿插著你老婆的騷穴……喔……他好用力……」
  她丈夫一反常態並沒有出聲。我繼續鼓動腹部進出他美艷妻子的私處,心里想著她老公大概沒命聽她說完。
  良久,不知曆經了多少次狂暴的交合,行動電話傳來虛弱細微的聲音「他……他有摸的奶子嗎?」
  「有……他的手也玩弄了那里……唔唔……還……還……」
  「……還有哪里?」
  「還……還有我的屁眼……喔……」
  侯芳跟丈夫的對話過程中表情越加紛亂。
  「賤女人…………舒服嗎?他現在在做什麼?」
  (當然是猛干你老婆!)
  「啊……啊……插穴……」
  「喜歡他的棒子嗎?啊……」
  我發覺她丈夫的聲調有異樣,該不會……
  「……我……我喜歡……唔……比你的還大……親愛的……你……你現在在做什麼?」
  這對夫妻怪異的癖好是絕無僅有的催情劑,我拔出肉棒,迅速地將她抱坐起來,侯芳的肥臀配合的扭動起來,胯下的陰睫煞是舒服極了。
  「我……我把肉棒握在手中,幻想被玩弄的樣子……啊……真下賤……淫蕩……」
  我和她越加猛烈的撞擊發出「噗噗」的聲響。
  「用力……用力給我干她……我要你干死她……干死她……」
  侯芳紛亂的頭發散落肩上,跟今天在街上的貴婦模樣判若兩人,她環抱著我的手深深的陷入我的皮膚,刺痛、酥麻感讓人欲罷不能,今天應該是活不了了。既然要死,這樣倒也算愉快,心一橫,雙手托住侯芳的肥臀,發狂地上下挺送做最后的沖刺。
  「啊……啊啊……老公……我……我快死了……」
  「……喔喔喔……我……我也……」
  「我的洞……要穿了……」
  啊啊……啊……快了快了!我緊緊地抱緊她,已經,已經……
  「射進去……啊……把你的濃濃的精液射進她的子宮里……射……射……射啊……」
  馬眼一松,輸精管陣陣的抽動,灼熱的精液筆直的射進侯芳的肉蕊,她感受到的同時也達到了高潮不斷的抽搐。不,應該說三人同時都到達了頂端。
  「……啊……」侯芳往后一倒,整個人失了魂的躺在床上喘息。而我也順勢趴在她胸前,將臉埋在一對豪乳之間。就像從天堂剛掉落地獄一樣,現在,有種死了的感覺。
  「她的身體很不錯吧……」不知過了多久,侯芳的丈夫透過行動電話悠悠的說。
  「別人的老婆總是最有味道……上別人老婆都是男人的夢想,不過不會有下一次了。」
  說完他就結束了通話,最后只剩下「嘟……嘟……」的聲響回蕩在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