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婿在辦公室裡的一次亂倫

我叫王淑華,是X市一所重點小學的校長,今年54歲,典型的老熟女,皮膚白皙,體形豐滿,半老徐娘,風韻猶存,想當年,我年輕時也是一個風騷大美女哦。
特別是我一對明晃晃的大奶子和高高突起的大屁股,經常惹得學校裡的男教師側目偷看,但又礙於我是校長,也不敢放開膽子地瞅我,更不用說來挑逗我了。
哎……這幫文化人,真是有色心、沒色膽,讓老娘瞧不起!
我的女兒在市公安局工作,是全市公安系統裡數一數二的警花。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穿上警服後,更是別具一番風情,讓人一看就想入非非。而且,女兒遺傳了我的風騷,骨子裡透著一股浪勁兒,聽說跟局裡的不少領導都有一腿,真是讓我這個當媽的羨慕嫉妒恨啊!
女兒這麼漂亮性感,女婿當然也差不了啦。喲,一想起我的好女婿,我的老逼就不由一緊。
我的女婿叫李佳林,今年32歲,是我們這裡的市政府機關幹部,不僅相貌堂堂,英俊帥氣,而且年輕有為,工作出色,深得領導的器重,年紀輕輕就當上了重要科室的科長。
當然,這裡我也得說一下,我跟市裡的幾位老領導關係都很不一般,年輕的時候沒少陪他們快活,現在我年齡大了,他們就找年輕的了,但這層關係還是用得上的,女婿能年紀輕輕地當上科長,跟我的這層關係是分不開的。
女婿當然也知道這回事,所以對我是非常感激,十分聽話,特別是侍候我、孝敬我的時候特別賣力,還算這小子有點良心!
其實,大家都知道,現在的市政府機關裡都是美女如雲,個個宛若天仙,風騷無比,面對這麼一個年輕有為的優秀男人,自然少不了熟女少婦的暗送秋波,投懷送抱,有的甚至公然通過手機短信、QQ對他進行挑逗和騷擾。
可是,對於這些女人,女婿卻不即不離,絲毫不為所動。因為當了多年校長的我反覆地告訴他,在政府機關裡搞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危險了,無異於玩火自焚。為了自己的仕途,他也很聽話,從不越雷池半步。
可是,如果你因此就認為他是正人君子,不食人間煙火,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只要一有機會跟我這個岳母在一起,女婿立馬就會變成一個十足的小色狼了。
今天是星期一,我剛剛開完週一例行的全校教師會議。會上,我主要講了師風師德教育。
最近學校裡的男女教師不時地傳出緋聞,本來這種事情不是鬧得太大,我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太過問的。可是,有的女教師因為爭風吃醋,竟然相互揭短,甚至造謠生事,作為一校之長,我要是再不管管,就太不像話了。
我在今天的全校教師大會上大講特講什麼師風師德、職業道德,什麼學高為師、德高為範、為人師表的道理,滔滔不絕地講了一個多小時,還真是感到有點疲勞。
回到校長辦公室後,我一屁股坐在柔軟舒適的豪華辦公椅上,輕輕的嘆了口氣,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把一雙穿著黑色長絲襪的玉足從紅色高跟涼鞋中抽出來,用手輕輕地揉著,心想:「要是女婿佳林在就好了,可以幫我好好地揉揉,而且……」
想著想著,臉上不僅泛起了紅暈,下身也略感微微發脹,呼吸竟然也有些不太自然了。
一想起女婿佳林,我實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只覺老逼裡已經濕漉漉的一片,渾身都熱了起來,微微地呼著氣,心裡暗罵著:「小畜生,大白天的就讓老娘這麼想,還不快點過來……」
想到此,索性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熟練地按下了一串號碼。
「喂,媽媽?」話筒中傳來那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年輕男人聲音。
一聽到女婿的聲音,我不自覺地發起賤來,嗲著聲音說道:「佳林啊……好女婿……工作忙不忙啊?……」
女婿佳林一聽我說話的聲音,就明白什麼意思了,卻故意挑逗我,問道:「怎麼了?媽媽,想女婿了?」
「好女婿,明知道還問媽,不想的話,能給你打電話麼?」
「嘿嘿,乖岳母,想我了?還是想我的大……」估計女婿那邊沒人,他放肆地說道。
「小畜生,快別說出來啊,小心讓單位的人聽到哦,媽想要什麼……你還不清楚嘛……好女婿……媽現在一個人在辦公室……」
「媽你一個人在辦公室啊,那又怎麼樣啊?」
「乖女婿……你現在……能……來嗎?……我……」我有點可憐巴巴地央求著。
「嘿嘿,媽媽,你是不是有點熬不住啦!這麼急……這可是大白天的……」
「小壞蛋……媽太想要了……真是等不及了嘛……再說了……晚上你老婆……那個小騷貨……又跟我搶你……我不在白天先下手為強……哪能搶得過她呀?……」
「呵呵,薑是老的辣,逼是老的騷,岳母大人你太聰明了。可就算你一個人在單位,大白天的,我上你學校也不太合適吧?」
這小畜生怎麼這麼囉嗦,哼,肯定又是吊我的胃口,讓我著急,我耐著性子說道:「有什麼不好的啊……上次我們不是還在我辦公室裡……」
「我的親媽,上次是週末,學校放假,今天是週一,學校裡全是人……能行麼?」
原來是為了這個,我有點著急地說道:「你還知道叫我親媽呀!親媽現在想要你了,你居然敢不來!再說,怎麼不行啊,我是校長,整個學校都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我的辦公室誰也不敢隨便進來!你個小畜生,快點過來好好孝敬孝敬媽,不然小心你那個東西不保!」
女婿一聽我真是著急了,連忙哀求地說道:「別別別,我的好岳母,我的親媽,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都聽你的,別急嘛!我馬上開車過去,好好侍候您老人家!」
我噗哧一笑,發賤地說道:「這還差不多……這才是媽的乖兒子……好女婿嘛……聽話……媽不會虧待你的……乖女婿……媽在辦公室等你……你要快點哦……別讓媽等太久……」
「好岳母,親媽媽,放心吧,女婿馬上就到……」
聽到那邊的電話掛掉了,我並沒有把電話機立即放下,而是繼續拿著電話聽筒,對著被黑絲緊緊包裹著的下體,又是一番擠壓、蹭弄,想著等會女婿佳林到來之後的畫面,嘴裡喘著粗氣,老逼裡早已淫水氾濫,成了一汪小小海域,就等著女婿那艘巨輪來乘風破浪了……
沒過多長時間,響起了敲門聲,我拿不準是不是女婿佳林到了,就整了整裝束,坐直了身子,平靜了下呼吸,沈著聲說道:「進來。」
門一開,見到來人正是女婿佳林,我興奮得整個身子都軟了,癱在豪華辦公椅裡,眯著媚眼,似笑非笑地看著心愛的女婿。
女婿進門後,順手把門反鎖上,之後,繞過我面前超大的辦公桌,走到我的身後,雙手從後邊伸到我圓潤豐滿的兩個大乳房上,隔著學校統一製作的職業女裝襯衣,輕輕的揉捏撫摸起來。同時,伏下身子,將嘴巴湊到我的耳邊,輕輕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我的耳垂。
我嬌笑著,擡手在女婿的臉上輕輕拍了一下,說道:「討厭,這麼久才來,人家都想死了……」
「淑華,好岳母,別急嘛,女婿這不已經來了,以後保證隨叫隨到,隨時隨地滿足媽的需要。」
說著,放在我乳房上的雙手暗暗加大了搓揉力度,而他的舌頭也在我白皙豐滿的脖子上來迴遊動著。
我一邊舒服地輕輕呻吟著,一手反過來用保養得很好的雙手,撫摸著女婿的頭髮,輕聲道:「小壞蛋……就你聽媽的話……隨時隨地滿足媽……這可是你說的啊……媽現在就想……你就好好……侍候媽吧……啊……媽實在……太想乖女婿了……」
女婿在我的脖頸間舔吻了幾個回合,移到我紅豔無比的飽滿雙唇上,仔細用舌尖舔了一遍,然後把舌頭伸進我微張的嘴裡,立即與我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
女婿一邊用力地吻著我,一邊慢慢地解開我白色襯衫的扣子,露出裡面薄薄的花色胸罩。
女婿把手伸了進去,隔著胸罩在鼓漲漲的奶子上用力搓揉!
「哦……唔……乖女婿……」我感覺一陣陣的酥麻感覺從乳房開始瀰漫到全身各個部位,一波波快感讓我的呼吸更加急促,我舒服極了。
我的一隻手愛撫著女婿的頭髮和脖頸,一隻手反過來伸到女婿的兩腿之間,隔著褲子觸摸到女婿早已又硬又大、堅挺無比的大雞巴,興奮的一把將大雞巴握在手裡。
「啊……」只聽他不由自主地輕呼了一聲,我明顯感覺到女婿的強烈衝動。
我得意地浪笑著,說道:「好女婿……你看……你這根大雞巴……漲得這麼大……這麼粗……是不是也想……想岳母了?……」
「嗯……女婿的大雞巴……也想……岳母……想要……」
「好女婿……大雞巴想要什麼……告訴媽……媽好給你……」
「女婿的大雞巴……想要岳母的……騷乳房……騷肥逼……」
說著,女婿抓住我的花色胸罩,一下就掀到了乳房上面,我的一對又肥、又大、又白、又軟的奶子「撲」地彈了出來,上面隱隱可見一道道青色的靜脈,讓男人一看見就會忍不住地想咬上幾口!
女婿伸長脖子,低下頭,貪婪的含住我的一顆乳頭,狂舔猛吸起來。
同時,一隻手在另一隻乳房上使勁揉弄,把我的大乳房捏成了各種形狀;另一隻手已經迫不及待的放到了我被絲襪包裹著的大腿上,隔著光滑的超薄絲襪,在豐滿肉感的大腿上面來回撫摸,並不時地撫弄著我的大腿根部。
「啊……好女婿……騷女婿……輕點……媽的乳房……好吃麼……啊……輕點哦……媽的大奶子……都快被你……咬掉了……嗯……啊……寶貝……哦……真舒服……」



強烈的刺激使我意亂情迷,喘息急促,一隻手已經把女婿腰間的皮帶解開,伸進女婿的褲子裡,將碩大的雞巴緊緊地抓在手裡,越來越快的套弄著,嘴裡不時發出令人銷魂的呻吟:「啊……女婿……嗯……哦……佳林……乖女婿……真好……女婿的大雞巴……真粗……真大……啊……岳母就喜歡……女婿的……大雞巴……」
女婿隔著絲襪和短裙撫弄著我,好像覺得不過癮,就用手將我的短裙撩起向上推去,我輕輕擡起豐滿的大屁股,讓他好把裙子順利的推到我的腰部,之後,我又主動把絲襪和內褲一齊往下用力一拉,露出了早已濕淋淋的騷穴。
我由於年輕大了,已經50多歲的老女人了,所以逼毛非常稀少,只有那麼幾根點綴在陰戶四周,再加上皮膚白皙,陰戶看得清清楚楚。
女婿癡迷地看著我的老騷穴,看到我的兩片又肥、又厚、又濕的大陰唇,緊緊地粘在一起,中間還時不時地流出一絲絲的透明粘液。
女婿放開我的大乳房,彎腰俯下身子,半蹲著抱住我的大屁股,低頭在滑膩的大厚陰唇上舔了一下。
「啊……」我的老騷穴被女婿這麼一舔,白胖的身體猛地一抖,舒服的感覺再也控制不住,也顧不得是在自己的校長辦公室裡,大聲地叫了出來。
同時,陰唇裡唧地一聲,流出來一股淫水。
女婿連忙張開嘴,貪婪的將我的陰精吸進嘴裡,咕咚一聲吞了下去,舔了下嘴唇,說道:「真好吃啊,騷岳母,你的淫水真不錯!」
一邊說,一邊低下頭,在我的整個陰戶賣力地吸舔起來,發出嘖嘖的吸吮聲。
「啊……哦……寶貝女婿……乖女婿……啊……嗯……好爽……啊……岳母的好女婿……舔的媽媽……好舒服……哦……真過癮……」
我的老騷穴得到女婿的賣力刺激,享受到了非常強烈的快感,於是故意把兩條雪白的大腿分得更開了,讓女婿能更加方便地舔弄自己下體,而且還用雙手按住女婿的頭,有一下沒一下的往自己的陰部推送著。
「嗯……乖女婿……舔的媽媽騷穴……好舒服……嗯……啊……親女婿……大雞巴女婿……媽媽愛死你了……啊……」
女婿最愛聽我說騷話了,一聽到我發出的淫聲浪語,更加賣力地舔吸,一股股陰精從我的肥逼裡面不停的流出來,有不少順著陰部滴落到靠椅上。
「淑華……騷岳母……你的老逼水太多了……女婿也吸不完哦……都淌到你的老闆椅上了……」
我嬌羞的輕拍了下女婿的頭,笑著道:「小壞蛋……嗯……還不是……你……啊……你害的……嗯……你個……小畜生……太會舔了……把岳母的騷逼弄得……啊……受不了……騷逼都快……快高潮了……啊……」
女婿扒開我的大陰唇,把兩根手指很輕鬆地插了進去,張嘴含住立在上面的那顆大陰蒂,用力舔弄和吮吸著。
「啊……」我的陰蒂被女婿這麼用力一吸,刺激得我差點從老闆椅上掉下來,幸虧女婿的雙手緊緊地捧住我的雙腿和大屁股。
女婿用力吸吮我的陰蒂,不由地使我萬分興奮,高高地挺起流著騷水的肥逼,雙手用力地把女婿的頭向自己的逼上猛按。
「啊……好女婿……天啊……你要了媽的……命……了……啊……你要把……媽媽的……騷逼……弄爛麼……嗯……乖女婿……親女婿……媽太愛你了……媽的騷逼……太舒服了……啊……」
女婿一邊用靈巧的舌頭在我的陰蒂處上下舔吸,一邊用手指在老騷穴中快速地來回抽送,還不斷地用語言挑逗我。
「騷岳母……騷媽媽……你這個老騷逼……喜歡讓女婿舔麼……恩……說……王淑華是個……老騷逼……快說……」
「壞蛋……壞女婿……啊……又要岳母……說下流話……啊……女婿想聽……媽就說……不管了……啊……嗯……我說……哦……我……王淑華……是老騷逼……哦……啊……老騷逼……喜歡讓女婿……唔……舔逼……啊……」
「好岳母……接著說……不要等我發問……自己說……怎麼下流……就怎麼說……聽到沒……說具體點……」
「我說……我說……」
我早就已經習慣了女婿的挑逗,知道他最喜歡讓我說下流話了,不僅他興奮,我也覺得更加刺激,那種感受真是要死要活的,越說越下流,越說越興奮,越說越過癮,越說老騷逼越舒服。
特別是今天,是在我的校長辦公室裡幹這種亂倫的事,更讓我覺得刺激。
因此,我哪還顧得上害臊啊,再說了,在自己女婿面前還要什麼老臉,只要舒服就行了,只要過癮就行了。
「唔……我是……王淑華……啊……我是個……50多歲的……老騷逼……哦……喜歡……讓大雞巴女婿……哦……摳我的……老逼……唔……」
「騷岳母……你還是啥……」
「還是……是……校長……啊……大白天的……在辦公室裡……哦……讓女婿……弄自己的……老騷穴……」
「嗯……不錯……」
「乖女婿……真好……把淑華……岳母……啊……弄得……太舒服了……哦……淑華還是……女婿的……老母狗……啊……我的老狗逼……讓女婿……使勁摳……使勁操……」
「嗯……你這個老騷貨……」
「啊……好女婿……岳母是……女婿的……老母狗……老賤貨……哦……隨便女婿怎麼搞……都行……」
「騷岳母……老賤貨……接著說……別停……」
「啊……哦……岳母……還是……女婿的……啊……親媽……讓女婿這個親兒子……哦……小壞蛋……小畜生……使勁玩……唔……我的……老騷逼……」
「啊……很好哦……不過……還要跟你女兒一樣……叫老公……快點……叫老公……老公讓你更舒服……」
「啊……好女婿……老公……岳母跟女兒一樣……都叫你老公……啊……好老公……親老公……哦……大雞巴老公……」
「你跟你女兒都叫我老公?」
「嗯……都叫你……老公……哦……你是我們娘倆的……親老公……騷老公……嗯……啊……快把……手指再深點……插到裡面……啊……對……插到老逼裡面……哦……媽的老逼……好癢啊……啊……好想要……快點……啊……」
聽到我的口中說出那些淫蕩的字眼,女婿更加興奮了,用手指快速地在我的老逼裡來回抽送,熟練地運用著各種指法,刺激著我的淫蕩騷逼。
我也越說越興奮,大口地喘著粗氣,迎合著女婿的手指,不停地扭動著豐滿的大白屁股,早已忘了自己是在校長辦公室裡,哪還顧得了那麼多啊,只要老逼舒服,怎麼都行啊。
不過我的校長辦公室隔音還是不錯的,否則,現在全校的教師和學生恐怕都已經聽到我這銷魂蝕骨的浪叫了,那剛才我在全校教師大會上講的師風師德教育可就白費勁兒了……「啊……乖女婿……親老公……用力……嗯……岳母……的老逼……好美……啊……媽媽的逼癢死了……嗯……好女婿……真好……啊……使勁摳……哦……爽死了……」
越來越多的強烈快感開始彙集到我的雙腿之間,火熱的陰戶好像就要爆炸了一樣。
「啊……女婿……淑華不行了……啊……岳母的老逼……要飛了……哦……啊……要來了……啊……老公……媽要來了……啊……」
就在一瞬間,一陣猛烈的快感衝了上來,我又肥又白的大屁股突然向上挺起,雙手緊緊地抱住女婿的頭,用力地把老逼頂在女婿的嘴和臉,使勁兒地頂了不知多少下,也不知道到底噴出了多少淫水,最後終於癱坐在老闆椅裡……
女婿可真是體貼,看我不動了,仍然沒有停止動作,用他的嘴貼在我的陰道口,伸出舌頭仔細地舔起來,不但把我噴出來的騷水全部吃進了嘴裡,咕嚕咕嚕的吞嚥著,還仔仔細細地把我陰戶的周圍都舔了個乾乾淨淨,真是我的好女婿……
我喘息稍定,看到女婿舔完了我的陰戶,就一把將他摟在懷裡,伸出香舌舔吸女婿臉上的粘液,感動地說道:「好女婿……媽真的是太舒服了……有你這個女婿……媽太滿足了……剛才媽真的是……太好了……」
女婿也反手抱住我,貪婪的吮吸著我的舌頭,我們一起纏綿熱吻了一會兒。
「好女婿……光顧著媽好了……還沒好好弄弄你的大雞巴呢……來……讓媽好好吃吃你的大雞巴……是不是等急了?……」
「可不……騷岳母……快點吧……也讓大雞巴好好爽爽……」
女婿站直了身體,把褲子全部脫了下去,碩大的雞巴早已青筋暴怒,我一看,真想立即就含進嘴裡,好好地吸吮。
可是,就在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我倆都嚇了一跳。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接了起來。
我這邊接著電話,女婿也沒閒著,就用那根粗大的雞巴在我的奶子上蹭來蹭去的,時不時地還用大雞巴敲打著我的臉部。
電話是市教育局的孫局長打來的,他說看看我在不在辦公室,有點事想跟我當面說一下。我說什麼事就電話裡說吧。可他偏不同意,說他現在就過來。
真是大煞風景。
女婿也把電話聽得一清二楚,著急地說道:「岳母啊,我的大雞巴還沒好哪,你這就要來人了,那可怎麼辦啊?」
我看著女婿失望的臉,愛憐的撫摸著女婿粗壯的大雞巴,安慰著說道:「好女婿,他說現在過來,至少也得要10分鐘才能到,岳母幫你快點射出來!」
說著,我麻利地把短褲和絲襪完全脫了下來,剛才只是褪到了小腿處,現在更方便了,而且我還淫蕩的把大腿岔開,用玉足勾住女婿的屁股,將女婿的雞巴拽到自己的大腿內側,用女婿的龜頭摩擦著自己水淋淋的老逼,擡頭淫蕩的看著女婿。
「來吧,乖女婿,用大雞巴使勁操岳母的老肥逼,越用力越好,把岳母的老肥逼操爛吧……」
已經憋了半天的女婿知道不能再耽誤了,腰身用力向前一挺,年輕的大雞巴整個插進了我的陰道中。
女婿的大粗雞巴一插進我的老逼裡,就拚命的快進快出、猛追猛打,快速的前後抽動起來,突然而來的猛烈動作還真讓我有點不太適應,可女婿已經無暇顧及我的死活了,只顧在我豐滿的肉體上拚命地動著。
我抓住兩邊的皮椅扶手,張開著雪白的大腿,任由自己濕漉漉的陰戶被女婿用力操著,陰道更是因為劇烈的碰撞發出「啪……啪……」的響聲!
「嗯……啊……好女婿……乖女婿……哦……操的岳母……美死了……啊……用力……操岳母的……老逼……操死媽媽……啊……插到子宮了……嗯……啊……」
看著我淫蕩的神情,聽著我浪蕩的話語,女婿更加瘋狂的抽插著,每次都將大雞巴完全插入我的陰道,一直插到陰道的最深處!
「騷岳母……嗯……我的親媽……叫點刺激的……給老公聽……哦……讓老公爽爽……」
我當然不會讓女婿失望,一邊用雪白的大屁股迎合女婿的抽插,一邊浪叫道:
「啊……親老公……啊……淑華……你的騷岳母……你的……乖老婆……要被你的……大……雞巴……操死了……嗯……啊……親老公……大雞巴老公……你是岳母的……親哥哥……是媽媽的……親哥哥……啊……淑華……爽死了……啊……啊……淑華的……老逼…要被女婿……操……爛了……啊……嗯……親女婿……親兒子……親哥哥……啊……快操……嗯……不行了……快……操死淑華的……老騷逼……啊……要……要來了……啊……又要來了……再快點……哦……啊……快呀……啊……」
「啊……騷岳母……親妹妹……啊……好淑華……哦……大賤貨……老騷逼……啊……老婊子……哦……老公也要來了……哇……啊……要射了……」
「嗯……啊…好女婿……乖兒子……哦……親哥哥……快射……快射進淑華的……子宮……啊……射給岳母……啊……射給媽媽……哦……親女婿……乖兒子……啊……」
我大力迎合著女婿的狂操,把自己的大肥臀使勁向上挺著,豐滿的小腹不停地蠕動著,與此同時,女婿也拚命地對著我的老逼猛頂了幾十下,只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排山倒海般地衝進了我的陰道里!
我和女婿同時達到了高潮,緊緊地抱在一起,享受著這份亂倫的快感……
我讓女婿趴在我豐滿的肉體上休息了一會兒,就十分不捨地催促他快點離開。女婿膩在我的身上不想走,我只好哄著他,後來實在沒辦法,我只得答應滿足他的那個心願,就是以後一定讓他一起操我和我女兒,他這才離開。
女婿剛走不到一分鐘,門口就響起了孫局長急急地敲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