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哥哥同居

我和哥哥的同居生活開始於唸高中,當時,他在高三、我高二。
  我哥很帥,他交過女朋友,女朋友纏得他很緊。不過,哥是個愛自由的人,不願把生活細節每天向人報告,他們就不了了之了。
  我也交過男朋友,是同學們硬把我們拉在一起。也拉過手,拍過拖,不過他要接吻時,我就甩掉了他。
  上了高上,就近上學,我們一起到外到租房子,感覺就跟同居一樣。家務由女生做,包括打掃、煮飯、洗衣服,在家裡媽媽做的事,都用我做。晾衣服時,把哥哥的內衣褲和我的一起高高掛起,有點像家裡的主婦角色。
  下了課,我們都約定一起回家,買菜燒飯,吃過了,就各做自己的事。有時候我會到哥哥房間一起看電視,他都會把我抱在身上,那是一種很親密的動作,我卻以為是很自然的事。自小以來,我都賴著他。小時候是爸爸抱著我看電視。現在,我坐在哥哥的大腿上,或者說得白一點,坐在他脹硬了的那東西之上。
  他也很照顧我,像男生追求女生那樣,替我辦許多的事,如寫作業、接我一起吃午飯、看電影和逛街。雖云是一起逛街,但我們的興趣不同,他愛看男孩子的玩意兒,我做女孩子做的事。不過,我們都沒分開,站在旁邊,忍耐著對方。
  有時,在擁擠的步行街上,他會攏著我的腰,讓我們在人群中靠近一點,但我覺得不自在,因為會給同學看見,以為我們在拍拖。可是,我沒甩開他,因為他有紳士風度,大大方方的在呵護著他的妹妹。小時候,我們手牽手也不介意,不過,到了初中,他忽然害羞起來,不肯踫我一下。到了高中,他對我又有興趣了。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我們開始享受離開家,無拘無束的生活。有男生想和我交往,我沒理睬他們。哥哥也有女生想接近他,因為他算是個風度翩翩的帥哥和高才生,但是他好像沒個看得上眼。
  有一天,我們說要慶祝什麼,好像是情人節。高中的男女生都自吹自擂,標榜自己的「甜心」。我沒男朋友送花,哥也沒女朋友去討歡心。哥說:「就我們哥妹倆自己慶祝吧!」我說:「我們又不是情人,慶祝些什麼?」哥說:「老師說,情人節原本叫『聖華倫天奴日』,記念的本不是情人,而是人間偉大的愛。誰是你最心愛的人,就是你的『聖華倫天奴』。要對他說一聲我愛你。」
  我說:「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哥說:「妳沒有最心愛的人嗎?哥是妳最心愛的人嗎?」
  我不敢說不。我問他:「你呢?」
  他說:「爸、媽之外,妹妹妳是我最心愛的人。」
  我們鬧著玩,買了紅葡萄酒喝,為我們的華倫天奴乾杯。在家裡爸媽不許我們喝酒,但在外面生活,想做什麼都可以。點了根洋燭,播了些浪漫音樂。你一杯我一杯,都喝得迷迷糊糊了。開始談起各自的情史。我說,還未遇見一個願獻上初吻的真命天子,哥說心己有所屬,但未知妾意如何?我好奇地追問哥哥她是誰?我認識的嗎?他說,都認識。我再三盤問,仍不肯透露。覺得沒意思。
  我說:「我喝醉了,要睡了。」回到房間和衣躺下來,我哥就進到我房間說:「今天是情人節,還有話未說的話,妳想聽嗎?」
  我說:「不聽了,除非告訴我你夢中情人是誰?」
  他說,我說了不要惱我。妳就是她,她就是妳。我很久己愛上了妳。
  說不清是醉意,還是哥的話點中女孩子管戀愛的穴道。我對我哥有種奇妙的感覺,哥擁著我接吻,我不能拒絕他。那是我的初吻。全身一陣酥麻,飄飄然,似在做夢的。哥擁抱著我,舌吻了很久。舌吻的意思,是我沒推開他,還回了吻,一來一回的吻著。
  這是我的初吻。然後哥的手放在我的胸前,沒男生摸過我的乳房。
  後來就……嗯,給脫光衣服做愛,羞啊,和哥哥赤裸裸的緊靠著,睡在床上,說不出來的甜蜜。
  那是我的初夜。我知道這樣不好,不過我就是沒辦法克制。
  第二天,哥把我叫醒時,我們都是赤裸著身子。他沒說什麼,只是把我拉起來,推進浴間梳洗。
  當冷水澆在臉上,睜開眼睛一看,我哥赤條條的站在我身後盯著我的裸體。我大叫:「不許看!」把他趕出去。我圍著浴巾,打開浴間的門時,哥已穿上校服,弄好早餐。吃的時候,我低下頭來不敢看他,我知道他在盯著我。
  他說:「昨天晚上我喝醉了,但對做的事不後悔。說的也是真心話,我愛上了妳。現在開始妳就是我的女朋友了。」我不由自主的讓他拉著我的手上學,一直到學校附近才放開。
  無心聽課,等待小息。打開手機,短訊傳來,哥說:「不能忘記我們第一個情人節,但願以後有還有很多。」我看了,滿臉泛紅,心如鹿撞。我和哥真的是談起戀愛來?怎麼辦?他是我親哥哥啊!
  我知道,昨天晚上做過愛之後,我們的關係已經改變了。
  下課,與哥會合時,我對他說:「這個事不能讓爸媽知道,也不要被別人知道。」哥說:「這是我們之間的事,妳知我知就是。」
  自此,我們就像一對戀愛中人,小息時發個教對方窩心的短訊息,坐在哥哥大腿上,邊看電視,邊接吻,一個禮拜做幾次愛、睡在一起,都是別人看不見的地下情也需要在地上曬曬太陽,照照月光。我老老實實的讓哥哥把我當作女朋友的帶我去拍拖。拍拖的滋味是什麼?就是讓自己有給男生追求的那種得意感覺。牽著手,有時他挽著我腰,我靠著他肩頭,散步、逛街,自拍大頭照,卻怕遇到熟人。周末,踏單車走到老遠的地方。我在他背後,環抱著哥腰,把臉貼在他的肩背,還會把乳房緊緊的貼著他。
  我要他陪著我買女生的東西,並且給我意見,這是他從來都以為尷尬的事。我也開始替他買內衣褲,盡可能跟我配搭,他沒所謂,那是原來媽做的事情,由我接管了,。自從和哥睡覺之後,我改穿了些從前想穿卻不敢穿的性感內衣褲和情趣睡衣,那些給媽說成挑逗男生的細肩帶蕾絲邊超薄的款式,吃過晚飯就穿在身上,讓我覺得清爽、自在。露些乳溝大腿讓哥眼睛吃冰琪琳,我也不吃虧。
  替哥哥洗衣服時,有了一種新的感受。我們配襯的內衣褲晾在一起時,一陣甜絲絲的味道湧上來,那是為我的男朋友哥哥做的事。做夫妻也不外如此。不過我只想被哥哥追求,談談戀愛,沒想過要嫁給哥哥。
  我們同居的生活,就像家常生活,可能比跟別的男生談戀愛更平淡,可能是和哥哥開始談戀愛就可以有經常的性生活的緣故,我們跳過了一些戀愛的過程。我們是兄妹,不用山盟海誓,已經很親密和信任,用不著做那些肉麻的事情,這是同班女生和在別的情況下所不能有的。同樣的原因,我們放開懷抱地談戀愛。和自己的親哥哥談情拍拖是剌激的玩意。除了上課,整天都在一起,發短訊說很想念你,太造作了。哥說,向我表白之前,給我單方面寫情信是寫過,但沒寄出。現在,接受了彼此是戀人的關係,就不用寫了。我說:「哥,你欺負了妹妹,情信都省了。」省了就省了,情話留在上床時說。
  做愛時,女孩子都要哄的。總是要聽他說一遍怎樣愛我的話。我想天下間所有戀人都是說著那些話兒。哥哥很努力地捕捉感覺,造些浪漫的句子給我說情話。聽著,心情便舒坦,身子就軟綿綿了,無拘無促,給他脫個清光,摸個飽也願意。以我們在仍在求學期間,性愛就成為我們日常生活,高潮迭起,心也滿足、穩當,與自己信任和相愛的至親的人相擁裸睡到天明,精神飽滿上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