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寫真 – PUB紀實

週末夜一人獨自開車在高速公路上。行動電話突然響起。

「你現在在那裡?」Ben操著他那一口破國語問道。

「高速公路上快到台中!」我道。

「我跟Jack在變色龍,你要過來嗎?」Ben問道。

「ㄣ~~~~~~~!我考慮看看」我回道。

一早即開車北上,又在客戶那夾了一上午的卵蛋。心想快回家泡個熱水澡睡個24小時。

Jack搶過電話同我說道:「Ethan快來介紹一個女孩給你!」

「少在騙我了!每次要我去買單才會說要介紹女孩給我。」

「不去,不去!你們自個玩。」我回道。

禁不住他們的邀約,就此回應他們下交流道後過去坐坐。

Ben 跟 Jack是中南美洲來台灣打工的人士,也是我幫忙他們搞進來的。我一位客戶在中南美洲有設廠,為培訓一些幹部就委託我幫他辦理人員的引進。Ben跟Jack是我引進的第一批人員,常常會找我幫他們解決一些瑣碎的事情。

說真的為了要解決這些人的生理需求,我也常搞的頭痛不已。

後來是我公司翻譯建議我帶他們到Pub去釣一些追洋族後才解決我的困擾。

他們還算不錯,有碰上好康的都會call我前往。

買了門票入場尋找他們倆,在吵雜擁擠的Pub中,人人搖頭狂歡。雷射燈光乍明乍滅,樂聲震撼著人心,舞池裡妖豔的女郎正誇張的舞動身軀撩人又放浪的神情吸引著週遭男人的眼光。

酒精加上熱舞解放了人類原始的慾望,女人在這挑逗著男人,男人像隻發情的公狗圍繞在旁。誰人有幸是她今夜的入幕之賓?

在舞池邊緣發現了他們倆,兩人身旁圍繞著三名女郎。

染色的頭髮在舞池燈光襯映下妖野動人,紅色性感的小可愛配上短得不能在短的紅色緊身裙,修長白析的玉腿有如靈蛇般的小蠻腰。

點了一瓶MICHELOB儘自坐在舞池邊的桌旁,看著三名妖嬌美麗的女郎挑逗著他們倆。

約莫十餘分鐘後五人汗流浹背的來到我桌旁。

「JANE,JAMIE,JENNIFER !!!ETHAN」

「ETHAN!!!!JANE ,JAMIE,JENNIFER」

JACK幫我們互相介紹後,我們聊了起來。

BEN跟JACK將TEQUILA奉為壯陽聖品。

由其是那尾虫,不過兩個多鐘頭六人已經幹掉五瓶。

三名小妖女也開始語無倫次起來,喝酒嘻嘻哈哈中JENNIFER的胸脯常常不禁意的磨擦著我臂膀。小老二漸漸的血脈噴張起來。

小可愛若隱若現又又不時的磨擦著我,我經常在想這些女孩對洋人到底有何特殊的地方?這些死老外也不會比我們東方人大。

(我在三溫暖常碰上,沒什麼特殊的有些還沒有我的一半大ㄌㄟ!)

Ben建議移師到宿舍去,宿舍是我客戶租的全棟透天樓房。

二樓有一彈子間,開著我那台雙門喜美擠了六人,浩浩蕩蕩的來到宿舍。



六人半玩笑似的在撞球,JENNIFER彎腰打球時臀部已經露出一半。我的手幾乎沒有離開過那裡。BEN的牛仔褲已退至膝蓋處JANE跪在他跟前舔將起來,廁所裡傳來陣陣的浪笑聲。我將JENNIFER的黑色內褲扳成一線讓屁股溝夾緊,不時的去抽拉它。

喔….喔….喔….喔….FUCK ME…FAST…喔…喔…喔…喔….喔….喔….YES….喔….喔….喔….喔….F.UCK..喔…喔..喔….喔……ME….喔….喔….G~~O~~OD…啊….啊….我不行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丟了..啊喔啊……我丟了啦~~~FAST~~………FAST…………………..啊…YES….你…還在搞….你好神猛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喔..啊GOD..喔..啊..啊..啊..喔……我又要丟了啦…喔..啊..啊..啊..啊..喔GOD..啊….我丟了啦~~~~~……..

廁所裡的浪笑聲漸漸的換成JAMIE中英穿插的淫叫聲。

我的中指及食指已經在JANNIFER的穴中摳弄著,BEN正座沙發上任由JANE擺弄屁股套弄著,不時還聽到他拍打JANE的屁股發出的啪~~~!啪~~~!聲

JENNIFER頒開屁股溝上的內褲,搖擺著肥碩的陰戶,表示我可以挺進。拉下拉鍊掏出我那火熱膨脹的陰莖,沾染少許的口水後直接全根盡沒。

「啊…!YES嗯…!啊…!啊…!啊…!嗯…!嗯…!」

趴在球臺上的她一面淫叫著一面擺動著臀部。

「嗯…!舒服…耶…!沒…想到台灣男人…原來…也有…這麼的…舒服的…事啊…!」

「GO..OD…,你…能不…能…插快…一點…。」

喝了酒龜頭上神經也麻痺,在猛烈的抽插中慢慢的恢復感覺到陰莖被緊密包圍。

快速的抽差漸漸的腰部有酸麻感,自從退伍後除了打小白球外都沒有作任何的運動。

抽插的約數百來下,馬眼處傳來甦麻感,陰莖也做的高潮前的堅挺抖動。

突然JENNIFER翻轉身子,跪到我跟前含著我的陰莖。

支支嗚嗚的說道:

「讓我吃……噴..到…….我的…嘴裡….!」

這時馬眼一鬆,堆積了數月沒有發洩的精液一射而出。

身體顫抖了幾下後我道:

「好吃嗎?」

「好吃啊!」

JENNIFER還意猶未盡的,將我噴灑在臉上的精液括到嘴裡。

「你是跟我作愛的第二個台灣人。」JENNIFER喘氣著說道。

一付崇洋媚外的樣子,還好剛才有狠狠的端她個一下。

我懶得理她儘自到廁所清洗作愛後滿是愛液的陰精。

JAMIE整身赤裸裸的躺在浴缸醉死在那邊,臉上還殘留著做完愛後那滿足的微笑,身上JACK的精液遍佈。JACK可能跑回房間睡覺了。

BEN也失蹤,僅剩JENNIFER跟JANE擁臥在沙發上。

看看她們讓我不禁想起被八國聯軍攻打過的北京城。

整理整理衣服留盞小燈後回家睡覺去。

昨夜的宿醉讓我又有理由溜來三溫暖鬼混,蒸汽室高溫下減少了腦袋瓜的疼痛感。這一睡直到五點才醒來,撥通電話回公司掰個跟客戶泡茶的理由請小姐幫我打卡省得回公司一趟。

整整睡了五個鐘頭,看來晚上又要像瘋狗跑來跑去的不知如何是好了。掛在和服帶子上的call機忽然響起,撥通電話原來是同業的ㄚ成找我。

「條仔!晚上有事嗎?」

「安怎!」

「飲酒ㄚ!帶你到一家pub聽說那裡美眉很辣ㄡ!」

「來這套!你一定夠舞瞎企投!」

「唔啦!唔啦!好康的報你栽!騙你今晚偶請!」

一定是上回跟我借的五萬塊,說好今天要還我還不出來。想用請我喝酒在拖一拖。反正今天睡了一下午,晚上也不知如何是好就答應了他。

「底ㄟ桂冠園後壁精誠路附近伍一間pub叫coconut!」

「九點半!好嗎?偶先送偶老婆企坐車。」

「她要回南部娘家,一個禮拜。」

「莫怪!安ㄋㄟ厝內某大人。」

「好啦!好啦!直接進企開番啦」

點了一份簡餐隨便吃吃,避開公關經理的騷擾後又溜去休閒區看A片。

九點半準時到達,進去後發現小貓兩三隻。臺上的band也唱的有氣無力的。問了消費狀況後直接點了買三送二的tequila,等人真的越等越有氣。明明說好九點半現在已經過了四十分鐘。

門口兩桌上坐著一對情侶狀的男女,另外一桌一直吸引著我的目光。兩個小辣妹長的並不很漂亮一位穿著米黃色緊身短褲同色背心兩個乳頭若隱若現分明沒有穿奶罩陰戶部位深陷出一道溝,另外一位著黑色連身緊身套裝坐在那臀部都露出一半,三不五時的在做拉裙襬的動作。既然敢穿就不要怕被人看嘛!一直做拉群襬的動作亂做作的。

她們倆香煙一支接一支的抽的比我還兇,不時的轉頭看我看她們的樣子好像在評論著我。

等了一個多鐘頭ㄚ成才來,還帶了一個便當。這個便當長得蠻像唱那首日光機場的歌手,頭髮還剪的一模樣。等得一肚子火"幹樵"個幾句後,三人開始喝將起來。

pub裡面還是只有我們這幾隻小貓,那對情侶也買單離開。我半開玩笑的要ㄚ成那個便當去要約那兩個小辣妹過來坐,沒想到她真的過去還談成帶回,這下換我不知該如何是好。平常一付很臭屁的鳥樣現在只有結結巴巴的猛向她們倆敬酒。

這時候換了一組band看樣子像是菲律賓人,唱得蠻不錯的也帶動了現場些許氣氛,ㄚ成跟那便當跑到臺前跳舞,留下我跟這倆辣妹在玩烏龜翹。幾首曲子過後也被拉去扭個幾下。

忘記介紹一下這倆位辣妹:穿米黃色的是小軒、黑色的是小潔。

酒精、音樂、加上熱舞拉近了我們的距離,小軒跟小潔也開始肆無忌憚的開口黃腔,手來腳來的。小軒豐滿又若隱若現的胸脯加上小潔不時的顯露出來的黑色蕾絲花邊小內褲,第一次感受到慾火焚身的感覺。

口乾舌燥、臉頰發燙、老弟血脈噴張。

喝完第三瓶後ㄚ成說先要離開了,我也約小軒跟小潔一起吃宵夜去。

沒喝完的兩瓶寄放我的名後,ㄚ成已經揚長而去上了我那台雙門喜美我問她們倆想吃什麼?討論不出個所以然後小潔建議帶我去吃"大水餃"!三更半夜的那來的水餃賣,而且還是強調"大"水餃????????

來到了中港路及美村路口的老船長pub,這是一家老pub不注意還沒發覺這家店的存在。每人各點十個在一手的啤酒,水餃送上時還真嚇我一跳,有一般水餃的一倍大,三人在嘻笑中互相挾送至對方口中。不一會兒水餃及那一手的啤酒就光了。我們是在眾人呀異的眼光中目送出門。

小潔及小軒提議買酒到她們租屋處喝,這麼爽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拒絕呢?

就在7-11買了三瓶葡萄紅酒一包冰塊及一些零食來到大墩路底一片新蓋好的公寓直上九樓,三瓶在玩日本拳下不到十餘分鐘就喝光了!小潔向我拿了一千元大鈔去補貨去,剩下我跟小軒喊殘留的冰水。

小軒胸前已被流出的酒浸濕,胸部一覽無遺碩大的乳房在呼吸間微微的顫抖著。小潔帶回來一箱的啤酒,拿給我跟小軒各一瓶,開啟後啤酒噴的我上衣全濕,接著我跟小軒拿著啤酒搖晃後去噴小潔。

不知是酒醉仰是故意,在我脫去上衣及背心後她們倆也在我面前脫下衣服,小潔脫下黑色連身裝僅存黑色內褲,胸部像棵水蜜桃般大小。小軒脫下那濕漉漉的背心後兩棵木瓜掛在那裡。看得我口水直吞。

小軒拉我座下後趴在我侉間,小潔溝著我的脖子跪到扶手上。冰冷的啤酒延我胸腔倒下,她倆就舔了起來。不一會西裝褲全濕了,小軒幫我一次就將我下半身的褲子全數螁去後,她起身退下她那短褲。陰毛長的非常濃密她站上沙發陰戶盡收我眼底,小潔從小軒胸前倒下啤酒,這啤酒延著乳房、肚臍、陰阜、在從她濃密的陰毛留到我臉上,接著她用啤酒淋濕的陰毛擦拭著我的臉,尿液殘留及女性特殊的氣味勾引著我舔起她的陰囊。

小潔轉移目標攻擊我老弟,舌尖輕挑我龜頭及陰囊。陣陣的酥麻感比三溫暖的油壓女郎的功夫還不賴。

「喔……唯……啊~~~~~」

小軒被我舌根挑逗道陰核時發出浪叫聲。加速的搖擺臀部,兩手搓揉著肥碩的胸部,濃密的陰毛刺的我臉頰鼻頭隱隱作痛。

「ㄣ~~~~!唧……ㄣ~~~!」

小潔吸吮著我賬大的陰莖發出陣陣鼻音及吸吮聲。

這情景如果拍攝起來,鐵定不輸歐美A片上的。

「阿!快~~快用力的舔我的珠珠!啊~~」小軒已經有點脫力的叫道。

用我那已經舔的發麻的舌頭用力的了幾下,小軒半蹲的姿勢由小潔輔助,

我的陰莖緩緩插入小軒肥厚的陰戶中。

「噓~~~~~~~~!」小軒長長的一聲後,開始加快速度套弄起來。

而我酒醉迷朦的眼睛看著小軒晃動的乳房,主動用舌頭玩弄小軒她堅挺的乳頭。

「喔!爽死了……啊~!對推!再用力點~!再深一點~!」

小潔在背後幫忙推動著小軒的屁股,我叫她加強力道。

「噢!……啊……」

「啊……嗚……」小軒淫叫著。

小潔長著稀疏陰毛的陰阜挺到我面前,意圖要我舔它。小軒因為豐滿所以大陰唇非常肥厚,小潔較瘦小陰唇有點外翻。小潔用雙手撐開小陰唇要我直接舔她陰核。小軒漸漸的放慢速度可能腳酸,在她用前後搖晃的時候突然將食指插入小潔的屁眼中摳弄。

「啊……要出來了!噢……我,不行了,要出來了!」小潔淫叫道後。軟下身子坐再我胸腔,極速的喘氣。

喝了太多酒,陰莖又沒有刺激漸漸的軟掉。

再小軒的吸吮下不一會它又賬大起來,讓小潔趴在沙發上,扶正陰莖一次全根盡沒。

「啊…………」

剛剛小潔的高潮陰道中現在充滿分汨物,很輕鬆的就抽插起來。小軒也沒有閒著坐在茶几上推動著我的屁股,當我做插入時還會加強力道,讓我重重的端入小潔的深處。

「啊……!不要!」

「啊……啊……真好!」

「啊……不,不行了……啊……又洩了,洩了……」

「啊……噢……」

抽插個百來下後,馬眼甦麻感漸強,抓緊小潔的腰際用力加速的插個十來下後,馬眼一鬆深深的再次插入一股腦的精液射向小潔陰道中。

陰莖抖動個七八下,兩腿一軟轉身倒臥沙發上。小軒趴下舔起我濕漉漉的陰莖。小潔趴掛沙發上喘著氣陰唇微微張開,射出的精液緩緩流出滴在沙發上。

休息了約莫十來分鐘,小軒拉著我來到浴室洗澡。小潔隨後抱著衣服跟著進入,小軒調整水溫讓我躺下幫我洗刷身體,小潔將衣服丟入洗烘衣機後也過來加入我們。

在浴缸中她們倆不時的完弄我的陰莖,時而搓揉時而俯身吸吮它。好似意猶未盡想再來一次。

小潔坐在浴缸邊將溫水加入陰道沖洗器裡,再插入陰道中清潔。看精液混合著溫水從小潔陰道噴出,甚為壯觀我接過沖洗器把玩,並提議讓我幫她在用一次。

小軒也加入排排坐在浴缸邊,讓我幫她沖洗。直到她們倆喊痛時才擦拭身體到臥室裡。

趴在床舖上,小潔及小軒拿起乾的浴巾擦拭我背部的水珠。接著小軒跨坐我背部幫我按摩小潔捏捏我的臀部後用舌尖抵住我的肛門。

舌尖輕抵著肛門,往上滑,停在兩片屁股間來回舔弄著。又故意不時的吸吮我的陰囊。

小軒跳下床走向床頭音響播放音樂,跳起舞來並且不時俯身向前時把胸前的兩顆球交互搖晃。跳到高潮時她的手放在屁股上,還不時地把腰前挺,模仿做愛的動作。

轉身抱住了小潔,開始愛撫她的全身,從耳際到下顎,著沿著她瘦小的乳房外緣,一直到她粉嫩的乳尖,我似乎感受到了她顫抖的小腹。

小潔躺平在床舖上後,開始吻她的乳尖,很快的,乳尖就在小潔的呻吟聲中挻立了起來。我一邊親吻著她平滑的小腹,一邊用手在她的私處輕輕搓揉著,並不時以指尖按揉著她的陰蒂。

低下頭開始舐她最敏感的股間。小潔的小陰唇也開始因為興奮充血朝外翻漲著,極為興奮的狀態下,小潔開始主動侵犯我了。她將我轉到下面,跨騎到我的上面,讓我直接看著她伴隨著呼吸而起伏的瘦小胸部。小潔在上位,並且導引我的陰莖插入她的私處,由於那裡早已充滿了分泌物,毫不費力的進入。

挺起腰身扶著屁股配合著小潔的頻率,小軒跳著跳著單腳抬起將陰戶朝向我摳弄自衛起來。隨著小潔起伏而外翻的小陰唇加上小軒在我面前自衛更加刺激我的感官。

小潔陰道一陣著緊縮後,分泌物更為增加。趴下在我胸膛喘氣不動。

推開小潔我翻身一把抱起小軒,讓她成跪姿,上身趴在床沿上。

我則從後面用兩手姆指輕輕撐開小軒白晰的臀部。

『,翹高點,腿張開點比較好插入…』。

沾滿小潔分泌物的陰莖滑過肛門,抵達兩片陰唇間的縫,便滑了進去。

『啊…啊…嗯…啊…,我…我不行了…插深一點…』小軒淫叫著。

『叫這麼嬌又要深一點,怎麼會不行呢?』我道。

就這背後姿勢抽插個數十下後,感覺腰部酸麻我就將小軒翻回正常體位,小軒的雙腳馬上勾住我的腰部。

『嗯…,插深一點嘛…我快不行了…』

看小軒雙頰紅暈,嬌喘不止,更提起勁往穴裡插。

『啊…啊…嗯…好棒…,我…喔…』

小軒陰道一陣緊縮,蠕動…把我帶上雲端,我的腰下意識地用力頂,想要進入小軒陰道最裡端,而小軒也不斷地撐開雙腿,頂著我的陰莖配合著。

『喔…啊啊~~~嗯……啊…….』小軒放聲地呻吟。

我也再次地射出,整個人趴倒在小軒身上,陰莖卻還貪婪地留在穴中,享受陰道的蠕動…

三人就此昏睡過去。

八點call機鬧鈴想起,打給助理中文傳輸那留言要她幫我打卡。編了一個直接到客戶那的小謊言後,又睡回去了。

直到一股甚強的尿意逼的我醒來,上完廁所後看到兩個赤裸裸的女體,性慾又湧起。小軒的陰阜及陰毛上還殘留我昨夜精液乾燥後的白色遺跡,長著稀疏陰毛及小陰唇外翻小潔吸引了我去玩弄它。

「哥哥~~!不要吵我啦!人家還想睡覺ㄌㄚ!」小潔翻身喃喃地說道。

看到一瓶綿羊油在桌上,倒了一點在小潔的陰戶上。潤滑後食指直接插入小潔的陰道中摳弄,剛開始她掙扎一下。慢慢的任我擺佈。

不一會小潔就開始呻吟了起來,以食指按摩著小潔的私處。我來回的磨擦著,並且用舌頭舐著小潔的大腿內緣。果然,不一會小潔就開始激烈的呻吟了起來,還不時的忸動臀部想配合我的手部運動。小潔果然開始受不了了,開始挺了身起來。

「哥哥~~~!挖的人家又想要了啦!」小潔喃喃說道。

我當然不能就這樣,我摳著她小穴不放,並且從另一個角度舐她的乳房。一股濕熱的暖流在她私處間游走,她的愛液以近乎失控的方式不斷的泌了出來。

看情形時刻到了,我抱著小潔給她陰道衝刺著,她己經叫不出來了,因為過度的興奮,她只能張大著嘴發出喔喔的聲音,抬著她的腿,用力張開她因為興奮而收縮的陰道,在一輪強力的衝刺之下,我首先進入了最後的高潮,全身因為興奮而痙欒,整個人抓著小潔緊緊不放。

受到了我們的作愛搖晃的刺激,小軒她早已醒來在自慰著突然叫了出來,一陣尖叫後就整個人癱了下來,在她高聲尖叫後一陣抖動,然後我就看到一股液體從她陰戶泌出。

整個人不停的喘著大氣。

小潔燙好衣服我的後幫我穿上,小軒在小潔幫我燙衣服時,躺在我身邊撒嬌說:

「哥哥,我們這個月房租還沒付,能不能幫人家付嘛?」

當作是花錢開查某反正昨晚到早上蠻爽的,看看這房子大概八九千元即可打發。

掏穿好衣服掏出皮夾拿了一萬塊出來。

「一萬夠付房租吧!」我也半裝傻的說道。

「哥哥你當我們倆是應召的ㄚ!一萬塊那夠付」

「人家租這一個月加管理費也要兩萬二」小軒皮條的說道。

點了點身上僅存九千元都拿給她道:「我只剩這些啦!」

小軒拿了我的錢後儘自走入房間內,小潔穿著內褲套件花格子大襯衫送我去搭電梯。

親了我一下後在我耳邊說道:「我有再您皮夾留我的call機號碼。」

「有空記得要call我ㄡ!」

過後沒多久我call了幾次小潔到七期重劃區的motel,事後拿錢給她有時還會塞還給我,說什麼缺錢時再跟我要。

小軒因為太勢利且過於豐滿,吃多了會膩。三四個月後她們也分道揚鑣。

一次在香港羅浮關回台的路上,被扒手扒走皮包。一些庫藏的美眉連絡電話也一並遺失。去找她時管理員說她已經搬走了。

每每想起她時真的很痛恨那扒手。

一次在客戶的要約下到海派酒店找他,買單時慫恿我帶小姐出場吃消夜。出來後帶我到忠明南路上一家pub繼續喝,想用灌醉我就可以賺一攤出場費。再海派時就開了三瓶不倒翁,這姑娘還亂好心的介紹我說到pub就是要喝tequila才過癮,目的還不是想用tequila的強烈酒性灌倒我。一去到全場人士都認識這為位姑娘,她也丈著有不錯的酒性想灌醉我,她寄放的兩瓶半喝完時,看我無動於衷使出殺手澗呼嘯的要在開三送二。

酒保拿來沒多久,一堆人輪番上陣來向我們敬酒。她們做的也很漂亮剛開始我還沒發覺,等到幾杯下肚後。注意到我的酒杯每每都是半滿,而她的只有四分之一的量。她也一樣的跟大伙兒乾杯。

越想越不對勁,其實今天買她出場跟本是應付我客戶。我也不想跟她怎麼樣,這樣子搞我心理當然不爽。

藉故到廁所將剛才喝的挖出來,吞下我客戶給我一直都沒有用到的解酒藥丸,用冷水洗把臉後笑臉走出來。

不到十分鐘酒醉的茫然感消失,酒一杯一杯到像是白開水一般。

她請來的打手死的死逃的逃,只剩amy留下跟我拼酒,amy說話好像娃娃唱歌沙啞中帶著磁性,人瘦瘦的長的像溫翠萍。買單時才知道喝掉六瓶tequila。

剩下的酒寄放amy的酒卡後,由我跟amy扶著酒店姑娘雪莉坐上我那台剛買的中古520,坐在右側乘客座的amy讓我不時側面看著她的臉蛋

想像著跟她做愛,用各種姿勢從前面、後面、甚至口交,我甚至能感受到我火熱的陰莖粗暴的塞入她的小口中那種滑潤的感覺,我還聽見她富有磁性的聲音,因為耐不住我猛烈的衝擊而發出動人心弦的淫聲浪語,一聲聲把我催向加速往八期重劃區疾駛。

問了好幾家motel都客滿,直到朝富路才找到一家還有空房的。拿到鑰匙後迫不及待的直駛到房間,拉下鐵門先連拖帶拉的將雪莉拖到二樓地毯上,喘著氣回到車上抱起amy剛走到樓梯轉角,amy喃喃的說「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急忙的將amy抱到浴室還沒有就序她已經尿出來了。迷朦的她隱約看到按摩浴缸直喊著:「我要洗澡!」

我扶著她坐在馬桶上,打開水龍頭放水。協助她脫下連身套裝及被尿浸濕的內褲絲襪,陰毛長的濃濃密密,恥骨蠻高的在配上我兩手剛好掌握的乳房,奶頭跟葡萄乾大配上一圈五十元硬幣般的粉紅色乳暈。

amy現在有些清醒,要我先出去照顧雪莉。讓她獨自泡一下。

脫掉被水濺濕的褲子,看看地毯上醉死的雪莉。老弟被amy的美麗的侗體挑逗起來,越想越氣掀起雪莉的短裙螁下她米色的內褲,掏出陰莖沾點口水硬插入。醉死的她沒有知覺,澀澀的陰道在抽插中漸漸潤滑。

插著茫然無知覺的雪莉,抽插個數百下後。馬眼一鬆精液直洩她陰道深處。

「叭…‧叭…‧!」身後突然傳出鼓掌聲。

圍著浴巾的amy靠在浴室門口,微笑的望著我拍手。我走向她身邊她申出手玩弄著我射精後軟下的陰莖,笑著說道:

「看你剛才表演的很神猛,不知能做第二回合嗎?」

「妳想試試嗎?」我靠上去想抱她。

她笑著把我推開後說:「全身為是汗及酒味!先去洗洗吧!」

趕緊脫下襯衫及內衣跳入按摩浴缸內。amy叫道:

「洗乾淨點!如果有異味就別想要!」

沖沖洗淨後圍上圍巾,來到床沿。amy端坐在床上看電視。我靠近後幫她按摩肩膀,不時的又用下部磨擦著她的背部。

「下手輕一點。」她說著然後自動趴下讓我按摩她的背部。

我跨坐再她臀部按摩著她,慢慢的往下移,一邊輕輕抓著她的玉臀。

偶然也用手指碰括著她的陰唇和菊門。接著我專攻她陰唇與菊門摳挖。

amy遂抬起屁股,把毛茸茸的陰戶湊過來要我舔弄她。軟小的陰唇被我銜在小嘴裡吮吸她扭動著腰肢,配合著我的舌頭。她好像很喜歡人舔她的菊門,每當我舔她那時她都特別的興奮,還會叫說那裡好癢要我多舔那裡。

就在我猛烈攻擊她陰核數分鐘後,她翻身而起將枕頭堆疊起來後自動的躺下將雙腿異常的抬高。

「我喜歡看陰莖抽插時,陰唇翻進翻出的樣子。」amy興奮的說道。

我開始懷疑她的性癖好是否異常,掏起我那又勃起的陰莖將龜頭磨擦她的陰唇沾染些她分泌出的潤滑液。後緩緩的差入。

「ㄡ~~~~~!」她吟出聲音。

她將她那毛茸茸的陰戶挺了上來,讓我陽具進入她溫軟濕潤的陰道裡。她扭動著腰肢,讓她緊窄的陰道壁把我的龜頭磨擦著。

她眼看到我的陽具被自己那兩片潔白的嫩肉所包裹,又感受到那細嫩的腔肉和我龜頭吻接的快感。

amy繼續不厭其繁地把她那雪白粉嫩的臀部抬起放落,她抬起時我的陽具就會露出一段來祇留下龜頭在陰道。這時可以看見連她粉紅色的嫩肉也會被帶出一部份。

而放落時她那光潔白淨的陰戶就把陽具整條吞入。她迷濛的雙眼時而看我時而盯著我陰莖跟她交合的部位。

看到她那眼神好似要我用力的端她,我漸漸的加快抽插的速度,悅耳的淫聲浪語,目睹她養眼的嬌姿美態,而且享受著性器官交合的絕頂樂趣。這就是作愛的快感。

約莫抽插個百來下,腰部漸漸的感覺無力,扶身拉她起來。

坐姿她快速的搖晃她的臀部,我不時的扶起她那豐滿的酥胸,輕咬著她的乳頭。跟著她推躺下半蹲著上下套 弄著我的陰莖。

「ㄚ~~~~!ㄚ~~~~!」

淫叫聲中還帶著激烈運動引來的呼吸聲。

不到半個鐘頭前剛發洩完一次,這次不管amy如何劇烈的運動著我都還沒有想出來的感覺。

數十下的套弄amy嬌吟後一聲撲倒在我胸膛嬌喘。

休息一會後我翻身讓她趴下雪白的玉臀不禁的輕咬一下,提起龜頭再她陰戶邊磨噌一會後一股腦的全跟盡沒。在我全速快速抽插下原本緊繃著的身體突然軟下,陰道內分泌物也增多,我心想可能達到高潮了。

我硬邦邦的陰莖還沒有想出來的意思,於是呼慢慢的再她背後幹著她,手也伸入她陰核處挑弄著。

不一會因剛才高潮軟掉的身驅又逐漸恢復起來,也開始搖動臀部想要試著配合我的動作,在磨擦過她的陰核後我時而摳弄著她的陰核時而用指甲輕括她的菊門。她對這兩個地方好像非常敏感。

就在她加快屁股配合著我的頻率後我托起她的腰做最後的衝刺,再數十次的衝刺下我馬眼一鬆,陰精直洩amy她陰道內部,

她吟叫道:「插再最深處不要動。」

我緊緊的抓住她的腰讓我倆最緊密的交合著,陰莖在amy陰道內抖動著吐出精液,而amy再我射精完後也讓我感覺到她陰道一鬆一緊的,好似要將我陰精吃進去的感覺。

終於amy在我射精完的平靜中再達第二次高潮。我貪婪的不想將陰莖抽出,繼續讓它在amy陰道中泡著。amy陰道也一陣陣的悸動感覺好美。

「你好重ㄡ。」

「我被你壓的喘不過氣來啦!」

在amy的哀求下不大情願的起身將陰莖抽出。可能是第二次精液並不多沒看到流出來。拉起amy身子一起到按摩池內泡澡。

再池子中我們聊了起來,我們談的好高興。後來她拉過我手看看時間已經快五點了。吹促我起身要我載她回家。著好衣服丟下三千塊在梳妝台上讓醉死的雪莉明天買單。送amy回到公寓後她向我要了一張名片。就往裡走去剩下我望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大樓內。約一星期後突然收到amy約我出去的電話,我喜出忘外的祈待著與她見面。

我跟她交往了約七八個月後來知道了她的家庭背景後。

我慢慢的從發洩性慾者的狀態下轉變為輔導她回復正常生活的義工。她的故事我會在下一個故事"外遇"中寫給你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