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漂亮的媽媽

我與女友相處3年多了,第一年我就為她開了苞,從那以後,幾乎每個星期,我倆都要有兩三次的激情,可是日子久了,我就對她失去了一開始的渴望,閉著眼都快知道她有多少根陰毛,這還有什麼意思,直到那天,去了她家見過她的媽媽之後。
那是一個夏天的傍晚,我與女友約好,去她家親熱,因為她是一個單親家庭,父親去世的早,母親又是一個個體商戶,所以對她的照顧不是太多,以至於她家幾百平的常常只有她自己一個女孩子,可想而知會有多麼的寂寞。因為天氣潮濕悶熱,我為了方便就只穿了一件沙灘風的褲衩,灰色的背心,剛進她的家門,我就張開雙臂緊緊的抱著女友,雙手不停的搓揉絲質內衣下的小屁股,邊搓揉還邊用手指輕輕撫摸她的菊花蕾,女友一下子就被我挑起了慾望,把頭搭在我的肩膀上,喘著粗氣:「啊…啊…不要,那裡髒…啊。」
即使這樣的玩弄,我還是覺得不太過癮,於是,突然間,我的中指猛的伸進了她的菊花蕾中,女友沒有料到這突然的攻勢,跟著我的手指,用胸部猛的忘我身上一頂,:「討厭,我們不要在這裡了,去裡屋吧…」
「嗯,看我在床上怎麼收拾你」我奸笑道,因為這次我是有備而來的,我特意從網上訂購了催情噴霧,總看介紹說明上把催情噴霧吹噓的如何了得,今天我還真想拿女友試一試…
到了她的房間,女友剛想脫衣服,我拉住了她,說道:「小婷,你媽媽不在家,帶我去你媽媽的房間做吧,總在這裡做一點也沒新意,來點刺激的吧。」
小婷微微的遲疑了一下,雖然覺得不好,可她也是一個騷女,總想更風騷淫蕩一點,同意了我的意見,就帶我上了二樓,去了她媽媽的房間。
剛一進屋,迎面就飄來一股誘人的成熟女人的香水味道,說不清與小婷的香水有什麼不同,不過聞起來感覺就是特別香。第一次進了一個寡婦女人的房間,我就總想找出點什麼,看看有沒有自慰棒,有沒有跳蚤之類的東西,可礙於小婷在身邊,我不方便左翻右看,就強忍著性子為小婷揭開睡衣的扣子,說實話,小婷的皮膚很好,白白的,一粒黑痣都沒有,光滑的皮膚看著還特別的嫩,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她的胸特別小,這也不能怪她,才20多歲,我能有什麼過分的要求呢,我的手臂像一條蛇一樣繞到小婷的背部,在她的背部不停的撫摸,嘴中含著她的乳頭,用唾液沾濕那嫩嫩的小肉粒,像個孩子一樣吮吸著,小婷的喘息越來越重,胸部在床上一起一伏的,儘管我知道前戲對於女人來說特別的重要,可這真是對男人心靈上的折磨,我清楚的感覺到老二由硬硬的變成麻麻的感覺,不等小婷性慾完全被激發,我就緊忙脫掉褲衩,手扶著老二用力一頂,挺進了小婷的嫩穴,「啊…」
小學濕而緊的肉穴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龜頭,讓我感覺想一張嘴在吸著老二似的,差一點我剛進去就射了出來,那樣豈不是太掃興了?
我停頓了一下,掌握好射精的慾望,慢慢的在小婷肉穴裡來回的抽插,木床的吱嘎聲,雞巴進出肉穴時的草乾聲,更加激發了我抽插的慾望,正當我們忘我的做愛時,我突然聽到有高跟鞋上樓梯的聲音,而且是兩個人,有說有笑的,似乎是個男人,當時那麼緊張的情況下我哪會去考慮那個男人是誰,連忙拉起嚇壞的小婷,整理好亂糟糟的床,鑽進了大衣櫃裡,這時門開了,我透過大衣櫃的縫看見了小婷的媽媽和一個男人有說有笑的,男人50多歲,樣子很老,不過穿戴整齊像個事業成功的人士,至於小婷的媽媽,那可真是神級的美麗熟女,雖然快40歲,但一點也看不出歲月的痕跡,身材保持的還是凹凸有致,黑色的絲襪勾勒出那雙美腿的曲線,工作制服的上衣只扣著最下面的幾個口子,一條深深的乳溝一眼望不到低,給人無線的遐想,烏黑靚麗的長髮散在肩膀處,如果不是真的在衣櫃裡躲著,我還真不敢相信現實生活中會遇見這麼漂亮的美人兒,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雖然是黑框的眼睛,依然讓我覺得搭配的十分誘人,真當我還在驚歎這等美女的時候,那個50多歲的老頭的雙手就在小婷媽媽的身上來回撫摸,「小婷,你媽媽竟然有男人呀。」
我把嘴湊在了小婷的耳邊輕聲說,大概是嚇傻了,小婷沒有給我答覆,我只好知趣地透過門縫看外面發生的事,不去理會她。
那個男人像性飢渴一樣,迫不及待地脫下自己的褲子,又去給小婷媽媽脫衣服,從上衣到絲襪,男人不放過每一處能脫的衣服,小婷的媽媽一直緊閉著雙眼,任由這個男人在她的身子上做下流的事,我躲在衣櫃裡看的也是慾火焚身,雞巴一直硬硬的挺著,我突然想到還是愣著的小婷,右手伸進她的大腿根部,在她的肉穴裡抽插,櫃子外面大人幹的熱火朝天,櫃子裡面,我們倆個也不甘寂寞,邊挑逗小婷的陰蒂,我邊透過櫃子的門縫看外面兩個人的進展,那個男人似乎光是為滿足自己的獸慾一樣,一點也不管小婷媽媽的感受,一開始就把他的雞巴往肉穴裡插,小婷的媽媽雖然得不到應有的滿足,可也依然順從了男人的意思,緊閉著雙眼躺在那裡,大約沒有技巧的抽插了幾十下吧,那人喘著粗氣,趴在了小婷媽媽的身上,「這麼快就完事,果然是越老越不中用。」
我暗自想道,這時男人的手機響了起來,似乎是有很緊急重要的事,讓他完全顧不上床上的美人,急忙提起褲子就走人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當一身,樓下的門緊緊關上了。似乎一切的發生的那麼快,讓小婷媽媽沒有得到什麼快感,還是靜靜的躺在床上,劈開著纖細的雙腿,這時,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所以好戲還能繼續,之間她一翻身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裡面拿出一根很粗的自慰棒,放在嘴邊不停的舔著,像是在舔真的一樣,「哼哼,我就知道,寡婦一個人在家不會安分的。」
之間她津津有味的舔著自慰棒,另一隻手不停地刺激自己的陰核,在床上表演著一幕幕的淫蕩,可我一直覺得不是很滿足,因為我的老二一直派不上用場,這時,我突然想起了我褲衩裡還有剛買的催情噴霧,腦中一下閃過一個想法…
我悄悄的從兜裡取出那瓶噴霧,將噴霧頭伸出衣櫃外,對著床上的蕩婦按了幾下,可能我怕距離太遠沒有效用,就多噴了好幾下,等縮回來一看是,霍,我竟然噴了小半瓶,當時那個心疼呀,可春宵一刻值千金嘛,也就沒有管那麼多,靜靜的等待著外面發生變化。
至於小婷,好像不那麼害怕了,緊緊的抱著我,用舌頭舔著我的耳朵,我也那舌頭回應著她,大約過了幾分鐘,我聽到越來越重的喘息聲,可並不是小婷的,我知道一定是藥效發揮了作用,等我探出頭一看是,果然,小婷媽媽的身上已經分不清是汗還是口水,整個人的目光呆滯,兩雙手用力抓著自己的豐胸,大概是下面太難受了,她不停的擺動自己的腰肢,在床上來回翻滾,我見時機成熟,一把推開了衣櫃門,猛地抱起小婷將她扔在了床上,似乎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小婷的媽媽沒有反應過來,嘴裡流淌著口水,輕聲的說:「你是誰?…啊…怎麼會…會在這裡…」
我也不在擔心那麼多,脫下自己的褲衩,將悶了好久的老二露在了外面,二話不說蹦上了床,將兩個女人摟在了自己的懷中,小婷沒有什麼反抗,甚至是很喜歡這種淫亂的氣氛,而她媽媽在觸碰我的那一刻就緊緊的摟著我,也許這就是藥力的作用吧…我把舌頭湊近了小婷媽媽的嘴邊,用舌尖輕舔她的嘴唇,一隻手的指尖輕刮她的乳頭,另一隻手的指尖輕刮小婷的乳頭,懷抱中的兩個美女都被我弄的如同觸電一般,嘴裡發出嗯嗯啊啊的浪叫,「快插我啊,啊,快插我吧…」
大概是下面水留的太多,小婷的媽媽自己主動邀請我去插她,實話說我也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了,正把龜頭對準她的陰戶時,發現那個男人渾濁的精液在陰唇外面流淌,心中一股噁心感油然而生,「你這個騷貨,騷逼那裡有別的男人的精液,還想讓我草你?做白日夢去吧…」
「啊,,啊,,不要,好小婷,幫媽媽把精液弄掉吧,很好吃的…啊。」
小婷看了我一眼,我輕輕的點了點頭,於是她就把嘴湊在了她媽媽的陰戶面前,伸出舌頭插進了陰門,嘴還用力的吸著,「啊,,,啊,好小婷,你吸的媽媽好爽啊,啊…」
眼前的這對母女如此淫亂,我哪控制的住,將兩人的屁股抬起,菊花蕾面對著我,講兩手的中指放在了小婷媽媽的嘴裡攪動了幾下,就插進她們二人的屁眼中,肛門的肉真的是嫩嫩的而且很溫暖,我試圖擴大她們的屁眼好把自己的食指也伸進去,「啊,不要啊,好疼…」
兩個女人慘叫著,可正在興致上的我哪有工夫理會她們,一用力就將食指也伸進了她們屁眼裡,在肛道中上下地摳著,那感覺就好像肛門也會呼吸一樣,一張一合的,待我將手指抽出來是,菊花的口還是開著的,四邊的周圍泛著血紅,這時小婷吸乾了她媽媽陰唇上的精液,此刻的我也想得到高潮的滿足,就手扶著龜頭,對準她媽媽的小穴查了進去,「啊,啊,,,」
也許是太長時間沒有享受到高質量的做愛,小婷的媽媽被突如其來的肉棒帶來一種充實,雙臂緊緊的抱著身邊的小婷,兩人嘴中的舌頭相互纏綿,而我則做起了活塞運動,來發洩我這一晚上的慾望,「啊…啊…小婷,抱,抱緊媽媽…媽嗎好爽啊…」
我不停的變換抽插的頻率,像成人片裡那樣時快時慢,展現自己的做愛技巧,來滿足小婷媽媽的原始慾望…就這樣,我不停地抽插著,大約十多分鐘,我感覺快射了,緊忙抽出雞巴,對準她們母女的臉,「啊…」
就這樣,我射在了她們的臉上…。過後的幾個小時裡,我們都躺在床上,撫摸著對方的身體,那一次,我感到做愛是如此的美妙,會有如此的快感…
所以,直到今天,我還是小婷家的常客,她們母女二人的慾望全部由我一個人來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