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朋友的老婆引誘

志威和我是同家公司多年的同事,由於工作的關系有機會見過他老婆--竇豆。
志威是個木訥型的人,居然會娶到那麼漂亮的老婆,竇豆是個美麗動人的女孩子,活潑好動,身材有著白裡透紅的肌膚,高挺的雙乳、細盈的纖腰、渾圓肥嫩的玉臀及一雙修長的玉腿。
初次見她時轟然心動,有股想操死她的沖動,尤其她那豐潤的雙唇,真想看她含我屌的模樣。
一想到她是朋友的老婆也就不敢造次,不過偶爾吃吃她豆腐也滿有快感的。
有次志威生日,一些同事去他家聚餐。
那天他老婆竇豆穿了條緊身短裙,露出兩條白嫩誘人的美腿。
半透明雪白薄紗的襯衫,非常誘人。
由於大伙非常的高興,所以多喝了點酒,借著酒意放肆的望向他老婆雪白的乳溝,不經意的和一雙眼睛對望,原來是他老婆發現我的行為,用那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瞪我一眼。
被她這樣子一瞪,我真是心跳加快。
一不小心將筷子掉落桌椅下,側身去撿時,看到他老婆緊閉的大腿微微張開,我望著她的私處,真是讓人難受。
或許待得太久的關系,起來時看她臉頰泛著紅暈,真是美呆了。
不久,我又故意掉了筷子,再彎腰下去時,看到她不時的移動她雙腿,窄裙中的春光清晰可見,白色蕾絲小褲衩,及穿著絲襪的性感美腿,這對我來說非常刺激!飯後大伙余興節目要麻將,多了一腳,我就讓給他們去打,獨自到客廳看電視。
過了不久,見他老婆竇豆也過來坐在我對面沙發上陪我看電視。
電視的節目沒什麼吸引人的,不如看看對面美女好一點。
此時竇豆卻並未注意自己的坐姿,反而將雙腿微微的對著我張開,我的視線不停的在竇豆大腿根游走。
她不經意的發現我的眼神注視著她的裙內,本能的靠緊雙腿,後又微微的張開,雪白的雙腿不停的交換著,白色蕾絲小褲衩忽隱忽現,不久後把腿放下來。
由於他們打牌的地方在另一房間,我就大膽的將身體往下挪移,更清楚看到她裙內春光。
他老婆此時眼睛注視著電視,有意無意的將大腿張得更開,她臉色紅潤,呼吸顯得有些急促,雙手貼緊她大腿外側,慢慢的游移。
我的手情不自禁隔著褲襠摸著我硬硬的雞巴,用眼睛化成雞巴插向她濕熱的逼裡。
忽然有人開門走出來的聲音,驚醒沉醉在意淫中的我們。
門打開一聲。
「老婆,弄些啤酒進來。」志威出來跟他老婆嚷著。
被這樣一嚇,他老婆趕緊合起雙腿,紅著臉拿酒進去。
志威雖然木納木納,可是卻貪兩杯,每次酒後醉得像只死豬般睡著。
我也裝無事般到麻將房看他們打牌。
「張哥,要不要換你來打?」另一同事問我。
「不了,看你們打就好了。」我趕緊回答著。
不久,志威他老婆忙完也跟進來看,站在她老公旁也就是在我對面。
看著看著,忽然有道灼熱的眼光往我這望來,抬頭一瞧,是他老婆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當他老婆知道我回看她時,嘴角微微一笑,這一笑真美。
她眼神隱藏某種暗示的深情看著我,回頭就往外走。
「各位,你們慢慢打,我到客廳看電視。」我對著他們說後趕緊跟出去。
咦…?客廳沒人?晃到廚房,只見他老婆--竇豆的身體依在角落,一腳靠在牆上,充滿渴望的大眼睛看著我走進來。
我緩緩的走過去,把手擺在她頭旁的牆上,兩人深情相望。
當我慢慢地把她下巴抬起時,她身體顫抖了一下,我用手摟她到懷裡,她熱情地將嘴唇貼上我的唇,她的舌頭主動伸進我的嘴裡翻攪著!當她的舌頭縮回去時,我的舌頭也跟著伸進她的嘴裡,用力的吸吮著她的舌頭。
我們緊緊的抱住對方身體親吻著,像要將我們倆人的身體溶為一體似的緊緊的抱住!我們此時什麼也不管了,只想彼此的占有對方的身體,她的身體隨著我的吻不停的扭動著,嘴巴不停的「嗯…」。
我正要采取進一步時,忽然客廳有人說話:「終於打完了。」「是啊!」我們趕緊整理一下儀容,沒事般的走出廚房,見他們正從房間走出來,志威對著他老婆說:「竇豆,還有酒菜嗎?」「還喝?」竇豆不高興的問道。
「有什麼關系,難得嘛!」志威帶著酒意的嚷嚷著。
竇豆心不甘情不願的去准備。
經過幾回的敬酒後,大家也差不多了。
「志威!我們要回去了,志威。
喂!志威!…」大伙忙搖醒志威,志威還是不動的像只死豬般睡著。
竇豆:「不用叫他了,他一喝醉都是這樣的,沒關系!你們先回去吧。」「好吧!謝謝你們的招待。
大嫂,先走了。」大伙陸續的回去。
我到門口時望著竇豆,彼此眼神交會的笑一笑,就跟大伙回去。
到了樓下各自解散,我晃了一圈回到志威門口,按了門鈴,竇豆開門問道:「誰啊!」「是我。」
我快速的閃進門,問竇豆:「志威呢?」「還躺在沙發上睡覺。」我心急的把竇豆摟過來往嘴唇親,竇豆用手頂著我胸襟,輕聲說:「不要,我老公在客廳。」「他不是睡死了嗎?」我悄悄的問她。
「是啊,可是…」此時我已不管得那麼多了,就重重的吻上她的嘴唇,用舌頭撓開他老婆的牙齒,舌頭在口腔裡攪拌著,他老婆火熱的響應著。
被朋友的老婆引誘
我吸吮著竇豆的舌頭,雙手不安份地隔著衣服在她豐滿雙乳上搓揉,而竇豆則閉著眼享受我熱情的愛撫,我的雞巴慢慢的硬挺頂在竇豆的下腹,她興奮扭動著下腹配合著:「唔…唔…」我雙手伸入竇豆撇露低開的衣領裡蕾絲的奶罩內,一把握住兩顆豐滿渾圓富有彈性的乳房又摸又揉的,她身體像觸電似的顫抖。
我粗魯的脫去了她的上衣、奶罩,但見竇豆她那雪白豐滿成熟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出來,我一手揉弄著大乳房,一手伸進她的短裙,隔著小褲衩撫摸著小逼。
「啊…唔…」竇豆難受的呻吟。
陰唇被我愛撫得十分熾熱難受,流出許多透明的淫水,把小褲衩弄濕了,此時把她的小褲衩褪到膝邊,用手撥弄那已突起的陰核,竇豆嬌軀不斷的扭動,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竇豆邊呻吟,邊用手拉開我褲子拉煉,將硬挺的雞巴握住套弄著,她雙眸充滿著情欲。
我一把將她的軀體抱了起來就往沙發方向移動,輕輕的放在沙發上。
我先把自己的衣褲脫得精光後撲向半裸身體的竇豆,愛撫玩弄一陣之後,再把她的短裙及小褲衩全部脫了,竇豆成熟嫵媚的胴體首次一絲不掛的在老公面前呈現在別的男人眼前。
她嬌喘掙扎著,一雙大乳房抖蕩著是那麼迷人。
她雙手分別掩住乳房與私處:「喔…不…不行…不…要…在…這…裡…」我故意不理會她,就是要在志威面前奸淫他老婆。
竇豆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掙扎邊嬌浪叫,那淫蕩的叫聲太誘人了。
拉開竇豆遮著的雙手,她那潔白無瑕的肉體赤裸裸展現在我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勻好看,肌膚細膩滑嫩,看那小腹平坦,大屁股光滑細嫩是又圓又大,玉腿修長。
她的逼毛濃密烏黑,將那令人遐想的小逼整個布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粉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性感小嘴同樣充滿誘惑。



我將她雪白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親吻那逼口,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用牙齒輕咬陰核。
「啊…啊…你弄得我…我難受死了…你真…壞…」志威他老婆被我舔得陣陣快感,大屁股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嬌嗲喘息聲。
「唔…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舐…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瀉了…」我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逼肉,竇豆的小逼一股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大屁股抬得更高,令小逼更為高凸,讓我更徹底的舔食她的淫水,竇豆已被我舔得情欲高漲。
「哥…你…好…會舔…害…人家…受…不…了…」我用手握住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她的小逼口磨擦,磨得竇豆難耐不禁嬌羞吶喊:「好人…別再磨了…癢死啦…快…快…人家…要…」看她那淫蕩的模樣,忍不住逗她說:「想要什麼?說啊!」「嗯…你…壞…死…了…」「不說就算,不玩了。」
我假裝要起來。
「不要!討厭…好嘛!…人家…要…你…插進…來…」竇豆說完後,臉頰紅得像什麼一樣。
「說清楚,用什麼插?」「嗯…用你的…大…雞巴…」竇豆邊說邊用手握住我的雞巴往逼裡塞。
從來沒有偷過人的竇豆此時正處於興奮的狀態,連她老公在對面沙發上睡覺也不管了,急需要大雞巴來一頓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洩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我不再猶豫的對准逼口猛地插進去,「滋」的一聲直插到底,大龜頭頂住竇豆的花心深處,覺得她的小逼裡又暖又緊,逼裡嫩肉把雞巴包得緊緊真是舒服。
我想竇豆除了老公那的雞巴外不曾嘗過別的男人的雞巴,今天第一次偷情就遇到我這粗長碩大的雞巴,她哪吃得消?不過我也想不到今天居然能讓我吃到這塊天鵝肉,而她的小逼居然那麼緊,看她剛才騷媚淫蕩饑渴難耐的表情,刺激得使我性欲高漲猛插到底。
竇豆嬌喘呼呼,望著我說:「你真狠心啊,你的這麼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的是那麼緊,讓你受不了,請原諒我。
竇豆,我先抽出來好嗎?」我體貼的問她。
「不行…不要抽出來…」原來竇豆正感受著我的大雞巴塞滿小逼中,真是又充實又酥麻的,她忙把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背部,雙腿高抬兩腳勾住我的腰身,唯恐我真的把雞巴抽出來。
老公常喝醉的回家,害她夜夜獨守空閨,孤枕難眠,難怪被我稍為逗一下就受不了,此時此刻,怎不叫她忘情去追求男女性愛的歡愉?「竇豆…叫…叫我一聲親丈夫吧!」「不…不要…羞死人…我有老公了…我…我叫不出口…」「叫嘛…當你老公面前叫…我親丈夫…快叫。」
「你呀…你真壞…親…親丈夫…」竇豆羞得閉上那雙勾魂的媚眼,真他媽的有夠淫蕩。
「喔…好爽…親…親丈夫…人家的小逼被你大雞巴操得好舒服喲!親…親丈夫…再插快點…」春情蕩漾的竇豆,肉體隨著雞巴插逼的節奏而起伏著,她扭動大屁股頻頻往上頂,激情淫穢浪叫著:「哎呀…張…大…哥…你的大龜頭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舒…服喲…我要射了…喔…好舒服…」一股熱燙的淫水直沖而出,我頓感到龜頭被淫水一燙舒服透頂,刺激得我的原始獸性也暴漲出來,不再憐香惜玉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陰核來操她。
竇豆的嬌軀好似發燒般,她緊緊的摟抱著我,只聽到那雞巴抽出插入時的淫水「噗滋!噗滋!」不絕於耳的聲音。
我的大雞巴插逼帶給她無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幾乎發狂,她把我摟得死緊的,大屁股猛扭、猛搖,更不時發出銷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爽死我了…張哥…啊…操死我了…哼…哼…要被你操死了…我不行了…哎喲…又…又要射了…」竇豆經不起我的猛插猛頂,全身一陣顫抖,小逼嫩肉在痙攣著,不斷吮吻著我的大龜頭。
突然,陣陣淫水又洶湧而出,澆得我無限舒暢,我深深感到那插入竇豆小逼的大雞巴就像被三明治夾著的香腸般無限的美妙。
一再洩了身的竇豆酥軟軟的癱在沙發上,我正操得無比舒暢時見竇豆突然不動了,讓我難以忍受,於是雙手抬高她的兩條美腿放在肩上,再拿個枕頭墊在她的大屁股下,使竇豆的小逼突挺得更高翹。
我握住大雞巴,對准竇豆的小逼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她嬌軀顫抖。
我不時將屁股搖擺幾下,使大龜頭在花心深處磨擦一番。
竇豆還不曾享受過如此粗長壯碩雞巴、如此銷魂的技巧,被我這陣陣的猛插猛抽,竇豆直爽得粉臉狂擺,秀發亂飛,渾身顫抖般的淫聲浪叫著:「喔…喔…不行啦…快把我…操死…了…啊…受不了啦…我的小逼要被你操…操破了啦!親丈夫…你…你饒了我啊…饒了我呀…」竇豆的放浪樣使我更賣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誘人的小逼才甘心。
她被操得欲仙欲死,披頭散發,嬌喘連連,媚眼如絲,全身舒暢無比,香汗和淫水弄濕了沙發。
「喔…好老公…你好會操逼,我可讓你操…操死了…哎喲…」「竇豆…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洩了…」竇豆知道我快要達到高潮了,配合提起余力將大屁股拼命上挺,扭動迎合我最後的沖刺,並且使出陰功,使逼肉一吸一放的吸吮著大雞巴。
「心肝…我的親丈夫…要命的…又要瀉了…」「啊…竇豆…我…我也要洩了…啊…啊…」竇豆一陣痙攣,緊緊地抱住我的的腰背,熱燙的淫水又是一洩如注。
感到大龜頭酥麻無比,我終於也忍不住將精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竇豆的小逼深處。
她被那熱燙的精液射得大叫:「唉唷…親丈夫…親哥哥…爽死我了…」我們同時到達了高潮,雙雙緊緊的摟抱著,享受激情後的余溫。
片刻後抬手一看手表已是深夜一點多,看看志威還真的很會睡,他老婆被我操得哇哇叫,他也…往後的日子,我和竇豆常常約會,各種地方都留有我們的淫欲。
當然在她家裡更是不用說,從客廳、廚房、臥房、餐廳、浴室等等,真是處處有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