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動,乖,乖女……爸射進去了

屋內只一盞床頭燈,雖不太明亮,室內的家什卻可一目瞭然。這顯然是一間女中學生的臥室,牆上貼了一些少女喜愛的時尚圖片,椅上堆靠著幾個布娃娃。窗下是一張小書桌,左側有一張梳粧檯,台後有一張單人床,靠床頭的一半被梳粧檯擋住,只能看到近床尾的一半。床帷低垂,帷帳在幌動。
「喔,不……別這樣,不要………」尋聲看去,只見床沿上伸出四條腿,在上的那兩條粗壯多毛,在下的那兩條細膩光滑細膩的那個微弱地掙扎,多毛的那個便莽撞地按壓四條腿不斷地來回磨蹭。
透過床帷,可看到上面的那個的屁股,正在不停的起伏,上下聳動。
過了好一會兒,上面的那個猛動了幾下,便死死地壓住不動了,說著:
「……」
底下的那個便不動了,卻把腳尖繃直了,微微的不住顫抖,帶動得整個帷幔也蕩起一陣陣的漣漪,不一會兒又軟趴趴地彎在床沿邊上。
這時床帷打開了,那個粗壯多毛的原來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那個細膩光滑的卻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蛾眉杏眼,臉上掛滿淚痕。二人下身都一絲不掛,上身雖然淩亂,卻穿戴齊備。
此時,床上的中年漢子仍然摟著姑娘不放,多毛的大腿插在姑娘的雙腿之間緩緩地摩擦著,一隻手摟著姑娘的脖子,另一隻手伸進姑娘的上衣裏摸弄著那溫軟的胸脯姑娘只無語啜泣,雙腿本能地夾住,卻又不自然地放開,兩手無力地推搡著中年漢子。
「傻孩子,又不是第一次了,還傷心害臊作啥……今兒你媽晚上回不來,咱們的夜還長著呢……」說到這兒,中年漢子嘬住姑娘的嘴。
姑娘把臉扭到一邊,無奈又被父親扳回來,正好被父親的舌頭吐了滿口。津液在粘在一起的兩個口腔內來回吞吐著,女兒的舌頭越掙扎反越合獸父的心意,最後她反倒一動不動如死人一般,任由父親作弄著口舌,咋咋有聲。
看到女兒就範,父親便把手伸進了剛上高二的女兒姚嬈的大腿之間。
雖已被父親姦淫過幾次了,但姚嬈仍是本能地把腿夾緊,卻早被父親的大腿擱在襠裏,無奈只好扭臀躲閃,卻哪裡敵得住毛茸茸的大手把女孩兒家的私處兜滿。
姚嬈只覺下身一陣風來,便有粗硬之物插入陰道,先是一指,後又是一指,再是一指。前後三指在那柔弱的地方進進出出,揉捏按壓──羞恥早被摸了個精光。一股水兒滲在父親的手上,連著剛剛射進去的精液攪拌塗抹,赤紅的下體一片狼藉,黝黑的陰毛都粘在一塊兒,上面還撮弄出點點泡沫。
此時憑著豐富的性愛經驗,姚大旺知道女兒有感覺了。那具雪白豐滿的誘人身軀開始泛紅,出現了輕微的抖動,喉頭裏也有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被壓在口腔裏面。
姚嬈在老爹有預謀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擴散到了全身,空虛的渴望也在催眠著她的神志,極需有一根粗大的東西來塞滿。那種渴望在逐步地侵蝕著姚嬈的神智。從紅色的小溪裏流出了緩緩的淫水。
父親看到女兒粉紅的嫩肉裏流出了愛液,心中那股慾火頓時爆發。那條七寸來長的粗大陽具,青筋暴漲,馬眼裏已經流出了透明的慾液,一翹一翹的正尋找一個濕潤的洞口。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做父親的跪坐撐起下體,望前聳身,腥臭的陰莖湊到女兒的嘴邊,「張嘴……乖乖……」
酥軟成一團的姚嬈,喘息未定,兩頰緋紅,杏眼迷離,乖乖地把通紅的小嘴張開來。父親把龜頭在女兒的紅唇上來回磨蹭,粘稠的前列腺液塗滿姚嬈的小嘴。
看到女兒掛絲的小嘴一開一合,姚大旺將龜頭捅進女兒的嘴裏,登時嗆得姚嬈連咳幾聲。沒容她多想,爹爹的陽具便灌了她滿口。
姚大旺看著自己的陽具緩緩插入女兒的櫻唇,感覺著裏面的那條舌頭退無可退的尷尬,心下一陣竊喜,竟抱住女兒的頭開始猛烈地抽插。他緊緊地抓住了女兒姚嬈的頭,用力挺動屁股,強迫她與自己的屁股做相對運動。
突然,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感到陰囊劇烈地收縮,裏面積存的熱精開始沸騰。屁股猛力的往女兒嘴裏衝刺著,龜頭觸到女兒舌頭底下,那裏正好有一個窩兒。姚大旺得理不讓人,狠命地把雞巴望女兒嘴裏戳。姚嬈此時也只有嗚嗚哀叫的份。
整個床又震動了,嘎吱嘎吱響了起來。姚嬈兩隻手拍打著父親的屁股,身體來回扭動,姚大旺卻反而更起勁地做著活塞運動。嘴塞得滿滿的,只能發出咿咿唔唔的呻吟聲的姚嬈只希望父親快點兒射出來。
「要射出來了!……喔……射出來……了……」姚大旺狠狠挺動幾下屁股,便只把睪丸露在外面,整枝大雞巴塞在女兒的咽喉裏射精。此時一切聲音都靜止了,只有窗外颯颯的雨聲……
床上還是那兩父女,姚大旺並沒有把雞巴從女兒的口中抽出來。反而仍然就著女兒嘴裏的精液緩緩抽動著,姚嬈的嘴角隨著父親的抽動滲出一股股粘稠的液體,此時的她已經徹底失神了。精液順著嘴角流到耳根,又流到枕邊,頭髮裏。
姚大旺舔了舔乾焦的嘴唇,把女兒翻個身,面朝下,屁股朝上。姚大旺盤腿坐在床頭,又把雞巴塞進女兒的嘴裏,探身揉搓著姚嬈那泛著油光的雙臀。仔細看,這真是一副豐滿肥碩的大屁股,從上衣的下襟露出來更添嫵媚,還有那圓潤的大腿,細膩的小腿,尖尖的腳丫……
姚大旺只恨自己沒多長幾隻手,他一手攬著女兒的頭以防鬆脫,另一手撫摩著女兒豐滿的屁股,擦拭著上面的汗珠兒。豐腴柔軟,酥若無骨,無論如何也是摸不膩的啊。姚大旺手自然滑進女兒的兩瓣屁股之間,摸到一處豐膩的肉團,當中是一條濕漉漉的肉縫兒,這就是女兒的屄了,神秘地在女兒的兩腿間隱藏了十七年,終於被他得到了,徹底佔有了!
雨還在靜悄悄的下著,好像老天爺也為今晚這對亂倫的父女遮羞。
「還記得你小的時候爸爸常親你的屄嗎?」
「記……記得」姚嬈羞怯地小聲說。
小時的情景彷彿就在眼前。自七、八歲至十、二歲,爸爸經常在沒有別人的時候撩起她的裙子或脫下她的褲子,邊看邊摸她的小肉縫,然後反覆地親吻著,她除了感到很舒服,也沒有別的,這在她心中只是一種父女間親密的小遊戲。沒想到當時的遊戲現在想起來是那麼的淫穢不堪,而且總是讓自己激動不已。想到這兒她的小腹和陰部明顯地顫抖了一下。
姚大旺看在眼裏,心裏很滿意,每次提到這個問題女兒的淫亂本性就會暴露出來。他感到身下的女兒主動起來,原來只是放到女兒嘴裏的雞巴被吐了出來,一隻柔軟小巧的舌頭在龜頭上反覆舔著,一隻小手在他的會陰部和陰囊上輕柔地撫弄著,還不時地握住他的雞巴上下套弄著,女兒口交和手淫的技朮這姚好,他這一個多月的教導沒有白搭,他的雞巴在女兒的努力下又硬了起來。他把嘴湊向女兒細密陰毛下的肉縫,「哦……」姚嬈喉嚨深處發出一聲歎息。
姚大旺在女兒的下身用力地親著,姚嬈也挺起胯部配合著父親,「以後除了爸爸不許讓別的男的親你的屄。」
「嗯。」姚嬈鼻子裏發出像蚊子一樣的聲音。
姚大旺並不滿意這姚小的聲音,舌頭上又用了用力。
「啊……爸,輕點兒……我受不了……」
「包括將來你的丈夫也不許,記住了嗎。」
「記住了。」姚嬈眼裏儘是屈辱的淚,可生理上的快感和慾望還是讓她順從了父親。
「記住什麼了?」
「我的……屄……只讓爸爸親,不讓別人親!」
姚大旺對自己的功夫很滿意。「
「想屄嗎?」
「想」
「想什麼」
「我想讓你的大雞巴我的屄,姚嬈想要爸爸的雞巴,女兒想和爸爸屄……」
姚嬈的性慾在極度的羞辱中被徹底地激發出來,她討好地小聲叫了出來,嘴裏說出這麼髒的下流話,還赤裸著下身和自己的爸爸摟在一起,她激動得混身發顫。
姚大旺這回騎到了女兒的屁股上,被姚嬈裹硬了的陽具一下插進女兒緊湊滑潤的陰道裏。
在他的臉上,無法掩飾他對性慾的放肆和渴望,他肆無忌憚地摟著女兒,他的胯部用力地撞擊著女兒那雪白渾圓的臀部,房間中發出很大的肉與肉之間的撞擊聲。
「啪啪啪」肉與肉之間的撞擊聲盈耳。
「嘖嘖嘖」肉棒與小屄的摩擦聲在房間中有節奏地響著。
父親在喘息。女兒也在喘息。聲音更響。速度也更快。
姚大旺又把女兒的身子翻過來平躺在床上,兩腿左右分開,然後快速伏下身去,在女兒漂亮的小嘴上親吻著,姚嬈也微微閉著眼,舌頭與父親的舌頭糾纏著,兩臂緊緊摟住爸爸的脖子。
姚大旺把自己的大背心褪到腋下,又把姚嬈的小襯衫解開,推開胸罩,讓女兒嬌嫩的乳房和高挺的小乳頭在自己的胸部揉搓擠壓……。
大雞巴在女兒的濕嫩的陰部肉縫上下蹭了幾下,一挺便插了起去,揮舞肉棒全力幹了起來。
姚嬈感到父親那已相當熟悉的滾燙大雞巴,進自己神秘的少女羞處,她嘴裏立時發出快樂的叫床聲,她把雙腿盤在父親的小腿後,下身一挺一挺的配合著自己的爸爸,也是用自己的身體,自己女孩獨有的私處滿足著爸爸,也在享受著自己爸爸帶給自己的性快感。
在呻吟中,父親的精液有力地噴入姚嬈的屄中,一直向著她陰道深處的花芯灌進去。在呻吟中,女兒花芯也如湯沸,花芯微張,無數的蜜汁傾灑而下,澆著父親那光滑的龜頭,也澆滿自己那個小小的蜜壺。
「噢,懷上爸爸的孩子,我的乖女兒,懷上…………」
「呀……不,我不要啊…………」
插在陰道深處的大龜頭在不斷地伸張膨脹,隨著它的每次伸張,必有一股熱辣辣的液汁注入女兒的肉屄中。一次,一次,再一次……。肉棒在彈動著,屁股在戰抖著。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精液的特殊氣味。
姚大旺緊緊地抱著女兒的屁股,棍子也打不開。肉棒深深地植入女兒的身體的深處,它沐浴在女兒的洪水般注下的溫潤蜜汁裏,龜頭的馬眼噴出衝擊力很強的精液。濃稠的精液和女兒那稀釋的淫液混合在一起。



姚嬈那緊湊蜜實的小屄中,充滿著亂倫的液汁。
這是今夜的第三之射出。這回姚大旺像入爪魚似的趴在女兒的身上,仍然翹硬的雞巴還插在女兒的屄裏,兩個人的兩撮黑毛交織在一起,摩擦著,發出颯颯的響聲。
姚嬈也討好般的扭動屁股,讓父親的陽具在自己的子宮裏攪合,她享受著父親那紮人的陰毛,刺在大陰唇上,感受著來自父親的熱乎乎的精液,這回又是射在那兒裏面……。
兩星期前,姚嬈月經剛完,被父親強姦破瓜。此後每隔一、兩天,父親便會來姦淫她。現在自己已進入「肥沃期」,今夜爸在裏面射了好幾次,又射得那麼多……會受孕嗎。
「要是真的懷孕了,該怎麼辦?」姚嬈想著,眼淚流下來,嘴角的白花花的精液也流下來了。姚嬈不是怕被爸爸屄,事實上她已很喜歡爸爸她的屄,喜歡屄時爸爸帶給她的那種說不出的欲仙欲死的快感。她擔心的是,一旦懷孕了,會被外人閒言閒語,和社會法律的非難……。
兩個人上身的衣裳仍淩亂掀開,少女裸露在外的柔嫩乳房,被壯漢父親的多毛強壯的胸膛,壓成了兩隻扁圓的小肉餅………兩人光溜溜的下身交疊在一起,父親仍然翹硬的大雞巴深深的插在女兒的小屄裏……。
姚嬈知道此時就是母親撞見了,父親也不會把雞巴從自己的小屄裏抽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