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探病房,豔遇美嬌娘

九月底的一個星期六上午,我和媳婦帶著孩子一起去我們小縣城的第一醫院看望住院的岳父。岳父已經住了三次院了,都是老毛病,第一次大家都很緊張,后來的兩次也都有點麻木了,這次住院一直都是由媳婦的弟弟在醫院照顧他的。
  岳父住在醫院的急診室的1號病房,這是個很普通的病房,本來有三個床位,但醫院為了增加收入,又加了一個床位,顯得比較擁擠。我們進去以后,看到岳父住在最靠里的床位上,其他的三個床位上都有人,再加上照顧病人的家屬,顯得很是凌亂,簡直沒有下腳的地方。
  進入病房以后,媳婦和她弟弟一起去咨詢主治醫生了,我就坐在床頭陪著岳父嘮叨了几句。突然感覺眼前一亮,只見門一閃,進來一個艷麗的少婦。她大概30歲左右,燙著微黃的大波浪頭發,一雙眼睛不是很大膽很嫵媚,水汪汪的,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低領体恤,撐得的胸前鼓囊囊的,下身穿著一條緊身的低腰藍色牛仔褲,腰部雖然不是很細,但臀部挺翹渾圓,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女人味。只見她徑直走到挨著岳父的床位,我這看到這個床位上躺著一個老太太,看樣子應該是她母親,她手里端著臉盆,里面放著毛巾,看到了我,只是輕輕地瞟了一眼,微微點了一下頭,就俯下身去給她母親擦拭臉龐和雙手。
  因為她們的床位挨著岳父的床位,所以我能方便我近距離地觀察她,尤其是當她彎腰給她母親擦臉的時候,看到她那被緊身牛仔褲包裹著的渾圓挺翹的屁股時,我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邪火,好想馬上扑上去狠狠地蹂躪和玩弄面前不時扭動著的迷人的大屁股。
  這時岳父也很配合地說想睡一會,我就馬上給他搭好被子,順手拿了一張報紙,斜倚在窗戶旁邊,一邊裝作看報紙,一邊不時地用眼角的余光仔細打量這個迷人的尤物:黑色的低領体恤襯托著她的皮膚很是白皙,脖子上戴著的金項鏈的墜子不時觸摸著她那深深的乳溝,短小的体恤下面露出一段白花花的小腰,還有她那不經意流露出的慵懶迷人的風情……看的我眼花繚亂,心里欲火升騰的,但卻還要裝作一副心不在焉,專心讀報的樣子,唉,真的好可憐啊!
  等到我媳婦和她弟弟回來的時候,我已經意淫好大一會了,這時候這個迷人的少婦已經做完了一切,正坐在她母親的床位的后面低頭翻看著手機。我?迫自己收回內心的綺念和臆想,仔細地詢問著岳父的病情和住院這几天的情況,媳婦的弟弟說沒什麼大礙了,但醫生還說要留院觀察几天,輸液鞏固一下,看著內弟那有點發紅的眼睛,我就自告奮勇地說今天晚上由我在醫院照顧岳父,內弟說不用,我說我這星期也沒什麼事情,就替替你,你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洗洗澡換換衣服,內弟看我說的很堅決,就先自己回去了。
  一轉眼就到了中午了,我和媳婦先給岳父打了飯,然后去醫院外面的小飯館里面隨便吃了一口就回到了病房,進去才發現病房又多了一個少婦,看眉眼和那個艷麗少婦有几分相似,不過沒有她身上的那種女人的嫵媚,多了几分勢利的模樣,問了岳父才知道是那個少婦的妹妹,病床上那個老太太果然是她們的母親。
  原來她妹妹是來送飯的,同時又給她姐姐訴說她們哥哥的不是,不僅不來照顧母親,而且連住院費都不想出,還絮絮叨叨的說她晚上要上夜班,不能來照顧母親了,還要她姐姐多操心。
  聽著她們姐妹倆嘮嘮叨叨的,我心里卻開始彌漫著喜悅,想著晚上可以能和這個嫵媚的少婦一起同屋而住,心里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期待,說不定會發生一些什麼事情呢,呵呵。
  在醫院照顧過病人的色友們應該是有体會的,其實照顧病人確實不是個容易的事情,瑣碎的事情很多,好在媳婦在那,我就只是跑前跑后地做一些喊護士換水,扶著岳父去衛生間之類的事情,期間因為媳婦在場,所以我也敢和那個少婦搭訕。
  我這几年雖有過出軌,但也都是偷偷的行為。所以在媳婦面前還保持著好男人的本色,對于這個艷麗的少婦,我雖然有很?烈的欲望,尤其是她身上那股嫵媚的女人味深深地吸引著我,當然還有她那個被牛仔褲包裹著的迷人的大屁股(我一向對大屁股的女人有一種很深的迷戀),但小說里面的狗血情節畢竟是作者杜撰出來的,現實畢竟還是現實,尤其是在醫院這樣的特殊場合,我不認為自己能有一親芳澤的機會。一想到這些我反而自然起來,舉止行動也正常也許多。
  下午基本沒什麼事情,吃過晚飯我就讓媳婦先回去了。七點我扶著岳父在外面轉了一圈,我一手扶著他,一手舉著輸液袋,然后就坐在急診室外面的長椅上休息。這時我發現那個艷麗少婦正在病房外面打電話,而且說話好像很著急的樣子,她在走廊里面來回走著,電話打了很長時間,掛了電話的她顯得很氣悶的樣子,靠在牆壁上不願回病房去。
  岳父一直在外面的長椅上坐到快九點的時候才回病房,回到病房我才發現病房顯得很安靜,靠門口的那個老太太輸完液被家人接回去住了,另外一個病床上的老太太是由她五十多歲的女儿照顧的,這個靦腆的婦女很安靜,沒事的時候就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那里。艷麗少婦正在接電話,她一直沒說什麼,只是說讓打電話的人來一趟,電話很快就掛掉了,老太太問是不是她哥哥打來的,她說是的,老太太說這個不孝順的逆子,全當我沒這個儿子,還說真苦了她了,我聽到老太太叫她小雅,我這才知道她的名字原來叫做小雅。
  病房外面漸漸的安靜下來了,小雅等她母親輸液的針被拔下來,扶著她吃了藥以后就給她母親說出來一會再回來,老太太也沒說什麼就睡下來。岳父的輸液也在十多分鐘以后結束了,我也扶著他吃了藥,他也躺下來開始睡覺了,我估計輸液里面含有鎮定劑之類的藥物。看看暫時沒什麼事情了,我就也出了病房。
  沿著走廊我來到了醫院的后院的住院部的院子,外面的空氣很是清新,偌大的院子還有一些老病號在外面坐著閑談,這時我看到了一個人獨坐在角落長椅上面的小雅。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感覺此時的她很孤單,很需要男人堅?的依靠。
  這時我不知道哪里來了一股勇氣,不由自主地走到她面前,小聲地問道: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她抬頭看了看我,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我坐下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情急中拿出了手機,翻出了我喜歡聽的那首黎瑞恩演唱的《一人有一個夢想》,調小聲音放了起來,甚至跟著輕輕的唱了起來。
  你也很喜歡這首歌嗎?她突然問我。
  嗯,是的,是的……我很喜歡的。我聽到她問我,一下子變的結巴起來。
  接下來的交談變的輕松起來,她好像非常想找一個人傾訴一下自己苦悶的心情,而我恰好出現在合適的時間于合適的地點,況且戴著眼鏡的外表斯文的我,也沒有讓她顯得戒心十足的,再說我們也不算嚴格意義上的陌生人。所以有時候生活就是這樣奇怪,什麼事情都可能會發生,這也許就是人們常說的桃花運吧。
  她告訴我她今年32了,高中畢業就去南方打工,在那邊認識了現在的老公,老公老家是湖南的,現在在開長途大貨車,平時一直在外面忙,很少在家,有一個10歲的女儿,她平時在那邊照顧女儿,和公婆們住在一起,關系不是特別好,老公脾氣也不是很好,今天晚上還打電話給她讓她趕快回去,她說走不了,她老公還很生氣的樣子。他哥哥簡直不是個男人,母親住院了也不管,住院費也不想拿,這几天一直是她在醫院照顧著,感覺心里很煩躁。
  我一邊傾聽,一邊安慰她。沒想到說著說著,她居然低著頭小聲哭了起來,我一邊拿出自己隨手裝在口袋里的紙巾遞給她,一邊輕聲細語地勸慰她堅?一點。
  我想她畢竟是一個小女人,几天來的勞心勞力和生氣煩悶讓她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途徑。趁著給她遞紙巾的時候,我用手輕輕拍了几下她的背部,她猛地顫抖一下,扭捏地挪動了一下身子,但卻沒有說什麼,我嗅著她身上散發著的淡淡的香水味,那壓抑很久的欲火突然間猛地又燒了起來。
  我說你看我笨嘴笨舌的,也不會安慰人,不如我給你唱首歌吧。她說謝謝你的耐心地聽我說了這麼多,我沒打擾你吧。我說傾聽一個美女的獨白是我應盡的義務,她說我都成老太婆了還美啊,我說你要是老太婆,那天下的女人都應該上吊了,她破涕為笑說了聲討厭。
  于是我給她唱了那首李琛的《窗外》
  沒唱完她就開始輕輕地鼓起掌來,那雙嫵媚的眼睛顯得更加水汪汪的了,身子不自覺地向我這邊靠了靠,我的老天爺啊,感謝我的嗓子,感謝李琛。
  這時候坐在外面的老病號們紛紛回病房里,我雖然很舍不得結束著氣氛越來越好的交談,但還是不得不和她一前一后回到了病房。
  病房里更安靜了,那個五十多歲的婦女已經合衣睡在了空著的那張床位上,我和她都靜坐在相鄰的床位后方,聽著三個病人或輕或重的鼾聲。
  就這樣坐了一會,我心中的欲火還是沒有消散,目光不停地瞟著近在咫尺的她,她也不是很平靜,不時低下頭,用手撫弄一下自己的頭發。此時無聲勝有聲。
  我渴望打破這種沉默,更渴望我們的關系更進一步,甚至期待這個平淡的夜晚會發生一些什麼。
  我掏出手機看了看,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想著坐在近旁的迷人尤物,那種內心極度渴望但現實卻不允許的焦渴讓我很想大喊大叫一番。不行,過了這村就沒有這店了,我一定要主動做一些什麼,我在心里暗暗對自己說。
  下定了決心,我馬上付諸于行動。我站起來,拿了熱水瓶,推門出了病房,來到醫生值班室,兩個年輕的實習女護士正無聊地坐在辦公桌旁邊翻看著厚厚的醫學用書,見我拎著熱水瓶進了屋就說沒有熱水了,如果想吃藥就接點飲水機上的開水吧,我說沒有就算了,隨即出了值班室。
  沿著走廊我一直往前走,各個病房都很安靜,看來無論是病人和照顧病人的家屬都已經開始休息了,走到轉角我看到了往二樓上的樓梯,我沿著樓梯上了二樓,二樓是醫院的各個科室,白天人來人往的二樓此時顯得異常冷清,一個人影也看不到,透著一樓的燈光我看到了二樓走廊里靠牆的一排座椅,我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走廊的盡頭,只見走廊的盡頭還有一排四人座的排椅,我突然笑了一下,又對自己說成敗自此一舉,干吧。
  我回到病房,看到小雅已經側躺在她母親床位后面,估計這几天晚上她都是這樣休息的。我先放下熱水瓶,仔細觀察了一下病房的三個病號和那個睡在靠門口床位上的病號家屬,還好,他們都睡的很沉,于是我輕輕地來到小雅身邊,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一下子就轉過臉,看來她還真的沒有睡著,看到是我,沒說話,就坐了起來,我趴在她耳邊小聲說我在外面等你就徑直走到門外,這才發現自己的心跳的很快,我不敢確定她一定會出來,但如果她真的出來了,我的計划就成功了一半!
  時間過的很慢,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終于看到她出來了。看到她出來了,我內心一陣狂喜,但卻要裝作很平淡的樣子對她說:這會老人們都睡著了也沒什麼事情不如出來透透氣?她紅著臉點了點頭,我就在前面引導著她走向轉角的樓梯。
  來到樓梯前面,我轉過身對她說:咱們上二樓去吧,二樓有長椅,而且也安靜……她遲疑了一下,但沒說什麼,我不知道哪里來了一股勇氣,拉起了她的小手往二樓走去。
  她掙扎了一下,見我沒有松開的意思,就不再掙扎了,順從地跟著我走上了二樓。
  我一直拉著她走到二樓走廊的盡頭,淡淡的黑暗包容了我們,也慢慢釋放了我們兩顆火熱的心,一種異樣而刺激的氣氛彌漫起來。
  我輕輕地拉過她的身子,對著她的耳邊小聲說:累了就靠在我的肩膀上吧,不要總把煩悶憋在心里,這樣對身体不好的……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她原本還很僵硬的身子突然變的柔軟起來,她一下子扑進我的懷里,低聲地抽泣起來,好像身上穿著的堅硬的盔甲一下子被剝落了,重新變回了一個需要男人呵護和安慰的小女人模樣。
  我輕輕地拍著她的后背,感受著她蓬松的頭發不時地輕掃著我的臉頰,嗅著她身上散發著的絲絲幽香,感受著她火熱柔軟的嬌軀靠在我的身上,我的欲火一發不可收拾。
  我的手掌開始輕輕地摩挲著她的背部,顫抖的右手手掌緩慢地移動到她露出的細膩的腰部,指肚感受著她柔軟的皮膚。她的抽泣停止了,身子扭動了一下,但卻沒有閃避。
  我的左手毫不客氣地滑到她飽滿渾圓的臀部上,隔著牛仔褲來回貪婪地愛撫著她那迷人的屁股,我胸膛與她的身子緊緊地貼在一起,盡情地擠壓著她飽滿的胸部,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我用我的帶著短須的下巴摩擦著她的脖頸和她的臉頰,看著她沒有掙扎的意思,我的雙手都按在她豐滿的屁股上,盡情地揉搓起來。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我們的嘴唇吮吸在了一起,剛開始僅僅是試探性的接觸,不久就開始了熟練的接吻。我的舌頭霸道地掘開她的牙齒,開始掃蕩她的口腔,吮吸著她甜甜的津液。
  我感到我的下身要爆炸了,雞巴硬的難受,好想馬上插入一個火熱多汁的淫屄,我不再滿足于手口之欲,我渴望得到更多的。
  我忽地用雙手托起她的屁股,把她放在了旁邊的長椅上,我蹲下身,一邊與她繼續接吻,一邊用手隔著体恤愛撫她的豐滿的乳房。她用手抓住我的手,但並不是很用力的樣子,我掙脫她的小手,一下子從体恤領口伸了進去,隔著胸罩按在她的乳房上,她沒有再進一步阻止,只是用兩只小手胡亂摸著我的頭發。
  我騰出左手從体恤后面摸到她的乳罩按扣,嘗試了兩次終于單手解扣成功,然后沒等她反應過來我的右手就緊緊地握住了她豐滿的乳房,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她的乳頭已經開始變硬,我知道她已經完全動情了。
  用兩個手掌技巧性地愛撫著她渾圓豐滿的乳房,一邊繼續和她接吻,這種感覺真的太妙了。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場合,女人確實會做出一些平時想也想不到的事情來,我的老天爺啊,我真是太幸運了!
  我們誰也不說話,只是無聲地做著男人和女人喜歡的做的事情,雖然我們還沒有認識到多長時間,但這並不妨礙我們做最親密的接觸。她是個已經完全成熟的女人,身子已經被徹底開發,而我則是個性經驗無比豐富的男人,懂得如何讓女人快樂而不會感到痛苦。
  不知何時,我的大嘴已經移到她豐滿的乳房上,我的舌頭包裹著她變硬的乳頭,盡情地品嘗她迷人的味道,她只是輕輕地推了一下我的腦袋,就又開始把手指插進我的短發里無意識地摸著。
  我的右手開始隔著牛仔褲愛撫著她的大腿內側,她並著的大腿開始慢慢放松,好像已經完全適應了我的愛撫。
  我盡情地吮吸了一陣她飽滿的乳房后,舌尖一直向下來到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用嘴唇輕輕地親吻了一下她迷人的肚臍后,我的舌尖毫不客氣地來回掃著她的肚臍,這時她再也忍不住了,她的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頭,大口地喘著氣,大腿把我的右手緊緊地夾著,我判斷她應該是來了一次小高潮。
  我的嘴唇再次和她的嘴唇交接在一起,這時的她顯然是完全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舌尖開始主動進出我的口腔了。
  我突然松開了她的嘴唇,站了起來,一只手拉開我牛仔褲的前門拉鏈,撥開四角內褲,把已經硬的像鋼槍一樣的雞巴釋放了出來,然后堅定地拿起她的小手,引導她來握著我的雞巴。
  短暫的失神后,她掙扎起來,但我還是霸道地把她的小手按在我已經完全勃起的雞巴上,火熱的雞巴,顫抖的小手,一旦接觸了,小手就馬上屈服了,她順從地握住我的雞巴,卻用她的指甲掐了一把,我不去理會她的小動作,引導著她用小手來回套弄著我的雞巴,我對自己的玩意還是比較自信的,無論是長度和堅硬的程度。
  來回套弄了几下后,她的動作開始熟練起來,呼吸也變的更加急促起來。我的右手開始摸索著解開她牛仔褲上的腰帶,這次她沒有躲避,只是下意識地掙扎了一下,我解開她的牛仔褲的褲扣,拉開了拉鏈,艱難地把我火熱的手掌插了進去,隔著內褲,我分明感到她的下面已經濕潤的一塌糊涂。
  我知道時間和地點都不允許我繼續纏綿下去,只有插進去才是王道。于是我把她拉了起來,她開始有點不解,而后見我開始往下褪她的緊身牛仔褲就明白我准備干什麼了。她一邊用手拉著我的手一邊小聲說不要,但我知道女人有時候說不要其實就是非常想要的意思,我沒有說話,只是更加堅決地完成著自己的既定目標。
  終于,我的手掌真真切切地愛撫在她渾圓結實的屁股上,雖然她的牛仔褲還沒有完全脫掉,只是褪到膝蓋,但我顧不了那麼多了,我一邊用手指隔著小小的內褲愛撫著她已經完全濕潤的陰部,一邊用另外一只手貪婪地揉搓著她已經完全裸露的迷人的大屁股。
  當我右手的中指插入她火熱濕潤的陰道的時候,她完全癱軟了,她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只是依靠著我的身体小聲地呻吟著,我知道我已經完全統治了她。



  一邊用中指抽插著她的陰道,一邊用大拇指摩擦著她的陰蒂,我想她一定是壓抑的太久了,或者說她應該是敏感的体質,或者是因為從未有過的刺激,只二三十下她就受不了了,只見她突然用手指緊緊地捏著我扣著她小屄的右手的手腕,嘴里發出一聲壓抑著的呻吟,陰道深處一下子涌出一股騷水,打濕了我的手掌。
  這個迷人的尤物,真的太好玩了。
  我趁著她剛泄身后無力之際,抱著她轉過身,屁股對著我,她明白我准備干什麼了,但並不反抗,也不再阻止了,只是無力地配合著我的,用手扶著長椅,抬起了自己迷人的大屁股。
  天賜良機,稍縱即逝。女人,只有插進她的身体,她才真正屬于你。
  褪下牛仔褲和四角內褲,扶著自己已經硬的發疼的雞巴,一只手固定著她的大屁股,從后面進入了她濕潤火熱的陰道。
  確實是成熟女人的陰道,不是非常緊湊,但卻異常火熱,在我完全進入以后,我心底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呻吟,也明顯地感覺到她的陰道內一緊。
  我緩緩地往外拔著我粗大的雞巴,直到只剩下一個龜頭在她的小屄里面,然后是狠狠地來了一記長打,如此三四次,她的大屁股翹的更高了,也配合著在我插入的時候往后挺著她的大屁股。呵呵,少婦就是不一樣,不是那些青澀的小姑娘可以比的。
  而后我也不管什麼三長兩短九淺一深了,開始挺動著腰部,大雞巴一次次洞穿她的小屄,我的小腹和她的大屁股也做著最親密的接觸,不時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這是我們歡快的音符和激情的見證。
  果然是敏感異常的体質啊,一百多下以后,她的陰道開始變的異常緊湊起來,小嘴又開始發出了類似剛才高潮時的呻吟,身子也繃緊起來,我知道她又要達到高潮了,于是加快了肏干的頻率,十多下以后,我明顯感覺她的小屄里面有騷水涌動,于是拔出雞巴,果然不出所料,一股騷水又噴了出來,比剛才的那股還多。
  我的天啊,真的撿到寶了,噴潮型的女人並不是誰都可以遇到的。
  從后面肏著雖說也很過癮,但我想到了一個更好体位來。我以前有過一個網友也屬于噴潮型的,我們曾經嘗試過邊走邊干的姿勢,發現在這樣的姿勢下更容易達到噴潮。于是我完全剝下了她的牛仔褲和內褲,脫掉了她的高跟鞋,此時的她身子軟綿綿的,任我隨便擺弄著她的身体,看來女人就是這樣,只有男人把她肏舒服了,想怎麼弄都可以的。
  我忽地面對面抱起了她,她的雙手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我用胳膊托著她的大腿,一只手扶著雞巴,從下面插入她還濕潤著的小屄里面,這個姿勢插入的比較深,只聽她小聲地叫了一聲,然后我的脖子猛地一疼,原來她竟然在我的脖子上不輕不重地咬了一口。
  這下子更刺激了我潛伏在內心的野性,我抱著她站在原地不動,只是上下拋動著她的大屁股,在她往下的時候用大雞巴狠狠地肏干她火熱的陰道。
  估計她以前沒有嘗試過這樣的姿勢,十多下她就受不了了,小屄像開了水的水龍頭,騷水噴打在我的龜頭上,我把大雞巴抽出一下,就又狠狠地肏了進去。
  我要射了!
  我受不了,射吧!射在……里面吧,我上環的……哦呀……哦……我受不了啦……!于是,我暢快地射進了她的陰道深處。
  她軟了,我癱了,倆人緊緊地摟抱在一起,不知過了多久。回到病房她臉色緋紅的低著頭,坐在她媽媽床邊沉沉的睡去。我卻像打了勝仗一樣,一直亢奮著。
  第二天,我們互留了電話號碼,聯系地址,看來我們的激情還要繼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