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戀是姨媽

我只有一個姨媽,只比我大9歲。我小時候,姨媽就跟我特別親,對我很好。
記得姨媽少女的時候,經常穿一條花裙子,感覺特別好看,姨媽身上有一種淡淡的香味,我總喜歡偎在她身上。
我上初二那年,姨媽結婚了,嫁到別的縣去了。當時我非常傷心,覺得姨媽被一個陌生的男人領走了,去到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家裡,不再屬於我了。
  姨媽婚後的第二年暑假,因為姨夫承包地太多,忙不過來,要我們過去幫忙。大人一時走不開,需要晚兩天,於是我和表姐先過去。
去到姨媽家,我人小,也幹不了什麼重活,就幫忙看牛,喂魚,插秧。到了晚上,姨夫要去魚塘守夜,家裡留下姨媽,我,表姐還有另外一個姐姐。
睡覺的時候,姨媽安排表姐跟另一個姐姐睡,我跟她一起睡。我洗完澡就躺到了床上,等姨媽洗完澡過來,我發現她穿的一條過膝的裙子,姨媽上床的時候,我看到了她白皙的大腿和紅色的內褲,一下子就面紅耳赤,趕緊扭頭掩飾過去。
姨媽跟我各睡一頭,待姨媽躺下後,我又忍不住偷偷的將目光移過去,貪婪的窺視姨媽的大腿。但隨著困意襲來,我很快睡著了。半夜醒來,看到姨媽的腿就在旁邊,細細感受那份溫熱,細膩。
  這以後,我就總想窺探姨媽不時露出的春光。姨媽的皮膚很白,乳房挺拔,五官也很標緻,對我很親,青少年的我,對異性的嚮往集中在了姨媽身上。
第二年,姨媽生了小孩,和姥姥家在我家,我都經常見到她餵奶。
在農村,產婦餵奶是不避人的。姨媽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挺拔很白,看著表弟吸奶,我真的好想撲上去和他分享。姨媽奶水很足,有時會將多餘的奶擠出來用杯子乘著,有一次剛擠完,見我走過去,便問我喝不喝,我端起來一聞,好腥!趕緊放下了,心說要我直接吸還差不多。
  隨著我上高中,寄宿,見姨媽的機會就很少了。姨媽也開始當個體戶,做生意了。然後我就上了大學。
我當時是一個人去學校的,因為姨媽家離火車站近,先去姨媽的家,然後姨媽送我上火車。
這是一個小站,火車是在晚上10點多的。姨媽幫我提個包,一直送我到了月臺。快要上車了,我是第一次出遠門,第一次坐火車,心裡是很忐忑的,放下包,依依不捨的看著姨媽,姨媽也看著我,然後姨媽竟流淚了,我的眼睛也濕潤了。
情不自禁的,反正周圍也沒幾個人,我抱住了姨媽,親向姨媽的眼睛,想把她的眼淚親乾,然後又親向了姨媽的嘴,低聲說:「姨媽,別哭了,希望時間快點過去,讓我可以早些看到你。」
這是我的初吻,當時我還不知道舌吻這回事,只是蜻蜓點水似的跟姨媽嘴對嘴碰了一下。姨媽對我突然的親昵舉動並沒有抗拒。我提上行李,走上了火車。火車緩緩開動,透過車窗,姨媽跟我揮手,身影漸漸遠去……
  在大學裡,青春的身體活力無限,球場上揮灑不掉激情,時不時會有性衝動。以前從未看過「毛片」的我,隨著網路的普及,在宿舍裡,跟同學一起看到了不少的島國性教育片。
也在這個時候,我開始了手淫,而手淫的物件,經常是我親愛的姨媽。在宿舍沒人的時候,輕喚姨媽的名字,腦海中浮現姨媽性感的嘴唇,堅挺的乳房,雪白的大腿和腿根處的小內褲,幻想著和姨媽在床鋪上,在草地上纏綿,快感很快襲來,壓抑的熱情噴薄而出,在被子上留下一大灘粘液。熱火消卻,趕緊用紙巾擦拭乾淨。當時的心裡,已經萌發了強烈的要和姨媽做愛的念頭。
大一完畢,大二開學了。
因姨媽家做生意的地方離火車站比較近,姨媽便叫我拿上東西,先去她家玩幾天,然後去學校。我也樂得跟姨媽相處,便樂滋滋的來到了姨媽家。
在姨媽家也沒什麼好玩的,幫她照顧點生意,外邊四處逛逛而已。姨父當時去建築隊上班了,10天半月才回來一趟。
夏天,我有午睡的習慣,姨媽招呼我在她房間休息。我進到房間,赫然發現姨媽晾在杆上的內衣褲,接下來我幹的事情你們肯定猜到了,姨媽的內褲是那種質地比較光滑的,我拿起來,使勁的聞著,視圖感覺姨媽肉體的氣息。然後褪下自己的短褲,用她的內褲和胸罩打手槍,耳朵聽著姨媽在外邊的說話聲,腦海中幻想著雞巴插入姨媽的場景,很快便有了想射的感覺。
我趕緊把內褲拿開,讓精液噴灑到洗手池裡,然後小心翼翼的將內褲掛回原處。睡到床上,發現更大的驚喜:床上姨媽晚上睡覺穿的絲綢睡裙。
當我把睡裙抱住小弟弟,那種爽滑的感覺太好了,忍不住又射了一次。於是,連續三天的中午,我都在姨媽的床上,用她的內褲和睡裙手淫。
第四天,可能因為我不小心,我猜測姨媽在她的衣服上發現了什麼痕跡,她說她中午也要睡叫,叫我到另一個地方去睡。
當時我也沒覺得多尷尬,因為我覺得,姨媽的思想算比較開放,即使她知道我拿她的衣物手淫,她可能能理解這是青春少年的常見行為。
大二的寒假,回家的火車因為晚點,下車時已近半夜。
這時已經沒有回家的班車了,但幸好,火車站裡姨媽的住處不遠。於是坐著最後一班公車,來到了姨媽家。
那時沒有手機,當姨媽聽到我叫門,打開門時看到我,很是驚喜,一把把我拉進了屋。已經半夜,姨媽是從床上爬起來的,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也累得不行,於是行李一放,姨媽就招呼我睡覺。
當時姨媽店裡只有一張床,姨媽叫我睡另一頭。
我老老實實的躺下了,但卻怎麼也睡不著。時間慢慢過去,聽著姨媽輕微的鼻息聲,我的邪念上來了。我轉過身,慢慢的將手摸向了姨媽的腿,把臉湊在姨媽的腳邊,用唇輕碰姨媽的腳板和腳趾。
色欲漸漸膨脹,我輕喚了幾聲姨媽,見沒有反應,便輕輕的調轉身體,跟姨媽睡到了一頭。然後,我慢慢的伸出手,抱住了姨媽,把身體緩緩了靠了過去。呼吸著姨媽的香味,我的膽子越來越大,手從姨媽睡衣下擺伸了進去,摸上了乳房。
欣喜的發現,姨媽睡覺,沒有穿胸罩,當那柔軟細膩的觸感從手心傳入大腦,我大腦和小弟弟一起充血了,我開始親吻姨媽的耳朵和脖子,我輕輕的扳過她的身子,吻向姨媽的嘴唇,我要和姨媽親吻。
這時我已經不怕弄醒姨媽了,我要佔用她,徹底佔有我最親愛的姨媽!姨媽睜開了眼,叫了一聲「你!」便被我吻住了,她可能一下意識到正在發生什麼了,但又不能大叫,便一邊推我一邊罵我:「你幹嗎,你不能這樣,我是你姨媽啊。」
我緊緊的抱著她,不讓她施展,用頭和肩膀壓著她的上半身,嘴巴顫抖的在她耳邊說道:「我知道,姨媽,但我愛你,你是我最愛的人,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我要愛你,姨媽,我要親你摸你。」
說完,又親向姨媽的耳垂,臉和唇,手也沒停著,在她睡衣裡用力的撫摸,抓捏,盡力的把她的姨夫往上掀,一邊繼續說:「姨媽,我愛你,我要一輩子對你好,你是我親愛的姨媽,我要你做我最愛的女人,你讓我好好愛你一次吧,我控制不住對你的愛了。」
姨媽的反抗漸漸弱了,我可感覺到她臉上火熱,眼角有淚出來,舔在口中鹹鹹的。我見時機到了,把自己的秋褲褪掉,然後一把將姨媽的睡褲給扯到了膝蓋下面,又一口含住了姨媽的乳頭。
姨媽應該還是很愛我的,或者聽了我的話有一絲感動,再加上在我的突襲之下,有點不知所措,她把頭扭向一邊,閉上眼睛,算是默認我了。
我欣喜若狂,用看片學來的知識,從乳房一路親吻往下,最後停在了大腿之間。那裡的味道並不好,可能是冬天,當天沒洗澡,一股鹹鹹腥腥的味道,但舔了一會,我感覺到裡面有水出來了,味道也好了些。
於是我趕緊抬身,用小弟弟對過去,嘴巴又開始親吻姨媽的乳房。
但因為我是第一次,感覺總是磨不進去,頂的太用力,小弟弟都疼了,於是我吻向姨媽的嘴唇,喃喃的說道:「姨媽,你讓我插進去吧,我愛你,我愛你一輩子,我親愛的姨媽。」
姨媽可能真的感動了,她用手扶著我的雞雞,擺了一下,我感覺對了,一下挺了進去!這種感覺太難以形容了,只覺得小弟弟來到一個火熱濕滑的所在,抽插時可以感覺到肉壁對龜頭的包裹和摩擦,雞雞變得堅硬如鐵。
我激動萬分,我真的和姨媽做愛了!我發瘋似得吻著姨媽,手不停的抓捏著她的雙乳,下身抽送越來越快越來越大力,想要把姨媽插穿一樣。
沒過多久,在強烈的刺激和快感之下之下,再也堅持不住,全射進了姨媽的身體裡。
射完了,我沒有讓小弟弟出來,繼續僅僅的抱著姨媽,一邊繼續親吻她,一邊說:「姨媽,原諒我,我太愛你了,我對你的愛,已經情不自禁的超出了外甥對姨媽的愛,姨媽,你也是愛我的,是嗎?你能原諒我嗎?」
姨媽睜開淚眼,慢慢把我推開,把衣服拉下去,說道:「姨媽大意了,不知道你有這麼複雜的心思,希望你以後尊重姨媽,不要再做這種丟人的事了。你還年輕,以後你還要找老婆結婚,你不要再做錯事了。」
我看姨媽沒有罵我,於是又抱住她,說道:「我會控制的,姨媽,可我真的好愛你。你不要怪我,不要不理我,你還是我親愛的姨媽,好嗎?」
姨媽默默點點頭,然後推開我,起身,去衛生間清洗去了。我也趕緊拿過紙巾,擦拭了一下。
過了一會,姨媽回來了,背對著我,我輕輕的抱著她,她也沒反抗,兩人慢慢的睡著了。
第二天我醒來,發現姨媽已經忙去了,於是我起床,洗漱,然後做了點早餐。早餐做好,我叫姨媽過來吃,姨媽也不看我,過來,坐下,默默的吃著。我說,「姨媽,等下我就回家了,謝謝你照顧我,我愛你。」
姨媽抬頭,遲疑了一下,說道:「小磊,好吧,早點回去看爸媽,路上小心,姨媽也還愛你。」
我聽了,心裡有底了,姨媽並不會不理我,高興的嗯了一聲。
吃過飯,收拾好,拎上行李,趁沒人,我湊到姨媽身邊,親了她一下,然後就走了。這次不同往常,姨媽沒有送我,不過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此後,我跟姨媽雖然也經常見面,但都沒有單獨相處的機會,到了學校,也會定期給姨媽打個電話,每次都會說一下我愛你好想你之類。姨媽漸漸也接受了我這種親昵的話語和行為。
大四畢業,因為在學校已經找好了工作,加上暑假放假早,我早早回到了家。姨媽也回來看我來了。
那天因為剛下過雨,鄰居說山上有蘑菇,於是姨媽提議去採蘑菇,我欣然同意。我換上一身舊迷彩服,姨媽換上一身她以前在娘家穿的舊花襯衫和一條藍布褲子,一人拿個籃子,我們就進山了。
久違的大山,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我們在松樹下毛草叢中不斷的找到野蘑菇,也不斷的往山裡面走了。
突然天一下又陰了,隨著就下起雨來。這夏天的天氣就這樣,說變就變。在這樹林中,本來就還沒乾透,這雨一來,沒處可躲,就趕緊往回家的方向走。
不一會我和姨媽身上就全濕了。我突然發現,濕透的襯衫貼在姨媽身上,玲瓏畢現,心跳一下就加快了。於是我就故意走在姨媽後面,不時的看她那腰身和臀部,小弟弟不自主的挺了起來。
走了10來分鐘,雨竟然又停了。這時剛好來到一處平坦地,我動了一下小心思,問姨媽道,「姨媽,你累不累?」



姨媽說,「好多年沒進山了,還真有點累。」
我笑著說,「累啊,那我來背你吧。」說著就感到姨媽前面,貓著身。其實我知道姨媽肯定不會要我背的。
果然,姨媽拍了我的背一下說,「這山裡自己走的難,你還能背我,等下兩個人全摔個一身泥。」
我轉過身,看著姨媽,看到了她頭上的一片枯樹葉,便說,姨媽,你頭上有東西,我幫你弄一下,然後直接靠過去,取下樹葉,丟掉。
這時我離姨媽很近,可以清楚的透過她的濕襯衫,看到她黑色的內衣。我忍不住了,扶住姨媽的肩膀,說道,「姨媽,你真性感,我想親你一下。」
姨媽一愣,突然一下表情很複雜,我也不等她反應了,一口就對著她的嘴親了過去,雙手同時箍住了她的背。
姨媽試著想推開我,但無能為力,她擺著頭視圖逃脫我的唇,口裡說,「你瘋了,被別人看到就完了!」
我說,「不會的,現在下雨了,誰會在山上。」
我的手從她後面摸進去,找到胸罩的鎖扣,試了幾下,打開了,讓後把手挪到前面來,抓住了她的乳房。濕衣服包裹下的乳房,涼涼的,軟軟的,真舒服。
姨媽再一次停止了抵抗,我脫掉我的迷彩上衣,丟到地上,然後把姨媽壓倒在上面,將她的襯衫扣子一粒一粒的解開,把胸罩掀到一邊,一口下去,啊,終於又噙住了這迷人的乳頭。
隨即,我又解開褲子,蹬掉,把姨媽的褲扣子也解開(姨媽穿的舊褲子,是以前那種用扣子的,且只有兩粒),這一次的進入比第一次熟練多了。
姨媽估計也被這種做愛場景驚呆了,她肯定想不到,會和自己的外甥,在這雨後的山林中做愛。
我熱血沸騰,瘋一樣的抽出來插進去,姨媽忍不住,不斷嗯嗯的叫著,她雙眼看著我,像是看著一個陌生人。我也看著她,一下一下的嘶喊著:「姨媽,我愛你,我要操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要插你,你答應我好嗎,姨媽。」
姨媽的欲望也上來了,雙手抱著我的背,口裡喃喃應著,「好好好,我的小磊,姨媽被你幹死了,姨媽以後沒臉見人了。」
又一波快感襲來,我再也控制不住,一瀉千里,然後緊緊摟住姨媽,吻向她的唇,終於,這次,姨媽的嘴打開了,我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良久,我們才起身,整理好衣服,拿上蘑菇,回了家。回到家,面對家人的疑問,我們說在山上摔倒了,所以衣服上有泥巴。
這一次的山地做愛,把姨媽的心裡防線突破了,雖然她不會主動來跟我親熱,但當我我去找她時,她已經不再反抗,做到中途身體也會迎合我的撞擊。
  暑假之後,我就到外地工作了,時不時跟姨媽通通電話,訴訴相思之苦。
回家的時候,也因為都是逢年過節,一去幾年,竟再也沒能和姨媽做愛。然後,我找了女朋友,結婚,生小孩,在工作地定居了下來。
跟老婆相處的時間久了,在夫妻的性愛上,我也想尋找點刺激。而老婆在我的隱憂之下,慢慢接受了我在做愛時意淫別的女人,比如意淫鄰居的豐滿少婦,意淫她的堂姐堂妹,但老婆說,意淫可以,但絕不允許我真的去偷腥。
時間久了,意淫這些物件又沒了意思,終於在一次做愛過程中,我一般抽插著老婆,一邊向他訴說了我對姨媽的愛戀。
一開始只告訴她我喜歡姨媽,是我青少年時代的意淫物件。漸漸的,老婆接受了我在做愛過程中意淫姨媽,她深懂角色扮演,學著姨媽一樣叫我,喚我插她。
我看時間成熟,後來乾脆坦白了跟姨媽亂倫的經歷。老婆很愛我,在我的說辭解釋之下,理解了我的變態情節,有時我問她可不可再去找姨媽做愛,她竟然不置可否。可能她覺得姨媽是我家裡的人,不會對我們夫妻感情有影響,但她堅決不允許我對她娘家姐妹動邪念。
我的初戀是姨媽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有一天接到姨媽電話,她說要來我這邊進貨,順便看看我們。
我心中暗喜,老婆也沒反對,於是幾天之後,姨媽來了,我安排她住在家裡。然後找了老婆去買菜的機會,終於又和姨媽做愛了。但我還覺得不刺激,心裡又醞釀了一個更大膽的計畫(看過島國一些培欲的片子)。
我的房子有兩間臥室,主臥在裡面,客臥在外面,姨媽睡客臥。
這天晚上,我興致勃勃的和老婆做起了功課,想到姨媽就在隔壁,於是我就讓老婆又扮演姨媽,我喜歡站立位的做,一邊猛烈的撞擊著老婆,一邊跟老婆說,「老婆,你說姨媽看到我們做愛她會不會流水啊。」
老婆說,「肯定會流,她那個騷逼,肯定會想要你去插她。」
我看時間成熟了,就說,「是啊,我們就去插她吧,然後就擁著老婆,一邊輕插,一邊往外挪。」
我怕老婆臨陣退縮,乾脆不看她,打開房門,插著挪著就來到了姨媽房間門口。
我心一橫,擰了一下把手,進去了。
我看到姨媽往裡一翻身,裝睡。我心裡一陣狂喜,我扛起老婆,放到床上,繼續幹,然後一隻手就抓到姨媽的胸前。
姨媽傻了,我也不等她反應,就說到:「姨媽,我愛你,小蘭也知道我愛你,今天我們一起做愛吧。」
我離開老婆,粗暴的把姨媽拉過來,扯開她的睡衣,開始侵襲,然後我又把老婆拉過來,把她的嘴壓在姨媽的一隻乳房上,說道,「老婆,你的咪咪太小了(老婆胸不大,我經常笑話她),你看看姨媽的咪咪多大,我們一人一個,吃死她。」
這時老婆也瘋了,放開了,看來任何人心中都住著一個魔鬼,我們夫妻兩一起開始攻擊姨媽。我一路向下,啃咬著姨媽的肌膚,最後把頭埋在她的腿間,用力的吮吸她的桃花源。
姨媽傻了,完全不知所措。我給她舔了一會,感覺已經濕透了,便跪到她腿間,扶起雞雞一下就插了進去,然後就是不停的往復衝擊,口裡面不斷的說著刺激她的話:「姨媽,你是我大老婆,小蘭是我小老婆,快叫老公,叫老公插你的騷逼!」
姨媽閉口不叫,我於是加大力氣,用力撞,說:「快叫,快叫老公!」
姨媽受不了了,終於喊出聲來:「啊,老公,老公你插死姨媽了,姨媽愛死你了。」
這樣插了幾分鐘,我掉轉頭,將帶著絲絲粘液的雞巴放到老婆嘴邊,命令老婆舔乾淨。老婆這時候估計已經失去思考能力,完全聽命於我,一口一口的舔舐我的雞雞,把從姨媽體內帶出的騷水全吃了進去。
然後我又把雞雞放到姨媽嘴邊,對姨媽說道,姨媽,你還從沒舔過我的雞巴,今天幫我弄一下吧。
姨媽都有點呆了,我把雞巴一頂,她的嘴巴就張開了,剛被老婆舔過的雞巴又插進了姨媽的嘴裡。
我這個人很奇怪,很難被口出來,姨媽舔了一會,我便把姨媽翻過身來,讓她趴在床上,我便壓在她背上,扶住雞雞對準洞口,開始俯臥式衝擊。
這是我最愛的姿勢,姨媽的屁股彈性很好,我全身都壓在她身上,雙手探到她胸前,揉搓她的奶子,雞巴一下一下的撞擊她的屁股,那種啪啪的聲音,極大的刺激著我的神經,衝鋒了幾分鐘,最後終於勁射進姨媽的蜜洞裡了。(姨媽生完小孩就上了環,幹起來不用帶套,真爽。)
隨後的幾天,白天,我們一切正常,晚上,我就要麼先跟姨媽做,然後抱著姨媽去找老婆,要麼就是先跟老婆做,然後再去找姨媽。
  姨媽住了一個星期,採購了東西,就坐火車回去了。希望她還會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