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嫂嫂的24小時 早晨篇

嫂嫂說:「最近是嫂嫂的月事期,加上你大哥放長假,等這段期間過了嫂嫂再讓你幹個夠~」

「不帶套內射?」我賊賊的笑著。

「小色鬼,隨你囉!」

幾乎是鬧鐘響起我就立刻起床了,想起與嫂嫂在危險期時的約定,整整忍了好幾天沒發洩的小弟弟瞬間就抬頭了,換了輕便的T恤和短褲,洗完臉刷完牙一走出房門剛好就撞見嫂嫂。

「嫂嫂早~」問了聲早,眼睛則盯著嫂嫂全身上下,嫂嫂今天穿著米色短T和緊身牛仔褲,短T的領口清晰可見的深邃事業線,34D的大奶子幾乎要撐爆整件短T,而那條牛仔褲則將嫂嫂下半身修長的曲線完全呈現出來,豐美充滿彈性的翹臀和一雙長腿,雖然很簡單的輕便服裝,卻將嫂嫂的魅力完全散發出來。

「這麼早起?」

「今天日子特別嘛!嘿嘿…」我伸手捏了捏嫂嫂的胸部。

「小色鬼~就知道做壞事~」嫂嫂沒抗拒,只是嬌嗔了一下,隨即撫摸著我短褲明顯的隆起。「你哥要晚點出門,這麼早起來你忍得住?」

「都忍這麼多天了,不差這幾分鐘啦!」

「幾分鐘?是兩個小時唷~」嫂嫂拍了一下我下面的帳篷,笑著走掉,我則開始考慮睡回籠覺,但是小弟弟已經被嫂嫂叫起床了,這實在是…

「WTF!!!!!!!!」

好不容易忍過兩個小時,大哥的汽車聲音一遠離,我立刻脫下短褲內褲,撲向沙發上的嫂嫂,卻在一步之遙被嫂嫂擋了下來。

「這麼猴急幹嘛?」

「嫂嫂,我快受不了了。」

「我知道,又沒說不給你,先幫幫嫂嫂嘛~」嫂嫂將桌上那瓶家庭號的礦泉水最後一口喝完,接著站了起來解開她的褲頭,脫掉那條牛仔褲,只剩下一條淡藍色的蕾絲內褲。

「唉呀~難怪嫂嫂妳從我一起床開始就不斷的喝水!」我頓悟了,都忘了嫂嫂的癖好!

「現在才發現,滿腦子就知道爽自己的!」

「嘿嘿…」

「還愣著幹嘛?過來呀!」抬頭,嫂嫂已經往廁所過去了。

「來了~」

進了廁所,我立刻往馬桶上坐下,大老二翹的高高的,嫂嫂則面對我跨在我身上。

「嫂嫂,不是要背對我嗎?」跟以往的姿勢不一樣。

「每次背對你都被你硬來,這次要懲罰你。」

「阿?」

「別亂動!」

「喔!」

嫂嫂一手撥開她的內褲,露出粉嫩的陰唇,一手抓著我的大老二,陰唇隨著嫂嫂雙腿坐下微微打開,隨後抵著我的龜頭。

「喔喔喔~嫂嫂~」可以感受到嫂嫂的陰唇正慢慢被我的龜頭頂開,但卻停止深入,嫂嫂笑了笑,輕扭著腰,讓我的龜頭摩蹭著她的陰唇。

「嗯哼…好燙呢~想插嫂嫂嗎?」

「想想想!嫂嫂妳快點!」



「這可不行唷~這是你平常亂弄嫂嫂小穴的懲罰!嗯…真棒…」嫂嫂扭著腰,讓陰唇跟陰蒂繼續摩蹭我火熱的龜頭。

「嘶…喔~嫂嫂~」我偷偷挺起腰讓龜頭往前一點,嫂嫂身子居然立即往後一挪,龜頭沒插入,直接掃過穴口彈了一下,甩了幾滴淫液出來。

「坐好唷!不然今天就到這囉!」嫂嫂笑了笑。

「我…我知道了!」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忍!

「嗯~這才乖嘛~」嫂嫂又跨了上來,這次雙手扶著我的肩膀,更深入了一些,可以明顯看見我的龜頭沒入嫂嫂的小穴中,我也感受到了嫂嫂小穴的緊濕和溫熱,已經開始有淫水沿著我和嫂嫂的交合處往下流出,嫂嫂繼續扭著腰,讓我的大龜頭和著淫水磨著她的穴口。

「嗯哼…喔…你的龜頭弄得嫂嫂好舒服呢!」嫂嫂邊淫糜的扭著腰,邊用嬌媚的眼神看著我,不斷說著情色的話語,簡直就是像在挑戰我的極限一樣。

「嗯哼哼…想要插進來一點嗎?」

彷彿是獲得什麼獎勵一樣,我眼睛都亮了起來,連忙點點頭。

「嗯…這樣嗎?喔…真粗…」嫂嫂往下坐了一點,就在快到底的時候嫂嫂又提了起來,我的龜頭又回到了嫂嫂的水濂洞口,我登時從天堂掉到地獄。

「呵呵~好啦!不逗你了…快插進來吧!嫂嫂也快受不了了!」

「嗯!呼呼…」我雙手才剛要扶上嫂嫂的腰,卻被嫂嫂撥開。

「不准用手唷~嗯哼」嫂嫂笑了笑繼續扭著腰,讓我的龜頭繼續在洞口徘徊,我慢慢挺起腰,讓龜頭往前插了進去,嫂嫂又站了起來,我跟著往上站,再讓龜頭挺進嫂嫂的蜜洞,嫂嫂又往後了一點,就這樣一來一往,最後直到我完全站了起來,老二才整根插進嫂嫂緊緊的小穴裡直頂花心,而嫂嫂則被我壓在牆上,雙腳墊了起來勉強站著。

「哈阿…好粗..好棒…嗯…受不了了…喔…」嫂嫂身子輕顫了一下,交合出瞬間湧出大量熱潮,我知道嫂嫂正享受著尿尿的快感。這是嫂嫂的癖好,以前嫂嫂總是用按摩棒插著小穴尿尿,自從意外被我撞見後,我的大肉棒便取代了按摩棒。

「嫂嫂…讓我幹吧…」我央求著嫂嫂。

「等等…讓嫂嫂先尿…啊…別…喔…別忽然就…啊啊啊啊啊…」事到如今,我也不管嫂嫂的言語,被挑逗這麼久,正常的男人誰會受得了,我扶著嫂嫂的腰幹著嫂嫂正在噴尿的小嫩穴,溫熱的淫尿伴隨著「啪滋!啪滋!」的抽插聲,噴的地上都是,更別說我和嫂嫂,下體早就濕成一片。

「喔…不…啊…好爽…嫂嫂的小穴…喔…大雞巴幹得嫂嫂好爽…啊…」噴尿和抽插的雙重快感讓嫂嫂忘我的淫叫著,我拖起嫂嫂的俏臀,用火車便當的姿勢更深入嫂嫂的小淫穴,嫂嫂也用雙腿緊夾著我的腰,分不清是淫水還是尿,肆意的噴灑在我和嫂嫂的交合處,濺在身上、地上、牆上。

「啊…喔…快點…大雞巴插得嫂嫂好爽…小穴好舒服…喔…」

「嫂嫂…我…我快…」

「射…射進來…啊啊啊…射進嫂嫂…嫂嫂的小穴裡…啊啊啊啊啊…」我背脊一陣酥麻,腰順勢往前一挺,將嫂嫂壓在牆上,積蓄許久的精液全射進嫂嫂的淫穴裡,嫂嫂的身子也同時一弓,我感到嫂嫂的小穴內一股熱潮激噴而出,我的內射和嫂嫂的潮吹持續了5、6秒,射完後我往後坐在馬桶上,嫂嫂則無力的趴在我身上嬌喘著,臉泛紅潮。

「哈啊…哈啊…」

「呼…呼…嫂嫂…妳還好嗎?」我撥著嫂嫂凌亂的髮絲。

「哈阿…小色鬼…就知道欺負嫂嫂…嗯哼…」嫂嫂身子一顫,下體又是一股熱流。

「嫂嫂…妳還沒尿完啊?」

「可能是水喝太多了…還說呢!又硬來!」

「這…我忍不住啊…呃…嫂嫂…我…」嫂嫂這事後淫尿一澆,本來已經癱軟的小弟又逐漸在嫂嫂體內脹大。

「喔…嗯哼…怎麼又…等等…啊…」

「嫂嫂…我想…」

「不行…讓嫂嫂休息一下…嗯哼~」嫂嫂勉力站了起來,我的龜頭從嫂嫂的浪穴中退出來的同時,白色的精液也從嫂嫂的穴裡和淫水一起流了出來,滴在我再度脹紅的龜頭上,嫂嫂接著一抖,「嗯…怎麼又來了…」再度尿了出來。

一連串的灌溉,我的老二狀態已經完全回復。「嫂嫂,我…」

「真是的…精力旺盛也不是件好事呢!往外坐出來點。」只見嫂嫂在我雙腿間跪了下來,脫掉上衣,解開米色的胸罩,白皙的乳房彈了出來,接著雙手捧著那對34D的大奶將我粗大的老二夾在那深邃的事業線中上下摩擦著,由於我的尺寸較大,嫂嫂微微低頭便可輕輕含住我的龜頭。

「喔…啊嘶…」

我看著嫂嫂時而含著我的龜頭吸吮,時而用粉舌舔著我的龜頭,時而伸出她的舌尖,靈活的掃著我的馬眼,加上那對柔嫩又充滿彈性的乳房兩側夾攻,我不自覺的叫了出來,強力的攻勢讓我沒幾分鐘馬上繳械,白濁的精液剛好在嫂嫂含住的時候射進嫂嫂的小嘴裡,嫂嫂也不抗拒,一直等到我全射完才將我的龜頭吐出來。

「嗯…都射完一次了量還這麼多…」嫂嫂直接將我的精液吞了下去,隨後站了起來,「先去將身體洗乾淨吧!嫂嫂也要換個衣服。」

「好…」看了一下手錶,才9點多,呼~還有得玩呢!

洗完澡,一想到後續和嫂嫂的發展,索性我褲子也不穿了,小老弟就在外頭晃著。走到客廳,正好看見嫂嫂,嫂嫂似乎在跟誰講手機,上半身只穿著一件灰色襯衫,下半身是淡粉色的小褲褲和穿到一半的牛仔褲,是剛剛丟在客廳的那條。我悄悄從嫂嫂身後走上去,邊走邊套弄著我的老二。

「嗯…好…我知道了,那今天你…!?」就在我的手扯下嫂嫂的淡粉色小褲褲的時候,嫂嫂似乎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我連忙給我使眼色,原來是大哥打來的?

「沒事沒事,剛剛不小心絆到東西…好…我知…!?」似乎感受到我的龜頭抵上陰唇,嫂嫂轉頭施了個眼神警告,但我哪管那麼多,腰一挺,龜頭頂開兩片陰唇,老二直接插了半根進去。

「嗯啊!…沒…沒事…喔嗯…沒…不小心撞到東西而…啊~…而已…」嫂嫂給了我一個等一下的表情,可是都進去一半了,哪有不插的道理!我扶著嫂嫂的細腰再度往前挺進,整根大老二插進嫂嫂的嫩穴,嫂嫂的陰道依然的緊濕溫熱。

「嗯…哈啊…真的沒事…嗯哼…什麼?!…嗯…好…等等…我拿一…嗯哼…我拿一下紙跟筆…嗯哈…」嫂嫂的嫩穴未經潤滑,我也不敢太大力的幹,只能慢慢的抽送著,嫂嫂臉泛紅潮,轉頭杏眼怒瞪了我一下,隨即彎身拿桌上的筆,這一彎身,嫂嫂的俏臀立刻翹了起來,我順勢彎身貼上嫂嫂的身軀,粗大的陽具整根頂進嫂嫂的深處,接著雙手向前探,伸進嫂嫂的襯衫,這一摸直接就摸到了嫂嫂的柔軟乳房,嫂嫂居然沒穿胸罩?!

「好…嗯哼…沒…沒有…你…嗯哈…你繼續說…好…哈啊…嗯~」我放肆的揉捏嫂嫂的34D大奶,下半身也慢慢加速抽插的速度,嫂嫂現在連句正常的話都說的七零八落的,還得時不時用手摀著嘴巴,避免自己的呻吟聲被電話那頭的大哥聽見。其實之前這種狀況也不是沒有,嫂嫂有時候也是很愛在講電話的時候讓我舔著她的小淫穴,但是邊講電話邊被幹倒是頭一遭,嫂嫂似乎也是滿興奮的,淫水已經在不知不覺流了我下半身一大片。

「哈啊…嗯…我…我知道了..嗯啊~…好…你自…自己小心…嗯嗚嗚嗚嗚~~~」順著淫水的潤滑我加速急衝了一陣,嫂嫂連忙掩住自己的嘴,避免淫叫聲傳出來。

「沒…沒事…真的…嗯啊…好…我知道…嗯哼…我…好…嗯…掰掰…嗯啊啊啊啊啊!!!!」電話一掛上,嫂嫂隨即叫了出來。

「哈啊…你…喔…你這樣亂…啊…亂來…啊…喔…」

「嫂嫂…那妳爽嗎?」我在嫂嫂的耳邊問著。

「哈啊…啊啊…才…才不…喔…慢…慢點…啊啊~」

「嫂嫂,這樣不誠實喔…」我加速的抽插起來,每次都是用力的頂到嫂嫂的花心。

「啊啊…小色…喔…天啊…好爽…嫂嫂的小穴好爽…大雞巴快用力幹嫂嫂的小穴…」

嫂嫂放棄最後的矜持,忘我的淫叫起來,隨後小穴一陣緊縮,一股熱流噴了出來,嫂嫂整個人腿軟趴到地上去,我的老二也順勢拔了出來,嫂嫂翹的半天高的美臀,清晰可見的小浪穴正激噴著大量的淫水。我跪了下去,再度提槍上陣,龜頭狠狠插進嫂嫂正在潮吹的小穴,作最後的衝刺。

「啊啊….不…不可以…嫂嫂的小穴…啊啊…好爽…嫂嫂快受不了了…喔啊啊啊啊」

嫂嫂正在高潮的浪穴被我這大老二狂幹之下,嫂嫂居然渾身發顫,淫水越噴越多,趁著嫂嫂這發洩洪,我加速狂插。

「喔啊…好爽…好爽…啊啊啊…嫂嫂的小浪穴快被大雞巴操翻了…爽…啊啊啊啊」

「喔嘶…嫂嫂…我射了!」我抓著嫂嫂的蠻腰,迎著嫂嫂的噴潮將溫熱的精液全射進嫂嫂的浪穴中,射完後我立刻拔了出來,嫂嫂的浪穴依然淫亂的噴著,足足噴了快一分鐘才逐漸停止,而嫂嫂已經完全癱軟在地上,陰唇一時之間還合不起來,可以看見小穴一下一下的開合著,淫水緩緩流滴出來。

放眼望去,剛和嫂嫂奮戰的區域完全濕透,就像被拿水桶潑過一樣,看著嫂嫂氾濫的小穴滴下剛剛我射進去的精液,我連忙抽了幾張衛生紙幫嫂嫂擦拭。

「別…不可…喔…」才剛觸碰到陰唇,又是一股熱潮噴出。「先…先別碰…」

「嗯…好…嫂嫂…妳…還好吧?」

「壞蛋…剛在幹嫂嫂的時候…就不見你會問嫂嫂…」

「呃…我…」

「算了…不跟你計較了…去弄一盆溫水和毛巾過來…」

「好。」我連忙到浴室裝水拿毛巾,回到客廳時嫂嫂已經坐在沙發上,牛仔褲和小褲褲都已經脫掉了。

「嫂嫂…水和毛巾…」

「天啊…我怎麼會洩成這樣…」嫂嫂似乎不敢置信的看著滿地濕滑。

「就…我也不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就只知道幹幹幹,也不曉得你那隻大肉棒沒事長那麼大做什麼…」

「這樣才能讓嫂嫂爽嘛!」我笑笑。

「多嘴…好了…毛巾弄點溫水幫嫂嫂擦擦小穴…小力點…」

「好…」我將濕毛巾濘乾,擦著嫂嫂微微紅腫的陰唇。

「輕點…啊…別碰到陰蒂…喔…」一小道淫水瞬間噴在我臉上。

「嫂嫂…我…」我低頭看著自己的小兄弟,再看看嫂嫂,嫂嫂毫不猶豫的否決。

「這次絕對不行了…好啦…先幫嫂嫂擦完嫂嫂再幫你吹。」

「謝謝嫂嫂。」嫂嫂的口技跟她的浪穴一樣令人期待。

「小色鬼,動作快點…啊…說了別碰那…嗯哼…又噴了…」

花了10幾分鐘幫嫂嫂弄完,休息一下後我打開電視看著,嫂嫂則實現她的承諾,跪在我雙腿間幫我吹。

「嫂嫂…妳和大哥做的時候也會噴成這樣嗎?」

「嗯?才沒有呢!你大哥插進來幹沒幾分鐘就射了,我連高潮的機會都沒有。」嫂嫂將那條濕漉漉的粉色”蜜汁內褲”包覆住我的老二,食指隔著內褲撫弄著我的大龜頭,小嘴則往下含住我的蛋蛋。

「嘶…嫂嫂…那妳的這些性技是哪學來的?」這問題我好奇好久卻一直忘了問。

「這個嘛…嗯…」嫂嫂一口吞下我那包覆著”蜜汁內褲”的半根陽具,我感受到嫂嫂的靈舌在上頭掃了一圈,隨即吐了出來,口水流滴在龜頭上,手指繼續套弄著我的陽具。「應該是在大學的時候吧!那時候很愛玩,也很敢,於是就跟班上的男生打賭。」

「賭什麼?」

「嗯…」嫂嫂用舌尖隔著那條蜜汁內褲挑著我的馬眼。「賭誰憋尿能憋最久啊!輸的人就要讓其他人拍下他尿尿的照片。」

「呼呼…這也玩太大了吧?那誰輸啊?嘶…喔…」

「當然是他們啊!」

「真的假的?!那結果呢?」

「真的啊…結果那天最早尿出來的那個男生被大拍特拍。」嫂嫂拿掉那條蜜汁內褲,低頭下去含住我整根肉棒,讓我的肉棒在嫂嫂的小嘴裡抽插著。

「哈哈…那嫂嫂妳呢…嘶…啊啊…」嫂嫂溫熱的小嘴加上靈活的粉舌,雙重強烈攻勢,背脊一陣酥麻,我忍不住壓著嫂嫂的頭,自己挺起腰來幹著嫂嫂的小嘴,嫂嫂也很配合的含著我的老二,莫約過了3、4秒我終於射了出來,精液全射進嫂嫂的小嘴裡。

「嗯哼…呼…怎麼又射了這麼多?」嫂嫂將嘴裡的精液全吞下去後,又用舌頭將我老二上殘留的精液舔乾淨。

「嫂嫂…妳還沒說完呢…妳是第幾個尿出來的?」

「嗯…我一直忍到宿舍才尿的。」

「這麼久?!可是這跟嫂嫂妳的性技有什麼關係?」

「別急嘛!回到宿舍後我直奔一樓的女廁,因為真的忍不住了我連廁所門都沒關就急忙脫下褲子,結果我內褲才剛脫下,不知道是誰忽然從後方摀住我的嘴巴,然後我就感覺到一根火熱熱的棒子插進我的小穴幹了起來,小穴被插進去瞬間我就尿出來了。」

「就跟我和嫂嫂那時候在廁所一樣嘛…」只是那時候我先將嫂嫂小穴裡的按摩棒拔出來之後才將我的肉棒插進去。

「你還敢說…」嫂嫂拍了一下我的小弟弟。

「喔…嘿嘿…那之後呢?」

「結果那個人可能以為我潮吹,幹得更激烈,沒被這樣玩過我當下竟然也真的潮吹了,結果我還沒尿完他就射了,一射完就拔出來匆匆走人了,只留下我一個人趴在廁所地上又是噴潮又是噴尿的,前後不到五分鐘。」

「所以嫂嫂妳才會…」我總算了解了。

「嗯…被插進來瞬間我還滿驚嚇的,畢竟是被強姦,可能是感覺還滿奇特的吧!我也沒有跟學校反應這件事,後來我尿尿的時候總是不自覺的手指會伸進小穴裡,久而久之也成了習慣,習慣了就開始尋找刺激。」

「所以嫂嫂後來就用按摩棒嗎?」

「其實按摩棒我只用了一陣子,那時候我知道系上有個老師經常盯著我的胸部看,我就知道他腦袋在想什麼,所以我就藉著交報告的理由進去他的宿舍房間,一進房間我立刻就脫下褲子。」

「然後呢?」

「他看見之後先愣住,幾秒鐘後就走過來打開我的雙腿,對著我的陰部亂舔一通,接著將我撲到床上,他的肉棒一插進來我的小穴我就忍不住尿了出來,大概也是幾分鐘而已他就射了,可能是怕我懷孕還怎樣的他都射在外面,說起來也滿奇怪的,後來他總是要我穿著內褲跟他幹,然後每次都拿走我尿濕的內褲。」

「感覺這老師是變態…」

「還有臉說別人啊!一開始你不也是拿著嫂嫂尿完的內褲打手槍?」

「呃…嘿嘿…後來呢?」

「後來我開始上網找人約砲,發現有不少人也喜歡這樣的調調,而且有幾個技巧不錯,肉棒也很大,每次都能讓我高潮,我就沒再找過那個老師了。」

「喔…所以嫂嫂的技巧是從那些砲友上學來的?」

「是啊…一開始我總是被他們弄得欲仙欲死,時間一久就換我搞得他們要死不活了。」

「嫂嫂,那妳覺得…我怎樣?」

「你?…嗯…你的肉棒尺寸很大,持久力也不錯,可惜就只會埋頭苦幹,一點技巧都沒有。」

「技巧?」

「嗯…想學嗎?」

「想!」我點點頭。

「那…想學哪種技巧?」

「呃…我想學…怎麼插嫂嫂會比較舒服。」

「你喔~就知道下半身思考!前戲也是很重要的!不一定要用肉棒才能讓女人高潮,厲害一點的用嘴或者手就可以讓女人欲仙欲死了…算了…剛好我想尿點…就先從插小穴開始教你吧!」

「謝謝嫂嫂!」

「嗯…來…」嫂嫂站起來坐在我對面的桌子上,雙腳張開,雙手將還有點紅腫的陰唇掰開,清晰可見豆子大小的陰蒂。「先用你的肉棒磨磨嫂嫂的陰唇。」

我跪在桌子前,肉棒剛好觸碰著嫂嫂的陰部,我試著前後磨蹭著嫂嫂的兩片陰唇。

「嗯哼…好燙…記著,不要每次都是直接就插進去,先用…嗯哈…先用大肉棒磨磨陰唇和陰蒂…最好別帶套子,火熱的肉棒摩擦陰蒂的時候會有種快感…喔哈…討厭…怎麼…?!」前後磨蹭沒幾下,我明顯感覺到嫂嫂陰蒂的脹大以及小穴裡滲出來的黏膩。

「嫂嫂…很舒服嗎?都出水了呢!」大概是剛才高潮的刺激讓嫂嫂的陰部異常敏感,嫂嫂的出水量比平時還多些。

「嗯…舒服…再來…用龜頭磨磨…嗯哼…」

我握著老二,龜頭對著嫂嫂正在滲漏的穴口摩擦著,偶爾碰觸著嫂嫂腫脹的陰蒂,嫂嫂的淫水已經流到桌上了。

「嗯哈…對…就是這樣…龜頭…再插進去前要磨磨陰蒂…嗯哼…先讓龜頭沾點淫水…進去的時候…嗯啊…比較好插…哈…先插進來一點點…」

「龜頭就好嗎?」我將龜頭對著嫂嫂的穴口慢慢插了進去。

「對…啊啊…好…好燙…好大呢…再拔出來…然後…噢…讓龜頭在小穴門口進出一陣子,先讓小穴適應一下大小…嗯哈…對…就是這樣…」嫂嫂邊說我邊動作,沒幾下功夫嫂嫂的浪穴又開始氾濫了。

「好…好了…再來慢慢插進來…對…就是這樣…噢…天啊…好粗…好大…再深一點…嗯哈…等等…別…啊啊啊…先別幹….啊啊啊…先…呼…先停…」

「還不能幹嗎?」我停下動作,失望的看著嫂嫂。

「別…別急嘛…呼…先感覺一下陰道…」

「嫂嫂很緊…很濕…很溫暖啊…」

「那…你慢慢拔出來…哈啊…再…再慢慢的插進來…嗯哼…噢噢…慢…慢點…嗯哼…停…有…有感覺到什麼嗎?」

「嗯…好像有個東西碰著我的龜頭…」

「對…那裡就是嫂嫂的G點…噢…因為你的肉棒夠大…所以每次幹都能夠碰到嫂嫂的G點…你再拔出來…嗯哈…」接著嫂嫂換成側躺的姿勢,要我再像剛剛那樣插進去一次。

「嗯哼…這次呢?」

「好像比剛剛還緊…」

「嗯…好…再換個姿勢…噢…嗯哼…」

接下來嫂嫂換了好幾種姿勢,讓我體驗不同位置插進去陰道的感覺也不同,刺激女性的地方也不一樣,難怪AV男優幹一次都換好幾個姿勢。

「這樣了解了嗎?」嫂嫂站了起來,浪穴依然滲著淫水,私處跟大腿已是一片濕滑。

「瞭解了…嫂嫂…我…我想…」剛剛的教學已經讓我忍了好久,好幾次都想直接大幹特幹一番,甚至接近快射出來的程度,況且看嫂嫂的淫樣應該也是忍耐許久了。

「知道了…給你就是了…但是嫂嫂…啊…別急啊…啊啊啊啊啊啊…別這麼突然…啊啊啊啊啊…好粗…噢…」

「嫂嫂…我忍不住了…嘶…」

「噢…啊啊啊…嫂嫂…先讓嫂嫂….啊啊…尿…嗯啊啊啊啊…」不管三七二十一,連剛剛嫂嫂的插入教學也拋在腦後,我將嫂嫂壓在沙發上,背後位狠狠插著嫂嫂的浪穴。

「啊啊啊…好爽…用力點…大雞巴…嫂嫂要大雞巴幹…啊啊啊啊…小穴好舒服…啊啊啊…」嫂嫂也被幹到忘情的呻吟,淫尿已經噴洩而出,我繼續插著嫂嫂的浪穴,可能是忍太久,我居然提早射了,但是嫂嫂的尿卻還沒結束,我射完後並沒有拔出來,身體緊貼著嫂嫂,一手揉著嫂嫂的大奶子,一手往下摸著我和嫂嫂的交合出,感受著嫂嫂的淫尿噴在手上的觸感。

「哈啊…哈啊…小壞蛋…又…嗯哼…」

「嫂嫂…妳爽嗎?」

「哈啊…色鬼…噢…先讓嫂嫂…啊啊啊啊…討厭….噢噢噢…」我的手在嫂嫂和我的交合處一陣快速的撫弄,嫂嫂又是一陣淫叫,隨即又噴了一次。我就這樣抱著嫂嫂坐到沙發上,眼前關閉的液晶電視螢幕反射出嫂嫂的淫樣,可以看見我癱軟的肉棒滑出嫂嫂氾濫的浪穴,但嫂嫂的淫穴依然斷斷續續的噴著,感受著溫熱的蜜汁和淫尿不停的淋在我癱軟的老二上,以及懷中嫂嫂的嬌喘聲,視覺、觸覺加上聽覺三重刺激,我的小弟弟再度抬頭,趁著嫂嫂正在享受高潮餘韻,我再度將我的大陽具插回去嫂嫂的蜜穴裡,嫂嫂又是一陣呻吟。

「噢…別…嗯哼…讓…讓嫂嫂休息一下…」嫂嫂臉泛潮紅,嫵媚的眼神帶點疲憊望著我,隨即閉上雙眼,躺靠在我的胸膛,嬌喘被沉沉的呼吸所取代。

看見嫂嫂已經累到睡著,我只好忍下來,把老二從嫂嫂濕漉漉的淫穴中拔出,將嫂嫂放在沙發上躺著,拿起地上那條濕到不像話的粉色小內褲包著老二打手槍自己解決了,但我在要射的時候又插進嫂嫂的浪穴裡內射嫂嫂一次,不得不說,安全期真是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