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幹成人用品店老闆娘

成人用品店像雨後春筍。在我居住的周邊大概有十幾家,裡面的經營人員大都是些外地的小女孩子,長的基本是一般般。

首先聲明我最喜歡去這種店和她們交談,問些產品的使用方法什麼的,實際是在和她們交談是的那種刺激的感覺,下面反應很強烈。

聽著那些女人或女孩子對你說:「陰莖,陰道,陰蒂啊,這是手淫用的」之類的話,很有挑逗性。

有天下雨,街上暗成一片,我被大雨趕到一家成人用品店,身上基本淋濕了,幸好我穿的是短袖。店裡沒客人,店員好像在裡面的屋子打電話,是個女人。

我就隨處看看,展櫃裡放的了很多藥,套,工具什麼的,最吸引我的是那些手淫工具。

我在那些假陰道和假陽具前停下,現在的工藝水平真是沒的說,做的和真的基本看上去沒什麼差別,甚至有帶毛髮的。

我正看著,打電話的女人出來了,和我打招呼問想要點什麼啊,我邊說隨便看看,邊回過頭去只見這個女人穿個白色T恤,下面是黑色短褲,很豐滿,大概不到40,南方人,個不高,不算漂亮但前挺後撅,屬於性感的那種。

於是我就開始了我一貫的談話方式。說我想買個自慰器不知道那種好請她給參謀。

於是她開始介紹。她指著個740塊錢的說那個不錯,帶聲言,震盪,還有處女膜,而且做的和真人的基本一樣,手感也很好。

我說太貴了於是她又介紹了其它幾款,還拿出來讓我摸,從她的談話中我覺得有機可乘於是我裝做什麼都不懂,用手摸,果然做的不錯很柔軟這時候我下面已經有反應了。接下來她拿了個小的大概100塊錢左右的說要不您用這個先買個便宜的試試。

我說:「這也太小了。」

她說:「這個有百分之三百的彈性,沒問題的,很多人都買這個。」

「那是他們,我肯定用不了,太小。我買了,如果不能又不能退換那我不是浪費錢嗎。」

她大笑起來並帶著很騷的口氣說「您和別人不一樣?」

我見機會來了就說:「不信,我們打賭,我買一個就在這裡試,如果行就OK,不行,你賠我個好的怎麼樣。」

這時候我的短褲已經被頂的有點顯露了,她他邊和我說話邊用眼睛掃視著我的下面。

「我這裡怎麼試啊。」

「我在裡面試啊,你對你的產品那麼有信心。」

經過一來二去的挑逗…她答應了,還笑罵著說沒見過你這樣的客人。

於是我迫不及待的進了裡屋,說是裡屋實際就是被貨架隔出來的小半個房間,裡面有張辦公桌,椅子。

我掏出已經昂頭的傢伙把那個小玩具的洞口拉開,還真的彈性不錯,但那也不能說可以啊,剛好我沒拿潤滑油藉機會試探一下我就和老闆說:「您能給我潤滑油嗎,扔進來就可以了。」

她說:「我拿給你。」

我一聽有門,但又不能太急,於是說:「別,您還是扔進來吧。」

「我都是過來人了,你轉過身就是了。」

絕對騷貨!!

話還沒落,人都進來了,我急忙把短褲提上,但那昂首挺胸的兄弟把我的短褲頂的高高的,被她看個正著。她含著另一種表情笑著說:「還沒女友?」

「沒有。」

「怪不得要買這個呢,果然不小啊。」

「這怎麼套不上啊。」

「把油塗上再用。」



我故意把油向那玩具裡倒,她說:「不是這,是塗在你那個上。」

「哪個。」

「別裝了,塗你的陰莖上,你真沒用過啊。」

「是啊。」

「那你不介意的話我來幫你啊。」說這話時她的臉已經菲紅。

「那多…」

「把你陰莖掏出來啊。」

我聽話的把短褲拉下來,由於向上挺著,被短褲帶著上下跳動著的17CM的傢伙暴露在女老闆面前。接下來我想看看她什麼反應。

她故做鎮靜的說:「是有點大啊,把油塗在上面吧。」

我按她的話將油塗在陰莖上,但故意沒塗在龜頭上。

「這樣可以了?」

「你怎麼那麼笨啊。」

「姐姐你幫我吧。」我實在撐不住了,把雞吧往她跟前湊了湊,她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開始套弄,也沒有了剛才的矜持,嘴裡已經開始發出興奮的聲音。

「好大啊,年紀不大這裡可不小。」

我的手在我向她跟前湊的剎那已經抓住了她的一隻豪乳,看她也等不及了,就開始用力揉啊揉。

「你也好大啊。」順勢將她抱起來放在辦公桌上,把衣服和乳罩一併撩在乳房上,那對乳房象被釋放的犯人上下跳動著,乳頭不高但面積不小。

我一手摟腰一手進攻短褲,並迅速的把乳頭含到嘴裡拚命狂嘬,開始她還應付的來,抱著我的頭死命按在兩個豪乳上等到我把她短褲連同內褲脫到膝蓋,用力將她的大腿分開,她嘴裡開始「嗯啊…啊…」

我蹲下身把她兩腿分別架在我的兩肩上,她那隱秘的陰戶就呈現在我的面前:

給我的感覺是好乾淨的屄啊,毛不多,細細的,規矩的長成倒三角狀,陰蒂明顯勃起,大陰唇肥大居然把陰道口蓋住,這年齡的女人發情後應該是張開的,可見大陰唇不小。透明的液體已經從最下面滲出來。

「爽嗎。」

「你好壞啊,不怕人進來啊。」

「你都不怕我怕什麼,想不想讓我幹你啊。」說著我用舌頭在靠近她陰唇的地方舔了一下。

「啊…你想怎麼都行,看你的本事。」

我看你還能忍多久,你現在是如狼似虎的年齡,我看你快求我了。我又繼續舔她的大腿根部故意不去接觸她的陰戶。

「你的陰莖都像根鐵棒子了,看你能忍還是我能忍…」

「好啊,那我來試一下。」說著我用兩手分別把她的陰唇拉開,把陰道暴露出來。

「噢……」她輕出了一聲。

「你還能忍嗎」我說。

她沒理我,只是把手放在豪乳上開始自己揉搓,眼睛看著我。

我對著她的陰蒂實施了突然襲擊,含到嘴裡用舌頭裹著它轉啊轉。

「啊…不行,我這裡太敏感,別…啊…」我才不理她,把她的屄上上下下舔個痛快,而她發出象小白鼠一樣的吱吱聲。

「說點我愛聽的話,我給你這根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