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老公

我叫美美,今年才二十二歲,結婚已經兩年了,我和我的老公是在教會中認識的,他是一位好好先生,樂於助人,非常有人緣,我也是被他的熱情吸引才開始和他交往,愛情長跑了四年,終於決定結婚。
兩年來,我們都相處得很愉快,記得在同房花燭夜時,他是多麼地溫柔,輕輕地將我的衣裳除去,用他那溫暖的手撫摸著我乳房,手指緩緩地搓揉著我那粉紅色的乳頭,我閉上雙眼,咬著下唇,享受著那敏感部位被刺激所帶來的快感,因為害羞,我不敢將心中的愉悅表示出來,只能強忍著,但越是壓抑,身體越是不聽話地微微顫抖著,臉頰發燙。
  忽然我覺得下體被一樣又硬又熱的東西碰觸,我忍不住偷偷睜開眼睛往下體看。

  「啊!」
  我嚇得尖叫一聲,老公也被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得停止了行動,原來他的陰莖居然有嬰兒臂那麼粗,黑裡透紅,可能因為太興奮,還不停地上下顫抖,簡直像個小怪物那樣可怕,我柔嫩細小的陰戶能承受嗎?
  我顧不得羞恥心,將我的擔懮說給老公聽,他也頭大起來,但已經點燃起慾火,如何能匆促地平息呢?
  老公想了一陣,終於給他想了個辦法,他將辦法低聲地說給我聽,我聽了不禁羞得雙手掩面,但還是微微地點頭答應,他興奮地開始行動起來,他首先爬到床頭,雙腳張開跪著,他的陰莖低下,就是我的額頭,我睜開雙眼,心情緊張地伸出發抖的右手握住他那巨大的陰莖,拉至嘴邊,張開小嘴,緩緩地舔吮著他的陰莖,我老公的陰莖實在太長了,我盡了力也只能將龜頭含在口中,肥大的龜頭充填了我整個小口,使得我無法移動舌頭,我只能勉強地吸吮著。
  我老公舒服地呻吟了一聲,爬在我身體上,由於這個動作,使得他的陰莖又深入了幾寸,龜頭被擠入到我喉嚨處,頓時我有一種想吐的感覺,不過我的小口似被密封了一樣,如何能吐出來呢?
  幸好過了不久後,一股騷癢但極為舒服的感覺從我的下體傳來,嘔吐之感頓時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銷魂蕩漾之感,原來是我老公以舌尖舔呧著我的陰戶,並開始伸入我的陰道,他的舌尖每動一下就有一股無可形容的快感衝擊著我的靈魂,我整個人似被電觸到般顫動,我開始扭動下身似要把他的舌頭吃盡,而他也開始不斷地上下抽動著下身,使得他的陰莖在我口中不停地抽插。
  我的陰道已開始流出淫液,濕潤了我整個陰道,而陰戶部位也被我老公的舌頭給弄得滿是口水,陣陣清涼弄得我很爽,他剛才跟我說的辦法就是利用口水作為潤滑劑,他試探著用手指插入我的陰道內,可能是淫液的關係,手指很順利的插入,是時候了!

  我老公將陰莖從我口中抽出,頓時出現在我眼前的是根油亮光滑的小怪物,此時口中還殘留著老公所流出來的少量的尿液,鹹鹹地好像很好味哦!
  我老公把我的臀部輕輕地抬高少許,將他的龜頭對準我的陰戶,慢慢地擠進去,經過口水的潤滑,肥大的龜頭順利地插入我的陰道內,頓時一股擠壓和火熱之感從陰道內的肉壁傳來,前所未有的快感頓時流遍全身,尤其是當他緩慢地抽插時,更增加了那一股快感,我的慾望越來越盛,對快感的要求越來越激烈,我呻吟著要求他加快抽插的速度。
  終於在超過百次的猛烈抽插後,我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原本以為就這樣完了,沒想到當我老公狂暴地she出有熱有黏的精液時,我很快地有達到第二次的高潮,似經過了暴風雨般,我老公趴在我身軀上,不停地喘氣,我倆像是得到解脫般擁抱著互相安撫。
  兩年的婚姻生活,我就這麼快快樂樂地過著,沒想到突然有一天發生了那件事,使得我如生在地獄般痛苦……
  我所說的那件恐怖事件是發生在去年除夕夜,因為要過新年,家裡必須大掃除一番,我負責打掃客廳,客廳前的一個架子上擺放著許多古董花瓶,這些都是我老公的最愛,平時空閑時,他總是喜歡細細欣賞著古董花瓶上的花紋。
  我正在清理著其中一墫唐代花瓶,突然一隻蟑螂從花瓶內跑出來,我被嚇了一跳,不小心鬆手將花瓶打破,天啊!那是他最愛的花瓶,我該怎麼辦?
  在我還沒想到任何辦法之前,我老公已聞聲而至,當我轉過頭帶著哀求的表情望著他時,他的神情忽然變的陰森恐怖,像變了個人似的,與我所熟悉的老公完全不同,雖然我知道他還是他,但本質卻變了!
  「老……老公……我……對不……」我試著向他解釋。
  「啪!」他完全不給機會解釋,無情地打了我一巴掌,我隨即失去意識……
  當我醒來時,我發覺全身裸露,被麻繩五花大綁吊起來,我更發現用來綁著我的手法很是奇特:雙手被綁在背後,麻繩繞著我的雙乳根部綁了兩圈,再從乳溝直至陰部繞過肛門,接到綁在背後的雙腕部位。
  我原本已經很大的乳房被麻繩擠壓而顯得更加大,陰戶被麻繩從中間翻開,緊緊地抵著陰核,兩片陰唇更緊貼著從中間穿過的麻繩。
  一時間,我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試著扭動身軀希望能解開身上的繩索,忽然一股奇異的感覺傳至腦中,原來當我的雙手試著用力掙脫繩索時,緊繞著雙乳的麻繩馬上增加壓力,雙乳被擠得膨脹,差點兒沒被擠破,感覺上就像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掌往上推,並大力的捏著乳房根部似要從乳頭擠出奶水般。不僅如此,抵著陰核的麻繩也隨著身軀的扭動而上下拉扯,敏感的陰唇和陰核被磨擦得發熱,粗糙的麻繩所產生的痛癢帶起了陣陣的快感,真是奇妙無比!
  在我還沉浸在奇異的快感時,一個身穿白色護士制服的高大女人出現在我身前,並不時地發出怪異的嬌笑聲,我一時被眼前的女人給嚇得呆住,原來她身上所穿的護士制服與她的體型完全不相稱。
  「哼!你這賤人!被綁起來還能玩得這麼爽……嘿嘿……」高大女人發出怪異的聲音盡情辱罵著我。

  此時我越來越覺得眼前的女人似曾相識,當我發現她喉嚨部位生有喉結時,我隨即想到她就是我那好老公所假扮的。天啊!我不敢相信他那麼變態!
  想起他身上所穿的護士制服可能就是自己的,我就想吐!他可能還搽了我最心愛的粉紅色明牌唇膏,還不知用了什麼東西塞在胸罩內。雖然穿了絲襪,但腿毛還隱約可見,實在太噁心了!
  「嘿嘿!你這賤人,一定是生病了才會打破我的花瓶。來,乖乖,阿姨跟你治病。」
  「老……公……你到底是什麼啦?我是美美阿!你快放我下來。」
  我老公完全不理會我的哀求,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根頭部的針已經拔除了的巨型針筒,裡面也不知裝了什麼透明液體。
  「你……你想幹什麼?」我不知所措地顫聲發問。
  他走到我身後,以左手拉開繞著我陰部的麻繩,接著用針筒塞進我肛門內,一陣突如其來的疼痛從肛門處傳來,狹窄的肛門似被撕裂般讓我發出悲憤的慘叫聲,他並沒有因為我痛苦的慘叫而停止下來,還很變態地發出興奮的歡笑聲。
  一股清涼的液體強力地she入我的肛道內,使我即刻感到肛門收縮,肛道內一陣一陣的抽動,當針筒被拔出來時,一團一團的糞便直噴而出……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恥和恐懼,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如此狼狽,到底接下來他還準備了什麼變態游戲來折磨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