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老婆3P之門

( 第一章 )

記得老婆第一次被人上是在2000年時,確實已忘記,仔細算算已過了十幾年,那種感覺仍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那時我們夫妻已結婚四年,育有一男一女。

老婆並未工作,全職照顧小孩,夫妻間感情融洽,唯獨性事一直之間美中不足的遺憾,也是我們會接觸這類活動的主因。

老婆是傳統的埔裡山城姑娘,說不上美,但很有氣質,生活單純。

在我之前曾有兩個男人,性經驗有三次,發生關系全是在對方主動、半推半就的情形下發生的。

婚前的性生活可能受到她經驗及未婚身份影響,所以她的反應較不熱衷,但尚可接受,而且對我要求也都配合,當時我心想,婚後她應會有所改善。

然而事與願違,情形越來越糟,做愛時反應冷淡,不可摳摳摸摸,連基本配合都有困難,為此多次溝通,才得知她竟有「做愛不是要生小孩才需要的嗎?」偏差觀念。

當時,我真是快昏倒!但想想她除了性事以外,對我真的百依百順,而且很用心地打理家中的事物,故只想看有何辦法可改變這個情形。

當時剛開始接觸網路,才知道交換或3P……的新鮮事,也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些朋友,藉由郵件及電話,我了解夫妻間也可有不同的變化,但要如何和老婆溝通是一大問題,而且我本身也同樣是第一次,自我認知也有限。

一開始和老婆開口說想做些改變,找夫妻交換或一男3P,老婆的反應可想而知,拒絕是一定的,經過約十多次的溝通,仍無所結果。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小陳,也是後來教我指油的啟蒙老師,那時他人在臺北,經由電話聊天小陳了解我們的問題所在,也提供給我建議,我接受他的建議,藉由指油壓先讓老婆習慣其他男人的接觸。

結果再次和老婆溝通,我談得有點火氣,老婆也感覺到,在我提議先嘗試指油壓時,婆才勉為其難答應,但因小陳時間及工作問題,無法配合,經由報紙找了職業按摩男師。

在電話中初步溝通過,敲定時間及地點。

約定於當天晚上在附近一家旅館,那天下午事前兩個小時才告知婆,婆緊張得都結巴了,看看我點了點頭。

我滿懷期待及不安等待著時間的到來,心想著終於能踏出第一步,只希望今天能順利進行。

時間雖然過得慢,但約定時間已接近,我開著車打電話給婆,告知她時間差不多了。

看見婆從門口走出來,可感覺到她刻意的打扮,心中不禁暗喜。

她上了車,出發的路上我們沒有交談,但我可以感覺到婆的緊張和不安,我安慰她,試著放輕鬆;如果感覺不好,可以停止。

她只點了一下頭,欲言又止,似乎有話要說,但我知道她可能打退堂鼓。

這時已到旅館的停車場,我們到了約定的房間,按了門鈴,只見一個約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開門,進入房間,婆去了洗手間,我發現婆自始至終未曾正眼看過對方。

不過!那人的雙眼一直盯著婆沒離開過,直到婆進入洗手間,才回神和我交談,我告知老婆的情形及我所想要的,也明白表示我無底線,讓其視情形自由發揮。

過一會,婆出來了,怎知衣服原封不動,經由對方引導,她才面有難色的脫去,躺在床上,對方便著手幫她作指壓,只是每到重要部位,總是刻意碰觸,婆在他碰到敏感部位時,身體會不安的挪動。

短暫的指壓過後,對方藉口要做油壓,脫去身上衣物,只穿著小三角褲,只見他的褲子早已搭起帳棚,小弟都快跑出來見人,可見婆對他的吸引力有多大。

他拿起精油倒在老婆的背上,反覆地推壓,慢慢的來到了下半身,只見他緊盯著婆的小穴,試探著挑逗,婆不安的抖動著,他才轉移目標推壓著腿部,但仍不時地找機會摸婆的穴及屁眼,似乎忘了我的存在,專註地把玩著玩物。

這時他要求婆換成正面,只見婆閉著雙眼,眼皮隨著油壓的部位而有了些變化。

仔細看著床上的婆,雖然不是很漂亮,但修長的身材、細緻的皮膚、小小的雙峰、稀疏的陰毛,細嫩的小穴是她的致命敏感部份。

平時做愛她總是不願意讓我撫摸,做愛時只要伴隨抽送再給予陰蒂刺激,不用多久馬上達到高潮,而現在婆卻任由一個陌生男人玩弄著她的小穴。

這時油壓已成了小菜般,他已專註地挑逗老婆,口手並用的吸吮著婆的乳頭及挑弄她的陰蒂及穴道。

不知何時他脫下了身上的內褲,胯下的玩意早已劍拔弩張地跳動,他有意無意的用陰莖觸碰著婆;而婆不時地抖動身子,我不知是快感或是不安,只見她配合著他,並未拒絕。



當他趴在婆的雙腿間,用舌頭挑逗著婆的陰戶,婆的抖動次也跟隨著增加,她小穴也佈滿了不知是淫水或是口水。

他隨著舌頭往上移,而下半身也和婆縮短了距離,他的陰莖和婆的穴只有一線之隔,他更趁機用陰莖向婆的穴試探,這時他看著我似乎徵詢我的同意,此時不知要答應他或是拒絕,但我卻不自主地點頭同意他的要求。

只見他邊吸吮婆的乳頭,邊調度角度要攻城掠地,他嘗試著沈下身,他的小頭磨擦婆的穴,慢慢地進入了陰道,我在此時不由自主地用手搓揉著自己。

他嘗試著要深入婆的要塞,但似乎有阻礙,我感覺奇怪時,才發現婆的身體僵硬,臉部表情也緊繃。

他的動作慢慢地越來越大,婆隨著他的動作發出細微聲音,但他的小頭依舊無法進入,這時我阻止他再進一步,也請他先行離開。

當他著完裝離開,我轉身抱著婆,她主動和我親吻,用手緊握著我的堅硬。

我摸著婆的小穴,發現婆的陰戶異常地不是濕潤的,我愛惜地撫摸著婆的愛穴,忽然愛液如潰堤般湧現犯濫。

我提起劍拔弩張的小弟,對準婆的愛穴長驅直入,婆的穴飢餓地吞噬了我的堅硬,貪婪地吸吮著。

我拼命抽動,用力地衝擊著婆的小穴,婆不時發出呻吟。

婆的呼吸伴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急促,她已快達到高潮,我也感到一陣陣無法控制的感覺。

終於老婆發出了高潮的呻吟,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動僵硬,腰部拼命往上頂,我75公斤的身體竟隨著她的動作而移動。

此時馬眼一陣刺激,我吼叫著:「幹死你!」婆緊抱著我:「射給我!」這時我的億萬精子也同步全數射進了老婆的小穴。

兩個人相擁,經過不知多久,我問婆為何剛剛他沒辦法進入?婆不知為何,她只知當時她並沒有任何欲念,當他要進入時,她的陰道抽搐緊閉,他才會不得其門而入。

我心想,或許他和我一樣都太過急燥了,並沒有讓婆完全放開,視情形再進行,這也是日後我們3P之路的阻因之一。

若有機會,我會陸續發表我的真實經驗,也希望各位院友不吝指教。

(第二章)經歷過上次不順利的接觸,老婆對3P的事已心存排斥,多次邀約都拒絕不願意多談。

這時剛好接到小陳的電話,他因工作關系要來臺中停駐一個星期。

在幫小陳接風時提到老婆情形,並請他以過來人的經驗提供建議,小陳只是笑笑說:「只要她可接受,男人對她裸體按摩,要成事應不難。」

並表示如果願意,他願意配合試看看。

但前提要配合他的步驟,他要求我:一、要在現場可以,不過儘量不要讓老婆感覺我在現場,最好可以讓老婆以為我不在那最好。

二、告訴老婆如果感覺不好,可馬上停止,主控權完全由她掌握。

三、完事後,不可在日後夫妻間對話針對此事有任可不當言論。

我心想第三件事都是難事,而且和小陳熟悉也沒有其他顧忌,我答應小陳回家即著手安排。

小陳又問:「嫂子在性方面有什麼喜好?」我一五一十告訴他,婆不喜歡事先的愛撫前戲,喜歡直接上;因為胸部小,也不喜歡人家玩她的胸部;高潮多半是抽送到一半後,以一邊抽送一邊挑逗陰蒂的方式;而要她口交則是應付應付,屁股更別說。

小陳聽完說,如果我可以遵守前兩個約定,只要老婆願意出來,他有把握讓我看看老婆不同的一面。

我懷疑地問小陳,他何以如此有把握?他說一般女人聽到此事大都拒絕,而且不會答應做任何嘗試,而婆雖說應我要求,但她可裸體讓男人接觸,便是她有潛在特質,可接受這樣的事。

這個理論後來也在其他聯誼的夥伴中應驗了。

再則她平時所拒絕的,大都因為對象是老公,所以稍一感覺不對,即拒絕不願意嘗試,然對象換成是別人時,她會不好意思制止或拒絕,反而有機會感受到不一樣的感覺。

聽完他話,仔細想想有道理。

吃飯完回家路上,把小陳送到我家附近汽車旅館,回家途中,想著要如何再次說服老婆。

忽然想到一個好方法,先打電話和小陳連絡,告知我的計劃,小陳也覺得不錯,便依計行事。

回到家和老婆閒扯蛋,順便拿3P的話題試探老婆,出乎意料婆今天的反應特別好,只笑罵變態,叫我別亂來。

我未再多說,試探按按婆的肩膀,老婆說:「今天剛剛好肩膀感覺很痠,多按幾下。」

我心想,天助我也!這時九點小陳依約來電,我和他演一場戲,結束對話。

轉頭告訴婆,我朋友從臺北下來剛到,下榻在附汽車旅館,要她我過去招待對方。

婆問我:「什麼朋友?怎麼沒聽您說過?」我說:「先前不是告訴過你,很會指油按摩的小陳,住臺北很少下來,剛好公司有事臨時派他下來一個星期。」

她正要再問時,我即催促她快點,小陳還沒吃飯,她才嘴巴都都嚷的去換衣服。

在車上我有意無意地談小陳總總,但絕口不提3P的事,免得她多想。

到汽車旅館接了小陳,在車上相互介紹打了招呼,便到一家複合式餐廳進包廂。

點了餐順便藉口點了紅酒,席間敬了小陳一杯後(我真的不會喝酒),即要老婆替我敬小陳,一下子他們已將紅酒喝完,小陳藉口尚未洗澡,想先回旅館,所以結完帳即返回旅館。

此時我藉口想上一號,於是一同進入汽車旅館,隔局不錯,有一個小客廳,再來才是房間。

進入後我直奔洗手間,出來時小陳有默契地即進入洗澡,要我們先坐一下。

婆示意要回家,我說至少也打聲招呼再走,過了約十分鐘,婆竟告訴我想上一號,我心中大喜,可能剛才喝那些酒發生作用。

此時小陳是包著浴巾出來,婆可能真的急了,沒多說什麼即進入洗手間。

此時我和小陳即討論好下一個步驟,我藉口喝了酒想休息一下,這個理由婆不會拒絕,因為她知道我是一杯倒的。

我即躺在沙發上,婆出來,我一說婆只是笑笑:「真沒用,每次都這樣。」

我隨口提議對婆說:「你今天不是感覺肩膀痠痛嗎?讓小陳幫你按按。」

婆推說人家遠道而來不好意思,小陳即刻表示他的熱忱及意願,讓婆不知如何推辭,我便說:「好啦,別辜負人家好意,我在這休息一下,你們到床上,小陳按摩比較方便。」

婆沒有說話,已隨著小陳往裡面走,而我的位剛好可看到床上的一切,只聽小陳說:「嫂子要不要沖一下澡?等按完後身上的油再沖洗一下,並喝杯水,感覺會很舒服。」

婆想說剛有流汗,沖一下較也好,就進入浴室沖洗。

此時小陳問我有沒有限制,我想想除了婆不願意外,其餘要他自己看著辦,至於內射要婆同意(先前想玩活動,在半年前即安排裝避孕器,而且我們都不喜戴套子的感覺)。

只聽到浴室的水聲已停止,我隨即裝睡,小陳回床上等待婆,只見婆竟然也是包著浴巾走出來,轉頭看向我這邊,看我好像睡了,便走向床,客套和小陳說了:「抱歉,還麻煩您。」

小陳說:「沒關系,這是我的專業項目。」

婆依小陳指示躺下,不過浴巾包得緊緊的,小陳隨即由上而下幫婆做指壓,從婆的肢體動作,可感覺小陳的功力讓婆整個放鬆,而小陳的指壓中規中矩的,無論做正面和背面都是如此,可以感覺婆無戒心,並享受其中。

背面做完,只聽小陳輕聲說:「OK,翻過正面,接下來要做油壓。」

趁婆翻身之際,小陳開口:「做油壓浴巾要拿掉比較方便。」

婆停頓了一下,即將浴巾扯下。

小陳將精油倒在手心,細膩的推揉著,當到胸部時,小陳很小聲說:「胸罩要拿掉,不然會被油弄臟了。」

即動手解開婆的胸罩,並未見婆排斥。

他用心推揉著婆的胸部,只見婆的嘴唇輕微抖動,而小陳的手順著乳房由外往內推揉著,婆不大的胸部在小陳一番推揉後,乳頭不知何時已堅挺不已,而婆似乎吞口水的次數也多了。

此時我的手機忽然鈴聲大作,馬上藉口聽電話走向外,並將門給固定,以便等下進來時不用再有聲音。

走出房門即將電話關機,並在門外偷窺裡面的情形,一點聲音都不敢有。

雖然被電話給打斷,但小陳馬上讓婆又忘情於他的油壓,只見已做到小腹部份,小陳正兩手脫去婆的內褲,婆配合擡高臀部,好讓小陳順利將內褲脫下。

小陳依舊用熟練的手法推揉,由小腹慢慢至婆的秘密森林,經過疏鬆的草原時,只見他手指輕輕滑過,老婆身體一顫,腿不安的動了一下。

接著小陳用手掌整個包覆著婆的陰部,輕柔的推揉了幾下,老婆整個下半身剎時緊繃。

這時小陳已轉移陣地,往下到了大腿,有節奏地推揉著,每到根部時,似乎又刻意避開婆的要塞,然後往下到了小腿及腳底,此時反而將重心都放在腿部及腳底。

婆的身體又放鬆了,反而在小陳的手接近根部時有些許悸動,感覺有點期待又有點不安。

此時一切都好安靜,空氣中有點壓力,充滿了淫欲。

小陳示意老婆換到背面,我發現婆圍視四週,似乎在找尋我,沒看到,她眼中閃過了一絲不安,但隨即閉上眼。

而小陳已趁機將僅存內褲脫掉,此時床上的婆並不知道,他刻意不讓老婆接觸到他的身體,反而用心地推揉著婆的背,並輕聲問婆:「舒服嗎?」婆未答腔,只是點了點頭。

此時小陳打了個信號,我明白接下將是重頭戲,而老婆婚後的第一次外食,也即將在自己眼前進行。

小陳已將重心移到臀部以下,只見有別於前,當他手到根部時停留的時間一次比一次久,而動作也越來越大,可看得出來,他已向婆的蜜穴發動攻勢。

而婆的雙腿不知何時已打開,似乎為了配合小陳般。

小陳的手指已佈滿婆的淫水,而且婆的身體會因小陳的動作蠕動著。

此時小陳坐在婆的臀部,推壓著婆的背部,婆似乎感覺到異樣,眼睛微張,過一會兒隨即閉上眼,呼吸變得有點急促。

小陳藉著油壓的動作,用他的陰莖頂向婆,又用舌頭由上往下挑逗著,而他的手則用心地按撫著婆的蜜穴。

小陳用肢體示意婆翻過正面,我看到婆不知是喝了酒或是動了欲,臉色紅通通的,小陳由側面直接用舌頭挑逗婆的乳頭,手更是大展技術般的挑弄著桃花源,愛液已伴隨著「嘖、嘖」聲犯濫成災。

小陳故意將陰莖壓在婆的手掌上,不時刻意用陰莖挑逗著婆,慢慢地婆的手轉向,以手指輕輕碰觸小陳的陰莖,小陳用舌頭進攻婆的蜜穴,婆的手已無法控制地搓揉著他的陰莖。

後來他整個頭捚在婆的大腿間,慢慢的時上時下,正當他吸吮婆的乳頭時,手戀眷地摳弄著婆的蜜穴。

忽然小陳下身一沈,婆叫了聲,只見他的陰莖整根沒入婆的穴裡,伴隨有力的撞擊,他在婆耳邊說話,婆未作反應……(尾章)事後小陳告訴我,為了要讓婆感受被需要,以及個人的吸引人,他在耳邊祈求婆讓他弄一下,一下下就好。

沒想到婆沒拒絕他,而他也依約弄了一下子就又幫婆做油壓,而手指也不停息地遊走婆的身上,這時整體油壓感覺起如同情趣挑逗般。

婆可能因為方才的刺激,大腿的姿勢似乎在招喚般大開門戶,小陳把握時機用他的舌頭刺激逗著蜜穴,配合著手指的抽送,看著婆微微擡起的下巴、小腹不時挺進,這一幕讓我小弟劍拔弩張、口水直流,真想衝上前大幹一番,但為了讓婆能好好享受,只好咬牙硬撐。

這時小陳拿起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陰莖,該不會是連婆的嘴巴都要攻佔吧?小陳的嘴巴由陰蒂、腹股、小腹、肚臍、乳頭、頸部、耳朵……最後來到了婆的嘴唇,蜻蜓點水般試探著,而手則遊走婆的森林。

婆的嘴唇並未拒絕,小陳躺在婆的身邊,不知何時婆的手已緊握著他的陰莖上下套弄著,從她的動作,我知道婆此時欲火已燃。

小陳抱婆擁吻,手輕撫婆的背,順勢將婆導引至他的腹部。

他用身體暗示婆,婆稍微停頓後,手隨即套弄著他硬實的屌,婆慢慢將頭移往小陳的屌,此時我才看清楚小陳的屌,比起自已的長度較長,也較粗,紫黑色的龜頭碩大光滑,而挑釁地在抖動著。

婆看了一眼,張開嘴巴將它含住,舌頭如同蛇信般挑動龜頭,手輕撫著根部,此時小陳的屌如同壓抑許久的野獸般跳動。

看著婆的嘴含著別人的屌,心中酸味及刺激夾雜,手中的屌已不自主硬到不行,好想上前用力地幹進打野食的淫穴,但看的刺激超過實戰的快感。

小陳可能也受不了婆的挑逗,兩手將婆往上拉,想以女上男下的方式開幹。

這是婆平時最不喜歡的招式(太累,且幹得太深),沒想到真如小陳所說,婆並未拒絕,反而順從地挪動,並主動用手扶著他的屌對準自己的浪穴,他輕輕頂向婆的蜜穴。

婆的淫水佈滿了他的屌,他紮實地往上頂,婆即刻軟腳坐在他身上,粗屌整個被婆的淫穴吞噬了,婆無力地趴在他身上。

過會兒,婆的臀部已在上下擺動,白色淫液犯濫佈滿於小陳的屌毛上,他起身抱著婆,兩個人舌頭交纏在一起。

他抱起婆將她放在床上,然後挺著大屌狂抽猛送,婆不自主地發出呻吟,手緊抓著床單,任由粗屌抽送,閉目享受著抽送所帶來的快感,配合著他衝撞的節奏,時而咬著嘴唇,時而深呼吸,交合處也隨著抽送傳出陣陣「嘖……嘖……」的聲音。

小陳導引著婆改變姿勢,他坐著邊抽送邊用手挑逗婆的陰蒂。

這是婆的致命死穴,也是我出賣婆提供給小陳的情報。

在他熟練的技巧下,婆的小腹不時地緊縮,這是婆即將高潮的前兆。

婆的淫穴如同飢餓的嬰兒吸取著奶嘴,不停地吸吮著。

我打pass給小陳,示意婆已快高潮,小陳即改變抽送的力道及節奏。

再一陣狂抽猛送,婆發出了滿足的呻吟聲,緊抱著他。

他此時衝撞力道之大,真可用排山倒海來形容。

等婆慢慢鬆懈稍恢複平靜,他們換成了狗交式,小陳由背後操著婆,邊用手玩弄著婆未經人事的菊花,他的大屌仍堅硬如石,抽送已換為由淺入深,慢又紮實地深入婆的淫穴。

小陳回過頭打手勢要我加入,我很快來到婆的身邊,當我躺在婆的前面時,婆靦腆地看著我,我摸摸她的臉,發現婆的臉熱得如同發高燒般。

我問:「舒服嗎?」婆害羞的點了點頭,然後主動地含著我的屌。

從來未曾感到如此衝動及渴望,婆似乎要補償我一樣,從未如此賣力地幫我吸過,她的舌頭在嘴裡如同靈蛇般的纏繞著我的龜頭。

小陳故意在婆含得很深時大力地幹她,婆受不了他的衝撞,停止動作,無力地趴在我身上。

小陳經過了快一個小時的抽送,似乎高潮也快來,他的抽送速度加快,幹得也很用力,婆已無暇再幫我吸了。

小陳忽然將婆扳成正面,快速地抽插,並用手大力搓揉婆的陰蒂,婆被他操弄得似乎又來了另一波高潮。

他抱著婆吻著她,婆的雙手也緊抱著他的臀部,好像要把他整個人塞入淫穴般。

我聽到小陳問婆:「我快來了,可以射在裡面嗎?」婆閉著眼點頭答應,只見他發狂地大力操著淫穴,吼叫著將精液全部射入婆的淫穴裡,婆則用雙手緊抱著他。

小陳休息了一下從婆身上起來,先到浴室清洗。

我用手摸摸婆的淫穴,紅通通的,我不說二話提屌猛操婆的浪穴,婆應和地發出呻吟,緊抱著我,嘴巴緊密地交纏著。

今天的刺激實在太大了,我抽送著,忽然感覺馬眼一酸,屯積多時的精液如同潰堤般奔向婆的體內。

和婆擁抱著稍事休息,一會兒小陳已出來,我們夫妻倆一起進入浴室。

我幫婆洗澡時,婆的淫穴仍然發燙,精液也不斷流出來。

我笑問婆:「感覺好嗎?」婆害羞地笑而不答,但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而這次的接觸,開始了我未來三年多采多姿的性生活,小陳也成為我們固定的夥伴,直到事業西進至大陸。

很感謝他,一年多的時間裡他傳授了許多實際經驗得來的觀念,以及指油壓技術上的技巧,讓我在未來的日子裡受益良多,我們 第一次成功的3P到此結束,也讓我引領許多初次接觸的夫妻順利突破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