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婦陳家萍

陳家萍長發披肩,身穿一件水藍色睡衣,睡衣胸部下致肚臍是透明的,在燈光下還看到陳家萍到里面淺綠色瓖著花紋的胸圍,驕人在男人面前地挺立著。而我坐在地上,正好從陳家萍的睡衣空隙向上望,看見淺綠色胸圍結實地聳立,微微向上翹起,顫巍巍地跳動看。我已十分沖動了,而我的視線,正對準陳家萍的下身,那雪白的大腿使人心跳加速。
要命的是陳家萍下身只有一條黑色真絲內褲,和我眼楮的距離只有幾尺,我清楚地看見那肥美的黑色真絲內褲和中央神秘的坑道,難怪我陳家萍是個美人,她最多讓別人猜不過三十多歲,可她已經四十了。「小金,來幫我修一下水管。」
陳家萍聲音甜美。由于地方小,我肩膊大力踫了她的胸脯一下,兩只豪乳便如受傷的小鹿狂奔,大肉彈跳躍了十幾下。陳家萍臉一下紅了,後退一步,不安地白了我一眼。我緊張,犯罪感更大,忙向她道歉,再不敢看陳家萍,走近廚房盆邊修理。正想說話,我卻將水喉調至最大,水花四濺,使陳家萍的上半身全濕透了。「我又闖禍了!」
我不安地說,關上水掣,偷看陳家萍時,見陳家萍正用手抹臉,而陳家萍的透明睡衣全濕,淺綠色半透明瓖著花紋的胸圍完全凸現出來,發出醉人的香氣!在這夜深人靜之中,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要抱起她求歡的沖動!陳家萍抹完臉,正好和陳家萍四目交投,嚇得她臉紅如火燒,不敢罵我,正想離去,忽然一只不知名的小甲蟲飛來,停在陳家萍左邊胸脯上,陳家萍尖叫著抱著我,一對又濕又熱又彈力非凡的豪乳緊壓在我身上。
剛一沖動,堅硬的陽具正好頂住陳家萍的黑色濃厚陰毛地帶。陳家萍羞愧地搖動著身體、正好加深了彼此性器官的磨擦,于是她慌張了,掙扎著說︰「放開我!」
「到了這地步,還可以放了你嗎?」
我騙陳家萍說甲蟲仍在她身上,叫陳家萍閉上眼,等我捉走陳家萍真的閉上眼不動,我將一只手從陳家萍睡衣下的空隙向上伸,我粗暴地把陳家萍無肩帶的胸圍用力向下一拉,她的胸圍就在我手里,我再輕摸陳家萍的大乳房,看見陳家萍不反抗我再撫摸她的乳頭,我感覺她的乳頭很大粒。摸得陳家萍不時全身農動,不敢張開眼,而呼吸都變粗了,心跳加速至兩倍!你做什麼?為什麼摸我。
甲蟲正在你身上,不要動。我伸手快速地進入陳家萍的內褲一摸,淫水已出,便縮回手,索性拉高陳家萍的睡衣,兩只彈力十足的大奶子沉甸甸地抖動著。用手捏著陳家萍的一邊乳房,用口吸吮另一邊乳房上的乳頭。陳家萍再也忍不住了,呼吸更粗更深,輕咬嘴唇。
我脫下陳家萍的黑色真絲內褲,內褲的布質很滑越摸越感覺興奮。我扶陳家萍仰躺地上,我也脫下褲子,躺在地上的陳家萍仍閉上眼,一臉醉紅,小朱唇抖動著。陳家萍的雪白的豪乳向天怒聳,在陳家萍的急速呼吸下起伏不停。而下身赤裸的她,中央坑道已是一片泥濘,並且,陳家萍的兩只雪白大腿正有節奏地抖動著,再看她的臉,卻變成一陣紅一陣白了!陳家萍張開了兩腿,兩手緊握拳頭,像做了虧心事似地問︰「那甲蟲呢?」
我不回答,輕壓在她身上,一下便將陽具插入陳家萍陰道之內,使她大吃一驚,又在意料之中,正想推開他,但朱唇已被狂吻。陳家萍伸手想打我,卻在我用力握豪乳和瘋狂她之中,使陳家萍兩手反而緊抱我,在我背上亂摸,淫叫起來了。而這時,我也忍不住向陳家萍射了精。陳家萍起來,將上衣一脫,兩只大豪乳如火山爆發一樣在跳躍中狂舞,使他的陽具堅硬起來。但如此天生尤物自動獻身,我又怎能抗拒呢?
我脫去褲子,陳家萍跪在地上用口吸吮我的陽具,我他無法忍受,抱起陳家萍放在床上,壓到陳家萍身上,正想插她,陳家萍卻又突然尖叫道︰「你為什麼在這里,滾!」
陳家萍全力掙扎。「陳家萍,不要再做戲了你胡說!」
「你這壞人、色狼,我不會放過你的!」
陳家萍一下翻身,反坐在陳家萍的肚子上,陳家萍兩只手不停打我的手臂。陳家萍的兩只大豪乳,也隨即跳動起來,在跳動中充滿彈力我兩手大力握住陳家萍兩只大奶,說道︰「你丈夫已不會回來了,你缺乏安全感,哈哈!」
陳家萍憤怒而切齒地說︰「我要殺死你這色魔!」
但我大力握著她的豪乳,使她慘叫。我放了手,叉住陳家萍的腰向上提,移近我的下身,大力一頓,利用陳家萍的重量下坐,果然使那無堅不摧的陽具大力插入她陰道之內!陳家萍吃一驚,更憤怒地瘋狂掙扎,陳家萍大叫要殺死我。陳家萍全身大汗,汗水沿著臉龐流向乳房,在肉球的狂跳下汗水濺在我身上。陳家萍心跳已加速,呼吸也粗大了,高潮也要來臨,那是陳家萍的狂動使陽具強力磨擦了陳家萍的陰核而產生了快感!事實上,陳家萍的確愛上了我。
一個女人的心事被人揭穿,由本來受奸的淑婦變成一個引誘男人的淫婦,這羞恥心叫她如何承受。
當我的手觸摸熱吻,而且還縱著臀來的跡象。我開始脫掉身上的衣物,而且轉移目標往下吻她的下體,我的舌頭不停地舐陳家萍的陰核,而且不時鑽入陰道內撩撥,陳家萍陰道的分泌越來越多,我毫不猶豫就擁吻她,而且將陳家萍的雙腿部配合我的動作。陳家萍可能很久未有造愛,所以表現得非常之熱情。
我用手指插入她陰道的方法,令到陳家萍高潮起,陳家萍不停的呻吟。後來陳家萍還騎在我的身上搖縱,我們同時到達了頂蜂。陳家萍緊緊地擁著我,而我將濃濃的精液射入陳家萍的陰道內,陳家萍這時更加興奮地擁吻我。陳家萍出縴縴玉手,臣熟,輕巧的掏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陰睫,當陳家萍的手接觸到我的陰睫時,我渾身一顫,感覺到無比的舒服,快感流遍了全身,我禁不住「啊……啊……」
的叫了兩聲。「舒服嗎?小壞蛋兒,這麼大!這麼的難怪你得女人喜歡。」
陳家萍嬌柔的說︰「嗯……」
我只嗯了一聲陳家萍用手來回套弄著我的陰睫,而我再次將陳家萍豐滿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陳家萍的巨乳,陳家萍的手仍緊緊的握著我的陰睫,並接受著我的熱吻,陳家萍的手更加用力的套玩著我的陰睫。而我一只手繼續摸捏陳家萍的乳房,一只手伸進陳家萍的私處,隔著絲質黑色內褲撫摸著陳家萍的小肥穴。「啊……啊……」
陳家萍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陳家萍頓時覺全身陣陣酥麻,小穴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興奮得流出些淫水,把黑色半透明瓖著花紋絲質內褲都弄濕了。陳家萍被這般挑弄嬌軀不斷扭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
我用兩個手指,隨著陳家萍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進去,「啊……喔……」
陳家萍的陰道內真柔軟,我的手指上上下下的撥動著陳家萍的陰道深處,並不斷地向陰道壁輕摸著。「哦……啊……」
粉臉緋紅的陳家萍興奮的扭動著,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著我的手,陳家萍很圓滑的臀部也隨著我手指的動作一挺一挺的,「嗯……嗯……喔……喔……」
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不一會兒陳家萍被我撫摸得全身顫抖起來,我的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欲火,敏姐的雙目中已充滿了春情,我知道她的性欲已上升到了極點。我隨即把電視和燈關閉,將陳家萍抱起進到她臥房,輕輕地把陳家萍放在床上,然後打開床頭的台燈,關上門,我除光衣褲,把床上的陳家萍摟入懷中,親吻著她,雙手將她的睡衣的肩帶除下。只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兩顆肥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雪白修長的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了。
我伏下身子在輕舔著陳家萍的脖子,先拉下她的透明睡衣,舔陳家萍深紅色的乳暈,吸吮著陳家萍大葡萄似的乳頭,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臍。然後我舔黑色濃密的陰毛,修長的美腿,白嫩的腳掌,整齊的腳指頭。「嗯……嗯……」
陳家萍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扭動邊嬌啼浪叫,那迷人的叫聲太美,太誘人了,刺激著我的神經,在暗暗的台燈光下,一絲不掛的她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瓊鼻,和那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紅暈鮮嫩的乳頭,白嫩圓滑的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陰阜和濃黑的被淫水淋濕的陰毛都是無比的誘惑。
陳家萍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欲火亢奮,無法抗拒,我再次伏下陳家萍身上親吻她的乳頭,肚臍,陰毛,陳家萍的陰毛濃密,烏黑,深長,將那迷人的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暗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好像呼喚我快些到來,我將陳家萍雪白渾圓修長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親吻那肥嫩的肉穴,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後,用牙齒輕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陰蒂。「啊……嗯……啊……小……好金言……你弄得我……我舒服死了……你真壞!」
陳家萍被我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啊…小冤家…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泄了……」
我猛地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陳家萍的小肉穴一股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陳家萍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讓我更徹底的舔吸陳家萍的淫水,「啊……啊……你……」
從沒這樣舔過我,太舒服了。不讓她休息,我握住陰睫先用那大龜頭在的陳家萍小肉穴口磨動,磨得陳家萍騷癢難耐,不禁嬌羞叫道︰「金言好寶貝兒別再磨了……小肉穴癢死啦……快……快把陰睫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操我……你快嘛!……」
從陳家萍那淫蕩的模樣知道,剛才被我舔時已泄了一次淫水的陳家萍正處于興奮的頂端,陳家萍浪得嬌呼著︰「小高我快癢死啦!……你…你還捉弄我……快!快插進去呀!……快點嘛!……」
看著陳家萍騷媚淫蕩饑渴難耐的神情,我在也忍不住了,我把陰睫對準肉穴猛地插進去,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陳家萍的肉穴深處,陳家萍的小肉穴里又暖又緊,穴里嫩把陰睫包得緊緊,真是舒服,「啊……哦……哦……啊!哦!真粗真大真硬,喔……美死了……」
因為我們淫水的潤滑,所以抽插一點也不費力,抽插間肉與肉的磨踫聲和淫水的唧唧聲再加上床被我們壓的發出的吱吱聲,構成了美麗的樂章。「金言美死了!……快點抽送!……喔!……」
我不斷的在陳家萍的豐乳上吻著,張開嘴吸吮著陳家萍硬硬的乳頭。「金……你吮的我……我受不了……下面……快操!快……用力!」
我把我的陰睫繼續不停的上下抽送起來,直抽直入,陳家萍的屁股上挺下迎的配合著我的動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的從陳家萍的肉穴深處流出,順著白嫩的臀部,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看著她瘋狂的樣子,我問道︰「阿姨,喜不喜歡我操你?」
「喜……喜歡!你操得……我好舒服!我不斷的加快抽插速度,啊……我不行了!……我又泄了!……」
陳家萍抱緊我的頭,雙腳夾緊我的腰,「啊!」
一股淫水又泄了出來。泄了身的敏陳家萍靠在我的身上,我沒有抽出的陰睫,我把她放到床上,伏在陳家萍的身子上面,一邊親吻陳家萍的紅唇,撫摸乳房,一邊抽動著陰睫。「小……金言,讓我……在上面。」
我抱緊陳家萍翻了一個身,把陳家萍托到了上面。陳家萍先把我的陰睫拿了出來,然後雙腿跨騎在我的身上,用縴縴玉手把小肉穴掰開對準那挺直的陰睫,卜滋一聲隨著陳家萍的肥臀向下一套,整個陰睫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哦……好大啊……」
陳家萍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來,只聽有節奏的滋,滋的踫撞聲,她輕擺柳腰,亂抖豐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灕,更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小……小金……阿姨好舒服!……爽…啊啊…呀!……這是我享用的最大的陰睫。」
陳家萍上下扭擺,扭得身體帶動陳家萍一對肥大豐滿的乳房上下晃蕩著,晃得我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敏姐的豐乳,盡情地揉搓撫捏,陳家萍原本豐滿的大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乳頭被揉捏得硬挺。陳家萍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縮小肉穴,將大龜頭緊緊吸住,香汗淋淋她的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陳家萍滿頭光亮的秀發隨著她晃動身軀而四散飛揚,陳家萍快樂的浪叫聲和陰睫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聲使我更加的興奮,我也覺大龜頭被肉穴舔,吸,被夾得我全身顫抖。我愛撫著陳家萍那兩顆豐盈柔軟的乳房,陳家萍的乳房越來越堅挺,我用嘴唇吮著輕輕吸著,嬌嫩的乳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挑逗使得陳家萍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
陳家萍被操得欲仙欲死,披頭散發,嬌喘連連,媚眼如絲,香汗和淫水弄濕了床單,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嗯……親小金!把姐姐……肥穴……姐姐……好……舒服!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
陳家萍雙眉緊縮,嬌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魄散,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肉穴急泄而出看著陳家萍肉穴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陰睫的抽插而翻進翻出,陳家萍小肉穴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小肉穴的收縮吸吮著我陰睫,我再也堅持不住了,家萍,我也要射了!我快速地抽送著,陳家萍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終于卜卜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小肉穴,陳家萍的肉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粘稠的精液。「喔……喔……太爽了……」
陳家萍如痴如醉的喘息著俯在我的身上,我也緊緊的摟著陳家萍,我們倆人滿足地相擁沉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