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姐姐唯美的第一次

這件事情的發生,令我非常意外,雖然期待了很多年。但當它真的發生的時候,我簡直不能相信這一切。這件事情的發生,我獲得了無邊無際的快樂,可是卻建立在了她的痛苦之上。直到此刻,我心裡仍然十分的歉疚。我寧願不要自己的這些快樂,也要她好好的。因為她是我姐姐,對於我不同於其他女人。我對她的愛,是血濃於水的親情。

第一次注意到姐姐,和大多數人一樣,是在初中開始發育的時候。對女性開始產生好奇,但是身邊的女人除了上了年紀的老師就是稚氣未脫的女孩兒。那個時候的我,瘋狂的搜尋著一切關於女性的信息。比我大5歲的姐姐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女孩兒了,對於我的吸引力無法言表。不過那時候僅僅只是偷偷的想著姐姐,感受著小弟弟發脹發熱。並沒有任何非分的想法。

由於我們是姐弟,平時也沒有任何芥蒂。所以姐姐在我面前十分隨意,跟我打打鬧鬧也沒有任何防備。這可苦了我了!尤其是到夏天,姐姐穿著低胸吊帶,白白的兩隻小兔子彷彿立刻就要跑出來一樣。如果能伸手將它們迎接出來將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我們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總是會爭搶遙控板。其實我對電視節目並沒有興趣,我只是喜歡和她搶而已。當我們拿著遙控器拔河的時候,姐姐胸前的小白兔一動一動的。伴隨著她的笑聲,簡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畫面了。

後來我學會了打飛機,姐姐就一直是我打飛機的時候腦海裡的女神。有時一天一次,有時幾次。可是時間長了,我並不滿足於單純的幻想。或者說我需要更多的能夠幻想的素材。因為,我幻想姐姐,但是我能想到的也僅僅是那兩個露出一半的酥胸而已。

乳房的全景是什麼樣,我不知道。不光是姐姐的,所有女人的我都不知道。那會兒我連A片都沒看過。當然兩腿之間的神秘地帶散發的神秘感對於我就更加有吸引力了。我苦惱著什麼時候才能有機會接觸到一個真正的女人,才能試一試真正的做愛是什麼樣子。

不過,我並不幸運。沒有浪蕩的姐姐,也沒有交到開放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連親都不讓我親。現在想來那時戀愛真是柏拉圖式的了。我們僅僅是告訴了好朋友我們是情侶,除此之外好像和好朋友沒有區別啊!不是我不想做什麼,而是她不同意,加上我對這種還是孩子的女生沒什麼太大的期望。我期待的是一個長大了的女人是什麼樣子。

後來偶然的機會,我發現浴室的門關得並不嚴實。這對我來說比發現新大陸還有意義。只是要等一個合適的時機它才能發揮作用。第一,爸媽要不在家。第二,姐姐要在家。這種情況發生的幾率幾乎為零。發現門縫的興奮沒過多久就被失望所代替,不過小概率事件還是有發生的可能。

有一天爸媽要回老家老鄰居家奔喪,臨走囑咐我姐姐好好照顧我。我知道這個消息,心裡山呼萬歲,但是表面並沒有什麼表現。接下來就是等,艱難的等。

終於,晚上姐姐洗澡去了。我悄無聲息的在門口透過門縫偷偷欣賞著她。我計劃了很久,盤算了很久。一切都很順利,姐姐並沒有發現我。浴室裡,暖黃色的燈光下,姐姐本來白皙的皮膚也被照耀得披上一層暖暖的顏色。我知道,如果能貼上去一定更溫暖。胸前那兩隻小白兔終於完全解放了。它們驕傲的挺著粉紅的小鼻子,貪婪的吸著水花。

喝飽了水的兔兔,還掛著水珠,暖黃色的身子在姐姐的揉搓下變幻著各種形狀,但又立即恢復原狀。同時,我也終於見到了期待已久的神秘地帶。倒三角形的一片毛長在饅頭一樣的小包包上。一條圓潤的細縫往下一直延伸,消失於大腿中。即使就在眼前,它還是那麼神秘!烏黑的陰毛沾滿了水,緊緊地貼在小山丘上。但它們顯然不夠密,以至於我仍然能看見毛毛下柔嫩的肌膚。

姐姐一絲不苟的洗著自己的身體,每一寸都細細的塗好沐浴露,輕輕的揉搓著。纖手拂過,留下一串細細的泡泡,有點朦朧,有點美。姐姐真幸福,有那麼美妙的軀體,可是我沒有。要是我也有該多好啊!我可以細細的觀賞,輕輕的撫摸,我一定會愛死自己。

就算我不能擁有姐姐那麼美妙的胴體,讓我變成一串沐浴露的泡泡也好啊!那樣就能貼在姐姐身上,輕輕的吻著她每一寸。能變成姐姐手中的毛巾也很好,可以輕輕的吸掉她身上的水珠。我開始妒忌浴室裡一切東西了!它們都能跟姐姐親密接觸,可是我只能隔著門在外面看。

我幻想的素材又豐富了許多,很長一段時間我滿足於這種幻想。時間很快,我上了高中。高一的時候,有一次期末考試成績不錯。爸媽恩准我出去和同學喝酒慶祝。我喝得微醺回家,姐姐在家等我,原來爸媽有事出去了。我一聽這句話心中一喜,酒已經醒了。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我裝作酒很醉的樣子,坐到姐姐旁邊,順勢倒在她懷裡。我的臉就貼在她的酥胸上面,柔柔的,軟軟的,暖暖的,和我臉上的皮膚貼合得很好。姐姐以為我很暈,關切的問著我是不是很不舒服。我沒有回答她,雙手在她身上亂摸著。我沒有任何經驗,也不知道該摸哪裡,就亂摸一氣。

姐姐並不知道我想幹嘛,只是不斷的去抓我游來游去的手。我知道我的嘴唇該做點事情了,我瘋狂的親著面前的乳房。吸到嘴裡它們還是那樣的柔軟,恨不得吞下去。姐姐大叫一聲,一把將我推開。眼睛裡透露出了我沒有見過的憤怒,我知道她生氣了!

此刻哪裡還有慾望,我只感到十分的恐懼。如果姐姐告訴爸媽,爸爸把我打死都可能。如果別人知道,閒言碎語也不是我能承擔的。我後悔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呆呆的留在原地,甚至忘了從地上爬起來。還是姐姐打破了僵局,不是她開口說話了,而是她回房間了,狠狠的關上了門。過了很久,我才終於緩過神來了。我默默的回房,思考著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事情。

爸媽在很晚的時候回來了,我和姐姐都來到了客廳。我注意到姐姐換了一件圓領t恤。那露出半個酥胸的吊帶沒有穿了。大概她是防著我了,我很失望。但是更多的是害怕,我不敢看姐姐,不敢看爸媽。我借酒後頭疼躲回了房間,祈禱著姐姐不要告訴爸媽。

第二天早上爸媽並沒有對我進行教育,我心放了一半。姐姐起床後還是穿著T恤,其他方面彷彿沒事兒人一樣。我心完全放下了,我知道姐姐沒有告我,從心底對姐姐十分感激。吃完早飯,沒有課,我們在客廳看電視,爸媽上班去了。我不敢跟姐姐說話,但是有意無意會盯著她看。我也沒有看電視,我在思考她為什麼換了衣服。

姐姐可能注意到了我眼神裡的疑惑,她笑了笑:「那裡被你吸紅了,不穿這個,爸媽看見怎麼辦?」我也笑了,此刻的姐姐好美!

我又生出了無數種想法,姐姐這是默許我嗎,我能繼續嗎?但是如果我她不是這個意思,我進一步行動她還能原諒我嗎?最後理智戰勝了慾望,我沒有進一步行動。此事也就告一段落。

此後的幾年,我常常回憶著姐姐那句話,一想到就能讓我十分激動。無數個夜裡,就是那吸到乳房的一瞬間加上姐姐的那句話讓我自娛自樂。再後來,我考上了大學,交了女朋友,體會到了真正的性愛。姐姐也有了男朋友。我對姐姐的幻想也就停止了,那種感覺在記憶裡漸漸的沉澱到最底層。

上大學那幾年姐姐都沒結婚,我心裡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她還不結婚。直到大四的時候回家過年,但是媽媽臉上總是沒有笑容。有次同學叫我出去玩,我出門之後又折回來,發現媽媽一個人在沙發上抹淚。我心裡一驚,一定是遇到了大事了,可是我卻完全不知情。

我走到媽媽身邊,問媽媽發生什麼事情了。媽媽搖著頭不肯給我說,我再三陳述我長大了,家裡面的事情我應該承擔。媽媽紅著眼說道:「不是媽媽覺得你不能承擔,只是這事情你承擔不了。」

「是什麼事情啊?媽,您別嚇我。」

「你姐姐,分手了。」

我笑道:「我當什麼大事呢!現在年輕人分個手多正常啊!您別想多了。」

「可是你姐姐不幸啊!命苦啊!是不能生育。這幾年一直沒結婚就是在治病,現在那個男的覺得治不好了,重新找了個結婚了。不知道我是造了什麼孽啊!讓她命這麼苦!」

聽到這個消息我當場驚呆了,這這麼可能!我姐姐這麼漂亮,發育得這麼完美,這麼可能不能生育呢!我還抱著希望:「治啊!現在醫學發達,繼續治!」

媽媽搖搖頭,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我知道事情沒有我想得簡單了。我默默的陪在媽媽身邊,腦袋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前一秒還說自己長大了,可是媽媽說得對,真的不是我能承擔的!我好沒用!



找了個機會,我跟姐姐聊了聊。勸她放下那個男人,但是說著簡單,失戀的苦嘗過的人都懂,即便道理說上千千萬萬遍,心裡還是會痛苦!多說無益,我用不可拒絕的語氣對姐姐說道:「我們出去玩兒幾天。」

姐姐沒有拒絕我,她知道我是為她好。我們去了不遠的幾個景點。我有意無意的暗示她再找個男朋友。同時,變著花的哄她開心。此過程就不再贅述。後來我去上學,順利畢業,留在了大學的城市工作。姐姐經過幾個月的時間也漸漸恢復了,雖然她還是偶爾憂鬱!

七月份的時候接到電話,姐姐打來的。「我過兩天到你那裡來,你女朋友不在吧?」

「老姐啊!我都分手了,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分了也不錯,免得她會誤會。把家裡好好打掃一下,我不要一堆垃圾迎接我。」

「真是親姐啊!」

我去機場接了姐姐回家,姐姐回復了往日的笑容,更漂亮了。晚上的睡覺的時候我才想起來,我一直一個人住,所以只有一張床!我開始擔心等會兒怎麼安排,但是姐姐彷彿完全沒有擔心。我們玩了會兒電腦,到了睡覺的時間。姐姐洗完澡,我接著去洗。回來的時候姐姐已經躺在床上了。她並沒有勾引我,與我在浴室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從她到我這裡來,我都幻想著各種情況,幾年前那次過分的舉動又在眼前清晰起來。看見姐姐穿得整齊的睡裙,我知道幻想並不切實際。慾火早在洗澡的時候就發洩完了。我沒有了任何期待,準備在沙發上蜷一夜。姐姐看見了,制止了我:「單人沙發怎麼睡?睡床上吧!我們是姐弟!」

我躺在床上,不斷想著:「我們是姐弟。」是的,完全不可能發生什麼了,老實睡覺吧!可是下半身卻完全不聽使喚,它頂起了寬鬆的褲子,向天花板致敬著。

姐姐注意到了我的變化,她笑了笑:「這麼多年了還是不老實。」我臉一下就紅了,不知道說什麼好。姐姐繼續說道:「這麼大人了還臉紅哦。」

「姐,那次我是喝醉了。」

「嗯,是喝得很醉了。你那會兒把我前面弄紅了好大一片。真擔心媽看見了問我是什麼。」

「是嗎,我都忘了。」

「真的忘了嗎?」

「額,沒!那是第一次啊!」

姐姐笑了起來,接下來是無聲的沉默。也許是有點尷尬吧,我們知道不該繼續這個話題了。但是我心裡又十分期待繼續下去。我搜遍腦子尋找話題,最後問了最不該問的。我說:「姐,你那個還在繼續治療嗎?」

姐姐由沉默變成了傷感,眼角淚珠一下就滾了出來。我意識到說了不該說的話,馬上安慰她道:「沒事的,一切有我。」一切有我,我有什麼作用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幫姐姐擦掉淚水,姐姐掰過我的手臂,撲在我的懷裡,哭得更加厲害了。我完全不知所措。

不知道過了多久,姐姐哭累了,睡著了。就在我的懷裡,我真切的抱著她。雖然此時女人對我來說並不神秘,但是抱著自己的姐姐還是令我激動不已。姐姐的身體,比前幾年更加成熟,更加豐滿。胸前的小白兔也是大白兔了,軟軟的貼在我的胸膛上。我滿意的睡去,帶著淡淡的幸福。

一夜過去,醒來的時候姐姐早就醒了。她恢復了笑容,貌似還很開心。見到我醒了,她盤腿坐在床上,對我說道:「醒了啊!我有事情跟你說。」

我回答道:「什麼事情啊?這麼大清早的。」

「我想了很久,覺得你說得對。我應該忘記那個人了,開始新的生活。」

「對啊!你終於想通了。早就該這樣了!那麼,新的生活,你覺得是怎麼樣的呢?」

「嗯——生活是美好的。離開了誰地球照樣轉。況且這個世界關心我的人還很多!」

「喔?」

「比如,我可愛的弟弟啊!」

「那是自然,我們是姐弟嘛。」

對話突然又陷入了沉默,我感覺姐姐還有話要對我說,但是又似乎沒下定決心。我鼓勵她道:「有什麼事不能跟我說呢!我是你弟弟啊!世界上和你最親近的男人啊!」

「弟弟,我想去繼續治療我的問題。」

「好啊!我一直都是這麼鼓勵你的啊!沒錢的話現在我也工作了,我們一起一定付得起的。」

「錢不是問題。」

「那什麼是問題?」

「這個說起來很難為情。」

「不要緊的,我們是最親的人啊!」

「就是?那個?醫生說,要治療我這個,需要?需要人配合。」姐姐說道後面幾乎聽不見聲音了,她一定是硬著頭皮才說出這些難為情的話來的。我當然明白配合是指什麼配合了,不過還是違心的說了句:「應該趕緊找個男朋友了。」

姐姐眼角又泛起了淚花,幾乎是帶著哭腔說:「我這樣誰會要我啊!」我怕姐姐再次哭起來,鼓起勇氣對姐姐說:「姐,你放心。這也不是什麼問題!配合的話,你看我?我怎麼樣?」

「那怎麼行,我們是姐弟啊!這是亂倫,不行不行!」

到此時,我知道姐姐只是缺一個台階了。她終究是個女人,即使心裡早就這麼想。這一步還是得我去邁,於是我攬過姐姐的肩膀。輕輕對她說道:「姐,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是在治病,不是亂倫。我們好好配合,把病治好了,你就可以有自信去追求你的幸福了。而且,我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你不說我不說,也不會有人知道的。我們是姐弟關係,也正因為是姐弟關係,我們才能互相信任,互相保守秘密啊!如果你在外面找個男人和你一起治病,即便他是你好朋友,他也不能完全為你保守的。而且他對你只是索取,是渴望佔有你的身體。怎麼會像我一樣真心希望你好呢?」

姐姐沒有回答我,但是我知道她心結已經放下了一半了。我握住她的雙肩,凝視著她的眼睛,繼續對她說道:「姐,我們是治病!不是猥瑣的亂倫!而且我們都是新時代的人了,應該要實際情況實際考慮,不要墨守成規了。放下心來,好好的治病,心態好了說不定很快就治好了呢?」

姐姐還是沒有說話,但是輕輕的閉上眼睛。我知道這是對我的話的默許。那一刻,激動之情無以言表。我只知道我全身上下無處不激動,每一個毛孔都在歡呼!

我輕輕的吻上姐姐的唇,那個我期待很多年的雙唇。比想像中更加柔軟,更加濕潤溫暖。一股電流從我脊椎根部直竄腦門,臉頰因為強烈的刺激幾乎僵硬。我雙手使勁抱著姐姐,恨不能將她拉入我的身體,讓我們融為一體,彼此再也分不開。我們雙唇不斷的交融著,雙手緊緊抱緊對方,就這樣一個姿勢記不清持續了多久。這個遲到了多年的吻,誰也捨不得分開。

直到我們呼吸困難,終於分開了雙唇。凝視了彼此一眼,便又貼了上去。同時,我伸出舌頭,撬開姐姐的牙齒,在她的口腔裡探索者她香滑的舌尖。姐姐很配合的迎合著我,我們舔舐著彼此,享受著舌尖傳來的一陣陣電流。世界上沒有一種美食,能有姐姐的舌頭更可口了!我輕輕的放倒姐姐,壓在她身上,並沒有
停止吻她。

姐姐雙手環抱著我,一隻手搭在我的後腦勺上,輕輕的抓著我的頭髮,彷彿害怕我突然離開。可是姐姐,我怎麼捨得離開呢?姐姐的另一隻手伸進了我的衣服,幫我把衣服拉到腋窩的地方,我十分不捨的暫時離開姐姐的唇,脫掉上衣就立即親吻上去。姐姐撫摸著我赤裸的後背,沒有衣服的阻礙,刺激更加強烈了。姐姐的雙手似乎帶著電流,每過一處都酥酥麻麻的,讓我從皮膚到骨頭無一不舒坦。

我一隻手支撐著身體,騰出一隻手摸到了姐姐的胸。隔著衣服,我已經能感覺到它的柔軟,它的溫度。我已經迫不及待,在衣服外面匆匆撫摸就鑽進了衣服裡面。並且在下一秒就幫姐姐除掉了外衣。兩個沒有任何布料隔閡的軀體終於緊緊地貼在了一起。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姐姐的溫度。姐姐全身都帶著電,因為與姐姐接觸的地方都完全酥掉了!

這個過程中,我們的嘴始終沒有分開,但當姐姐的胸貼到我的身體的時候。我知道我應該親親它了,幾年前匆匆的一吻,還沒真切的感受過它啊!我順著姐姐的脖子,一寸一寸的往下親吻著,我的目的地是酥胸,但是我不會放棄沿途的風景。姐姐白嫩的脖子,性感的鎖骨,深深的乳溝,每一寸我都愛不釋口!姐姐在我掃瞄般的親吻下,不斷的扭動著身體。解放了的嘴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終於,我親到了姐姐的大白兔!並且還是粉粉的乳頭,比我上次親到的地方美妙多了!我雙手捧著姐姐的酥胸,輕輕的揉搓著,輕輕的吻著,把我全身的注意力都傾注於這一對嫩嫩的肉球上面。實在太不容易了,實在太意外了,實在太驚喜了,那一刻我還在懷疑是否做夢!不過我的懷疑,我的思緒很快被快感拉了回來。下半身硬的發脹,甚至有點疼了,彷彿立刻都要爆裂開來,迫切的需要一個溫暖的小巢穴包裹著它!

我放棄了撫摸姐姐的雙乳,以後還有的是機會。我一邊親吻著姐姐的乳房,一邊開始褪掉姐姐的褲子。與此同時姐姐也開始往下拽著我的褲頭。當我們都褪掉彼此身上討厭的束縛,完全坦然相對的時候。我發現姐姐已經迷迷糊糊的了,她只是本能的在撫摸著我,本能的發出低低的嬌喘。

我伸手在姐姐下面試探了一下,濕漉漉一片,我可以直接進入姐姐了。我親愛的姐姐,我要來了,我要跟你結合了,我們要連成一體了。姐姐!我分開姐姐的雙腿,慢慢的把我的身體放到姐姐兩腿之間。扶著早已發脹的陽具,在姐姐嫩木耳外面摩挲了一會兒,就彷彿有股魔力吸著它,直挺挺的進入了深幽處!溫暖的暖流包裹著我的陰莖,一股接一股的電流在我全身激發,向著大腦發出幸福的信號。

不只是我的陰莖進入了姐姐的身體,我的全身都被姐姐的愛包裹著。我的雙手又重新回到了姐姐的乳房上,我的唇不斷在姐姐的舌頭,脖子,鎖骨,乳頭上探索著。姐姐的雙手一會兒撫摸著我的屁股,一會兒抓著我的頭髮,一會兒撓著我的後背。我們都用不著刻意去抽插,彼此的身體因為電流而變得不安,不斷的扭動著身體,不斷地刺激著結合的部位,不斷的酥麻兩個赤裸的軀體!

終於,我抵不過那持續不斷的刺激。一股強大的電流衝上腦門,腰上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扭動的頻率,瘋狂的在姐姐身上抽插起來。隨著全身一陣痙攣,一股暖流衝出馬眼,向姐姐身體深處噴去。噴完第一波,第二波接著又上!又是一陣痙攣,陰莖在姐姐陰道裡輕輕跳動!每跳一下,射出一點精液,每射一下,全身觸一次電!反反覆覆幾次,一切歸於平靜。

我軟軟的趴在姐姐胸脯上,連陰莖都沒有拔出來。我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安撫著劇烈跳動的心臟!是的,我和姐姐做愛了,我和姐姐結合了!雖然難以置信,但是我真的和姐姐連成一體了!

短暫的恢復過後,我們都比較平靜了。我看著姐姐,姐姐看著我。我們相視一笑,我又吻了上去,壓倒了姐姐。姐姐掙扎著扭開頭說了句:「什麼啊!還要來?」我沒有說話,用行動封住了姐姐的口。姐姐也漸漸重新進入狀態,我們又纏綿著,愛撫著,扭動著身體。沒有特別的姿勢,也沒有淫穢的言語。我們之間僅僅是純純的做愛,用愛鋪就的性交!

下午我們去醫院掛了號,做了檢查,做好了長期治療的準備。打破了最初的那層顧慮,我們之間做愛的花樣也漸漸豐富了起來。我們之間的快樂,也充沛了起來!姐姐也會給我口交,也會跟我玩各種姿勢。

我配合著姐姐治病,一直到現在。雖然還沒治好,但是我和姐姐已經不在意能不能治好了。姐姐說有了我,她已經足夠。我也足夠愛姐姐,但是姐姐堅持要我去找女朋友。這是後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完】